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校花的明星梦-


本帖最后由hnguoxiangguang于编辑

白婷婷是就读于某大学的中文系,尤于从小她就喜欢写作,所以她就立下志愿长大了以后,立志作一个作家。

同时,由于她已经考上大学了,年龄也十八、九岁,不太可能受到社会及其它人的影晌而生活。婷婷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而且分析能力和观察力都很强。她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天地里,因此是一个极端崇尚个人主义的少女。

从小到大,她经常参加写作及演讲比赛,但是只要她一参加,准可拿到前三名。因此,她的闺房中的奖状、奖牌、奖杯,实在不可胜数。

婷婷的身材均匀,长发披肩,眉清目秀,举止高雅,一身的晰白,而又光滑的肌肤,她的双峰隆起,凹凸分明,坚实的臀部微翘,无论她穿上任何服装,都可以把她的身材表露出来。

她没有男朋友,虽然在高中的时候,有不少男同学追她,她都没有和他们相处太久,因为她认为这是一种缘份而已。

有一天,婷婷放学回家途中,一边走一边仰望着天想着:

「我现在该写什么?什么是我该写的?那一些是我曾经写过的?那一些是我所没写过的?什么是我能看到的?那一些是我不能看到和体会到的?」她想着,反复地这样想着,似乎找不出什么线索来,她很困扰。于是,婷婷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西门町。那令有些人迷恋的西门町,灯红酒绿五光十色。每天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台北终结了一种生活,人们跃入另一个迷惑欢乐的世界中。在那里霓虹灯闪亮,一长列人群,支持着销金、遗忘与激情。

到了午夜左右,疯狂的舞影高盘的笑叫结束了。狂欢的城市在黑暗中平息下来。虽然在黑夜中还有人在寻找光亮,不过大多已沉静了。他们疲倦无力地等待看次日的活动与次夜的狂欢,再度来临。

这就是数十万台北市老少、已婚、未婚男性离办厂,办公室后,抵达家里前的一段长长地路程。

这个世界上最大都市成了夜晚最大的欢乐场所,纽约、拉斯维加斯、迈阿密、东京都有夜生活,形形色色,有如万花筒般变化多端。

婷婷终于来到一家夜总会的门口,她似乎看了外面的广告,开始对里面的表演,发生了兴趣。于是,她下定了决心,不顾一切地进入观赏。

当她入内坐下时,她发现深藏的夜总会,里面的天花板上装着,一个会旋转的架子。台子上右两个美女,纷纷向观众骚首弄姿,炫耀她们的肉体。接着上来的美女,每个都穿了紧身短衣,若隐若现地暴露她们的乳房。

没有多久,婷婷便走出了夜总会,心中想着,记着某事继续往前走。走不了多远,她又看到了酒吧,她停了下来,看了看,她走了进去。

酒吧中灯光晕暗,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酒吧的酒女们在陪酒。婷婷找了一处坐了下去,一个穿着迷你裙的女侍走了过来,女侍问:

「小姐,你要喝什么?」「柠檬汁一杯。」女侍听了笑道:「小姐,我们这里是酒吧!不卖果汁的。」婷婷吃了一惊。又不太好意思地说:「那来一杯白兰地好了。」「好,谢谢,马上来。」婷婷内心想着:「刚才好糗哟!实际上,我是要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好寻找写作的体裁的。」女侍把酒端了过来,放在桌子上,离去。

婷婷开始把眼光看向四周,她发现男人们在和女人们谈天、休息、喝酒、思考、微笑、打情骂俏、亲吻、抚摸......这些都是她以前没有看见过的,但是她现在看到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婷婷付了钱,离开了酒吧走了出来。她朝着回家的路上走着。

半个钟头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家中一片冷清和安静。

因为从小婷婷就过惯了这种生活。

她的父亲常忙于事业,母亲一力面帮着父亲,一方面充当爸爸的秘书。所以可以说婷婷是非常孤单的,而且家中地没有兄弟姊妹,只有单独她一个人。

虽然,她小的时候,爸爸曾经请过佣人,可是当到她就读大学之后,婷婷就叫爸爸把佣人辞掉了,一切的家务事完全由她处理。

因为她想训练自己,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她的写作,使得作品,更能与现实生活相贴切。

