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


「呀!呀!不要!这样太利害了!人家受不了!」「是吗?那我要停下来了啊?」「不!不要!」「那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不要…停…人家…要…」「嘿,淫妇!」一墙之隔,听着叫过不停的淫声浪语,我一脸不满的咕咕噜噜:「已经做了三次吧,才大学生,有这样饥渴吗?」虽说情侣是有享受性爱的自由,但作为这间屋的一份子,我也有好好休息的权利吧?叫得这样骚,试问一个血气方刚的高中生怎样忍受?

『非礼勿听…非礼勿听…非礼勿听…』我强行抑制,终於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没法按捺的一拳用力轰向墙边:「碰!」一声巨响,瞬时静默了空气,邻房停下激烈交战。我松一口气,心想他们总算还有半点廉耻,知道旁边有人懂得收敛。

「呼,终於可以好好睡…」可正当我打算大被盖头好好休息之际,房门被一脚踢开,进来的男孩全身赤裸,胯下举着一根仍闪耀着湿光的肉棒在半空挥舞,态度恶劣的指责我道:「喂,你不知道阻人干炮,犹如杀人父母的吗?」所谓人无耻最无敌,恶人居然先告状,对方的厚颜使我哭笑不得,我没好气反骂道:「应该是我问你,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吗?」男孩毫无悔意的走到我床边跟我理论:「拜托,睡觉怎可以跟操屄相比?而且才两点吧,谁会在这种时候睡觉?」我头一痛,对了,这厮平日生活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干炮,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正常人最活跃的时间「但即使做爱,也不用这种吵吧,静静做不就好?」我是已经没心情跟他争论,只求他至少懂得顾及别人感受。可对方却自豪道:「你要明白我的鸡巴又长又大,女人被我插得爽大声叫床也没办法呀,老弟你便忍耐一下吧。」说完挨向我耳边:「而且今天这个是邻校校花,一流极品,我也是大出血以女友交换才好不容易可以玩一晚,你就给老哥尽兴一晚好吗?」「以女友交换?你有女友的吗?」我奇怪问道,以我所知他女伴无数,但自命是头没脚的鸟,不会被女人捆绑,所以从未听过有什么女友。

男孩不屑地笑了出来:「嘿,给我干得爽的不都是女友。」我没好气,很明显你是贬低了男女之间的爱情,你这种是炮友,不是女友!

「什么别说了,反正…」就在男孩仍挥动着指头的时候,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来到门外,揉着眼神散漫的眼睛道:「阿华你怎么还不过来,人家还没舒服够耶。」「哗!」我看到突然出现裸女吓了一跳,连忙别个头去,男孩不耐烦的向她骂道:「有那么欠干吗?回去等我,立刻回来收拾你!」「快来啊。」女孩一脸不满的回去邻房,男孩看我面红耳热,笑问道:「身材很不错吧?知道为什么要干一晚?怎样,要不要来一起玩?」「一、一起玩?我没你无耻!」我呛着大叫,男孩又是那个不屑表情:「什么无耻,做爱是人类本能,明明很想却不去做,我是无耻,但你是虚伪!」说完便不理我的站起来,临行前警告我说:「那别阻我了,受不了便过来一起玩,不就好好打过手枪,你老哥今晚要玩过痛快!」我是没话说了,有这种兄长,我想我前世一定做了很多坏事。

不久,旁边便再次响起男女欢爱的淫声浪语,不愧是邻校校花,脸蛋和身材都是一级棒。我听着女孩浪叫,回忆她那丰满乳房和浓密阴毛,无可奈何地撸着自己阳具。我知道偷听兄长跟「女友」做爱打枪是很下流,但作为一个十六岁的男生,我实在没法控制我自己。

「啊!啊!好舒服!要飞了,要飞天了!」「怎样?爽吗?以前要不要给我干?」「要…要啊!人家以后也要给华哥干!啊、啊、要到了!又要到了!」呼,看来明天,我一定又是睡眠不足。

我是马明,今年十六岁,就读高一。兄长牛华,今年十八岁,高三学生。说是兄弟,为什么却会风马牛不相及?这是因为我们是同母异父,妈妈在生下哥哥后跟前父离婚,之后改嫁我父,於是出现异姓兄弟的情况母亲的第一任丈夫是个花花公子,凭着有如潘安之貌的俊俏外表加上口甜舌滑,要勾引女子易如反掌,这个恶习性在婚后也没改变,结果妈妈终於没法忍受在自己临盘当天,丈夫也跟其他女人上床而死心,在哥哥出世后不久便签了离婚书。

至於她的第二任丈夫,即是我的生父是个十分正直的男人,有过第一次婚姻失败的经验,妈妈这回挑了一个性格内向的男人,虽然没有前夫的外表优秀,却绝对是个令妻子安心的好老公。

可惜上天并没有眷顾这个可怜的女人,在终於找到幸福日子的时候,他俩一起遇上了车祸,那一年,我六岁「小明,答应妈妈,做个好男人,不要欺负女孩子,不要像以前的爸爸一样对妈妈…」「我知道!」「还有,照顾你哥…他跟那个人一样,很不生性…」妈妈跟前夫离婚后,哥哥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那个只纵情色欲的男人也乐得逍遥自在,从没跟前妻争夺抚养权。这令我更看不起那些好色的男人,亦更尊敬把哥哥视为己出的爸爸。

