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09年青岛遇见的少女


那是2009年的夏天,我刚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百无聊赖之际又不好意思跟家伸手要生活费,于是在青岛的一家网吧做起了网管。平时就是在网吧里面看着别有偷窃什么的,还有简单的电脑问题的处理。对于计算机专业的我来说,这些个问题还是小故障,随手就打发了。

几周下来,以前的网管们看着我的眼光不由的带着崇拜起来。接下来的工作就比较清闲了,由于网吧是个区域性很强的地方,整天来来回回的就是几个附近小区里的的孩子,大都在十八九岁左右上,正是叛逆的年龄上,一来二去跟他们就熟络了起来。

其中有个叫宋辉的男孩子,可能是这群孩子的头头,为了防止他们在网吧惹事,我也有意的跟他特别接触,他们都没有什么正式工作,有点钱上网就不错了,我平时的时候有事没事的就发几支烟给他,他们有了甜头没几天就都对我李哥李哥的叫开了。

有一天我在网吧柜台看着宋辉几个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见过的女孩。进来冲我就喊:「李哥,给我开五台机子。」我边拿出几支烟来给他们便问道:「这妹子是谁呀?以前没有见过呀。」「哦,我朋友的妹妹,刚毕业了。」那女孩听见我打听她,顺手从我手里接过一支烟去点上,斜着眼看着我冲我笑了一下。我不禁一愣,这么小的女孩子就抽烟,意料之外。

    不禁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从她的侧脸能看出年纪应该不大,脸上画着那种烟熏妆,长长的睫毛,皮肤很白嫩。穿了那种半透明的黑色丝袜,一双精致的灰色半筒靴子,穿着件窄小的低腰牛仔短裙,上身衬着一件白色的「V」字领的小衫,胸前微微隆起,不知道是没带胸罩还是怎么着,看上去她的奶子不大。属于那种非主流的类型,我微笑着问:「多大了妹子。」

    她冲我笑了一下:「19了,你就是李哥吧。」看着她娴熟的摆弄着火机和香烟,活脱就是一个小太妹。我顺手从后面拿了一瓶可乐递给她:「呵呵,头一次见你,哥请你喝可乐。」看的出她很高兴……

    以后的日子她就经常来我这里上网,随着逐渐的熟悉我知道她初 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 中,家里觉得她年纪小也不舍得让她工作,现在就跟着附近的几个孩子混在一起玩。她是个叛逆性很强的孩子,也很独立,家人不让她上网但根本管不住她,有的时候跟宋辉他们来,有的时候自己来,隔三差五的还玩个通宵。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外面下着雨,她自己来网吧了,她一般不这么晚来的,我问她:「怎么今天这个点来了?」她一歪嘴:「跟几个朋友唱歌去了,唱完后他们都回去了。这么大的雨也回不了家了,就来网吧了。」我看她衣服都淋得湿透了,便说道:「去我那吧,把你的衣服晾乾,这么穿着多难受。」可能是因为觉得我比他大太多了吧,她一直把我当大哥看的,她想都没有想顺口就答应了。我拿出我随身带着的伞来,跟网吧的哥几个说了一声就跟她出来了。

出了网吧我才知道原来雨下的这么大了,外面两个在一个伞底下根本挤不开,我主动的把大半个身子露出伞外给她腾出空来,她好像也察觉了,皱着眉头说:「哥,你往里挤挤,看你的衣服也湿了。」说着身子往我怀里靠了一下,我顺势就把手搭在她的腰上,搂住了她。我心虚的看了看她,她好像并没有在意,还是哼着小曲子往前走。

到我租的房子以后,我让她先洗澡,她洗澡时我把她衣服放在洗衣机里洗了洗,又甩干晾在阳台上。

女孩的夏天衣服很简单,一会就洗完了,过了一会她才披着浴巾走出来,看见阳台上的衣服,明显一愣,傻傻的冲我笑道:「嘿嘿,谢谢哥了。」然后她就坐在我的电脑前面自顾自的上起网来,宽松的浴巾根本掩饰不了她小小的身体,我忽然间僵住了,她的鼠标停留在我的「E盘:党的先进性教育」这个文件夹上,一边嘟囔着:「哥,你还很有思想觉悟呀!」我晕,里面是我历年来积攒下来的精选AV,她点开一看内容也呆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对AV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呀!哥,你这里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晕死,我心说妹妹呀妹妹,你就算不把你自己当女人也不能不把我当男人呀,当着我的面看A片,太欺负人了吧。

她的浴巾明显的大了很多,胸前有些滑落,大半个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隐隐的露了出来,年轻就是不一样,乳房看上去挺拔又有弹性,嫩嫩的奶子泛出来青春的光泽,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走光,眼睛还盯着电脑画面上面交合的男女。

