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娼母】【作者:saoke2】【完】

第一章

  夏日的午后,日头正毒,闷热的空气连打个盹都是一种奢望。

  在北方城市上大学而呆了一个学期,几乎已经适应了那边的气候。暑假回来还没几天,我就被家乡的酷暑闷热折磨得无精打采,真不愧被称之为火炉之城!

  心中一股无名的火似在燃烧,急切地想发泄出来,而女朋友又不在身边,更加的让人郁闷抓狂。

  我烦躁地打开电脑登上qq,没想到群里还挺热闹的,这么热的下午还有这么多人上来扯闲篇,看来和我一样的闷骚男还挺多的。这个群是恋熟爱好者的天堂,里面聚集了一大批对熟女疯狂着迷的大大小小色狼们,大家彼此交流着对熟到淌汁的轻重熟妇们各种各样的信息。

  一个叫大屌插良家熟妇的网友正在大谈自己的泡良心得,他的话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哈哈,那个女的绝对够味道!奶子又大又软乎,皮肤又白又滑,特别是腹部赘肉摸起来软绵绵的手感太好了!」「是啊!我就喜欢女人腰肢上肉乎乎的,这样摸起来才爽嘛!那些小 女 孩都是扁扁平平的全是骨头,一点劲都没有。」爱丰满母网友附和自己对熟女的看法。

  「嗯,兄弟高见啊!那女的有身高,目测有165公分左右,全身很丰满圆润却又看起来一点都不胖。」大屌插良家熟妇接着发出信息。

  「哇!爱死这种熟妇了!那她屁股大不大啊?我最爱大屁股了!」网名叫小老鼠的发出了自己龌龊的看法。

  「嘿嘿!那娘们屁股大的吓死你们,又圆又肥!拍一下肉都在那发颤!老子最喜欢让她撅着大白屁股从后面肏进去,边肏还边打她屁股,真他妈爽啊!她皮肤又很白,剥光了后就像一只大白羊!」「哦靠,我无耻的硬了!」「哇,太牛逼了!」「你他妈爽死了!羡慕妒忌恨啊!」狼友们纷纷各种羡慕妒忌。

  「切!你就吹吧!长的怎么样啊?要是像个猪头似的就倒胃口了!那天我和一个熟妇聊了很久,终于把她约出来打炮,视频里没露脸,身材那叫一个丰满勾人啊!可一见面那张脸真他妈地惨不忍睹啊!害的老子鸡鸡都硬不起来了!」网友最爱美肉娘发表了自己的惨痛经历。

  这也正是我关心的,女人脸还是很重要的,不一定要美若天仙,不过也不能有碍市容吧!看大屌插良家熟妇把那个熟妇都捧到天上去了,我还是有点小怀疑,哪有身材又丰满长的又漂亮的美熟妇去做鸡的啊?!估计长的就像最爱美肉娘说的那样,背影看了想犯罪,正面吓得不敢睡!

  「呵呵,你们还真别说,长的绝对漂亮,五官细致,特别是气质非常好,要是不说的话,你绝想不到她是出来卖的!对了,她长的有点像那个日本AV女星xxxx」大家看大屌插良家熟妇这么说,整个都炸锅了!

  「还有,那极品外表看起来绝对是一副端庄贤淑的贵妇模样,在路上你都不敢正眼看她,怕亵渎了她!妈逼!一上床鸡巴一捅进去,那叫声可又浪、又骚、又软、又腻,光听声音就能让你射出来!」大屌插良家熟妇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我也激动死了,这种极品熟妇不正是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形象嘛!借着网友刚才描述的形象,我脑海里开始意淫她的模样,隐隐中一个模糊的容颜慢慢地浮现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妈妈!竟然是妈妈!」被自己有这样可耻龌龊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赶紧摇摇头驱赶这个罪恶的念头。