但好人、却总是早死。

「小明,妈妈要走了,答应我,做个好男人…」「妈妈!妈妈!」这是母亲临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爸妈一起过身了,自此我和兄长相依为命。而他身上流着那不羁的血,亦随着年纪长大逐渐显露。长得跟父亲一样俊美的哥哥风流成性,十岁那年已经摸遍同班女生的胸部和屁股,懂得勃起后更是急不及待找穴去插。

「啊!啊!阿华!好爽!好舒服!干我!用力干我!」哥哥经常说,男人有棍,女人有洞,本来就是应该给填满,男人跟女人做爱是天公地道,不需要掩饰什么。 我对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兄长感到羞耻,也感到可怜而最令人可悲的是对手全都是自愿,包括同学,同学的妈妈,和老师。哥哥自夸他要插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而他亦从来不用追求女孩子,真正的赢家是不用跑,也会得胜。

「噢,你这小子怎么这样过份,连姨姨也不放过。 」「因为姨姨长得美嘛,怎样,不要给我干?」「要!」「嘿,淫妇,来吧,都入了,爽吗?」「爽、好爽!」「有没你老公好?」「你好,你比他好太多了!」可能因为看得太多那些表面矜持的女人,只要遇上俊男便失魂落魄的场面,我对女人开始有一种轻视。但我相信世界上还是有跟妈妈一样的好女人,是值得我去爱的女人。

「阿明,眼睛怎么这样黑了?昨天没睡好吗?」上学途中,一把开朗的声线划破了仍满带睡意的空气,用力打在我肩膀的是同班女生、小茜。

小茜姓朱,是我自入学开始便认识的女同学,这三年里我俩一直升在同一班上,感情算是要好。小茜的样貌谈不上很美,但总算标致。而最令人喜欢的是她那不拘小节的性格,对着她我是什么也可以说,什么也可以聊,不必忌讳什么,犹如呼吸空气般舒适自在。

「哈哈,阿明你一定是整晚看那些下流影片,才弄得没精神吧?」小茜取笑我道,我连忙否认:「当、当然不是!」我想告诉我的女同学打扰我入睡的不是那些色情电影,而是更火爆的真人表演。

「不要看太多啊,男孩子老打手枪对身体不好的。」小茜掩着嘴偷笑,我和她真是没话不能说,包括拿这种话题来调侃对方。

「都说没有啦!」「你还是快点找个女朋友去解决需要吧。」小茜点头道,我不满说:「你这种说话也太不尊重女性,太不尊重自己了吧?认识女朋友,就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的吗?」「跟你开玩笑啦,我就是知道阿明你最尊重女性才会这样说的。」小茜若无其事地拉起我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握着那软绵绵的小手,我感觉我们活像…一对情侣我当然知道我们不是在交往,只是一对感情比较好的、同班同学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二)「连这样也不懂,阿明你到底有多笨啊?」学校的图书馆里,小茜生气教训我,我无奈地搔着头,笨也不是我想的。但天份这种事有时很难说,英语一向是我的难关,那些单字记不稳,就念多少遍也是记不稳。

「这样的算式也会错?蠢也有限度吧?」到了数学题目是我反击的时候,世上无完人,小茜人算聪明,但每当看到那些数字便总会头晕眼花,无法集中。

「你对数字这样冷感,日后是无法当个精打细算的媳妇啦,哎,我替你的将来感到堪虞了。」「阿明你说真的吗?你觉得我将来不会是个好妻子?」小茜被我一吓,登时泪眼汪汪。这倒吓怕我了,反过来安慰她说:「跟你开玩笑啦,好妻子需要精通微积分的吗?你好好找个有钱人,有花不完的钱,不就不用计数了吗?」小茜不悦的以手肘撞向我胸口:「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是为钱嫁人的吗?」「痛痛痛,抱歉,我侮辱了朱茜小姐的高尚品格,你择偶的条件不是要钱,而是要有高超的性能力。」小茜满脸通红,拼命的安静的图书馆里追打我:「死阿明,在乱说什么了!

你不要跑,我要打你一顿!「就是这样,我和小茜每天都是过着嘻闹的日子,没有男女间的避忌,像对最好的朋友。

这是爱情吗?我想不算是吧。我没有哥哥的急色,但十六岁,早已踏入思春的年纪,说不想感受爱情滋味是骗人的,但母亲过往的婚姻失败使我却步,我害怕会像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伤害别人。故此虽然对小茜是有点好感,但也从没想过要追求她。

好朋友,和小茜保持好朋友关系,我认为是最好的。

我从来没有送过小茜回家,她亦从来没有到过我家,每天下课,到达那街角的分歧路便会各自归家。这样很正常,一对普通同学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吧。

「拜拜啰!」「明天见。」经过一间药房,我顺地买了一对耳塞,小茜说得不错,男生打手枪对身体是不好的,为了我的健康,我该要保持适当的睡眠。

我惊讶一个年青人原来真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哥哥的床戏从没有停过,对手每天都不一样,质素好的有时会睡两晚,但从来没有看过同一位女生在家里出现两次。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他的职责,我想,哥哥的天职是在女人身上播种「呀!呀!太强了!华哥你太强了,你的鸡巴是不会累的啊?」「哈,我就是不会累,还要更爽的吗?荡妇!」「要啊,我是荡妇,是好哥哥的小母狗!」耳塞其实不是很管用,那些令人兴奋的叫床,仍是隔着墙壁也响遍耳边。

