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真红的诱惑


对森野信吾而言,校园生活并没有替他带来甚么美好的青春,也没能提供甚么乐趣。

如果用画去比喻,他的校园生活在去年开始就充斥了写实风格。

父母都要工作,家中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分担家务,他每天也要在下课后赶到商店街跟其他主妇争夺便宜的货品,回定后还要忍住把臭汗洗掉的冲动,先把晚饭准备好才可以腾出时间冲澡。

而这个情况在父母手牵手出远门公干后,变得更加严峻了。

对他来说,唯一能够轻松自己的时间就只有窝在房间里面上网打电动看小说的周末,或是坐个电车到远一点的地方闲逛的星期天。

因此,对於把自己生活节奏打乱的人,信吾都不留情面。

「森野君你这样子可不是身为学生应有的态度啊!」「吵死啦!那么闲就给我去管那群女生啊!」而现在跟他在热切地争辩的少女,正是其中一个侵犯他自由时间的敌人。

这个少女把及腰的黑色长发束成了俏丽的马尾,明亮的枣红色眼瞳正朝向他展露着夹杂不满的神色。

天宫院真红。

他当然知道这个被选为校花候补的女同学。

「不要拿天上院同学她们当藉口!伯母在机场还交代过要我好好看管你,我怎么可以让你这么懒散!」「谁懒散啦,不管怎样胡扯也有个限度啊你!」天宫院真红是信吾的青梅竹马。

虽然两人间的关系并没有好像甚么小说动漫那样有着亲密的来往,可是真红跟信吾的父母却是相当要好,他们两人也很熟悉彼此。

不过自从过往某些事情后,信吾跟真红两人都很自然地减少在学校有甚么接触,好像现在这样子激烈地绊嘴,倒是相当稀有的事情。

「连做饭都不会的书呆子还想看管我?哈啊……」「你,你这是甚么意思!弄咖哩之类的话我也!」「算了吧谁会在咖哩塞紫甘蓝啊……」话题不知不觉的被拉扯到日常生活上,真红跟信吾理所当然地配合着彼此的脚步,并肩的走着。

虽然心底只是想着冲到商店街时要抢购甚么东西,可是他知道要是自己就这样飞奔而逃的话,真红一定会经由自己父母向自己抱怨;被骂甚么的还好,如果因此被削减生活费的话,那可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也因为这个切实的理由,信吾才选择了耐着性子听真红对自己发牢骚。

嘴斗一番之后,真红才放过了信吾;可是在离开前那道意味深长的眼神仍然让他不禁纳闷起来。

而他心底的不安在晚饭过后就真的成为现实了。

「打扰了……」

「……天宫院你来干啥?」

看着手拿备用锁匙,一脸自然地打开大门脱鞋子的真红,信吾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在作梦。

可是,在被她拉到客厅,然后看到被逐本摊开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时,他就肯定此刻的光景毫无疑问是现实,毕竟自己那些不堪入目的图案怎样看都是上课时无聊涂鸦的痕迹。

所以信吾很快就弄懂了这个青梅竹马为甚么会闯入自己家里。

「伯母说你的成绩最近下滑了不少,所以拜托我检查你的课业……森野君这样子不行啊!」「不然就要告诉我妈了对吧?是是……温习温习……」想起真红早上对自己说出的警告,信吾心知自己没有反抗的本钱,因此只好苦着脸逼自己提起精神,在真红的声音下翻阅课本跟笔记。

国语的一字一句在脑袋里盘旋不息,让他不禁感到了头痛。

相反的,当看到平常已经很习惯的数字时,信吾总会无意识地放松下来,解决跟平常填写家计簿没甚么差异似的练习题。

「接下来,森野君留意这个地方,仔细的看……」跟时写时停的他不同,真红的声音一直没有停顿过。

几乎跟耳语没两样的声线,让他没法不把一部份意识朝她集中;处理着不擅长的英语习题,信吾开始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疲劳。

