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恋夏


恋夏-墙角的缝隙

夜,初夏的夜,乡村的7月初夏的夜。

7月的夜晚,虫鸣,蛙叫!空气中带着甜甜的味道,夹杂着骚动的气息,撩动着一颗颗少 年的心。

乡村的夜总是来的很早,7点没到就已经漆黑,大人们在空地里唠嗑,孩子们借着微弱的灯火,四处嬉戏,19岁的我再静静等待,等待我的夜行的开始。

农村的房子都是建的零零散散,围着一个中心自己造的,四周都喜欢种上树啊、堆上废砖什么的,又形成了各自的小小私密空间,几天前的夜里,暑假作业写到很晚,出去后门的空地上尿尿,那时也不讲究上什么厕所,小孩子哪里方面哪里来,长长的尿了快两分钟,听到隔壁娟娟家传来弱弱的说话声,她家刚盖好新房子,墙面还没装修。我好奇的轻声的走到她们家后墙,外面还没装修,透过缝隙看到娟娟和她妈说话,大概听出了,盖房子用了多少钱,刚盖好娟娟爸就出去打工了等等的话题。娟娟和我是同班同学,长的很漂亮,话很少,比同年的女生都要成熟些,在这之前还不知道男女之事,更谈不上意淫了。娟娟安慰了他妈几句,就说夜黑了,去洗澡睡觉了。

我跟着娟娟的脚步声移动到外墙,好不容易在膝盖的位置找到一块细缝,趴在哪里看。娟娟在大澡盆里盛上水,在昏黄的灯光下,正面对着我的方向,褪掉了短裤和汗衫,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乳房,少女的乳房,那对大大的乳房白嫩而坚挺,两粒细小的乳头红红的凸起,乳房带着一颗颗的水珠,象两只振翅欲飞的白鸽,后来知道娟娟的这对乳房真是不小。这对粉嫩的少女的乳房随着娟娟抬脚进澡盆而微微的颤抖着,那双白白的乳房下是平坦的小腹,再下面是慢慢突起的三角形肉丘,如同蚌肉的无毛的小山丘,虽然读过一些关于女性生理的书,但真实的见到还是第一次,我感到我的鸡巴愈来愈大,顶着内裤很难受,脸也憋得通红,娟娟并没意识到在她对面的门后有双刚开化的眼神正在注视着她,她微闭着双眼,慢慢地搓洗着自己的大乳房,红红的嘴唇轻轻的闭合。

我整个人出奇的难受,没在继续看下去,轻声急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刚才看到的那幕在眼前晃来晃去,反复出现那双白嫩欲滴的大奶子和那片蚌肉,鸡巴又再重新勃起,无意的将手放在鸡鸡上面,马上如同电流一般直冲脑海,从未有过的感觉,就这样来回的抚摸着。哈哈!是不是每个男孩天生就会自慰,只是欠一个机会。没几下,一股浓郁的白色液体蓬勃而出,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兴奋的整夜未眠,我闭上眼睛回味着每一个细节直到天亮。

白天再看到娟娟的时候,我都不敢正眼看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傲,我心里却在窃笑,奶子都被我看到了,还嘚瑟什么呢!中午我故意去她们家去串门,把房子的结构仔细的看了一遍,特别是洗澡的那个房间,乘着没人,用铁丝在昨天的缝隙周围捣鼓了几下,半整块砖都可以拿出来了,砖口前面是放板车的地方,我又加了一点伪装,心里狂跳不止。早早的吃过晚饭,就回自己的房间,等待天黑,人们散去,觉得时间真长……天刚黑我就离开房间售后在洞口,拿开今天撬开的砖,里面灯光很弱,外面漆黑,完全看不到我这里。看着里面来回的脚步声,我的心一阵阵的发紧,娟娟你快来吧!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水声惊醒,原来不知觉中我睡着了,我马上进入状态,睁大眼睛看着里面。由于睡着了,错过了她脱衣的过程,此时娟娟已经坐在浴盆里,身上不着寸缕,受灯光的影响,整个洁白的身子发出一圈鹅黄的光芒,让人很是激动。看来我是睡着错过了,没看到脱衣服的过程,半块砖被我撬开了,让我看的更加仔细。