「妈的!怎样可以睡啊?」我病了,是感冒,这是很讽刺的一件事,那个整晚脱光做爱的体壮力健,这个躲在被窝被折磨的却成了代罪羔羊。

「一百零二度,今天在家休息。」替我检验体温后,医生断症道。

「不可以上学吗?」医生肯定地摇头「你这小子,是打太多手枪身体变虚了吧?所以就说打枪很伤身的。」扶我去医院的哥哥喋喋不休的教训着,我对被一个每晚必放三炮的人这样说很不爽,但身体虚弱,也没气力跟他反驳,反正你认为这全都是我的问题,便都当是我的问题便好了。

「好好睡一觉,我替你煮点粥吧。」哥哥把我扶到床上,这货好色,兄弟情倒是不错。 见我病了特地留在家里照顾我,虽然他本来就爱跷课便是了。

「哎,家里什么也没有,我去买点材料,你一个人可以吗?」「拜托,我还没病到快要死吧。」「哼,不领好意啊,我也是难得机会,一尽当个好哥哥的职责而已。」「你以后不带女孩子回来睡,便是好哥哥了。」「不回来去哪里?到公园野战吗?会带去警局的啊,我真想不到你这个人堕落到这种地步。」哥哥轻佻地哼了两声,便踢着拖鞋去买做粥的材料。我在床上躺了一会,突然门钟响起:「叮当~」「喂,不会是连锁钥也不带吧?还说照顾弟弟,要一个病人去开门?」我咕咕噜噜,不情愿从床上拖着浮浮的脚步,可是当看到那意想不到的人,不禁错愕起来。

「小茜?」是我的同班同学「怎么病了,也不告诉我?」回到睡房坐在床边,身穿校服裙的小茜不满我无辜说:「学校都去不了,怎么告诉你?」小茜嘟起嘴,对我的答案不是很满意。我虽然装作平凡,但对女孩的关心仍是很感动,还不到下课时间,她已经急不及待趁着午饭赶过来探我了。

「你怎知道我家地址?」「班长的联络册上有。」「哦?」我们的表情都有点尴尬,虽然认识了三年,但这样单独在室内相对还是第一次。小茜跟我的距离很近,她伸手摸我的额上看有没发烧。我感到一阵烫热,不知道是来自她的手,还是我的头「咳咳。」这时候两声乾咳,是一直在门外看戏的哥哥。

「哥,你回来了?」我俩像东窗事发的男女立刻跳离对方,哥哥扬起手上的外卖:「对,煮粥太麻烦,还是去买外卖简单了,不过看来有人不用吃,也自动痊癒了吧?」「你、你乱说什么,这个只是我的同班同学。 」我嚷着道,小茜也连随自我介绍:「是啊,我是朱茜,是阿明的同学。 」哥哥微笑摇头,伸手握起女同学的手,柔声道:「别客气,美女无须有名字,天使不就是最合适的称呼?」小茜没想到同学兄长会如此猖狂,粉脸一红,哥哥把另一只手搭在她的手背上,眼神一直没有移开半刻:「你好,我是牛华,你可以叫我阿华。 」「华?华哥?」小茜的脸蛋像一只瞬即被煮熟的鲜虾,连整片耳根也红得发紫。

我从来没有看过小茜脸上会出现这种表情,完全是那种小说上形容,春情绽放时的表情。

哥哥说得不错,真正的赢家,是不用跑,也会得胜。

这天小茜没说什么,面红耳热的她只说要赶回校上课,便垂着头向我俩道别,整个过程连一眼也不敢再望向哥哥。

我不是一个恋爱专家,但亦肯定女孩是被哥哥的魅力瞬间迷倒了,是那种从来没有女生可以抵抗的魔力。

女孩走了后哥哥吹一口轻佻的哨声,以揶揄我的语气道:「小子,整天装正义,原来早藏着私家菜。」「你说什么私家菜了!」我脸露腼腆,带点慌乱的道:「不是说只是同班同学!」「同班同学会这样亲密的吗?刚才如果不是我回来,你们已经开战了吧?」哥哥脸上带着淫笑,手指在围成圆洞的姆指中作插入的动作。

「什么开战?你别把我当成跟你一样!」「还在装蒜,一场兄弟别骗我了,怎样?上过没有,好不好操?」「都说没有,我们只是非常非常普通的同学。 」我拼命解释,哥哥仍像不相信道:「真的?只是同学,没上过?」「没有!」「一次也没有?」「半次也没有!」「哦。」哥哥以手托着下巴,思索着的自言自语:「你没上过,那可能还是处女吧,这么乖的一个女孩子?」「你在想什么了,小茜可不是你认识的那种女人!」我对好朋友被想入非非感到不悦,哥哥嘻皮笑脸道:「什么这种女人那种女人,有屄的不就是女人,是没有分别的。」我本想再跟哥哥理论,但突然间,想起小茜刚才那春心动的表情。

小茜是动情了?只是一个才第一眼看到的男生?难道真如哥哥所说,世上女人都是一个样?

「喂,我再问你一次,这个女的真的不是你女友?你对她没有意思?」我坚决摇头,哥哥舔一舔唇边:「那好吧,既然老弟不吃,就留给哥哥吃掉好了。」我对男孩的轻佻非常不满,哼着道:「你别妄想,这是没可能的事!」「没可能的事?哈哈,天下间有我牛华操不到的女人吗?老弟你好好看吧!