眼皮彷佛被灌了铅一样变得沉重,这份跟碰到苦闷型老师的课堂时才会出现的昏昏欲睡感让他不禁摇了摇头,对来袭的睡魔作出抵抗。

「来,森野君,看着这里……集中精神……」

幸运的是,真红的耳语让他能够勉强迫使自己提起精神,继续跟眼前的课本拼斗。

然而,面对名为英语的强敌,本来就因为家务跟睡眠不足而疲惫不堪的信吾已经没有余力挣扎下去;抄写着答案的笔停下,眼神涣散的信吾只能依稀听到真红轻轻的嗓音在耳边回响着,然后就沉醉在恍惚里面。

迷蒙的感觉让他感到意外的舒适,昏昏沉沉的脑袋随即溶入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漆黑一片的视界中,信吾的意识重新从朦胧里浮上。

轻飘飘,软绵绵,那份纠缠着意识的感觉比任何东西都要鲜明。

「……吾……」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信吾迷糊的脑袋逐渐回复正常运作。

勉力撑开沉重到不行的眼皮,信吾发出了近似呜咽的低沉声音,强打精神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下一秒,真红那微妙的表情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有点迟缓起来的思考让他花费了三四秒才回想起在他失去意识之前,自己到底在干甚么。

「森野君!」

「啊……抱歉。」

虽然率先吐出了道歉,可是从真红的神色看来,信吾也不能肯定她到底会否消气;可是,跟他想像的不一样,她并没有跟平常一样大声抱怨,而是有点紧张似的别过脸去。

「既,既然你那么倦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哈啊?」信吾不禁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从他对真红的印象来说,他知道这个青梅竹马脾气到底有多硬,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改变决定的人。

「时间也晚了,我,我先回家啦……」

「啊……啊嗯。」

虽然心底仍然对这个莫名其妙的情况感到不解,可是他并不知道该从甚么地方发问,所以只能呆然的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直到真红把大门关上之后,信吾才从残留着的恍惚感中回神过来。

不过,这突兀的状况仍然让他无法适从。

「怎么了啊,那个家伙……」

看着桌子上残留的笔记跟课本,信吾一脸纳闷地开始收抬客厅。

而这个小小的疑问,也就随着平淡至极的日子过去从他的记忆中掩藏起来。

父母仍然在海外过着跟蜜月旅行没两样的公干日子,信吾本人亦是每天在学校呆呆地听课念书,以及在夕阳下朝着镇上的各个商店来回奔走,跟各家主妇争夺特价货品。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静静溜走。

看似没有变化的生活,却是静悄悄的添加了一个要素。

「打扰了~」

「所以天宫院你给我好好的按门铃成不成啊……」「我可是用自己温习的时间来替森野君你补习呢!」随口抱怨了两句,并没有真的不满的信吾很自然地替她拉好椅子,乖乖准备笔记跟课本,活脱脱就是等待了很久的样子。

每个星期,真红都会抽空前往信吾的家跟他进行补习。

由於要兼顾家事所以成绩理所当然地急速下滑的他自然是没法推辞,更不用说上星期父亲打来的电话已经直接下达了最后通碟,信吾根本没有反抗的空间。

幸好真红似乎也知道该收歛一下口气似的,对信吾说话时也没有平素那么直接,而是比较委婉。

「那么,接着是英……森野君,就算把英文课本藏起来也没用的喔!」「……呿。」「你刚才咂嘴了是不是!」不知不觉,两人的关系出现了改善,最少在聊天时已经没有几个月前那难堪的冷场。

这个跟自己当了好几年青梅竹马的美少女在高中时因为家人工作的关系,不得不搬到另一个县生活,而自己却偏生在那个时候跟她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闹冷战,直到她离开的那天都没能低头道歉。

理所当然的,他跟她在那之后并没有任何来往,连近况也是从父母口中听到的。

直到去年她们一家搬回这个镇上,信吾才有机会跟真红再次见面。

而在这段时间开始,信吾才有了重新审视真红的念头。

「……」

信吾的视线停留在她那枣红色的亮丽眼瞳上面。

现在的真红跟他记忆中那个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小女孩有着很大的分别。

没有以前那种略胖的肉感,身躯跟手足都显得相当修长而苗条,看起来纤柔的指掌让人不禁抱有抓在手上好好抚弄的冲动;有着清丽轮廓的瓜子脸跟她文静的神情相当配衬。

那彷佛在发亮似的枣红眼瞳里面,彷佛有着甚么让信吾没法错开视线的东西一样,散发着无从言喻的吸引力。

他甚至能够看到瞳孔里的倒影逐渐放大起来,让他能够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姿,以及那个倒影眼睛里面更加微细的小小倒影。

