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闆娘~张丽如(10)作者︰御马迎风

作者︰御马迎风 字数:10991 前文:thread-9001392-1-1.html



兩天之後的上午,楊野在自己公司的辦公室裡,正在處理公事……

這兩天在楊氏企業上班的員工,都可以感受到老闆的心情,特別地愉悅、歡 快,整個人看上去也格外的神采飛揚、志得意滿!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兩天前的夜晚,自己終於得嘗宿願,將心目中的絕色女 神姦淫得逞;想到當時兩次將自己的精液,射進那美嬌娘張麗如的緊窄嫩穴裡時, 心中不由得充滿了優越無比的成就感;唯一的些許失落感,是沒想到張麗如竟然 身懷『十大名器』之一的『蠶囊韌穴』,遇到這天生的剋星,自己所向無敵、御 女無數的『巨蛹屌』,居然堪堪與之戰成平手……

一想到這裡,實在有些洩氣。

獵豔計劃終於得到了初步的成果,但是這還不夠,他的終極目標,是要獨佔 這位嬌滴滴的人妻少婦,讓她只屬於自己,成為『後宮』裡的極品佳麗,終其一 生,只能在自己的胯下承歡、嬌喘呻吟。

只要一回想到當時的銷魂快感、一回想到張麗如那香嫩的赤裸嬌軀,一回想 到她那就算幹一輩子也不會厭膩的極品美穴……楊野又開始心跳意動了,那隻天 賦異稟的巨大肉棒,又開始跳動了。

他搖了搖頭,雙手在臉上搓揉了一會兒,軀散了內心的淫慾之後,按了一下 辦公桌上的電話,開口問道:「汪副總進公司了嗎?」

電話的另一頭,隨即傳來了秘書小姐的聲音:「已經到了!」

「立刻請他過來一下。」楊野下達了指令。

「是!」秘書小姐簡潔地回答道。

不一會兒,敲門聲響起:「咚咚咚!」

「請進!」楊野道。

門一開,只見走進一位西裝畢挺的中年人,年約四十多歲,正是『楊氏企業』 北美分公司的副總經理──汪漢強。

「董事長,您找我?」汪漢強畢恭畢敬的問道。

「嗯!請坐。」楊野點點頭說道。

汪漢強隨即拉開在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來。

楊野拿起桌上的香煙,遞了一根給汪漢強,接著自己點燃了一根,隨手將打 火機丟給了他,深深吸了一口煙之後,便開口問道:「交待你辦的事情,辦得如 何?」

汪漢強將香煙點著之後,雙手拿著打火機,輕輕地放在辦公桌上後,恭敬地 回答道:「一切都按照董事長的吩咐進行,已經在美國成立了一家空頭公司,另 外租用了一間廠房……」

汪漢強一直侃侃而談,回報著自己的工作進度,其實他心中一直不明白,董 事長為什麼要自己做這些事?但是他從沒問過,只是徹底的執行楊野的指令!

這其實也是楊野欣賞他、重用他的主要原因!

「很好!」楊野一邊抽著煙、一邊稱讚著:「你做的很好,我非常滿意!」

「這是我應該做的。」汪漢強謙遜道。

「接下來你要做的是……」楊野將手上的香煙捻滅在煙灰缸裡,吩咐道: 「『雅鑫』生產的那批不良品,最後一定會當成廢料賣掉,我要你設法以新成立 公司的名義買到手。」

「是!這絕對沒有問題. 」汪漢強立刻答應道,但臉上卻是流露出不解的神 情。

楊野察言觀色,微笑說道:「汪副總心裡有何疑問可以提出來,沒關係!」

聽到董事長的話,汪漢強提出了他的質疑:「我心裡只有兩個問題,第一、 買下這批不良品要做什麼?第二、董事長如何肯定『雅鑫』會將這批貨,當成廢 料賣掉?」

「我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楊野充滿自信地回答道:「『雅鑫』現時的 財務狀況已經面臨崩盤,沒有能力再負擔龐大的運輸費用,將那批不良品運回國 內,以『雅鑫』老闆娘果斷的行事風格,定會作出壯士斷腕的決定。」

「哦……原來如此。」汪漢強恍然大悟道。

「至於那批不良品要做什麼呢……」楊野又點上一跟香煙,吸了一口後接著 回答道:「這就是我要你在美國租下廠房的原因,我要將這批不良品,以最少的 成本,改裝成較為次級的產品,貼上『美國製』的標籤,然後以比較低廉的價格, 外銷到比較落後的國家……」

