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四人行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娜娜手拿单筒望远镜,趴在窗台上贪看窗外的银装素裹、玉树琼台,摇头晃脑嘴里念念有词,俏丽的脸蛋在墙边壁炉的熊熊火光映照下红扑扑的格外娇艳。

毛毛坐在写字台前,眉头微皱,目光深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重大命题,时不时提笔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摇摇头,撕下,揉成一团扔进字纸篓里,接着思考,写字……「快看快看!那边走过来一枚帅哥。」娜娜大呼小叫:「哦,原来是隔壁班的龙麒。哇!他身边那个更帅!哦,又是熟人,是他们班的大雁,平时咋没看出来他这么俊呢?」「你是赏雪啊,还是看男人啊?」沐沐坐在沙发上不停按着遥控器切换电视频道。

「踏雪寻帅哥,多浪漫~~」

「那何必到外面去找?我们色城大学头号俊男就在这里!」沐沐摆出一个让人遐思的POSE。

「你?」娜娜转过头,把望远镜掉了个头朝着沐沐看:「越看越渺小……」沐沐扔下遥控器,冲过来从娜娜手里抢过望远镜,对着窗外一阵乱扫:「操场上有个裸奔男!」「哪儿?哪儿?」娜娜劈手夺回望远镜:「真的欸!只穿了条短裤,还有腹肌呢!」「原来是刘风。」娜娜顿时失去了兴致,把望远镜扔到沐沐怀里:「我说怎么屋里没见着他呢~~不过他的身材还真棒,快赶上某人了。」说着朝毛毛看了一眼。

「大雪天光着身子去操场跑步,真够吸引眼球的,哈哈!」沐沐说完吹了声口哨。

「这就是创意,」毛毛又把一个纸团扔进字纸篓里:「他将来肯定能成名作家。」毛毛、沐沐、刘风和娜娜都是色城大学的四年级学生,同学兼死党。四人在学校边上合租了一栋二层小楼,底层是厨房和客厅,楼上有三间卧室。娜娜是唯一的女生,毫不客气地霸占了最大的一间。毛毛生性爱静,平时话不多,沐沐和刘风让他一个人呆着,他们俩合住最后一间卧室。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卫生间,楼上的归娜娜用,男生们对卫生间里娜娜的一些小物件有过敏反应,所以都舍近求远,只使用楼下的卫生间。

「亲爱的娜娜:

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孩子,我每天都梦见你,在梦中搂着你。每天夜里与你一墙之隔,我能听见你的笑声、你的哭声、你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声音,我真希望我能在你身旁。我爱……」写到这里,我的心怦怦直跳,就这样向娜娜表白,是不是太露骨了?唐突佳人。我把这页纸撕下,揉成一团,扔进角落的字纸篓里。

近来我的写作能力没有进展,投篮功夫倒是见长。叹了口气,我双手支额重新构思,想了一会儿,拿起笔来刚要写,突然听见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从风风火火的急促脚步声中,我知道一定是娜娜shopping回来了,於是起身下楼。

「喂,毛毛,他们人呢?」我一面说话一面直发抖。外面可真冷,我衣服穿得不多,冻得头发都结冰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们的保姆。」毛毛一边说着,一边殷勤地接过我手里的大包小包。据说他平时总是沉默寡言的,不过我倒没有觉得,他在我面前话可不少,还经常说些自以为好笑的笑话。

「哇!你又去租A片了。」毛毛从最后一个袋子里翻出一盒DVD:「《老板的女儿》,KaydenKross的最新作品,实在太棒了,咱们什么时候看?」「你去把沐沐、刘风叫下来,我们一起看,保姆大妈。」在毛毛面前,我总是感觉到轻松自如,说话也跟着毫无顾忌。听见我叫他「大妈」,他夸张的做了个鬼脸,不过我知道他其实并不生气。

「好,我听你的,娜娜女王陛下。我这就上去把这俩小子揪下来,谁敢不下来,打断他的腿。」说完转身上楼了。我冲他的背影得意地伸了伸舌头,娜娜女王,哈哈,好名字,我喜欢~~「臭沐沐,我要杀了你。」我扑到沐沐的身上,掐住他的脖子一阵摇晃。说到打架,我们三个中间自然是毛毛最厉害,沐沐跟我差不多,不过我现在怒发冲冠,沐沐被我的气势压倒,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正当我蹂躏着沐沐正爽的时候,毛毛推门闯了进来。给我们俩劝架是家常便饭,他想也不想,过来就把我拉开了。