她换好了睡衣,钻入了棉被中,两眼张的大大的,一点也没有睡意,她脑中想着,刚才地所看到的一切情景,心想:

「在酒吧里,男人是主顾,女人是商品,只要你出价,随时随地都可以购买各式各样的美丽和温情,女人们的狂欢、笑声、微笑、肉体上的感触,到底她们有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婷婷慢慢地开始对这个问题感到兴趣,也感到好奇,她想:

「做一个作家,既然要从事实际写作,亦无法体会到那些女人的生活,真是罔然。」因为她始终想做一个写实的女作家,但是又苦于无经验,她十分的苦恼。渐渐地,她就睡着了。

过了几天,婷婷还是想不出其它的社会体裁来写。但是,那一天晚上的这问题,不断地涌上了脑海,她想排除不想,又觉得可惜,想了又写不出来,因为她必竟不是那些女人,也没有体会过她们实际的生活,所以不敢尝试她们。这个问题一出现,到现在就前前后后,断断续续在她的内心涌上,似乎愈涌愈烈,使她的生活慢慢地发生了改变。

婷婷在这个两、三个月剧烈地变化当中,好象开始有了眉目,地想着:

「如果她能投入她们的行列,体验到她们的生活,这封她的写作自然有大大的帮助。」婷婷开始有了这种想法,她想:「如何去说服父亲和母亲,这是一大障碍。」时间又过了几天,这几天婷婷一直在想解决这个障碍的方法。她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了,她想:「如果骗父母到国外旅游半年,然后再从机场偷溜出来,再利用这个半年去体验那些从事特殊行业的生活就可以行得通。」她高兴叫着跳着,总算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于是她开始行动。

某一天,婷婷的父母在中正国际机场送她上飞机,当婷婷父母离去后,婷婷从出境室溜了出来,坐上出租车直奔向台北。

当婷婷一到台北,她先把行李搬入预先租好的公寓中,然后换上了普通的妆扮,开始她的体验。

婷婷的目标是在从事特殊、新奇的行业中之女性,一一记录下来,好当作以后写作的社会写实材料。

她先到一家传播公司,该公司在招考演员,准备将来捧成明星。首先以婷婷的姿色,优先被录取了,她被载到他们的片厂。

实际上,不是什么片厂,是租的一幢别墅,当她一进入别墅里,所有的拍摄工作已经就绪了,男女主角也在现场了。

今天,婷婷只是先来观摩的,女主角不是她,她已经被定为下一部片子的女主角。

当导演开始喊出:「开麦拉」的时候,男女主角上场开始演戏。

女主角是演一个货车司机的太太,当她出现在眼前时。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蕾丝睡衣,正准备上床就寝的样子。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她连忙加披一条罩衫在身上前去开门。

进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体很魁梧,但不很英俊。他是女主角丈夫的同事,他正是戏中的男主角。

男主角来告诉女主角说:

「你的先生今晚出差到高雄去了,要到明天晚上才会回来。」男主角说完了,就要离去。

这个时刻,女主角身上披着的罩衫不小心滑了下来。男主角一回头看着女主角,他的眼神立刻变了一个样子。

他迅速反身锁上了门,一步一步向女主角逼了过去,一副饥渴的样子。

女主角露出了惊慌的神色,内心害怕着他的举动,慢慢地向后退着。男主角突然地,来了一个饿虎扑羊的姿势扑了过去。

男主角抱住了女主角,两人翻倒在床上,翻着滚着,拉扯着女主角的睡衣。

这个时候,女主角的蕾丝睡衣,已经被男主角扯裂开了。

婷婷的心里,开始蹦蹦地跳动着,不禁内心有一点害怕了。

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跳动不休的巨大乳房,睡衣已被扯了下来。

婷婷的心脏,已经随着跳动的乳房,七上八下地急骤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