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老汤头奇遇记


正在给一家沙场看屋做饭的老汤头,迎着午后的阳光懒洋洋依偎在小房子的墙根底下。

轻轻的,啪的一声打开了火机,用跳跃的火苗点着了叼着嘴边的一颗旱烟。

慢慢的吸了起来,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刚刚成熟玉米地,听着离自己只有十几米远的河水流动的哗哗的响声。

禁不住的想起了自己去年去世的老伴,老伴和自己年龄相仿,也是60来岁的年纪。没想到家里刚刚盖完新房,就匆匆的走了,还没来得及享福就孤零零的抛下他走了,家里就一个儿子,儿子在种田之余也出去打打零工。

老汤头一想,自己年纪也不算太大,身体也还算可以,虽然太重的体力活干不了。可是打更做饭什么的,还是可以胜任的。也能赚点小钱,给孙子买些好吃的啊。

于是就这样在别人的介绍下,来到了离家里有十几里地远的抽沙厂做饭打更了,这个沙场坐落在大河边上的一处青纱帐包围的空地里,只有一条小路和外界相通,不过由于此处地势较低,所以从远处的公路上也能发现此处的小房子的。

现在是涨水期间,不能工作,所以就只有老汤头一个人这这里看守,开始时有些寂寞,慢慢的就习惯了,老汤头正漫无目的的遐想着,忽然被一阵由远及近的声音所吸引,顺着小路的尽头望去,慢慢的一辆自行车出现在老汤头的视野里。

等自行车骑到眼前一看,原来是附近小村子里的一位农妇,由于家在附近住,就有时候来这里的空地边上放大鹅子什么的,一来二去,大家就熟悉了。大家都管这位妇女叫二嫂。

说是二嫂,其实年纪也不大,才30出头,由于体型较胖,也不怎么打扮,所以显得比实际年龄稍大些。不过看眉眼也是个俊俏的小媳妇。

「大爷,今天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啊」?「是啊,不总是这样吗?」「今天怎么骑车子来啊,不放鹅子了」「不放了,大爷,我今天来……是想……」老汤头见她吞吞吐吐就疑惑了「你要干什么啊」「我想掰些你们沙场地里的玉米回家喂猪」。

由于沙场需要占地,所以就提前买了几块地储备着,现在没用,就被种上了玉米。老汤头听明白了她的来意,心思就转开了,原来他对这个二嫂早有耳闻,听沙场的工人们说,二嫂家的男人常年在外打工,时间久了二嫂也耐不住寂寞,搞个破鞋什么的,要求不高随便给点什么就可以,说的不好听点,又占小便宜又过瘾了。

听工人们说,二嫂和这里的好几个工人都有染。

想到这,老汤头就来了精神,试探着打起了官腔,「我说二嫂啊,不行啊,老版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我要看好玉米地啊,到秋人家还要喂狗呢。」「大爷,你别开玩笑了,还喂狗,用得了这些?现在还不是你说了算,我就少掰些,老板是发现不了的,再说了,人家才不在乎呢?」我以前也不是没来掰过「。

听到这,老汤头故意的揶揄道「你是白来掰的吗,就没给人家好处,告诉你我可什么都知道」其实说这些,老汤头心里也打鼓,二嫂脸红着对老汤头说「你个老色鬼,哪来的那些花花肠子,你知道我什么了」老汤头趁热打铁「我听说,你每次掰完玉米后都和人家睡觉」。

老汤头这是破釜沉舟了,豁出去了,虽然知道这句话可能带来的后果很严重,可事已至此,管她呢?反正这些都是真的,不是我在污蔑她。没想到二嫂是个直白的有些让老汤头有些蒙头转向的爽快人,「老色鬼,你等着吧。」说完就拎着丝袋进了玉米地。

