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男友不满分手的报复



  
  
我叫黄梦煦,现在23岁刚大学毕业满一年,目前工作不固定,一直在换。

(换得原因网友她没说,作者我脑补了一下~如果故事是真的,那估计是因为做到一半就被拉出去干~所以才一直换工作吧XD)这个故事,要从大二那年开始说起,当时我刚和男友认识,他叫黄圣佑,是我直系大四的学长,年纪刚好大我一岁,他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决定一定要我当他的女人了!於是他开始疯狂的追求我,买早餐、当司机、教我功课、陪我看电影…等等,没多久我就同意跟他在一起了,不是因为被他的举动感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只是习惯了有一个人对我这么照顾的感觉,再加上他其实还蛮帅的,又会打篮球对未来也很有规划,很多学姐学妹也都追求过他,於是我和男友开始交往,刚开始交往一个月他就想要跟我发生关系,虽然我一直拒绝他,不过他并没勉强我,但是他没有不高兴,一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到后来变成两三天见一次,一个礼拜见一次,甚至快一个月的时间没看到他,我才发现其实他并没有很多时间能陪我,因为他大四的专题论文、毕业后的工作、打工…等等,他几乎每天都很忙,在我心里就已经有想分手的念头了!

终於隔年他毕业了,到了离岛当兵,我也没什么跟他联络,他有一次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跟他提出分手。他完全无法接受,一直觉得是我跟别人跑了。三不五时打电话来骂我,婊子、随便找屌干的母狗、求人内射的妓女……等等。在这一年之中不断接到他的电话骚扰,甚至还有两三个人跟他一起骂我。

大三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大四的新学期一开始,就没在接到圣佑哥的电话了,我也没有想太多,就开始忙碌的大学最后一年。突然有一天圣佑哥喝了酒跑来找我,说他还是不满分手,来我租屋的地方希望符合,我没让他进屋,只是站在门口讲,结果讲着讲着他脑羞,直接把我推进屋里。

圣佑:「进来吧!还等什么!」他突然向外面喊,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我眼前,是阿彻…他是我高中时候的前男友。

梦煦:「阿彻…你们怎么认识…」我看到阿彻完全傻掉了。他在我心里有很深刻的一角,因为在我刚进高中,就很喜欢他这位学长,有一天他找我去看电影,结果当晚问我要不要当他女友,我简直开心坏了,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他就带我回家,那晚他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还拿手机录影说是要当我的第一次的回忆,甚至之后每次找我出去约会结束之前都会做一次也都会录影拍照,每次他都…内射,他说如果怀孕了,他会负责…我当时也完全相信他,但是当时他劈腿一个学姐,我跟他不欢而散,他也毕业去上大学之后,我们就一直没联络了!没想到他又出现了!

阿彻:「梦梦,你果然还记得我,我好高兴喔!」,阿彻伸手摸了摸我的脸。

圣佑:「臭婊子,你跟我交往这么久也不跟我做,如果没在军里遇到阿彻,我还真以为你是处女。」阿彻:「哈哈~她超喜欢被我内射的,你也看过影片了,她一直说要我射进去,要帮我怀宝宝呢!」圣佑:「妈的,刚看到影片还以为只是长得像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是你,我们同梯的都看过影片了!你每次都要被他内射,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装清纯。」梦煦:「那…那个是…」,我还没说完就被圣佑打断。

圣佑:「让你说话了吗?贱狗!」,圣佑一巴掌往我脸上打过来。「啪」梦煦:「啊~呜…」,阿彻把我的衣服都扯破,还直接塞了一团碎衣服在我嘴里,又把我的双手都绑了起来,丢到了床上!

圣佑:「你干嘛把她嘴巴塞住啊?这样就不能让她帮我吹屌颜射她了!」,圣佑一脸疑问的看着阿彻。

阿彻:「先绑起来,直接干她的骚穴啊!不然她一直挣扎挺烦人的…先把她操爽发骚了,你还怕她不乖乖来舔屌吗?要她喝尿她都愿意吧!你先架摄影机吧!」,阿彻说完,跟圣佑分别戴上了一个遮住半脸的面具,圣又拿着两台DV到我房间的两个角落架好开始录影,自己手中也拿了一台相机,直接掏出了他17cm的肉棒,把我紧闭的双腿轻轻一拉开。