汪漢強聽到這裡已經完全明白了,他目瞪口呆地在心裡盤算著:「以廢品的 價格買入……扣除改裝成本……再以次級的產品銷售……而……而且還貼上『美 國製』的標籤……天啊!這簡直是一本萬利的買賣啊,董事長真是天才……」

楊野看到他的模樣,心裡暗暗覺得好笑,開口問道:「這樣……一切你都明 白了嗎?」

汪漢強連忙合上了因驚訝而張開的嘴巴,吞了一口唾沫後回答道:「明……

明白了!「

「明白就好!」楊野微笑道:「你既然已經明白了,現在我要你以最快的速 度,在第一時間趕回美國,開始執行!至於你這次的返國休假,就等事情完成之 後再休吧!我還會另外發給你一筆優渥的紅利,獎勵你的辛苦。」

汪漢強驚喜交加,連聲謝道:「謝謝!謝謝董事長!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圓 滿完成此事!」

楊野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嗯!那你先下去吧,準備一下就立刻趕回去, 記住!這件事不准讓其他人知道,包括你的家人!」

「董事長請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我先下去了。」說完,汪漢強便離開了 楊野的辦公室。

楊野閉目躺靠在偌大的椅子上,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喃喃自語道:「這 就當成妳陪嫁的『嫁妝』吧,我心愛的『麗奴』!」

*********************************

「啊……」突然一聲尖銳的嬌呼響起。

打破了原本寧靜安詳的房間,張麗如渾身香汗淋漓,從睡夢之中猛然驚醒。

這兩天以來,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從同一個噩夢中驚醒,驚恐、悲傷、痛 苦、羞辱,種種的負面情緒,在內心深處雜沓紛陳著,不斷地侵蝕著嬌脆的芳心, 讓她在身心俱疲中昏沉地睡去,但總是睡不到一、兩個鐘頭,便被相同的噩夢驚 醒……

為何揮之不去?!在夢境中,相同猙獰的男人臉孔、相同醜陋的男人性器, 對自己的肉體,做著相同殘忍的侵犯!

張麗如猛然地搖了搖螓首,想要將這一切驅逐出自己的腦海,她熱淚盈眶, 烏亮的秀髮,隨著她搖晃的螓首左右飛揚;但,一切總是徒勞……

突然,她跳下了床,跑進了浴室,脫下了身上所有的屏障物,俏立在蓮蓬頭 之下後,打開了水龍頭,任憑冰涼的冷水,灑落在自己的赤裸嬌軀上;纖白的素 手,抓緊著沐浴用的海綿,用力地在每一吋嬌嫩的肌膚上搓洗著,使得原本白皙 的嫩膚上,泛起了片片暈紅……

這已經是在事情發生之後,不知道第幾次的沐浴,身體上的汗水可以沖走、 污漬可以洗盡,但那因為失貞而被玷污的清白,又怎麼能夠回復呢?

悲從中來的張麗如,緩緩地蹲了下來,美豔絕倫的俏臉上滿是水滴,已經分 不清是水還是淚.

良久,張麗如才裹著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無精打采地走到化妝台前坐了下 來,拿出吹風機將頭髮吹乾,看這鏡子裡憔悴的容顏,一陣悲苦又油然而生;這 是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孤單、如此的無助……丈夫已經兩天沒回來了,好 幾次拿起電話想撥給他,但是想了一會兒之後卻又將電話放了下來……

現在的她,最需要的就是丈夫那溫暖、安全的肩膀,給她最堅強依靠!可是 此時的自己,又好怕面對他……

張麗如沉重地嘆了一口氣,想到了公司的危機,自己已經兩天未到公司了, 於是強打起精神,打開了衣櫃,看著裡頭一套套上班時所穿的套裝,都是一些裙 裝,感到很不安全,於是便改變了主意,拿出一件黑色牛仔褲以及一件白色的上 衣,將自己誘人的胴體,完全包裹住之後,這才勉強放下心來,走出了大門.

