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淫荡女大学生小菁-淫乱KTV


方菁媛,就像其他的女生一样,为了恋爱、美貌、课业、金钱等等而烦恼,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她是学校里一个小开的女人。因为小菁从小不知为何就特别渴望被注目,渴望成为人上人,既然学校公认的多金帅哥对她有意思,她当然是百分百ok啦!而他的朋友们前呼后拥「大嫂、大嫂」的叫更让小菁每天都像在云端一样。

张传强,富家公子,因为家人的溺爱,使他从小到大,身旁总是跟着许多酒肉朋友,女人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换。从国中开始,已经有四五十个女生被她玩弄过后一脚踢开,当然不乏有的是已经怀有身孕的,也曾有女孩因此自杀,可是凭着财大气粗,总是把事情都压了下来。

两人交往了一阵子后,小菁的生活习惯开始改变,常常跟着阿强四处夜游彻夜不归,宿舍也常常不回去,到了下学期乾脆搬出跟阿强一起住。小菁的穿着也变得越来越大胆,短裤短裙是基本打扮,紧身上衣和小可爱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球鞋也换成了马靴高跟鞋;相对的,小菁也越来越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这也正中小菁的下怀,每天每天小菁都花尽心思把自己打扮得更加美艳动人。

下学期开始一个星期了,寒假期间聚少离多的小俩口当然是更加火热;这个星期小菁和阿强只来了一天,其余时间两人可是到处亲亲我我、如胶似漆。

这天,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小菁和阿强怎会放过这狂欢的好机会,她俩决定今晚要和大家一起彻夜狂欢,玩到天亮。决定了之后阿强就四处邀约;星期六的晚上,一群男女20多人整晚开着车上山看夜景,夜市吃宵夜,最后到ktv准备唱到大家投降。进到包厢,小菁和阿强坐在中间,大有一王一后的姿态,其他人则分坐两旁;唱着唱着,虽然已经凌晨3点了,可是这一群夜猫子完全不受影响。

小菁看着阿强朋友带来的一个女生,跟两个男人在萤幕前面跳三贴舞;佼好的面容配合着红棕色的短发,甩动时让人为她的活力所吸引;黑色的蕾丝内衣外面直接罩着纯白的纱质衬衫,36D的乳房让胸部隆起两座美丽的山丘,随着身体的晃动吸引众人的眼光;蜂腰俏臀搭配迷你的灰色百折裙,不段的来回摩擦男人的跨下与大腿;匀称的双腿则是黑色网袜和米色长靴的组合,随着不断的扭动与上下升降,两腿间的黑色密境让所有人望穿秋水;修长的双手来回抚摸着男人,百无禁忌,两个男人当然是热烈回应,丰胸、细腰、俏臀、美腿;三个人卖力的演出让包厢里的空气更加火热。

反观小菁,虽然是坐在椅子上,与阿强相依相偎,却是散发出完全相反的气息,成熟与青涩的混和,搭配青春洋溢的装扮,就像洞窟深处的明珠,让人无法忘记她的存在。清秀的五官与柔亮的黑色马尾,散发出淡淡的古典美;34C的胸部尖挺的撑起高领的深蓝色针织衫,充满年轻的弹性;小菁的臀部较小,论翘可是不输人,大胆的低腰热裤和红色的丁字裤更是让人血脉喷张;修长的双腿穿着白色长统袜和黑色的高跟马靴,把小菁衬托的更加高挑;妖艳的短发女孩和静中有动的小菁,就算是最有经验的选美评审也无法分出高下。

当三贴舞结束之后,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时小菁才知道短发的女孩叫做章杏瑜,比小菁大三岁,待业中。大家都叫她小章鱼,但也有人叫她花枝,因为她就像是花枝的谐音,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花痴,四处招蜂引蝶并且颇为自豪。