阿彻:「好久不见了!梦梦的小妹妹,嗯~还是跟以前一样香呢!我回来了!」,阿彻鼻子摩擦着我私密的小穴,然后把他的肉棒顶住进入我体内的入口,他对我说我回来了的同时,开始将他的肉棒插入我的体内。

阿彻:「喔~好紧…梦梦的小妹妹还是一样又紧又温暖呢!看来最近都没有人好好照顾它呢!」梦煦:「呜…不行,要…要戴套。」,我感觉到身体被异物入侵的感觉,突然想到他们没有戴套…趁着阿彻把我嘴里的东西拿掉想亲我的时候,急忙喊道。

圣佑:「他都插进去了,还有拔出来戴套的道理吗?」阿彻:「是啊!我们无套内设的次数都数不清了,现在才要我戴套会不会有点假掰啊?」梦煦:「没…没有~拜托~戴套!」阿彻:「真的要戴套?好啊~不过我有条件!」圣佑:

「是啊~如果你答应了我们俩就戴套干你!」,阿彻和圣佑相视一笑。

梦煦:「什…什么条件…」阿彻:「你先答应了再说~不然你还没答应我就要先内射啰!」,阿彻故意下快抽差的速度,不断在我的小穴进进出出。

梦煦:「不…不要~我…我答应就是了!」圣佑:「你答应啦,我都录下来了,你可不能后悔啊!」,圣佑把镜头对向梦煦的脸,再次确认。

阿彻:「好!我戴套了啊!你刚刚承诺的事可不能反悔啊」,阿彻抽出了正在抽差的肉棒,马上戴了一个保险套,又快速捅进了人家的小穴里。

梦煦:「啊~好…」圣佑:「阿彻,你就说说看你的条件是什么吧!哈哈哈。」,圣佑把镜头对向戴了面具的阿彻。

阿彻:「我们可以戴套干梦梦啊~不过~我们要每一次都内射进梦梦的妹妹里面!哈哈哈哈」梦煦:「!!!怎么可以这样~不行~」圣佑:「欸~刚刚是谁说答应了不会反悔的啊!妈的~婊子的话就是不能信!」阿彻:「是啊!这可是你先不遵守承诺的!那我们也不用管你啦!」,阿彻用力一顶,又把肉棒给拔了出来。

阿彻:「小佑,要不要试试啊~」,阿彻一边拔掉套子,一边向圣佑说道。

圣佑:「喔喔!换我上了!」,圣佑兴奋的,掏出肉棒,递补到梦煦的小穴前,准备刺枪术。

梦煦:「不要~不可以~拜托~」阿彻:「吵死了!再把衣服塞进她嘴里,让她安静点!」,圣佑又把梦煦的嘴巴给塞上,龟头顶住梦梦的小穴口。

阿彻:「你第一次干她,相机给我,我帮你好好纪录留念啊!」,阿彻伸手接过圣佑的相机,把镜头对着梦梦的小穴。

圣佑:「干~总算干到这贱婊子了!臭婊子的小穴原来是这种感觉啊,喔~好爽!」,看到阿彻镜头已经对好了,圣佑一顶身,将肉棒直接戳进梦梦的小穴。

梦煦:「呜呜…」,我感觉到身体又被另一个异物强行侵入体内,却无力反抗,不经流下泪来。

圣佑:「哭屁啊!刚刚阿彻干你你没哭,换我刚插进去你就哭,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我要干到你骚穴外翻,双腿合不上,以后就这样俩腿开开任人干!」,圣佑更生气的加快抽干的速度。

梦煦:「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嘴巴被塞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圣佑:「只会呜呜叫,你以前拍的影片叫的那么淫荡!不叫来听听太可惜了。」,圣佑把我嘴巴的东西拿掉之后,开始疯狂的抽插,每一下都故意干到最深处,又抽出来到只剩龟头再插入。

梦煦:「啊啊啊~不…不要…这样…啊…人家会…会受不了!啊啊…」,我被圣佑干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圣佑:「干你娘咧,说不要整个骚穴都是淫水,今天一定要好好让你爽一爽」,圣佑又干了好几下都没有要射精的意思,被阿彻说要他先抽出老二要玩刺激点的。