  抱着万分侥幸的想法打开网友大屌插良家熟妇的资料,我大喜过望,竟然和我是一个城市的!那不就可以操到那个极品了吗?!我有种中了六合彩般的幸运,急忙给他发过去信息。「大哥,我和你是一个城市的,你能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个极品熟妇!求你了!急迫啊!」「是吗?兄弟缘分啊,在这里还碰到老乡!那极品的也是我凑巧去一个暗娼那碰到的,听那个妈妈桑说她是出来做兼职的,碰不碰得上还得看运气!」他很快就给我回了信息。

  「不管了,大哥给我地址吧,我去试试看。」现在精虫上脑,鸡巴硬的发痛。

  「呵呵,兄弟硬了是吧!xx路xx小区xx楼502室,那个妈妈桑叫红姐,她们只做熟客,你就说是小雄介绍的。记得那个极品熟妇叫蓉蓉。」「谢谢大哥!」我迫不及待地马上就想跑过去。

  「对了,兄弟,你再加五十块的话,还可以让她给你按摩,按摩后再操她的大骚屄,可真他妈美呆了!」他的话就像是火上浇油般把我全点着了。

  「妈,我去同学家玩。」我急匆匆地和在厨房里的妈妈打个招呼就跑出去了。

  「慢点跑!唉,这孩子……」妈妈关心的话远远传来。

  那个小区在近郊,离我们家还挺远的,打个的花了挺长时间才到那。

  到了门口按了下门铃,一个三十多岁面容姣好身材妖娆的女人打开房门,有点警惕地看着我。「你找谁?」心扑通扑通在跳,这还是我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吸口气尽量地使自己看起来很老练的样子。「红姐是吧?我是小雄介绍来的。」听我这么说,那个女人神情明显放松了,修饰的很精致的俏脸浮起盈盈笑意。

  「进来吧,小帅哥怎么称呼啊?」

  「呵呵,叫我小明吧。」我胡乱瞎诌了个名字。

  「嘻嘻,那么小帅哥想怎么玩啊?!」红姐挺了挺丰满的胸脯,媚眼放电笑眯眯看着我,半透明的红色薄纱睡衣下丰腴成熟的胴体几乎清晰可见。我暗咽了下口水,说实话今天若不是冲着那个极品熟妇来的,眼前这个熟媚的红姐绝对让我动心。「呵呵,听说你们这有个叫蓉蓉的挺不错的。」「呵呵,早知道你们这些小帅哥都会点蓉蓉,不过,可惜她今天不在哦!」红姐像是早就看穿我的心事似的笑嘻嘻看着我说。

  「为什么?」我心里奇怪她怎么会知道的,不禁脱口而出。

  「嘻嘻,你们这些小 孩 子都来找妈妈呗!」红姐捂着嘴吃吃娇笑,说着还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拧了一把。

  「呵呵……」我尴尬地笑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帅哥选别人吧,我们这里还有很多美眉哦,有个大学生又靓身材又好又热情,包你满意的!」心有点动,不过今天是专门来找那个极品熟妇的,比起年轻靓丽的美女,熟的淌汁的热熟美妇才是我的最爱。「红姐,帮个忙嘛!你看我都是慕名而来的。」「呵呵,小帅哥还是铁了心就要蓉蓉,好吧,我问问她看愿不愿意过来,不过我不能保证哦!」红姐见我挺坚持的,也不想跑了生意,就答应帮我问问看。

  「谢谢!」我也打算好了,如果极品熟妇今天要是不来的话,就点红姐陪我。

  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就见红姐扭腰摆臀从里面出来。「呵呵,小帅哥你运气真好,蓉蓉说会过来。」「真的!」我一阵兴奋,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传说中的极品熟妇了!「对了红姐,我想让她给我精油按摩一下。」记得网友说过按摩完操屄才叫真爽!

  「呵呵,你倒知道的挺多的,那你先去里面洗个澡,然后等一会儿,蓉蓉来这里需要点时间。」红姐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离去的时候好像隐约听到她独自轻轻私语。「奇怪……了,蓉蓉……今天怎么……愿意来……不是说……她儿子……在家吗……」我又是一阵兴奋,她儿子?真的是熟妇啊!急不可耐地跑进浴室冲凉!