「至於这么激动么?」沐沐捂着脖子,喘着粗气说:「不就是德国队输球了嘛!」「叫你别押德国队,别押德国队,你偏要押!」沐沐是世界盃赌场上漆黑漆黑的黑灯笼,押谁谁输。比赛前我一直求着他千万别押德国队,他就是不听。

「我也是相信你的话,觉得德国队能赢嘛!」沐沐委屈地说:「谁让你平时老吹德国队厉害的。再说了,你只押了一千,我可押了一万八,损失比你惨重多了。」「我是因为输了些破论坛金币的缘故么?」我恨恨地说:「我们家德国队就这么被你给祸祸了,气死我了。」「好了好了,不要闹了,」毛毛打圆场:「娜娜租了部A片,叫你们下去一起看呢!」「太好了,娜娜租的片子我最爱看了。」沐沐爬起身,一溜烟出了门。

我跟着毛毛下了楼,娜娜从微波炉里端出一大盘义大利通心粉,正在往上浇Spaghetti肉酱,我最喜欢的食物。

「喂,皮皮,饿了吧?」娜娜朝我眨了眨眼。「皮皮」是我的一个笔名,只有娜娜一个人能叫我这个名字。她上身穿着宽大的蝙蝠袖套头衫,下身紧绷绷的牛仔短裤,露出一对长腿,赤脚踩着一双半高跟水晶拖鞋,红艳艳的趾甲盖格外诱人。我冲她夸张地咽了口唾沫,点头道:「嗯,饿坏了。」我们坐在客厅里看A片,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了。当片子放完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寒假又过去了一天。当我把灯打开以后,却发现大家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毫无睡意。

「总算结束了,」我夸张地伸了个懒腰:「KaydenKross的咪咪太大了,我不喜欢。」我知道娜娜最喜欢这个女演员了,存心这么说气气她。

果然,娜娜生气地朝我皱了皱鼻子,真可爱。

「还是我硬碟里的日本片好看。」我接着气她。

「你那些网上下载来的片子,人影都看不清。」毛毛出声帮忙了:「哪能跟蓝光高清比。」「叫你去租你不好意思去,我去租来了你还挑毛病。」娜娜娇嗔道。

「守在你身边还看什么A片啊?」我腆着脸说:「看你不就行了!」「去死!」娜娜把手里抱着的狗熊绒毛枕头朝我砸过来。

身边的刘风也浑水摸鱼出手占我便宜,对他我可不客气,顺手抄起娜娜的狗熊枕头朝他打去。毛毛假作劝架也加入了战团,我们三个人一手一个枕头打在一起,娜娜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只听见「噗」的一声,接着空中羽毛翻飞,我觉得手中一轻,低头一看,手里的狗熊像只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枕头打破了,里面的绒毛都飞了出来,那两个损友立时一齐跳开,跟我划清界限,用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着我。

我把狗熊的屍体放在沙发上,装作没事人一样平静地说:「不早了,我上楼睡了。」说着起身朝楼梯走去。接下来就听见身后「劈劈啪啪」的脚步声,我赶紧三步两步上了楼,慌不择路地冲进最近的房间,关门上锁。

长舒一口气,抬眼一看,才发现进的是娜娜的房间。似乎我还从来没进过她的卧室呢!我四周打量了一下,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我看着中间放着的大床,心想我要是能搂着她躺在上面该多好。

门外传来了「砰砰」的砸门声和刘风的笑骂声。「砸,使劲砸,这可是娜娜的房间。」我得意地说。等等,娜娜的房间……果然,门外突然安静了下来,传来不祥的「叮叮当当」声,房门打开了,娜娜拿出钥匙笑吟吟站在门口,她身旁闪进来两条人影,把我扑倒在地上。

正当我们三个扭打在一起,身后传来娜娜的声音:「你刚才说想看我,是真的么?」我们顿时停了下来,齐唰唰回头,六只眼珠差点都蹦出了眼眶:娜娜站在我们身后,除了一双透明拖鞋,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你们还在等什么?」我摆出了一个名闻遐迩的S造型,用诱惑的声音说。

三人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沐沐和刘风毫不犹豫地开始脱衣服,毛毛却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一眨眼的工夫,那两位已经一丝不挂了,两根大鸡巴高高翘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嗨,你不是想当柳下惠吧?」看见毛毛还穿着衣服傻站着,刘风伸出手指捅了捅毛毛。

「那个笑话怎么说来着?」沐沐笑道:「我们是禽兽,你想当禽兽不如。」毛毛晃了晃脑袋,视线从我身上移开,似乎刚从幻觉中苏醒的样子。

「我当然不会错过了,」毛毛开口说话了:「人生苦短,必须性感。不过你们俩太猴急了,我要好好享受这一时刻。」这句话太性感了。

我走到毛毛身边,开始给他脱衣服,慢慢的,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尽情享受空气中的靡靡气息。沐沐和刘风大眼瞪小眼,站在旁边看着,沐沐和五姑娘开始了亲蜜接触。