老汤头感觉太突然了,像做梦一样,难道二嫂答应了?等一会她出来了,我不能太草率,一定要试探着来,不行就算了,本来也是闹着玩的。

老汤头心里矛盾重重的思量着,一刻钟左右,伴随着一阵玉米叶子的哗哗响的声音,二嫂满头大汗的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气喘吁吁的看了一眼老汤头,老汤头连忙跑过去,把扛在二嫂肩上的玉米接了过来,「给我放车子后面吧。」按照二嫂的指示,老汤头把一袋子玉米放在了二嫂自行车的后架子上。

二嫂喘了一会气,来到自行车后架子用绳子把它困牢。老汤头一看,不好啊,难道她要走,不行,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在不下手可就晚了,不能让煮熟的鸭子从自己身边飞了啊。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老汤头两只手从后面慢慢的抱住了二嫂的肩头,二嫂绑绳子的动作猛的停了一下,低着头红着脸说「死老头子,还要来真的啊」老汤头一看有门啊,就猛的报住了二嫂的身体,亲着二嫂汗津津的脖子说「那当然了,我都等半天了」咱们进屋吧?

「不了,你快些,我就站在这里扶着自行车,你从后面来吧,快点,家里的猪还等我回去喂呢。」「还是上屋里吧,在这,我不习惯啊」老汤头抱着二嫂央求着。「行,不过我家大米没了,完事了你得给我些大米」「行行行」老汤头忙不迭的答应着,拉着二嫂就进了屋里。老汤头心想「现在别说要大米啊,就是要命我也你啊」进屋后,二嫂坐在土炕的边上,很自然的脱下了裤子,老汤头想,「看来这二嫂,绝不是个善类啊,和自己第一次搞就这样大方,不知道到背地里和多少个男人睡觉了,难怪那些工人说她骚呢?」见二嫂都赤诚相见了,老汤头也毫不客气的一最快的速度解除了武装。

老汤头看着和自己儿媳相仿的二嫂大腿劈开的躺在了土炕上,简直有些做梦一样的云里雾里了,老汤头看着二嫂因为长年劳动而健康粗壮雪白的双腿,和因为出汗而贴在了一起的阴道口,还有阴阜上有些发黄的稀稀拉拉的扭曲不堪的阴毛,感觉有些头重脚轻了,发现下体已经几年没用过的宝贝,好像一把钢枪一样挺拔。

老汤头,猛的向二嫂等待着冲击的身体扑了过去,趴在了二嫂的身上,把二嫂压的一吭哧。

因为二嫂没脱上衣,老汤头爬到二嫂身上后,就把一双大手伸进了二嫂的内衣里,握住了二嫂的丰满柔软的乳房,发疯似地揉搓着,把二嫂痛的直呲牙。忙按住老汤头的双手示意她轻点,老汤头这才有些收敛,一边用手摸着二嫂热哄哄的乳房,一边用已经满是口水的嘴亲舔着二嫂的全身。

二嫂可能也是久未接触男人了,竟也发起了骚情,一把抓过老汤头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胸前,让他亲自己的乳房,一边用手握住老汤头的黑黝黝的大鸡吧,引导着向阴道口前进,这可苦了老汤头,头被按在乳房是,鸡巴还被抓着要进入二嫂的小穴,这腰怎么受得了啊?

于是老汤头挣脱了被二嫂强按在乳房上的脑袋,直起了腰,鸡巴随着二嫂的引领迫不及待的进入了二嫂的身体,鸡巴一进入二嫂湿润温热的小骚穴,老汤头不自觉的闷吼了一声,感觉大脑缺氧似的一片空白,太舒服了,要是能天天有这个感觉就是死了也值啊。

老汤头想着,下体猛烈的一刻不停的撞击着二嫂的身体,都快把二嫂撞到墙上了,因为老汤头已经好几年没有操逼了,所以就没有歇气,一鼓作气的不停的操着二嫂的小骚逼,可能是年纪大些,耐力也持久吧。老汤头就这样汗流浃背的足足操了二嫂有20多分钟。

二嫂被这一刻不停的冲击也搞得「性」趣盎然,搞到猛烈之处,竟然搂着老汤头的腰叫出了声,这更刺激了老汤头的激情了,夹住了二嫂的双腿豁出命似地下下把鸡巴刺到二嫂的底部,二嫂竟被这下下到底的冲击搞得提前泄了身,老汤头感到鸡巴头一热,然后鸡巴被紧紧的夹了几下,凭经验老汤头知道二嫂已经高潮了。不仅感叹自己宝刀未老啊。

