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整型美女


我叫做Li,27岁。出生于平凡的家庭,父母早逝。之后寄宿在亲戚家半工半读的念完私立大学,貌不惊人没有特殊专长,兴趣是一整天窝在家里看日剧。

Neal来自于那种时常上报的企业世家,而在他随父亲巡视分公司时,我身为分公司里的小职员因此有幸能亲眼看到Neal。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被他吸引,我相信不只是我一个女人这样,毕竟Neal的条件极好。

Neal身高185,31岁。兴趣是搜集名车、品酒、旅游、高尔夫球。面貌俊帅又单身的他更是时下流行的名流party的受邀常客,通常有他出席的场合,隔日的娱乐版绝对不会少报导一分, 当然也少不了以Neal的大篇幅照片做为娱乐头版。

当然,平凡如我当然不可能跟Neal有什么发展,但偶尔做做梦也不犯法,至少能为苦闷的生活带来点乐趣。

台北的生活费很贵,自我成年后叔叔婶婶认为我要学会所谓的独立,便叫我搬离他们家自个儿在外生活,为了多存一点钱,我时常在空闲时打点工,毕竟只有金钱不会背叛。虽然买不起房子,但还算小有积蓄便是。

那天朋友打了电话来,说有个party缺外场服务生,一小时200,重点是Neal也会出席,我当然满心欢喜的答应,这么好的差事可不是天天有。虽然说我只是个外场服务生,但有机会可以见到Neal,我应该好好化妆打扮一下,但我看了看我贫瘠的梳妆台上只有一只过期口红,只好放弃这打算。我随便绑了个马尾就匆匆忙忙的赶赴会场。

一到场朋友就赶紧将制服递给我说:「快吧,party九点就要开始,只剩下一个小时准备了,你先去外面帮忙布置。」一个小时很快的过去,很快的那些时尚名流一一入场,Neal果然也在party开始不久后到来,人群中的他十分闪耀,身旁也围绕着为数众多的美女,我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纵然只能远远的看着Neal,对我来说也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幸福。

party进行的十分热烈,在场的宾客就算没有醉倒也都有个七八分醉了,我趁着空档想躲去后头的花园小休一下,却看见凉亭的阴影之下有一对交缠的身躯。阴影遮住了脸,但月光仍将两人的身影映照的十分清晰,女人穿着一袭火红的高衩礼服被高高的撩起至腰间,黑色蕾丝内裤掉落在足踝上,她双手扶住凉亭的柱子高高翘起白皙的臀部,男人的西装裤半褪站在女人背后猛力抽插,淫靡的肉声配上女人一波又一波的柔媚淫叫,简直就像日本A片一般。

这种事说实在的,在我多当几次party服务生后也见怪不怪,我静静的往后退想换个地方喘口气,却没注意到后方有块石头,脚步一个朗呛往后跌了下去「阿!」我摀住嘴想快点爬起离开,阴影之下却传来一句「谁在那里!」疑?这声音好像…我看见Neal自阴影中牵着现在当红的一线女演员Jenny走出,我整个人不知所措,只能直愣愣的盯着他们瞧。

Jenny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彷佛我坏了她的好事「我还以为谁,原来是个端盘子的。」Neal温柔的搂住她说:「没事的,你先回party,我随后过去。」我心中暗暗的艳羡。Jenny果然是一线女演员变换眼神连一秒都不用,马上用温柔似水的表情对着Neal说好,但她经过我身边时我却听到她朝我冷哼了一声。

现场剩下我和Neal,他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说:「你是这里打工的?」我心跳不断的加速,彷佛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我细细的应了声嗯。Neal又说:「嗯,那应该很懂规矩吧?这些拿去,别乱说话。」我愣愣的接下Neal手上的钞票。

