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秋田的幸福生活

初秋的气候,说热不热,说冷不冷,早晚温差特大,风吹在身上感觉凉飕飕的,宋秋田不禁将套在身上的衬衫拉紧些,此时公园里几乎没有人,冷冷清清,寂静常……

    他不时看看手表,时而前顾后盼,显得十分焦急似的,「奇怪……会不会已经走了呢?」,今天,秋田和貂蝉在这公园先约幽会,其实,早在大学时期,他们的关系就相当的暧昧,就是在貂蝉和正平结婚后,他们偶而还是会以老朋友聚聚的理由见面,但他们的关系早已超出一般的友谊了……

    今天他们本来约在公园见面,然后到公园旁的旅馆聚欢一番的,奈何宋秋田在下班时遇到多年不见的老友,心想反正时间还早,就和朋友去喝了两杯,没想到却因此误了约会的时间,只好厚着脸皮,到公园里再来看看,看貂蝉会不会等他……

    正感失望准备要回去时,却隐约看见黑暗的角落坐着一个女人,今夜气候有些凉意,月亮也被黑云给罩住,那女子又是坐在阴暗的树下,可是由她的发型身影看来,那的确是貂蝉无疑,便暗暗道喜,向她走去……「貂蝉,真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貂蝉将头转开,显然还在生气,秋田只得向他解释,今天迟到的理由,可是,貂蝉仍然沈默不语,伸手拉她的玉手时,她将手甩开,秋田顿了一顿,将嘴唇凑过去准备要吻她时,她却将头避开,然而,宋秋田深知貂蝉的弱点,便毫不在乎地停止解释,将手伸到她的两股之间,开始向她轻薄了起来,往往在他们相聚的时候,貂蝉的阴户多少总会有些湿湿的,可是今天却例外,唉!可见她真的在生气!「只得使出法宝了!」宋秋田心中暗道,他把放在两股间的手缩回来,自口袋里拿出一瓶小东西,他打开小瓶盖,从里面倒出了一滴油质的药水擦在指头上,复又把小瓶收起来。

原来,这小瓶东西是刚刚他那老友送他的礼物,是一种强力的春药,专为女人涂的。宋秋田不慌不忙,将指头上的春药小心翼翼地伸到她两股之间,抹在她小核的四周,用手指轻揉了起来,一方面让药性侵入,一方面挑起她的浪性,经过片刻,貂蝉虽仍不作声,可是她却渐渐迳自展开双腿,让他任意抠弄,宋秋甜好不得意,他用三根手指插到小穴里,毫不客气的抽送了起来,以熟练的手法,在阴道壁的G点揉磨了一阵,尤其抹在只头上的春药发生了作用,穴里渐渐的热了起来,淫水也不断地释出,而且整个阴户涨了起来,把他的手指牢牢套住。宋秋田更是得意,他知道春药发生了优良的效果,便将在两股间的手指不停的使用各种方法在那扣弄,貂蝉早已气喘如牛,不断地扭动着屁股,宋秋田也兴奋了起来,两股间的阳具早已硬得像铁柱般的挺立在裤裆里,他情不自禁地脱开裤扣,拉开拉链,将紫黑色的肉棒亮了出来,送到貂蝉的面前,貂蝉再也顾不得淑女的形象了,抓起肉棒狂吻了起来,她将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在马眼上来回的舔着,一手玩弄着底下的两颗小球,一手不断地在自己的阴户里抠弄着,秋田开始扭动起屁股,把貂蝉的小嘴当成小穴来用,「啊……」秋田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可是,他可没忘记这是公园,他抑制着声音,恨不得赶快结束这场简战,重新找个地方跟貂蝉畅玩一番,全身的肌肉全放开来了,也不扼抑自己的性欲,一路将自己推向高潮,终于情不自今地使劲抽送了几下,龟头一阵酥麻,貂蝉觉得喉头一股腥味冲入,精水充满整个口中……貂蝉细心的将秋田龟头残留的精水舔舐干净,再由手提包内取出卫生纸将嘴边的精液擦拭干净,「貂蝉,你还生我的气吗?」秋田一面搂着她吻着,「气啊!

