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当着老公的面干他老婆


飞机在太原武宿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眼前灰蒙蒙一片,远处的山峦,村庄,近处的机场大楼都好像披上了一层黑灰色,基本都是一个色调。早听说山西是个产煤大省同时也是个污染大省,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西安到太原刚好1个小时的路程,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就彷佛从彩色电影又回到那个黑白电影时代了。大城市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决定连夜赶往这次的目的地XX古城。

我和宁经理这次出来是公司派遣到西安洽谈原材料价格和供应的事情。任务完成后就想到附近的山西逛一下向往已久的XX古城,来一个寻古之旅。XX古城距离太原110公里,要在南方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我们愣是走了3个半小时。出租车是一辆全身快要散架的桑塔纳,一路上我们很为车前盖和四个轱辘担心,生怕一不小心掉了一个,荒郊野外的想住宿都成问题。司机说新买的还不到2年,我们两个都笑了(哄小孩子呢!看样子10年都不止!)。

一路尽是超载拉煤大货车压出的坑,有的坑大的能躺进去一个人(这就是煤资源疯狂的掠夺式开发的代价)。车速根本快不起来,我们坐在车里感觉象坐船,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冷不丁来个人座分离,紧接着便是咣的一声!司机手把方向盘不停地左右大幅度转动躲开坑洼,整个人就像跳舞一样(这时我们才坚信司机说车龄只有两年话是对的,甚至想到两年了还有这么新吗)。遇到有拉煤车迎面而过,灰尘遮天蔽日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车照样在开--盲开!我们为司机的技术折服,同时也为我们的小命担心。

到达XX古城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路边停着一个黄色三轮车,看到有游客来了,车夫就跑到我们跟前,说很便宜的5块钱随便坐。当他得知我们想找个酒店住下的时候就马上挤出一脸的笑容说他们家有空房间可以供游客住宿,很便宜的,他老婆很爱干净卫生绝对放心,还说如果在他家住宿就不收我们车费。我们想想也是,来到这个千年古城,住民居更能体验到寻古的乐趣。

三轮车在行人稀少灯光忽明忽暗的大街小巷拐来拐去,最后拐进了一个很窄的胡同里,我们两个相互对视了一下,心里不免有点紧张起来。三轮车停在了一个大门前,车夫高声喊了一声,山西话我们听不懂(会不会是在叫同夥啊?)。

夜色下,只见院墙特别的高大厚实,至少有三米,全是用砖头堆砌,黝黑的墙面年久失修,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砖头,有的已经残破了一大半,斑驳陆离,但棱角历尽沧桑已经磨得光园。冷月无声,幽暗静寂,我们的后背开始感觉凉飕飕的。

这时门里走出一个女人,个头中等,短发,30多岁的样子,上身一件短小的小衣服,下身穿着短裤,雪白丰腴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夜色和灯光的闇弱光线下更显神秘也更能让男人想入非非。我们想这个女人可能就是车夫的老婆了,可能刚才正在睡觉所以才有现在这身装束。

这个女人很热情地欢迎着我们,顺手就来接我们的包,当她低身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小衣服里那对跳动的肉球,竟然是没有穿乳罩(也许这里的女人都不穿那个东西吧,再说在家里,又是晚上,不穿也很正常啊)。

院子不大,中间支了块石板当桌子用。有三口石砌的窑洞,两边的窑洞亮着灯光,木格的窗户上贴了好些各种图案的剪纸。这个女人领我们进了中间那个黑洞洞的窑洞,开了灯,顿时窑洞里一片雪亮。窑洞里面很大,壁面是用白色涂料粉刷的,宽大的窗户上贴的也是白色的纸,刚进门的土炕上整齐地叠放着几层白色的被褥,看起来很干净,整个给人的感觉就像进入到了一个白色的世界,干净而温馨。让我们惊奇的是炕中间居然安放着一个很小的桌子,桌子上是一盆火红颜色的塑料花(这样的场景以前只在反应东北生活的影片中看到过)。地上是一张很大很结实的桌子,半人多高,一看就很有年头,黑色的油漆闪耀着悠远的亮光,铜制的把手是虎头造型,而双龙戏珠瘸了一条腿的木质脸盆架子上更是架着一个全铜的洗脸盆,不过边沿和底部已经多处凹陷坑坑洼洼的。

女人亲自为我们铺开了被褥,为我们倒好了洗脸水,说这里不比城里,出门一脸黑,又叮咛了一些诸如「游客须知」之类的话。最后她似乎是以随意的口气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说西安,宁经理说是广州。女人笑了笑说她前几年去过深圳,在一家工厂流水线上工作了大半年时间。我正想问她后来为什么不在深圳做了,这时她说还有什么需要就喊她,他们一家住右边窑洞,左边也是一个今天刚住进来的游客,说完就出去了。