意识的一松懈,在加上鸡巴被二嫂的阴道一阵阵收缩带来的刺激,老汤头精关一松,一大滩精液汩汩的射进了二嫂的阴道深处,二嫂感觉老汤头射了好多精液,半天鸡巴还在逼里面颤抖着。

二嫂推开了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老汤头,起来找块卫生纸胡乱的擦了一下自己的阴部,穿上裤子,提上鞋。站这地中间,看着趴在炕上的老汤头,说了句话,「你不怕我怀孕啊」,就这一句话,把老汤头吓得噌的一声从炕上爬起来,跳到了地声,脸色刷白的楞在了那里。

二嫂见老汤头被吓住了,就笑得前仰后合的说,「看把你吓的,我还能和你这糟老头子有孩子。我带着环呢。」老汤头的心这才有些踏实了下来,光腚坐在了炕沿是,差点没把刚才还虎虎生威的大鸡吧给吓掉了。

二嫂穿完衣服,转身进了厨房,自顾的找到了大米袋子,到出了半袋子在一个空口袋里,拎起来,出门上车走了。

老汤头这才从惊吓里醒过腔来,低头看看已经疲软的像一堆鼻涕似的鸡巴,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到「这要是让二嫂怀上了孩子,我这张老脸可怎么跟儿子交代啊?」过了一会又没脸的想到,「这二嫂什么时候还来掰玉米呢?」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折腾,太阳也有些偏西了,老汤头一边寻思着下午的有惊无恐的美事,一边从地里掰了一些青玉米,放到大锅里,点火烀了起来。边烧火边想,一年里这个时节是最好过的了,不冷不热的,还有青玉米可以吃,既方便又有营养。

玉米也快烀熟了的时候,随着玉米香味的溢出,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

老汤头准备啃完两只玉米就躺下休息了,忽然看到青纱帐的小路上露出了晃晃悠悠的汽车灯光,还有轰鸣的汽车声。「这么晚了,是谁来了呢?

肯定是老板了,不然谁愿意黑灯瞎火跑这里来玩啊「很快车就到了跟前,老汤头一看这也不是老板的车啊,好像是一辆红色的吉普车,这是谁呢?

车门啪的一声打开了,还没见到人,就差点被一股香气给熏到了。老汤头借着屋里面射出的微弱灯光一看,原来是个高挑的挎着个小包的女孩,随着女孩的接近,老汤头感觉要被香气熏得窒息了。

女孩,来到老汤头眼前甜甜的说「大爷,我是来问路的,你能告诉我去XXX怎么走吗?」老汤头迷惑的看着这个似乎嘴里面都在向外冒着香气的女人说「姑娘,你怎么不去路上问啊,这黑灯瞎火的你跑我这大野地来问什么路啊?」女孩镇定自若的回答「啊,是这样的我在路上也没遇到人,无意间看到你这小房子里亮着灯,就本你这来了,我都不害怕,你怕什么啊,大爷?」老汤头还是有些不理解。但却详细的给那女孩指明了去XXX的路线,可这姑娘完全没有立刻走的意思,而是腻声问「大爷,你这屋里面飘出的是什么味啊,怎么这么香啊,是不是煮玉米了,」「你的鼻子还蛮好使的,是啊」「那大爷你能请我吃几只吗?」老汤头一想,真是奇观了,这荒郊野外的一个姑娘家,自己开车来问路,完了还不着急走?难道她是狐狸精。不可能啊,那些都是骗人的,老汤头自己也不相信啊「「那你就进屋吃吧」女孩随着老汤头进了屋子,老汤头没顾得打量她,就从锅里拿出玉米,心想你快点吃完走吧。「女孩子接过老汤头递过来的玉米,高雅的甩了甩玉米上的水珠,文静的站在地上吃了起来。老汤头这才藉着灯光仔细的打量起女孩来。这女孩穿的就像电视的明星似的,低胸背心,超短裙刚刚能盖住屁股,还有腿上的丝袜怎么是像渔网一样的啊,这还穿它干什么啊,不遮风不当雨的,还有脚下的紫色的高跟鞋。