圣佑抽出他的肉棒把我压在床上,阿彻走到我身后开始玩弄着我的后庭,手在我未经人事的菊花旁边抚弄着,虽然抗拒着这样的被玩弄,可是身体上面却像电流从下体一直传上来,……我忍不出闷哼出声音来梦煦:「嗯……」圣佑:

「妈的,……摸你几下菊花,骚穴夹的越来越紧,还流出这么多淫水,……」,圣佑拿着刚从阿彻手上接过的相机,镜头对着我被阿彻玩弄的私处,手指一边插入我的小穴里一边说道。

阿彻:「很爽吧……那我们开始来玩点刺激的吧」,阿彻抽出他正在玩弄我菊花的手指,迅速的将肉棒对准我的后庭,身体一挺身肉棒直接插进我的后庭。

阿彻:「操~没想到梦梦的菊花比第一次帮你破处还要紧,喔~干,好爽!」,阿彻开始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梦煦:「唔……好痛……」我感到身体又痛又麻……但是那种感觉跟纯然的痛楚又不同,随着阿彻的抽插,痛觉却渐渐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压过,甚至有一点点舒服。

梦煦:「啊~不行~彻哥哥,要快点,人家还要,梦妹妹还要……」,被阿彻抽插一阵子之后,理性和痛觉已经完全被性欲压过了!

阿彻:「呵~这才是我认识的梦梦嘛!不过今天还有你的男朋友在呢!不要只顾着服侍我啊~」,阿彻眼神示意了在一旁录影的圣佑。

圣佑:「对啊~我们在一起一年多了~你都没服侍我,今天让你好好补偿补偿。」,圣佑说着就走到了我面前,我二话不说就直接将他的肉棒含进嘴里。

圣佑:「干~变这么主动了!喔~这口活好~好爽啊!都不知道我当初把她的时候就超想她帮我吹得了!」,镜头对着我的脸,我将圣佑的肉棒含进吐出,时不时整根含进嘴里,眼睛往上看着肉棒的主人,看了就让人不禁想好好蹂躏一番。

阿彻:「当然,她在我们高中时候可是帮我吃了一年的屌啊!能不好吗?听说我毕业之后,还帮我学弟们服务过,被叫名」嘴「呢!哈哈」,阿彻在我身后一边耕耘一边一脸骄傲说道。

圣佑:「是不错啦!但是我还是想试试你说的那个!」阿彻:「行啊!你先躺在床上吧~」,阿彻又将肉棒抽出我的体内,要圣佑先躺在床上准备着,他看到我依依不舍的表情,便对我说。

阿彻:「别急嘛~又不是不干你了!只是想要被我干,就要好好表现一下!」,阿彻示意了圣佑的位子。

梦煦:「嗯…」,我的欲望已经被阿彻撩起了,顿时又一次成为了他肉棒的奴隶。

我走向圣佑,坐在他的大腿上,时不时的让他的肉棒碰触我的小穴,最后我起身,抓着他的肉棒对准我的蜜穴坐了下去。

圣佑:「干~没想到你真的这么贱,自己坐上男人的屌要别人干你,这视野真好啊!」,我刚刚的表演全被圣佑录了下来,他一手拿着相机继续录影,一手却不安分的抓着我也变的胸部开始搓揉。

阿彻伸手将圣佑手里的相机拿到一旁放着继续录影,把我上半身往前一压让我直接趴在圣佑的身上,圣佑则是一手抱住我的腰不让我起身,一手继续搓揉着我的胸部,同时也不断的舌吻我,阿彻从我后面看着圣佑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手指又摸到我的后庭了,这次却是直接插入两根手指,我猜想到他们要做什么,连忙想起身,却被圣佑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梦煦:「唔~唔~」,我跑不掉,却因圣佑不断的舌吻也喊不出话来。

阿彻:「梦梦好聪明,知道我们要玩什么啊~有被玩过吗?应该没有吧~有的话应该知道这多爽啊…才不会想挣扎的对吧!」,阿彻说着说着已经插入三根手指在我的后庭里了。

阿彻:「好啦!差不多了!梦梦好好享受享受这快感吧~」,阿彻将手指抽出,肉棒又顶着我的后庭,刚说完就一个挺身,插入了我的后庭。

虽然刚刚已经被阿彻干过后庭了,但是现在是小穴跟菊花同时被两根肉棒侵入,两根肉棒像是在较劲似的在我的体内互相挑衅,像是隔着一层肉壁互相攻击着,这种感觉不言而喻。

圣佑:「干~这样真的很爽,喔~她也夹超紧的,干~太爽了!」阿彻:

「想不想要更爽一点啊~把她抱起来干吧!她顺着体重下来,我们可以干的更深,感觉更爽!」,阿彻说完,就跟圣佑两个人一前一后抱着我站起来,同时肉棒也没抽出我的体内过,就这样站了起来,圣佑在我前面两手抓着我的大腿,我双手抱住他的头,就这样挂在他身上,而阿彻在我身后一手环抱着我的腰,一手托着我的屁股,就这样他们又继续抽插起来,两根肉棒在我体内打的更激烈了,像是要把中间那层肉壁给刺穿似的。

我头自然的往后仰,就这样靠到了阿彻的肩膀上,直接这样跟阿彻舌吻起来。

圣佑:「爽不爽阿……真是个淫贱的身体……前后同时被干很爽吧!……」梦煦:「唔……人家……不行了……要……要高潮了……」阿彻:「呵……对镜头说哥哥们干得我好舒服……」,阿彻伸手去拿刚刚放在一旁的相机,把相机拿到我的面前,又继续加快抽干的速度。

梦煦:「啊啊啊~哥哥…彻哥哥和佑…哥哥~干得人家…好舒服,还要…还要哥哥们继续干死妹妹~啊~」阿彻像是相当满意的把相机放回一旁,跟圣佑不断的把我往上顶,最后两个人都射进我的体内,我这时才从性欲的顶端清醒。

阿彻:「干…梦梦的身材脸蛋跟小穴屁眼都是难得的好货色…瞧!我要抽出来她还夹紧不让我往外拔呢!」,阿彻又拿起了相机,镜头对准了我的后庭。

阿彻:「靠~你看梦梦这菊花一开一合有流出洨的样子,看起来就很欠干的样子哦…」,想不到被插还是被轻抚着,身体都会传来伴随着疼痛的一阵阵酥麻。

圣佑:「看了真想插…」,圣佑说着手指头又插了进来。

梦煦:「阿,放开你的脏手,小心我让你们吃牢饭…」,我已经完全清醒了,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对圣佑他们感觉到极度的厌恶。

阿彻:「还让我们吃牢饭咧!看来有人刚刚爽完就不认帐了!」,阿彻有点不爽的说道。

圣佑:「妈的~刚刚不知道是谁在那边,彻哥哥佑哥哥的叫,敢报警,就把影片上传给全世界的人看看,哪个婊子爽到求别人干完,还想要告人!」,圣佑火气又上来了!他们也不管我的抵抗,又跟我做了一整个晚上。

隔天早上他们走了之后,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报警,先去医院验伤,又到了派出所报案。

梦煦:「那个…不好意思,我想报案。」一个看似18x的帅气警察看了看我,笑笑说道:「是的小姐你好,敝姓杨,请问小姐你要报什么案呢?」梦煦:

「我想报警,我…两个前男友…强奸我…」,我看着这个帅警察,有点不好意思说。

这位杨姓警员接着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们强奸你吗?知道他们的姓名吗?」梦煦:「这是我去XX医院申请的验伤单,医院也有将他们在我身上留下来的体液保存,他们一个叫黄圣佑,一个叫陈霖彻。」这位杨姓警员接着问道:

「事情的经过能详细告知我吗?我们好帮你做纪录。」於是我将大概的时间,和事情经过通通告诉了这位杨姓警员,他和另一位警员一起帮我纪录完后,他也承诺我会请检察官帮我提告…等等的,我就先回家了。

而我没看到的是,这位杨警员当着我的面处理完之后,在我走了之后马上打了电话,对着电话另一头说「她还是报案了!」我离开了派出所,买了午饭直接回到家里,吃了家里之前放的避孕药,吃完饭之后觉得很累,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觉睡得特别沈,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有人走进房间的声音,但实在太想睡了就没特别在意,又继续沉沉的睡去。

我梦到跟朋友去海边玩水,朋友帮我把泳装脱掉,让我先淋浴,他则是跑去买了冰棒给我吃,我到了淋浴间把水打开,我感觉水滴在身上,可是怪怪的感觉身体感觉变得黏答答的,过了一会儿,朋友已经把冰棒买回来了,他买了好几只冰棒喔!一下要我舔舔看草莓口味的,一下要我舔巧克力口味的,一下又要我舔另一根冰棒,甚至越来越粗鲁想要直接把冰棒塞进我嘴里,但是那些冰棒舔起来的味道一点也不甜,反而有点嫌嫌腥腥的,而且一点也不冰却是温热烫烫的,朋友他突然就跑进浴室,对我上下其手,我这才看清了这个朋友是前男友阿彻,原来我是梦到高中时跟阿彻去海边玩的事情了!