看着女人出去了,我和宁经理相视一阵坏笑,宁经理说刚才你都有口水在向外流,我说分明看到你眼珠子老是盯着人家的大腿……一路颠簸劳顿,我们躺在舒服的土炕上很热烈地讨论着女房东的大腿乳房以及其他更隐蔽部位渐渐地就有了睡意。

朦胧中院子里传来了吵闹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们赶紧翻身下炕。原来是房东两口子在吵架,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女孩子手里拽着刚才那个女人的衣襟在抹眼泪。

这时,住我们隔壁窑洞的游客也开门出来了,竟然是一个女人,睡意朦胧的样子,边走边揉眼睛,看样子30左右,穿了件宽大的睡衣,天黑面容看得不是很清楚,感觉还有几分姿色。

那两口子吵架都是用的山西方言,我只是听个大概,好像那个男的骂女人浪费钱。那个女房客过去劝架,说不要吓着孩子了,这时站在我旁边的宁经理突然一惊一乍地对着那个女房客发话了:「听口音你是福建人?」「是啊,你也是?」「是啊,我XX的。」「我XX的。哈哈哈想不到在这里能遇到老乡,哈哈哈……」一路上都没有见到宁经理这么开心过。说起来这小子和我也是同道中人,见了漂亮女人眼珠子就会爆眶。那女老乡也显得有点突然也有点兴奋,两个人就在旁边用福建土话聊起来了。而这边又是山西方言在吵架,现在院子里就我一个人成了局外人,没我什么事。我很尴尬又有些嫉妒地转身回屋去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女游客,一个出门还带着睡衣的女人肯定是一个很有品位的女人。本来这次出来是纯粹旅游,也没有想女人,但这个院子里的两个女人还是打乱了我的心思……下面是硬了又软,软了又硬,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洁白的被单上,上面竟然落了一层黑黑的细细的煤粉颗粒。我赶紧起来,抖了抖被子。这时我惊讶地发现,那小子昨晚根本就没有回屋来!

我kao!也太快了吧,就连我这个纵横珠江流域多年阅女无数的江湖老狼也不由惊叹不已自愧不如。

院子里男房东正在修理他的三轮车,见我一个人要出门,就说:「你们两个人不一块啊?」我说:「他还在睡觉我先出去看看。」他很客套问我要不要他的车子送我去,我说不用了,走着参观方便些(三轮车有两个轮子都拆了下来,估计装好也要至少一个小时的)。

古城很小,半个小时就可绕城一圈。城墙是这个古城的核心旅游项目,是中国四大古城之一,听说已经申遗成功。但说实话,跟西安的古城墙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明清街道保存尚好,古色古香,虽然颓败但依稀可见当年的繁华。

在一个烧饼摊前买了两个饼子,味道很香,狼吞虎咽就下了肚。有许多卖纪念品的小摊,看到有喜欢的就买了一些。特别是一家卖剪纸的,简直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了。我一口气买了二三十张。在古城西大街上就坐落着闻名遐迩的中国第一家票号」XX昌」,其当时的地位堪比现在的中国银行,因而这条街被誉为大清金融第一街。

逛悠了半天,该走的地方也走了,一个人很是无聊,又想到宁经理还在搂着女老乡快活呢,兴致一下子就没了。也有点累了,就想回去休息。想打宁经理的电话,手机掏出来了又塞了回去。在住宿的那条巷子口的小卖部买了包香烟。刚进到院子我就停下了脚步,只见女房东手里拿着根扫把半弯身头扭向屋里站在左边那个窑洞的台阶下一动不动彷佛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

我有点纳闷,当我走前几步的时候,突然我的大脑一阵眩晕热血上涌!只听见窑洞里传出女人快活时的呻吟声,时短时长,忽高忽低……我kao!一个晚上还不够啊,大白天还在干!

