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胁迫之路


第一章窥见奸情

我叫周汉,今年十六岁,目前在读高一,我妈生下我后就去世了,我爸在我三岁的时候给我找了个后妈,后妈对我很好,她叫柳韵,他丈夫死于车祸,有一个女儿,叫柳嫣,比我小一岁。

因为从未见过亲生母亲,而且很小就被后妈带,我俨然将她当成了我的亲妈,妹妹也成我亲妹妹,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重组家庭。

还记得七岁那年,我跟爸妈在外野营,突然内急,就找了个偏僻的小草堆脱下裤子滋尿,突然一道黑影窜过,我下体感到一凉,一条红色的小蛇头部紧紧的钉在我蛋蛋上。

我当时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觉得痒痒的,但对蛇这种生物有着特别的恐惧,哭丧着脸将将它甩了很远,爸妈听见我哭声连忙赶来,然后在我蛋蛋上发现有两颗尖锐的蛇牙,爸妈笑话我下面铁做的,蛇都磕坏了牙,于是我就落了个小名叫铁蛋。

回家之后,我全身出虚汗,整个人软弱无力,舌头都没力气动,别谈说话了,我爸妈将我送到最好的医院,医生也说不出原因,我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我没救了,但七天后我突然像是重新焕发了生命一般生龙活虎过来,医生又帮我做了一次检查。

发现我身体内细胞活性高于常人,肌肉强度与筋骨都明显得到了增强,当时可惊动了不少国内外着名医学专家所以我从小就比同辈人身体素质强,进校门外拦,班上常年坐后排,体育方面不是第一就是第一,大脑也比别人发达,记忆力想象力逻辑推理能力皆甩同龄人一条街。

可惜我对文化课这方面不敢兴趣,空有好脑子,奈何不用功,所以最让我值得骄傲也很郁闷的一件事是,当年我被蛇咬的阴囊处,现在比拳头都大,我私底量了下,阴茎勃起时长度达到了20cm,注意我现在还处于发育期,郁闷的是,每次勃起时,我阴茎上总会浮现许多凸起的肉点。

按上去没特别的反应,就跟自己身上肉一样普遍,只不过是长错了地方此时我正在课堂上聚精会神的听课,心思似在课堂,却不在课堂汉子,今天放学去网吧撸不王石是我同桌,一个猥琐的死胖子,他把英语书立起挡在桌子上,低着头转过来跟我说悄悄话,我没有理他,一双眼盯着讲台上。

如果你以为我热爱学习,那就大错特错了,我眼中的可不是黑板,而是台上的那个身影。

她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林秀,毕业不久就入职当了一名教师,今年才27岁,正是女人最娇艳美丽的年纪。

此时林老师正背对着讲台,露出半侧秀丽的面庞,黑色的眼眶下的全神贯注在黑板上写着字,乌黑的柔顺的长发恣意的披在肩后,圆润的臀部被黑色的包臀制服短裙紧紧包裹着,纤手在黑板上不停划动,屁股也随之轻轻颤动,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台下所有男同学的目光。

不是我吹牛,我可以不换姿势看英语老师一天听说几个月前生了个宝宝,本是丰满的胸围又大了一圈,紧绷的教师制服完全包裹不住,在鼓胀的胸部挤压下上衣两侧的皱子清晰可见,看的我双眼都快要陷进去正当我还在意淫时,林老师忽然转过头,正好看到了说悄悄话的王石。

她双眼一瞪,秀目紧蹙:王石,你头朝周汉那边干什么我心神一震,思绪马上回到课堂上,眼看着林老师迈着白玉长腿朝我们俩走来,我像是做坏事被抓到一样跟着紧张了起来,因为我俩是班上有名的劣质生,一般训斥王石的时候我总有份。

当然我被训的时候王石也有份不够我马上回过神来一想,不对啊,关我叼事,又不是我说话,我紧张毛我偷偷瞟了一眼王石,那胖子吓得只差把头塞进了裤裆里,真他吗丢脸,于是屁股往旁边挪了挪,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

王石悄悄偷偷刚起头,一对贼兮兮的小眼睛正好看到林老师拿着英语书走来,赶紧坐直,一动也不敢动。

虽然看上去老实了,但林老师却是没有轻易放过他,轻移着莲步走到王石身后,然后就在我俩后边接着讲课。

我在心中将王石这傻逼骂成狗,害的老子也跟着受罪,老师就在旁边,我精神怎敢不高度集中,分外认真的看起来书来。

令我惊喜的是,林老师在王石背后,也就是我的斜角后边,这个角度,我只要稍微低着头就可以瞟到林老师那双修长的玉腿,在窗外的阳光照射下,像是抹了一层羊脂白玉,光洁无瑕,典雅的高跟鞋将林老师性感的小脚完全包住,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背。

