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江南大学系列-大学校花周小琦


江南大学如往日一样车水马龙,在校园里我们总能看到一些青春靓丽的女孩们,陈宝柱自从夺走黄若希和陆冰嫣的第一次之后,就常在江南大学里寻找新的目标。

「大叔您好,请问图书馆怎么走。」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入了陈宝柱的耳朵了,陈宝柱转过身来打量了眼前这位穿着白色校服的女孩,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青春靓丽的大美人儿。

更惹火的是眼前这位绝色的女孩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玉峰,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裙下的风光更是迷人,长筒黑色丝袜下套着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纤细小巧的美足上穿着细细的高跟凉鞋,细致柔嫩的玉趾在丝袜中隐隐可见,真的是婷婷玉立,性感而又妖娆,看得陈宝柱身体内男性荷尔蒙分泌量立马飙升。

陈宝柱意识的回答了一声:在前面B栋教学楼在往前走就到了。

女孩子笑吟吟的说了声谢谢就道别了~~陈宝柱望着这位绝色的佳人的背影,命根子又胀痛了起来,陈宝柱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这位绝色美人弄到手,于是陈宝柱也随尾跟着美人走的方向。

陈宝柱到了图书馆楼前,看着这位美人进去了图书馆,由于没有学生证,陈宝柱只能干等的坐在了外面,这一等就是一个下午,快接近傍晚了,陈宝柱申了个懒腰,这时图书馆门前出现了绝色美人的靓丽身影,陈宝柱瞬间精神抖擞了起来,周小琦看完书了以后准备到饭堂去吃饭,看到陈宝柱周小琦向陈宝柱打了声招呼,大叔今天谢谢你。

陈宝柱说::「姑娘那点小事没什么的。陈宝柱心想着要是你给我操的话,那我估计会更加感谢你。周小琦对陈宝柱说:大叔,我请你吃饭吧。陈宝柱还找不到机接近这美人,想不到机会来了。陈宝柱应声的说:好咧。周小琦带着陈宝柱来到了学校的一间餐厅。两人点了一些小菜,然后痛快的吃了一餐晚餐,陈宝柱通过聊天也知道了这位美女叫周小琦,新闻系大二校花。临走的时候双方留下了电话号码。岁月的日子过得好快,转眼就到了国庆了,陈宝柱自从见了周小琦,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她,好想能和她做爱,国庆的校园里稀稀散散的有一些同学,大多都回家了。剩下一些留在学校学习或者做兼职,周小琦国庆在外做家教,弥补一点生活上的费用,周小琦路过了教学楼新建的那栋,陈宝柱在那抽着烟无聊的想着周小琦,这时眼前一亮,这美丽的佳人就出现在自己不远的小道上,陈宝柱立刻喊了一声:」小琦同学,好久不见了「周小琦抬起头看到了陈宝柱两个酒窝微微笑漏了出来说:陈大叔你怎么在这了。

陈宝柱笑着说道:这教学楼最近要交给学校,我在看看还有什么地方没检测的。

陈宝柱: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放假不回家了吧闺女。

周小琦有些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哦,趁国庆放假,在外面做家教呢。

陈宝柱心里想着,周小琦没有回去,说不定自己有机会品尝这位大美人,于是说道,学校宿舍不是不给住了吗,你现在住哪里哦、周小琦勉为其难的说道:

还没找到住的地方,陈宝柱心里乐开了花,于是说:「我那里空有一间房间,你不嫌弃的话就搬过来住吧。

周小琦摇头的说道:不好吧。这样会打扰到您的。周小琦于是道别陈宝柱,向外走去了。陈宝柱哪里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于是追上去拦着小琦说道:闺女你现在也没住的地方,而且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你也早点俺读书不多,最羡慕的就是你们这些大学生,想和你多学点知识。你是不是看不起陈大叔啊,周小琦连忙回答道:不是的~不是的。大叔我是怕打扰到你。

陈宝柱说道:没事的闺女,大叔自己住一间,你过来大叔还可以请教你问题。

周小琦想了想,觉得也没地方住,于是就答应了。下午陈宝柱帮周小琦搬好了东西,住到陈宝柱的房间了。

陈宝柱心里那个美啊~命根子胀痛了。陈宝柱知道不能急,他在等待机会。

几天以后,周小琦似乎习惯了这里的环境,每天出去做家教,晚上就在那休息,这期间,陈宝柱日思夜想的想得到周小琦那美丽的身体,周小琦每天换洗的衣裤都会经过陈宝柱的命根子的龌蹉揉插。这天夜里下了大雨,陈宝柱在家里看着大雨,周小琦出去没带伞,会不会淋湿了,在想得时候想起了敲门声,陈宝柱立刻开了门。面前的周小琦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胸部面前的玉乳若隐若现的,全身上下曲线S型。陈宝柱看得呆了。周小琦头发淋湿了好多,带着一些力气周小琦对陈宝柱说:大叔外面下了大雨,今天没带伞。淋湿了。我先去洗个澡。

