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淫妇小兰之机车荡妇】【原作者:SlutKathy

复活节前的一天,上次在加油站和我鬼混过的一个机车嬉皮士突然给我发了封电邮。他在电邮里说他们在复活节期间组织了一次‘海岸公路骑行’的活动,如果我们方便的话他想邀请我和我老公詹姆斯参加,他还用粗体字着重写了一下特别希望我能够参加。我给他回复说我会问问我老公,因为我不清楚他是否对这种活动有兴趣,毕竟他那辆机车已经跟我们车库里扔了很多年了,座子上满是尘土;至于我——我写到‘我非常期待能和你们在一起骑机车,或被你们骑……’,毕竟从千禧派对之后我一直都没能好好的被‘骑’一回啦。

  我和詹姆斯商量了一下,他也愿意去,于是复活节的那天詹姆斯骑着他的老爷机车,后座上带着我去和大家汇合。当所有人都到的时候,他们和詹姆斯握着手打着招呼,至于我——和我打招呼的方式则变成了捏我的奶子和抠我的屄了。我们沿着海岸骑着机车,一路上喝着酒,观赏着美丽的风光,傍晚的时候我们停到了一个露营地里,门口停着不少其他机车党的车,我觉得今晚肯定会变得特别有意思。

  稍事休息之后,我们一起去了一间附近的酒吧,喝了点酒,一起聊了聊天。酒酣情热的时候,有个人突然问大家:“嘿~伙计们,想不想看点带劲儿的?”。毫不知情的我跟着大家一起哄笑叫好,他掏出一张自己刻录的dvd递给酒保塞进播放机时,我还以为是他跟哪个妹子滚床单的自拍。我低头喝一口酒的工夫,酒吧里的电视屏幕亮了起来,一大堆男人和一个女人亢奋的叫床声在酒吧里震耳欲聋。我突然听出来电视里那是我自己的声音!我吃惊的放下杯子,抬头看着屏幕——原来拍下这段的飞车哥就是上次在加油站搞过我的那一票人中的一个!酒吧里不停的有人打着手机把他们的朋友叫来这里,我低着头啜饮着自己的啤酒生怕别人认出我来,电视上不停的播放着裸体的我被男人们围在中间操着、蹂躏着;当放到大家往我身上放尿的那段的时候,酒吧里所有的人都鼓着掌吹起了口哨。

  到那段DVD结束的时候,我身边所有的男人们的裤裆都支起了帐篷;当然啦,性致勃勃也包括了我自己和我老公詹姆斯。他在我耳边低语道:“亲爱的,想不想给大家来个现场秀哪?”。我也凑到他耳边笑着说道:“除非你们想挺着鸡巴再开回露营地去”。说完我就跳上了吧台,酒吧里不少人顿时就喊了出来:嘿~是她!刚才电视里的就是她!我笑着给所有人一个飞吻,然后自己随着音乐声跳起了脱衣舞,伴随着掌声和口哨声我的身上只剩下了一双高跟鞋,无数双手从下面伸上来摸到我的腿上。当我随着乐声跪在吧台上嘟着嘴唇开始揉捏自己奶子的时候,他们终于能够到我的身体了——男人们的大手争先恐后的捏着我的奶头,指奸着我的骚穴和屁眼,揉捏着我的屁股,每个人都挤到了我的周围。

  人群中的一个女人终于挤到了我前面,她扭着头冲她后面的人喊道:排好队!排好队!给这个淫娃留下点儿表演的地方!我被她拉到一张桌前,她让我躺在了那张桌子上。一个男人奋力挤到了前面,冲大家喊道:在你们开始用这个骚货之前先让我尝尝她的味道!说完他用双手分开了我的大腿,把他那张毛茸茸的脸凑到了我双腿中间,他的胡子扎的我痒痒极了。那个男人有一个会施魔法的舌头——他的舌头像开了震荡模式一样不停的刮蹭着我的阴唇,用舌尖去拨弄我的阴蒂,然后还能操进我的屄里进进出出。当他轻咬住我的阴蒂然后用他的手指开始操我的时候,我不停的大声的喊着:“太爽了!我要来了~高潮~我要高潮了~~~”。终于,我被他指奸出了第一个高潮,我的爱液喷到了他的脸上就像给他洗脸一样。

  他站起身然后抹了一把被我喷了一脸淫水的脸,飞快的拉下裤链说了一句:“ok~那现在该我爽一下了吧”。甚至在我的骚穴感觉到他的鸡巴捅进来之前,他的那对肉球就已经撞到我屁股上了。和詹姆斯跟我做爱不同,他明显就是在发泄他的肉欲,每一下都操的又深又猛,但这样却让我感觉无比性奋。我的呻吟声和他的吼声混合在了一起,大概十分钟不到他的第一发精液就射进了我身体里。我估计他是突然想到了避孕的问题,于是他飞快的把鸡巴从我骚穴里抽了出来,于是第二发精液喷到了我的腹部,第三发在我的脖子和下巴上。他围着我绕了半圈,把鸡巴凑到我的嘴边,我乖乖的张开了嘴,接住了他最后一两下哆嗦出来的精液。

