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重明玄瞳番外·国富哥的幸福人生】【上】【作者:yutou555】【

人物设定

  俞国富:主角,正篇中的老中医,即妖道的幼 年时代。

  俞鸿儒:主角师父,君子峰滴水观的相面先生。无子嗣,视幼徒若己出。

  阮库:主角师娘,西域胡姬,面容妖媚,身材火爆。

  牛茶珺:主角师姐,傲娇的笨蛋大小姐,经常脑洞短路。

  我的家安在君子峰滴水潭边,传说唐尧曾在此造酒,名曰「华尧」。

  华尧琼液乃百酒之源,据说可醺天人,只是配方早已失传,却不想十年前竟被我师父意外创出。师父酿的酒芳烈异常,远闻如同楚地桂酒椒浆的慷慨士,细品却似江南杏雨,化尽愁肠。从此滴水观香火鼎盛,车马络绎。

  无数的酒商上门重金求购秘方,师父却摆出冷脸,高人状道:此酒方乃唐尧梦中相告于我。我酿此酒也只为继往圣绝学,不欲他用。尔等逐嗅之夫还不速速离去,勿扰了道爷修行。

  见酒商走远,师父又会放下神仙架子,对着我跳脱道:芋头啊,你说这帮人蠢不蠢,哪有什么劳什子的秘方?不就是杏花村口的烧刀子掺上咱家的宝贝泉水吗!

  师父除了会卖假酒,还擅长看相。师傅批命的时候,前半段总是天花乱坠,谬以千里,把厨子算成富商,把富商认成宰相;后半段推断人心却总能算得极准,尤其是占卜姻缘,师父只要随口掐算个八字,胡诌点易经,说两人是百年难遇的良缘,两人果然成婚后举案齐眉,执子相随,不出几年就血脉得续;师父若是缺乏灵感,编不出良缘命数,推说是孽缘怨侣,回去后两方家里果然就曝出丑事,亲家变作仇家。

  更为玄乎的是,就算师父批命批错了,把奸商说成了「良善之辈,惟汝未觉矣」,那奸商回家居然开始修路造桥,广积善缘;为祸一方的恶霸被说成了任侠好义,一转身就洗心革面,成了劫富济贫的豪侠;被说成了白日青天的贪官从此清廉勤政;被当做是好心香客的梁上君子从此成了憨厚甾农。

  我小时候十分崇拜师父,曾满眼星星地向师父请教:「鸿儒大师,你为啥子出口成谶、懂得恁多嘞?」师傅却耳根一红:「什么劳什子的鸿儒大师?芋头你小小年纪怎么不正经说话?还敢调笑师傅,皮痒了是不?」「师父!我是真心崇拜恁嘞,你咋个就知道那些人会弃恶从善,造福乡里嘞?」「富儿啊,我打小教你官话,怎么师娘一来就成了满嘴的关外口音,听得为师头大!」「诶呀……芋头保证以后好好说话,再不说关外话了,您今天就发发慈悲告诉芋头,您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变成好人的?只有今日您传授了芋头相面之术,他日芋头才好守住咱家基业。你看芋头现在游手好闲,每日除了被笨蛋师姐追着打,帮师娘纠正普通话就只能混吃等死,没有技艺傍身,百年之后,滴水观成了断壁残垣,唐尧师爷可是会怪罪咱的。」「牙尖嘴利!我怎么看到的都是你欺负师姐,乱教你师娘官话。那日为师起床,被你师娘问了句:「官人我要」可是中原官话最高的问候礼仪?险些破功!」「师父,正是因为芋头每日无所事事、穷极无聊,才会和师娘师姐玩笑开过啦。若是今日师父传我相面绝学,芋头必闻鸡起舞、苦学不坠,保证不再叨扰师娘师姐啦。」「非是为师不肯教你,只是道爷我的相面之学乃是无师自通,授自天人,叫我如何教你。」「师父,我可是从师娘那里听说了不少你们的床笫秘事,如果今日您再装糊涂,我就把师傅的龌龊事编成评书《鸿儒大师大战西域胡姬》,让村口小黑每天十集联播,相比届时师父之名必当远播三山九郡,成为抗击胡人的民族英雄!」「孽徒!看为师我今日不收了你!」「师父,我早知会有今日,已经将评书抄录了十份交由小黑,如果你今日使出了「家中常备Uzi,杀人灭口不缺钙」,「鸿儒金枪」的威名就算彻底立下了!」师父怒发冲冠,哇呀呀呀向我奔来。于是滴水观内开始了喜闻乐见的跑酷日常。

