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春水流前传之白洁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常建因为偷看女厠所被人逮住了,扭送到了派出所关了他一个礼拜,又通知了学校。因为他已经有过一次记过处分了,所以这次就把他开除了。搞的他的父母在街坊邻居间抬不起头来。之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听其他的孩子说他跟他哥去广州跑生意去了。后来在西单摆了一个衣服摊儿,小发了一笔。

有人说因祸得福,我想丫也算是这一类吧。后来有一次我在胡同口碰见了他。

他已经完全没有学生的样子了。留着长头发,戴着一副大蛤蟆镜,上面的商标还没撕掉。花衬衫和喇叭裤,叼着一颗烟,好像刚从香港回来。

「怎么样?哥们儿这一身潮吧?操,哥们儿他妈现在也有钱了,玩的妞儿多了去了。当初看她们丫的,是给她们面子。现在只要哥们儿一招手,小蜜排着队等我操。你信不信?」「我信。」「要不要我给你发一个尝尝,谁让咱俩发小呢。」「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小子甭跟我来这套。有什么事就说。北京四九城,我不吹牛逼,你想办谁跟我言语一声,哥们儿找人废了丫的。」「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不管他吹不吹牛逼,我们走的已经是两条路了。

不久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是我的班长,白洁。

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其实就在它发生之前我也是不清不楚的。因为那时候我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张婶,而对其他的女性可以说都忽略了。就在我自认为和张婶的关系越来越远,越来越渺茫的时候,有一天我忽然在身边发现了她。也许她早就已经在我身边了,只是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白洁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可能这就是少女的情窦初开吧。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好女生喜欢上一个不求上进的男生在当时的我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就在她不时地用那双大眼睛看我的时候,我至少肯定那眼神里对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于是一天下午放学以后我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拦住了她。

「跟你说点事儿。」

「什么事儿?」

我带她拐进旁边胡同的僻静处。

「你是不是喜欢我?」

「没有。」

「没有为什么老看我?」

「谁看你了,自作多情。」

「喜欢我还不敢承认。」

「没有就是没有。我要回家了。」

我上去搂住她就亲她的嘴。她极力地挣脱开,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猛地打了我一耳光。接着就骑上自行车飞快地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捂着脸心里却有些得意。

第二天她整天都不敢看我,有意地避开和我的目光相遇。放学的时候,我拿着课本走到她前面。

「班长,我有些问题不明白,想问问你。」

几个本来想和她一起走的女孩子见状便先回家了。很快,所有的同学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低着头,脸通红,半晌轻轻点了点。

「早说不就行了。其实我也喜欢你。」我小声地凑过去说。

她害羞地将脸扭向一边。

这时班主任出现在门口。

「你们还没走?」

「哦,张小海有些问题,我正给他解释呢。」

「好,这样很好。别太晚了。走的时候记得锁门。」白洁答应着,班主任转身走了。

「你这个班长兼团支部书记的瞎话张嘴就来。连班主任都敢骗。」「我没骗啊。你是不是在问我问题,而我也给了你答案?所以说我没骗人。」「行,你厉害。要不你当班长呢。」「那是。」她脸上露出洋洋得意的笑。

「瞧你那傻样。以后不许再打我,知道了吗?」「知道了。昨天打疼你了?」「废话,你真把我当流氓了。」「活该,谁叫你那么下流。」

「你还敢说,小心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行不行?」

她伸手在我的脸上摸了摸,温柔的感觉立刻让我有种想抱住她的冲动。

「我保证以后不打你了。那你也保证以后不许那么下流。」「谁下流了?我喜欢你才亲你,懂不懂?」她的脸又红了,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在学校我们都故意尽量少接触,放学以后也是约在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见面。而考虑到学习的压力,每个礼拜只见两次,一次只有一个小时。

约会的秘密地点就在公园里面一座小山上的小亭子里。这个公园一般都是老人们早上遛弯锻炼的地方,到了下午几乎很少有人来往。这时候这个小小的空间就成了我们俩谈情说爱的地方。后来我就拉着她到小山后面的小树林里,开始她还不愿意,但最终还是拗不过我。我们接吻了,她不熟练的动作使我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怕她生气。当我抚摸她胸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她已经发育成熟,乳房虽然还不大,但已经圆圆鼓鼓的,柔软可人。