  房间墙壁上两盏壁灯散发着昏黄暗昧柔光我光着身子趴在柔软的床上,心里盘算着待会儿怎么好好地玩弄那个样貌气质身材俱佳的绝美熟妇,左等右等她都还没来,自己反而等来了点困意,想想她来还需要点时间,就眯起眼睛养精蓄锐等待即将到来的战斗。正迷迷糊糊间,感觉房门被推开,微抬起半边脸眯着眼睛一瞧,昏黄灯光的暗影下隐隐约约站着一位影姿绰约丰腴修长的女人,她见我正斜瞄着她,似乎是朝我微微一笑,然后向卫生间走去。「来了!」我一个激灵,睡意立马消去,看轮廓好像真的很不错啊!不过怎么觉得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

  我些许有点疑惑,揉揉眼睛坐起身来刚想仔细看清她的样貌时,她已进了卫生间,还锁上了门!

  我一阵犯嘀咕。「锁门干嘛啊?出来卖还怕人看啊!」不满归不满,该等还得等,我只好又趴下等她出来,还好,这次没让我就等,不一会儿她就打开卫生间的大门出来。

  「先生,红姐说你要做精油按摩,我先给你上油……」我正趴着,一听马上一愣,急速转过身去,这声音太熟悉了!

  「妈!是你!」我目瞪口呆,突然觉得有种五雷轰顶似的剧痛。随即,脑子不听使唤般陷入麻木空洞。

  「啊!丁丁?!你怎么在这?!」妈妈也整个僵在原地。「啊!不要看!」妈妈这才想起自己全身赤裸,两条手臂急切地遮住身上的要害部位。

  两个人都傻傻地望着对方,房间里没有一丝声响静得可怕,一片空白的脑子慢慢地开始恢复神智,与此同时心脏处也袭来抽搐的痛楚!「不!不要!」我极度排斥那锥心刺骨般的真实,奢求永远活在这片虚无之中!

  「那是幻觉!都是幻觉!」一切皆是奢望!排山倒海般的痛楚迎面压来,无法正常般呼吸!

  喘着粗气竭力睁大双目盯着妈妈,祈祷上苍再给我一次机会,刚才只是一场幻像,只是一场噩梦!

  再一次堕入十八层地狱般绝望!「妈妈,正是妈妈!」对面妇人秀丽娴雅的美颜上虽然一片惊恐之色,但熟稔的精致面容残忍地戳破了我最后的奢望!

  「丁丁……你听妈妈说……」妈妈泪流满面朝我迈来。

  「不要过来!」我低声咆哮道。哪怕距离仅仅接近一步,都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丁丁……求求你……不要吓妈妈啊!」妈妈呆立在原地,惊恐地看着我扭曲变形的面孔。

  气氛诡异地可怕,昏暗的房间犹如幽闭的混沌空间,让人无法喘过气来,我嘴巴努力地开合试图吸入一丝新鲜的空气,胸膛间干涩火辣的炙痛,一刻都不想在此停留,无法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想逃离这个让我受到极致屈辱的黑色梦魇!

  我抓起衣服发狂似的跑出房间,无法再多呆一秒钟。

  「呵呵,小帅哥,这么快就好啦?!」红姐见我跑出来从沙发上站起来问道。

  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她一眼,我怕会承受不了压力钻到地缝里去,直接拉开大门飞奔出去,泪水从眼眶里不断溅出。

  「喂!你还没给钱呢!」红姐急忙上前想拉着我。

  「给了!给了!」妈妈也急着从房间里跟了出来。

  我不知道妈妈会怎样和那个红姐解释刚才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我甚至多么希望这一切就是一场梦!醒来时所有的一切还是恢复如初!