明天开始,我便展开追求攻势!「哥哥狂妄的笑着,我两自小相依为命,自问感情要好,但这一刻也不禁有想要打他一顿的冲动。

而另一方面,我亦相信小茜不会是那种女孩,虽然她刚才可能被哥哥的英伟迷住了半秒,但她始终是一个好女生,懂得分辨是非,跟那些随便和男人上床的淫娃荡妇并不一样。

小茜是不一样的,我确信这个女孩是不一样的!

所以当一星期后,小茜问我会否介意她跟我的哥哥交往,我是一瞬间的眼前发黑。

「阿明你会生气吗?如果?我当华哥的女友?」「介意?哈哈,我当然不会介意,但你说真的吗?才认识几天了吧?」小茜垂下头来没说什么,从那无言的表情,谁也知道女孩的答案。

果然,天下间是没有牛华吃不到的女人。

果然,世界上的女人都是同一个样。

『小茜…当哥哥的女友…』这天的傍晚我失魂落魄,拖着只可以用蹒跚来形容的脚步在街道上流连,空荡荡的脑海不断忆地女同学刻前的说话。

「阿明你会生气吗?如果…我当华哥的女友…」「介意?哈哈,我当然不会介意,但你说真的吗?才认识几天了吧?」小茜沉默了一会,诚惶诚恐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华哥突然跟我说这种事,我也很迷惑。」「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怎么我都不知道你们有来往?」小茜彷佛被问到了死穴,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话,呆住片刻,才低着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那天之后我们下课,跟你在街角道别后便碰到华哥,他说是偶然经过,当时我也没有在意,然后接着的每一天…他都在同一位置等我…」果然没错,哥哥是出手了,一次故意的偶遇,展开了他的攻势。

说到这里,小茜稍稍抬头,语带歉疚:「我有想过告诉你,但又不知道怎样开口…说像华哥这样优秀的男生每天在等我,也只会给你笑话,所以直到昨天他跟我表白之前,我其实也不知道他的用意…」小茜的说话令我感觉她是受宠若惊,是一种民女被君主宠幸时的不可置信。

我心里一阵苦涩,半刻说不出话来,小茜没有在意我的表情,傻呼呼的反问我:「你说…他会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他当然不是跟你开玩笑,他要玩你,跟你上床,把你成为他的玩物!

我有种即场要揭穿色狼真面目的冲动,但当看到小茜那甜丝丝的嘴角,却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气愤。是活该的,这种女人是应该受到教训。

你说不是故意隐瞒我,但事实你是故意隐瞒我,每天装着什么没事的跟我下课,其实是和我的哥哥相见。

「阿明你怎么这个表情?你生气吗?」小茜看我突然沉默,带点担心问道,我笑着摇头:「没有,既然我哥这样有诚意,你便好好考虑吧。」「嗯…」毋须考虑,答案早已决定,明显小茜是动心了,我从没看过这位女同学脸上出现这种小鹿乱撞的表情,是兴奋,是喜悦。她今天跟我说的话并不是询问我意见,只是知会我一声。从明天起,她便会以哥哥女友的身份在我这小弟面前出现『像华哥这样优秀的男生…』别过她后,那一句句的话仍在脑里盘旋,使我胸口憋闷。优秀?明明是烂人一个,不就长得高大英俊一点,认识没几天,凭什么说他优秀?这样的女人真是蠢,是猪一样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动气什么,我跟小茜什么关系也没有,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学,她有权跟谁交往,有权跟谁上床,有权给谁去玩。同样地,我也没必要告诉什么,她要犯贱,她要找死,她要给色狼玩,全都是自己责任!

我知道小茜早晚会给哥操上,就像每个躺在邻房的女孩,一面给白玩,一面还要感谢哥哥把她们操得舒服。

没有人令你们被其他人看不起,是你们令自己被所有人看不起!

口里说事不关己,其实很不是味儿。回到家里,看到懒洋洋在家里看电视的哥哥,沉着气问:「果然出手了啊。」男孩回头反问我:「她跟你说了?」「你俩的戏那么好,不是她说,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呢!」我自嘲道。哥哥知道我得悉一切,一脸若无其事:「不早跟你说了要展开追求,我牛华是那种不守承诺的人吗?」「承诺?承诺是用在这种事上的吗?」我冷笑,哥哥满意道:「不过既然她告诉你,即是打算答应我了,哈哈,我就知道没有女生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看着那胜算在握的从容表情,我脸色更差了,但他说得不错,又一个蠢女将要死在情场杀手之下。加上想起两人像傻瓜般把我瞒在鼓里,一阵怒火又是由心而上。不哼半句的冲回自己房间,不想再跟这些骗我的人有任何交杂「啊…太粗了…好舒服…你做爱怎么这样利害?」「呵,今天怎么这样骚,男友没喂饱你吗?」「别提他,小鸡巴没半点用,还是华仔你最好!」「哈哈,小淫娃,偷人还算了,还要侮辱男友,真是太过份,让我代他好好教训你吧。」这个晚上哥哥仍是有带女人回家睡,什么追求都是屁话,根本就是在玩弄小茜。

「好深…用力…用力…人家还要…啊!太深了!华仔我爱死你!」很快,在旁边淫叫的便会变成小茜,她以为自己是哥哥女友,其实是炮友,是众多炮友中的其中一个。

我虽然是很生气,但始终是认识了三年的同学,也没可能眼白白看着她沦为禽兽玩物。接着一天我决定大义灭亲,把哥哥的所作为所告诉小茜,让她逃离虎口。可是女孩的表现,却使我气上加气。

这天小茜脸带春风,谁也看出是心情极好。我心一沉,问了那明知故问的问题:「怎么了?考虑清楚没有?」「嗯…」小茜没有回答,只含着羞涩笑容,轻轻点了一下头。 纵然是预料之内的答案,我还是被狠狠打击一下,像站不稳的几乎要倒下。

小茜作了决定,她答应哥哥当其女友,他俩正式成为了恋人!

