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中国巨棒藤原纪香】


坐在卧室床边的沙发上,揉着酸痛的额头。她的宝贝女儿椋名凛,中学刚刚毕业,秋天就要升入哈佛大学,现在出了问题。

本来,藤原纪香费尽心机弄到一张世界女排开幕式的门票,只是想让女儿放松一下,看看热闹。不曾想,当日本队刚刚取得了首场胜利,椋名凛玉手挥动无数的负焰火,使平静的夜空灿烂辉煌,更激动得一把夺过身边中国男子的五星红旗,不懂尊重地疯狂地挥舞起来,令中日两个异族男女争吵起来……刚开始,椋名凛宣称日本队今次一定夺冠而回,中国男子却肯定中国队必会所向无敌,最後论至椋名凛声称:中国队每胜一场,她就要和这壮男上一次床;而日本队夺冠则在涉谷裸跑一周。

今天,比赛终于要结束了,中国队由循环赛到决赛一共连胜了九场,而日本队只能最後在中国女排队胯下称臣,一切都该结束了!夜深了,另外一处熊熊的火炬终于燃烧起来……椋名凛爽朗地牵着手进了一家旅馆,激动万分的异国忘年男女没有回家,作第一次中日和平性慾交流;藤原纪香并不以为然,作为过来人她知道,女儿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可是到了星期六,直到深夜椋名凛才依偎着那四十多岁的中国人回来,藤原纪香坐不住了,她竟然说要和异国人登记结婚!藤原纪香知道她不能做什么;作为日本豪门小姐中条-椋名凛,一定不理任何原因的,因为她的祖先中条英机正是为无耻的理念而鼓动天皇侵略整个亚洲。

“小甜心,女排没算什么,咱们日本体育还是亚洲第一呀。”

“妈咪,别自欺欺人了!人家却是世界第一啊!以前的亚洲第一,你还乐意说出来吗?”

这几天来,藤原纪香一直在思考,如何使女儿回心转意,她不能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正因为自己太痴恋中国的情夫,使孱弱的中条灌希心脏病暴发而全身瘫痪,不能生育,日本第一豪门中条家族至此必会断亡了。

当藤原纪香冥思苦想的时候,电视上竞技场,进行着中日的武术最後角逐;中国健儿的铁拳正狠狠打击着胆敢挑战的日本人。

大门钟叮当一阵乱响,是椋名凛回来了,还有那个该死的中国壮汉;藤原纪香从未见过那个中年人,他有什么吸引力令自己娇纵的女皇如此死心塌地缠着他,也许应该和他好好谈谈,她起身正要迎出去,只听见女儿充满青春活力的声音。迫不及待的嬉闹着。

“咱们日本的空手道虽不弱,但中国的拳击武术真是太棒啊!刚才真正武术的较量太精彩了!我还欠雄哥三次,妈咪不在家,去她的房间,她的床较舒服哩。”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藤原纪香灵机一动,暗想中侧身躲进了衣橱。

两个人衣衫从门厅一路撒落到床前,透过门缝藤原纪香看到中国壮汉背心,短裤,三角内裤……;还有椋名凛的超短连衣裙,镂花的胸罩,蕾丝边内裤……两人滚倒在藤原纪香的大床上,热烈地亲吻着,淫亵的抚摸着;无需太多性交的前戏,椋名凛按住雄壮的男子,便掰腿跨坐上去,玉手轻扶着刚猛的巨柱,对准自己渗泻着蜜液的桃园磨擦……“噗!…噢!…”一声呻吟,一阵颤抖,藤原纪香看到粗大的阴茎已经深入女儿柔腴的体内;接下来软床就“吱吱嘎嘎…”地响起来。

美丽活泼的椋名凛微睁着眼,半张着嘴,呼出快乐的呻吟中扭动着屁股,娇躯上上下下,前前後後摇晃着,让人家知道她正陶醉在酥美的爱慾交媾之中。

孔武有力的中年人那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朝气蓬勃,如同怒潮中我粗犷灯塔般兀立不动,他双手揉捏着椋名凛的大乳房,强壮的身体随着节奏上下起伏,仿佛在汹涌澎湃的大海中波涛内冲出,用怒立不屈的大鸡巴,把美少女送上了一个又一个舒畅的巅峰。

“小甜心的小嫩穴竟能招架这么粗犷的大鸡巴,咱们日本女子会这么淫荡吗?椋名凛吞下粗筋涨凸的大肉棒也没算什么,可是,如果我的肉窟儿一定捱不下的。”肏操得多么美好!望着中国壮汉黝黑的皮肤和块块隆起的肌肉,藤原纪香不由得思绪万千,心驰神荡,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好时光;……运动场上,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青春艳丽的啦啦队长藤原纪香。

