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烟台烟台


去年十一月,入冬的初月。寒风刮来,已经有丝丝的凉意。办公室里暖融融的,午后的灿阳从窗户照进来,睡意就驱赶不走了。随便看看QQ,准备趴一会。

忽然看到狐媚小妖在线,就不由心动,点开头像,随便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就开始聊上了,这就有了这次的烟台之行。

狐媚小妖是QQ新人,接连发了一些美轮美奂的图片,一时成为QQ里令人瞩目的对象。我也相当喜欢他们的照片,原因有三,一是成系列,说明夫妻都很开放,太太比较投入;二是场景多样,说明夫妻都很有情趣,喜欢在不同的环境中寻求刺激;三是照片漂亮,个中人身材顺溜,胸部高挺,体态婀娜,令我一见动心。从他们出的第一个照片,我就开始关注,顺便加了QQ。最初简单地聊过一段时间,多少情况是些问候的语言,没有聊到实质话题。也经常去看他们的空间,大概可以判断他们是怎么的一种生活方式和情趣了。当时的感觉是太太年轻漂亮,喜欢烹饪和时尚,先生呢,一定是事业比较成功,而且生活有情趣。

从7月左右开始聊,中间逐渐增加信任,互发了照片,也视频过了。后来看到他们发了个贴,号召8月在烟台聚会。当时特别想去参加,苦于太太还没有从国外回来,再加上带孩子,就没有办法携妻同行。照实说明原委,因为夫妻交友的潜规则是夫妻之间,如果是单男和夫妻之间,受欢迎的程度就大打折扣了。

很巧,十一月某日的那天下午,也是出于闲聊,我先打招呼,问他们8月份的聚会如何,为什么没有看到最近的照片呢?嫂子说,都光顾忙乎了,哪有空拍照啊!我一听顿时睡意全无,想象的空间像清晨的窗帘子被哗啦一下掀开了,激动的情绪犹如一柱充沛的阳光硬生生地涌进来了。「那情形怎么样?」我追问。

嫂子说,他们一共2对聚会,很成功,她被老公和网友七、八次送上快感的浪尖,最后都虚脱的不成样子了。对方的太太也是很投入,双方的先生肯定是尽了毕生的力气了。

聊的同时,我已经是把当时的场景完全地想象了一遍,真想有机会就去一趟烟台,体验一下那真实美妙的一刻。她顺便问了一句「你周末能来烟台吗?」我觉得是老天成全,「可以」,几乎没有犹豫地脱口而出。其实我也不知道单位有没有事情,后面怎么安排,能不能请假,就坚决地答应了。细想一下还是觉得草率,又说,「我是一个人,太太出差了。」她似乎也考虑了一下,说:「那你就一个人来吧」。回头我还是不放心,又说「你先和大哥商量一下,如果确定,就给我答复,我去订票」。

晚上,一切顺利,我们又在网上视频了一下,双方敲定:成行!心跳从那一刻便开始加快,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是一下、一下地数着自己的心跳,度过了一个等待的夜晚,一个白天,又一个夜晚和在去烟台路上的几个小时的。心中充满了波动的情绪,紧张、兴奋、幸福、激动、犹豫、担心、莫名其妙、喜乐不禁等等,像春蚕吐丝,一层包着一层,一丝缠着一丝,又像风暴掠过的海面,一浪叠着一浪,一波荡过一波。

人在性冲动的前提下会做出非理性的选择,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是不是这样。我要去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要见的是一对陌生的朋友,我要做的是一件离经叛道的事情,万一!我要是…该怎么办?万一!他们要是…?我的内心里,无数个万一和假设就像一块块投向湖心的石头,激起的波纹散发着荡漾开去,想静下来,也是不得已了。下午两点多,到机场,和大哥联系过了,我自己打车过去,他到地方接我。彼此握手,很真诚,问好,我的心算是落地了。

进屋,看见嫂子,她正在看电视,也是我喜欢的节目。她站起来和我打招呼,笑了一下,大方、甜美、沁人心脾,顷刻间,我的顾虑和疲劳就全消了,像在沙漠中奔袭的骑士停下来喝了一碗清凉的甘泉,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小坐,续茶,他们说,你先休息一下吧,吃晚饭的时候叫你。我便小睡一下补充体力,好为晚上的活动准备。晚饭出奇地丰盛,嫂子拿手的几个菜摆满了桌子,鲜美的海虾,耙虾,还有几种贝壳和海螺,应有尽有了。大哥特备的青岛原厂啤酒,还有三鞭酒,大补的。

空调吐着暖风,酒喝下去不少了,三个人开始熏熏地有点醉了。转角的沙发里,嫂子座中间,大哥和我坐两边。慢慢地更放的开了,大家天南海北的聊着,觥筹交错,你来我往,兴致开始推向高潮。乘着兴致,大哥对嫂子说,你去换个行头来,嫂子也没推辞,直接进屋,开始换她拍照用的性感版的「霓裳羽衣」。