走進了公司,張麗如先到工廠巡視了一圈,情況大致上來說還好,畢竟還有 一些小訂單需要生產,但整個員工的士氣卻是異常的低迷。

張麗如嘆了一口氣,走回了辦公室……

剛坐下來,助理小姐就送來了一個小牛皮紙袋,「老闆娘,有人送來這個, 指名要交給妳。」

張麗如接過來之後,問道:「有沒有說是誰送來的?」

助理小姐回答道:「他說他是楊氏企業的人。」

「嗯!」張麗如又嘆了一口氣,說道:「妳先出去吧!」

在助理小姐出去之後,張麗如撕開了牛皮紙袋,從紙袋內跌出了十幾張的照 片,她那起來一看,心裡卻是一震,頓時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那一張張的照片,都是那天晚上自己最不堪的照片,想起了那天晚上所遭遇 的屈辱,張麗如的眼眶不禁又泛紅了。

此時,張麗如的手機,傳出了簡訊的提示音……

張麗如打開一看,只見一條訊息:「想要解決所有問題,我在路口等妳!」

「畜牲!你究竟還想要怎麼樣?」張麗如咬牙切齒、悲怒交集地在內心嘶喊 道。

*********************************

楊野坐在車子的駕駛座上,悠悠哉哉地抽著煙,充滿自信的等候佳人來到。

從那晚之後,他早已經派人在張麗如的住家四周,嚴密地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所以打從張麗如離開家門之後,楊野在第一時間就接到了消息,於是他便開著車 來到『雅鑫』的路口。

終於,那道朝思暮想的倩影,由遠而近,慢慢地清晰起來……

只見張麗如今天未施脂粉,雖然是素顏,卻依然有著驚人的美麗,身上的衣 著也很普通;下半身黑色牛仔褲搭配著上半身白色的上衣,即便如此,還是將她 那婀娜多姿的曼妙身材,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張麗如走到了車旁,一張美豔絕倫的嬌靨如罩寒霜,而那雙原本水靈柔媚的 雙眸,此時卻是射出冰冷無比的目光,怨毒地斜視著楊野。

「寶貝,怎麼一臉兇巴巴的表情呢?」楊野一邊打開車門,走下了車,一邊 嘻皮笑臉地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張麗如冷冷地問道。

「嘿嘿!」楊野乾笑兩聲,接著説道:「先上車吧,我們找個清靜的地方再 談……」

張麗如立刻打斷他的話,説道:「沒那個必要,有什麼話在這裡說!」

「喔,好吧!」楊野一邊微笑著,一邊故意提高音量:「那天晚上妳喝醉了 之後,我把妳脫光了衣服,然後……」

「閉嘴!」張麗如驚怒交加,漲紅了臉怒喝道。

一輩子從來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無賴,剎那間各種負面的情緒,一齊湧上心 頭,不曾想過自己會遭遇如此不堪的處境,無可奈何之下,張麗如只能乖乖地坐 上了車,並且心有不甘地用力關上了車門.

楊野見狀,滿意地坐回了車子,接著發動引擎,緩緩地向前駛去……

一路上,兩人皆無言以對;車子一直往郊區的山上駛去,沿途的景色越來越 秀麗,令人心曠神怡;這裡是有名的約會勝地,張麗如當年與丈夫未結婚之前, 也曾來過此地,如今卻是景色依舊,但心境全非!

「你要帶我去哪裡?」張麗如眼望窗外,冷冷地問道。

「見妳心情不好,帶妳出來散散心啊!」楊野一邊降下了兩旁的窗戶,一邊 接著說道:「這山風吹起來多舒服啊!妳說是嗎?我的寶貝!」

「你嘴巴放乾淨一點,誰是你的寶貝?」張麗如強忍心裡的怒氣,私毫不客 氣地反駁道。

「誰!?」楊野淡淡地說道:「只要是被我上過,體內承受過我的精子的女 人,都是我的寶貝。」

「你……」張麗如怒火一下子爆發,大聲罵道:「住嘴!」

「呵呵!」楊野輕笑兩聲,乖乖地閉上了嘴。

車子一直往山上開去,也不知道轉了幾個岔道,越走越荒蕪,終於來到一處 可停車的觀景平台;嚴格說來這並不是供遊客觀景的地方,因為此處只能停一部 車,兩旁都是蒼翠的樹林,距離前方的懸崖有二、三十公尺,懸崖下就是一道溪 流,停車於此,不但可以躲避日曬,還可以直接坐在車上,隔著擋風玻璃,直眺 對面的叢山峻嶺;這是楊野自己發現的私房景點,他從未帶過任何人來。

楊野停下了車,並且關掉了引擎,順手拉起了手煞車,轉過頭看著旁邊的美 嬌娘張麗如……

雖然感受到楊野灼人的目光,但是張麗如依舊沒回頭,冷冷地問道:「有什 麼話可以說了!」

「妳打算如何解決『雅鑫』的問題?」楊野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張麗如無言以對,但是終於回過頭,看著眼前這個奪走了自己的貞 操、玷污了自己的清白,無恥下流的男人。

「只要妳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為妳解決所有的問題,而且永保『雅鑫』 的永續經營!」楊野說道。

