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总管的偷窥生涯


那一年,由于我工作勤奋努力,受到公司老板的赏识,提拔我当了工厂总管,负责厂里五十多名工人的工作安排和生活管理。这家工厂是生产医疗器械的,主要产品是检查妇科用的窥阴器,工人也大多是十多到二十岁的女工,工人吃住都在厂里的集体宿舍。我感觉好象当了妇女主任一样,新官上任,我特别卖力,和女工们相处的也不错,很受老板和工人的好评。

白天我的工作主要是监督女工们生产安装窥阴器,晚上我又要在女工宿舍当保安,工作十分忙碌但又很快乐。闲的时候,我就和女工们开玩笑吃点豆腐,女工们也都习惯了我的毛手毛脚。星期五的晚上,我在宿舍门口的值班室看电视,到了差不多12点半,我觉的困的要命,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于是我锁好了宿舍的大铁门就想上床,忽然咣光有人在敲门。这么晚了又是谁啊,他妈的,不让人睡觉啊,我骂骂洌洌的走出门口去看,原来是厂里的湖南女工吴婷,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平时我们关系还不错。见是她,我就笑着拿钥匙去开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去哪逛了?”吴婷看来今天心情不错,她说去上街买东西回来晚了没有班车就只好走路回来。我又开玩笑说“不会是去和男朋友去约会了吧”她红着脸说“我才19岁,那有这么早就有男朋友,你乱说,不里你了”说完她就走进宿舍里去了,我看着她苗条的背影象蝴蝶一样飘走,我咽了口水“他妈的,小骚货”。关好门,我准备睡觉,一回头看见门口的桌子上有一个塑料袋,一定是吴婷刚才和我说话时忘在这里的,看看是什么,我打开带子,哈,一条黑色的内裤和一条粉红的胸罩,原来是去买内衣去了。我笑着把袋子扔在一边,就上床睡觉了。躺了一会,我忽然想吴婷不见了东西一会还是要来拿,我又要去开门,真麻烦,算了,还是我送去给她吧。

我拿着袋子走进女工宿舍去找吴婷。因为我是总管,又是负责门卫,所以我进女工宿舍是很容易的,女工们也习惯了我在这里进出。厂里的住宿条件不是很好,女工们分住在6个房间里,每间房都挤了8个人左右,房间里密密麻麻的挂满了蚊帐和毛巾衣服,进去了感觉象是在迷宫里一样,已经晚上1点多了,女工们全都睡觉了,宿舍里静悄悄的。我走到吴婷住的2号房间,看见门是开着的,她的床上并没有人。去哪了?我在走廊里左右看了看,太晚了,又不好大声叫,算了回去吧。忽然,我听到有水的哗哗声,我明白了,她在洗衣服,我拿着袋子走到卫生间的门口,门是虚掩的,留着一条缝,里边依然流着水。