不一会,嫂子轻装上阵,闪亮登场了。「霓裳羽衣」镂空的衣服,上边空着,下边也空着。我感觉空气似乎凝聚了,嫂子已经在我面前一览无余了。如此香艳的气氛中,我们把饭局进行完毕,嫂子是海量,六七瓶啤酒下肚了。我也有点晕乎。酒足饭饱,嫂子光着身子,收拾残局,大哥进屋,打开了空调。一张美国的碟在播放,三人行,在野外的荒漠中。此起彼伏的呻吟,沉重的喘息,将夜晚的格调提升到了极致。

喝着热茶,轮番洗澡,嫂子最后进去,我和大哥在大床上等待着。DV架好,一切就绪。嫂子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来到床前,按照大哥的吩咐,除掉了最后的屏障。宛如峰回路转,别致的风景就展现在眼前了。嫂子大约身高165左右,看着似乎是E罩,双峰垂于前,白润且细腻,绝世而挺拔。两点似夏樱,小巧而精致,欲放且含羞。原先盘着的发髻就那么散落开来,无风便荡漾,如瀑更如溪。柳腰肥臀,前凸后翘,真的是人间尤物啊。再看,背后的纹身着实让人打开眼界,待到她转过身去,我才看着个究竟,背后一个大大的美人鱼图案,真的是肤型相衬,完美至极!

嫂子上来,轻盈地躺在我们两个中间。嫂子横卧的时候更是山峦起伏,妙趣横生。我见过美的,没见过这么美的。这种景致就像当年在峨眉山顶远眺看见的美景是一样的。曾经收藏过两本人体写意,包罗了古今中外的多少名躯,但眼前的美轮美奂,也只有那古罗马的仕女可与媲美!羡慕画家能在笔下传情写意,要不怎么,当年在泰坦尼克号上,Jack那穷小子就凭一副油画,能那么顺手就俘获了美人心呢?要是今夜画家有幸,一定能定格出传世精品,可惜他们无福啊。

面对着美丽的身体,又忽然想起《夜宴》中葛优的台词,「今夜之前不困惑,因为我心里唯有江山;今夜之后困惑了,有了嫂嫂,还要江山做什么?」是夜,深刻理解!大哥示意,我开始行动了。我不喜欢直奔主题,我相信舌和唇更能激发浪漫。从额起,到眼睛、眼窝、鼻子、脸颊,到了耳垂,嫂子便一阵收缩,我知道她的那里敏感!我故意的不放过,让她感受我的呼吸,我要从易燃的地方点燃她。果然,她着了,烧起了熊熊烈火,呼吸明显快了,而且粗重。她张开了口,我放肆地游离过来,她扭动着迎合,有一点点的陌生。味道甘甜,她健康的体味让我胃口大开。

我开始向下运动,大哥把宝贝放到了她空下来的嘴里。我在双峰间作短暂的停留,划过修长顺滑的长腿,深嗅着纤巧如玉的美足。我轻轻地挑逗脚心,她使劲夹紧了脚趾。时候到了,我把合拢的双腿大开,就像企盼已久的孩子们小心翼翼地打开圣诞礼物一样,一层层,一步步,惊喜终于展现在眼前了。俯上去,把嘴凑近,清香的味道,扒开茅草,像吃海胆的感觉。形状极其完美,像极了澳洲特产的大个生蚝,纤巧的两翼,顺着平滑的曲线由大而小,由厚到薄。入口的感觉像生鱼片,柔韧、滑溜、新鲜、微甜,只是少了酱油和芥末。颌上的刹那,我感觉到嫂子身体的异样,我知道她很舒服。不经意间,水开始流出来了,像一口井,隐蔽而丰富,汩汩不绝!我吃的忘情,由上而下,由里及外,真是大饱口福!

这次最让我难得一忘的,就是这口「甜水井」。

前盘已过,开始正餐。我先来,我用的是「掘井式」,我在上,嫂子在下,大哥录像。我和嫂子忘我的激情,直爽的嫂子是面红耳赤、娇喘连连。嫂子一个劲地扭动着身躯,我知道她已经是一壶要开的水了,忽然她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我,死死地把握压在胸前。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她的眼睛紧闭着,额头上一层细密的小汗珠。我也加进活动,释放能量,享受她里边颤动的余波。几分钟后,她睁开眼睛,轻轻地问我,「你舒服吗?」我赶紧点头。她指挥着我,让我躺下来,开始给我做口活。大哥多次介绍过嫂子的绝活,现在是给我礼遇的时刻了。

她并没有直奔主题,也是至上而下地全面试探。当她犀利的舌尖在我敏感的乳头上掠过,我攥紧拳头咬紧牙关组织起来的防线被摧毁的支离破碎,下边猛地弹了一下,像压抑很久的谈话被瞬间释放开了,已经顶到她柔软垂落的乳房上。她会意地捧起双乳,夹着我,调皮的眼神问我可不可以,我说「来吧」。有过体验的先生们,一定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过一会才进入主题,果然是名不虚传,嫂子的吞纳吐吸,样样都不是虚活。