「真是个大姑娘了。」

「讨厌……」

我盯着她,伸手去解她的裤子。她靠在树上把脸扭到一边,闭上眼睛。我便很顺利地将她的裤子和内裤脱到膝盖处。她的皮肤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洁白,没有一点瑕疵,且与两腿之间隐秘处的黑色阴毛,形成强烈的视觉刺激。她的阴毛不算多,但已经覆盖住了那道细缝。我用手指轻柔地拨开娇嫩的肉,缓缓地向里面探寻。她不禁叫出了声,身体一震。

「弄疼你了?」

「嗯……」

我放弃下面的动作收回手,把裤子给她提上。

「怎么了?不高兴了?」

「没有,小傻瓜。」

我吻她,她把我紧紧抱住。

「我不想伤害你,白洁。」

「没有,你没有伤害我。是我自愿的。真的……」「我现在很乱。你是一个好学生,又是班长又是团支部书记。可我是一个不求上进的坏学生。」「你不坏,只是学习不好。我会帮助你的。」「我不是说学习。我指的是……算了,现在不说这个了。我就是不想让你因为我……」「不会不会,真的。我知道我的学习很重要,我不会因为我们的事而影响我的学习。你放心。我们一个礼拜在一起只有两个小时,不会影响我学习的。」「算了,我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当然不是。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你不明白,我不是什么好人。“「我不管,我喜欢你。就算你考不上大学我也喜欢你。如果你不上大学,我也不去!」「放屁,那怎么行?」「我说着玩儿呢,嘿嘿嘿……我肯定会考的。但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你,知道吗?」我抱紧她,没有说话。鼻子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刺激我的泪腺,使我的视綫变得有些模糊。我咬紧牙将这感觉挤压回去。



我和白洁偷偷摸摸地度过了愉快的两个月。虽然真正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少,但每次相聚都会令我们的关系巩固一些。而其中我一直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在我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我在几次关键的时候停止下来。她一直说她愿意,不会后悔。但是我却无法说服自己。所以身体的接触只局限在亲吻和抚摸。

我对她的家庭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她的父母离婚了。在那个年代离婚的家庭还是不多的,因为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除了班主任,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一个单亲家庭。她一直跟着她妈妈过。她妈妈是一个机关干部,后来调到机关下面一个公司当总经理。前些日子还去了一趟美国考察。她妈妈工作很忙,但对她管教还是很严的。平时所有的家务都是她自己做,所以养成了相当独立的性格。而且最主要的是学习成绩在班里也一直是名列前茅。这一点让我心里暗暗的佩服。同时我也感到,我们不是同路人,分开是早晚的事情。我只希望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快乐的。

然而事情却总是一直在变。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那天我们从公园里出来,我送她回去。每次我们都会在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分手。这一次也一样。但就在我们说再见的时候,她妈妈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是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时尚,一看就是高档的进口服装。五官秀美,风韵犹存,典雅不俗的气质里流露出一股高傲。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她的表情严肃,语调低沉。

「没,没怎么回事啊……」白洁胆怯地望着她妈妈。

「阿姨,我们真的没事。」

「你叫什么名字?」

「张小海。」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她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仿佛要将我身体刺穿了。

「我们没在一起,我就是刚在那边碰见她。所以就陪她走一段。」「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妈……」「你先给我回家去,一会儿再跟你算账。」

白洁看看我,又看看她妈妈,跑回家去。

「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在搞对象?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去找你们老师和你家长。再不行就去派出所,有管你的地方!」「牛什么逼啊。”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她的双目圆睁,气势如搭在弦上的箭,蓄势待发。

「是又怎么样?」

「看你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既然你承认了,那我就警告你。以后不许你再跟白洁来往,明白吗?如果因为你她没考上大学,我绝饶不了你!」我没有说话,转身骑上车就走了。从路上一直到晚上,我脑子里都白洁的样子和她妈妈狠毒的眼神。最后我决定现在就跟她分手。

第二天上学,白洁破天荒地迟到了。眼睛红红的,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课间一些女生都关心地问她怎么了。她说早上突然肚子疼,所以就晚了。我一直注意着她,她的眼神几次和我相遇又都躲开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从课本里发现她写给我的纸条,“我想和你谈谈,老地方。”

但我没有去,我猜出了结果。我不想让分离看上去那么悲伤,径直就回了家,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做。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白洁的声音:“张小海,张小海。”