接着那不识趣的女孩更火上加油地问我:「他说星期六要跟我约会,你哥哥喜欢女孩子穿什么裙子?他有什么嗜好?喜欢哪种话题?怎样才能使他高兴?」约会,是约会,平日我俩一起走路的只是上学下课,她跟哥哥的才是约会。

我想告诉我的女同学,我哥哥的嗜好是玩女人,喜欢话题是谈他操过多少美女,你应该什么也不穿,抬高屁股给他操,便最可使他高兴!

「我很紧张,你说我们会顺利吗?」听到这话,本来要说的都不用说了。那情人蜜运中的表情,使我明白在这事上我完全是一个局外人。一个不是我哥,另一个也不是我的同学,只是两个急不及待要上床欢好的狗男女。

我不管了,事实上也不轮到我去管,这里根本没有人把我放在眼内。我本来以为这个每天跟我嘻闹的女同学对我是有点好感,原来都只是一厢情愿。因为探望我而和我哥搭上,天下间会有这样可笑的一件事吗?

虽然对我来说,这笑话半点不好笑。

那天之后,我决心不理他俩的事。说是交往,但两人见面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多。哥哥是个花花公子,不会把全部时间放在一棵树上。而从每晚他继续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情况看来,他俩应该还没走到那一步,做那男女间越轨的事情。

可是豺狼始终是要吃掉猎物,哥哥知道小茜是处女,也没有太急进,而是一步一步使她掉进自己的陷阱,装作好人去当他善良男友的角色。

终於这一天,时机成熟了,哥哥跟我说,他要这个星期天跟小茜上床。

「你要跟小茜…上床?」哥哥一贯的伸着懒腰:「养肥了,也是吃的时候。我骗她下星期生日,那有什么比以身相许更好的礼物?说来等了一个月,破了我的最长时间,所以说处女就是特别麻烦。」我是忍不住了,这段时间我装作看不见,听不到,放开手让我的同学掉入哥哥的蜘蛛网,但当听到他们将要做爱,那份激动是没法忍耐:「你来真的吗?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再漂亮、身材再好的女人你也垂手可得,有必要拿我的同学开刀吗?」「喂喂喂,你哥是怎样的人你第一日知道?当日也有问你,是你说对她没兴趣我才上马的,怎么现在才来说这种话,没打算操她,本少爷会花时间在这种闷女人身上?」「你要玩去找别的女人,不要动我的朋友好不好?」我生气道。

「好笑了,我现在是她男友,操不操是我俩的事,你这小子凭什么管我?她嘴给我亲了,奶给我摸了,屄给我挖了,操不操又有什么关系?」「什么?」我如堕冰窑,一时没法理解男孩的话,哥哥难掩兴奋神色,得意洋洋道:「你以为你哥是省油的灯,得到男友名份会不讨点好处?告诉你,我们第一次约会她便给我亲嘴了,上星期更把她脱个精光来个验明正身。别看这小处女外表清纯,其实长得一副淫相,不但奶子丰满,阴毛浓密,小屄更是敏感,被男人一舔便流过一塌胡涂,操起来肯定是个超爽的骚货。」「小茜…给你…舔…」听到女同学已经跟兄长有过身体接触,我像血上不了头的晕了一晕,没法想像那个光境。哥哥见我呆若木鸡,扬起眉毛问:「不相信吗?难道你认为我要玩个女人会有难度?」作为相处了十六年的弟弟,我当然知道要玩个女人对他来说是没有难度,他是天之骄子,是万人景仰的男神,要玩谁,谁便乖乖张腿给他玩。

「反正你别多管闲事,撒了网,鱼上钓,没可能白白放走。看着是你同学,老哥会给你面子,好好让她有一个难忘的第一次。」哥哥无耻说着。

我咬牙切齿,发誓即使从今断掉兄弟之情,也不容许哥哥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要揭发他,要让小茜知道,她的男友其实是一个色狼的真相!

哥哥的说话使我明白不能继续袖手旁观,小茜跟其他玩伴不一样,她对哥哥是认真的,她以一颗纯洁的心投入在人生的初恋里。 我不可以让她受到伤害,不可以让她有悲惨下场,不可以让她平白失去女生最宝贵的事物。

我决心要制止这事的发生,对哥哥来说,那只是一刻的享受,但对小茜来说,那将是一生的痛苦。

整个晚上我都在盘算如何跟小茜说出事实。我知道她一定会很伤心,这个心爱的男友居然是个骗子。我想她会哭,甚至无法接受,我要安慰她,以同学和好朋友的身份,安慰女孩遭受的伤痛。