这时那个女房东感觉到有人,猛一回头,惊得差点没喊出声来,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很轻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啊。」边说边低着头快步回自己的窑洞去了。

没有碰到女人也就算了,这小子还偏要搞出声音来刺激我!躺在炕上心里正在骂人,这时女房东偷听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了。我下炕把暖水瓶的开水全部倒进洗脸盆里,提着空瓶走出去敲房东的门,说没有开水了。

门开了,那个女人走了出来,刚才慌乱的神情还没有消褪,一脸的羞红,声音很轻柔地说早上你出去后就打好开水放到我房间了,我说刚才用完了。她没再说什么接过暖水瓶转身进屋了。我看到窑洞里只有那个小女孩在看电视动画片,让我惊奇的是电视机居然还是黑白的(难道山西就只有两种颜色吗?!)。

院子里三轮车也不在,我肯定他老公出去揽活了。我告诉她打好就送到我屋子吧,说完就转身回窑洞去了。

等了好大一会她才走了进来,把暖水瓶轻轻放到桌子上,问我还需要什么不。她转过头面对我的时候,我才明白了为什么灌瓶水要用那么长时间的原因了。

只见他刚才的慌乱没有了,脸上的表情也自然了好多,面色白净(好像比刚才看到要白了许多,再仔细一看脸上有粉妆的痕迹),五官端正,眼神清亮而热烈。

我的心随之一阵乱跳,她显然是刚才打扮过了的。更让我心跳加速的是她竟然描了口红,就连刚才我看到的裤装也换成了素色的裙子!我的大脑顿时一阵缺氧,半张着嘴巴几乎是大口喘气了。在这个西北小镇上女人很少有穿裙子的啊。

我说:「大嫂你们昨晚为什么吵架啊?」

女人说:「不要叫我大嫂,我才30还没有你大呢。」随即语气转为低沉,一脸的无奈与委屈,她说昨天买了盒粉饼,晚上老公发现就就骂她糟蹋钱。

我问多少钱,她说6块。6块!广州街头小摊上卖的劣质假货都不止这个价啊!我说千万不要用这个,看你的皮肤这么好其实用不着化妆品的,劣质化妆品对皮肤伤害很大,你看脸上都起红斑了,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她的面颊部位指点了一下,她没有躲闪,只是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羞涩。

她看到我手中的手机就问多少钱,说她以前在深圳那个厂就是做手机按键的。她说那会还没有结婚,最后是家里不停催着她回来结婚的。她还说其实她当时很不愿意回来,没有出去以前也没有觉得家里有什么不好,当在花花绿绿的深圳呆过大半年以后她的思想彻底被改变了,她好歹也是高中毕业,不想自己一辈子就窝在这个四周是大山到处是黑煤的地方。

我说:「你现在也可以出去啊。」

她说:「不可能了,孩子还小。」说着眼圈就有些微微泛红。

我赶紧劝她不要灰心以后孩子大了再出去也行啊,她苦笑了说再过几年出去给人家当保姆都嫌年龄大啊。她告诉我开的这个旅店其实是偷偷开的,没有营业执照,就靠老公在外蹬三轮的机会偶尔招揽一个游客……东拉西扯了一通,我们的关系慢慢地没有刚开始时那样拘束了。

她问我那个女游客也和你们一块的吧,我楞了一下说不是啊,她看着我很尴尬的神情笑了一下,脸上重又燃起红晕(终于进入正题啦,呵呵)。

她说:「你们城里人就是开放啊,我们这里就不行啦,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城东鸡叫城西都能听见,要是传出去就没脸做人啦。」我打趣说:「原来你也这么封建啊。」她说:「没有办法啊,谁让我是这里的人呢。大哥看你人又帅又稳重,嫂子肯定漂亮。」(我就纳了闷了,这两者有必然联系吗?和我同来的宁经理虽然比起本人来还差那么一点点的帅劲但那也是迷倒女人无数的江湖人物啊,可老婆就不能看了,刚开始和本狼一块泡少妇那阵我见了都不会沾的女人他倒像见到了西施貂蝉似的,唉,也难怪啊,吃惯了窝头咸菜的给个白馒头都会当鲍鱼来吃。但愿这篇文章不要给宁经理看到,否则朋友没得做倒没什么,要是在老板面前告我上了老板在东莞的那个情人那就事大了。不过本狼的老婆漂亮那可真不是吹的,想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情敌无数…咳,咳,扯远了)。

我说:「你看起来根本不像乡下的,皮肤这么好,人长得又这么标致。」这时我看到她脸上飞过一丝喜悦的神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大哥真会说话不过我喜欢,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说:「本来就是嘛。」随即好像是不经意地拉起她的手,说:「你自己看啊,又白又嫩的。」看她没有拒绝的意思,我就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立时乳房温热柔软的美妙感觉透过两层薄薄的衣服传遍全身的神经细胞……她象徵性地扭动了几下身子后边便任由我亲吻。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剧烈地发抖,手心都汗津津的。

当我的手从裙子的宽大领口伸进去刚刚触及那个令我陶醉的肉球的时候,她猛然惊醒一般推开我,一脸的惊恐,慌手慌脚地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拉了拉裙摆说:「老公快回来了,如果没事我就出去了。」「没事,没事。」我语无伦次机械地回她到。