Neal接着准备离开,我嘴巴却比脑子还快的喊了出口:「Neal!」Neal回过头疑惑的看着我,此刻我的心脏似乎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我听见自己用结结巴巴的声音说着:「我我很喜欢…你…」我并不期待什么麻雀变凤凰的情节,只是能告诉自己喜欢的人我很喜欢他,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我却听到Neal噗哧的笑了出来:「喜欢?」他带着嘲笑的眼神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别开玩笑了丑女,你要不要先学学韩国女人去整个型?等你整的稍为像人一点再来跟我说话,省的坏了我的胃口!这party的服务生还真不挑长相素质,真糟糕。」Neal恶毒的话语字字清楚的传到我的耳里,我羞愧的眼泪滑落在涨红的脸颊上,我我知道我不好看…但我只是只是单纯想告诉他我的仰慕阿…Neal不再搭理我迳自离开,我擦乾眼泪,果然我实在是太天真,丑人哪有资格说什么喜欢呢?

我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脑中依然充斥Neal的恶毒言语,我很不甘心但却无力反驳。我拉开抽屉拿出里头的存摺,有七位数。接着打开电脑开始搜寻着有关整容的资讯,我想散尽积蓄也要成为美女!

我打电话预约了美容医学中心的谘询,和医生沟通后,他建议我削骨(颧骨+下颚)、垫鼻梁+缩鼻头+缩鼻翼、塑唇、双眼皮,总花费约70万台币,我算了算,剩下的钱还够我称个一年半载,毅然决然的我签下了同意书并辞去工作。

手术后的浮肿现象让我整个人像猪头一般不成人型,每天都持续极繁复的术后照顾、保养,并且只能吃流质食物,这倒是让我瞬间减少了不少肥肉,终于我挨到可以将石膏拿下,接下来则要戴着术后定型套,免得花了大钱整型脸却歪掉,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折磨,医生才终于宣布ok。我想我离美女又更近了一点点。

我知道光整型是不够的,我参加了健身中心,每天各花一个小时游泳及慢跑,松垮垮的肉是当不成美女的。光只有外在是不够的,我另外报名了美妆保养、高尔夫球、英语法语课程,还买了一堆关于品酒、名车、旅游的书籍,每天我都忙碌的很,除了上课就是努力念书,即使我的存款簿数字减少的很厉害,我还是鞭策着自己一定要离美女的标准更近一些些。

很快的一年过去我的存款也只剩下不到5万,我投了Neal掌管的分公司里的经理秘书一职。社会就是那么现实,好看的人连找工作都容易些,我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就应徵上,薪水也比以前好上太多,我看着照片上以前的自己,我默默的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我要过新的人生!

上班的头一个月轻松得很,我的上司叫做Jack,是位47岁的好好先生,只要把他交待的事情处理好,其他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的时间。

那天,我正在自己的位子上整理文件时,我看见Neal带着秘书朝我走过来,我尽力保持自然神态起身弯腰道:「总经理您好。」Neal瞧了我一眼,用跟电视上一模一样的温柔眼神问我经理在吗?有要事要跟经理讨论。彷佛一年前在那个party中恶毒的批评我的Neal根本是假的一般,我压下心中千万思绪,请Neal近到经理办公室。

Neal是来跟经理讨论关于法国子公司的一个案子,我在他们身后听着,一边适时的递上须要用到的资料,一场会谈下来,我看见Neal眼中对我有欣赏的眼光,Neal对着Jack说:「Jack,你的新秘书很俐落喔。」Jack:「是阿,Li的语言能力也满好的,这次法国的案子有不少文件就是他翻译的。」Neal继续和Jack聊了几句便离去。一个月后,人事室就通知我总经理缺外语秘书,要直接调任我过去。

今天是我担任Neal秘书的第一天,我不再是一年前那个梳妆台里只有一只过期口红不懂打扮的恐龙,脉冲光的功效让我只须要淡淡底妆和腮红,我也去种了睫毛免得在Neal面前会发生假睫毛脱落的窘况, 我带上放大片细细的描绘着柔和的眉型和眼线,涂上淡粉色dior唇蜜。我挑了件白色合身衬衫搭西装外套,领口扣子开到刚刚好的交岔点,穿上膝上长度的短窄裙及丝袜,我牢记柯梦波丹里的名言「露得刚刚好」做为我穿衣的准则。最后我喷上香奈尔五号香水,搭上黑色细跟高跟鞋,我看着镜中的自己,167的我穿上高跟鞋更显修长,32D的浑圆及靠每天持续运动得来的23寸小蛮腰,一年前的我连想都不敢想!

