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乱伦在上海】【作者:jian1019】【完】

我出生在上海的老式弄堂里,和爸爸妈妈,还有大婶婶(我爸爸的亲姐姐,她离婚后就回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了)一起住在一个20平米不到的地方。

  记得很小的时候奶奶和我们住,后来实在太挤,奶奶就搬到已经出嫁的小婶婶家去了(爸爸的二姐)。

  爸爸和妈妈都是工厂的工人。婶婶本来有份很好的工作,可惜离婚后没多久厂子也倒闭了,后来去做了营业员。

  尽管家里不富裕,但因为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大家都那我当宝贝看,很宠着我。就这样四个人在一个房间里这么生活着,直到我开始懂事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拉起房间当中的帘子,把爸爸妈妈和婶婶的床隔开的。

  我一直是和爸爸妈妈睡的。可能他们觉得我小吧,做爱的时候也一直不避讳我的(也没办法避讳)。小时候不懂,就看到爸爸压妈妈身上在动,我就呼喊婶婶,叫爸爸不要欺负妈妈,结果婶婶听了大笑。

  他们一般平时都不太呻吟,有时就感觉到床在动,但听不到呻吟声音,倒是会听见床的「吱吱」声。当然有时也会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还会听到他们下面水的「啪啪」的声音(其实那时很小,不懂)。

  后来我懂点事情了,婶婶告诉我那是爸爸妈妈在做「高兴」的事情。然后我发现他们做爱时,我也不再「哇啦哇啦」的叫了,而是学会了偷看。爸爸有时看到我在看他们的时候,他就让我头别过去早点睡,别的也没有说什么。

  就这样,我渡过了我似懂非懂的童年。

  不知道我是受环境影响还是营养比较好(家人都把好吃的省给我吃),我清楚地记得,在我四年级的时候(大概11 岁),我开始早发育,长阴毛了。

  但是我并没有害怕,因为我看到过爸爸的阴毛,知道人长大了都会有的。但是家里人并不知道我是个内向的男孩,那时身高也不高,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偷偷摸摸的注意起大人们的做爱了。

  我第一次看到清晰的做爱,差不多就是在我发育的那年 岁。

  那次我和弄堂里的小伙伴一起去他家里做作业。他开房门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他的爸爸妈妈正在插穴,不过他们都穿着衣服。

  他爸爸快速的从他妈妈身上爬下来,她妈妈叫我们出去等等,那表情我至今都还记得。不过事后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或许他们还当我们是小孩子吧!

  有时想想弄堂里的那代人是真的很可怜,很无奈。

  从此,那画面就一直在我眼前晃动。后来我的成绩就变得差了。

  慢慢地我也学校那些高年级「小流氓」混在了一起,一是和他们关系好就不会被欺负,还有主要是我一起玩的几个好兄弟(读书比我还差)带我和他们玩,慢慢就熟悉了。他们几个家伙那时就逃夜,去游戏机房敲诈,比我恶劣得多,呵呵,扯远了。

  我的变坏,家里人都不知道,但我的成绩下降,还是被细心的婶婶发现了,她和我妈妈说我是不是开始发育了?

  12岁那年暑假的一个星期天,爸爸去打麻将了,妈妈和婶婶还有两个中年女邻居(其中一个就是我好兄弟的妈妈,就是上次被我们看到在操屄的女人)围坐在家边闲聊边织东西。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的发育上了。那时我在看电视,妈妈就叫我过去,直接让我把裤子脱了,说让大人们检查检查。我开始死活不肯,因为我觉得自己长毛了,很难为情。

  后来我转身想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谁用力把我的裤子往下一下(上海的朋友都知道,那时夏天我们全身一般就只穿条平角裤,旁边有两条白色线的,就是有点像运动裤那样的),我下面浓密的阴毛和短小的阴茎就全部暴露在了四个女人面前了。

  显然,出乎她们的意外,她们都很惊讶,惊愕了几秒钟后,都大声的笑了出来,都说我长大了。

  那时我的毛已经很长很密,小 弟弟却还是不大,蜷缩在毛丛里。这时隔壁的吴阿姨首先说:「小弟(其实是叫我的昵称)是不是包皮太长了,应该让龟头露出来比较好吧?否则对发育有影响的。」我被这么一弄,反应速度还是挺快的,马上提起裤子就逃走了。

  当时就觉得好难为情,真的想钻地洞里去。害得我后来几天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出门,感觉像做贼被批斗似的……那个晚上,爸爸又操了妈妈(其实他们操屄不是很频繁,一个礼拜最多就一两次而已),我睡在妈妈旁边,就这样和往常一样偷偷的看着他们。藉着月光,我看到爸爸的屁股在妈妈的下体反覆上上下下运动着。