接下来开始有人耍宝,在萤幕前跳着自创的舞步,小菁这时起身上厕所。当她跨过重重阻碍,大家的眼光通通集中到小菁身上,看着小菁扭着身体慢慢的通过桌子和椅子间的狭小通道,所有的男生都开始细细的研究着小菁的每个部位;当小菁踩着马靴,摇着屁股走向包厢里的厕所时,大家更是把握最后的机会,巴不得可以把眼睛黏在小菁身上看个过瘾。当小菁走进厕所关起门时,还有人发出遗憾的叹息。

这时小菁的心情可是很亢奋的,只是她不知道,当她上完厕所后,今晚的高潮好戏才正拉开序幕。

小菁从厕所出来后,大家的气氛依旧很高涨,耍白痴的还在卖力的耍白痴。小菁回到阿强身边坐下喝了口啤酒,看着前面卖力的演出,这时她的眼光被右边的景象所吸引;她发现小章鱼已经跟刚才一起跳舞的两个男人开始热吻,完全不顾旁人的眼光。她被抬起来坐在两个人的腿上,背后的男人亲吻着小章鱼的颈子,舔舐她的耳垂,双手伸进衬衫搓揉着她的乳房,跨下则是上下摩擦着她的美臀。前面的男人则是和她激烈的舌吻,又吸又舔的发出「啧啧」的声音,一只手在大腿上来回抚摸,另一只手则是在她的双腿间挑逗着小章鱼的情慾;小章鱼的手饥渴的搓弄两人的跨下大屌,身体因为跨下的刺激不断的扭动着。

小菁看在眼里也见怪不怪,这种场面在她跟阿强交往的这段日子里看多了,只是今天不知怎麽的特别困,看看表,才三点半,平常这时候可是小菁精神最好的时候呢!只是不知为何今天却如此不济。小菁把她的头躺在阿强的腿上说:「我先睡一下……」接着就沉沉的进入梦乡。

在梦中,小菁发现自己在一处很热闹的地方,周围全都是跳舞狂欢的男人,小菁四处的张望,突然她的双手被人抓住,有个男人从她身后将她抱起,接着又过来两个男人分别托着小菁的双脚和双臀,往一个台子走去,小菁惊慌的看着四周,周围的男人更加的亢奋了,所有人又叫又跳,还有人开始脱去上衣,只是不管怎麽看,小菁都看不清楚他们的脸。直到小菁被放在台子上,她才发觉自已的衣服都被脱掉了,她赶快想遮住自己,但是四肢却都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勉强抬起头,看到有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根棒子站在自己双脚间,不知道跟旁边围绕的男人们说了些什麽,接下来她就把那根棒子在自己的阴户上下摩擦,小菁的身体突然像是被电击一样的强烈抖动着,因为那根棒子就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蠕动着,带给小菁的阴蒂强烈的刺激,这刺激是小菁从前的性经验所不曾拥有的。

站在股间的男人抓着棒子轻轻的挑逗着小菁,除了来回摩擦阴唇阴蒂之外,有还会浅浅的插进小菁的肉壶里,小菁的性慾被完全的挑起了,可是周遭男人们的眼光却让她感到羞耻,所以小菁只敢闭起眼睛,轻轻的呻吟着。

小菁被突然的大笑声吓了一大跳,周围的男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脸让还带着淫秽的笑容,小菁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腰已经不自觉的配合着男人的节奏,开始上下的摇晃,而且越来越激烈。原来他们是在嘲笑自己的矜持,小菁虽然极力的想要停止腰部的晃动但却力不从心,只能一边流下羞耻的眼泪,忍受着周围男人的嘲笑来满足与心意相违背的肉慾黑洞。

抓着棍子的男人依旧是轻轻在外面挑逗着,小菁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记得有两次男人把棍子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可是小菁的眼睛重的睁不开,小菁的喜悦还来不及满足男人就把棍子抽走了。每次小菁都着急的想要留住那根蠕动的棍子,只是自己的腰摇得在用力,棍子都只是在洞口轻轻的挑拨,小菁已经无法压抑慾望。终於小菁的腰就像是一支蟒蛇一样的蠕动着,彷佛要吞食猎物一样的扭着,内心的矜持在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她的呻吟越来越淫荡,自己听了都觉得面红耳赤,小菁想要开口要求男人强壮的肉棒来满足自己,因为下体一阵阵的凉意让小菁知道自己的肉壶就像是打翻了水桶一样的泛滥,只是小菁在怎麽用力的想要说话,她的声音都只像是梦呓一样让人听不懂。