这时她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略一停顿然后就快步出去了。这样的女人心里最难捉摸了,也许很想,但又不敢;也许会和你做,但你要付出金钱的代价;也许和你做了自己快活了还要倒打一耙告你非礼……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炕沿上,心里越想越害怕,最后决定赶紧走人,要是她老公回来了说不定会有麻烦的。我打宁经理的电话竟然关机。我挎上我的那个黑色的旅行包,手里提着宁经理的那个棕色大包就走出门,转身到旁边窑洞敲了敲窗户,里面的说笑声戛然而止。

这时女房东听到有声音也出来了,我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只好隔着窗户告诉他我先走了让他马上打我电话。听到我要走,女房东一脸的不解,表情惊讶又有些失落。

我掏出500块钱塞给她说是房费,她只留下一张其余的又塞回给了我,说不要这么多平时都是收60块的,她让我等等就转身回去拿零钱。看着她进了窑洞,我头也不回三步并作两步逃也似地溜掉了。

早上一个人逛时看到了县城的一个宾馆,现在就直奔了过去,换个安全点的地方先住下来等宁经理。说是宾馆,其实和广州好点的旅店差不多。我刚办好了手续进到房间宁经理的电话就打来了说手机刚充了点电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时我脑子一转,只说感觉那里像个黑店(不能告诉他实情啊,本狼泡女人很少失手,这次出来刚到他就搞上了一个女老乡,而我偷鸡不成可能还要蚀把米,说出去脸面无光有损狼友声誉啊)。

他听了哈哈大笑,半开玩笑地告诉我那个「孙二娘」对我有意思啦,刚才还向他要走了我的手机号码。我一听头嗡地一声就大了。

我洗了个澡,正躺在床上看电视手机又响起来了。一看号码是本地的固话,接通了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小,是女房东打来的,说还要找你零钱,问我现在哪里她就送过来。我说不用了她说不行的一定要还给我。听得出来电话那头噪音很大,好像在路边,我马上想到了他家巷子口那个小卖部,清楚地记得门前地上竖了个公话的牌子。

这时我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感觉到将会发生一些事情了,半信半疑犹豫了一下就告诉她我住XX宾馆4楼XX房间。挂了电话我有后悔了,如果她真是追来找事的话那就惨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门外响起来了几声急促的敲门声,我开门一看,正是女房东。我又探出头向走廊两边看了看,确认只有她一个人。她脸色微红,气喘吁吁胸脯还在剧烈地起伏,好像受惊的样子。

她问我为什么要走啊,我支吾着说住不惯窑洞。她随即一脸紧张地径直走到窗户前向外张望了一下就拉上了窗帘。转过身,我发现她的眼神充满了羞涩和渴望。

我一把把她揽在怀里一阵狂吻。这次她没有拒绝我,很享受似的一动不动任由我吻她。她的身上有股咸咸的味道,我让她先洗个澡,她看了我一下笑了笑就进去洗手间了随后关上了门。我说我帮你洗,她说不行。

我躺在床上,还没有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这个世界变化也太快了点啊,两个小时前还因为一个女人而担惊受怕,而现在那个让我担惊受怕的女人已经投怀送抱了!

听着洗手间哗哗的水声,我突然想到他家是没有洗手间的,那平时洗澡怎么办啊?去公共澡堂还是在家里用盆子打水洗啊……正在胡思乱想,她出来了,全身赤裸腰间只围了件浴巾,雪白的身子白花花地呈现在我眼前。本狼下面马上硬了起来,一阵电流贯通全身。我跳下床抱住她,说你太美了,她就说你们男人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说。

我拽下她身上的浴巾,把她平放到床上,压在她身上一边吻一边用手抚摸她的大腿。我问她在她家为什么要拒绝我,她说怕,随后又嘲笑似的口气补充说谁让你那么胆小啊。

kao!本狼那里还能受得了这句半是埋怨半是挑逗的话!一把分开她的双腿,此时那条肉缝已经水汪汪一片,阴毛很少,阴阜突出隆起一个小肉包,太美了,想不到在这偏远小镇竟能享受到这般美物!提起坚硬的肉棒,对准洞口就是一挺!她啊呀一声大叫,随即身子开始不停扭动,快活地不能自已,双手在床单上乱抓,有几次竟然抓痛了我的后背,明显感觉到可能被她抓破了皮(各位狼友,在外偷吃最怕的就是留下罪证啊)。