信吾现在才察觉到,真红的眼睛是如此的充满魅力。

「……森野君?」

「……咦?」

直到真红的声音响起时,他才清醒过来。

看到她神色有异地打量着自己,信吾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又在温习到半途时被睡魔影响,恍神掉了。

似乎是独力处理家事开始成为负担,信吾发现他最近总是很容易就朦朦胧胧的睡去,偶尔在课堂上亦会出现昏昏沉沉的感觉;最初几次,真红还会对自己抱怨,可是后来她亦没再对此作出怨言。

「抱歉……最近可能真的没睡好……」

「不,不如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吧?森野君这样勉强自己温习,也很难念进脑袋的!」「……?」「来,这,这里!坐一会儿!」

「啊,啊啊……」

被意外地坚持要中断温习时间的真红拉到沙发上,信吾半推半就的靠在软软的椅背上面,身体也很自然地放松下来;没过一会,他就感到全身好像要沉在软绵绵的沙发里一样,意识昏昏沉沉地陷落在睡魔的掌中。

那阵不知道从何涌溢出来,让身心都忍不住放松下来的舒畅感觉,令信吾很快就放开了意识,在微弱的耳语间睡去。

在那之后,被拿着茶杯的真红摇醒时,信吾难得的感到了羞耻。

课堂里,信吾会作的事情除了听课之外,也包括在脑中筹备三餐所需以及梳整要处理的家务,而这也是让他成绩不稳定的主因。

而现在,他却在作以前根本不会做的事。

「……」

信吾呆呆的望向真红的侧脸。

那彷佛红宝石一样的双瞳总是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让他很自然地就把视线落在她身上。

不管是翻阅课本,跟同学聊天,甚至是站起来回答老师时的姿势,真红每个表情都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自己是怎样了吗?

这段时间,他跟真红的距离重新拉近,让信吾有点不习惯。

但是,他同时发现自己对於这份变化完全没有不适,还好像有点放松下来的异样感觉。

而这份意外地让人轻松起来的感觉,在他跟真红独处时亦变得更加强烈。

「……呐,天宫院。」

「怎么了吗,信吾君?」

「不,没事……」

看着一脸高兴地嚼汉堡排的真红,信吾只是搔了搔脸。

不知道哪天开始,真红每天都会在处理完班上的杂务之后直接来到他的家进行补习,偶尔还会在信吾的家吃晚饭;虽然食费因此多出了不必要的消耗,可是身为男人的尊严让他断绝了跟真红讨回食费的欲望。

——自己已经天天被这样子补习了还要讨晚饭钱实在太那啥了吧?

想着,信吾把杂乱的心情连同米饭一样咽进喉咙。

简单的用餐时间结束,他就任由真红主动清理餐桌,自己则是拿着碗筷开始清洗;虽然事后有买回来,可是自从上星期让真红洗碗却把碗子全部摔破的大惨事过后,他不管怎样都没有让她触碰易碎品的念头。