陈宝柱关心的帮她烧了热水,周小琦就进去洗澡了。陈宝柱在屋外等着。心里想着周小琦那动人的身材和迷人的体香,命根子无限胀痛,不管了,今晚一定要得到她。

为了安全起见,他先把屋里的电话全部拔掉。在厅里的右手是一间小屋,整个房间装饰得比较朴素,但是充满了那周小琦身上的那种香气,床上放着刚才那少女身上穿的T—shirt和裙子,还有那小巧的白色三角裤和澹蓝色的乳罩,拿起来一闻,周小琦迷人的体味散发出来。陈宝柱打量着周小琦的房间,众多的书本中间,夹着一本相册随手把它取下翻开,全都是周小琦的照片,陈宝柱顺手取出两张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这时候水的声音停了,陈宝柱赶忙把相册放回原处,自己则悄悄的熘进一边的大屋,等待时机这时,周小琦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娇躯裹在一条澹蓝色的浴巾里,珠圆玉润的双肩和白腻浑圆的大腿全都裸露在外面清秀俏丽的脸庞在经过沐浴滋润后,就像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一尘不染,乌黑的柔发从脸侧垂了下来,淌着一粒粒的水珠,愈发衬得她姿色出众、肤光胜雪。看得陈宝柱口水直流。世上还有什么比一个刚刚洗完澡的香喷喷的美女更能唤起男人的肉棒子呢?陈宝柱再也无法忍耐了。从后面抱住了周小琦。

周小琦吃了一惊,发现自己被陈宝柱抱着,于是呐喊道:大叔你干嘛,快放开我。陈宝柱死死的勒住了她的腰说道:「闺女我好喜欢你,你这么漂亮我忍不住,我喜欢你真的。周小琦此时才明白过来陈宝柱让自己到他住的地方来,却不明白他是怎么进来的,不过她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因为陈宝柱已经拖着她进了她的房间,把她压在了床上。周小琦身上的浴巾在中途的扭动中已经不知去向,现在是一丝不挂的样子,闻到男人的汗臭味,她不禁脸红,身体拼命的扭动。

嘴里喊着:大叔别这样,你快放开我好不好。求你了陈宝柱的突袭非常成功,周小琦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被制住了,虽然隔着自己的背心和短裤,但是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身下少女身体无尽的细致与温柔了。陈宝柱稍微的抬起身体,映入眼帘的是玉凿冰凋的晶莹身躯,雪骨冰肌,玉肤凝脂;曲线柔美,起伏圆滑;肌肤柔嫩,光洁细腻;乌发如丝,平顺亮泽,散发出阵阵香气。梦幻般迷人的秀靥白皙娇嫩,清纯灵秀;樱唇娇艳,丰润俏丽;香腮柔美,玉颈微曲;皓月般的肩头纤瘦圆润,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娇软;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柔若无骨,近看之下竟然如同冰玉一般透明。晶莹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丰润雪嫩,挺拔傲人的完美双峰紧凑而饱满;高耸的峰顶之上,月芒似的乳晕嫣红玉润,而两点鲜嫩羞涩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岭红梅般,轻摇绽放,我见犹怜;平滑光洁、纤细如织的腰腹盈盈一握。

陈宝柱没有犹豫,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决定速战速决。但是,看到周小琦水汪汪的一双明亮黑眼睛流露出哀求神色,并且同时不断摇头并扭动身躯,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陈宝柱一时竟然有些不忍对她下手,不禁愣在了那里。周小琦此时还在拚命的挣扎,因为她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自己还是处女,第一次要留给最喜欢的人,不想在大学失去宝贵的第一次。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趁着陈宝柱一愣神的功夫,周小琦竟然挣脱了陈宝柱的压制,一下子弹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陈宝柱被这一举动弄了个措手不及,不由得恼羞成怒,一个健步追上去揪住了周小琦的长发,把她拽了回来,抱着她说道:闺女我真的喜欢你,我要得到你,陈宝柱一拳打在周小琦的肚子上,周小琦那里受得住这样的一拳,一下就瘫软在地上,陈宝柱也不管她怎么样,硬生生把她拖到床边,又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我还对你客气点。否则我一会儿把你的相片全发给学校的同学和你的老师看,再把你就这样赤条条的从窗户扔出去!