那天是星期五,回到学校小茜已经在课室里。 过往未跟哥哥相恋的时候,我俩早上总会相约在街角等候,然后一起到便利店买个面包边吃边走。但自从她正式成为哥哥的女友后,我们便没有再约,大家都没说什么,是有默契地中止了这多年的习惯。 我们知道大家身份不一样了,纵然我是男友的弟弟,始终是一个异性,为表示忠诚,小茜会对其他男生产生避讳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我知道小茜是很爱哥哥,是义无反顾地去爱这个男生。

上课的时间我找不到机会,也想学校不会是一个适合说这种事的地方,於是在下课后,我像往常一样走近女同学的身边。

「阿明?」「回家吗?一起走好不好?」和登校一样,那段时间我们也没一起下课,感觉上认识了三年的同学一下子疏远了很多。小茜对我的突然提议有点错愕,但仍微笑点头:「嗯。」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一个月前,一起回家还是我俩每天的日课,到今天要询问对方了。我一直以为我们感情不错,原来在爱情面前,友情根本是不堪一击。

望向身边的女孩,我的内心十分感慨,其实这种感慨从早上第一眼看到她已经出现,在课室里我的目光几乎没离开过坐在前方不远处的她。我不想用下流的想法去沾污我的朋友,但哥哥昨天对女友身体的形容使我没法抽离。 我早知道我的同学是一个女人,但从没像今天使我心乱,彷佛隔着衣服,也可以看到那完美无瑕的赤裸身躯『别看这小处女外表清纯,其实长得一副淫相,不但奶子丰满,阴毛浓密,小屄更是敏感,被男人一舔便流过一塌胡涂,操起来肯定是个超爽的骚货。』但这一切,现在都是属於哥哥的了,小茜愿意给他亲,愿意被他摸,愿意让他舔,甚至愿意把整个人也奉献给他。

我心痛吗?不!我从没打算得到小茜,我只是她身边的一个朋友,我不想看到她伤心,不想看到她落泪,不想看到她难过。 这是作为一个朋友最基本的关怀,我并不是要从中获得什么好处。

「阿明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走了一段路,小茜看我陷入自我思索里,带点好奇问道。这句无心的话使我有种莫名的刺痛,过往我俩走在一起从来不须原因,我知道过去的日子已经没法回头,也明白告诉小茜真相后,我们的关系将会更疏离,因为我的亲哥哥是欺骗她感情的骗子,小茜一定会很恨他,同时亦会恨我。

但这是没法避免的一件事,因为小茜会认识哥哥本来就是因为我,我将要负起收拾这残局的责任。

「没什么事,只是好像很久没跟你聊天了。」我装作平静的笑说,小茜没有答话,友善的点一点头。 两人再走一段小路,我开始今天的话题:「你和哥哥?

发展得好吗?「小茜似乎是预料到我找她是关於他俩的感情事,像作好心理准备的回答道:

「不错吧,华哥是个很好的人,他对我很好。」虽然这亦是我早预料的答案,但仍是有一种莫名的隐隐作痛。我不知道女人是否明白男人在得到猎物前,演技是可以十分好,是好得让你相信他愿意为你摘下天上的月亮。但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事,亦没有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付上他的所有。

「哥哥是个很好的人吗?」我反覆着小茜的说话,的确除了好色,哥哥并不是一个大奸大恶的人。但为了一己私欲而不理他人死活,这不已经是败类了吗?

我不能犹豫,我已经错过了两次告诉小茜这个男孩真面目的机会,我不能让事情继续错下去。

「其实,你有没想过,他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鼓起勇气,说出作为一个人应该说的话。

「什么?」小茜显出奇怪的表情,我想她没料到我去找她是说哥哥的坏话。

我早知道她会很难接受,但事实她是必须要接受。

我叹一口气,说出残酷的真相:「就是她并非你现在看到的牛华,他是一个色狼,跟很多女人胡混过,他追求你也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肉体!」我一口气把哥哥所做过的坏事都告诉小茜,她的脸色变得很差,半张的小嘴无法合上,只呆呆地听着我把话说完。

到我把所有坦白后,一直静默的她才沉痛地吐出这一句话:「怎么?竟然是这种人…」我的心情跟她一样难受,语气寂寥的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希望你可以勇敢面对…」可是我的说话没有说完,小茜却狠狠指控我道:「我是说,怎么阿明你竟然是这种人!」「我?」矛头居然是指向自己,我吃惊不已,小茜怨恨说:「我知道我跟你的哥哥拍拖你一定会不高兴,但即使这样,你也不必诬蔑他吧?」「我?诬蔑他?」「对,我也不是瞎了眼睛,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很清楚华哥是怎样的人,他绝对不是你口中说的色狼!」「他不是色狼?那他每晚跟不同?」「他第一天已经向我坦白,说以前做过很多荒唐事,希望我原谅他。失去父母照顾的人是很容易走错路,但既然他愿意为了我浪子回头,为什么我不可以给他机会?」小茜替兄长辩护道。