他跑进了浴室,对我上下其手,不管我的挣扎,就一个劲的亲吻我,一只手抓揉我的胸部,一只手摸到了我的私处,突然他双手都摸到了我的胸部开始搓揉,我的私处却感觉到了一个炽热坚挺的东西正顶在我的私处不停摩擦,我才刚要低头一看,就感觉他已经在侵入我的体内,我想叫出来却被阿彻拿了跟冰棒硬是要我含进嘴里,突然一阵闪光灯闪啊闪~我抬头一看隔间上居然有一只手拿着相机猛拍,一只手拿的v8录影机,镜头发出红光看起来就是已经开始录影了!

我想跟阿彻说,可是嘴里的冰棒还在不停的抽插着,他更是不断的抽插着他侵入我体内的肉棒,突然我听到他低吼了一声「呃…」,他用力顶了一下,他说「我射了!好舒服…」,他抽出了他的肉棒,把我嘴里的冰棒抽出来插进了我的小穴里,把他刚射的肉棒塞进我嘴里要我帮他重新舔硬了!可是很奇怪,感觉他的肉棒没有因为刚射完而变软,反而更硬挺,不断在我嘴里不停抽插,突然又是深深一顶,感觉他直接将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我直接吞下肚了,而一直没变软的冰棒,这时也像是被我小穴的温度融化了一样,变软了之后被他抽出我的小穴,我的小穴里像是被冰棒融化的糖水弄得黏答答的,偏偏阿彻又像是怎么射也不会变软一样,又插进我的小穴里,抱着我一直抽插着我的小穴,我被阿彻抱着干到受不了忍不住喊了出来「啊~唔…好哥哥,要干死妹妹了」,不要再干了…,我手环抱着阿彻的脖子,双脚勾住阿彻的腰,他不断的将他的肉棒从我体内抽出,又狠狠的插入,过没多久他抽出了肉棒,停顿了一下,又塞进我嘴里再次射进我的嘴中。

阿彻将肉棒抽出我的嘴里,却把浴室隔间门打开,隔壁走进了两个人,我却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他们直接侵犯我,一个人直接把他的大屌插进我的小穴里不停抽插,另一个人则是直接掏出他的肉棒往我嘴里一送,不停的抱着我的头帮他吹舔着,而阿彻则是站在一旁静静观赏这活春宫的画面…我突然意识到不对…这感觉也太真实了!就算是做恶梦也不会这么有感觉,我这才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被压住动不了,一睁开眼就看到四个男人全裸出现在我房间里,只是脸上都带着遮住一半脸的面具,发现他们把我压在床上,嘴巴里也不是梦里的冰棒,而是四个男人其中一个人的肉棒。

梦煦:「你…你们是谁?怎么在我房间里?你们在做什么?」,我连忙把嘴里的肉棒吐了出来,开始不断扭动身体挣扎。

一个像是阿彻的面具人说:「哈哈,阿睿,我们的梦梦小骚货被你的大屌操醒了!亏我们已经干了两个小时了,结果她还被你干醒。」,我才感觉到下体一阵刺痛。

另一个像圣佑的面具人说:「哈哈,干醒了也好啊,不然她的淫叫声音那么好听,你们没听过就白操过着婊子了!」刚刚被叫阿睿的面具人说:「是啊!听彻哥说这个姐姐叫是一个骚到极点的声音啊!刚刚小毅干的时候没人在玩姐姐的嘴,才听到一点点呻吟声音而已,一点也不过瘾,姐姐既然醒了,就在让我们听听骚姐姐是怎么的淫荡叫声吧!」一个被叫小毅的面具人说:「对啊!刚刚操姐姐小穴的时候,也只听到姐姐一点点呻吟而已,姐姐醒了就多叫几声给我们听嘛!」梦煦:「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我现在还可以当做什么是都没发生过,只要你们现在放了我!」圣佑:「昨天你一定没有很爽吧!我们今天特地又带了朋友来,好好让你爽一把!」梦煦:「你…你们是…圣佑?阿彻?…你们快放开我!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会把你们抓去关的!