「啊,对了!信吾君刚才用姓氏叫我对吧?」

「……怎么了吗?」

头也不回,信吾回应着她的声音。

听到真红的声音,他总是很自然地作出反应。

「以前都叫我小红不是吗?怎么不那样子叫我?」「不,你都几岁了,那种孩子气的称呼我是怎么可能叫出来啊……」他不禁转过头对真红作出抱怨。

信吾可没有想像过隔了那么多年这个称呼会再次出现。

「叫人家小红嘛……」

信吾眼里看到的是对自己作出亲热请求,明亮动人的赤红双瞳。

信吾耳里听到的是青梅竹马用温软的嗓音,对自己作出简单的要求。

本来涌起的不满跟羞耻心,在那双枣红色的瞳孔底下很自然地消散掉,让他对真红的声音丧失了抗拒的念头。

「……只限没有其他人的时候,的话。」

「!」

虽然在一刹那间溢出了后悔的念头,可是看到真红彷佛鲜花绽放一样露出的笑脸,信吾忽然感到一阵满足。

——被帮这么多了,偶尔听听她的要求也没问题吧。

他不禁这样子说服自己。

「那,那么……叫,叫一次看看……?」

脸颊浮起小片绯红,她这样子对他说着。

不知怎的,信吾也感到脸庞忽然变得火烫起来。

「……小红?」

「嗯!小信!」

「啊……嗯……」

本来还想要说甚么的信吾在听到了青梅竹马小时候对自己的独有称呼时,脑袋马上乱成一团,快到唇边的抱怨也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

结果,两人间的沉默足足维持了将近半小时。

值得一提的是,在温习期间信吾跟真红的视线交集相当频密,将近是三个月来最多的晚上。

信吾跟真红再度展开交集的日子,已经踏入第四个月。

由最初坚决足不出户在家休息,到后来一起在商店街采购晚饭材料,直至最近被拉着到购物中心逛街,都让信吾的生活作出了改变。

而这些改变当中,总有真红的存在。

那双犹如宝石的枣红眼瞳,一直让他没法不去注视,她的身姿并总是使他忍不住追寻;久而久之,不管两人独处还是在学校,他都已经习惯了跟她交谈,关系甚至比以前更加紧密。

真红在他心里所占的空间,亦很自然的变得更加巨大。

不知道在甚么时候开始,信吾发现自己开始很在意真红的感受,哪怕只是一个表情的变化,都会让他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就算说她的一喜一忧都会让他感到动摇,只怕也不为过。

「哈哈,那个笨蛋,怎么会躲在那种地方啦!」「啊,被抓了……果然综艺节目就是要有人被坑啊。」现在,他跟她刚刚结束了温习,正在客厅看电视;可是,比起电视上那些死命逃离黑衣巨人的明星,信吾的视线更多时候都会落在真红身上。

随着日子过去,两人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接近,到了现在更是肩靠肩的坐在沙发。

换了是以前,信吾不会想像的到跟真红的关系会变成这样。

——但是,这种感觉并不讨厌,甚至让人感到舒服。

「怎么啦,小信?」

「嗯?」

听到身旁真红的叫唤,信吾望向了她。

凝望着自己的真红,朝他温柔地笑着。

身上的虽然只是不太起眼的休闲服,可是穿在真红身上,却仍然令信吾感到相当漂亮。

「可以,吻我吗……?」

「——」

信吾没有回答,因为他的意识在这瞬间停顿了下来。

枣红的瞳孔里,他看到自己逐渐朝着真红靠近过去。

在耳里盘旋的嗓音一丝丝地钻进了脑海,让他不由自主地顺从心底泛滥而出的冲动,主动搂抱着真红柔弱的身体。

无法压抑的慾求,难以竭止的冲动,使信吾将嘴唇用力地印在她软嫩的嘴唇上面。

唾液交缠的水声在两人的嘴间响起。

当他的舌头滑进真红的小嘴里,淡淡的甘甜随之传来,让他彷佛连呼吸都要抛诸脑后一样,忘我地挪动舌头吸吮着她嘴里的津液。

良久,感到她的鼻息喷到了自己脸上的信吾才松开了嘴巴。

「呼……呼啊……」

「哈,啊……哈啊……」

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对真红那突兀的要求作出疑问,信吾的眼睛只是紧紧盯住那可爱迷人的枣红瞳孔。