  可是心脏剧烈地收缩告诉我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刚才房间里卖淫的女人正是妈妈,多么可怕又遥远的字眼,无法想象这个肮脏字眼会和我最心爱最亲密的妈妈重合!「婊子!婊子!」我揪着头发歇斯底里地嘶喊着!街上的行人诧异惊奇地看着只穿着一条裤衩的我发疯般的怒喊。

  「丁丁不要吓妈妈啊!」妈妈跑下来见到我疯狂的举止,含着悔恨的泪水上前死死地抱着我。「对不起……对不起……」二三天了,我一步都没走出房间,任凭妈妈在门外如何哀求。我知道只要再看见她,哪怕只有一眼,我都将会失去理智的。泪水几乎从未干涸过,心灵却早已枯萎逝去!同时也带走了长久以来对母亲这个神圣字眼的尊敬和依恋!

  妈妈刚才又在门外哭求我开门,我双目痴呆地盯着天花板,宛如一头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嘀嘀嘀。」几天前出门时忘了关掉的电脑,突然发出一阵尖锐急促的呼叫声响,尖锐的声响刺醒了处在浑浑噩噩状态的我,机械地转过头去。

  「兄弟,在吗?听红姐说你前几天去过啦!你运气真好!蓉蓉这骚娘们够味吧!我这几天去红姐说她都没来!」是那个大屌插良家熟妇网友发来的。「唉,听红姐的口气好像她可能不会再来了,可惜啊!这么好的极品再也没办法肏到了!

  真怀念第一次肏这骚货时的滋味啊!那次她好像也还是第一次做鸡。兄弟,我们也是有缘分,我肏老骚屄第一次,你肏最后一次。哈哈!」他的话终于让我已麻痹的神经轻微脉动一下。「第一次?!妈妈的第一次就是卖给他了吗?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呢?!」妈妈对我出现在客厅里,惊喜地泣哭出声,疾步上前紧紧搂着我。「丁丁,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你不要吓妈妈啊!妈妈就你一个孩子,不能没有你啊!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妈妈也不活了!呜呜呜……」「我想知道发生的一切!」我平静无波道。

  妈妈抱着我的手明显一僵,缓缓地,垂下头……良久,才几乎不可见地轻点了一下。

  客厅的沙发上,我们母子俩面对面地坐在那,曾几何时,我们俩经常都是这样坐在那,彼此交流着每天发生身边的点点滴滴,时而妈妈会为我当天的调皮捣蛋不禁莞尔、时而我会为妈妈工作优秀倍感骄傲。一副多么温馨的母慈子孝图!

  而现在的情景却是那么的讽刺!我不禁感叹命运的诡谲变幻!

  「红姨你还记得吗?」妈妈洁白的素脸瞬息数变后终于开口了。

  「嗯。」我点点头。红姨和我们家以前是邻居,那时候我还很小,她经常来家里找妈妈玩,妈妈好像和她的关系也很好。后来,红姨她们家搬走了,我们家也搬到现在住的地方,从那时起我就没看见红姨来我们家了。

  「半年前,妈妈在路上碰见红姨了……」妈妈怯怯地抬头看了看我,我心中一动,「难道这件事和红姨有关?!」「你也知道妈妈和红姨的关系以前就很好,这次又见面了,当然很高兴了。

  后来妈妈和红姨又像以前一样开始经常有来往,红姨告诉妈妈她也离婚了,相同的经历让妈妈和她更加的亲密了,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甚至,甚至会谈一些……」妈妈玉脸微微发红,迟疑地看着我是否该继续说下去。

  「说下去!」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妈妈轻咬着嘴唇,还是点了点头。「会谈到关于一些性的话题……红姨问妈妈这些年怎么解决性……性需求……」我盯着妈妈酡红的脸蛋,明知道不应该,却不能控制地脑海里闪出两个绝美成熟的媚妇人在私底下谈论着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欲求!