气死了!下次你再迟到看我等不等你!」「那我们现在……还是以前那一家HOTEL吗?」「嗯……正平出差了,家里没人,到我家去吧!」,于是,两人搂着腰亲密的走出公园……

    「你等一下喔,我先冲个澡……」貂蝉一面脱衣服,一面对坐在床上的秋田说,「不陪我啊?」秋田问道,「哪有啊!刚刚在公园里,谁晓得公园的草地干不干净啊……唉呦……不要闹啦!等一下再陪你嘛!」秋田起身把貂蝉一把抱住,开始对她爱抚,「喔……让我先去洗……澡……」秋田双手不断在貂蝉双峰上游走着,柔柔软软的,峰顶的粉红色尖端却是坚挺的,秋田把手张开,用手心顶着乳头,轻轻地揉着,嘴则吻上了貂蝉的耳朵,用牙齿在耳垂上轻咬着,「要不要我陪你一起洗啊?我可以帮你擦背耶……」。

    「啊……不要揉了啦!嗯……放手啦!」貂蝉嘴一嘟,两手往腰上一插,挣开了秋田的怀抱,「我生气罗!」貂蝉生气的脸红通通的,加上一点稚气,看起来更是可爱,「是!貂蝉小姐!奴才恭送小姐入浴……」貂蝉噗吱一笑,两手往秋田脖子上一圈,樱唇就贴了上来,深深地吻了一下,回头便往浴室里走,秋田只好识相地待在床上,旋开电视,漫无目的的换着频道,「啊……啊……」女人的淫叫声突然从电视中出现,原来貂蝉家中的第四台也有装解码器,那就将就着看吧!看着看着,秋田的性欲慢慢被挑了起来,裤裆也搭起了帐棚,秋田将拉链拉了开,紫红色的阴茎跳了出来不住颤抖,龟头顶端还流出一点透明的液体,「唰……唰……」貂蝉还在洗澡,只好自己跟自己玩了,握住高高翘起的阴茎上下地套弄,慢慢将自己推上高潮,「不行!现在就弃甲投降了,等一下还要跟貂蝉来个几发呢!那不是丢脸了!」。

    这么一想,高涨的性欲马上被泼了一桶冷水,「有替我煮好的在等我,为什么我还要在这儿自己吃自己,她不出来,我不会进去吗……」打定主意,便将衣服脱了,闯进浴室去!「哈!被我逮到了!」原来貂蝉也在浴缸里手淫呢!就看到貂蝉在浴缸里一手揉着乳房,挑弄着乳头,另一手伸在两股之间食指和无名指在两片阴核上作反覆的磨擦,中指则浅浅地没入那不断流出蜜汁的穴中,看到秋田闯了进来,却不停止手上的动作,因为兴奋和快感早已把羞耻丢到九宵云外了,她现在只想要一根粗大的东西,插在她肉穴中,「喔……进来……来陪我……」有这句话那还等什么,秋田马上跳进浴缸里,好在是按摩浴缸,容得下两个人,「来,我帮你擦背!」秋田拿起沐浴用的菜瓜布轻柔的在貂蝉的背上擦拭着,「真的在帮我擦背啊,呵呵……那可要擦干净喔!」秋田还真的认真地替她擦着背,貂蝉也就舒服地靠在他身上,任他替自己服务,秋田转移阵地,将菜瓜布由背后移至貂蝉的胸前,再由手开始慢慢地擦拭着,一种温柔的感觉油然升起,「正平可曾这样对我?」