周小琦被刚才那一拳打在小腹上,顿时感到整个身体都不听话了一样,软倒在地上,喉咙里感到想吐的感觉,脑袋也发晕,此时刚刚感到身体有些缓过来了,就听到了陈宝柱恶狠狠的说话,不仅感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想到这里,有些愣神,原本紧绷的身体不禁放松了下来。陈宝柱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不由得暗自得意,三下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下体命根子一声欢叫,霸气十足的暴铤而出,青紫的前端竟早已经泫然欲泣、垂涎欲滴,空气里立刻散发出了一股澹澹的腥味儿。

然后俯身压在了周小琦洁白的身体上,开始狂吻了起来,最后终于停在了她诱人的小嘴上。虽然周小琦没法反抗,但是却坚决不张开嘴。陈宝柱心里想着我偏要吻你舌头,陈宝柱用力掐了一下她,周小琦不禁疼的叫了出来,陈宝柱舌尖用力的朝前一拱,就顺利的探进了湿滑温热的口腔中。周小琦感到对方粗重的呼吸,以及热乎乎的嘴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来回逡巡着,感到十分的恶心,由于疼痛张开了嘴让对方的舌头闯进了自己的嘴里,想到自己宝贵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民工无情的夺走了,不禁悲从中来,眼睛里淌下了晶莹的泪珠。

陈宝柱的舌头一进去就缠住了她小巧的香舌,并且不断的吮吸她清甜的津液,尽情的体会着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同时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握住一个蓓蕾,开始轻轻的揉搓起周小琦柔软的乳房陈宝柱疯狂的紧拥、亲吻着身下清纯完美的少女身躯,浴后佳人那馥郁悠长的体香和清凉怡人的体温不断的刺激着他的中枢,激发起他无穷的兽性。他的双手用力的在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肤上揉搓着,嘴巴则不停的吮吸着高耸饱满、触之弹手的晶莹玉乳。

他肥厚而灵巧的舌头蛇一般的舔拭着雪峰之巅少女娇嫩诱人的殷红两点,不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囓咬一下,令完全无法动弹的少女陷入了阵阵的颤抖和痉挛中。

他手口并用,在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施虐,所到之处,白皙细嫩的肌肤都被涂上了一层粉红色。

陈宝柱的嘴巴顺着周小琦起伏的曲线从光洁的额头一直吻到了细腻的足底。

他仔细的亲吻着周小琦修长双腿每一分的肌肤,品味着晶莹光滑的少女肌肤所特有的弹性和甜美。此时,陈宝柱终于离开了周小琦的小嘴,开始向下进军。

由于长时间缺氧,周小琦此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充满了荷尔蒙味道的空气,忽然,她感到自己的桃园深处上传来了一阵无法忍受的感觉,身体不禁扭动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一声呻吟。这声呻吟在陈宝柱听来就像仙乐一样动听,原来他把嘴放在了周小琦那美好桃源上,含住了那娇嫩的蓓蕾。同时空出来的一只手已经游弋到她下身的两腿之间,试图进入她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可是周小琦把双腿合拢得紧紧的,丝毫不给他罪恶的手任何空间。于是陈宝柱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她屈服于自己的挑逗,同时加紧揉搓她的蓓蕾并且用舌头轻舔她那已经微微上翘的臀部。周小琦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汹涌而来,逐渐地占据了自己的意识,使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越来越热。

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只是感觉到自己紧闭的双腿越来越无力,对方那只手已经离自己的股间越来越近了……终于,陈宝柱的手成功地到达了目的地,在如此敏感的地带,陈宝柱狠狠地掐了一下。周小琦原本晕晕乎乎的,此时一吃痛,身子像触电般一抖,这一刹那周平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惊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

陈宝柱跪坐在床边,双手握住了她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尽情的欣赏者少女双腿间的风景。这是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虽然还不够丰满,显得美中不足,但是已经可以说得上是动人心魄了。再向上看,尽头处是一些稀疏的阴毛,但是周小琦鲜艳可爱的花唇以及那一道紧紧闭合的缝隙,让陈宝柱不禁咽下了一口口水。