几天没有干女人了,肉棒憋得难受,这下子尝到鲜物岂能放过。一阵紧似一阵的抽送,身下的女人慢慢脸色涨红,眼睛翻白,呻吟声越来越大。本狼最喜欢后进式。我把她抱到床下,让她手扶在床沿上,挺起大棒从后面就一阵狂抽。

抽了一会,她实在受不了了,这时她转过身抱住了我示意我从前面进去。我正在兴头上,哪里会让她停下来,便又把她抱到房间窗户前,她手隔窗帘布抓住窗户下的暖气片,我看着窗帘碍事就一把扯开了窗帘,这时她猛地起身,惊叫一声飞快又拉上了窗帘,说她老公就在下面宾馆大门前揽活,我一听这话直感到热血上涌下面更硬似铁棒!本狼从来还没有当着老公的面的干她的女人啊!一阵无比的刺激和兴奋感遍及全身。

我不由分说又一把扯开窗帘,她又要去拉上,我抓住她的手反拧着,肉棒在里面猛地一顶到底!她开始还有点反抗,在我的抽送下,渐渐就放弃了,只有快活的呻吟声似嚎叫一般。我两只手扶着女人雪白的屁股,一边插一边看着窗外,只见几个三轮车停在宾馆大门外的空地上,其中一个黄色的竟然真是她老公!我更加来劲了,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太刺激了!可能是快活,也可能是对老公的愧疚,这时她的呻吟声变得含混不清半哭似的,凭本狼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我抓住她的头发拽起她的头,这时她面向窗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老公了,她肯定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当着老公的面被别的男人干,我想任何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性慾暴涨无法自制。在我猛地一顶下她一声大叫,阴道猛地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热热的暖流涌出包裹了肉棒,她整个身子便瘫倒在地上……她高潮了,这可能是她第一次当着老公的面高潮而里面的肉棒却是别的男人的……我还没有到啊。

我抱起软成一团的她,让她背对窗外屁股坐在窗沿上,分开双腿插进肉棒就是一阵暴风骤雨般地抽送……这时的阴道里每插一下我就能感觉到有淫液流出。

二三十下后一股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此时我看到她老公正在下面半躺在三轮车上悠闲地抽着烟……我把她重新抱回到了床上,她好像睡着一样一动不动。我乘机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这次出来没有带数码相机。本狼有干完后拍照留念的恶习)。

过了一会,高潮的感觉渐渐褪去,她恢复了一些神智,起身躲在窗帘后面向外张望了一下,便飞快去了洗手间。这时本狼下面又硬了起来,我便跟了进去。

她说不行,孩子一个人在家,况且老公还在下面大门口,她得赶紧回去。

我说你疯了老公在下面你怎么出去啊,她说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老公了所以就绕道从后门进来了。说完梳理了一下就要回去。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从身上掏出两张零钱对我说这是找你的。看着我惊愕的表情,她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然后就开门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想到她老公还在大门口,一种不安的感觉又袭上心头。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我们泡良家少妇最重要的就是安全第一(不怕各位狼友笑话,本人一向胆小怕事,宁可错过一千,也绝不出事一个,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才刚刚泡到三位数啊)。

此地不能久留还是赶紧走人吧!

我立即拨通了宁经理的电话,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当他听说我竟然当着老公的面干了他的女人,他惊讶的声音简直像在听神话故事,说怎么可能啊,刚才还让她帮忙买了两份饭菜的。我告诉她房费我已经付过了,不过又叮嘱他再留500块钱在房间桌子上回来我还她。他说我拿走了他的包哪里有钱留给那个女人啊(不留也罢,免得她老公知道了胡思乱想而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我说那个女人正在回家的路上,你现在赶紧出来,我先走了,我们在太原机场碰面。

在太原机场简陋的候机大厅里我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宁经理才晃悠着脑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进来了,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说回来太原的车费还是那个女老乡给的,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干了女人还带送车费的。本来两天的旅游计划这才是第一天,但现在我们已没有了旅游的兴致,而刚才发生的一切比旅游更有兴致也更刺激,寻古之旅变成了寻花之旅。

在飞机上,我问起他的那个女老乡,他很得意地告诉我说那个女人是XX美院的讲师,这次是来古城写生的,我心里暗笑有这样写生的吗,是人体写生吧。

宁经理把我转悠半天买的一些小纪念品抢走了一大半,说这趟出来连XX古城是个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昨天从西安出发的时候还电话告诉老婆要来古城旅游,这样空手回去怎么向老婆交代啊。

这时我猛然想起刚才和女房东在宾馆竟然忘记戴套子了……

    字节数:1720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