突然之间,小菁的身体被许多双手覆盖,灼热的手掌像是蚂蚁找到蜂蜜一样,在小菁的肚子、大腿、乳房、两臂以及脸颊乱摸一通。男人的手掌简直就是火上加油,把小菁的肉慾一波接着一波的推向高峰。这时小菁发觉在众多的男人中,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听起来是这麽的销魂又让人快乐,更奇怪的是她的声音就像是施了魔法一样,成了小菁肉慾的催化剂,只是小菁还来不及听清楚,那个声音就渐渐的远离。小菁受到这个声音的刺激,终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微弱的喊了一声:「给我鸡巴!……给……我…吧……」


小菁觉得,这句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她著急的想要在说一次,可是全身已经搾不出一丝力气了,就在她著急的流下泪时,所有的手都离开了,挑逗肉壶的神奇棍子也离开了。小菁好著急,她不断的扭动身躯,希望男人们回来满足她搔痒的肉壶。这时有个男人压在小菁身上,跨间粗热硬挺的肉棒摩擦著小菁的下腹和阴户,有时男人的阴囊还会撞击著小菁;小菁笑了,他知道自己笑的很淫荡,可是她不在乎,此时此刻她隻要有人来满足她,就算肉壶会被男人插坏也不在乎。小菁的下体随著男人蠕动,她发现自己的四支渐渐的回复力气了,她吃力的抬起双腿双手,勾住身上的男人,男人们又是一阵笑声;小菁觉得这个梦真的是太真实了,她已经快要分不清楚哪裡是真,哪裡是假。 

随著小菁热烈的期望,身上的男人终於慢慢的把她火热的肉棒插进小菁的肉壶;小菁被来自跨下的火吓到了,她还以為男人的肉棒就像是烙铁一样,会把自己的肉壶烧坏。可是男人开始在小菁的体内进出,小菁才放下心来,愉悦的享受这期盼已久的满足。 

男人不断用力的肏著小菁,小菁隻听得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小菁也配合男人开始呻吟,渐渐的,呻吟变成了嘶吼。小菁的世界隻剩下男人「嗯哼、嗯哼」的喘息,小菁自己「啊啊……啊……啊………」的放浪嘶吼,和肉壶传来的强力、美妙的刺激。 

过了好久好久,小菁觉得像是无止境的时间一样,男人的动作变的更加深入、粗暴,双手不断的揉搓小菁充满弹力的双乳;小菁自己则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夹住男人的腰,配合男人进出的时间,让男人可以往自己身体更深入的密境衝刺。 

「啊………啊………嗯啊………啊………」小菁不停的随著男人的率动呻吟著,周围的男人发出一阵阵轻蔑的嘲笑。 

可是小菁已经管不了这麼多了,她现在隻要肉体的欢愉,在肉壶肏干的鸡八就是小菁的一切。 

终於,男人大吼一声。滚烫的巖浆从肉棒喷射而出,灌满小菁飢渴已久的身体。小菁就像是断线的玩偶一样瘫软著身体用力的喘息,小菁在男人拔出肉棒后,感觉到精液慢慢的从自己的肉壶流出,最后流到屁眼,一滴滴的滴到台上。 

就在小菁满足的休息的时候,她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了,隻是这次的时间很短,那个女人发出沉闷的哀鸣,这个声音小菁觉得好像有所映像,隻是在她回想的时候,她的脸又被男人抓住。男人打开小菁的小嘴,慢慢的把坚硬的鸡八插入,直到喉咙。小菁觉得很痛苦,当她想要伸手推开男人时,她的双腿又被另一个男人分开,还有一个男人坐在她的身上。双腿间的男人抱起小菁的翘臀,一口气把鸡八插到底,小菁的深处受到强烈的刺激,身体也抖动著;此时在小菁身上的男人抓著小菁的双乳,夹住自己的鸡八,用力的摩擦。小菁同时受到三个男人的强力围剿。餘韵未消的肉体马上又活络了起来,小菁原本要推开男人的双手,反而抓著男人的臀部,把鸡八往自己嘴裡抽送,大腿又再次的夹住肏干自己肉壶的男人,嘴裡不断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挑逗著所有的男人。 