我抱着紧张得心情踏入Neal的办公室:「总经理您好,我是今天新到任的外语秘书Li。」Neal面带微笑轻松的说:「不用那么客气,以后叫我Neal就好,以后还有许多事情要请你处理。」在Neal身边担任秘书一段时间他对我都只有公事上的接触,我有点质疑是否自己的努力不够,但我要自己耐下心,总会有表现的机会,太过急躁只会让Neal觉得我是个想攀金龟婿肤浅女人。

终于在两个月后,Neal把我叫进办公室「Li,你周五晚上是否有空?」我按压住心中的狂喜一脸平静的回答:「有的。」天知道自从受过恶毒言语的洗礼后,我早戒掉最爱的日剧,每个下班后的夜晚与假日不是运动就是大量阅读杂志书籍,哪里还有时间接受邀约?

「那…周五晚上有个慈善宴会,我须要带一名女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邀请?」Neal的眼神与我四目相对「但您的未婚妻?」我知道Neal在不久前已经与另一大企业主的女儿订了婚,只是在等个好时机公布,让两家股票大涨。

「你说Dana?不要紧,她出国了。对外也还没公布订婚,不影响。你知道这种场合我须要一位能干得体的女伴。」我回想着一年前的party,不知道是哪种能干?

「好的Neal,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将嘴角自然弯出温柔甜美的笑容,为了这一刻我可是在家中对着镜子练习了上千次。

答应Neal的邀请后,我每天回家便开始翻阅着不同的时尚杂志,要更加接近Neal的关键点,就是如何当一位称职的女伴,展现性感不低俗的气质,恰如其分的映称男主角不抢风头,每一个步骤都需要再三反覆演练。当然也趁机参考了不少日剧就是了。

最后终于挑定了一袭紫色平口缎面礼服映衬白皙肌肤, 毕竟是慈善晚会,弄个大V领过于强调性感反而会适得其反。

Neal礼拜三时便交代另一位秘书在会场隔壁的饭店订下一间房,方便我提早一天先将物品放在饭店内,礼拜五下班后我拎着轻便的包包便赶往饭店梳洗换装。

我穿上紫色的鱼尾礼服,紧身的设计紧紧包覆着每日运动下的好成果,32D的浑圆和平坦的小腹此刻在合身线条的包覆下已显露无遗。

接着仔细的描绘妆容,我选择带着暗金的大地色眼影,再用电棒将头发整理成微卷的大波浪,展现出我见犹怜的味道,毕竟称职的女伴可不能让身旁的男性失了男子气概。

最后一一将配件搭上,踏上金色系带高跟鞋,仔细审视着全身镜中的自己,嘴角微微上勾练习着魅惑的笑容,我想这一仗的准备,很充足。

门外的响起敲门声,我向门口走去开了门,一身西装笔挺的Neal正站在门外,看着我的眼神里有藏不住的欣赏,似乎像是留恋的不舍离开一般,我右脚往后轻转一圈,让礼服的线条彻底展现身型。

我微微侧头灿笑着看向Neal:「我没有让您失望吧?」Neal满意的点点头:

「我相信你会是个很棒的女伴。」

当晚的慈善晚宴,是我生平第一次谋杀如此多底片的一晚,媒体连续不停的镁光灯让初尝此阵仗的我有点晕眩,Neal感觉到我的不适,不着痕迹的将扶住我腰间的手扶的更紧些。

席间Neal身边包围着许多所谓的政商界的名流,话题不外是高尔夫球、美酒、名车。这一年来每日的苦心没有白费,让我可轻易的融入话题,适时的提出自己的评论却又不抢Neal的风头,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也只能是好看的花瓶罢了。