  我正清理他的鸡巴和那对肉球的时候,我感觉到第二个男人操了进来。抬眼一看,我发现整个酒吧里的男人的肉棒都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很多人自己打着手枪,有女伴的那些家伙就性福的多了——我发现很多女生都正在她们男友裤裆那儿吞吞吐吐的哪。两条肉屌主动递进了我的手里,我一边被操着,一边含着那对肉球用舌头清理着,一边像划船一样替男人们打着手枪。我被他们从桌子上拉了起来,一个男人主动躺到了桌子上,然后我又被仰面放到了他身体上。他从下面插进了我的屁眼里后,另外一个男人操进了我的屄里。

  我的嘴里含着第三根鸡巴,但幸运的是总算不用我自己动脑袋了——刚才吆喝着让大家排队的女人的一只手抓着我脑袋后面的马尾辫,一前一后的摆动着,让我能更快的为男人们口交。男人们排着队使用着我的嘴,他们的精液不停的灌进我的嗓子里,但因为我的脑袋耷拉在桌子外面,所以更多的精液呛进我的嘴里和鼻子里,再从我的嘴角和鼻孔倒着流到我的眼睛上。我的眼睛被那些混着我口水的精液弄得又沙又涩,于是我只好闭上了眼皮,我感觉到那些精液流过我的眼皮然后挂在我额头的发根处。

  我不知道过了多场时间,但当所有的男人都操过我一轮之后,我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像条死鱼一样躺在那张桌子上,身上盖满了男人们的指痕和咬斑,精液不停的从我的小穴、屁眼和额头往下淌着,我听见酒保抱怨着我弄脏了他的地板,于是大家让他多操了我一次才算罢休。我迷迷糊糊的记得同行的谁带我去冲了淋浴,但那家伙冲洗干净我身体又操过我一回之后卸下了淋浴的莲蓬头然后直接把那根水管插进我小穴和肛门里替我用自来水灌洗了一遍……我被大家带回露营地沉沉睡去,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又出发了,一路上没什么可说的,还是观光客的老一套。住下来的时候我告诉大家说经过了酒吧之夜后我得好好睡一宿,但实际上我在海滩的民宿里还是起码被操了十几次。

  最后一天的路上,我们和另外几伙飞车党碰到了一起。其中一帮自称是地狱天使飞车团,几个首领决定来一场飙车赛。按照惯例,他们会赌上一大笔钱,但地狱天使的团长说,我们可以不用出钱当赌注,但是如果输了的话,那就要把我输给他们。说实话,当他们和我商量这事的时候,我倒没什么不同意的。比赛的终点是10英里外的一个露营地,我们的机车震耳欲聋的一同冲出起点,我们一路领先但当转过最后一个转弯之后,我们输掉了这场比赛。地狱天使的团员们高兴的嗷嗷叫着收集着他们的奖金,然后地狱天使团的团长走到了我跟前,他帅气的把头盔摘了下来,咧着嘴笑着说道:“精彩的比赛,我们赢的非常艰难,谢谢大家。不过这份赌注嘛,还是由我亲自来拿吧”。

  在周围人的掌声中他几下扯掉了我的衣服然后把我扛在了肩上。他告诉我说到明天他放我回去之前我都不需要穿衣服了。我裸着身子被他放在机车后座上带去了另外一个营地,离开的时候他一边嗷嗷的叫着,一边围着我们的营地绕着圈子,好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奖品’。到了地狱天使营地之后他把一个项圈戴在了我脖子上,然后牵着我,把我展示给营地里所有人炫耀。一路上我的奶子和小穴不知道被人摸了多少遍,他甚至还让我自己用手掰开骚穴好‘让大家看看那个漂亮的屄’。最后他还告诉他的团员们,荣誉和‘奖品’(也就是我),属于团里的每一个人!他把我带到了他的机车上,让我双手扶着把自己踩在脚蹬上撅起了屁股,他从我后面插了进来,在围观团员的哄笑和鼓掌声中我变得更加性奋了,主动的往后撅着屁股迎合着他,大声的淫叫着。他的双手从我背后攥着我的两个奶子,扯着我的身体主动在他那根鸡巴上套弄着,有时候他也会松开一只手去打我的屁股,当他的精液射进我身体里后,我几乎都感觉不到我麻木的臀肉了。我绷紧骚穴榨干了他的精液,然后他让我转过身把他的鸡巴和蛋蛋都舔干净了。

  他最后一巴掌‘啪’的一声抡到了我屁股上,然后冲大家喊道:“现在,我的团员们,该你们啦!好好把这个骚屄操舒坦了!我要你们每个人——听好了,我说的是每个人!都操她两遍!”。无休止的轮肏在无数人的围观中开始了,我记不清有多少根鸡巴插进了我的身体里,我记得那场飙车赛是早上开始的,我被地狱天使团长带进营地操过之后也还没到午饭时间,但当最后一个操过我的人用手试着按我骚穴和屁眼时,精液像水枪一样从我身体里喷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漫天星光了。我的胃也鼓鼓的,里面灌的满满的都是男人们留下的精华,我不得不闭着嘴,因为害怕自己一个嗝就会有精液从我嗓子里漾出来。