「浪子回头?他哪里有?昨天才抱着其他女人睡觉!」「不可能!昨天他一个晚上在跟我发讯息,我可以肯定他没有!」「你可以肯定?拜托,我才是睡在旁边房间的那个好不好!」「够了!我对你真的很失望,阿明你为什么要这样?兄弟不是应该要互相扶持的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华哥?」小茜指责我道:「我知道你很妒忌他,他长得比你英俊,待人接物也较成熟,更受女孩子欢迎,你会觉得自卑很正常。但既然如此,你不是应该以哥哥为榜样,好好向他学习,而不是用这些下流手段去攻击他!」我对小茜的说话简直是莫名其妙,恋爱中的女人真是没脑袋的吗?真是连那一点的分辩能力也没有的吗?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会看错,华哥是个好人,他对我是真心的!」骂了我一顿,小茜的气好像下了一点,语气亦放软下来,她伸出两手握向我鼓励道:「我刚才的话你可能会生气,华哥也跟我说过,你因为爸爸妈妈遇上不幸,性格是有点偏激。但没关系的,你并不是狐单一人,还有哥哥照顾你,只要坚强一点,一定可以像华哥一样做个好的男人,阿明,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给那软绵绵的掌心搭着,我是没有话说了,当一个女人蠢得超过一头猪的时候,再多的话她也听不进耳。

好吧,我死心了,我能够做的都做了,你要找死,我也没你办法。

「阿明,你不会生我的气吗?」「不会,你说的对,我应该跟哥哥好好学习?」「嘻,你终於明白了呢,这样才是我认识的阿明啊,对了,我后天跟他庆祝生日,你说送什么礼物给他好?」「生日礼物吗?不如就以身相许吧?」「咦!你好坏哦,人家不跟你说这种啦。」本来为了证明我说的是事实,我连哥哥的出生证明也带在身上,但我想即使拿出来也没有用了,要吃掉一头这样的猪,对哥哥来说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事情已经到了一个再也无能为力的地步,只希望,最终不会变成悲剧吧?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五)作者:小阉鸡代贴:小鸡汤撕破面却不获相信,我此刻的心情是掉进了谷底,加上无端白事被小茜狠骂了一顿,更是意气难平。

『我知道你很妒忌他,他长得比你英俊,待人接物也较成熟,更受女孩子欢迎,你会觉得自卑很正常。』说了吗?这就是你的心底说话。正因为两兄弟相差这么远,所以当哥哥挥挥指头,你便毫不犹豫地投进他怀抱去,就连自己多年好友的话也完全不相信。

活该!活该!到玩厌被抛弃之日,你可不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

别了小茜好一段路,我的气仍是未能平伏。回到家里,哥哥正在煮晚饭。

因为父母双亡,我们又是学生,生活费都是拿政府的救济金,加上有恩恤的住屋资助,两个青年人也不算活得太苦,只是平日用的花的便可省得省,晚饭也大多在家里煮。

本来看到淫贼我是十分不爽,但这时候也不好发火,因为屋里不只一个人,除了哥哥外,还有一个女生。

「阿明回来吗?小玲来了替我们煮饭。」哥哥态度从容的道,正在烧菜的漂亮女孩也回头向我挥手。小玲?不是邻校那个学界公主?靠,炮友连食用也包了啊?有够好服务的。

「喂,水太多了,这样味道不好呢。」「不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菜也烧不好,你这个学界公主衔头怎得来,跟校长上床吗?」「华哥我不依,明知道人家只跟你一个上床!」看到两人卿卿我我,我简直想拍下来给小茜看,知道没有?这就是你说的浪子回头了,对你真心?我吥!

虽然要拆穿哥哥,其实我还有很多方法,但不相信的,就如何不会相信,即使我把哥哥跟女生上床的声音录下,小茜一样可以说是认识她前的事。加上那句『你会觉得自卑很正常』的话,便更令我觉得根本没必要为这种女孩做些什么我放弃了,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这个晚上三人一屋,哥哥和他那炮友简直亲蜜得像恋人一样,干炮可以干得对方五体投地,也不能不佩服这色狼是有一手。

吃完晚饭,自然又是他们做那快乐的事,两人一起鸳鸯浴,脱光衫裤在家中嬉戏,我早已习惯,也不作一回事,关在自己房间大被盖头不去理会。

「啊?啊?华哥好棒!要干死人家了,啊!啊!要去?要去了!」什么学界公主,脱光衣服不就是女人一个,到底这年头还有没清纯女子?大慨都死得差不多了吧。

『阿明在看哪里?你好坏哦!』「小茜?」无聊之中,忆起女同学的笑脸。认识三年,我真的没想过要对她做什么,甚至连她的身体也没幻想过,但这一刻,脑海里却满满是她身影。

『你会觉得自卑很正常。』哼!算了!她根本看不起我,她眼里便只有哥哥!

说到哥哥,邻房已经做完了第一次,一对痴男怨女在喘气休息。

「华哥,好棒,明天我们再睡好吗?我给你煮意大利面。 」「明天?不行,后天约了打炮,要保留精力。」「连华哥也要保留精力,是何家女孩这么利害啊?」「是菜鸟啦,什么不懂的处女。」「是处女?难怪要重视,不过华哥这么大根,那个女的一定很惨了。」「哼,我牛华会令对手不舒服吗?」「没有,给华哥干的女人都很享受,都很回味,别说了,人家的屄又痒了,操我的,华哥。」「你这小淫娃,什么公主,根本是母狗吧。」「人家是母狗,是给华哥操得舒服的小母狗,我要你的大鸡巴,华哥~」那无耻的勾当听在耳里也感到下流,到底哥哥有什么魔力,可以令每个女生都对他着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反正连那蠢猪,也给上钓了。

接着的一天星期六我足不出户,整天坐在家里呆坐,脑海中只像影画片的一段一段浮现跟小茜的片段。

『阿明你觉得我将来不会是个好妻子?』别想了!是活该的!她是活该的!