仔细看去,隐约可见红润的血线此时课已经上了一半,林老师估计是站累了,换了个姿势,她将双腿交叉着,扭动了一下小腿,身子稍微倾斜,大腿就摆出一个弯折的姿势,两条玉腿紧紧的贴在一起,十分诱人,我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铃铃铃铃铃铃铃声响起,林老师走上讲台,面对着大家,清了下喉咙:下午考试,大家准备下,课代表吃过饭后来我办公室拿考卷,好了,下课语毕,林老师整理了下课件,我目送着她走了之后。

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整节课,我满脑子都是林老师喷香的身体,整个人似乎进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沉寂的小兄弟渐渐抬起头来,不过因为校裤比较宽松而且又是坐着,所以看不出什么闭上眼睛,稍微休息了下。

这时我开始琢磨着接下来的正事一个浑厚的手掌重重的拍了我肩膀,将我吓得一哆嗦,睁开眼一看原来是王石这死胖子,他还没去食堂吃饭。

王石丝毫没注意到我现在寒冷的目光,一脸傻帽样的说:刚才问你怎么不理我,害得我被林老师盯了一节课。

听他还敢提起这事,老子火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劈在他脑袋上:你他吗还有脸说,你被抓就算了,连累到老子,我他吗也跟着被盯梢,跟你同桌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王胖子讪讪一笑,心中确实有些感激我,因为学校里除了我之外没人愿意跟他同桌。

不难怪别人不愿意跟他一起坐,因为王石不仅长得不咋滴,学习成绩不好,仗着自己肉,块头大点,就欺负老实人,碰到稍微有点力气的就怂成个蛋,听说以前还有点小偷小摸的习惯,而且他有个乐趣就是下课喜欢在女厕所外边面转悠,完全不在乎那些女孩子的眼光。

至于我为什么愿意和王石同桌,呵呵,这个原因,自从在家长会上见到他妈后,这个同桌我就交定了。

今天去不去撸几把,我打到晋级赛了王石小眼睛满目放光,兴奋的拉着我的手臂。

我一阵恶寒,狠狠的将他甩开我手臂,他这样子当然是希望我带他,不过对此我毫不感兴趣,但一想到他有个美丽的母亲我就没有直接拒绝他见我没有理他,王石不肯放弃,不断贿赂我,连他常常挂在口头珍藏多年的小黄书都说要借我看,就差跪下来求我了。

我眼光一闪,突然想起一件事,笑眯眯的对他说道:你是我的好兄弟,这点小事我当然会帮你了,书就不用了,对了,你不是说过几天你妈过生日吗,我俩的关系,你妈就是我妈,妈过生日当儿子的怎么能不去呢,到时候记得要叫我哦。

自从上次见过他妈后,我便一直念念不忘,在课堂上旁敲侧击问到不少事情,从他口中得知,他爸和他妈好似关系不和睦,分居很久了,每次他妈过生日都只有他儿子陪伴他,另外我从他飘忽的眼神中好像发现了一丝不寻常听到我说的这些。

王石不知是计,真以为我把他当成了兄弟,感动的不知如何发泄,一张肥脸憋的通红,重重的拍打着胸脯,脸上的肥肉跟着一抖一抖,信誓旦旦的说道:当然没问题,我妈生日那天一定叫上你答应的很快。

不过说完后王石突然想起什么,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懊恼与遗憾,不过话已经说出口,只能就此而已。

我咧嘴一笑,意味深长的拍了下王石的肩膀,果然是我好兄弟窗外,刺目的阳光普照大地,炽热的高温驱赶着每一个不按时吃饭在路上闲逛的学生教室周围总算安静了下来,同学们不是在吃午饭就是回寝室睡午觉去了时机已到,我离开了座位,站在教室门边,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左顾右盼探视一番。

走廊上已是空无一人,我放下心,轻手轻脚的走向林老师的办公室这所学校老师的办公室都是独自一间的,空间只有教室的三分之一,虽然不大,但也足够老师日常的使用,方便又安静。

我从门缝里瞟了一眼,确定没人后推了下门,锁住了。我没有丝毫惊讶,转而来到窗户这里,学校的窗户是可以左右推动的那种,我稍微用力一推,窗户就开了,拉开窗帘,轻轻一跃就从窗口跳了进去。

真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这种设计就是个摆设,锁没锁门有什么区别,不过这跟我没关系了,得干正事了,对没错,我就是来偷试卷的我径直走向林老师的办公桌,一个个抽屉抽开翻一翻看一看咦,这是。突然,我在其中一个抽屉中找到一物,我瞪大了眼睛,心情无比激荡,双手颤抖着拿了起来。

那是一双肉色的丝袜,整整齐齐的折好放在一旁,上面没有丝毫皱子,但不是新买的,有用过的痕迹,这应该是林老师放在学校里备用的丝袜,我忍不住拿到鼻子上用力一吸,一股淡淡的肉香萦绕在鼻尖心头感觉不过瘾,我脑袋一热,褪下裤子,一根硕大男根挣脱束缚弹了出来,紫青色的龟头狰狞的指着林老师的丝袜。

