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女神沾染了尘埃


去年春节之后,正逢东莞扫黄的时候,替公司和金陵来的孙总谈成了一个项目。

孙总为人豪爽仗义,走的前一天邀请我去我们当地的知名会所唱歌。

那种地方大家都懂的,提供色情服务,我担心扫黄的形势发展到我们这里,就提醒了他一下,他只说让我不用担心,还有一句「是兄弟就来」。

我有些忐忑,但还是去了,维持和客户的感情很重要,其他就抛诸脑后了。

我进了包厢,孙总早已在那,包厢里除了孙总还有一个女人,看她的穿着应该是孙总身边的工作人员,其他往日陪酒陪唱的王子公主一个都没有,我这才安了心。

孙总向我介绍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叫灵灵,我仔细端详了她的样貌,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大一那年的迎新晚会上,我们系的女主持人灵灵一袭白裙站在了台上,长发及腰,长裙飘飘,女神范十足,就在那天大家默认灵灵是我们系的系花。

那场晚会她还演唱了一首《Myheartwillgoon》,舒缓动情,天籁之音。也是在那天我爱上了她。

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大学四年里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尽管我们班和她的班级一起上过高数和思修,还有好几门专业课。

上课时我总坐在她后面不远处,看黑板之余再看看她的背影。她是班里的团支书,她的男朋友就是他们班的班长,身高一米八七,在篮球场上赚足了眼球。

我喜欢她却从未表白,我那时极为内向,也太不起眼,我甚至怕别人知道我喜欢她,怕别人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嗓音极好,大二时在学校广播台播音。每周三下午五点半,我都会在阳台上听她主持的节目,她有时会播新闻,有时会讲故事,有时会介绍电影和音乐。

我那时趴在阳台上听她低吟浅唱,侃侃而谈,听她清脆的笑声,听她悲怆的叹息。她是校园主持人大赛第三名,后来只要是她主持的节目我都会去看,只是在台下静静地看着,然后拍拍手。

时常在学校里看到她和他男朋友,他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郎才女貌,琴瑟和谐,我嫉妒她的男朋友却更羡慕他。大学四年我都没有女朋友,都是靠勤劳的双手解决,而脑海里想的总是她。

毕业之后我没有再见过她,我本以为这辈子也见不到了,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场景见到她。

大学毕业七年了,我变了很多,体重增到了一百七,整个人胖了不知道几圈。

而她留着乾净俐落的短发,眼睛依旧很大,只是没有了当初的清纯,眉毛被画成了棕色斜飞入鬓添了几分妩媚。她比以前更漂亮了,但是依然很陌生。

她没有认出我,她本来就不认识我。她朝我妩媚地笑着,坐到我和孙总中间。

孙总的手放在她的腰际,慢慢摸索上了她的乳房,揉捏了几下,然后对她说:

「陪陪我兄弟。」孙总此举是告诉我这个女人可以玩。

从我被老板看重开始着力培养,我就经常陪客户出入会所,也玩了不少女人,后来手头阔绰起来,就喜欢找一些来会所兼职的女大学生,上下其手吃吃豆腐,也会把她们约出去打炮。

尽管如此,我把手伸向她腰际的时候我的手有点抖,可能是激动吧。当我把手按在她的乳房的时候,我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她似乎习惯了这一切,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满,给我倒酒,若无其事,好像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点了一首《我心依旧》,这是当年她唱过的歌,她唱得热情似火,已经不按原来的旋律唱了,和之前的风格大相径庭,像是在呐喊,像是在倾诉。我又点了一首《菊花台》,这也是她当年的名曲,我和她一起合唱,想起了大学的时光,恍如隔世,我有些想哭的冲动。

她坐在我和孙老板之间被我们占着便宜,又若无其事地唱着歌。

我大着胆子,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隔着胸罩抓住了她的乳房,有些自豪,又有些悲伤,我想告诉她,我就是当年和她一起上过课的隔壁班的男生,我又想到当年的女神蜕变到这个样子,心中一阵难过。

呆了一个多小时,孙总说:「我开了一个房间,走吧。」我当然懂什么意思,拉起灵灵的手就走。

趁着灵灵去上厕所,我问了孙总她的事,孙总说灵灵是半年前来她公司的,他本来只是试试看能不能把她拉到床上去,没想到就成功了,只不过灵灵要求涨了几千工资,灵灵已经结婚了,老公是一个高中教师。

我毕业两年才咸鱼翻身,受老板重用,月收入也有数万,而灵灵毕业这么久月收入还不足两万,她当年在我们看来是很有前途的。当年的灵灵不仅是班干部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大家对她的能力有目共睹,没想到时运不济,沦落到这般光景。

孙总还用一个神秘而又猥琐的表情对我说:「她在床上骚着呢。」到了酒店,我们吃了饭喝了酒,三个人到房间准备干正事了。

孙总十分客气:「兄弟,你先来。」

我也不见外,抱住灵灵开始亲吻,脱去她厚厚的衣服,再拉到卫生间好好洗了洗。我端着龟头,插进了她的阴道,很温热,很滑腻,已经不怎么紧了。

孙总玩弄着她的乳房,把她的乳头拉起,拉到极点松开,玩的不亦乐乎。孙总又把阴茎塞到她的嘴里,用力戳着。

孙总喜欢3p,之前已经有人告诉我了,没想到他却邀请我一起玩。

大学时我对她有过不止一万个下流的想法,没想到会有得逞的一天。

我带套射了两次,然后再她嘴里射了一次。孙总没有带套,内射了一次,打奶炮射了一次,都射在她下巴上。

玩得差不多了,她清洗完了准备穿衣服,我看到她乳房上布满了手指印,就伸手替她揉了起来又问她:「要是你老公问起这些手指印怎么办。」「没关系,我和老公做爱都关灯的。」我佩服她的机智,然而后面的话更让我震惊。

「你要是喜欢摸,我就先不穿衣服了。」她误以为我还要摸她的胸。

我不知道她当年的男朋友哪里去了,竟然没有保护好她,让她成为男人的玩物。

又过了三个月吧,我去金陵回访孙总,席间我小心翼翼又若无其事地问起灵灵来,却得知她跳槽了,月薪三万。

我有些失落,因为不能肏她了,又为她改善境遇而高兴。

祝福她,希望她不要再沾染尘世的污垢,她永远是我的女神。

字节数:486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