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绾君心】(31)

作者:长头发尧尧 字数:3471 前文:thread-4648853-1-1.html



***********************************

这么久断更真心不好意思,希望没有吓跑喜欢这篇文的读者!因为最近发生 了好多事,离别了一个旧地方,来到了一个新环境,新的人新的事新的麻烦总是 分身乏术,今天心情稍微好了些,就马上更了出来。为了补偿这段时间的神隐,

我打算写个小番外作福利~争取近期完成~敬请期待~

***********************************

第三十一章梦中的现实

安昕,陈默从小玩到大的表姐,年长六岁,疯起来连男孩子都会望而却步。

后来她去外地念高中,和陈默的联系也渐渐断了。任谁也想不到,多年后的 两人竟会以这种方式再度见面。

安昕意味深长地向陈默眨了眨眼睛,打个招呼便走了。虽然短短不过几分钟, 但足以让陈默心神不宁。她不知道安昕会不会无意中和长辈讲起这件事,脑海中 甚至可以想象出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震惊的表情。或许,自己不应该再隐瞒这段 恋情了?

从机场回来之后,陈默就像和家里的沙发合为一体一样。爸爸妈妈似乎在旁 边聊着些什么,她却一点也听不进,只是直直地盯着电视。

「婉婉,婉婉?」

「嗯?」陈默回过神,看向妈妈。

「广告都看得这么入神啊。」爸爸笑着说。

「学校没有电视嘛。」陈默只好不再继续无谓的担心,加入爸妈的聊天中。

「对了,之前听大姐说到过,昕昕就要回来了。」妈妈转头和爸爸说了一嘴, 「好像就是这几天。」

「是嘛,很久没见到她了,她是在北京吧?」陈默忽然听到安昕的名字,一 时语塞。

「是在北京,一个女孩子无亲无故地在外地,挺不容易的,」妈妈见陈默一 直没插话,问道:「婉婉,你不记得你昕昕姐了?」

「记得,记得。」陈默连忙点头。

「怎么会不记得,以前她就像根小尾巴一样,成天追在人家后面跑。」

陈默听到这个形容,不由得笑了。

晚上临睡前,何文柏发了条平安短信过来,可能是太疲累了,只说了几句便 道了晚安。陈默依旧睡不着,趴在床上刷朋友圈。徐永徵,屏幕上滑过这个名字 的时候陈默猛然想到了些什么,翻个身打下几行字:「我跟我妈说今晚是和你吃 的饭,如果哪天提到这事,你记得帮我圆一下。」

没多久,徐永徵就回了信:「知了。那你跟谁吃的?」

「你啊。」陈默看着自己的回信忍俊不禁。

徐永徵发了个「流汗」的表情,「几个月不见都会打太极了,陈大妈。」

「好好听大妈的话,赶明请你吃好吃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 陈默渐渐觉得乏了,和徐永徵约了过两天见个面便睡去了。

************

「婉婉。」漫长的沉寂中忽然响起了稚嫩的一声,陈默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 小名,有些诧异地回过头,但身后什么也没有。

「婉婉。」陈默再次转过身,周遭依旧一片空白。

「婉婉。」声音一直未停,忽近忽远地叫着。明明听上去好熟悉,但就想不 出是谁。陈默有些焦急,大声地喊道:「是谁?」

「过来,婉婉,快过来。」像耳边敲响了一记钟鸣,陈默恍然意识过来, 「昕昕姐,」她喃喃自语道,「昕昕姐。」

「是啊,婉婉,是我啊。」十岁的安昕赫然出现在眼前,穿着蓝色的校服, 额角的碎发四散蓬松,风风火火的样子。

「昕昕姐。」陈默仿若回到了小时候,见到眼前的人高兴得直拍手,迈开步 子要跑上前。

「不行,陈默,你不能过去。」冲出去的身子被人拉了回来,陈默奇怪地回 头看,是六岁的徐永徵。

「为什么。」陈默茫然地看着小小的徐永徵,他决绝的表情和这张稚嫩的脸 一点也不相配。

「因为你不能过去。」徐永徵再次强调,抓紧了陈默的手。

「昕昕姐。」陈默感到莫名的委屈,求助地看向安昕,可她的脚下却像踩了 一条履带一样,离自己越来越远。

「过来,婉婉。」安昕一反常态,静静地站在履带上,不紧不慢地向自己招 手。

「我过不去,等等我,昕昕姐。」陈默怎么也甩不开徐永徵的手,急得都快 哭了。

「再见,婉婉。」安昕的脸渐渐模糊了,她的声音成熟起来,和那天在机场 见到时的声音一样,「再见,婉婉。」

陈默猛然睁开双眼,天花板上的灯微微反射出阳光的色彩,她深深吸了一口 气,揉了揉眼睛,发现眼角已然湿了。直直地坐起身,大脑一片混沌,在梦中哭 喊的酸涩感还没有退却,让人一时晃不过神来。