我走近门口,探头一看,天哪,我差点晕眩过去,里边一个雪白的躶体闪着耀眼的光,我的鼻血都要流下来了。我慌忙四周看里看,全睡了,一点动静又没有,我定下神,大喘了几口气,看来,今天我要大饱眼福了,这么晚了,什么人也没有天助我也,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我再次探头小心的靠近门缝,仔细的一看,里面的人在洗澡,全身脱的一丝不挂在放水,一对雪白的乳房挺在胸前,粉红的乳头上还挂着水珠,一头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在光滑的脊背上,浑圆的臀部象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光滑,从她微侧的脸庞我仔细一看,啊正是我要找的吴婷。原来她是在洗澡,怪不得找不到。吴婷是个性格内向的女孩,很美丽但不太同人交往,我们在厂里见面很客气但没有更深的接触,今天我可是发财啦。我贪婪的欣赏着吴婷雪白的身体,只见她不慌不忙的放着水,一边整理脱下的衣服,两只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在颤动,由于她是侧身对我站着,所以我也就只能看见她的侧面。说实话,吴婷的身材真是不错,160左右的身高,匀称的体形,腹部平坦而又光洁,特别是两只修长的大腿,实在是性感极了。她放好了水,开始洗头。我大气也不敢出,紧盯着吴婷晃动着的乳房,泡沫开始包裹了她的头发,这时,她开始背对着我了,我已经可以完全看清她的背面,一会儿,她弯下腰开始在盆里清洗她的长发,这时,我又开始喘不过气来了,因为她弯下腰后,不但丰腴的屁股让我看清楚了,我更看见了两腿中间的那一块禁地,喔天,这可是我长的以后第一次看见女人的阴部,我咽了口水,拼命盯住那快要命的地方,但是,我离她仍有两三米远,要想十分清楚的看清她的阴部,也不容易,怎么办,这时我已经色胆包天了,机会难得,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吴婷的头上全是泡沫,她紧闭着眼睛,我估计这时她一定什么也看不见,整个宿舍一片寂静,豁出去了,我慢慢的推开了浴室的门,轻轻的走到了吴婷的身后,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了一切动静,她什么也没觉察,也许,她以为是深夜了,大家都睡觉了,而且又是女工宿舍,就没有顾忌的洗澡,连门也忘记反锁,感谢老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怎能错过呢?我感觉已经能闻到吴婷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了,我贪婪地从她的脖颈嗅到她的后背,又嗅到她的臀部,我在她的身后蹲下,开始欣赏让我期待很久的地方。吴婷站着弯腰在盆里仔细洗着她那乌黑的长发,紧闭着眼睛好象很陶醉的样子,一点也不知到她的身后蹲着一只色狼。我把头靠近她翘着的臀部,开始研究她两腿间的秘密。她的阴部颜色是白里透着粉红,可能是因为年纪还小的原因,她的阴毛很少,整个外阴仍象幼 女的阴部,没有明显的褶皱 ,只有一条微开着的缝,给人一种无言的诱惑,整个屁股就那屁眼随着吴婷的动作在微微的蠕动,好象幼儿的小嘴在噘,不时可以看见里面微红的嫩肉,我真想拿手拔开她的阴唇,可是我不敢,万一她叫起来我可是不合算了,将就点吧,能这样看见点东西已经不错了,别自找麻烦了。从她两腿间望去,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两只乳房,不是很丰满,给人一种挺拔的感觉,乳头向上翘的。我估计她应该还是处女,因为我听人说没有干过的阴部才不会发黑,乳房也不会下垂,吴婷的身体基本是象处女的样子,当然,我也没有和她干过,也不能绝对下结论,以后找机会证明一下就好了。看见吴婷好象洗的差不多了,我赶紧撤了,让她发现了可不值了,我又轻轻的退出门外,把门虚掩上,仍留一条小逢,在门口一直看吴婷洗完澡,我才溜回房间睡觉,这一晚,我差不多没睡,眼前尽是吴婷雪白的身子在晃动,害的我下半夜只好起来打手枪才解决问题。

第二天,吴婷来我这拿走了她的东西,我什么也没说,我不想让她察觉到我的秘密,走时她仍然害羞的对我笑了笑。自从偷窥到吴婷洗澡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偷看的念头老是控制不了。由于我工作的便利,我用这种办法在深夜的时候已经看过好几个女孩洗澡了,经验更加丰富,胆子也更大了,各种女孩的身材我都看明白了,有一次我甚至看见一女孩在洗澡时来了月经,那血水顺着大腿流下来,真够刺激的。不过,看的多了,我也觉的不过瘾,我想应该找机会来点更刺激的……2003年5月1日,这天晚上,差不多12点了,女工们大都回来了,我估计还有两三个人没回,我无聊地在床上躺着,也不想去门口值班。忽然,我好象听见门口有什么动静,我盯着外面仔细看,由于我的房间没有开灯,外面的人是不容易看清我的,但门口是很光亮的,什么也逃不过我的眼睛。我瞧见厂里的女工林莉蹑手蹑脚的在朝我房间张望,她想干什么?我故意装睡,看她想干什么。林莉对我的床上看了一会确定我已经睡觉了,就对门外召了召手,就看见一个小伙子一闪就和她溜进了女工宿舍。好啊,胆子到不小,竟敢在我眼皮下搞鬼。因为厂里有规定,晚上是不准男人进出女工宿舍的,以前也有多次女工带男朋友进宿舍,都给我很负责的阻止了,我真想马上起来叫住林莉,不过,我又没起来,林莉平时说实话对我不错,每次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叫我尝,而且以前又没有带过男人进过女工宿舍,今天偷偷摸摸的也是初犯,我就装着没看见算了,可能是她男朋友,让她坐一会吧,反正等一会才关门。我在床上躺到1点多,女工们全都回来了,宿舍里已经一片寂静,我准备睡觉了。关好大门后,我忽然想起林莉的男朋友好象还没出去,这么晚了,在搞什么鬼,我去叫他出去。