我立刻坐起身向外看。奶奶正在和她说话。

「你是谁呀?」

「我是他的班长,来找他说一点学习的事情。」「哦,他就在屋里呢,回来就躺床上了。你可得好好帮助他。」我走出屋,她看见我就笑了。

「你怎么找这儿来了?」

「人家班长是帮着你学习来了,别那么没良心。」「奶奶,你就别瞎掺和了。」我拉着她出了院子,快步走出胡同。

「你看见我给你写的纸条了吗?」

「看见了。」

「那你怎么没来?」

「你妈说的对,我们分了吧。」

「你什么意思?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真的。就算你妈不说什么,我也打算和你分的。咱们俩根本就不合适。分是早晚的事儿。」她瞪着我,眼里噙着泪水,嘴唇紧紧地闭着,半晌才说:「我不管我妈说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你将来要上大学的,有你妈的关系,你的前途肯定是光明的。而我只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能当个司机给别人开车就已经是我最高的要求了。咱们早晚要分的,这时事实,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懂不懂?别那么幼 稚好不好?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现在正好你妈也知道了,所以乾脆就现在结束最好!」「你真混蛋!」她哭着跑了,我似乎都能感到她心里的痛苦,因为我同时也感到心里有一种强烈的痛苦在抽打着自己。



我一路低着头走回家,路上碰见相识的人和我打招呼我都没理。

还没进屋就听见了张婶的声音,她平时已经很少来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她烫了一个新发型,看上去妩媚了很多。看见我进来笑着说:「哟,几天没见,都长成大人了。」「婶儿,您怎么来了?」「想你啦,来看看你啊。」

「这孩子,你婶儿怎么不能来?要不说你没良心呢。」奶奶在旁边帮腔。

桌子上摆着刚买来的点心和水果。我拿起一个苹果就咬了一口。

「还没洗呢。」

「不乾不净吃了没病。」

「明天你就得拉稀。」奶奶转头对张婶说:「你在这儿吃吧,我这去做。」「不用了,我坐一会儿就走。小云还在家等我呢。」奶奶不再说什么进厨房做饭去了。

张婶走到我面前,用手指在我脑门点了一下。

「傻德行,怎么一直不上我那儿去了?」

「忙。」

「忙着搞对象吧?」

「没有,真的没有。我哪有功夫搞对象啊,一天到晚都是学习。」「得了吧你,我都看见了。刚才在胡同外面,我就是没叫你。老实说,是不是吵架了?」「您都看见了?」「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她的嘴角得意地向上翘。

「我们刚分了。真的。不合适。她是班长,我就一个落后分子,不是一码事。」「哟,把你们班长都勾搭上了。行啊你。」「那有什么。您不是也……」我凑近她嬉皮笑脸地说。

「你再敢说。」她低声警告我。

「好好好,我不说。」

她放开手,「星期天你有时间吗?」

「什么事?」

「帮我干点活。我换了一台彩电,你帮我拉回去。」「张叔不在家吗?」「又出差了。当了个副科,比他们处长都累。唉,别提了。你到底去不去?」「去,干嘛不去。您的事就是我的事。」「德性。我都跟你奶奶说了。回头让她跟你爸他们说一声。」「行。」第二天到了学校,白洁似乎恢复了以往的心情,好像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或者说我们俩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她用对其他同学一样的态度和我说话,没有半个多余的字,也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可不知怎的,我的心里却好过了许多。如果梦结束以后,就别再执着梦里面的一切,把它永远留在那里是最好不过的决定。

星期天一早我就去了张婶家。她跟朋友借了一辆三轮车,我就拉着她到商场把彩电买回来。

「您家原来那台呢?」

「卖我弟了。这是你张叔的关系户孝敬他的。比原来那个质量好很多。工作忙是忙点,不过说实话也得了不少实惠。

「那您家已经小康了。」

「这算什么?比起他们处长,我们就算是贫农了。」「那您要是贫农,我们就都甭活了。」我和她抬着彩电往楼上走,一路她都在吆喝着「慢点慢点,小心。」终于上了六楼,搬进屋里。我累得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了。