************

记忆中的昕昕姐永远比自己高出一个头还要多,马尾高高地扎在脑后,一刻 不停地晃动着。无论哪种游戏,她总是最终获胜的那一个,罐子里装满了五颜六 色的弹珠,口袋里斑斓的糖纸「莎啦啦」直响,各样的卡片集满了一套又一套, 似乎什么都难不倒她。几乎整个童年,小小的陈默都满脸崇拜地追在她后面,追 不上了便「昕昕姐」、「昕昕姐」地喊,她就会停下来,从口袋里变出一张漂亮 的贴纸,贴到陈默汗淋淋的小脑门上。

后来她上了初中,开始去各种补习班,不再频繁地拉着陈默到处玩了,再后 来,她考去了外地的高中。就像某一个下午贴到脑门上的亮晶晶的贴纸,光艳夺 目,但终究被风吹掉了,落在身后的尘土里。

时隔了这么久才见,脑海中的昔日印象已经不大对得上眼前的人了,或许就 是这个缘故,自己才会做那么奇怪的梦吧。陈默看着包间里有些陌生的安昕,生 疏地问好,「安昕姐。」

因为都不是外人,所以大家一坐下来就关不住话匣子,聊天的中心自然是刚 回来的安昕。陈默在一旁听着,也大概清楚了安昕的近况:本来毕业后打算出国 读书的,后来又放弃了,现在入职于北京的一家外企,做产品宣传的工作。聊着 聊着,不由自主地就会问道情感方面,安昕笑着说长辈们年纪越大越爱八卦,但 还是把男友的照片拿了出来。

是外国人?陈默刚看到的时候有点小吃惊,不过看大姨和大姨夫的表情,应 该是早就知道了。

「是哪国人啊?怎么认识的?」妈妈看着照片,很是好奇。陈默也眼巴巴地 看过去。

「英国人,找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安昕大方地说,「我当时去面试一家公 司,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路,问人也都说不知道,后来是碰到了他带我过去的。」

「还挺浪漫的嘛。」小姨打趣道,「不过怎么现在才说啊,你爸妈说他们也 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刚开始只是朋友,也是今年才确定关系的。」安昕笑了笑,「本来我还担 心爸妈不同意呢,没想到他们也挺国际化。」

「有什么不同意的,什么时候带回来瞧瞧?」大姨笑着说。

「他会讲汉语吧?」二姨说道:「我们可都是英文绝缘体啊。」

「会,当然会,他来中国都四年了,是吧?」大姨解释着,看向安昕以求确 认,安昕笑着点头。

「果然是钟意女婿,什么都知道啊。」小姨说笑着,随即转向陈默,「唉?

婉婉,你有男朋友了没啊?「

「啊?」陈默一时被问住了,有些局促。

「她才多大,怎么会有。」妈妈摆摆手。

「不小了,都上大学了,你看你妈就是老古董。」小姨笑着冲陈默眨眨眼, 「婉婉,偷偷告诉我有没有啊?」

「没有······」陈默眼睛看向桌面,脸微微发烫。

「小姨,你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喜欢逗弄别人,一点也没变。」安昕自然地 岔开了话题,大家的目光也从陈默身上移开了,陈默轻轻地咳了咳,喝了口水, 偷偷瞄了一眼安昕,她并没有什么异样,照旧聊着天。

饭局结束后,大家便下了楼,可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你一句我一句地道着 别。安昕和长辈们说完后,一把拉住陈默,笑着问道:「婉婉,你明天有时间么, 一起吃餐饭啊。」

安昕只短暂地在这里待几天而已,陈默不好拒绝,刚要开口答应,忽然想起 明天约好了和徐永徵见面的,致使自己一时没有回答上来。

安昕见状,暧昧地笑了笑,趴在陈默耳边小声说:「怎么?明天要陪男朋友?」

「不是不是,」陈默的脸登时红了,「我和你去吃就是了。」

「我可不想当电灯泡,还是等明年再说吧。」安昕恶作剧地扭过头。

陈默怕被别人看出端倪,连忙扯住安昕,「真不是,是约了徐永徵,不过他 还有一整个暑假在这里,可以改天的。」

「徐永徵?」安昕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是以前总和我打架的那个?」

经安昕一说,陈默才意识到的确有这么一回事。这两个人小的时候似乎总是 有矛盾,待一起没几分钟就会打成一团,虽然徐永徵是男孩子,不过比安昕小太 多,所以几乎没占过上风,但下一次见面依旧不懂得吸取教训。想到这里,陈默 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搞不懂他怎么就和安昕这么八字不合。

「你们现在还联系呢?」

「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校友,其中还有三年是同班同学,能没联系么。」

陈默耸耸肩。

「那正好三个人一起吃吧,我也好久没见那' 手下败将' 了。」安昕无所谓 地拍了拍陈默,算是定下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