張麗如呼吸突然急促起來,圓潤豐滿的酥胸不停地起伏著,心中慌亂不已;

此時,兩人無語,天地間只餘兩旁林中傳來陣陣蟲鳴鳥叫,搭配著崖下的流 水淙淙聲……

他不可能這麼好心,他到底有何企圖?張麗如心中不停地想著,一股強烈的 不安也逐漸形成。

清爽的山嵐,從兩旁林中吹入半開的車窗內,不帶絲毫暑氣,只有陣陣沁人 的清涼;吹拂在張麗如嬌美的胴體上時,卻令她泛起一顆棵的細微疙瘩,再也不 堪摧殘的怯弱芳心,更是感到一股莫名的惡寒。

兩人彷彿比試著對方的耐性,誰也不願先開口,兩人對視的目光裡,一者從 容、一者沉重!

最後,在張麗如的眼神裡,終於泛起一絲無奈的妥協,以艱澀的聲音,開口 問道:「什……什麼條件?」

楊野嘴角上彎,露出勝利般的微笑,從容不迫地說道:「跟妳的丈夫離婚, 終身陪伴在我的身邊,成為我專屬的女人!」

聽到楊野開出的條件,張麗如驚怒異常,憤怒地罵道:「混蛋!做你的白日 夢,你……你這個只會落井下石的卑鄙小人,以為自己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你 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楊野絲毫不生氣,慢條斯理地從車門側的置物盒裡,取出了一疊相片,嘖嘖 地說道:「妳不想要這些相片了嗎?嘖嘖……真是好美啊!我的拍攝技術,真的 是越來越好了……」

張麗如一張俏臉早已漲得通紅,心知自己的處境,是何等的艱難、何等的危 險,但是聰明慧黠的她,也明白在面對楊野這種覬覦自己姿色的男人面前,自己 不能有些許的軟弱,更不能有絲毫的讓步。

張麗如定了定紊亂無比的芳心,故意裝出一臉凶狠決絕的模樣,咬緊牙關說 道:「那些相片隨你處置,我會去報警,告你強姦我,還拍下我的相片,恐嚇威 脅我!」

聞言楊野突然一愣,沒想到眼前這個嬌滴滴的美人,雖然身處劣勢卻能臨危 不亂,態度還如此強硬,自己所遇到過的女人裡,幾乎無一人能比,包括已經臣 服於自己胯下的王郁菁;心裡對她越發地喜愛,想要完全擁有她的念頭,更是強 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張麗如繼續發狠地說道:「不管法律能不能制裁你,我就算付出身敗名裂的 代價,也要讓你名譽掃地!」

楊野心中不怒反喜,一股征服的慾望湃然湧至,將手上的香豔裸照,順手往 車子的後座一扔,雙手橫伸,一把抱住了張麗如的嬌軀.

張麗如突然被自己厭惡至極的楊野抱在懷裏,嬌靨羞紅著極力反抗,口中怒 斥道:「你……你做什麼!」

美嬌娘張麗如再度被自已抱在懷中,楊野再次享受到那豐彈飽滿的肉感,接 著那獨一無二的少婦幽香,混合著柔美青絲的淡淡髮香,源源不絕地飄進楊野的 鼻中,使得胯下的巨大肉棒,完全甦醒過來。

楊野在張麗如滑若凝脂的香腮上,迅速親吻了兩下,色瞇瞇地笑道:「嘿嘿 嘿……當然是要跟妳重溫舊夢囉,我美麗的『未婚妻』!」

張麗如剎時驚怒交集,性感婀娜的嬌軀,不停地顫慄哆嗦,心中卻是五味雜 陳,羞辱、悲憤、怨恨……諸般情緒全數激湧了上來。

「你如果敢再亂來,我……我死也不會放過你的!」張麗如雙臂遮擋在酥胸 前,一邊陰寒著俏臉,大聲道。

楊野一把扯住張麗如烏亮的秀髮,迫使她的螓首向上仰起,在那精緻可愛的 耳垂上,舔了一下後,說道:「這怎麼是亂來?哪有『未婚妻』不跟『未婚夫』 親熱的!」

接著楊野魔掌的五指一伸,狂暴地握住張麗如豐腴傲人的酥胸,隔著上衣薄 衫,將那飽滿細膩的嫩脂滑肉,揉捏得變化萬千;張麗如只覺得嬌軀火熱難當, 胸前的乳肉傳來陣陣疼痛與酸麻,失貞當晚的那一幕幕情景,剎那間全部浮上了 心頭,那難以言喻的恐懼,悲痛欲絕的感受,使得她整個人彷彿墜入了黑暗。

張麗如猛力地抓住兇前肆虐的大手,悲傷、驚懼的雙眸裡,飽含傷心苦楚的 淚水,顫抖著嬌軀,大聲地喝道:「畜牲,放手!」

楊野以無比堅定的語氣,低沉的聲音說道:「要我放手?哼哼哼!永遠不可 能,只要是被我看上的女人,我都會不擇手段,永遠獨佔她!」

張麗如心中感到一陣冰寒,不願屈服的個性,油然而生,猛然低下了螓首, 在楊野粗壯的手臂上,用力就是一咬……

「啊!」楊野一聲慘叫,雙臂頓時鬆了開來!