晚宴结束后Neal与我搭上礼车。

「Li,这饭店附近有一家不错的Lounge Bar,我想你会喜欢的。」我按压住心中的狂喜,吸了口气做犹豫状,将心底的亢奋情绪缓下。

「也好,刚刚那么严肃的晚宴之后,是该放松一下呢!不过Neal你不担心狗仔吗?」我露出疑问的表情。

「那里的隐密性很高老板也跟我熟,不用担心要躲狗仔。」Neal撑着下巴笑笑的要我别担心。

「既然不担心,那你推荐的地方我怎么可以不去看看呢!但先回饭店换下这礼服吧。」我巧笑嫣然。

我换了件黑色斜肩短洋装配上简单的银饰随Neal前往下个地点。

Neal说的是位于101附近的一家Lounge Bar,接待员一看到Neal便熟练的将我们带至私人VIP包厢,我和Neal选择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上。

喝得有点微醺的我慵懒的坐在高脚椅上,手肘随性放置在吧台,双腿交叉翘着,左脚的细跟高跟鞋半脱半穿的勾在脚上,裸露的半边肩膀微微往前倾,微缩下巴像只惬意小猫咪,撩人的看着Neal「Neal,你印象最深刻的惊喜是什么?」想必Neal眼里的我此刻有点醉眼迷蒙。

「恩遇见你吧?」Neal耸耸肩

「呵,你也有不正经的一面喔?」我嫣然一笑,挥手想拍打Neal的肩膀却被他一把抓住,重心不稳的我倒向Neal的怀里,双眼迷离似笑非笑的看着Neal撇嘴道:「拉痛我了呢。」Neal温暖的手掌扶上我绯红的脸颊:「你呢?你印象最深刻的惊喜是?」我秀眉轻蹙咬着手指思考,接着慧黠的看着他眨了眨眼道:「我想至今还没有男人让我惊喜过呢!」Neal轻声在我耳边说:「是吗?但制造惊喜是我的专长。」我的手轻握住Neal的手腕细声的说:「我很期待。」Neal往下压住我的双唇,热烈的吻着,这曾经是连想也不敢想的情景。如今实现,心底却有一丝丝苦涩。

Neal的手透过布料缓缓的在腰背间游移,彷佛带电般触动我敏感的情慾神经,我的手也随着唇环绕上Neal的脖子,在Neal的双腿间故意轻轻的摩蹭着,暗示他我对情慾的渴望。

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刺激着Neal的感官享受,他的手顺着我裸露的肩膀滑进胸口,随着他轻柔的按抚我心中的渴望也越发撩拨,肩膀微微的颤抖着。我移开Neal的双手往后退了一步,以大胆、诱人的眼神看着他:「这算是惊喜吗?」我没有给Neal回答的机会,伸手轻拉Neal的领带再次吻住他的唇,双手缓缓解开他衬衫的扣子,露出他训练有素的肌肉,纤细的手指随意的抚摸着,我在他腿间随着音乐起舞,不时以匀称的大腿磨蹭,两人如此相近的距离,我明显感受他股间的热力。

Neal看着我的挑逗,一把将我抱起带往旁边的黑色法兰绒沙发,霸道的将领口下拉,露出浅蓝色的蕾丝胸罩,他单手解扣,坚挺匀称的胸部与空气相触。他的舌在我的胸部侧边灵活的滑动,手也不时的轻刮着我的脊椎末端。他的唇顺着我纤细的腰身往下滑落至小腹,胡渣引起微微刺痛又骚麻的感觉不禁让我细声呻吟。