「您还换了新沙发?」

「早换的了。累了吧,喝点汽水。」

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北冰洋汽水打开递给我。

「您这冰箱不错啊。赶明儿我也买一个。」

「等我换新的,把这台就给你了。」

「真的?我可没钱买。」

「德性,放心吧,不要你钱。」

「婶儿,您对我真好。」

「傻样。」

「小云呢?」

「我妹带她们两个孩子去香山了。说老师要让写一篇什么作文。对了,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她神秘的笑,掀开电视机旁边一块盖着的布。

「您家有录像机!」我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在那个买彩电都要托人走关系的年代,录像机更是超级奢侈品。

「想看什么?」

「有武打的吗?」

「就知道武打。」

张婶从抽屉里拿出一盘录像带放进去。屏幕上出现纷纷扰扰的雪花,很快就出现模糊的画面。像是被翻录过很多次,声音和画质都不是很好。一条欧洲街道上人来车往,镜头推进一对男女坐在街边的咖啡馆说话。

「没翻译啊,听不懂啊。是不是枪战的?」

「傻瓜……看着吧。」

不一会儿那对男女就走进一间屋子,亲吻脱衣,直到赤身裸体。接着就开始干起来。我的眼睛立刻就直了,鶏巴也硬了。

「我操,毛片儿!」

张婶把声音关小了一些,「这是你张叔从广州带回来的。」「够牛逼的啊。」画面上那对男女奋力的操着,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张婶走过去关上了电视。

「别啊,关键的时候。」

「你想看我,还是看电视?」

我如梦初醒,盯着她。「当然看您了!」

张婶看着我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很快便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裸体,冰洁玉清仿佛玉雕一般。一对丰满的乳房骄傲地耸立着,那两粒小巧的粉红色的乳头恰到好处地点缀在显着的地方。她的小腹微微隆起,一大片浓黑的阴毛覆盖在两腿之间,让我不由得浮想联翩。修长的双腿笔直圆润,尽显出成熟的魅力。

她转身,雪白的脊背一览无余,肥美的大屁股中间一道狭长幽深的股沟通向隐秘的地方。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裤裆揉搓。

「过来,傻小子。」

我过去,她解开我的裤子脱掉,竟突然跪在地上含住我的鶏巴舔起来。我被着突如其来的刺激有些不知所措。

「婶儿……我操,太牛逼了!」

她看着我,眼神里露出媚笑。我的鶏巴在她的嘴里兴奋的膨胀着,热乎乎的感觉由下面快速地传到我的大脑。这种刺激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只管站在那里享受着她的吮吸。

张婶站起来,拉着我躺到沙发上。

「想亲我吗?」

「当然想。」

「亲下面……」

她分开双腿骑在我的脸上,毛茸茸的私处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眼前。我伸出舌头去舔那里,一股淡淡的骚味立刻就令我热血沸腾起来。张婶呻吟着,那里很快就春水涟涟,滑腻腻的和我的口水搅和在一起。她的身体离开我的脸向后移,右手扶着我的鶏巴直捅进潮热的肉穴。她轻轻地哼吟,身体像骑马一样在我身上上下起伏。每一次落下,我的鶏巴都会顶进小穴的最深处,而当她抽起的时候,肉壁的摩擦又令我不能自已。我仰看着那对饱满的乳房在我眼前晃动起舞,有节奏地和着她的低吟。

「婶儿,你他妈太美了……」

她的眼神迷离,屁股加紧我的鶏巴,在我身上喘气。

「来……换个位置……」

我坐起身,张婶趴在了沙发上,把屁股撅起来,那丛黑毛从分开的股缝中露出来。深色的肉缝已经开啓,周围的毛上都沾满了剔透的水珠。就在小穴的上方,竟是一朵迷人的小花。在四周细细的绒毛的簇拥下悄然绽放。我仿佛感到在身体里有一只被锁在牢笼里的饿狼在嘶吼,拼命地撞击着铁杆。这是我做过最舒服的姿势,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我的手里,就像一个手抓繮绳的骑士奋勇无畏地向前跑。

张婶呻吟着,肥臀的白肉随着我的抽插颤动,碰撞之时发出悦耳的音调。

「我,我不行了……太舒……服了……小王八蛋……操死我了你……」她的身体软下去,我双手用力搂着她的屁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就感觉要射了。我急忙抽出鶏巴,将精液射在她的大屁股上。