她坐在大澡盆边上,用毛巾轻轻的擦着身子,碰到那挺立的乳房时她似乎也有些感觉,一边用毛巾擦着,另一只手在乳头周围不停的划着圈,偶尔轻轻的捏一下,整个人就是跟着轻轻的一阵颤抖,不多会她已经开始洗下面了,先是用毛巾蘸着水慢慢的擦着无毛的馒头,来回又擦了一遍。

这时她突然把毛巾放开拉成一个长条,她站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看到我了,寒毛都吓得竖起来了。却看到娟娟把毛巾一头从胯下穿过去,另一只手接着毛巾另外一头,很快的毛巾就开始在她的无毛的蚌肉上来来回回地走了几圈。我看得兴奋不已,原来女孩确实别男孩早熟,从她的熟练程度上可以看出,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我的弟弟此时已经昂头挺胸,这次我将这笔直的棒棒从短裤里放了出来,轻轻的套弄着。

娟娟来来回回搓了一会后发出了满足的轻吟声,从桌子上拿起来一块肥皂擦起身来。坚挺的乳房,随着她不停地搓动,整个乳房感觉越来越饱满,颜色也越来越好看。透过这个小小的洞口,我闻到了那怡人的香味,不同于花香,不同于稻香,带着少女淡淡的体香,直扑心脾,醉人得很。搓完乳房,娟娟已经开始清洗阴部了,粉红的嫩肉混着白白的泡沫,看起来格外诱人。她把毛巾在这里来回又搓了几下,轻轻的呻吟着,她整个身子坐到了澡盆里面,看来已经达到了高潮。

我的手快速的套着鸡鸡,精液直冲而出,在这新建的墙壁上添加了我白绸的装饰。

就这样过了有几分钟,她慢慢起身用水冲洗了身上的泡沫,一副洁白的躯体呈现在我的面前,现在想想那就是女神的感觉。娟娟穿上衣服满脸红光的走开了,我也带着满足退回到了我的房间。

夜,等待着我的下次出发……

恋夏-瓜田

自从有了这几次的夜行经历之后,暑期的夜晚再难让我平静,除了隔壁的缝隙经常去光顾外,还在寻觅着更广的天空。

到了西瓜成熟的季节,种瓜的会在瓜地里搭上简易的棚户,早些吃过晚饭夜晚去哪里看瓜,防止别人去偷瓜。虽然有人值守,像我们这样的孩子们会抵挡不住西瓜的诱惑,偶尔去光顾,冒险去满足一下口馋。自从上次的偷窥之后,我养成了晚睡的习惯,偷窥之后难以入睡,夜里10点多家人都熟睡后,我走在了去瓜田的路上。

我会经常光顾大煞家的瓜地,主要是因为离我家近,周围长满鹿草,方面行事,还有就是大煞经常吓唬我们小孩子,所以给他取了个大煞的称号,为了报复他,就经常去偷他家的瓜吃。这夜馋虫发作,去了大煞家的瓜地。远远的听到了棚户里传来大煞和她媳妇说话的声音,心想这次估计泡汤了,这么晚还没睡,她媳妇怎么也在这里?冲动又让我巧巧的靠近他们睡觉的地方,我趴在棚户后面刺树底下,借着里面蜡烛的灯光,看到她媳妇是来给他送宵夜的,真是心疼男人啊。

大煞吃完一海碗面条,感到已经饱了,抬头看见媳妇冲着自己傻笑着,心里一阵激动,眼睛一转好像有了什么主意,只见大煞把空碗放在地上,快速的把大裤衩脱掉,坐在竹床上,一条黑黝黝的蟒蛇翘首而出!妈的!想不到大煞的家伙这么大,难怪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心里很是不平。