我从后边双手搭过她的肩膀,脸贴到了她的面庞上侧过脸来轻轻的吻了她的耳朵,然后一口噙住她的耳垂,鼻孔里朝她的耳孔喘着气,她明显的准备不足,浑身颤了一下,她嘤咛了一声对我说「不要拉,你别乱动」。

我抓住她的双手,用臂膀将她的小身子板固定住不让她来回晃动,舌尖已经伸进了她的耳朵里轻轻的搅动,她哧哧的娇笑着说我很坏欺负她,用力的挣扎开站了起来,作势要去开门离开。我急步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撩起她的小短裙,顺势小腹紧紧的贴到了她的屁股上,下身那根已经跃跃欲试的肉棒顶到了那两片圆润雪白的嫩肉之间。

    另只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摀住了她的一只「小乳房」,隔着浴巾轻轻捏了捏,好小啊但鼓鼓的很结实。我歪着脑袋亲吻她的脸和脖子一直亲到她的耳后,嘴里调笑着说道:「都这样晚了你往哪里走啊?不如留在这里陪着哥好吗?」她娇哼着一声,用屁股很很的往后边顶开了我的小腹,回过头看着我说:「就知道你没按什么好心,我可不是随便的女孩,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愣了一下有些发怔,但是看到了她的眼神里有丝犹豫,我说道:「你当然不是随便的女孩,但是……可以吗?」我又把她搂了过来,弯腰伸手将她双腿举起,将她横抱起来向那张单人床走了过去。她这时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只手楼着我的脖子,另只手更是轻轻捶打我的胸口说:「你坏死了,这就想将我拿下啊……你温柔点哦,我害怕……真是便宜你了」说罢她把头转到一边不再看我。

我把她轻轻的放到了那张破床上,纵身压到了她的身子上,按住了她的头就亲上了她那张可爱的小嘴。她明显没有什么经验,在我伸出舌头后,她便慌乱了起来,几次都差点被她的牙齿咬到。

我的手伸进了她浴巾里,向上摸到了她的一对娇嫩双乳,终于真正的摸到了肉,滑嫩嫩的肉感标示着身下的女孩是个真正的花季少女,非常坚挺,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她的一个奶头轻揪了一下,她腾出嘴说我要温柔点,我嘴上答应着她的请求,动作上却更加的肆无忌惮,双手都一起摀住了她的一对乳房开始揉搓,速度由慢到快,力度也越来越大。

但她没在有不适感,反而上身微挺鼻腔里发出略微时有时无的呻吟。喘息的声音越来越粗。来回抚摸玩弄着她的可爱双乳,从整个乳房到乳晕再到那个小黄豆大的乳头,每个部位我都细细的爱抚了一番,感觉她的双腿在不停的扭动着,小腹更是不安分的偶尔挺了几下,恰好顶在我的肉棒上,这下她也感觉的到那是什么地方了,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

我急切的打开她的浴巾,双手几下把自己的衣服扯了下来,一副柔若无骨的身体终于跟我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赤裸的身子贴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舒爽的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抚上了她的小腹慢慢摩挲着,当我的手放在了那处她最神秘的地方,发现她已经湿了,少女果然是很敏感不堪挑逗的很。

我用嘴含住了她的一颗「小乳头」舔舐着,用牙齿咬住她的「小乳头」轻轻的来回咀嚼着,偶尔用舌尖舔弄着它直抖动。下身的那只手已经全部覆盖在她的阴户上,中指早就调皮的陷进了一处所在,开始来回转动着,玩弄着她的那个阴蒂。她被我的挑逗弄的全身剧烈的颤抖,两只眼睛紧紧的闭合着,只留下嘴里粗重的喘息声。

少女的双腿被我打开了,稀疏的阴毛根本遮掩不了粉红色的阴唇,她躺在那里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等着我去涂鸦。我用手指轻轻的拨开她的阴唇,她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本能的躲避着我的挑逗,我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轻轻地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她全身猛然一阵颤抖,叫道:「哎唷…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我笑道:「呵呵,这是正常的,别紧张」。

「我是第一次,哥,你温柔点好吗?」

我心里一震,居然是处女,我不禁犹豫了,我怕处女,处女意味着责任,但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心一横,低下头去趴在她的两腿中间仔细的观察她的小穴,她的阴户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着,主任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我娴熟的用舌头挑开她的阴唇,舌尖仔细的舔舐着里面的嫩肉,一会,我觉得她的喘息粗重并微微的带着呻吟声,我像是受到鼓励一样充分的利用灵活的舌头挑逗着她未经开发的嫩穴,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让她惊慌失措扭动着腰肢。