張麗如急忙解開身上的安全帶,慌亂地想打開車門,逃到車外去……

看著手臂上滲血的牙痕,楊野一邊搖頭苦笑、一邊不禁尋思:「又是這招 『碎玉噴』,我居然在同一個女人身上,連續兩次中招,楊野啊楊野!你還真是 色迷心竅. 」

張麗如奮力地拉扯著車門開關,無奈因為中控鎖的緣故,只要楊野不解開中 控鎖,張麗如是無法打開車門的;一見無法如願,張麗如當機立斷,將螓首伸出 窗外,想要利用車窗爬出車子……

說時遲、那時快!當張麗如的螓首一伸出去時,只見車窗玻璃緩緩升起,正 好卡在她白皙的粉頸上,不但無法爬出車外,連想要坐回車內也辦不到,張麗如 頓時陷入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

此時,張麗如翹挺渾圓的臀肉,在緊身牛仔褲的包裹襯托之下,盡展誘人的 風姿!就這要呈現在楊野的面前,楊野噴火的雙眼,更是一眨也不眨地盯著這令 他癡迷不已的豐腴美臀!

「畜牲,你……你快放開我……」張麗如纖弱的一雙玉臂,奮力地推壓著陷 住自己的車窗玻璃,一邊大喊著、一邊掙扎著。

看著眼前的美豔人妻,那婀娜玲瓏的身段,楊野心中升起的慾火,卻是越發 的澎湃激昂,無比強烈的佔有慾望,充斥著他逐漸火紅的雙眼,一雙魔掌立時撫 上了張麗如挺拔彈翹的臀肉!

「啊……」飽滿的豐臀,突然遭受到男人的侵犯,使得張麗如猝不及防地發 出一聲驚呼;而且極盡全力的擺動臀部,企圖掙脫楊野的一雙手掌,羞辱地怒喝 道:「放……放開你的髒手……啊,別……別碰我……」

楊野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一股強烈慾火竟然開始瘋狂地燒灼著全身的每一 條神經,一雙手掌隔著黑色的牛仔褲,感受著完美臀肉的驚人彈性,隨著人妻少 婦的掙扎,一種若即若離的微妙手感,對楊野來說是那麼的刺激無比,讓他恨不 得將眼前的這個美豔性感的少婦,剝光她那處處顯得多餘的衣物,恣意地姦淫馳 騁她的曼妙嬌軀!

感覺自己的臀部受到襲擊,張麗如驚恐萬分,當日失身的情景迅速在心頭一 一閃現,情急之下,舉起右腳便是向後一踹……

沒想到楊野早已料到,伸出了右手一抓,將美嬌娘張麗如的纖細腳踝緊緊握 住,順手將她右腳上的鞋子脫掉,然後將她的右腿托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接著身 體前傾斜,雙掌伸至那性感婀娜的嬌軀之下,想要解開張麗如身上最多餘的物事 ──牛仔褲!

驚慌失措的人妻少婦,又豈會不知這色魔的用意,一雙纖纖玉手拼命地向後 擊打,嬌軀也不停地扭動掙扎,企圖阻止楊野的行動;因為張麗如的心裡明白, 一旦身上的牛仔褲被他剝下,那一切都完了!

男人與女人的力道,畢竟是有很大的差距,張麗如身上的牛仔褲,終於在楊 野的用力拉扯之下,逐漸往下脫去,可是到了臀部的地方,便又受到了阻礙,無 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法在往下脫去……

原來是張麗如那雪白的臀肉,實在太過挺翹了,再加上她奮力的掙扎扭動, 使得楊野縱然忙到滿頭大汗也無濟於事……

「哼!」楊野冷哼一聲,抹了抹臉上的汗水,伸手到座位底下,拿出了一把 鋒利的刀子。

接著將刀子交到右手,左手將牛仔褲的褲襠部位拉起,鋒利的刀尖,往褲襠 的縫線上一刺一勾,那牛仔褲頓時破開一個小孔,楊野手上的刀子,接著伸進了 小孔順著縫線向上割去……