林莉是住在4号宿舍的,女工们的房门象往常一样都没关门,我走到4号宿舍门口往里一望,房间里仍然是象迷宫般挂满了女人的内裤胸罩和衣服,因为这几天厂里放假,4号宿舍的女工大都回去了,房间里就两张床上有人睡,门口的是小刘,我已经清楚的听见她的鼾声,睡的好香啊,林莉的床在房间的最里边,我不想吵醒小刘,我走到林莉的床前,正想叫她,忽然,我听见她的蚊帐里有轻微的呻吟,由于房间里挂满了衣物,我站在她的床前她们也没发觉,好奇心使我没出声,我要看看她们在干什么,我慢慢的在林莉的床尾蹲下,轻轻的撩起蚊帐的一角往里看,呵,又有好戏看了,林莉只穿了一条三角裤和胸罩,她男朋友也只有一条底裤,男人的手在林莉的胸部抚摩,呻吟是林莉发出的,看来她在男朋友的爱抚小已经开始受不了。不过,她还是在勉强的抗拒着:“不要嘛,讨厌,都说好了老老实实不动的,又来摸人家”,“不要出声人家会听见的,这么晚了我又回不去了,在这陪你一晚,明天一早就溜出去好不好?”两人都很小声,但我蹲在她们的床前什么都听清楚了,我觉的很好笑,一对狗男女,都在床上差不多脱光了,还在装摸做样,我到要看看你们能耐多久。男人的手已经开始移到林莉的两腿间了,隔着林莉的内裤在揉搓,林莉两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脊背,嘴里发出压郁的哼哼声“喔,哦,哦不要嘛,”男人好象是的老手,好不理会林莉的推拒,继续在她的内裤外揉搓着,“你的裤头都湿,脱下来好吗?”男人在林莉的耳边轻声说,“不,不要嘛”她仍在推拒着,但两条光滑的大腿却在男人的下体摩擦着,然而男人却不理会,不知不觉的先是解开了林莉的胸罩两个肉球先露了出来,男人的手毫不客气的揉着这坨肉,象孩子般的叼住其中一个乳房,一边揉,一边吸,可怜的林莉被刺激的哼叫声越来越大,完全忘记了宿舍里还有一个女工,当然,那个女工的鼾声还是叫人放心的,不过,他们却不知到自己的脚下还有人在欣赏着他们的一切。男人已经翻身压到了林莉的身上,两人开始深吻,我却等的不耐烦了,要知道,蹲在这的滋味可不好受,我的腿已经开始酸麻,他妈的,要干就快点,别在这折磨我。终于,林莉的内裤被推到了脚脖子下了,我已经清楚的看见了林莉那长满阴毛的阴部,一条晶亮的线条从阴毛中连到她的肛门,我有点纳闷,这是什么啊,哦,我明白了,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淫水吧,这骚娘们,水都流到屁眼了还在这假正经,我摇了摇头,继续看着。