Neal抬起头来仰望着我,我轻咬下唇凝视着他。

无声。

要约会几次才能上床?这种事情没有定律。但是太乖或太难搞同样都会令男人兴趣缺缺。但有件事能肯定,就是第一次约会就乖乖爬上对方的床,那你注定只有当炮友的份。

我拉起Neal手腕上的表看了看时间:「Neal不早呢…明早我记得你有约吧?」Neal将脸埋进我的颈窝,一手在我耳际摩娑:「我送你回去。」我吻了吻Neal的脸颊笑靥更盛的告诉他让司机送我就好。

之后Neal和我的私人约会渐渐多了起来,有时下班后我们也会去小酌一番。

跟Neal相处是很愉快的事情,体贴细心又懂得调情逗女人开心。

被这样条件的男人温柔呵护,特别会使人沉溺其中,但Neal当初恶毒的眼语还是不时的在我耳边响起提醒当初所受到的对待。

11月6号,是我的生日。Neal早早订好了饭店套房及外烩要替我庆祝。我选了件黑色深V,腰间镂空薄纱短礼服,配以随性的长卷发显露既温驯又娇艳的感觉。

Neal和我拿着香槟靠躺在沙发上聊着,我温柔的一笑,纤纤素指滑过Neal的胸口,晶莹的眼泪盈于睫:「Neal,谢谢你为我准备的生日,好像做梦一样。」Neal将我像猫咪般环抱,摸摸我的头:「Li,我还没给你生日礼物对吧?从明天开始,我会公布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嫁给我吧?」我的嘴角因激动的情绪起伏而微微颤抖:「我从没想过…是真的?」Neal以吻去楚楚娇柔的眼泪代替回答,却没注意到我颊上笑涡隐约。

Neal的手像逗猫一般反覆摩娑我的后颈,舌唇交缠的亲吻逐渐失控,呼吸也渐渐紊乱,他用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握住足踝,将我的脚抬至面前,他轻啄脚背,敏感的神经让背部忍不住弓起,而他顺势一路吻遍我的双腿。

我双手捧起Neal的脸,要他坐在沙发上好让我跨坐着,他结实的臂膀更加用力将我收进怀里,我们激烈而狂乱的吻着,我渴望的解着他衬衫上的扣子,他也毫不客气将我的洋装脱去露出里头的黑色蕾丝内衣。

我用单指压住Neal的唇,自他身上滑落至他双腿间,我伸手缓缓套弄Neal的分身,并伸出舌尖轻舔蛋蛋。我用舌尖在蛋蛋部分不规则的绕圈,蛋蛋因被我舔拭的湿湿的而发亮,我一口含住一边蛋蛋,轻轻的吸放、吸放,Neal一边抚摸我柔软的长发,一边因我的挑逗而不自主发出低沉的声音。

接着由分身根部而上像孩子享受棒棒糖般的舔着。我单手扶住蛋蛋持续按摩边将龟头部份含住,用口舌套弄吸允。我慢慢的深含,舌头依然不断绕着分身打转,我十足艳丽魅惑的微微仰头与Neal四目相接,他再也忍受不了的起身将我抱起往床边走。

Neal将我压在身下凶猛的吻着,手指在三角地带抚摸,他将一根手指试探性的伸进,我发出舒服的叹息,他慢慢的抽插手指,阴户也随着多次的抽插越来越湿润。 Neal放入第二根手指探索的阴道内的那一点,同时吻着我的阴蒂,双重的刺激下快感如海浪袭卷而来,眼泪开始不听使唤的流下。我拱起腰部,双手紧紧的握着他的肩膀,享受这美好的高潮。

接着Neal将我的小腿置于肩膀之上,将他的火热坚挺缓缓进而充满整个阴道,内在因为他的进入变得越来越湿润火热,他的炙热开始在体内重重撞击,抬高的臀部与他结实的腹肌随着抽插的节奏相撞,我狂乱的抓紧着被单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浪叫。

Neal将我扶起与我面对面坐着,他扶上我的腰开始未完成的律动,他在体内接近顶点的地方凶猛狂暴的顶着,随着大力的摇晃我的神智也因不知第几次的高潮而恍惚,混乱中他最后一次狠狠的顶入,而后死死将我抱紧。

