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小姑姑】【作者:╲╱╲╱╲╱╲】【完】

我的小姑姑,完全是个没正事儿的产品。她被孕育的时候,我爷我奶都六十多了。老胳膊老腿儿的,晚上还瞎折腾啥?折腾就折腾呗,把肚子折腾大干啥?

  那时政府已经强制计划生育好几年了,乡里每月都派人进村儿发避孕套,咋就不戴上呢?

  狗剩子他姥爷说:你咋知道没戴呢?戴了,绝对戴了。

  我就问:戴了咋还能搞大肚子呢?

  老死头子仰天狂笑:戴是戴了,可你爷他戴错地方了。

  我不解:那玩意儿还能戴错了?

  老死头子故作神秘:它可不就被戴错了咋地。乡里领导教大家伙儿咋用时,将那玩意儿套在了大拇指头上,你爷呢,晚上和你奶那个时,就也一直都是戴在大拇指头上。

  听这话时,我十 六 岁,我知道避孕套该戴在哪里,我知道老死头子是故意埋汰我爷来耍我。后来我从别人口中确认,是我顽皮捣蛋的三叔儿把每个避孕套都给扎了眼儿,目的是在我小叔儿拿它当气球吹时怎么都不让它鼓起来。

  我的小姑姑,完全是个没正事儿的产品。现在你们明白我为啥这么说了吧?

  没正事儿拿避孕套当气球的小叔儿,没正事给避孕套扎眼儿的三叔儿,没正事儿越老越能折腾的我爷和我奶,全家分工合作,把我小姑姑弄到了人间来。

  我的小姑姑,还是一个十分昂贵的产品。她在我奶的肚子里撒着欢儿的分裂时,我说过了,国家在强制计划生育,按政策,她应该在它的时候就被处理掉,但我爷说,老来得子,实乃难得的人生之福,决不能听政府的。

  于是,我爷我奶加入了超生游击队,东跑西颠,东躲西藏,被政府撵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在就要临盆时,还是被逮住了。计生办那帮人,将我奶强制押到医院就要给做人流结扎,我奶势逼无奈情急之下,寻机就从医院的四楼窗户跳了下去。我奶够猛的,但太猛要付出代价——她,摔死了。

  不是一下子就死透了,刚落地的时候,嘴巴里还有口气儿。人命关天,计生办的人赶紧让医院抢救,我奶没活过来,我的小姑姑却哇的一声,从下面挤了出来。

  计生办的人那个恨呐,该活的死了,该死的活了,这工作干的,差点儿没被踢出为人民服务的队伍,所以,他们动用合法权利,把我爷罚的是倾家荡产,我爷一股火儿,也嗝屁超凉了。

  我的小姑姑,还是一个十分昂贵的产品。现在你们明白我为啥这么说了吧?

  两条人命和全部家当啊,换来她这个还没有完成分裂成熟的产品。

  这没算完呢!她能张这么大,总不会是西北风灌出来的吧!我爹是全家的老大,而且那时我妈刚生下我两个月,接手我的小姑姑,他们是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于是我妈的本来属于我的两个奶头嘴儿,被我的小姑姑分去了一个。我现在长的这么单薄,我想跟这绝对有关系。其实不光是我妈的奶头嘴儿,任何本该单独属于我的东西,都被小姑姑分去了一半儿。

  在她十 六 岁时,她这个没正事儿的昂贵的产品才算最终完成。小姑姑初中毕业后开始在家跟着我爹我妈种地,她开始生产剩余价值贴补我这个读了高中的小侄子。她善解人意任劳任怨,她明白了她欠我爹我妈的,虽然我爹是她的亲生哥哥,但她不认为我爹我妈对她的付出都是应该应分的,她开始努力回报。

  小姑姑的勤快贤淑,众口交赞,很快,闺名远播,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受雇受托的媒婆,隔三差五就会闯入我家,死不要脸死皮懒脸的往死忽悠,但我的小姑姑态度坚决不为所动:我还小,嫁人早着呢,我要在哥嫂家多孝敬他们几年。

  昂贵的产品果然不同凡响,听听,我的小姑姑这话说嘀,仁义呀!当高一后的那个暑假听我妈和我学起时,我立时就被感动了。已经是一个娇艳欲滴的美人儿了,竟然还有着一颗美丽的心,我望过去,青春的冲动在我的心里萌生。

  看啥,才几个月没见,不认识啦!