男人的鸡巴终于顶到林莉的阴道口了,忽然,林莉好象一下子清醒了似的,把那男人推了下去,“不,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还是处女,以后我还怎么嫁人,我和你才认识一个月,你如果真心对我好,等你娶我的时候我一切都会给你的好吗?”好个林莉,在这关头还能把握的住,我不由的暗暗佩服。下面,不管那男人怎么哀求,林莉好象都铁了心一样不答应,不过,她还是没有拒绝男人的抚摩,两人就这样缠绵了很久,我看可能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看了,就回去了。

躺在床上我怎么也不能入睡,刚才看到的太刺激了,没办法只好自己解决了。迷迷糊糊的到了下半夜,我忍不住又起来了,我决定再去看看有什么情况。我蹑手蹑脚的再次摸到林莉的床前,床上已经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我轻轻掀起蚊帐一看,两人赤露着身体相拥而眠,林莉雪白的大腿跨绕在男人的腰部,露出了两腿间乌黑的阴部,看见他们真的熟睡,我大着胆子把头凑进了看个仔细。

林莉的阴道仍然红肿,可能是那男人长时间捏戳的吧,半个乳房上还有牙印,不用说也是男人的杰作了,林莉的手还捏着男人的鸡巴,男人环抱着林莉的臀部。这时,我忽然胆子也大了,我想看清林莉的私处。我轻轻在她的阴毛上摸了一下,很柔软,我有分开她的阴唇,里面依然湿的厉害,我的手感觉滑腻腻的,我把手放在鼻子下闻,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我又尝了一下,有点微酸,难道这就是女人淫水的味道?我低下头,仔细看她两腿中间的那块地方,里面的肉是鲜红的,有一些褶皱,我不敢把手指插进去,刚才好象听林莉说她还是处女,万一把她搞醒可就麻烦了。这时,林莉动了一下,可能是她感觉什么在动她的阴道,她收回了大腿,嘴里还喃喃噫语到“别搞了,快睡吧,”我觉得好笑,她把我当成了男朋友了,我赶紧收回了手。

天快亮了,我想赶紧走吧。

第二天早上,我开门不久,林莉就悄悄的带着她的男朋友走了,我装着没看见,心里暗暗打算着。中午下班后,林莉回来的时候,我叫住了她,一本正经的对她说“林莉,老板叫你下午去他办公室去一趟,”她问什么事啊?我故意装做很同情她的样子说:“不知到是谁报告老板说你晚上带男人在宿舍卖淫,老板很生气,他叫我来证实一下,如果是真的,可能要开除你,你对我一向都不错,所以我就先透露一点给你,下午老板还等我的回话呢”。果然,林莉一听就急了,因为厂里管理很严,待遇也高,一般工人都不愿离开,何况林莉是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工作也不好找,是托了关系才进厂的,如果现在被开除了,她都不知到怎么办,上个月林莉已经升了领班,工资差不多有两千块,一听说要开除,她已六神无主了:“总管,你一定要帮我啊,我怎么会卖淫呢,是谁在乱讲,”我故意严肃的说:“你晚上带男人回宿舍是有人亲眼看见的,我也看见了,但有没有卖淫,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男女晚上在一起谁都知道会干什么,你这次是麻烦了,我都不知到怎么去回答老板呢”。林莉急的都快哭了,她抓住我手哀求到“你一定要帮我说清楚啊,我没有卖淫真的”。我说那你怎么证明你是清白的呢?林莉涨红了脸小声说“人家还是处女,”我暗暗好笑,“你说你是处女,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见,我可不能对老板说谎话,”。林莉急了,慌不择口“不信你可以检查”,说完脸更红了。我故意说“这到是一个证明的办法,如果你真是处女,那人家一定是乱说的,不过,我来检查可能不太好吧,不如你让老板去检查,怎么样?”林莉急忙说那怎么可以,算了,我们这么熟,还是你检查吧。我故意为难的说“既然这样,我就帮你检查一下吧,谁叫我们是朋友呢,那么开始吧”。我把门关好,窗帘也放下,心里高兴的要命,这傻妞,我可拣到便宜了。