深邃而亮丽的赤色,让信吾没法移开视线。

隐约带着香气似的吐息,从真红的樱嘴吹出,落在他的口鼻上。

「——小红。」

「啊,小信……呜,嗯……」

叫唤着彼此的名字,信吾跟真红的身体紧密地纠缠在一起。

身上的衣服随着对彼此身躯的抚摸一件件地滑落地上,两人的身体很快就脱离了衣物的束缚,作出了肌肤间的直接接触。

胸罩在信吾略带粗暴的动作下被扯开,真红的胸脯也随即暴露在他的眼底。

没有说话,信吾只是低头舐弄她的胸脯,双手则是猴急地在她赤裸的胴体上面来回抚摸起来。

「啊啊,噫……啊,小,小信……呜嗯……」

真红夹杂着不安情绪的娇喘,在此刻成为了强烈的助燃剂。

彷佛被她的声音刺激着一样,信吾的动作更加激烈,舌尖跟牙齿轻柔地磨弄着嘴里的乳尖,双手各自滑向了她的胸脯下缘跟大腿内侧。

滑溜溜的娇嫩触感令他真正体会到,甚么叫作爱不释手。

「啊,等……唔,嗯嗯,等等啦……噫,啊啊!小,小信……啊啊……」从心底涌溢而出的冲动让信吾选择了忽视真红的声音。

以舌头堵住了对方的嘴巴,他对她施以深吻的同时,双手也开始爱抚她的胸脯跟两腿间的私密地带。

指尖轻轻拨开阴毛摸到两瓣肉唇上时,他的手很自然地开始轻轻的抚摸逗弄着她的阴部。

然后,信吾就感到自己的指尖探进了一个湿润而紧窄的空间。

自己的手正在入侵身下青梅竹马最隐秘最羞耻的地方。

「小红……小红……!」

「呜,嗯嗯……呜嗯!啊,咿,小信……嗯,啊啊……呜嗯……!」叫喊着真红的名字,他的爱抚越来越猛烈。

即使爱抚的动作并不熟练甚至有些粗糙,可是对於信吾来说,看到真红荡漾开来的喜愉表情比甚么都重要。

感受着从她的阴部里面一丝丝地涌出的黏稠感觉,他的手指开始了前后抽动跟搔挖的动作,加剧对真红的刺激。

「啊……呜,唔嗯……啊,嗯……」

嘴巴被信吾热吻堵住,真红只能发出混杂着呜咽的呻吟。

即使扭动身体,被信吾压在身下的她亦没法抵抗,只能任由他对自己身体各个地方施以爱抚。

良久,双人的嘴唇才再次分开。

「哈啊……哈啊……小,小信……」

「……」

信吾深情地凝望真红。

那双流露着火热情意的枣红瞳孔,让他没法错开视线。

被他注视着的真红则是彷佛想从其视线逃开一样,含羞地别过脸去。

「……小红……我……」

「……嗯。」

彷佛知道信吾想说甚么一样,真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着身下的她,信吾有点紧张的咽下口水,另一只手飞快的解开了裤子。

以手扶着早已硬涨的肉棒,他让下半身对准了真红双腿之间;彷佛表达着自己接受眼前人的一切般,真红悄悄伸出双手,把信吾的上半身拉往自己怀里。

胯间紧贴着彼此,信吾被拉到了她的唇边。

鼻里充斥着少女独特的体香,耳里传来的是少女带着喘声的吐息,轻轻触碰到其锁骨的嘴巴甚至感觉到她身上香汗的味道。

「……爱我。」

枣红的双瞳,入脑的耳语,彷佛命令一样驱使着信吾的身体。

猛烈的冲动支配了身体似的,让他用力挺动下半身往前推,肉棒凶猛地挤进了真红紧窄的阴道。

同时,他的肉棒亦将守护住阴道的肉膜无声地挤裂,捅穿。

在真红流下泪水时,她的纯洁也就此被信吾夺走。

「……忍耐一下。」

「啊……嗯……」

真红给予他的回应,只是带着春意的呢喃,听起来犹如允许了他接下来准备要作的事一样。

深深吸了口气,信吾开始挺动腰杆,让硬涨得发疼的肉棒在紧窄的阴道里前后抽动起来,来回磨蹭着不断蠕动的蜜径。

「噫,啊,小信……嗯呜……!」

啜泣似的声音从真红的嘴里吐出,连同娇喘跟鼻息一起落在他的脸上。

望向那双凝望自己的枣红瞳孔,信吾的抽送不由自主力加剧起来;从脑海中涌溢而出的冲动让他没有任何竭止的打算,只想在当下就占有她的一切,让这个美少女成为只属於自己的东西。