隨著刀子的軌跡,牛仔褲向兩側迅速分開,那令楊野無比激賞的極品臀肉, 再度重現楊野的眼前。

「啊……不要啊……」張麗如雪白彈翹的臀肉,失去了牛仔褲緊身的束縛, 一接觸到空氣,令她發出了絕望的慘呼。

刀子來到褲頭稍稍遇到了阻礙,楊野立刻將左手移到褲頭的位置,手上的刀 子一用力,割斷了牛仔褲的褲頭,接著楊野將刀子往後座一扔,雙手又拉又扯, 一陣兵荒馬亂之下,終於將她緊繃的牛仔褲脫掉。

驚慌失措的張麗如,奮力的擊打著車窗,企圖要將玻璃打碎,無奈這些都是 強化玻璃,不管她多麼用力,卻始終無法如願!

此時的楊野,好整以暇地打開車子的中控鎖,接著拉開車門開關,氣定神閒 地下了車!

張麗如聽到車門打開的聲音,急忙摸索車門的開關,接著毫不考慮的拉開了 車門;慌亂之中她卻沒有想到自己目前的處境,她現在是與車門連成一體,隨著 車門的拉開,張麗如纖美的下顎,突然傳來一陣疼痛,接著性感完美的嬌軀,被 車門拉扯了出去……

「啊……」張麗如發出了一聲驚呼。

楊野微微一笑,打開了車後的置物箱,取出一付情趣用的手銬,走向了張麗 如的螓首前,不顧她的徵扎,將張麗如的那雙纖纖玉手,銬在車窗之上,接著繞 過了車門,來到了張麗如的身後。

下午了,晴朗的天空之中不見半朵雲彩,氣溫又悶又熱,只有兩側樹林中吹 來的風,還帶著一絲涼爽的感覺;一棵棵的樹木彷彿被烈日曬得無精打采,只能 無力地搖晃著枝葉;四周沒有任何的人聲與車聲,只有不知名的鳥兒與蟲兒,正 在爭相的鳴叫著。

此時張麗如心跳更是加速,驚駭的神色之中透露出一絲絕望,事已至此,她 也知道自己的掙扎,是註定了於事無補!

早已性慾高漲的楊野,伸手將張麗如的絲質內褲一把扯去,以左手將張麗如 的左腿抱起,順手將她左腳上的鞋子脫掉,接著伸出右手在雪白彈翹的臀肉上, 用力的撫摸揉捏起來……

此時身為一個女人,身上最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在這個奪走自己貞操的男 人眼前,內心羞辱的感覺,卻使得張麗如敏感的嬌軀,泛起一絲不明的異樣,讓 她不禁心慌意亂起來,嬌美絕倫的俏臉上,堆滿著濃豔的紅暈。

「畜牲……你快住手……啊……」張麗如忍不住大聲罵道。

「啪!」聽在張麗如的怒罵,楊野的右手改捏為拍,在那誘人挺翹的雪臀上 拍了一下。

「啊……」張麗如驚呼一聲,螓首忍不住向上一仰,烏亮的秀髮隨之四散飄 逸。

其實張麗如並未感到疼痛,只是從未被人打過屁股的她,受不了這種屈辱的 對待,淚水再也囚不住的滾滾而落……

楊野心中深深愛著眼前的人妻少婦,又怎麼可能捨得打痛張麗如,他只不過 是將手掌並攏屈起,形成掌心中空,虛拍在那挺拔白皙的臀肉上,利用掌心的空 氣,在拍擊時發出響亮清脆的聲音。

此時楊野見效果不錯,於是便源源不絕地拍擊下去,想要趁此機會一舉擊潰 張麗如的心理防線!

「啊……不要啊……嗚……嗚……啊……」畢生難忘的恥辱,使得張麗如淚 流滿面,不停地搖晃著螓首,一股奇妙的感覺,有如一條細流,逐漸向自己的下 體凝聚。

偏西的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投射在張麗如雪白彈翹的臀肉之上;藉著 光線的反射,楊野竟然隱隱約約看到張麗如漆黑綿密的陰毛上,出現了幾滴細微 的水滴,心中不由得大樂,想道:「我果然沒有看錯,真是一個極品的『性奴』 人才……」

張麗如雖然想要掙扎,但是經過楊野無數次的拍擊,她心中那被自己壓抑著 的慾火,慢慢的被激發,張麗如的內心深處,居然有一絲讓自己害怕的想法:身 後的這個男人,何時要來侵犯自己、姦淫自己!