「嗯……昂」她的身子一次次挺起,似乎在迎合着我的舔舐。粉红色的肉壁上面也挂满了晶莹的液体,顺着臀缝流了下去,我的舌尖追逐着这道水流,慢慢的探索到她的肛门,紧缩的菊花一张一缩,因为刚洗完澡并没有异味,我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

「啊……」她彷佛被电击一般抽动着身子,「哥,别玩那里啊。」我依言趴到了她的身子上,温柔的吻她,她也伸出可爱的小舌头来迎合我,我的肉棒硬挺着顶在她的洞口研磨着,龟头上面沾满了她的淫水。

「妹妹,哥哥进去好吗?」我在她耳边轻轻的问。

「哥,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这么稀里糊涂。」她红扑扑的小脸依然有那种小太妹一般的不在乎、无所谓:「进去吧,不就是做爱吗,上面了不起的。



我挺动着腰慢慢的把肉棒往她的肉洞里面插去,太紧了,虽然有这么多水但依然觉得很难往里插入,似乎我再进一步就能撑破的样子。她的手死死的抓住两边的被单,头偏向一边,似乎忍受着很大的痛苦。我心一横,猛的往前一挺她「啊」的痛呼一声,眼眶里面噙着眼泪,但她倔强的不让泪珠滑落出来。我低下头轻轻的吻着她的眼睛。

「宝贝,不哭,我会轻点的。」

之后我慢慢的在她的阴道里面抽查,在这个过程里面她一直偏着头,好像害羞一样不敢正视我,微微的发出呻吟声,皱着眉头,看上去没有很享受的样子。

我怜惜的停下来看着她,她也发现我停止了,眼睛睁开一条缝好奇的问我:

「你射了吗?」

我晕,我笑了笑:「傻孩子,我看你很难受的样子。」「没有,就是有点疼,你下面的多大呀?」原来到现在她还没有敢正视我的肉棒。

我说道:「一会完事了让你看个够。」

我又慢慢的抽送起来,她里面很紧很紧的,并没有那种温润湿滑话的感觉,但被嫩肉紧包着的龟头却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我感觉到里面没有刚插入时候的那种涩涩的感觉了,我知道她的淫水又出来了,好像在淫水的滋润下她也没有刚才那么痛了,一直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在她身上抽动,看的我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一样,因为她的眼神好像我在做一件跟她不相关的事情,末了她问我:「做爱真的这么好玩吗?我怎么没有感觉的到?」

    我慌忙的解释道:「你现在是第一次,肯定觉得不舒服,等次数多了,有过高潮,你就会慢慢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切~~」她一脸的不屑:「谁跟你次数多呀????便宜你了,捡了一个黄花大闺女。」我无语……

    她又说道:「我以前会自慰的,我感觉自己抚摸自己的感觉比这样舒服多了。」

    我无奈的说道:「好了,你给我五次机会,做完五次以后我保证你会爱上做爱。」我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名言:「操逼看脸。」

    我终于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我看着她稚嫩的脸庞,小萝莉般的身子在我的胯下,征服的感觉和性交的心理产生巨大的成就感和刺激感让我没有多长时间便一泄如注。我没有觉得失败,因为我知道第一次她也不会有快感,时间越长对她的折磨越大。

完事后,我侧身搂着她,抚摸着她的奶子,一边玩弄着她娇嫩的蓓蕾。她傻傻的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才呆呆的说出一句话:「我也不是处女了。」说罢她起来看着自己下面的血迹又发起呆来。

看出来她的无所谓是伪装的,她很在乎自己的第一次。离开我那之前她跟我说:「以后不要再找少女了,他们不是我,找多了会很危险。」之后每次她见了我都很不自然,像是有意识的躲着我,我也没有再厚着脸皮去找她。只是偶尔的时候发个短信,她好像有阴影了一样,一直坚持觉得做爱不好不舒服,并且一直拒绝跟我再发生关系,她说她也没有跟别的男孩子再上过床,她也觉得自己太小了,不适合,对自己的影响也不好。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贴心又有点隔膜的关系。

现在我离开了青岛,但我还是忘不了这个萝莉有点非主流的小 妹妹,因为她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把第一次给我的女孩(我的女友不是处女),虽然我没有给她带来性爱的欢愉,但她给我补上了处女破瓜的心理空白。所以我把我的第一篇文章也是我的处女作采用这个我唯一经过的初夜。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自己创作H文,可能在情节描写上有很多粗糙的地方,特别是在性爱的描写上我借鉴了部分我觉得写的不错的帖子的写法,其他的故事情节全部是真实的叙述,希望大家能多担待,我已经尽力了,为了写好这篇处女作品,故事中的剧情发展情节我尽量的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虚构的部分很少。希望大家能支持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