  「你怎么说的?!」我脱口而出。

  「不要问妈妈了好吗?!求求你了丁丁……」看得出妈妈难为情到极点了。

  「随便你!」我冷哼一声。

  妈妈呆呆坐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轻叹一声。「用手或按摩……棒解决。」「哼!」我重重的哼了声。

  妈妈脸埋在臂弯里,羞愧地几乎不敢抬头。一会儿,才情绪稍稍回复正常。

  「快点说!」我等得心焦,冲妈妈喊道。

  妈妈哀怨地看着我,嘴唇缓缓张口道:「后来红姨问妈妈想不想……男人?」「肯定是想了哦!」我不屑地看着妈妈讥讽道。

  妈妈难堪地避开我的目光,低头啜泣变相默认了我的说法。「丁丁,妈妈也是女人,也有……」「呸!想男人了就去做鸡啊!」我怒不可遏地朝妈妈狂喊道。

  「不是的……不是的……」妈妈急切地摇着手。

  「哼!还敢说没有去做鸡!」我鄙视地看着她。

  「当时……当时没有……」妈妈心虚地不敢抬头看我。

  「说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有天红姨请妈妈吃饭,我们喝了点酒……后来有点醉了,红姨问妈妈最近有没有想……想男人了……」「妈妈当时真的是喝醉了!」妈妈生怕我会突然暴怒似的,赶紧补了这句。

  我冷眼旁观她的表演。

  妈妈可能也知道这句话对事实没有多少的意义。「后来,红姨就拉着妈妈去了她的店里……」「红姨就是那个红姐吧!」我突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笨啊!到现在才联想到红姨就是那个妈妈桑红姐!怪不得那天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怪只怪红姨她们家搬走的时候我还太小。

  「嗯。」妈妈点点头。

  「哼!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婊子的朋友怎么能不是婊子啊!」「丁丁……不要……不要这么说妈妈……」「哼,难道你不是婊子吗?!」「呜呜呜……」妈妈无言以对我恶毒却又是事实的侮辱。

  「别哭了!是不是去卖了!」我不耐地打断她的哭声,体内好像有个恶魔正在蠢蠢欲动伺机跳出,残忍禁忌的话语再次脱口而出。

  「嗯……呜呜……」妈妈在我喷火的目光直视下,无法承受压力崩溃似地喊出。

  明知道这是早已发生的事实,可亲口从妈妈嘴里说出,仍像一记重锤敲在胸膛,痛得发麻发僵!

  「丁丁!你怎么啦!」见我脸色发青,呼吸急促,妈妈心疼地想站起来,看看我有什么不适?

  「别过来!不许碰我!」我顺着岔道的气息,捂着发闷的胸口嫌恶地朝妈妈嘶喊道。妈妈孤苦无依地立在那,任由泪水汹涌而出,因为我的憎恨,只能心疼不已地望着我。

  一会儿,慢慢才缓过劲来。

  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可怜女人,是她含辛茹苦十几年把我拉扯大,为了我牺牲了作为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即便是我刚才恶语相加,她还是那么地关心怜爱我,一股母子之间难以割舍的天然温情慢慢滋生。

  剧烈的疼痛在一股温和的气息中渐渐散去。

  「对不起……我……我只想知道真相。」

  「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丁丁你可以原谅妈妈吗?!」妈妈看我态度的转变,含着热泪激动地点头。

  「丁丁,妈妈向你保证再也不会去做那些事了!妈妈只求你不要再糟蹋自己的身体了!呜呜……」「嗯。」我欣慰地点点头。

  「丁丁妈妈真的会改的!妈妈也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傻事,那次你……你……才是妈妈的第二次!」「第几次?!」我忍不住提高嗓门。

  「第……第二次……」妈妈眼神飘忽不敢看着我,低着头小声道。

  「呸,还想骗我!」一阵被欺骗的怒火燃起,到现在了妈妈还想对我隐瞒!

