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淫妻的梦幻婚礼


礼堂里舞台前,西装笔挺的新郎与雪白婚纱的新娘,背对观众并肩站在神父面前。

神父问新娘:「你愿意常常以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与他居住建设家庭。要尊重他的家族为你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作妻子的本份到终身吗?」「我愿意。」白头纱下艳红的唇柔声的回应。

「新郎,」神父转过头问着:「无论贫富、疾病、环境恶劣,你都会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地爱着新娘吗?」新娘隔着头纱偷偷望了新郎一眼,「我愿意。」新郎自信地大声回答。

「口说无凭!」主婚人大声的宣布着,后台同时推出一张双人床到新人与观众之间。「我们现在欢迎当地帮派的代表——毒疤,来为我们作个见证。」「老公,这是我特别为你安排的。」新娘看着新郎,神秘地笑着说,新郎还是一头雾水。

一位无赖从观众席中走向前,一上台便搂着新娘,大家很快地认出他是为恶地方的小流氓,绰号叫毒疤。在新郎的错愕之中,毒疤拥着她吻了下去,新娘本能地配合着,两人的舌头火热地交缠着,无赖的手并不安份地伸到新娘的婚纱里层,摸着新娘的胸部。

主婚人:「新娘,你认识这个人吗?」

「不认识。」头纱下的新娘仔细地端详着跟她接吻的男子,微微的摇摇头:「但是我好像跟他作过。」毒疤愣了一下,掀起新娘的头纱。新郎跟神父本来正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新娘的头纱只有新郎才可以掀。

毒疤思考了一会,似乎回忆起什么:「这位小姐是我一个仇家曾经约过的一夜情对象,结果我去寻仇的时候遇到他们正在上床。」他歪着嘴说着:「我跟另外一位小弟殴昏了仇家以后,跟她一起玩了3P。」也许是在较正式的场合,毒疤说话刻意文雅些:「是个很敢玩的妹。」说完他将新娘低胸礼服的上缘往下一扯,坦出了新娘的乳房。

全体观众一阵譁然,彼此议论纷纷。

新郎透过头纱可以看到新娘尴尬的羞红了脸。

「我本来请你随便找个客兄,想不到你找了他……」新娘对着神父小声的说着:「世界真小……」「我必须要跟大家解释……」新娘突然朝着观众说话:「现在这么进步的年代,我们女人追求一些肉体的享乐,是时代的潮流。」然后她又转向新郎:「老公,我要让你了解我真实的一面。」新娘拉下毒疤的裤炼,继续说着:「他的鸡鸡是属於龟头很大,而且形状是往上翘的,」手伸进去抚着他的胯下,「这种很容易磨到我的G点。」她有点羞的说着。

「我们那一次性交让我回味好久……」新娘捧着毒疤的脸疼惜地吸咬着他的唇:「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害人家想死你了!」毒疤拉下新娘背后的婚纱拉炼,新娘也动手去脱毒疤的裤子:「为了想再次遇到你……」婚纱砰然掉在地板上,「你知道我跟了多少人上床吗?」赤裸的新娘跨出地上那一摊礼服,现在新娘全身只剩下一件粉红色的小丁字裤、大腿以下的白色网袜及细跟高跟鞋。

「现在典礼继续,」神父走到新娘旁边:「请新娘引出圣精。」上空的新娘背对观众跪在神父面前,掀开他的袍子,拉开裤拉炼,取出已勃起的阳物。她一只手半掀头纱,一只手套弄着使它更坚挺。

「要像第三次彩排那样,」新娘眨着大眼睛看着神父,开始津津有味地吸吮着他的鸡巴,「射在我里面吗?」口水的吱吱声不时地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

「不,是依照第一次彩排那样。」神父摀住麦克风,小声的跟新娘说。张开膝盖跪在地上的新娘,头上戴着雪白头纱,裸背及腰线显露出新娘火辣的身材,配上丁字裤,加上口交的动作,真的令观众血脉贲张。

神父眼睛闭了一会儿,享受着鸡巴在新娘暖暖湿湿的嘴里包着。她的舌头不断扫着他敏感的龟头帽缘,新娘嘴里强劲的吸力害他禁不住打了一阵哆嗦。「新郎,」镇定之后,神父转过头问着:「纵使新娘过去荒淫不堪,一夜情滥交,你也愿意不计前嫌接纳她吗?」「我愿意。」新郎盯着新娘陶醉地闭着眼,熟练地吸着神父的懒叫。

「即使新娘日后淫乱、不忠、不贞、背叛你、与人私通,你还是愿意跟她常相厮守吗?」神父继续说着。

「我愿意。」新郎吞了口水,他越说越没有自信。

「啊……等一下……」神父有点不支,扶着旁边的讲台紧闭着眼:「噢……这么快……射了……」只见新娘嘴里含着龟头,她用三只手指快速地套着鸡巴的根部,另一只手从下面按摩着神父的睾丸。神父全身连续打了几个颤,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全射在新娘嘴里。

新娘吸出龟头里的余精,含着嘴里的东西起身,「新娘,现在你可以吞下圣精,当作愿意遵守的誓约。」主婚人还稍有点喘,收入自己的家伙后拉上拉炼:「让誓约在你体内消化,成为你的一部份,永远追随你,你愿意吗?」上空的新娘此时面向观众,刻意在观众面前抬起下巴,拉长脖子,她让大家看着她喉头一动,口中的浊液已经咽下,「我愿意。」新娘抿嘴舔了一下嘴唇。接着新娘满意地牵起了新郎的双手,幸福的望着新郎。

「各位来宾观众,我们在这里见证了真正的爱情,」观众看着台上近乎全裸的养眼新娘,也随着气氛鼓动,「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破坏他们的婚姻了,」主婚人大声的说:「我现在宣布你们结为夫妻。」观众席热烈的掌声响起。「你们可以交换戒指。」这对新人为彼此套上了婚戒,注记了属於婚姻的符号。

「新郎,现在你可以亲吻新娘了。」

吻着新娘,新郎感觉到她嘴里满是男人余留的腥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