圣佑说「马的婊子干你一次就要报警抓我们,就是知道你报警了!才带朋友来干你啊!你那么爱报警,就让你好好抱紧我们,让我们干到你一直摇到高潮吧!」梦煦:「你们…不要…我这几天是危险期,拜托…不要…」圣佑:「没事的~你不都吃了药了吗?我昨天很顺手的,把你放在房里的避孕药给换了!你不觉得怎么吃完药感觉特别想睡吗?哈哈,昨天我俩内射那么多次,接下来再射几次就不信你不会怀孕!」梦煦:「怎…怎么可以这样!」阿彻说:「放心我们俩还是会全都射进你的骚穴里,我知道你最近是危险期,我要让你替我们俩生孩子,看看我们两谁的精子比较强,到时我们坐牢出来在看看到底是谁的小孩,哈哈」阿彻他转头跟阿睿和小毅说「阿睿和小毅,不说哥不照顾你们,是这婊子会去报警,你们无套太危险了!大不了就是不断口爆她,射的她一肚子都是你们的洨,哈哈!」梦煦:「不要…你们快走!不然警察来了!你们就会马上被抓的!」阿睿:「不用姐姐瞎操心,警察的效率我们最明白,还不会那么快就找到这里来的!」小毅:

「对啊!再说了…通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都他们想到你这里的时候,我们早就已经把姐姐你干到洞合不起来了!」阿彻:「是啊~既然你醒了!

就来对镜头笑一笑吧!一听到你报警,我们就把昨天拍得全丢上网了!我们还打算多拍几部,也丢上网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梦梦你这个婊子,被干爽了,还把两个前男友给送进监狱!」梦煦:「怎…怎么能……」圣佑:「是啊!我一学弟昨天还打电话问我,怎么在网路上看到你被干的影片,看来,学校男生们很快就都知道你是个骚货了!,现在你就乖乖享受被我们轮干到高潮的滋味吧!」他们就这样干了我好几天,听说警察也打电话来询问,但是圣佑都以他是我弟弟的名义随便敷衍过去。

一直到警察觉得不对劲才到我租屋处来找我,却发现我被以很诡异的姿势全裸昏迷绑在椅子上,他们现场拍了几张照马上把我送医…当然这是听他们后面口述告知我的,他们也把男友抓到送法院判决确定,也已经被抓去关了,不过他的朋友们却是安然无恙,虽然有我的口供,但是却因为无实质证据,仅能将圣佑和阿彻抓起来,其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谁。

但是警察发现我的那天,我虽然昏迷却是还有感觉的…那天听说是两个警员来我的租屋处请我到他们派出所询问相关案件内容,只知道那两个新进警员一个叫杨啸睿,一个叫古毅则,不过我感觉那天迷迷糊糊之中有看到闪光灯也有听到相机喀嚓的拍照声,此外还有感觉到又一次被人侵犯的感觉…那感觉好像就是其那天另外的那两个人…也依稀听到有人的对话。

「其实根本不用拍照吧…这几天拍的影片跟照片还少吗?」「你傻啊~还是要走个过场啊」「也是拉,不过这婊子真狠,就这样把前男友们送进监狱,不过她身材也真不错,难怪那个圣佑会不甘愿就这样分手,不过最后的报复也不错,反正他都得不到这婊子了那就毁了她…我们干她的影片已经被上传了…每个人看到一定超爽的,彻哥他们俩无套干这婊子,也让她露脸被我们俩干,真实多p轮奸,一定很多人都已经下载珍藏了!以后路上被看到说不定会把她抓进巷子里干呢!」「干~穿制服干婊子就是爽~呃~射了!」「好了啦~反正彻哥跟圣佑都已经被抓了,我们就好好执行职务再送她去医院吧~」,於是他们将我送医,所以我醒来的时候才会在医院。

当然这些我曾经跟警察说过,但他们只是觉得可能是我意识不清记错了。所以我再跟任何人说也不会有人相信。

字节数:1798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