  刚才对妈妈的那一点点的怜悯和同情瞬间烟消云散!拽住妈妈的手臂硬把她扯到我的房间里。「你自己看吧!」把妈妈强按到电脑前面的椅子上。

  群里热闹非凡,大屌插良家熟妇也在线,正在热烈地讨论着关于极品美妇也就是我妈妈的事情。

  妈妈被我强制按到椅子上时还有点迷惑不解,随着电脑屏幕上不断闪烁更新的那些污言秽语,脸色开始由白转青,惨淡无丝毫血色的嘴唇微微哆嗦着。「他……他们……」「哼!看出来了吧!他们说的那个婊子就是你!」「大哥,你肏过蓉蓉那个婊子几回啊?」我含着冷笑地瞥了一眼妈妈,直接在群里向大屌插良家熟妇提了问题。

  「哈哈,老弟你也来啦!不多不少正好五次,每次都肏的那个骚货高潮好几次哦!不是兄弟我吹牛,我的鸡巴可是又粗又大,花样也很多,那个骚货屄里的水有多,每次都把床单弄的一塌糊涂啊!哈哈!」「五次!哼,你还敢说自己才接过两次客!妈屄的!你还想隐瞒我多久?!」我越说越气,忍不住在妈妈面前爆了粗口。换作以前我是绝不敢在她面前说脏话的,作为一位优秀杰出的人民教师,妈妈对我平时的教育是非常严苛,或许因为此吧,才会养成我闷骚压抑的恋熟变态心理。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今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飙脏话,而且是对平时里尊敬濡慕的妈妈,有一种说不出的酣快淋漓!有一种母与子身份背倒错觉!

  「对不起……呜呜……对不起……」被揭穿了最后一层伪装的面纱,妈妈掩面痛哭,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被她的嫖客赤裸裸地揭露了淫贱的真面目,妈妈的情绪完全崩溃。

  「老弟你这回有没有让蓉蓉给你推油啊?她的大奶子推油可是一绝啊!奶子又大又软又肥,抹上精油后,在你身上蹭来蹭去,两颗枣红色奶头调皮地弄来弄去,真他妈爽死了!不过,每次还没蹭几下,这骚货自己就先发情了,肥屄里都是浪水,求你干她了!」大屌插良家熟妇意犹未尽的又发了过来。

  大屌插良家熟妇的这些下流话,让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颤,站在妈妈的旁边,这个位置正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坐在椅子上妈妈领口内的诱人春光!丰硕圆滚的乳房被包裹在淡粉色薄薄的胸罩内,由于太过丰满,几乎三分之二的乳房都暴露在外边,甚至可以依稀看得见一部分浅棕色的乳晕。

  艰难地暗咽了一口吐沫,着魔似的一只手伸到了妈妈敞开的领口内。

  「丁丁……你……你干什么?!」妈妈僵住了,被我突如其来猥亵的动作整个吓傻了。

  基于平时对妈妈一贯的尊敬和爱戴,一霎那间,我想立马把手抽回去,并立刻向妈妈道歉。可是,现在脑子里却有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响起!「她已不是你以前那个受人尊重,自尊自爱的妈妈了,她现在就是个卖屄的暗娼!与其让别人玩她,你为什么就不可以玩她,她现在就是个婊子,你想怎么玩她都可以,她不会反抗的,她将是你今后的性奴隶……」「哼,都给别人玩了,就不能给我玩啊!」「不……不可以……不可以的……我是你妈妈啊!丁丁……不要啊!」妈妈激烈挣扎的动作,让我一时占不到什么便宜,弄的我心情更加焦躁,忍不住大声厉喝道:「别动!你要是还想我原谅你的话,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妈妈一下子愣住了,挣扎的幅度也逐渐变弱,凄美的眼睛复杂地盯着我,红唇张合几下却没发出声音来,最后终于低下美丽的螓首无声凝泣。

  我大喜过望,知道妈妈已默许我的行为。迫不及待地狠狠掐住那对饱满欲裂的巨乳。

  「啊!好痛!」妈妈柳眉微皱,忍不住呼痛出声。

  被我凌厉的眼神一瞪,无奈地含泪别过头去。「哼!」我重重冷哼一声,脸上表情虽然冷冽,心底可是乐开花了!