林莉站在那里半天也没有动,好象在想什么,我怕她变卦就说如果你觉的不妥就不要勉强,我也不想多管闲事。她连忙说“不,不,我相信你,只是我觉的很难堪,我从来都没有在外人面前给人看过身体,你来帮我证明吧”。她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红着脸,有点颤抖的手终于开始解自己的裤扣了。我装做毫不在呼的样子故意不看她,心里已经急的要命了“快点,快点,要得手了,哈哈。”

终于,她解开了裤子,咬着嘴唇脱了下来,里面是一条雪白的三角裤,她犹豫着又把她脱到了漆盖,然后坐在我的床边说:“你过来看吧,”我走到她身边,她把头扭过去,眼里好象有泪光在闪烁,这时,我忽然觉的她很可怜,我真想放弃这残忍的戏弄,可是,昨晚的那一幕又出现在我脑海里,哼,你会装,晚上和男人那淫荡的样子我可是亲眼看见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盯着她裸露的下体,把头凑近她的两腿间,我感觉到一股体热冲出来,可能是刚下班没有洗澡,她的身体有一种汗骚味,?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分开她的两腿,把她的阴部充分的暴露出来,我看见林莉紧闭着双眼,泪水从眼角流到了我的床单上,好吧,我可不客气了。我用手指撑开她的阴唇,仔细研究那些褶叠的粉红的肉,里面的确没有什么明显的洞口,反正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大方的看女人的阴道,说老实话,我什么也不懂,哪里是尿道,哪里是阴核,处女膜是什么样的,我根本不知到,反正就是乱摸,不过,刚才我觉得她的阴道很干燥,怎么现在越来越湿,有好多水出来,我想把手指插进去,可是林莉却突然夹紧了两腿,她一下坐了起来,红着脸问我好了没有,我说我没看清,她说,你真笨,我只好老实说我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这里,她就说你快点,又躺了下去,并用我的枕巾盖住了脸。我有点冒汗了,怎么办,处女膜是什么样的呢?我忽然想起黄色小说里男女第一次干那事时如果出血那就一定是处女了,我看见林莉蒙住了头,看不见我的动作,于是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我的鸡巴早已经硬的象一条铁棍,我拿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上沾了点淫水,分开她的两片肉唇,一下顶了进去,林莉嗷的一声惨叫,人象弹簧一样蹦了起来。我顺式抱紧她的身体,一插到底,林莉象疯了一样想把我推开,我正觉的下面象是顶破了什么东西,一股温热包围了我的鸡巴,那种感觉从没有过,我不顾一切抱紧她不原放开。林莉开始哭叫,“你在干什么啊,你可毁了我啊,”她的手在我的背上抓扰着,我忍着痛本能地在下面抽动着,终于,一股急流汹涌而出,我知道我射精了。我喘这气放开了她,她掩面大哭。一会,我缓过劲来了,我看见我的鸡巴口还在滴着剩余的精液,鸡巴根部有一圈鲜血,林莉的大腿上也有一片血迹,她的私处开始流出掺着血丝的精水,看来,林莉真的是处女啊,我拿起她那条雪白的内裤,为她擦拭阴部,她抽泣着任我给她穿上长库,她的内裤已经沾满了血迹和精液,不能穿了,我就把她放在了我的床底下。我不知到怎么安慰她,默默的陪她坐了很久,她才不哭了,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才能证明你是处女,现在我知道了你真的是处女,我会负责的,你相信我,下午我去老板那里给你说清楚,好吗?林莉坐了很久,什么也不说,终于她站了起来,红肿着眼睛对我说“我恨你”。她冲出了我的房间。

过了一个礼拜,林莉辞职悄悄的离开了公司,没有人知道她去了那里,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从此,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她留给我的只是一条留有血迹的内裤和一段深深的回忆……

    字节数:1389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