粗筋如钢的大鸡巴不停地向上进行刺激的活塞动作,白浊的淫汁在藤原纪香面前飞溅着,热恋中的两人如饥似渴地相互奉献着,很快就进入了疯狂的快感境界;随着椋名凛一声忘情的大叫,她屏住呼吸地全身绷紧,玉体不住地颤抖,可以看到粉嫩的阴唇含住大得恐怖的龟头颤抖抖。

“喔…噢……要死了!喔…喔,好粗、好硬的肉棒…快…把人家…插死了!…噢…噢……噢…”椋名凛配合着中国壮汉肏顶的凶猛动作,没有规律的摇晃美臀,渗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饥渴地吞食着粗筋涨凸的大肉棒,她浑圆饱满的娇乳,可以看到乳球正被男子用手捏挤成淫靡的形状,但椋名凛仍满面欢愉的毫无保留地任他揸捏住,强劲弹性的乳肌为她带来更直接的感官享受,清楚地在她狂野的套动那粗犷的巨棒时显示出来。

“啊…啊…不…不要停啊!…噢…噢…噢…好过瘾啊!…噢…噢…噢…要泄…要泄了!哦…太爽了!…噢……噢…噢…噢…啊!…”椋名凛呼喊声充斥在整个房间当中,伴随着男女肉体交媾的撞击声与淫水滋润粗糙的大肉棒刮摩阴腔的声响,震慑了偷窥中的藤原纪香;不久,她便看见女儿软软地瘫在中国壮汉的身上。

“咚”地一声,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衣橱门受不了藤原纪香失神的体重而被撞开,玉体失衡的摔倒出来,令她羞惭而满脸潮红的是,自已一只手在刚才偷窥那淫秽的性交时伸入底衭内、还夹在两腿之间。

椋名凛软软地惊问:“妈咪,你怎么会在这里?”

“夫人,您没事儿吧?”惶恐不安的中国壮汉跳下床,光着身子便来搀扶藤原纪香。

“滚,拿开你的脏手!中国猪!”藤原纪香惊惶中脱口骂出来,却马上就为自己的出言不善而後悔不已,但!晚了,已经晚了。

“你怎可以会偷窥人定私秘骂我,我叫殷雄!你凭什么骂我的国家?”

愤怒的壮男一把抽起高傲的日本女人,强悍的把藤原纪香死死地抵在床上,凶悍地扯断她的内裤,捞起她一条大腿,钢硬的大龟头便顶住了她被挑逗到湿漉漉的阴户。

藤原纪香还想分辩什么,“啵兹!…”一声,一根粗壮的中国人阴茎已经整根没入她紧窄的小浪穴内。

“啊……!”藤原纪香浑身颤抖着,在心里毫无准备之下,粗大的阴茎强行插入自己紧窄的小穴,让她撕心裂肺;藤原纪香只能咬紧牙关,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殷雄站住疯狂地连续抽插着,这日本妇人松紧适度的阴道使他感到畅快淋漓,因为床上的美少女刚挑起他的性慾就高潮已至得软下来。

藤原纪香毕竟熟谙床第之事,她很快便能调整被肏操姿势,玉手勾住殷雄的脖颈,双腿盘住他健壮的腰身。

“呜!…噢…噢…有、有什么东西…撑开了小穴…噢…噢…噢……好奇怪啊!噢…噢…啊…噢…”最初的痛苦过去了,藤原纪香渐渐感觉陌生的肉体刺插是多么熟悉,久违了的欢愉如潮水般涌来。

中国壮男屹立着插顶着她酥麻的阴壁,他双手托着藤原纪香丰腴的屁股,毫无保留地深抽浅送,完全无视她的女儿正在床上羞涩的欣赏。她的紧窄的阴道越来越湿润,淫水如涓涓细流滴淌下来;许久、许久没有这样疯狂了,藤原纪香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还未嫁入中条家族时,美丽娇小的她和高大的旅日中国情人。

“噢…噢…噢…要死了!喔……喔…喔…好粗、好硬的肉棒啊!噢…噢…噢…噢…快…把人家插死了!噢…喔…好舒服啊!…噢…噢…”