  我仗着身小灵活,东钻西躲,闪转腾挪;师父则身形飘逸,凫旋鹞翔,左右翻飞。笨蛋师姐立在墙头,一边啃着鱼干,一边嘟哝:师父加油!……师父要是逮到了芋头,小茶给师父鱼干吃!师娘阮库则坐在潭边凉亭里,看着院内两个浑身是汗、又不亦乐乎的男人,眼里噙满笑意,操着不甚熟练的「官话」喊道:旦那样、芋头君,思过矣!一墨迹!

  师父瞬间破功,迎面撞上了院内洋槐,径直栽下,鼻血狂流,狼狈不堪;我正欲叉起腰来嘲笑师父,洋槐却叫师傅撞断,正好压在了我的身上。

  至此,滴水观内的跑酷日常算是告一段落。

  入夜,我与师父躺在滴水潭边纳凉。水声潺潺,引人发九幽之思。师父扶正贴在鼻梁上的膏药,缓缓言道:「芋头啊,你师娘是个可怜人,以后不可戏弄于她。当年,一伙大食商人途径我滴水观。货箱外面盖着黑布,不用想,又是路上屠灭了胡人村寨,顺带贩些「人货」。却不想你师娘身在的那辆马车受了惊吓,胡马驽劣,发狂飞奔,将你师娘与一车黄白全抖落了出来。我知道人货露白,必遭灭口。你师娘当时衣不蔽体,身上全是鞭痕,没有一块好肉,两个大食人跃出,在她口中塞入布帛,拖进驼队。我不落忍,仗着于那大食头领有恩,胡诌说你师娘与我是命里注定的姻缘,求他们将你师娘留下给我。那大食头领不禁莞尔,卖了我面子。」我闻言顾不得全身疼痛,噌地窜起,扑通跪在师父面前。

  「你这是作甚?你我师徒之间情同父子,不必行此大礼!…固然你师傅当年确有几分男子气概,你崇拜为师也情有可原,但不瞒你说,当时为师还是存了几分私心的,毕竟你阮库师娘媚骨天成……」「非也!师父,我昨天夜观星象,早已经算出我与村口翠花、村尾兰妆,村西边铁匠家里的白翎都有命里注定的姻缘。求师傅金口为媒,为徒儿上门提亲!」「……」场面僵住,幸好师娘从房里款款走出,为师父换药,完了又将我扶起,为我揉按筋骨。师父温柔捏住师娘的手,追忆起来:「你师娘早年受了幽闭之刑,不能生育,多年来一直对我心怀愧疚。其实我只想当着你和你师娘面说上一句,自你们还有阿茶闯入我生活那日起,我们四人便是一家子,有无血缘又何妨?芋头,你总问我,为师为何总能出口成谶,其实人心向善,我只是在乡民心间种下一粒善意种子,自有更多他人的善意前来浇灌。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世间哪有什么出口成谶的本事,你师父我不过是一介俗子,毕生所知所学也无非谨修己身,与人为善。滴水观边的三山九郡里也没有什么神仙人物,有的只是像师父这样心怀善意的俗人。但正所谓集腋成裘、聚沙为塔,正是在这万千俗人的点滴善意合流之下,三山九郡才终得大治。」「师父,虽然我听的很感动,但是你看我像傻子吗?」「……」「作恶半生的大奸大恶一夕之间变成良善之徒,师父,这种故事只有阿茶师姐看的书里才有吧。徒儿知道师父话里的道理,但是恳求师父务必告诉芋头真相。

  芋头学会了师父的本事,也肯定会像师父一样,抑恶扬善,守护三山百姓!」师父久久不语,叹道:罢了。支开了师娘,领我走进了滴水潭水幕之中。

  滴水潭水幕之后竟然是一片鬼斧神工的溶洞,时值秋暝,月光透进水幕变作了诡异的紫色,我紧紧抓着师父的手,一点一点向洞穴深处走去。

  紫光犹如实质,在溶洞尽头幻化成了一朵紫花。

  「富儿,还记得为师教你的八字真言么?」

  「记得,不失本心,即为重明。」

  「谨守心神,默念此八字真言,随我来。」

  走进那紫花三步之内,忽然一阵异香扑鼻,慑人心神,我连忙捂住口鼻,心中默诵:不失本心,即为重明。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一只眼生双瞳的怪鸟冷冷看着我,幽幽道:你想成为神明吗?