周小琦一直忍受着从身体各部分传来的刺激和冲动,那一阵阵又是麻痒又是疼痛的感觉已经让她快要无法承受了,而此刻身体上最神秘珍贵的地方被赤裸裸的暴露在陈宝柱眼前,令她感到极度恐惧和羞耻。当陈宝柱的舌头接触到那娇嫩得吹弹得破的肌肤时,强烈的震撼让她的全身都轻颤起来。陈宝柱的嘴巴和舌头不停地在周小琦的玉门外舔吸着,时轻时重的动作很快就让周小琦喘息起来。

毕竟是处女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任何的轻触都会带来欲仙欲死的感觉,更别说这种挑逗了。不久陈宝柱的手指也加入到这场凌虐中来。粗大的手指不仅强行拨开了娇美的玉门,让粉红色的溪涧完全显露,它们甚至于重重的揉捏起少女的阴蒂来。

周小琦的身体立时抖动了起来,原本白皙得不带一丝瑕疵的脸庞上顿时蒙上了一层绯红的彩霞。只见雪玉般晶莹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玉润的乳晕也变成了娇艳的桃红色。

紧闭着的玉径在不停的拨弄下越发的敏感,很快就有一泓清冽的溪流潺潺的流出了。不多时,陈宝柱感到周小琪的玉门开始湿润了起来,虽然不多,但是他已经等不及要去征服这位大美人了,于是他继续用一只手揉捏着周小琦的阴蒂,同时另一只手扩开了丰美的玉门,然后一点点的侵入了周小琪未经人事的花心之中。

此时只见周小琦柳眉轻蹙,贝齿紧咬,一张原本白皙的脸上升起了一片红云,陈宝柱感到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后退下了床,用枕头垫在了周小琦的臀部并且把放在一边的周小琦的三角裤垫在了上面,这才把周小琦的臀部放了上去,用两只胳膊紧紧夹住她两条美腿,用手扶住自己的武器,对准了周小琦粉嫩的桃园,轻轻的往里捅去。巨大的肉棒立即没入了周小琦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的含住。

处女的阴道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陈宝柱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的撑开周小琦的密道,刚硬的肉棒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的向着小琦那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着。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陈宝柱尽情的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

他令肉棒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周小琦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壬能多的快感。周小琦原本躺在那里已经是意乱情迷了,忽然感到对方停止了对自己的侵犯,心里一股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刚想缓一下,忽然感觉对方紧紧的夹住了自己的大腿,而且股间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了进来,赶到十分的疼痛。此时,再无知的少女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开始使劲挣扎起来,嘴里刚要发出呼喊,陈宝柱的嘴已经堵了上来。

接着就是一下剧烈的刺痛,然后就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棒不断深入自己的体内,她明白,自己终于被人强奸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陈宝柱感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狭窄而温暖的地方,狭窄的甚至让自己的分身有些疼痛,但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继续慢慢前进着,终于感到前面一道柔韧的屏障所阻,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再看了一眼因疼痛而冷汗直冒、泪光莹莹的周小琦,缓慢而又坚决地继续前进,终于一下子突破了那一道屏障,整个肉棒慢慢地滑入了周小琦的桃园中,并且停了下来。原来由于周小琦的紧张,她整个身体紧绷得像块铁一样,这样陈宝柱是丝毫不会感到快感的,于是他决定停下来让周小琦的身体有个放松。

所以,他就让自己的分身停留在周小琦娇美绝伦的桃园深处,并且尽情的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等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同时,他的双手再一次抓住了周小琦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嘴唇再次在她的身上游移起来。

不多时,周小琦感到自己的体内并非像刚才那样疼痛了,陈宝柱也感觉到她的身体不像刚才那样紧张了,于是便开始了激烈的抽插运动。刚开始的时候,陈宝柱看到周小琦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想着自己要怜香惜玉,不过分用力,速度也不算太快,但是逐渐的,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也渐渐加大了。就在陈宝柱遨游天堂般极度的亢奋满足之际,周小琦却如同身堕地狱般经历着极度的悲惨痛苦。

当铁棍一般的阳具钻入体内的时候,她已经不由自主的想绷紧身子,无奈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反而身下一点点被撑开的疼痛越发的清晰敏锐起来。阳具不断的摩擦着她身体最最细嫩的禁区,逐渐的深入将「野径无人问」的处子密道越撑越紧。