老汤头对于这身打扮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亲眼所见,在大波浪头发的映衬下,是一张漂亮的令老汤头窒息的二十多岁的美女脸庞。

这些个元素,把老汤头看的目瞪口呆的,感觉下午已经战斗过的鸡巴又不安分起来,是啊,面对这样的美女,又近距离的看着,是个男人就会有想法,可能老男人的想法会更激烈些。

姑娘似乎发现了老汤头的丑态,停止了吃苞米,娇笑着问「看什么呢,大爷,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嘴张那么大,要吃人啊?」老汤头缓过神来,马上遮掩着说「姑娘,你还要不要玉米了?」「够了,大爷,对了大爷你怎么就一个人这这啊?没有老伴吗?」「没了。

就我一个人了」

姑娘有说「那你一个不是很寂寞吗?是不是很久没操逼了」老汤头当时就像五雷轰顶似的站了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操逼」这个词会从她嘴里说出来。

老汤头慌里慌张的说「姑娘,你吃完快走吧,太晚了」没想到女孩扔下了玉米,慢慢的来到老汤头身边,挨着老汤头坐了下来,老汤头下意识的挪了挪身体。

女孩幽幽的说「大爷,其实我是个鸡,就是小姐,要去XXX,迷迷糊糊的来到你这问路,你还给我玉米吃。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个好人,今天我就免费和你做一次吧?」老汤头刚想拒绝,就被女孩给按躺下了,其实老汤头也是就坡下驴,既然有免费的晚餐,不吃白不吃,虽然感觉事情有些诡异,但是经过下午和二嫂的一番苦战,感觉现在性要求越来越强烈了。

女孩说「大爷,你别动,让我来服侍你,」老汤头当然愿意了「女孩脱下了老汤头的裤子,露出了他已经有些坚硬的鸡巴,女孩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可能是被骚味给熏得吧,这些老汤头都没看见。

女孩从小包里面拿出一片卫生巾似的塑料袋,打开,包住老汤头的鸡巴上认真的擦拭着。

老汤头从没见过这东西啊,就奇观的问「你在用什么东西擦啊?」这是消毒湿巾。专门用来清洁身体的。老汤头第一用这玩意,还是美女给他擦鸡巴。感觉太不可思议了。看来城乡的差别还是巨大啊,二嫂就不讲究这些个,脱裤子就干。

,想着想着,突然感到鸡巴一阵温热。舒服得差点射了,低头一看,原来女孩把自己的鸡巴含在了嘴里,忙说「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啊,快吐出来」姑娘说「没什么,今天我让大爷你爽爽」老汤头这回是知道了什么是爽了,以前是从字面是理解的这个爽字,可现在……现在……哎呀,……哎呀……老汤头被女孩添得有些享受的要上天了,心想这就年轻人,挂在嘴边的爽吧?

哎呀……哎呀……,姑娘你这舔鸡巴是跟谁学得啊。女孩含着鸡巴说「大爷,什么舔鸡巴啊,这叫口交,我们每天都给客人坐的」啊,老汤头恍然大悟,怨不得,他听老板和工人闲扯,口交,口交什么的,我还纳闷呢?就知道性交是操逼,这口交是什么那?