藤原纪香欢乐的尖叫着,呻吟着,嫩滑的小淫肉窟紧紧地夹住坚挺的阴茎,温润的阴道高潮到了而产生一阵阵痉挛;终于,高傲的贵妇人瘫塌下来,软软地跪在中国壮汉的脚下。

殷雄的愤怒显然还没有平息,他肿胀坚挺的巨根仍怒涨着,就一把扣住藤原纪香的玉首,轻轻一捏她樱桃小嘴便张开了嘴,紧接着,一根湿漉漉、黏滋滋粗糙的阴茎塞了进去。

椋名凛看到母亲不自主地含住粗壮的阴茎,竟然温柔的轻轻吸吮着,柔软的舌头熟练地舔弄着肿胀的龟头。

“好舒服啊!喔……果然是一个淫荡的贱妇……不肏不乖!”殷雄陶醉在樱唇连绵不断的温热稣痒中;藤原纪香大张着嘴,将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深深地含住,卖力地加速套动着,而且一面揉搓着缩紧的阴囊,一面套弄着阴茎的根部;她感觉嘴里灼烫的阴茎愈来愈大,也愈来愈硬。

胸中的慾火越烧越旺,殷雄开始大声喘息。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他抓住女人的发髻,使钢硬的大龟头更加深入口腔,直抵咽喉;藤原纪香剧烈地干呕起来,但中国壮男完全陶醉在温湿的快感中,只顾按着她的头猛烈抽动。

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美艳成熟的高贵妇人跪在地上,高高盘起的发髻被一次次按下,又一次次拔起,越来越急、越快;突然,一切动作都停顿下来,殷雄抱紧藤原纪香的娇首,死死抵在胯下不动,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喷进她的口腔深处……!藤原纪香喘息着,双手捧着他坚实的臀肌,满嘴的精液缓缓流淌下来。

斜阳已经西下,灿烂的余辉给原宿的高尚大屋染上一层辉煌。

殷雄赤身裸体坐在床上,藤原纪香和椋名凛分别甜蜜地依偎在他健壮怀里的两边;他紧紧地搂着两个女人的腰肢,一面轮流温柔地吸吮着她们柔软的舌尖,一面抚摸着柔腴而挺拔的双峰,两母女还争取含吮他污秽的阴茎……“夫人,您真年轻迷人,我还以为是椋名凛的姐姐呢!”

“噢…雄哥刚才太粗暴了,您快向妈妈道歉,您现在就加倍偿还吧……!”椋名凛知道藤原纪香已有十多年没有享受过性交的快乐了,中国情人的凶悍大鸡巴又那么劲猛,正好借母亲嫩滑的小淫肉窟挡挡……藤原纪香被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床上,殷雄跪在她的身边,亲吻着成熟的和健美的身体,高贵妇人喘息着,双眼迷离享受他的挑逗;聪明伶俐的椋名凛递过一个枕头,垫在妈咪的腰下。

殷雄轻轻分开藤原纪香的双腿,湿黏淫糜的窄洞毫不掩饰的呈现出来,他跪在双腿之间,看到日本女人的双腿间柔软光滑,湿漉漉的淡黑色的绒毛微微颤动着;粗筋如钢的大鸡巴熟练地抵住了她的大阴唇,深深的一次呼吸,殷雄抱紧藤原纪香光滑的脊背,结实的臀部缓缓向前顶去,她颤抖着、血脉迸张的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再一次整根没入她幼嫩的身体里。

天色渐渐暗下来,椋名凛拧亮壁灯,整个房间笼罩在淡淡的暧昧性慾之中。藤原纪香紧紧环抱着殷雄宽厚的臂膀,隔着薄薄的丝袜,她的双腿死死缠绕着他的腰身,随着交媾的节奏激烈晃动着;这是朝气蓬勃的中国壮男和曾经辉煌的日本丽人性慾之间的疯狂较量。

“噢…噢…噢…啊!…嗳哟……轻点嘛…噢……好痛哟……啊!…噢…噢!噢!对!…好舒服啊!喔……噢…噢!…噢”

椋名凛托着一块毛巾,不时地为激战中的男朋友和妈咪擦拭汗水,有时还帮忙舐吮母亲的阴肌。殷雄虽然享受着被紧密的阴户包裹着的快感,仍不骄不燥、奋力拚博的肏捣这淫妇;肉慾的快感像潮水般汹涌澎湃,一浪接一浪势不可挡的,向成熟的女人袭去,令她芳心大乱,开始招架不住。