「啊~」大煞媳妇激动的叫了一声,急忙拿衣服给他盖上,露出一张红透了的脸害羞的看着大煞,那样子真他妈的逗人,压低声音说「要死的,你这么在这里漏出来,被人看到了幺!」「这大半夜的谁来这里看,你别羞了,快上来。」大煞边说着,边伸出手去拉媳妇。

「要死的,先把蜡烛灭了哦?」

「说你土吧,这里又没人,而且城里人都开灯干,这还不说,他们还去那个叫啥子公……公园的野地里干呢!和这里差不多。」「呀!真是的?」大煞媳妇这时已经软了。

大煞说着,猴急的去解媳妇的白碎花的上衣,衣服里耸起两座山峦,想必是夜里,胸罩都没穿,两颗大葡萄突起在衣服上。大煞干脆一把把衣服扯了,伸出右手一把盖在左边的山峰上。

「啊~」大煞媳妇呻吟了一声,半眯的眼里射出了兴奋的光芒,坚挺的乳尖在大煞掌心传来的热度下长大了好多。另一只手熟练的脱掉了媳妇的裤子,淫水伴着烛光闪闪发光。

「骚娘们,是想要了吧!以后,想要你就跟我直说,我一定满足你。」「呀,要死的,你坏死了,这么羞人的话叫我咋说出口?」她嘴里这么说,可腿已经跨上了大煞的身上。大煞早扶着自己早已挺的发胀的大鸡巴,摸着媳妇春水横流的小穴,「啊~」媳妇屁股一沉坐大煞的大腿根处,一跟粗大热烫的鸡巴挤进了润滑狭窄的密穴里,他们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大煞双手扶媳妇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指导她上下挺动着。没过多久,他俩摸着了规律,当大煞媳妇抬起屁股时,大煞的屁股向下沉,大鸡巴从密穴里拔出一小段,然后,他媳妇的屁股落下,大煞也向上顶,粗大的肉棒又塞了回去。

「啊~」白兰花仰着头,挺着胸脯颤动了好一会,无力的趴在大煞身上,一跟火热的鸡巴还插在密穴里没有拔出。看的我也不自觉得摸起我的小金枪。歇了一会,大煞撑着手变成跪着的姿势,扶着媳妇的屁股,让她做了个狗趴式。然后又开始挺动起来,大肉棒卖力的一进一出,把密穴里淡乳白色的汁液挤出来,撒的大竹床上满床都是的。

大煞有如神助,一根大鸡巴依然毅力不到,把她翻了一个身,面朝着自己,然后用双手扶在媳妇的跨间又激烈的挺动起来。

「啊~ 」大煞媳妇再说不出话来,只是低声的叫着,整个身子像散了架一样,随着大煞的抽插不停的抖动着。

等到大煞终于爽快的射了出来,媳妇差不多快昏了过去,大煞满足的笑了笑,拿起烟抽起来,大煞媳妇慢慢的坐起来,娇嗔的说「要死的,快把我搞死了?」说着套上上衣,准备穿裤子的时候,看到蜜穴里在滴着大煞的精液,又娇羞的看了下大煞一眼,走到棚户的门口四下看了看,我赶紧贴地趴着,眼睛还舍不得离开。只见她看了四下没人,走到左侧的水沟里,撩起上衣跨在沟上用手舀水写那肥美的蜜穴,月光照在她丰满的大屁股上,我咽了下口水,加快了手上的套弄,射了三股小金枪才稍微软了一点。

这时她已经清理好阴户,走进棚户穿好衣服,大煞这时已经打起了呼噜,女人轻笑了一下带上门离开了,我也忘了是来干嘛的,瓜也没偷,跟在后面走了一段,准备回家。大煞媳妇走到岔口停下来了,借着微弱的月光,她回头看了下,转身向另一棚户的路走去。

字节数:790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