张婶趴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头发淩乱盖住她的脸。

「小,小王八蛋,操死我了……」她嘴里嘟囔着。

我用手纸擦乾净她的屁股,然后疲累地靠在沙发上,扭头看着她的裸体,心底却涌出一股空虚和失落的感觉。多年以后在我回忆那天的时候,我发现那种感觉应该是一种负罪感和内疚。我仿佛是在梦里一下子从天上重重地摔在地上,立刻就惊醒过来。阴茎软塌塌地倚在两腿之间,像一个打了败仗的士兵。张婶起身跨坐在我的腿上,用阴毛摩擦我的鶏巴,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喜欢吗?」

「嗯……」

「傻小子,真想死我了……」

她亲我的嘴唇,舌头像以前一样柔软缠绵。我闭着眼睛配合着她,手在她的乳房上揉。

「累了吗?」

「有点,这些天一直都忙学习,没睡好觉。」

「少来这套。你是忙着搞对象吧。跟我说实话你们有没有过这事儿?」她的眼睛盯着我,口气像是在审问。

「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

「我才不信你呢。我还不知道你,你可不是吃素的猫。」「婶儿,真的,没有那事儿。」她从我身上离开,开始穿衣服。

「有没有也不关我事。还是你奶奶说的对,没良心。对你怎么好都没用。」我赶紧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我这不是来了嘛,婶。您一叫我就来了。」「你呀,以后还少来。省的让我生气。」「我发誓,到目前为止我就您一个女人。」我揉着她的乳房,她竭力想挣脱我。我把她穿好的裤子又解开,手伸进去摸。

「别碰我。」

我不理她,亲她的脖子,她缩起身哧哧地笑。我趁机脱掉她的裤子,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双手抓住她两个脚腕大大的分开。

「小王八蛋,来硬的……啊……」她轻咬嘴唇,露出兴奋的表情。

「小辣椒,逼还真他妈紧……」

「敢这么叫我?」

「怎么不敢?操你我都敢,叫你一声又怎么样?小辣椒!」「噢……你,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噢……」张婶红着脸,双手紧紧抓着沙发的边缘。「你操死我了……小王八蛋……」「叫我爷,听见没有?」「不叫!」

「叫不叫?」我加快狠命地操她。

「啊……爷……」

我的眼里只有雪白丰满的肉体,脑子里也是白花花一片。唯有那丛浓密的黑毛像一件别致的装饰品令我的感到一点舒服。我觉得自己是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不停歇地抽动。耳边除了隆隆的噪音听不到一点声响。我看见张婶的脸扭曲了,听不清她说着什么。胸前的两团白肉没有规律的晃动。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我射了,在她身体里射了。我紧紧贴着她,脸埋在她的头发里。她抱着我,手在我的后背来回抚摸。

「要是我有了……就跟你没完,小王八蛋。」她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不由得让我一惊。

「要是有了,你就给我生个大胖儿子……」

「放屁!你就是嘴硬。」她用力拧我的屁股。

我感到一阵剧痛,但却拼命地忍着。



星期一上学的时候,我还是感到有些疲倦。前一天和张婶一共做了四次,直到天快黑了我才回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其实后来的两次对于我来说只是在做动作,心里感觉不到一点激情。就像是在完成一项不得不完成的工作。

而我似乎已经对这项工作完全失去了最初的兴趣。最后我感到两腿之间有些酸痛,膝盖僵直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后两次我还是戴上了套。张婶说她好像是在安全期,所以应该不会有事。但我心底却开始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仿佛走进了一条又长又黑的胡同。这条胡同长得看不见尽头,而我又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往前走。

整天都我没有注意到白洁。让我没想到的是,放学以后她在学校附近截住了我。我没看到她脸上有什么异常,就稍稍放下心。

「我妈让我去美国念大学。都联系好了。」

「什么?那你不考大学了?」

「考完就走。」

「哦……」我有些不知所措,眼睛不知往哪儿看。「你想去吗?」「我知道我妈早晚都会让我出去的。我其实也想到外面看看。」「那就祝你一切顺利。」「小海,我妈跟你说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她就是那样的人。有时候她对我也是那样。」「放心吧,我早忘了。」「我,我一直没有后悔和你在一起。以后也不会。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喜欢你。」我忽然有想哭的冲动,但咬咬牙又挺住了。