  十八年来,做梦都未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在我心目中女神般的妈妈会任由我蹂躏欺凌!

  看着妈妈羞弱无助的楚楚可怜样,我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淋漓,心痛屈辱一分分在减少,残忍变态却在呈几何倍数般增加!

  捏着早已发硬发烫的乳头,重重地加了一把劲。这回妈妈学乖了,虽然疼痛难忍,还是紧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来。可这并不能换回我多少同情心,只能更加激起我心底深处的残虐欲望!一把掀起妈妈长及膝盖处的裙摆正好盖住了妈妈的脸部。「啊!」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妈妈惊惧地喊出声来。

  「哼!果然和那个嫖客说的一样,骚屄早就湿透了!」我一阵恼怒,丰满雪白的大腿根部,纯白色内裤包裹着高耸隆起的肉缝处一片湿漉,黏湿怪异的图案似乎正在嘲笑自尊被深深践踏!我发狂般抬起妈妈两条大白腿,用力岔开挂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这个姿势让妈妈重心向下,屁股往前倾,活脱脱一个欲求不满的骚婊子,媚求野男人大鸡巴的恩赐!

  我越发笑的渗人,拉开抽屉拿出一卷胶带纸,围着妈妈的大腿和扶手一圈圈粘绕起来。「丁丁……你要干吗?不要啊……不要啊……放开妈妈……妈妈求求你了……啊……不要啊……」妈妈意识到危险,挣扎着哀求我饶了她。我根本不为所动,手上的动作越发加快……「哈哈!」我狂笑着欣赏自己的杰作,妈妈完全被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动弹,身体下塌,女人最宝贵最神秘的方寸之地却高高挺出!

  拿着剪刀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剪下去就可以看到十几年来梦寐以求的出生之地了,我从那里降生到这个世界,或许,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又就可以故地重游了!

  「丁丁……不行……不可以的……妈妈求求你了……求求你啊……」裆部的布料被剪成两截,一截贴在阴埠上方,另一截跌落在椅面上。高雅媚熟的绝色妇人那玉肌绵软的小腹下端一蓬柔细纤卷的阴毛含羞乍现,两片柔嫩肥厚的肉白色大阴唇夹着一条浅红色的肉缝!我痴迷地贴近那团萋萋芳草下白肥隆起的糜肉,鼻腔间传来浓浓的淫靡气息,宛如春药般,刺激的本已欲火高涨的我,脑子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再也没有其它,只想完全占有妈妈!疯狂地掏出火热滚烫硬绷绷的肉棒紧紧地顶在了她肥软的肉缝口……「求求你……饶了妈妈吧……我们是母子……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天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啊……」妈妈恍如世界末日般惊恐地哭喊,歇斯底里地狂扭着身体,试图阻止我的侵犯。

  嫩肉摩擦着龟头最敏感的部位,刚才一系列的蹂躏,早已把我的欲望推到最顶点,无法再忍受一丁点的刺激,龟头处的麻栗快感闪电般传输至尾椎!「嗷!」我一声怒吼,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在妈妈光洁肥厚的阴唇上方……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腿脚酥软无比,无力地跪趴在妈妈面前,眼前几寸距离就是妈妈被我射的一塌糊涂的肉屄,大量浑浊的精液顺着嫣红色肉缝边缘滴落在地板上,突然,我有一种既羞愧又庆幸的复杂心理,羞愧于竟然在妈妈面前这么快就射精了,庆幸于总算没有插进去,我们母子没有犯下天人共怒的乱伦悲剧!

  房间里的画面诡异而又香艳,绝色的熟妇被缚在椅子上凄美地啜泣,青涩的少年瘫坐地上,龟头马眼处残挂着欲滴的精液!

  【完】

  

  字节18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