很快,毛毛也同样一丝不挂了,我看了看他,再看看两旁的沐沐和刘风,看来还是毛毛的鸡巴最英俊。我在毛毛身前跪低,把他好看的鸡巴整个塞进嘴里,使劲吮吸起来,他喉咙里发出嘟嘟囔囔的男低音,鸡巴在我的嘴里越胀越大。

我的一只手握住他的阴囊,温柔地揉捏,另一只手抬高,在他的乳头上画圈圈。没过多久,他的身体绷紧,男低音的分贝数急剧上升,一泓浓郁的精华射入我的喉头。他持续的时间不是很久,但我想他肯定珍惜享受这其中的每一秒。

娜娜跪坐在地板上,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沐沐把毛毛推开,站到娜娜的身前,急吼吼地叫道:「轮到我了,轮到我了。」这傻小子木知木觉,我在旁边冷眼旁观,发现毛毛皱了皱眉头,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不豫之色。

「我说轮到谁才是谁,我的地盘我作主。」果然,娜娜不乐意了。她转身把沐沐晾在一边,抬头看了看我,然后我就觉得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美妙世界。

我低头看着娜娜,她一边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冲我顽皮地眨了眨眼,然后一寸一寸把我的鸡巴全部吞入了嘴里,舌头舔弄着我的阴囊。

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脑袋,前后套弄了起来。她没有挣扎,听任我的摆布,她的一对胸脯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中摇曳着。这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一对胸脯,B罩杯有余、C罩杯不到,粉红鲜嫩的乳晕大概有硬币大小,其中深红色的乳头高高勃起,足有她的小手指指尖那么大。

同毛毛一样,没过多久我也一泄如注了,娜娜把我的每一滴精华都舔舐得干干净净。我心满意足地后退了几步,躺倒在床上。毛毛坐在我身边,沐沐像个被罚站的小学生在边上站着,我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不然恐怕就和沐沐一样,要享受罚站待遇了。

刘风高叫一声,精尽人亡般在我身边倒下。跟着娜娜也走了过来,把我推倒在床上,我仰天躺着,八寸长的巨棒高高竖立,就好像一根旗杆。

娜娜爬到我身上,低头冲着我「咯咯」地笑,一对丰满的乳房在空中摇来摇去,乳尖轻轻擦着我的胸膛,长发从额头披下,遮住了半张脸。这个小妖精,简直就是妖媚横行。

「娜娜……」我嗫嚅道。

「嗯?」

「娜娜,我喜欢你。」我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

她笑了笑,没回答,伸手扶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坐了下来。刘风重振雄风站了过来,鸡巴送入了娜娜的嘴里。娜娜骑在我的身上一边上下蠕动,一边舔舐着刘风的香肠。

沐沐挠了挠头,也蹭到了床边,贪婪地看着我们三个,脸蛋和鸡巴都涨得通红。

我走到床前,娜娜雪白的丰臀就在我眼前上下飞舞。眼看她的小嘴和蜜穴都被占领了,我用最绅士的语调,彬彬有礼地问道:「尊敬的娜娜小姐,请问我是否可以有幸进入你的后门?」娜娜吐出刘风的鸡巴,转头朝我娇媚地一笑。我心头一喜,却见她把手放到身后,遮住了屁股缝。这个小妖精真记仇,我慾火中烧,要被她玩死了。

毛毛「呵呵」笑了一声,在娜娜耳边说了些什么,娜娜点了点头,又回头跟我说:「来吧!不过你要是弄痛了我,我可跟你没完。」说完又不理我了,转头捧起刘风的鸡巴啃了起来。

我小心翼翼地爬上床,在娜娜身后跪下,蘑菇头抵住她的屁股,顺着她上下摆动的节奏,在菊花洞口蹭来蹭去,然后一用力,蘑菇头没入了她的菊花洞。娜娜的身子颤了一下,似乎痛得叫了起来,但是嘴被刘风的鸡巴堵着,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娜娜的菊花就好像一个黑洞,牢牢地吸住我的鸡巴,感觉好极了。过了一会儿,她似乎适应了三根巨棒的同时冲击,又骑在毛毛身上跳动起来,我也根据他们的节奏不断抽插。

过了一会儿,娜娜停止了运动,骑大马可是个体力活,也该休息休息了,我也顺从着停止了抽送。娜娜突然惊叫一声,整个身子从马上摔了下去,原来是毛毛想翻身作主人,一用力把身上的娜娜推翻了。