    将手搭在秋田的手上,握着他粗壮的手臂,扶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擦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秋田……我爱你……」转过身来深情的吻了秋田,「我也爱你!」秋田温柔的抚摸着貂蝉的秀发,两个人又拥吻在一起,现在存在两人之间的不再只是性欲而已,而是真情的流露,两人将舌头伸往对方的嘴里,分享着彼此,貂蝉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温柔地抚摸着,揉捏乳房顶端的粉红花蕾,「嗯……」貂蝉兴奋的呻吟了起来,挪动了贴在秋田身上的身躯,开始主动的吻他,从嘴唇到脖子一路向下吻到他结实的胸膛,一边吻着他的乳头,一边挑弄着他另一个乳头,虽然并不像女孩子的胸部那样的敏感,但这样吻起来也确实蛮舒服的,貂蝉又用手扶住自己的双乳,贴在秋田的胸膛上温柔地按摩着,秋田爬了起来坐在浴缸边以便让貂蝉可以更方便的爱抚自己,貂蝉顺着秋田起身之势又将乳房向下挪,扶住双乳夹着那高耸的阴茎,上下的摩擦着,还不时用舌尖向下舔那充血的紫红色龟头,没想到乳交的滋味比口交更舒服,「啊……貂蝉,真好!」

    「喜欢吗?」「当然喜欢啦!」「喜欢的话我以后都帮你这样弄!」貂蝉一边说一边更紧压着乳房套弄着,其实乳交不只男方兴奋,女方因乳头磨擦男方的肉体,也一样能获得快感,秋田看着专心套弄着自己肉棒的貂蝉,真是有说不出的怜爱,便将貂蝉也拉出水里,交换两人的位置,俯身下去亲吻貂蝉的阴户,貂蝉则兴奋的抓着秋田的头发将他的头压在自己的阴户上,迎面而来的是沐浴后的清香,秋田恣意的吸吻着貂蝉的阴核,来回舔舐红嫩的大小阴唇,又将舌头伸进微张的小穴口抽送着,乳白色的黏稠液体从小穴口中不断的流出,秋田则毫不客气的全数吃掉,「嗯……啊……秋田……我爱你……喔……我要你……」貂蝉示意要秋田躺在水里,自己则跨坐在他身上,阴部早已湿润透了,将秋田的阴茎引至小穴口,滋的一声将肉棒全部吞没,「嗯……啊……」由于水的浮力使得貂蝉在上位更为轻松,也使得她更加的放松,加大自己的动作,两颗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而上下晃动,柔细光滑的肌肤加上水滴的衬托更是好看,秋田在下位也扭动着臀部迎合貂蝉的动作,使两人的交会更为契合,「啊……啊……啊……」

    秋田慢慢的坐起身拥着她,貂蝉也缠着秋田的脖子,尽管如此,两人下体的动作可没歇息,仍是上下上下的套弄着,水花溅起打在貂蝉身上更显得他肌肤的娇嫩欲滴,又这么套弄了几十下,秋田让貂蝉慢慢的向后靠,举起她的双脚架在自己肩上,扶着他的腰主动的抽送了起来,「啊……啊……好深啊……秋田……喔……嗯……」这种姿势确实能让两人有最深的结合度,而在水中性交使得这姿势更为轻松,「嗯……重点……再重点……对……再深点……」,秋田更加努力的干着,不断的抽插,一下比一下更为深入,「啊……唷……我要飞了……喔……要飞了……」

    貂蝉脸上则露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对于女人来说,有了爱的滋润,更使得性爱充满了乐趣,「舒服吗?」秋田问道,「啊……舒服啊……太棒了……」秋田继续推进着,没错,这个姿势能获得最深的结合度,但也实在是太刺激了,才一会儿秋田已经有点忍不住快要丢了,只得减缓自己抽插的速度,将貂蝉的脚从自己肩上放下,要她背对自己呈后交式,貂蝉也非常合作,屁股翘得老高,一手扶着浴缸边,一手拉着秋田的肉棒,指引他进入小穴洞口,秋田缓慢的推进,「啊……」

    才一进入,貂蝉便满足的叫了起来,秋田按着她的腰抽插了起来,这种姿势更把两人最原始的欲望给释放出来,就像动物一样,「啪……啪……啪……」小小的浴室里皆是臀部撞击的声音加上水的冲击声以及两人的喘息声,「啊……秋田……再快些……再大力些……啊……把我插穿吧……对……再大力些」秋田更加快了速度及抽插的震幅,直弄的貂蝉浪叫不已,「嗯……啊……」貂蝉越叫越大声,但后交式并不是一个结合度高的姿势,秋田一心想要让貂蝉舒服,达到高潮,姿势也就越来越大,一不小心就滑了出去,「唉呦……怎么出来了呢……人家要啊……」没办法嘛!