四隻疯狂的野兽不停的摇动著身体,小菁发现佔据她小嘴的男人开始抖动,小菁知道她要射了,舌头更加紧凑的攻击龟头,男人在小菁的一轮猛烈进攻之下,射出了又浓又烫的精液,小菁一滴不剩的全部吞进肚子裡,男人抽出鸡八后把上面的精液和口水涂抹在小菁的脸上,小菁抓著鸡八,把它舔乾净之后,男人才满足的离开。 

肏弄肉壶的男人紧接著也射在小菁的体内,小菁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腰,直到男人射进最后一滴精液,小菁才慢慢的放开他。男人走到小菁脸旁,用鸡八拍打著小菁的脸,小菁很自动的抓起软软的鸡八,在小嘴及舌头的努力之下,帮满足她的鸡八做清理的工作,在小菁高超的技术之下,鸡八离开时不但乾净,而且又再度的勃起了。 

小菁回味著两个男人的精液,彷彿甜美的琼浆玉液一般。最后,抓著小菁胸部乳交的男人也射了,隻是他没有射在小菁的嘴裡,而是直接射在胸口和脸庞,男人把残餘的精液涂在小菁的乳头上之后,一样要小菁把它的鸡八清理清理。小菁对於如此厚待她的鸡八怎会怠慢,赶紧抓著鸡八仔细的清理。 

就在小菁结束4P之后没多久,她听到有个男人爬上了桌子,另一个男人站在她的头上。当她準备帮两根肉棒服务的时候,在她身上的男人却开始舔舐吸允她混杂著淫水和精液的肉壶,除了用舌头刺激阴蒂外,还不停的把流出的精液吃下;正当小惊觉得惊讶时,她的头上传来一振「啪啪啪」、「噗滋……噗滋……」的声音,还有黏稠的水滴在她脸上,她把那不明的水吃下后发现,那其实是精液啊!小菁对这个发现惊讶不已,这时她又感到自己的肚子上有两个柔软的物体不断的挤压著,跨间还传来微弱的呻吟,小菁发现原来在她身上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她用力的睁开眼,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淫水汩汩的肉壶正接受著肉棒的强烈衝刺,随著肉棒的进出,混和著精液的淫水不停的流,有的顺著大腿,有些则是滴在小菁的脸上。 

小菁这时才看著四周,所有男人的脸孔渐渐的清楚了。小菁发现自己其实还在KTV的包厢裡,梦裡那个女人的呻吟原来就是小章鱼她的呻吟,小章鱼的衬衫被撕破,蕾丝胸罩早已不见,两颗奶子晃啊晃的,百折裙被脱下,网袜的股间被撕开,男人的鸡八从网袜的破洞不断的姦淫著小章鱼糜烂的肉壶,她的身上隻剩下撕裂的衬衫和网袜及长靴。小菁自己的情况也差不多,全身上下隻剩下白色长袜和高跟马靴,马尾也被放了下来。 

小菁被这个现实震吓住了,原来梦裡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她被人脱光裡衣服,在KTV的包厢裡被所有男人视姦,还在男朋友面前跟其他男人疯狂的相干。想到这裡,小菁不禁觉得羞耻万分。小菁环绕全场寻找阿强的身影,发现阿强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根电动按摩棒,淫淫的笑著看个小菁。 

阿强看到小菁清醒之后,要正在干小章鱼的男人离开,小章鱼依依不捨的离开小菁的肉壶,被带到椅子上继续被四个男人轮流肏干。嘴裡不停的叫著:「快给我鸡八啊………我要你们的大鸡八………来干………干我………啊………………」 