  当我偷偷去看妈妈的身体时,突然我发现妈妈忽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吓得马上把眼镜闭起来(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他们搞的时候都穿着睡衣),我想她还是看到我在偷看他们,但是她没有说什么。

  爸爸是个大老粗,操了几分钟就射了,之后就爬下来,很快就呼噜声音响起来,睡着了。虽然我的阴茎这时变得很硬很硬,但那时还不懂手淫……第二天,就我和妈妈在家,妈妈把门锁好,很严肃的让我把裤子脱下。一看她这么严肃的表情,我想坏了,肯定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要找我算账了,于是不敢挣扎,乖乖的就把裤子脱了下来。

  妈妈大步走了上来,蹲下来迅速地撩开了我的阴毛,抓住我的阴茎把包皮开始往后拉,并和我说包皮长有很多危险,说什么容易细菌感染。妈妈的手很软,再说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拿着阴茎,觉得很舒服……我的阴茎开始变硬了,慢慢地包皮往后拉不动了,龟头也只露出来一半。

  那旁边的电风扇吹着龟头的感觉,我真的这辈子都忘记不了。

  妈妈还是使劲地往后拉我的包皮,我开始叫痛,她说忍忍就没事了,还说现在不这样做,将来就要开刀。我害怕开刀,真的差不多泪水都要痛出来了,屏住气让妈妈把包皮继续往后拉。

  弄了很久,终于我的龟头冒出来了,但是小 弟弟很硬,包皮的口太小了,勒得龟头痛到不行,天又热,我又痛,那时真的汗流浃背。我那时已经痛得躺在了床上,因为阴茎还硬着,包皮下不来,那种感觉就像包皮头要被撕开的剧痛……不过后来痛到阴茎也慢慢地软掉了,就没那么痛了。

  后来爸爸回来了,看到我满头大汗就问我怎么了?妈妈一五一十的说了,爸爸说妈妈「捏昏了」……而我悄悄地听见妈妈说,听隔壁阿姨说发育的时候龟头不出来,将来会影响阴茎的大小。

  从那时起,阴茎逐渐挣脱了包皮的约束,我的阴茎开始明显长得很快,但是妈妈还是会不定期地检查我的阴茎发育情况,而且她和爸爸的做爱也开始变得故意放开了,可能想从某种形式上对我进行性教育吧!

  后来兴致好的时候,他们乾脆在白天也插穴。我在小板凳上写作业、婶婶在房间里看电视,虽然我们都是背对着他们的,但是还能听得到声音。

  再后来,我大了些,爸爸让我和婶婶睡一起,因为我长大了,床挤不下了。

  我们家的帘子就在那个时候拿掉了,我想他们开始把我当大人来看吧!之后,看爸爸妈妈插穴变得很容易了,他们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在我12 岁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懂了男女之间的做爱,妈妈和婶婶洗澡也不是很注意了。

  因为是老式的房子,所以一般都是她们打水到房间里,在大脚盆里洗澡的。

  有时她们洗澡,我就在那里假装看卡通剧,其实嘛,大家懂的呀,呵呵,就这样我看到了妈妈和婶婶的阴部。妈妈的毛不是很多,但是范围很广;婶婶的毛却是密密麻麻,一团黑。

  不知何年马月(好像是13 岁后),我也学会了该死的手淫,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晚上经常把内裤射得一团糟。后来还是妈妈忍无可忍(因为她洗的),婶婶乾脆给我安全套(弄堂门口免费派发的),让我套着阴茎手淫,这样就不会再射到外面了。

  我和婶婶睡在一起,当然也会做些流氓动作的啦!哈哈!我记得那时想手淫的时候,就去摸婶婶的奶子,先在外面摸,然后伸进衣服里摸,下面用阴茎去摩擦她的大腿,虽然婶婶都四十几 岁了,摩擦她大腿时,那感觉真的也很舒服哦!

  开始婶婶既不作声也不反对,但是她最多只给我摸摸阴毛,不会让我再摸到下面去的。后来婶婶为了防止我射精在被子里,就和一床之隔的爸爸说:「小林(爸爸的名字),拿则套子过来,那尼子又要要了。」(拿个套子过来,你儿子又要要了。)爸爸会说:「小测老,读书伐宁真,哪能老是想要啊!」(小混蛋读书不认真,老是想要啊!)妈妈从床边的柜子里找到个避孕套,就扔一个过来,婶婶撕开包装,然后一手握着我勃起的阴茎,一手给我套上,我就开始摩擦她的大腿。有时运气好的时候,还能一边看着对床的爸爸妈妈做爱,我在这里一边摩擦婶婶的大腿。