吞下去是如入温泉,吐出来是如沐春风,一种是火热,一种是清凉,以点带面,如线缠身,让人欲罢不能,欲拒还迎,直教人忘却生死两界。

在一旁录像的大哥早就心猿意马了,一边举着录像机,一边悄悄地从床下迂回到了床上。从后边堵住了嫂子的退路。大哥从后边进去嫂子的秘洞,那一刹那,嫂子的体内是收缩的,我明显感觉到她嘴里紧紧地吸着我,动作停下来了。我的小弟弟修长,匀称,适合长途攻击,可以探入深深的底部,大哥的物件是粗壮,但也不短,前大后小。如果拿两件兵器相比的话,我的是长矛,他的可是大锤了。

抑或取一下蔬菜的形象,我的是一根黄瓜,他的是一枚茄子,哈哈。两个结构,两种风格,长短相配,粗细相宜,一前一后,默契灵动,让一个女人在床上享尽了世间风情。

大哥的风格迥异,他的沉稳与我的先慢后快实有一比,大哥一上来就匀加速,并且一直保持了快节奏。就像一部好跑车,瞬间加加速到了100公里,然后就是匀速飞驰。我知道这一定也不是他们惯常的状态,因为与大哥的交流中,我知道,他是一个喜欢情景幻想的人。在平日里,他和嫂子两个人享受着平静雅致的爱情和亲情,只有在外人加入他们的时候,他才会爆发出那种与平日不同的豪爽和激情。他与嫂子经历了不少,年纪也相差十岁,但是这种生活方式的吸引,让嫂子感觉自己似乎换了个人似的,彻底打破了生活就是柴米油盐这种旧观念的舒服,真正体验到了生活就是认真享受的新思维的甜头。

女人不是天生的弱者,女人示弱是对男人权威的妥协,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在女性社会里,原本掌握着性主动权的是女人。她们在一群中挑选自己满意的,无论是为了欢乐,还是为了繁衍后代。她们决定着谁可以在她们身边逗留多久。

男人为了取悦女人,会使出浑身解数,要么有能力去多获得猎物,要么能在群殴中胜出,要么乖巧听话,要么睿智儒雅,总之,男人迎合女人的办法是要有一技之长,过人之处。在后来的男权社会中,虽然男人通过权势和权威控制了女人,可以通过强势的手段来获得女人对女人和性的支配权,但是终究没能从根本上改变女人是性生活的主导者这一本着属性。至少有两方面的事例可以直接印证这一点。第一,当女人获得了政治上的权势后,没有了社会道德的强力束缚,会很本性的安排好自己的性生活,她们也喜欢花容月貌的年轻男人,且不会对一个男人从一而终。例子就是武则天,太平公主,慈禧太后等一系列政治强势女人。她们的生活方式至少说明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女性对婚姻的忠诚是一种无奈的体现,如果社会成本小的话,她们会像男人一样潇洒。第二,如果一个女人对自己的男人有一定的对抗底气的时候,性惩罚成为女人在婚姻中压制男人的通行手段。一句「别碰我」让男人无可奈何。

以上的话是说,女人天性是开放的,压制她们放开的东西是社会的道德舆论,而这些道德舆论的核心是老公在社会中的权威。因为再强势的男人,如果有一顶绿帽子的话,他的声誉,权势和威望等会在顷刻间归零。所以,女人不敢轻易最做这样的挑战。否则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浸猪笼,点天灯,露体游街,乃至木马等酷刑,都是男权社会整治女人的手段。对失足女人的惩罚是人人尽可参与,且无任何责任的。

都什么年代了?床地间的事情,我们仍然不敢大张旗鼓。只能默默祝福那些已经觉悟的人,低调地享受,认真地快乐。像大哥这样的性情中人,怕是不多见的幸福先驱。他们对太太的那一点点宽容和纵容,既还原了女人追求性快乐的本真属性,又成就了自己在妻子心目中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平静幻想的状态被突然打破,嫂子包裹我下边的嘴巴突然离开,她挺直腰,仰起了头,张大了嘴巴,粗重地喘息,嫂子直喊「喷了、喷了…喷了」,我赶紧变换位置,一口咬住她的左边乳房,用力地吸着,另一个用手紧紧地攥着。大哥经过一段时间地猛烈运动,已经是汗如雨下,一般用准备好的毛巾擦汗,一边又连贯地坚持了几分钟,犹如飞机落地,慢慢地滑行之后,终于在一声长啸之后,急促地拿出来,放到了嫂子张开等待的嘴里。那一幕,那一刻,美好的感受实在难以形容。

我还想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了!疲惫和睡意袭来了,我们都满身的汗,停下来觉得屋里其实有点冷。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场面,我们三个人缩在在一个被窝里静静地躺着。

累了,睡。晨起,又是一场欢愉!

后记: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实在没有了思考的力气。安静地躺在座椅上,像在梦境一样,回味!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依每日沉溺于回味而自得其乐,甚至没有给他们一个短信,我怕打破了这片心境,对于他们,对于我。

字节数:1061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