清洗后我安适的躺在Neal的臂弯里,他带着孩子气的天真亲吻着我的额头、鼻梁、嘴唇,恋恋的在我脸颊厮磨一阵子,才不舍的的将脸埋进我的颈窝里,低声的说:「为什么…这么喜欢你……」Neal和我订婚的消息,很快的上了影剧版头条,虽然没时间长途旅行,不过这几个月下来Neal已带我跑遍临近国家及台湾各地。

那天Neal和我来到台南,虽然他不习惯吃小吃或路边摊之类的,不过他知道出身台南的我常常不忘念府城小吃。最深得我喜爱的的是一家位于路边的鳝鱼意面,简陋的房屋没有装潢,有的只是几张桌子凳子。虽然要价并不便宜,那时候还是国中生的我还是会努力存着少得可怜的零用钱来一尝美味。

Neal和我订了婚期,他雀跃的像个孩子般筹备婚礼。

我将照片锁在银行保险箱里,犹豫着是否该将照片曝光。这阵子的薪水加上林林总总Neal添购的物品,变卖掉也够我去乡下买间房子,优闲的过下半辈子。

我并不在乎目前拥有的物质享受,我本性淡泊,若不是受了刺激,在家里看看日剧影集,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了。但硬要说不留恋Neal,是假的。

最后我决定赌一把,赌注是自己的幸福。

我要告诉Neal自始自终的一切。

那天我打电话给Neal:「Neal,你现在忙吗?」手机另一端传来Neal开心的声音:「不会,我刚跟婚礼顾问讲完话。」我闻言克制不住的一阵鼻酸:「是喔,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你现在可以来迷朗奇咖啡这吗?」「好阿,我现在过去,你在那里了吗?」

我看着手中的照片:「恩阿,但我现在车里,停在对面呢。等你来我们再一起进去。」「你不先进去阿?」

「嗯,没关系,我有资料要整理,车上等你就好。」「好,大概20分钟到。先这样吧。」我挂断了电话,忐忑不安的等着Neal到来。要是Neal因此要分手,我就将手中的照片全发出去。

我回想着我们这段时间的交往,Neal结实的臂膀、温柔的眼神、偶尔只对我露出的孩子气笑容,还有每次性爱结束后他总是体贴的拥我入怀,傻气的对我说:「怎么办?怎么这么喜欢你?」紊乱的思绪中二十分钟很快过去,然后我看见Neal笑容灿烂的在对街招手要我过去。我将车钥匙拔下,拿起邻坐的一叠照片,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

匡琅,碰。

『欢迎收看TBBS晚间新闻,我是主播方亚华。首先为您报导台北在今天发生芮氏规模6.8强震,在北台湾造成1人死亡!死亡女子为知名企业二代小开的未婚妻,两人原订于2月26日举行婚礼。但因强震造成顶楼水塔震落砸毁所在车辆不幸去世。以下由记者为我们报导』『知名企业小开的未婚妻Li在今日因强震造成的意外事件而去世,而据该企业发言人表示,她当时的确是与未婚夫Neal相约要碰面,而Neal因当场目击未婚妻死亡过程,目前精神状况十分不稳正于医院观察中。但据目击民众表示,当时车辆附近散落许多照片,内容似乎为Neal与某女星之性爱照,两人是否为此相约谈判企业发言人不愿回应。』后记

哈哈,我写完啦。当初写这篇很怕被骂烂梗老套,但我就是很想写,在此对耐心看完老梗文的各位致谢。

结局可能无法尽如人意,不过是我考虑很多版本后的最终定案。当初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因为本人也是经由很多努力,才由恐龙升级为普妹的程度。当中受到的人情冷暖就不须多说。

总之,十分感谢为我打气的推文、水球、信件。虽然我的文笔与创意并不出色,但我还是会继续努力创作,希望能越来越进步。

字节数:1647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