  我第一次插屄,是在我19 岁的时候。

  那时我读高 二,和外面的小流氓们都混得很熟悉了。有次我们两个兄弟(男女都称呼兄弟)好像刚刚办完什么事情,具体的我忘记了,下午大家一起到一个兄弟的家里玩,后来就看起了黄带。

  当时还有三个女的,也是女混混,头发染得很黄,嘴里叼着香烟,都是社会上无业游民。其中有两个 岁数比我们大,都二十几 岁了,还有一个比我们大一 岁的,是一个兄弟的「老婆」。

  后来这两个二十几 岁的女人起哄,叫那兄弟操他老婆给我们看看。虽然我们也顺势一起起哄,但是我那兄弟哪肯呀!后来他说,如果这两个女人肯把奶罩脱了,他就搞给我们看。

  事实证明低估了他的判断,其中一个女人说:「妈的!以为老娘不敢啊?」马上把嘴里的香烟往烟灰缸上一放,迅速的脱了T恤,解开奶罩……我们几个小逼样子都看傻了,平时那么熟悉的女人居然脱了衣服!她的奶子还真是挺大的,特别乳晕也很大,但颜色已经发黑了。

  她脱了后,对那兄弟说:「别说话不算数啊!」我那兄弟毕竟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二话不说就直接剥了他老婆的衣服,当着我们的面搞了起来。我们另外三个人在旁边看,我的小弟弟兴奋得那个硬啊!

  后来不记得怎么发展,那个二十几 岁的女人(另外没有脱衣服)问我:「你搞过女人吗?」我说:「没有。」她就也把衣服脱了,说:「今天姐姐让你『做人』。」她大概人瘦的关系,奶子不是很大,奶头却是很大,很粗很黑。

  虽然平时我经常打飞机,但到了关键时刻却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让我仰躺着,然后跨开双腿骑到我身上,手抓住我的阴茎,接着就她坐了下来。

  她蹲着胯一下一下地套动着我的阴茎,开始没有水,包皮拉得很下,很痛,但是插着插着很快里面就湿润了,动作变得顺畅起来,每次她坐下都能把我的阴茎全部吞进她的屄里去。

  第一次进入这么烫、这么湿的肉洞,感觉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没多久,我就觉得龟头麻麻的、酸酸的,突然阴茎变得很硬,忍不住就射了!后来不记得怎么就回家去了。

  我爸爸是个有点变态的人,有次他刚刚操完妈妈,竟突发奇想让我也试试。

  当时婶婶和我在前面看电视(也就是背对着他们),听到后都惊讶地回头。

  我有点尴尬,婶婶笑着对爸爸说:「你脑子搭老了啊?」妈妈突然听到这话则是笑得不好意思,狂打我爸爸说他脑子不正常。

  我也不想过去,但是我的脚却不知不觉地跑到爸爸妈妈的床上了。

  爸爸说:「这小子反正也经常打飞机(他并不知道我已经「做人」了),让他也开开荤把!」接着爸爸叫我脱了短裤爬上床,他则去剥掉妈妈的裤子,撑开了她的大腿,妈妈挣扎了下,可哪够爸爸力大,挣扎不动了,骂了几句就不再动了。

  这时婶婶兴奋的走了过来,也来看我插进入。我脑子很热,身体却本能地把不大的小弟弟按着爸爸一手翻开阴唇、一手指着的洞口,慢慢地插入了。

  说实话,那时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可能我的阴茎太小、妈妈的洞又太大吧,就只有阴茎根部能感觉到被妈妈的阴道口包裹着。而这时候,我也清楚地看到爸爸的阴茎又大了起来。

  因为妈妈是上环的,所以我没有戴套。我真的很紧张,只是胡乱地出出入入捅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射精了。

  从那次后,睡觉时爸爸每次搞好妈妈后,我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妈妈的身体,也开始插妈妈。妈妈和我做的时候都不会发声的,只是默默地承受着,但有时也感觉到她挺舒服的。

  不过不管我怎么请求,我们的做爱姿势也只有一个,永远都是我在上面插,她两脚摊开,而且也从不帮我做口交。或许是因为爸爸就在旁边的缘故,也因为她放不下妈妈这架子吧!

  妈妈后来国企改革下岗后,开始做出租车司机了。

  说实话,和妈妈做爱,我完全是在发泄性慾。

  爸爸也很爱我,我搞妈妈时,他睡在旁边或者看着电视,从来不说什么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和爸爸一起搞过妈妈,或者比爸爸先搞妈妈,都是爸爸搞好后我才上的,这也成了我们父子间的默契。

  【全文完】

  字节数:9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