我也配合着他们翻了个身,於是三明治翻转了过来,我从最上面跌到了最下面,娜娜仰天躺在我的身上,毛毛翻身到了最上面。这是一个A片中都少见的高难度翻身动作,全部过程中,我和毛毛的鸡巴都留在娜娜的体内没有落出来,我们俩之间的默契的确是言语难以形容,越到重要时刻越能体现出来。

娜娜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我身上,我伸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保持平衡。

她身体后仰,脑袋一上一下地还在给刘风吹箫,一头秀发跟着飘动,在我脸上刷来刷去,弄得我痒痒的。

她身上惯用的Jadore香水味,和着汗味,混合成了最浓烈的催情剂,让我意乱情迷,加上下身在她菊花芯中不断传来的快感,我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不知今夕是何年。我的视线被娜娜的身子和头发挡住,看不到外边的情形,只听见窗外寒风凛凛,吹打着窗户「呜呜」作响,而一窗之隔的娜娜的房间里,满室皆春。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到床头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三个男生还在熟睡,毛毛在我身边紧紧搂着我,沐沐和刘风一边一个躺着,幸好我的床够大。

我小心翼翼地松开毛毛的手,蹑手蹑脚下了床,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裤衩和一件T恤穿上,下楼去厨房给他们做早餐。

没过多久,毛毛也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只裹着一条毛巾,上身赤裸着,露出健壮的胸肌和六大块腹肌。

「他们两个还在睡?」我问道。

「嗯,睡得跟猪一样。」毛毛说:「早餐吃什么?真香。」「跟平时一样,」我说:「火腿肠,煎鸡蛋,还有烤面包。」「要是我想换换口味呢?」「那你得自己动手,我可只会做这些。」

「我不想自己动手,而且我现在就要吃。」他抓住我的手,脱下我的T恤,圆滚滚的胸脯和已经勃起的乳头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的手放在我的胸脯上温柔地抚摸着,目光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毛毛,我爱你。」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又有些后悔,似乎有些轻率。

「娜娜,我也爱你。」他的瞳孔放出帜热的光芒:「这句话我一直想说很久了。」我的裤衩随风飘下,落在地上的T恤旁边。毛毛把我抱起,坐在吧台边沿,然后分开我的双腿,湿漉漉的蜜穴娇艳欲滴。没有温言款语,没有前戏,毛毛直接插入了我的体内,毫不拖泥带水,跟他平时有些婆婆妈妈的为人截然不同,我兴奋地高叫了一声,真刺激,感觉真爽!

在他的剧烈冲击下,我觉得腰都快要震断了,似乎分分秒秒都有可能从吧台上滑下去。我伸手搭住他的肩头保持平衡,眼前时不时地出现黑屏,不受控制、不管不顾地高声叫嚷。

终於,毛毛在我体内爆发了,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他的精华混合着我的爱液,从我红肿的蜜穴中泌出,流到吧台上,又滴落到地板上,宛如窗外绽开的朵朵雪绒花。

过了良久,喘息已定,我对着厨房门口高声说:「你们两个看够了没有?都进来吧,吃饭了。」随后闻到一股焦味,平底锅里的火腿鸡蛋早就成了焦炭。

「两位起得可真早,」刘风施施然的走过来:「我们刚刚起来,什么都没看见。」沐沐夸张地吸了吸鼻子:「鸡蛋都煎不好,以后谁敢娶你啊?」我伸手想要打他,却一下子从吧台上滑了下来。毛毛眼明手快把我接住,我顺势倒在他的怀里,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沐沐和刘风也愉快地笑了起来。

从那天起,四个死党仍旧住在一起,不过毛毛搬进了娜娜的房间,沐沐和刘风一人一间卧室,居住条件有了巨大改善。

半年以后,四人都从色城大学毕业,开始了新的人生。毛毛和娜娜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很快就结了婚。他们在郊外买了幢两层的楼房,结构和四人原来的住处几乎一模一样。

沐沐毕业后留校当了老师,认识了一个叫思思的女孩子,开始了他自己的爱情长跑。

刘风从事自由职业,成为非着名网路作家,能够同时开七、八本书,日更数万字。他的感情生活和他的作品一样,今天和蔷薇,明天和齐齐,后天和丫丫,每天都有更新,都有不同的女孩出现在他身边。

不久,娜娜生下一个可爱的千金,为了纪念四人的友情,给宝宝起了个小名叫「四毛」,沐沐和刘风都当了孩子的干爹。四人每到周末总是聚在毛毛、娜娜家,一起看娜娜租来的A片,一起哈皮,重温当年的温馨时光。

字节数:1317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