  有少女的单纯,但又要表现长辈的持重,小姑姑轻怕我的脑壳儿,羞羞的拿出一副教训晚辈的架势。

  什么不认识,我是担心下次回来小姑姑你嫁人了再看不到了,所以现在要多看几眼。

  嘴上叫着小姑姑,我心里完全不当她是长辈。一直都是,我觉得她就是我妹妹,一个总被我欺负从不抱怨的小 妹 妹。

  我都说了,不嫁人,等咱家供你上完大学后,小姑姑再嫁人。

  咱这里,像咱这么大的,都要定亲了,你等到我上完大学,还不老的没人要啦。

  哼,没人要就没人要,我跟着哥嫂过一辈子。

  小姑姑你别怕,要是真到了没人要的那一天,我要。

  这是我妈转身出屋后,我虎了吧唧没头没脑的调戏了小姑姑一句。

  你个坏小子,你谁都敢要啊,我可是你的小姑姑。

  蓦地清醒。这样的话还真不能乱说。看着小姑姑羞红的小脸,我赶紧逃了。

  青春的激素在我的身体里积累,日渐增多,小姑姑,成了我的困扰。尤其村里人邪恶的和我打趣说出那句……小子,上大学后有了铁饭碗可得对你小姑姑好哦……嗯,就这句,我每每听到,心里总是情不自禁的想:我该怎么对小姑姑好呢?

  本是一家人,我突然对小姑姑羞涩起来。但小姑姑面对我时,还是往常的样子。早上睡懒觉的我,甚至会被她直接掀被子。

  懒虫,今天你得帮我们去地里打打下手,明天有雨,今天要把活干完。

  哎呀,我干不动,我都两年没下过地了,小姑姑,你看我这身子骨儿,你就别让我去了。

  我超级反感体力活,这也是我决心考上大学摆脱农村的动力。

  又拿身子骨儿说事儿,谁叫你长的这么单薄了,再说了,越单薄越应该干点儿活锻炼一下。

  你说谁叫我长得这么单薄了?是你,要不是你从小就分去我的奶让我顿顿吃不饱,我能长成这样么?

  我是想把小姑姑气跑,还真的把她气到了。

  你……你……你等我嫁人了有奶嘀,我全还给你。

  小姑姑先是气得脸红脖子粗,当发觉自己说的话又毛病后,是羞的了。毕竟是个小少女,她逃了。

  我的心头,有一种让我羞愧的邪恶的满足。

  那天,我还是被逼着去了地里。老农民靠天吃饭,耽误了任何一步工序,都会造成庄稼的减产家庭收入的减少,全家人都在为我的大学梦苦干,我有什么理由在家闲着呢!

  那天晚上,小姑姑吃完晚饭就到我屋里给我揉胳膊揉大腿,心疼之意溢于言表。

  小姑姑给你揉腿了,你再不许提分奶那个茬儿了。

  你早上说还给我的,等你全还给我就再也不提了。

  其实小时侯,我和小姑姑每天都斗嘴的。但那天晚上,我毫不顾小姑姑的感受,对分奶吃的事儿不依不饶,确实是体内激素让我有些变态。

  我的变态受到了惩罚,小姑姑拧了我的大腿,是真拧,我疼的呲牙咧嘴。

  那你就等着吧,小姑姑一辈子不嫁人了,让你等一辈子。

  你是怕嫁人了也顶不够你吃我妈的吧?你看你的那么小,一个月都还不上我妈一天的。

  近距离,我放肆的夸张的瞪眼去看小姑姑的小胸脯。小胸脯虽然娇小,却是圆圆的,鼓鼓的,还不停起伏着。我的城里女同学们已经都戴上了乳罩,但小姑姑没戴,她的小乳头,在夏季单薄的衣衫上凸显着。

  小姑姑现在是年纪小,等我再长几年的,到时候,我一天顶你妈一个月的。

  望梅止渴么?

  你说的哈意思?

  就是……就是说也白说,这辈子也吃不到,哄我玩儿。

  你……你还真想吃……吃我的……

  你以为呢?

  你……你……

  体内激素达到顶峰,我成了傀儡。或者说,我想做傀儡。

  我一把抱住小姑姑,脑袋往她的怀里拱,像猪那样,上下掘,左右晃。一瞬间,我懂得了什么叫饥渴,一瞬间,我心里喊了一声,去你妈的。

  不仅仅是性欲。我喜欢我的小姑姑,或者说,我爱我的小姑姑,只是那时,我说不清楚什么叫爱。但脸贴在小姑姑的胸脯时,我眩晕中的满足感,我想,那就是爱。

  只贴着,在没有过分的动作了。小姑姑凸显的小乳头就在我的嘴边,我想去裹,我想去吸,但我想到我不是要吃奶时,我凝固了。

  小姑姑也凝固了。

  天下最美的雕塑——我和我的小姑姑。

  字节:634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