男人们一边在小章鱼身体裡来回进出,一边问:「干!你这个贱人爽不爽啊?」 

另一个男人说:「她妈的,这麼骚的骚货,不管干几次都很爽!」 

「我是骚货………我是贱人………我隻要………隻要………啊………大………大鸡八啊………………啊………………………」说完,小章鱼又再度迎接高潮的来临。 

阿强手裡拿著按摩棒,爬上桌子,凑近小菁的脸说:「怎麼样?被好几个男人一起干的感觉如何啊?你这辈子都还没试过吧?」 

小菁则是哭著说:「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你要这样做?」 

「好东西当然要和好朋友分享啊!你看那个贱人,她原来是我前两任的女友,隻是她根本是个妓女、贱婊子。愿意被所有的男人干。所以我就把它变成我们朋友之间的发洩厕所,所有人都可以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她也是非常的享受啊!我前一个女人也是跟你一样,她叫小茹,在PUB被我们下药后跟100多个男人上,隻是最近她老爸看的紧,不然妳今天又会多一个同伴一起爽。」 

「你不是说会保护我吗?还说会……啊…………啊………啊…………」 

阿强不等小菁把话说玩,就把按摩棒插进小菁的肉壶,打开开关用力的转动著。 

「妳这个贱人,被鸡八干的时候叫得比谁都淫荡,腰也扭的比谁都猛,我看所有的女人都一样,都是天生的贱货。你看看你自己,被插进去就开始扭腰,水还一直流,叫啊,大声的叫啊,叫我们都来干妳啊!」 

「不要啊………啊………不要………不要………」 

「还说不要!你看看你的贱屄都已经湿漉漉了!还在装清纯!干!看老子怎麼干你!」 

接下来阿强除了用按摩棒攻击小菁的肉壶外,手指还深入小菁的屁眼,在前后夹击之下,小菁的理智完全崩溃了,她淫荡的本性被激发出来,自己伸手搓揉自己的乳房,捏著自己充血敏感的乳头,嘴裡大声的叫喊著:「给我啊……给我大鸡八………干死我啊…………我要啊………要啊…………啊………」


「干!妳这个贱人,我马上就来干死妳!」 

说完阿强就把按摩棒深深的插进小菁的肉壶裡,用手沾一些小菁的淫水涂在自己的鸡八上,拔出屁眼的手指,一股脑的插进小菁的直肠裡。小菁因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发狂了,她声嘶力竭的嘶吼,口水也流了满脸,两隻手不停的搓著自己的乳房。阿雄这时把小菁翻过身,从后面干小菁翘起的屁眼,经过百次的抽插,小菁的屁眼已经不在那麼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的高潮。她感到自己的屁股像是火烧一样,有一根火热的棍子在屁眼裡来回穿梭,肉壶的按摩棒不停的伸缩迴转,隔著身体的肌肉,小菁同时感受到两股不同的力量在体内互相激盪,干的她连腰都酥了,隻能摊在桌上让阿强在屁眼无止境的肏干。 

「嗯啊…啊……屁眼…………爽……爽啊…………啊………再来………更用力的干我啊………………」 

这时有人抬起了小菁的脸,深深的把鸡八插进嘴裡,小菁连连作呕,屁眼的刺激让小菁全身无力,没办法帮嘴裡的鸡八做服务,隻能一边发出「唔……唔……呜… 唔………」的声音一边接受男人强姦她的小嘴。男人射精了,她强迫小菁把精液全部吞下后,小菁隻能趴在桌上不停的喘气,屁眼的鸡八好像拥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连干了十分鐘都还没射精,而小菁已经高潮了不知多少次了;这时又有男人把鸡八插进小菁的嘴裡,小菁勉强的舔舐著,男人则是如同一贯的惯例,狠狠的肏干著小菁的小嘴。随著阿强不断的肏干著小菁的屁眼,肉壶裡的按摩棒渐渐的被推挤出去。最后,湿漉漉的棒子被挤了出来,小菁顿时觉得轻鬆不少;但是这麼多的男人,怎麼会让小菁有休息的时间,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钻进小菁的下方,抓著紫红色,硬挺滚烫的鸡八,向上一挺就插进了小菁犹如水库洩洪一样的肉壶裡。 