那道在瞳孔底下,充满难言魅力的感觉,让他没有束缚自己兽欲的念头。

「啊,啊……呜嗯……啊,慢,慢点……咿,啊啊!小,小信……等一下……呜……啊啊!」既似疼痛,又似欢悦,真红的呻吟在他耳里回荡着。

索吻,扯咬耳垂,吮弄锁骨,亦没有放过柔软的胸脯,信吾跟真红不断的爱抚着彼此,下半身也作出了激情交合。

隐约响起黏液击打的水声,两人结合在一起的部份溢出了混合着淫水跟汗水的半透明液体,但是两人却对此毫不理会般,只是深深热吻着。

「小红……小红……!」

「嗯……啊,嗯嗯……咿,啊啊!小,小信……嗯,嗯……」舌头交缠着,双腰也紧夹着对方的腰,甚至不知道甚么时候从沙发上面掉到地板上,信吾搂着真红的身体仍然没有离开彼此。

随着淫水的分泌,肉棒的进出越来越激烈,在抽搐着的阴道进不断进出,每个磨弄跟挖动都会让真红的身体因为快感而颤抖起来。

「小红,我……要射了……!」

已经难以忍耐奔涌而来的快感,只感到腰杆传来阵阵麻酥感的信吾开始作出最后的冲刺。

把真红的上半身拥进怀里,他的深吻跟肉棒的挺进变得更加激烈。

「要,要来了……啊,小,小信!啊,啊啊啊,咿喔喔!」白浊的慾望在真红的阴道里爆发。

随着信吾作出人生首次体内射体的同时,真红也被推上了高潮。

浓厚的精液一股股地往阴道里面吐出,信吾同时也感受到真红的阴道抽搐时产生的阵阵脉动,使他忍不住挺动身体,让自己能够更加紧密地贴近怀里的她。

至於事后的清洁云云,早就从他的脑袋里消失个一乾二净了。

在那个突然燃起激情的晚上之后,信吾正式地向真红作出告白,结束了两人青梅竹马的关系,成为了恋人。

没有刻意隐瞒的结果,让他在学校里受到了同性友人的瞪眼跟抱怨;但是对他来说,只有一个人的生活多出了真红的存在,就比甚么都来得重要。

可是,有一件事仍然在他的心底残留了疑问。

——为甚么自己跟真红独处时,会那么难以自制?

「怎么了吗,小信?」

「……不,我只是奇怪为甚么我那么没自制力而已。」看着身边的真红,他很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然而,本来已经变得无比淡薄的疑惑,在他看到真红一脸羞涩地把视线移到甚么都没有的墙壁上时马上变大。

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青梅竹马,这个女孩有甚么习性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

「……我,我知道啦……」

没有作出任何威胁,信吾只是用一个意味深长的瞪眼就让真红选择了回答。

表情尴尬的真红从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翻到了某一页之后就递到信吾眼前。

本来还在纳闷的信吾瞄了几眼内容之后,马上就了解到事情的因由。

「……!?」

而在察觉到某个事实之后,他的脸也好像真红一样变得红通通。

彷佛看到甚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信吾把笔记本合上之后随手扔开。

「那,那个呢,既然我们都证实是两相思了,不如就这样算了……那个,森野君?你的眼神好邪恶喔?咦,啊,等等,你想怎——呜嗯嗯!?」说到一半,真红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嘴巴也被信吾野蛮地堵住。

不管她怎样拍打他的胸口,他都好像不想理会一样,只是用舌头在她的嘴里作出热情的挑逗。

隔了一会儿,两人的嘴唇才稍作分离,留下了依依不舍的银丝。

「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等,不行,这几天小信已经一直……啊,嗯,呜嗯嗯嗯~~!」无视真红含羞带嗔的抵抗,信吾一脸坏笑把这个成为了恋人的美少女抱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久,房间里面就响起了春意四溢的呻吟。

躺在地上的笔记本,很巧合地停留在刚刚的那一页。

而在本来应该写着各种课堂内容的地方,却是夹住了一张俨然是从流行杂志里面剪下来的专栏内容。

『爱情催眠术~让一直深爱的他回头凝望你吧~』然后,在房门关上时激起的微风,就把那一页吹翻开来,露出了被很多爱心符号包围着,以绢秀字迹写下来的两个名字。

字节数:1868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