  “我操!哥们儿,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兰,你是我见过的最浪的屄!”,我睁开眼睛发现我们机车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都跟到了地狱天使团的营地,但他们只能在边上围观着。几个射空了子孙袋但还不打算放过我的人把我推倒在地上,他们笑着掏出鸡巴冲着我的身体开始嘘嘘起来,温暖的尿液打在我身上,然后尿柱开始集中火力打击着我的奶头和下身,顺着我的身体流到了地上。他们让我张开嘴,一个地狱天使团员笑着说‘尿在肉便器里面才算有社会公德的行为’。女团员也加入了他们羞辱我的行列,她们尿在杯子里,然后倒进我嘴里让我当着所有人喝下去。一个女团员甚至还往外脸上吐口水,骂我是个脏屄。

  她对于如何使用我的身体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她把我拉到露天淋浴的地方冲了个干净,然后把我拖到两个旗杆中间。在其他团员的帮助下,他们把我站着绑成了一个大字,然后她用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皮鞭不停的抽打着我的后背和屁股。我被打的尖叫了起来,其他的女人从正面抽我的耳光,用巴掌扇我的奶子。我发现每个男人都爱上了这场蕾丝边sm秀,他们围在边上鼓着掌。那帮女人还让我自己大声的喊‘我是一个精液厕所!’或者‘我是个大骚屄!’或者‘我是最贱的妓女’什么类似的话。

  鞭打我的女人逐渐在我身上磨练的技巧更好了,她让她的朋友们掰开了我的臀肉,鞭子一下下直接打在我原本就红肿不堪的阴唇和屁眼上。我呻吟着,哭喊着,但却不停的高潮着。她又转到了我的正面,开始鞭打起了我的奶头和阴蒂;痛感和高潮纷至沓来,我在高潮的空隙间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我的两个奶头都肿的好像被蜜蜂蛰过一样,红得发亮;我的阴蒂也胀大的像我的小指头,红红的肉芽从我阴唇之间探出头来,迎接着暴风骤雨般的鞭打。当她们发现我的淫水顺着我的阴道口直接滴到地面上时似乎变得更生气了,一个女人把手握成拳插进了我被所有男人开发过一遍的屄里,在男人们精液的润滑下拳交着我。

  不可思议的是,平时我的小穴绝对容纳不下这么大的东西,但就是这女人的拳头在我阴道里的抽插却让我高潮连绵不绝。第二个女人叫来两个帮凶掰开了我的臀肉,从后面也把她的手插进了我屁眼里,当她的掌缘越过我屁眼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肛门箍住了她的手腕!身前的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用鞭子鞭打着我的奶子,一前一后拳交着我的两个女人甚至试图在我阴道和屁眼里击掌相庆,但她们最终放弃了这高难度的动作,开始像打桩一样用拳头操着我下身的两个洞,我感觉到最猛烈的一个高潮袭过全身,然后脑袋一耷拉晕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带着一身鞭痕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糊了一层的精液被绑在一辆机车的后座里被地狱天使团带着,一个营地一个营地的串着。他们告诉其他的飞车党们,说操我一次十块钱,我的小穴和屁眼被操的完全麻木了,只有当一位付了十块钱的女人掏出一个硕大的假鸡巴插进我阴户里的时候我才有了点感觉。她把假鸡巴的震荡开关开到最大,然后笑着递给地狱天使团的人50块钱说不用找了,还说那根假屌也算送给我了。于是我被插着那根嗡嗡作响的假屌被捆回机车后座上,后面的人只能操我的屁眼了,但大家都说有了我阴道里的那根假鸡巴不停的振着,操我已经松松垮垮的屁眼终于变得有意思一点了。我精疲力尽的一遍遍高潮着,直到那根假鸡巴耗尽了电池的电量。

  最后,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浅浅的泥坑边,让我趴在泥坑里学小猪哼哼,然后他们从后面操我的屁股。之后他们又把我的手捆到了背后,我趴在泥坑里,无数人站在坑边上往我身上尿尿。他们说我是一个肮脏的烂货。詹姆斯后来告诉我说,无数人笑着用手机拍下了我的照片,然后发给他们的朋友。当天色终于黑了的时候我被解开了束缚,他们把我冲干净然后还给了我老公詹姆斯。我在自己的帐篷里倒头就睡,第二天他们离开的时候我都没有醒。詹姆斯把我带回了家,当我终于休息过来之后我告诉詹姆斯我喜欢他们操我、捆绑我、抽打我或者让我喝圣水什么的,詹姆斯搂着我说即使和他偷偷看过的那些所谓的最下流的sm av里面的女优比,我也是他见过的最骚的淫妇,但他喜欢看我被别人操,被别人蹂躏。我吻了吻他,笑着告诉他谢谢他的称赞!

  字节数:10339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