这一插,和之前被按摩棒肏干肉壶的感觉完全不同,按摩棒毕竟还是机器,真正的鸡八不但热呼呼,而且硬挺之中还带著弹性。两根火热的肉棒让小菁的性慾再度燃起熊熊烈火,纤细的蛇腰彷彿重新注入能量一样再度的摇著,两根肉棒在小菁体内互相的撞击、弹开、左右不同角度的交错,更让小菁疯狂上了九霄云外。姦淫小嘴的男人拔出的肉棒,把浓稠的精液射在小菁脸上,小菁帮她把鸡八上的口水和精液舔乾净,那男人才刚离开,马上又有两个男人左右开弓,分别射精在小菁的脸庞。小菁张大了嘴,一次塞进两个龟头,她仔细的帮两个男人把残留的精液喝下。这时小菁的脸沾满了泪水、口水、男人的精液,把原本美丽的五官上了一层淫乱的妆。 

屁眼和肉壶的两根鸡八终於要喷射了,阿强和那瘦小的男人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开始激烈的衝刺,几乎就在同时,两根鸡八双双射出浓稠的精液,前后两个洞传来的热烫感觉又让小菁再次的高潮,小菁也不禁尖叫,之后又再度的瘫软了下来。阿强和瘦小的男人一起拔出软下了的肉棒,这时小菁趴在那瘦子的身上,在她耳边呢喃的说:「你的鸡八好大啊!你快用你又粗又大的鸡八来干我的屁眼吧!把所有的精液射进屁眼裡吧!快啊!」 

那男人看看阿强,阿强说:「这贱人要你干她就快干吧!把她的屁眼干坏也没关係。」 

小菁也跟著附和:「对啊!快干坏我的屁眼吧!我所有的洞穴都是要让大鸡八塞满的……………唔…………呜………………」 

阿强把从屁眼裡出来的臭鸡八塞进小菁的小嘴,小菁意犹未尽的舔著,还特别的照顾阿强的阴囊,把阴囊放进小嘴中,用舌头玩弄著两颗睪丸。 

「嗯啊………好好吃……臭鸡八……好好吃……啊……」 

瘦小的男人不甘示弱,更加卖力的肏干小菁的屁眼。 

「嗯啊……爽啊……屁眼好爽……好粗……干的我好爽……爽……爽啊…………啊………………」 

那有著大鸡八的瘦小男人把小菁翻过身来,用正常体位插进小菁门户大开的屁眼,小菁发出愉悦的呻吟。在阿强离开小菁的小嘴后,男人把小菁的膝盖折到小菁的肩膀,让小菁像是虾子一样,他再由上而下垂直的肏干小菁的屁眼。小菁的屁眼被大鸡八如此的干著,她由衷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她转头看著椅子上的小章鱼,她正再被三个男人恍惚的同时姦淫著。 

小章鱼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被她由下而上的干著肛门;身体上面则是另一个男人不同的动著腰桿,让小章鱼的阴唇不停的翻进翻出,两手和嘴还不停的玩弄的小章鱼又大又软的奶子。小章鱼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射精了,前后干著的男人每次把鸡八拉出来时,都会把之前的精液带出来一些,她的双腿之间到处都是自己的淫水和男人的精液,她的肉壶和肛门附近还有因為不断的摩擦而產生的泡沫,就像是涂了奶油蛋糕的奶油一样。她的身上,残破不堪的衬衫上都是精液,就连双脚的长靴也都沾上了精液。佼好脸庞更是惨不忍睹,几乎已经没有一处肌肤是没有精液的,红棕色的短髮也是沾粘著许多精液;凝固的,流动的,让人根本不敢相信几个小时前她还是个看来开朗漂亮的女孩,小菁眼前的女人,根本就是一个盛装男人精液的容器。 

小章鱼似乎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就算男人不停的肏干著她,她也隻会微弱的发出「嗯……嗯……嗯…」的呻吟,身体就像是软趴趴的玩偶随著男人的动作轻轻的摇晃。当两个男人又在她体内射精时,她也没有高潮的反应,隻在另一个男人在她嘴裡射精时才因為呛到而咳嗽了几声,之后又像是尸体一样,躺在男人的精液裡,要不是她胸口微微的起伏,还真会让人以為她已经被人姦淫緻死了呢!