「就这些?」

「那天,我去找你,是想跟你说,我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起的。后来,我知道了你的想法,我想可能你的对的。我喜欢你,从来没有考虑别的……希望你以后不要忘了我……如果你愿意,给我写信,我一定给你回……」她的眼睛红了,泪水无声地涌了出来。她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再见……」她骑上车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綫里。我终于忍不住让眼泪尽情地流了出来。

我抬手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灼热的疼痛幷没有让我的心里得到一丝安慰。

我想大声地叫出来,駡出来,让所有人听到。我恨我自己轻易地把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丢掉了。我知道它永远不会再回来,永远再也没有那些日子了。

晚上我失眠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无边的黑暗。我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未来。所有的一起的都是黑暗的。那条胡同又出现在我眼前,我飞快地向前奔跑着,一路上没有任何声音,只听到我的脚掌重重落到地上响起的啪啪声。我大声喊,没有人回答,甚至连回声都没有。

眼前忽然出现白洁的脸,纯美的笑容。我又哭了,在黑暗中,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很快就到了高考冲刺阶段。虽然我也已经知道考不上大学了,但还是要在父母面前做出全力以赴的样子。他们基本同意我的想法。父亲已经在托人让我去学开车。白洁很少再和我说话了,她的精力似乎都集中到了学习上。很多次我都想主动找个藉口和她说话,但又退却了。我总在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班里的同学都知道她要去美国念书的事,很多人都非常羡慕。后来还约好了等考完试,开个欢送会给她送行。她很感动,我记得,那一刻她的目光跃过其他人和我的目光相遇,而我竟立刻像傻逼一样避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高考结束了。我身上像卸下一副很重的担子,虽然我没有其他同学那么大的压力,但还是感到无法形容的放松。毕竟我以后再也不会为了学习而浪费时间,我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考完试的第二天我就拿着平时积攒的零用钱去百货大楼想给白洁买一件礼物。但楼上楼下看了很多地方还是不知道要买什么好。最后才决定买了一条纱巾。欢送会还要过两天,我想单独去她家送给她。

我骑车到了她家楼下,正在向上观望,一辆小轿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她妈妈从里面出来,看见我便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放心,我不是来纠缠她的。我只是来跟她告别,还想送她一件礼物。」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冷冷地说:「你在这儿等会儿。」说完就进楼去了。

我支好车,坐在车架上等。这时从小轿车里出来一个抽着烟的瘦高男人,脸上充满了阴险的笑意。

「你就是和我们经理女儿搞对象的那个孩子吧?」「你谁呀?」「我是蒋经理的司机。行啊你,小子,能给经理的女儿都磕上,不简单啊。

上没上了她?」说着吐出一口烟直喷到我脸上。

「你丫找死哪!」我气得跳下后车架,站在他面前。

他的小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一拳就打到我的肩上。

「不服是吗?小丫的,敢跟我叫板。我他妈今天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说着一把就揪住了我的衣领,我不甘示弱的也抓住他的衣服。

「王军,你干嘛?你怎么欺负人?」白洁在我身后大声的喊着。

他立刻放了手,嬉皮笑脸地对白洁说:「谁欺负他了?一个小屁孩,我教他什么是礼貌。」「我都看见了!」「嘿嘿,你妈呢?」

白洁不理他,拉着我的手说:「走,咱们去那边儿,别理他。他就那样儿,一会儿让我妈好好駡他。」我们走到她家附近一排低矮的小松树边停下来。

「我只是想来送你一件东西。我不会包,所以买了就拿来了。我也不会买,你要是不喜欢就把它扔了。」「我绝对不会扔了它。我会一直收着。」她从我手里拿过纱巾,高兴地直接就围在脖子上。「好看吗?」「好看。我是说你好看。」我永远都不会忘了那天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柔和的橘黄色映着她那纯真灿烂的笑容。仿佛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象都聚集在这一个瞬间。以至于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都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笑容。刹那间,我仿佛突然回到了从前,一阵心酸的感觉立刻涌上我的心头。

「我走了,再见。」

我丢下她,上了自行车飞快地骑走了。我想她一定很失望,她一定对我很失望。而我却不想看到她失望的表情。那个笑容已经把我打得支离破碎,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懦弱的样子让她看见。

欢送会那天我没有去,而是自己一个人躲在屋里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唱那首《让我再看你一眼》。后来听同学说,欢送会的时候他们很多人都哭了,特别是白洁。

字节数:2146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