    浅插,淫水的滋润,在加上洗澡水的润滑作用自然会如此,这样一来,貂蝉更加的主动了,尽管两人是用“ 老汉推车” 的招数,但这会儿,那车可是自己动了起来,就看到貂蝉将秋田的肉棒一把抓住,毫不保留塞进小穴里,自己开始扭动起屁股,且淫叫的更夸张了,「啊……干穿我吧!……嗯……呼……秋田哥哥……大鸡巴哥哥……」甚至秋田不用动,貂蝉自己就会套弄了呢!由于地心引力的作用,更显得貂蝉胸部的丰满,秋田便以貂蝉的双乳藉力,抓着白皙的乳房,使抽送的动作更顺利,也顺便按摩揉捏她的乳房,使她能获得更大的快感,「貂蝉……我有没有说过你的胸部很美……」「没有啊!」「嗯……你的胸部很美……」「讨厌!死相啦!」

    「说我死相,看我怎么整你!」秋田说完就狠心的将肉棒抽出,「啊……秋田哥……人家要嘛!……故意整人家……我生气罗!……」说完貂蝉便起身往浴室门外走,「好啦……貂蝉,别生气嘛!」秋田从浴缸里起身起身一把抱住正要走出浴室的貂蝉,「好啦……我的小亲亲,秋田哥说错话了,该打!」秋田做势地往自己的脸上招呼,貂蝉当然不忍心啦,转过身来抓住秋田的手,「好啦!贫嘴,不气了啦!」貂蝉嘟着嘴说道,秋田见机不可失,埋头便吻了下去,扶着貂蝉靠在浴室的墙上,冰冷的瓷砖使貂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身体贴得更紧了,对秋田来说,这会儿攻势可是从新开始了,从唇开始一路吻了下来,貂蝉则轻柔的抚摸着秋的头发,让他恣意的在自己身上做文章,两颗樱桃般的乳头在水滴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使人不得不在此徘徊,就像清晨树叶上的露珠般的清新,又带着成熟女子特有的体香,秋田含着乳头恣意的吸允着,用手轻轻的挑弄着另一个乳头,「嗯……啊……」貂蝉兴奋的发出了叫声,抬起左脚置于秋田的腰际,双手在秋田的臀部用指尖画着圈圈,秋田知道是时候了,扶着貂蝉致于腰际的左腿顺势挺进,阴茎轻松的滑近了貂蝉的体内,「啊……好美啊……」

    秋田深插了几次使得两人结合度更紧密不至滑出,便来回上下抽动了起来,两人上半身紧紧的贴在一起,秋田结实的胸膛在自己面前起伏着,肉棒在自己体内翻滚着,「啊……喔……秋田……好棒……」「啊……再加把劲……我……我快飞了……」秋田一听更是加足了马力,就像脱缰的野马,那种野性,那种力度,「啊……唷……秋田,太美了……」

    秋田将油门全开,换至最高档,每分钟直达8000转,「咿啊……秋田……怎么会……好舒服……我快不行了……」秋田将原来在腰际的左脚架上自己的肩头,顺势往貂蝉的右脚一抄,也放上了肩头,「啊……秋田……你在做什么……放我下来啊……」秋田不理,朝貂蝉一笑,又抽插了起来,这一来更是每下都直达花心,「啊……秋田……不行啊……啊……要丢了……去了啊……去了……」

    一股浓热的阴精直泻而下,淋在秋田的龟头上,一阵酥麻感从龟头传向全身,秋田一咬牙,臀部夹紧,精液直射而出,两股淫水交流,宛如亲潮和黑潮的交会,属阴性的亲潮没入黑潮之下带来了丰富的氧气,阳性的黑潮驾驭亲潮之上,两者交会,构成了丰富的鱼场……生命,便从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