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处男给了辅导员


刚才看到一个哥们写自己和大学辅导员的做爱经历,写的没头没尾,却让我想起我大一的一段经历。

小狼大一的时候刚满19岁,尽管高 中初 中就知道意淫班里的漂亮女生,但是由于学业的任务,什么实际经历都没有过,看黄色小说,打飞机的经历倒是异常充分。

到了大学后,也许是到了年纪了,一下就开窍了,军训不到一周就在班里找了一个姑娘,天天到操场摸奶抠逼。但是一点去开房做爱的想法都没有,可能是双方都是处女处男,不开窍吧。

我们系的辅导员是某体院的刚毕业的大学生,二十二三,一米六五六六的个,河北本地的姑娘,皮肤略微粗糙,但是五官长的不错,身材尤其好,挺胸细腰肥臀。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脾气特别暴躁。大一的孩子都没什么社会阅历,经常见了她都心惊肉跳的。事实上后来想想,为什么她脾气那么大,一定程度也是自己只是体院的学历,靠关系进了我们这种本科学校当老师,觉得凶点才能吓住我们。

当时小狼也算是一表人才,当着班长,而且篮球打的不错,因此经常和小辅导员有接触(她喜欢打篮球,而且打的不错)。

有天下午,辅导员给了我个电话,让我去打球,我就匆匆忙忙跑去了,结果到了场子一看,就辅导员一人在那投篮(平时会叫几个大二的学生会的学生一块)。我也没多想,过去帮她捡球。

我刚过去就感觉辅导员的情绪有点不对,板着张老脸,皱着眉头,一言不发。我也算和她打交道比较多,平时也是嬉皮笑脸的,但是当时觉得气氛不对,也没敢说话。

投了几个,她说,不投了,陪我出去转转。她先开车回家洗了个澡,然后带我去了家旁边的咖啡厅。

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我看着她洗完澡,状态好像好点了,就开始跟往常一样,嬉皮笑脸的说,陈老师,我看您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再这么下去,别人可要当你是我师姐了哈。辅导员呸了我一句,笑着说,我可是结了婚的人了,可比不上那些小姑娘。说完这句,突然眼眶就红了,把脸转到了窗那边,看着窗外,不再说话。过了半晌,她突然回个来,对我笑笑说,你真觉得我像你师姐啊。

我摇摇头说,不像,像我师妹。她扑哧就笑了,贫嘴。我们在那里说说笑笑坐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又找了个饭馆吃了个饭。我看她还不想回去,就说道,陈老师,我们去学校操场转转吧。

我陪着她在操场溜了好几个圈,她跟我讲了讲当初大学的时候的事情,来学校工作的事情,算是爆了狠多内幕,比如我们院的刘书记,拿着公款开着自己的小车出去旅游等等。转着转着我看她有点累,就说,上跑道旁的台阶去坐会。这下可真是作孽了,刚走过去坐下,就看到台阶后面的草丛里有两个人交缠在一起,发起轻微的呻吟和撞击声。我看小陈老师柳眉倒竖,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挽住她肩膀,说,算了算了。她挣了下没挣开,死命的掐了我一下,说,你是不是天天也在这里干这种事?我睁大眼睛说,什么事啊,陈姐姐,他们在后面干什么啊,大夏天的,不热么。她扑哧一笑,说,装死。这时候,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听到女的在那边的呻吟声也是越来越大。

怀里的辅导员好像也没有挣脱的意思,我突然脑子一热,一下亲住了辅导员的小嘴,空着的右手从体恤里面深入到内衣里。她用左手无力的推了我几下。我胆子也是越来越大,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内衣的扣子。一只手摸着背,一直轮换照顾着辅导员的双峰,一边将舌头伸进她嘴里。爱抚了好一会,辅导员一把推开我,瞪着我说,好啊,某某某,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我低着头,嘟囔了几句,还不是你勾引我的。她好像听见了,吼道,你说什么!!!边说话边扣内衣扣子,我看她扣了半天没扣上,也不说话。她推了我一下,说道,傻坐着干啥,还不帮忙!我把手伸到她背后,把嘴靠近她耳垂,轻声说,你真当我傻啊。左手顺势又攀上双峰,用嘴狂吻着她的耳垂、脖子。右手从裙下深入,发现辅导员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片。我拿出自己刚和实践结合不久的些许技术,三线齐发,两人都一起陷入了爱抚的甜蜜激情当中。直到后面传来皮带上的钥匙的响声,后面那哥们看样子是完事了,开始系裤子。可是小弟还没开始呢。这时辅导员同样听到了后面的声音,一把推开我,系上内衣扣(不知道这下为什么就一下系上了),往外面走,我紧跟着她坐上了车。