肉體已經不受控制的反應起來,理智的防線,卻還在苦苦的堅守、支撐著, 但是被人強姦的狂野刺激,與丈夫之外的男人,在野外交媾的背德心理,這種種 的一切,卻讓張麗如的芳心,出現了一道深刻的裂痕!

「自己不是都已經……已經被這個畜牲侵犯過了嗎?再一次又會怎麼樣?還 在反抗幹什麼呢?」心中一湧起這樣的想法,張麗如立刻感到羞恥無比的猛烈搖 頭,想將這個念頭從腦海中驅逐出去。

楊野停下了拍擊的右手,轉變為四指輕撫,以不同的手法,繼續開發這絕美 人妻的敏感帶。

張麗如敏感的胴體,承受著極大反差的挑逗手法,不由自主地產生了劇烈的 反應,修長嫩滑的雙腿之間,滑膩羞人的嫩穴已經越來越濕潤,誘人的嬌軀輕輕 地顫抖,無法控制的麻癢酥軟,逐漸地累積,內心深處那蠢蠢欲動的感覺,使得 那份莫名的渴望,越發的強烈悸動起來。

「寶貝,我要妳了,妳想不想要?」楊野微笑著問道。

「……」張麗如緊咬著白玉般的小貝齒,一言不發,但是奇怪的是她也沒有 反抗。

楊野見狀不由得暗暗欣喜,隨即解開了腰帶、退下了長褲,接著又將內褲拉 到膝蓋上,任由長褲與內褲滑落在腳下……

巨大、猙獰的肉棒,冒著絲絲的灼熱氣息,微微地接觸到了張麗如的香肌玉 膚,只嚇得她一陣劇烈顫抖。

楊野將張麗如的上衣下擺,拉了起來,接著用力的向兩側撕扯,她那雪白如 絲緞般的勻稱裸背,再次呈現在楊野的面前了;魔掌更是肆無忌憚的愛撫起來, 充份感受著雪膚上的滑膩與柔嫩,所帶來的微妙手感。

「嗯……嗯……」張麗如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並開始夾著幾聲輕輕的 呻吟,敏感的婀娜嬌軀,也開始不自主的顫抖起來了。

楊野扶著巨大的肉棒,輕輕碰觸著那有如剛萌芽般的小陰蒂,溫柔的問道: 「想不想要啊?」

「啊……你……你給我住手……」腦海裡僅存的一縷清明,依然讓張麗如拒 絕著,但是語氣卻是那麼的嬌軟無力。

楊野的嘴角上揚,用自己的巨大肉棒,撥開那兩片柔弱嬌怯的陰唇,向著張 麗如香滑多汁的嫩穴,毫不遲疑的插了進去……

「不……」美嬌娘張麗如發出了一聲慘呼,淚水也再度噴湧而出。

楊野巨大的肉棒,彷彿鑽孔機上的鑽頭一般,破開張麗如嫩穴中濕滑緊密的 層層媚肉,直達那粗長肉棒所能企及的極限……

『巨蛹屌』與『蠶囊韌穴』再次交鋒……

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如浪潮般狂捲張麗如的嬌軀,裂身般的痛苦,讓她淋漓 的香汗,佈滿了每一吋的雪膚嫩肌,烏黑柔亮的秀髮,更是隨著張麗如搖晃的螓 首,左右飛揚……

而此時的楊野,只覺得自己的巨大肉棒,被層層疊疊的包裹住,承受著堅韌 又緊迫的強大壓力,感覺自己的下體一陣酥麻,控制不住的精液,彷彿就要噴薄 而出!

楊野急忙收攝心神,立刻轉移自己的專注力,接著不斷地做著深呼吸,將內 心高亢與激動的情緒平復下去,這才免去了『一戰而潰』的窘境。

入體的肉棒,實在是太過巨大了,此時此刻的張麗如,彷彿三魂七魄都已經 離體四散,整個心神俱喪,只能急促的嬌聲喘息著。

壓下射精慾望的楊野,開始重整旗鼓,緩緩地抽動自己的肉棒,只感覺到張 麗如溫暖濕潤的小嫩穴裡,穴壁上的皺折,雖被自己的巨大肉棒完全撐開,但是 想要恢復原狀的強韌力道,卻頑強地箍緊包圍著自己的肉棒,隨著楊野的抽插, 收縮的反擊力道,卻是越發的強烈。