这天哥哥从早上送小玲回家后便一直没有回来,直到傍晚时分才施然回家:

「老弟,打了外卖,出来吃吧。」我浑身乏力,像个死人般出来,看到春风满脸的哥哥,完全是两个对比。

「怎么了?看你关在家里一整天,都好像快要死掉,年青人不该是这样吧?

学哥般找个女孩子玩玩,人生便不一样了。「「学你吗?」小茜的话,又是响在耳边:『你应该以哥哥为榜样,好好向他学习。』原来是我错了吗?原来所有错的都是我吗?原来乱搞男女关系是正确,安守本份是错的吗?怎么妈妈当年不是这样教我?

「老弟,还在想你那同学?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女人早晚要被男人干,反正她又不是你的菜,不知道你烦什么。 」哥哥看到我烦恼自找,没好气道。

我放下饭盒说:「但她始终我同学,你骗她上床还是不好吧?」哥哥没在意道:「这世界不是男骗女便是女骗男,迟早要被骗一次,早点让她有人生体验不是更好吗?而且我只是让她舒服,又不是卖她当娼,已经很好了吧?」「但?」「别说了,我不是说过,撒了网,鱼上钓,不吃白不吃,现在突然说不上,她可能还会怀疑,做过了,随便找个借口分手不就好。这个年纪的恋爱,有多少个可以白头到老?有多少个新娘的处女是留给新郎?」哥哥来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她是你同学,我不会让老弟难做的。」「哥?」「放心吧,处女我有经验,不会弄痛她,慢慢进,轻轻操,三浅一深,保证她欲仙欲死。」哥哥模拟着做爱的动作,嘻皮笑脸。

我没有话说,当一个人无耻至此,什么道理,也不及他的鸡巴来得重要。我说不服小茜,更没可能说服哥哥。

「今晚难得没女孩,好好睡吧,我也要养足精神,明天好好干死小处女!」「好好干死?小处女?」的确如他所言,这是难得没有呻吟声的一晚,却是我整夜失眠的一个晚上。

静谧的夜晚,小茜的声线在耳边份外清晰。

『阿明,过来唷?阿明?阿明?』不!我不能这样,不能让小茜给哥哥污辱!

思前想后,我还是过不了自己。次日清早,哥哥已经整装待发,换好一身官子骨骨的泡女必杀西服,预备把女友的身心彻底征服。

「哥哥,要出去了吗?」「对,约了小茜九点,处女嘛,不能一来便去开房,逛逛街、吃吃饭的少不免。」哥哥耸耸肩膀。

我心里伤感,忽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哥哥,我求你,放过她好吗?」「放过她?」哥哥像是不明的反问我。

「对,你们去逛街,去吃饭,但不要做爱可以吗?」我恳求道。

「喂,逛街吃饭目的就是为了做爱,你要我付出,但不收获很为难哦。」哥哥轻佻道:「而且为什么要用放过这种字眼?我不是告诉你,她给我亲过,也给我摸过,就是因为享受,才愿意给我操的,你情我愿,何来放过了?」「这是因为她以为你爱她,但其实你只是玩弄她!」「哦,原来如此,是侠士的正义感作崇吗?一个事不关已的女生,因为觉得她可怜,於是便出手相救了。」哥哥刻意拖长尾音道:「就连,出卖兄长也在所不惜。」「哥哥?」「你把我的事告诉小茜了吧?」哥哥扬起眉毛质问道。

一滴冷汗从额上直冒,我登时巴结起来:「我?我?」「我真的很失望,手足情深,为了一个女人,你出卖了我。」哥哥不屑道:

「说实话,小茜绝对谈不上是什么好货,就是前天那个小玲,都已经比她漂亮多了。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坚持干她?」我答不出话来,哥哥自顾自把答案说出:「我就是要知道,我的弟弟对我有多忠诚,血浓於水,兄弟之情到底有多深厚。」「哥?」「如果你早求我,说你喜欢这个女孩子,我大可以放过她。但现在太迟了,因为你出卖了我,我便更要得到她,让好弟弟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错。 」「哥?」「好好反省吧,都是你害的,全部都是,你的责任。」说完此话,哥哥便踏出屋外,关掉大门,只余空洞无力的我,一个人在小厅中颤抖。

我出卖了哥哥,是我害小茜走上绝路。

如果我早求他,说喜欢这个女孩子?我喜欢小茜?我会喜欢她吗?

『各位好,我是朱茜,请多多指教。』『你叫阿明?我知道啊,是那个英文只有小学程度的马明嘛。』『呀呀,烦死了,怎么高中生还要上数学课?』『这条裙子好看吗?嘻嘻,人家的腿还算细吧?』『你还是快点找个女朋友去解决需要吧。』『我就是知道阿明你最尊重女性。』『我们是好朋友哦,一生一世的好朋友!』我有喜欢过小茜吗?当然没有,我们只是好朋友,一生一世的好朋友。

『真的?阿明你真的没喜欢过我?』真的没?真的?

『真的么?好像有点犹豫呢?』我?我?

『老实答吧!』我?我?我喜欢!我喜欢你!我喜欢朱茜,比谁都更喜欢!

『嘻嘻,这才是嘛。』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但太迟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泪水,一串一串从眼角中溢出,我不断拭抹,却一直涌个不停。

「呜?呜呜?小茜?我喜欢你?别这样?好吗?」在喜欢的人失去初夜的那天,我什么也做不了,只在空屋中,一个人落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