今天才知道了,原来这就是口交啊,城里人太他妈的会享受了,我老头子要不是阴差阳错的遇到这姑娘,这辈子不是白活了。

哎呀……哎呀……姑娘你快停吧,我受不了要射了。

女孩停了下来。「大爷,你怎么不射在我嘴里啊」「什么。射到你嘴里,那不是作践人吗?」女孩说「没关系的,有的客人喜欢,不过要加钱的」老汤头想,我可做不出那勾当。

姑娘站起身说「大爷我们开始操逼吧,」这是今天这女孩第二次说这两个字了。这两个字把老汤头刺激的立刻就要起身猛操这女孩。

没想到刚要起来的身体被那女孩轻轻的给按住了,「大爷你躺着,我在上面来」,老汤头乖乖地躺了下去,见女孩脱下来紫色的高跟鞋,上了炕,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汤头正纳闷她怎么没脱衣服的时候,女孩已经拉起了超短裙,露出了光光的屁股。老汤头疑惑的脱口而出,怎么没穿裤衩啊「」我穿了「姑娘说着从逼缝里面拉出了一条几乎看不见的黑绳,」这不是吗?「老汤头震惊了,」难道现在一条细绳就叫裤衩了,这可真节约材料啊「女孩看出来他的疑惑「解释说,这叫丁字裤,现在很流行的」「钉子裤,明明是一根细线,怎么叫丁子裤啊」老汤头想破脑袋也弄不明白啊。

老汤头见女孩把那根叫裤衩的细绳往边上一拽,就露出了粉嫩的小穴,这个动作把老汤头都看呆了。女孩慢慢的抬起了屁股,拿起老汤头的大鸡吧,分开自己的小骚穴,把鸡巴对住了穴口。慢慢的座了下来,老汤头大气不敢喘的,第一次看着自己的鸡巴这样消失在漂亮的女孩的骚逼里面,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但是这样的进入方式也给了老汤头全新的感觉和刺激。

老汤头看着漂亮的女孩坐在自己身上疯狂的套动着自己大鸡吧。手里摸着女孩穿着网袜的光滑的大腿,闻着女孩身上迷人的香味。

陶醉了,迷茫了,感觉这60来年真的是白活了,今天才知道什么是人生的真谛,什么是享受。真想就这么死了。

这些个与众不同的刺激所带来的享受,都是和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婆所不能给予的,也是和今天下午的那个二嫂截然不同的。

老汤头在女孩的一阵连续不断的下蹲动作后,终于坚持不住了。第一次以这样的姿势射出来他的人生最离奇的一次精液,射完后,大脑都感觉像被掏空了一样的舒服,感觉如果没有女孩压在自己身上,就会飘起来撞到屋顶。

女孩见老汤头射了,就从她身上起来,又拿出两片湿巾,打开了。一片给老汤头擦鸡巴,擦完了,又给她自己擦阴部流出的精液,老汤头感受着女孩温热的动作,又看着女孩自己给自己擦精液。又一次陷入迷茫里。这是真的吗?

女孩忙完这些,拿起包,和她点了下头,走出了屋子。

老汤头就这样迷茫的躺在炕上,一阵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也没打断他的迷茫。汽车渐渐的走远了,已经听不到一点声音了。

老汤头累了,今天真的累的,今天的两次不同风格的艳遇真的……,想也想不明白……还是睡了吧。

第二天早上,老汤头被一泡尿给憋醒了,起来的一瞬间感觉腰酸的要命,是啊,腰能不酸吗?想着昨天的两件突如其来的艳遇,老汤头像做了一场黄粱美梦似的。低头看见地上的几块变了形的纸巾,似乎是真实的。

老汤头腰酸背疼的站在那撒尿,忽然想起儿子要他去派出所取他补办的身份证,于是撒完尿,胡乱的吃了口饭,就锁上门,来到公路上,烂了一辆公共汽车拉着他去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发现自己来早了,管身份证的警察还没上班呢。就在派出所的走廊里瞎转悠。来到板报下漫无目的的浏览着通缉令什么的。

忽然被一分通知震惊了,内容是,我辖区最近有一名年龄大约20--30之间的年轻女子,开着一辆红色吉普车,到处以小姐的名义免费卖淫。经公安系统调查,此女是从精神病院里面跑出来的花痴型女病人,跑出后到家里偷出自己的衣物及车辆,先流窜于社会,希望有知情者,通知当地派出所极其家属或精神病医院,电话:xxxxxxxx。必有重谢。

通报的下方是一张模糊的照片,老汤头仔细的看了一眼照片,妈呀一声,跑出了派出所……

    字节数:1402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