一会车就开到了她家楼下,她走在前面,我犹豫了下停下了,毕竟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十点了,她丈夫应该回来了。她回头看我没跟上,瞪了我一眼说,他晚上不会回来的。

我一琢磨,有戏啊。从后面一把抱住辅导员,双手上移对胸部又揉又捏。她挣了下,说,到房里再说,外面有人。

她家在三楼,是在我们所在市的一个高档小区,我来过三四次,有几次她老公都在。她老公比她大三四岁,是市某某局的一个领导,身材魁梧,挺帅的。

刚进房门,我一把搂住她,推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似乎要说什么,我用嘴让她直接住了嘴,她也不再坚持,放松了下来,用手抚摸着我的背,回应我的激吻。我脱掉了她的体恤和内衣,从脸,耳垂,依次往下,将她已经发硬的乳头含进了嘴里,辅导员发出了阵阵轻声的呻吟声,用手抚摸着我的背,臀。我轻巧的褪下了辅导员的小内裤,她将双腿屈起,我第一次看到了女性的阴部,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一样,粉红色的阴唇全部乍开,带着露珠盛放。

我低下头,急切的舔着阴蒂,辅导员双腿一阵颤抖,紧紧的勾住我的腰,用手搂住我的脖子,喘息着说,轻点,有点点疼。我放弃了用舌头伸进阴蒂,开始轻轻的舔弄阴唇,并且吮吸着不停流出的液体。辅导员发出令人丢魂失魄的呻吟,我感觉自己的阳具热的发烫,急切想爆发,却没有途径。我脱下自己的裤子,辅导员屈起双腿,搂住我的脖子,用手抓住我的阳具,把手足无措的我导入到阴阴道里面。我顿时感觉自己被柔软的包裹了起来,阳具突破了层层叠叠的阴唇进入了一个美好的天堂,我学着小说里说的,用力的抽插了起来,结果,还没有几十下,就感觉一下子喷涌而出。我趴在辅导员身上,一阵畅快、无力感。她推开我,坐起来,拿了张纸擦了下阴部,笑嘻嘻的说:第一次?我点点头。

辅导员拉着我到了浴室,先给自己清洗了下,辅导员毫无顾忌的用水清洗着下身,向我展示着她挺秀的乳房,雪白的皮肤。我笑嘻嘻的说,我帮你。然后仔仔细细的帮她清洗着下身和双峰三点。在浴室温热的水中,手上的皮肤光滑异常,我抚摸着辅导员每一寸肌肤,不时用嘴亲吻着。辅导员无力的趴在我腿上,将我半软的阳具含进嘴里,细致的舔着。我感觉阳具又一在辅导员嘴里膨胀了起来。我将辅导员抱了起来,打算到卧室再大战三百回合。辅导员跳了下来,趴在浴室镜子前的梳妆台上,将屁股和阴蒂对着我,用臀部顶了顶我的阳具。我无师自通的将阳具顺利顶入了她的阴道,抓住她的腰,开始卖力的抽查。看着镜子里平时严肃的辅导员趴在桌上那淫荡的表情,我边用力抽插,边叫道叫哥哥,哥哥才用力插你。只听到辅导员低低的叫着,好哥哥,用力乾妹妹,用臀部用力回顶,回应着我的抽查。我忍不住又一次爆发了。

这一个晚上,我发射了四次,真正成为了男人。

后来辅导员找过我两次,我才知道她要和他老公离婚了,愿意是她老公喜欢上了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到了我大四的时候,她又再婚了,对象是其他院的一个老师,其貌不扬。

直到后来,我慢慢也知道了,好的性伴侣,不一定是好的妻子。不过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自己的辅导员。

字节数:594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