我嘿嘿一笑,将丝袜一圈一圈从龟头往下裹去,将阴茎全部包围,然后双手开始上下齐动。

闭上眼睛,幻想着林老师躺在我面前,伸出双腿亲自为我足交,我心里一激动,快感一波紧接着一波袭来。

正当我接近爆发之时,办公室外的走廊上响起几道交谈声,吓得我差点将手上丝袜扔了出去。

陈校长,你不是说好那天是最后一次吗,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吗,放过我吧一个熟悉清脆略带哭声的女性声音传进我耳中,我可以肯定是林老师,不过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这才回过神来,迅速抽开抽屉将丝袜放好,一个弯身躲进了办公桌下。

林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没强迫你,一切都是你自愿的门外一个中年的男声猥琐的笑着说。我才没有,是你卑鄙,竟然在水里下药,你就不怕你女儿知道吗林老师十分愤怒。

怒斥道我内心震惊无比,这个中年老男人的声音果断不是他丈夫,没想到林老师和其他男人之间竟有如此关系,我一时不知是喜还是气,不过听上去林老师好像是被迫的。

门开了,狭小的空间内不断有高跟鞋踢踏声响起,林老师的脚步声很乱,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我四处找观察物,终于在书柜的一角看到一个铁质的盘子,上面折射出的画面正好可以看到林老师和另一个人。

竟然是陈达,他是我们这个学校的校长,说起来这人我还认识,我爸为我能进这学校当时还请他吃过饭,他今年快六十了吧,最让我对他印象深刻的是他女儿,今年只有18岁,是我学姐,比我大两届,就在这学校里读高三。

生的亭亭玉立,曼妙匀称的身材,清冷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清纯靓丽的气息,绝对的名门之后,当时我还以为她是陈校长的孙女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陈校长老来得子,他岳父是教育部部长,没想到跟林老师有一腿的竟然是他。

嘿嘿,只要你不说,我女儿怎么会知道呢,这么久了林老师想我没有,我的小兄弟可是很想你哦。陈校长饥渴舔了舔嘴唇,内心的欲望早已忍受不住了,大腿向前一迈,缓缓靠近,将林老师逼进了办公室,双手在身后熟练的关上了门。

走开你走开,再过来我就叫人了啊林老师不断往后退着,看着不断靠近的陈校长,心底越发觉得危险,出言制止道林老师,你那淫荡的模样我可一清二楚录了下来,就在我电脑里哦,你要看吗你要不要把其他男老师叫来一起欣赏欣赏。

陈校长毫不在意林老师的威胁,奸笑越靠越近你你无耻林老师鼻梁一酸,没想到自己和他发生的一切被录了下来,回想起当初发生的一切,无比后悔,双目泛红,玉手指着陈校长。

高耸的胸部气愤的一起一伏,看的陈校长眼睛都直了一声轻哼,我头上的桌子受力突然一沉,连忙低了下头,再次抬头朝盘子画面里望去时,林老师已经被陈校长压在了桌子上,一双长腿不断扭动,制服上的衣扣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而蹦开了几颗,露出了白色的蕾丝文胸。

半截白花花的乳肉暴露在空气中,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校长口水声放开我,陈校长,我已经结婚了,也有了孩孩子,还请你自重林老师被陈校长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秀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心疼。

哈哈哈,林老师,你现在这样子太诱人了,我怎么会放过你呢,距离上次见面现在快一年了吧,那次之后你竟然请假离职了,害我得了相思之苦哦,所以你现在得拿身体补偿回来说罢,陈校长一把抱起她双腿,在林老师一声娇呼中,将她整个人平铺放到办公桌上,左手抵住小腹不让她动,右手竟是伸向林老师双腿之间。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听出来陈校长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但我总感觉有些事不对头,如果只是因为被录像了而已,以林老师的脑子,肯定能想到陈校长只是在唬她,因为他如果敢曝光录像,受害的绝不是林老师一人,还要搭上他自己。

于是我重新思考了一番,一想到刚才林老师说到孩子时神色不大对劲,不像平日里的她,有些慌张又有些犹豫,从她的微表情以及断续的话语中貌在掩饰着什么,大脑中开始迅速转达林老师请假这件事我知道,不过我可是听说林老师怀了小孩。

并不是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或者风言风语,难道说我脑中快速转达,突然想到一件与之有联系的事,林老师的丈夫,刚好是我妹妹学校里的老师。去年有一个月,林老师的丈夫到外省进行为时一个月的培训去了,妈妈为了不让妹妹功课落下来。

请了一个家教,每天晚上烦到我不行,于是我印象特深如果将陈校长口中所说,加上林老师分娩的日子,推算她怀孕之期,这些全部重叠起来,不就正好是在那一个月,而且我估计着陈校长正是趁林老师的丈夫不在之际趁虚而入所以事情的真相竟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