  从前我念诵真言时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瞬间心神失守,那异香也趁虚而入,在我眼前浮现起了师娘的影子,她自紫花中向我走来,一步三摇,曳曳生姿,说不出的魅惑动人。师娘丰腴的身体离我越来越近,终于贴上了我的面。

  师娘的舌尖点上了我的耳垂,纤纤玉手却一把抓住了小芋头,娇笑道:「我家的小芋儿长大了呢,师娘心里欢喜的紧。」我呐呐言道:「师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了,师父呢?怎么看不到师父?

  师父去哪儿了?」

  师娘没有回答,只是将灼热的呼吸一次又一次拍击在我的耳朵上,面颊上,锁骨上……恩?不对!师娘居然剥开了我的内衫,忘情地吸吮着我的乳头!

  「师娘!你在干什么?恩……哦……师父呢?师父……」师娘灼热地鼻息渐渐上移,整个人也好似变成了一团滚烫的热气,将我身体百骸彻底浇融。我闭上双眼,任自己在师娘的鼻息中四分五裂,那热气终于停止,我定睛一看,眼前却是师娘高耸的酥胸。

  「小芋儿好没良心,只想着师父,不喜欢师娘呢。」不等我辩解,师娘又魅惑道:「小芋儿真是可怜,从小没有母亲,肯定还没尝过母亲的味道吧,来,师娘这里有奶,又香又甜哦。」我彻底迷失,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上了师娘的酥胸,那手感,无法形容,就像天生为了停放男人双手的所在,真是百摸不厌,我的脸也禁不住埋进了师娘广阔无垠的胸怀之中,口中失神喊着:妈妈。

  「小芋儿好可怜喏,这么想妈妈,那就进到妈妈的身体里来吧。告诉小芋儿一个秘密哦,你是师傅是个无能,妈妈的身子还是一块完璧哦。」「小芋儿,要了师娘吧!」我终于忍耐不住,精虫入脑,将师娘的罗衫撕成碎片,扑在身下。恩……妈妈……师娘……我要你……我好难过……渴……好渴,嗓子冒烟了……啊,我在哪里?

  睁开眼,回到了滴水观中,师娘脸色红润地为我擦着汗,师父坐在远处神色复杂,师姐啃着鱼干一脸坏笑。

  「师娘!?你!?」

  师姐道:「臭芋头醒了诶!你这回可是糗大了!那晚你在……」师娘面红道:「小珺,不要乱说话!」师父似乎正在出神,换过神来,似有所犹豫:「富儿,你醒了就好,那晚你遭心魔噬体,神思混乱,所见所闻都是幻觉,不要再想。富儿,你年纪尚小,遭受心魔炼心对你不是好事,是为师疏忽了。你先好好休息。阿茶,你先照顾下师弟,你师娘照顾芋头已经两天没合眼了,我扶她回房歇息。」师姐恭敬送走了师父师娘,回头向我做了糗人的鬼脸。我心虚道:「师姐,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嘿嘿嘿……」师姐笑而不语。

  「十条鳕鱼干!」

  「成交!你可不许反悔!」耶!这可是自己对这个鬼灵精师弟取得的首胜诶!

  这招笑而不语真是太好用了!阿茶、阿茶,你真是天才少女!全世界都为你感到骄傲啊!这一次又能糗到师弟,又赚了十条鱼干,干的漂亮!哈哈哈!真是太爽了啊啊啊啊!

  「师姐,别傻笑了,口水都滴到鞋上了。」我想撑起身子,却根本发不出力气,尤其是双腿,软的就像两条纸片。「帮我倒碗水,好渴。」「自己去!」「九条。」

  「喂!」

  「七条。」

  为了心爱的鱼干。少女心中安慰自己。开水在哪里?开水在哪里?找壶开水烫死你!