「呼……」楊野吐出一口濁氣,心道:「當真是我的『天敵』啊!『蠶囊韌 穴』……果然名不虛傳……無愧矣!」

隨著楊野巨大肉棒的抽插,張麗如的嬌喘呻吟聲,逐漸高昂起來,夾雜著她 無意識般的呢喃,在楊野的耳邊激盪、盤旋,「啊……啊……唔……」

極度的心理滿足以及肉體的刺激,讓楊野雙眼火紅,伸手扯住張麗如的乳罩 背帶,用力一拉,背帶隨即斷裂,楊野彎下腰將右手伸到張麗如的酥胸,握住了 挺拔白皙的豐腴美乳。

「啊……啊……不……不要……啊……」張麗如只覺得自己的身體,有如飄 落身旁的落葉,她已經無力抗拒楊野的蹂躪、姦淫,只能由櫻唇中喊出毫無任何 意義的拒絕.

「呼……寶貝,實在太爽了!」楊野一邊加速抽插著張麗如的嫩穴,一邊彎 著腰,揉撫著她那白皙彈手的豐乳,嘴裡又不時地讚嘆著。

「啊……住手……畜牲……啊……我……不行了……啊……住手啊……」如 夢似幻的肉體高潮,一波接著一波地狂襲著張麗如纖柔的嬌軀,使得她發出了一 連串的嬌吟。

「妳是我的,只有我才能夠擁有妳!妳永遠是我的,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楊野的雙眼赤紅了,佈滿汗水的臉上逐漸變得猙獰,巨大的肉棒,奮力地在 張麗如嬌弱可憐的嫩穴裡狂抽猛插。

「嗯……嗯……」在強大、厚實的抽插衝擊之下,張麗如逐漸失去意識,陷 入了半昏迷的狀態,櫻桃小嘴裏發出了斷斷續續有如夢囈般的呢喃。

楊野此時也已經被慾火焚燒至極端,有如發狂的野獸一般,將巨大肉棒抽插 的速度與力道,催至極限。

美嬌娘張麗如感覺到自己的嬌軀,彷彿是一艘在狂暴風雨中的小船,不停地 上下顛簸著,一下子衝至浪頭、一下子又被狂潮吞噬,隨著身後男人的姦淫,一 頭烏亮的秀髮,也隨著肉體的快速擺動而飛揚著;那因背帶斷裂而垂掛在香肩上 的乳罩,更是前後的晃盪著。

楊野感到自己已經濱臨爆發的邊緣,於是強吸一口氣,奮力地將自己巨大的 肉棒,往張麗如香滑多汁的嫩穴,作出最後的衝擊。

「啊……」一陣陣痙攣的快感衝擊而來,高潮貫通了張麗如的神經中樞,螓 首用力地向上仰起,發出了一聲仰天驚呼,雪白的嬌軀狂野地扭動起來,隨即感 到自己的陰道深處,一股瓊漿玉液狂洩而出……

終於,張麗如淚流滿面地迎接著如登極樂的性愛高潮。

巨大肉棒上的龜頭,被張麗如的玉液陰津一澆,楊野終於忍耐不住了,一股 濃稠腥臊的精液,就好像是火山爆發一般,激射進了張麗如的子宮深處!

『巨蛹屌』與『蠶囊韌穴』的再次交鋒,依舊是以平分秋色來收場!

太陽不斷地向著西邊的地平線移動,兩具滿是汗水的男女,衣衫不整地疊合 在一起,蟲鳴鳥叫逐漸低落,取而代之的是這對男女粗重的喘息聲。

良久,楊野站了起來,抽出了已經滿足的巨大肉棒,穿好了褲子,這才回到 駕駛座上,將禁錮張麗如的車窗玻璃按下,接著取出了手銬的鑰匙,打開了張麗 如玉手上的手銬,將她軟倒的嬌軀扶到座位上。

楊野回身走了兩步,伸了個懶腰,口中喃喃自語:「打『野炮』真是累人, 搞不懂為什麼有人偏偏喜歡在野外作愛,又熱又累,還是在冷氣房裡舒服……」

話未說完,突然背部遭到撞擊,楊野向前踉蹌兩步之後,立刻回頭一看,只 見張麗如朝著前方的懸崖跑去,楊野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隨即向她追去……

張麗如一到懸崖邊,就是往下一跳……

楊野嚇得魂飛魄散,毫不猶豫地往前一撲,左手抓住懸崖邊一棵不知名的植 物,胸口猛烈的撞上懸崖壁,引起強烈的劇痛,雙腳大大地張開著,頂住懸崖壁 上突起的岩石,右手奮力一抓……

只差一點點,真的就只差一點點!

楊野不由得悔恨交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