终于,近千下狂情直插之下,藤原纪香感到酥麻的阴壁一阵摄魂夺魄的痉挛,一股阴精如清泉涌出阴户,喷泄而出。

“噢…噢…噢…噢……噢…快…快……大力点……噢…噢…喔…对!…噢…噢…噢…再大…大力点……唉唷!我要…要…丢了……噢……丢了…噢…噢……噢…噢…噢……”殷雄努力肏操着,活塞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随着大得恐怖的龟头一次深深的插入,把腴柔的子宫也插透了,最後,他继续抽动之中,一股股精液狂喷乱射,一股滚烫的精液直射入她的阴腔深处,……中日关系从未有过这样的和谐。

宽大的落地窗,原宿的高尚大屋远远俯瞰着中日武术赛的散会,和载歌载舞尽情欢乐的人群;而在窗内,却是一片宁静,两次暴风骤雨之间的那种宁静。

殷雄疲惫不堪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但凶猛的巨龙两次辛劳的抽插,仍是那么肿胀坚挺的,彷佛还能奋战不懈;藤原纪香母女依偎在他宽阔的胸怀里,女儿贪婪地抚摸着男朋友的结实的脖颈,隆起的胸肌,和紧绷的小腹,而母亲柔嫩的小手则专注地游走于他大腿根部,由下至上,由外及里的挑逗着,藤原纪香的手顺着小腹滑下去,温柔地握住巨棒,熟练地揉搓套弄起来。

殷雄的阴茎再一次愈胀愈大,他哪里有过这样的经历,忍无可忍地坐起来,口乾舌燥望住两团嫩肉,声音颤抖地命令道:“你们两个淫妇还未肏透了,都给我趴好,撅起屁股!看我插通你们两个淫肉窟窿”

“…噢…啊!噢…噢…好!好!……雄哥哥…要肏谁就肏谁吧!噢…噢!”藤原纪香俏面上无耻的淫态,无视殷雄是女儿的男朋友,希望能使他更狂猛地用肿胀坚挺的巨根肏插得更深入、更凶悍。

夜幕已经悄悄降临,整个原宿市灯火辉煌,流光溢彩,高尚大屋内两个日本美丽的女人肩并着肩,跪伏在洁白的床上,两个白皙丰满的屁股高高耸起,四片饱满光洁的阴唇微微颤动,等待中国凶猛的巨龙淫亵的肏插,生活是多么美好!

两个女人,一个年轻而朝气蓬勃,一个成熟而魅力无穷,都毫不羞耻地撅起屁股!骄傲的殷雄矗立在她们身後,挺着坚强如钢的阳具,左右逢源,挥洒自如,时而在年轻的嫩穴中奋力抽送,时而在成熟的蜜源里九浅一深。温暖潮湿的空气中回荡着中国壮男粗重的喘息,椋名凛娇媚的呻吟,和藤原纪香如痴如醉的梦呓,还有软床不堪重负的吱吱嘎嘎,和湿漉漉的紧窄小浪穴套坐粗犷的巨棒时,产生的肉体相互撞击的辟啪之声。

藤原纪香在椋名凛享受被我由下肏插时,更淫贱地挑逗女儿的嫩滑小淫肉窟,香舌灵活的刮擦她的阴唇,使她感到更刺激……椋名凛在藤原纪香被狼肏得心神皆酥时,悄悄说着嘲笑话,娇媚地柔声说:“妈咪,我的未婚夫怎么样?通过你的认证了吗?”

此时,我怒涨的巨棒凶悍地侵入藤原纪香潮湿的秘肉洞,紧紧搂住她颤抖的柳腰,令她不能躲避再用力顶了进来,粗硬的巨物将湿黏淫糜的窄嫩肉洞塞满,还不断粗鲁地撑开她敏感的嫩肉,捣弄着她感觉几乎要融化的肉蕾,强烈的快感不停从深处涌出来,彷佛最甘美的喷泉,从自己体内四方扩散。

“啊……好!不过…日後你要让他再肏我才成…啊…噢…”藤原纪香淫贱的吐露出自己的心声“再来……再…插深一点……噢…噢……喔……都快顶穿人家的……淫穴了!…噢…噢…噢…喔……啊…骚穴……好爽……好舒服……呀!”

整个晚上男女三人共同努力着,向着更高,更快和更强的快感冲击。

天亮了。幸福的母女枕着共同的男人,他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将是中条家族女子快乐的泉源,邻室的丈夫,藤原纪香已无心理会他是否知道了。

曾是日本第一豪门中条家族的主人,全身瘫痪的中条灌希只能无助地忍受中国壮男奸淫他的妻女,作他祖先残酷的侵占的赔偿;但从她俩的欢愉叫声中,又知道她俩多么的享受被他狂肏……

字节数:11645

【完】
对付日本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