  「要冷的。不然五条鱼干。」开玩笑,我是谁,与你争斗十余年未尝一败好吗?

  「端好!」少女冷着脸将水杯递过来。

  「师姐,我全身挤不出一丝力气,能不能扶我坐起来。」「喂!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啊?」「扶我起来,五条鱼干,喂我喝水,再加五条。」斗争经验:恩威并施。

  为了心爱的鱼干……唉……喝喝喝!呛死你!少女不情不愿地等到了我喝完,终于忍不住大笑三声:「哈!哈!哈!臭芋头!你太糗了!那晚上你居然被洞里的妖怪吓得尿了裤子!哈哈哈!」什么?只是尿裤子?可是我两腿怎么这么软?不,不对,这个感觉我以前在书里读到过,是……脱了阳……我说笨蛋师姐,你不是没常识成这个样子吧……那边的少女却依旧大开脑洞,秀着下限:「不不不,你肯定不止是尿裤子,肯定还把臭臭拉在身上了,师娘给你洗裤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裤子上还有黏黏的东西嘞!腥臭腥臭的,你准是被妖怪吓得失禁,把屎尿全拉出来了!哈哈哈哈!」师娘?对了!按师父的说法,那晚我看到的师娘应该是幻象。对的!师娘的官话说的应该没那么好的……等等……笨蛋师姐说那个洞里有妖怪……难道,她先前去过?对的,大家都知道洞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师父、师娘还有师姐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洞里的事情,而且他们去的时候都安然无恙,唯独我被心魔迷惑了?

  「师姐,你也去过那个洞穴见过妖怪?」

  「那是,当年师傅带我去那溶洞,本小姐可比你强多啦!心魔原本给了我好多鱼干,我一念八字真言,就发现那些鱼干只是一团紫雾。本小姐一怒之下就把……啊!糟了……师父不让我们和你说这些的!我一得意说漏嘴了!哼!本小姐不会再和你说一个字了!」听起来就毫无难度啊。紫雾……看来那些幻象应该是紫花发出的。可是为什么笨蛋师姐一念八字真言就能勘破幻象,而我……等等……不失本心,即为重明……重明……眼生双瞳的怪鸟……神仙?脑海中那个怪鸟形象渐渐清晰起来:你想成为神明吗?神明?突然间师娘不着一缕的倩影出现在我眼前,她的眼中隐隐透射出一丝妖异地紫光:成为神明吧,拥有神明的力量你就将拥有我。师娘,我要你……妈妈……「喂!臭芋头,你还还好吧!别吓我啊!醒醒啊!」从幻境中挣脱,看到师姐关切的脸,我心里一暖,勉强笑道:「没事,刚才有点走神。」「哼!我才不是在关心你呢?不过臭芋头,刚才你的表情好可怕啊,感觉,好贪婪……简直就像原来老是来我们道观偷香头的张员外!」「师姐,每日滴水观里香客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你却偏偏对一个满脸痦子的张员外情有独钟……诶……」「臭芋头,都这幅模样了还不老实!恕本小姐不伺候了,记得欠我的十七条鳕鱼干一条都不能少哦!等你身体复原,就!给!本!小!姐!去!抓!鱼!」说完,师姐就一副大仇得报的傲娇样子大笑着出门去了,阳光刚好撒在她年轻无敌的侧脸上,我才突然惊觉,师姐已经出落成一个聘婷有致的大靓妞了。

  「靓妞!」不知怎么的,平时还算稳重的我居然轻佻地喊了出来。

  「臭芋头,你又说怪话!浪荡子!我才没有高兴呢!」少女言罢脸难得得红了一下,释放出惊人的娇态,我看在眼里,心跳忽然停了半拍。当个浪荡子的感觉还不错嘛。

  诶?等等,刚才笨蛋师姐说什么来着?又?她为什么要说又?莫非是我昏迷的时候说了不该说的?等等,好像刚才师娘脸红红的……还让笨蛋师姐不要说话……我昏迷的时候不会把那个环境里的龌龊事全都喊出来了吧。

  师傅,师娘,芋头错了,你们不要讨厌芋头啊。

  字节数:1143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