小菁看著小章鱼身处的椅子,椅背以及附近的地毯,全部都是男人白色的精液,她不知道这些男人已经干了多久,也不敢想像小章鱼到底被干了多少回;她转向另一边,透过镜子看著自己,尖挺有弹性的双乳因為不同的揉捏而红肿,带著古典美的脸孔也差不多被精液所掩盖,柔亮的黑色长髮因為沾满精液而骯脏不堪,肚子上有因為姿势的关係而从肉壶留下来的精液,修长的美腿和白色长袜也都沾染了男人黏腻的精液,连黑色的高跟马靴也是一样。还有一个大鸡八的男人,正在垂直的、用力的肏干著自己原来窄小的屁眼。 

随著一声吼叫,在小菁身上的男人射了,浓稠的精液再次的灌进小菁的肠子。她把小菁放了下来,用小菁骯脏的长髮把自己的鸡八擦乾净;当小菁躺在桌上无力的喘息时,又有五个男人围绕在桌子旁边,淫笑著看著她,小菁这时隻能慵懒的说:「来吧……让我再……次的满足你们……把你们的精液…………给我吧………我是一个………爱男人精液的……淫荡女人…………啊…………」 

时间流逝,小菁被这五个男人从头到脚,由前到后的又被很肏了一轮。胃裡装满了男人的精液,肉壶裡男人的精液满了又漏,漏了又满;小菁甚至因為屁眼不断的被刺激而大便失禁,男人们赶紧把她架进厕所,混著男人精液的粪便从小菁鬆弛的屁眼不停的喷出,当小菁停止排洩后,她又被两个男人在厕所姦淫了一遍,当然还包括小菁的屁眼。而小菁又因此高潮了好几回。 

那两个男人一边抱起小菁肏干著一边讨论这一晚的性爱玛拉松:「这女的真棒!真是不敢相信她的屁眼第一次被人干,鬆紧度刚刚好,而且还很有弹性,就算刚刚才拉的一堆屎,原本鬆弛的屁眼干了一下子,又变紧了,现在干起来还是很爽!」 

「真的!那待会让我试试看,另外两个女人的屁眼都被肏鬆了,要不是她们俩很骚浪,早就被踢走了!」 

说完,两个男人就交换位置,原来干屁眼的男人坐在马桶上,抓著小菁的头髮要她把沾著大便的鸡八舔乾净;原来在干肉壶的男人这时则是抬起了小菁的翘臀,毫不留情的把鸡八插到尽头。 

「干!真爽!被肏干了这麼久,屁眼竟然还这麼有劲,夹得刚刚好!干!真是太爽了!」 

「我就说吧!喂!你这个贱女人,沾著屎的鸡八好不好吃啊?好吃就专心舔。」 

「嗯……嗯嗯…………唔…………嗯唔…………唔………………」 

「干!我要射了,妈的,这个屁眼真是太棒了!」 

「我也要射了,给我好好吞下去!」 

说完,两个人又射出大量浓稠的精液,经过一整晚的做爱,小菁很惊讶这两个人的精液竟然还是如此的浓鬱。发洩完后,剩下三个男人进来交换,又把小菁肏干的高潮不断。 

终於,小菁完成了最后的五个男人,全身上下骯脏不堪,喉咙也因為一夜的嘶吼而哑了。男人们把她和小章鱼拖进厕所,20几个男人用尿液帮她们冲洗身上的精液,经过了五个小时荒淫不息的性交马拉松,沾满精液和尿液的两个女人,穿著夹克,被带进阿强的休旅车上,除了一开始在厕所肏干小菁的两个男人外,所有人就地解散。而小菁和小章鱼都被带回小菁和阿强的小窝;当然,在路上,伴随著朝阳,她们又被那两个男人肏干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