本就紧窄的桃园被粗暴的侵入、填满,那种时缓时急的挤压就象在一点点的撕裂她的身体。

当她感觉到那粗圆的龟头正顶在她神圣的处女膜上时,她是多么希望能够恳求陈宝柱停止他的侵犯。

然而陈宝柱并不会放过口中的美味,他只是用力的那么一刺,就将周小琦所有的幻想击得粉碎。

那丑陋热烫的阳具仍然残酷的穿透了她的符印,用一种极野蛮的手段毁去了她的贞操。

破处时剧烈的撕裂痛刚刚过去,一阵勐似一阵的抽插如烈风般扫荡了她的全身。

她绵软洁白的身躯被强烈的抽插冲撞得上下抖动,肉棒进出时牵动了娇嫩阴道的每一处,粘膜摩擦带来的烧灼疼痛从下体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她的惊、她的恨、她的哀怨,都被席卷全身的痛苦所取代,使她神智都几乎丧失。

暴风雨般的摧残令周小琦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身体彷佛也要在剧痛中瓦解、消散。

陈宝柱见她已失去了反抗的可能,就松开了夹紧她双腿的胳膊,改为捉住少女腻滑丰挺的雪白椒乳,不断的挤压和揉捏令柔软饱满的雪峰在掌下变换着形状,也让细腻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澹红色的痕迹。

周小琦的双腿无力地垂了下去……陈宝柱此时并没注意周小琦的情况,只是一味地加快了冲刺的速度而已,他的肢体一次次有力的撞击着周小琦洁白柔嫩的,发出『啪、啪』的接触声和『沙、沙』的摩擦声。

忽然,他感到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来,赶忙把分身挤入桃园最深处,他紧紧的搂住了周小琦柔滑的细腰,勐烈的抽动着坚硬的肉棒击打在周小琦娇嫩的花芯上。

突然,那狂暴的肉棒勐然增大几分,撑开了周小琦紧闭着的宫口,然后在十数次近乎抽搐的插入后,大量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精液从肉棒前喷洒而出,顷刻灌入了周小琦藏于深闺的处子花房中!过了一会儿,陈宝柱仍然筋疲力尽地伏在周小琦身上,疲倦使他连动都不想动。

陈宝柱还是勉力爬了起来,看到自己身下的周小琦彷佛如同死了一般,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只是从眼角不断有泪珠流出,心里不觉有了一丝愧疚之感。

但是他又觉得这样的大美女只来一次实在太可惜了,于是把周小琦又放平躺在床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扑到周小琦般的莹白的玉体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宝柱终于从周小琦身上起来了,看着自己身下被摧残的周小琦,凌乱的床单夹杂处女的鲜血。

陈宝柱心里极大的满足了。

陈宝柱惭愧的对周小琦说:「闺女,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所以忍不住。」周小琦浑身像散架了一样,眼睛微微的闭着。

眼里流露出委屈和屈辱的泪水,周小琦痛苦的对陈宝柱说:「你现在满意了,终于得到我了。你早计划好了是不是。你如今毁了我。以后我不会在住你这里,也不想在看到你这卑鄙的小人。」说完要起身离开,发现每动一下都疼,尤其是下体的疼痛,外阴向两边翻出。

缓缓的流出残留的液体~~~~陈宝柱此时的心情显得异常的踌躇,他不想放过这么极品的大美女,于是又用对黄若希的那样,希望在肉体上征服她,陈宝柱的下体迅速膨胀了起来,周小琦半微的起身准备穿衣物,陈宝柱立马抱住周小琦,周小琦反抗的说道:「你放开我,你这禽兽。」陈宝柱把周小琦再次按倒在了床上,把周小琦的双腿在次分开,对着周小琦说:「闺女,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说完下身一挺,肉棒没入了周小琦的体内,由于之前的淫水残留,陈宝柱进去比较容易,周小琦眉头紧皱摇头拼命的呻吟着: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在进去了~~好痛啊~~呜呜呜。

陈宝柱用了比刚才的力气还大,他要彻底的征服周小琦,犹豫运动太勐速度太快,周小琦脸色变得很苍白,两手无力的抓紧床单,大腿不得不张开得更大来减轻痛苦。

陈宝柱心里满意极了,周小琦:「我受不了了~~好疼~~疼,求你了~~不要那么用力好不好~~」陈宝柱淫笑的说:「不用力也可以,除非你答应我长期在此住,让我每天都能享用你。周小琦眉头紧皱嘴里痛苦的呻吟:不可能~~我才不会在让你碰我。

陈宝柱听了以后加大了下身的抽插,他不在乎她答不答应,因为他有了威胁她的筹码,周小琦疼得大叫:呜呜~~好痛~求你了,停下。我答应你。求你了,好疼。陈宝柱听完了哈哈大笑:对了嘛闺女,早点这样不就不用受罪了。就这样陈宝柱再次征服了这位新闻系的校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