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淫妇小兰之铁窗淫娃】【原作者:SlutKathy

虽然我决定让詹姆斯在监狱里过一宿再去保他出来,但私下里我却不得不承认,在邻镇公园里的公开暴露和羞辱性交的确让我爽到high。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换上了一条自己最喜欢(也是最短)的那条黑色连衣超短裙,没穿奶罩或者内裤,然后蹬上我能找到的最高的一双高跟鞋,还给自己描了藏蓝色的眼影和细细的黑色眼线,睫毛膏把睫毛拉的像汽车雨刷那么长,红宝石色的唇膏涂得和腮红一样浓重,刷上了我大红色的指甲油。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的那张画的无比夸张而性感的脸和身上的衣着,心里想着这也许有点过了?毕竟,就算真正的妓女或者荡妇也不会画的这么重吧……不管怎样,我电召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往警局驶去。出租车司机一路上都没能专心开车,而是不停的从后视镜里瞄着我。每次他看到我分开的双腿之间露出来的无边春色时,我甚至都能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我在后视镜里冲着他挑逗的笑着。正常情况下,我会任由他把我带进哪个偏僻的小巷里然后和他好好的搞上一通,但今天可不行,我得保持完美的状态走进警局里,而不是蓬头散发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刚被操过一气。警局是一栋毫无特色的灰色石头小楼,像某种石雕巨兽一样蹲伏在镇子的郊区位置,我付车费的时候,出租司机对我笑道:“不必付小费,我是说,后视镜里的美景就是最好的小费啦~”。我笑着飞吻和他告别,推开车门迈步走上石阶进到警局楼里。门厅里的警察几乎像是得到了某种信号一样,一齐扭过头来看着我。我走到接待处,告诉那个胖胖中士说我是来保我酒后驾车被拘役的老公詹姆斯的。

  “没错儿,那家伙就在这儿”,他听完笑着点点头上下打量着我说道,“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他进来时候不停嚷嚷的被裸体绑在公园里树上的妞儿了?”。

  我笑着点点头,他继续说道:“警局里的谣言说,那些去‘搭救’你的警官们可不光是大饱了一顿眼福?”。

  “嗯…这么说吧”,我妩媚的瞟了他一眼,“警官们好好的‘帮助’了我一下,警民‘鱼水情’嘛”。

  “天哪~这就是坐办公室的敝处了——你不会在大街上挨刀子,但这种踩狗屎的好事也永远都轮不到你”,中士嘟囔着抓起对讲机对着它说道,“我这儿有个骚娘们儿来接她酒驾的老公,把他老婆铐在树上的那个”。

  我听见对讲机里有人吹了声口哨说道:“好吧,让她进来吧”。

  “那边儿楼梯下楼”,中士胡萝卜一样的手指冲着拐角处的楼梯一比画,然后低下头继续忙他自己的事去了。

  我顺着楼梯下了三层,来到警局的拘役区。三名警员正站在拘役区的铁窗外冲我打着招呼。

  “嘿~他妈的,我说那帮外勤的哥们儿真他妈的是爽到了,你们看她那屁股!”,其中一个警官毫不顾忌的对我品头论足道。

  “得啦,办正事吧”,第二个警员扭头冲我说道,“400镑,然后你就能把你的醉鬼丈夫带回家去了”。

  我耸耸肩走到他们身边,摆出最诱惑的身段说道:“可是我没这么多钱呀——我猜你们肯定能想出什么办法替我解决这个问题的对不对?”。

  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了大概10秒钟,然后第三个警员抓着我的手拉着我说道:“没错~我敢肯定,我们一定会想出什么办法来的,亲爱的……”。

  我被他们拉到拘役区的正中间,周围是一圈的铁栏杆隔出来的牢房。匆匆一瞥之下,我估计那儿起码有大概20间隔出来的小牢房,里面满满当当的塞着从18到60多岁的各种肤色的犯人。他们把我带到关着詹姆斯的牢房前,所有的囚犯沿途对着我吹着口哨,还用手拍着栏杆。

  “嘿,亲爱的!真高兴你能来”,詹姆斯早就看见我了,大老远的就冲我打着招呼,“快点儿,快把我从这地狱里带出去”。

  “当然没问题”,拉着我手的警员还没等我说话就主动插话说道,“但你老婆说她没钱,所以我们只好用其他方式收取这笔罚金喽~~~”。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动手把我衬衫的拉链一直拉到我奶子的下面,把一只手伸进我衣服里面揉捏起了我的奶子淫笑着说道:“昨天外勤爽到了,今天也该我们搞一搞‘警民互动’的交流了嘛”。牢房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詹姆斯和其他囚犯都是一脸猥琐的表情看着栅栏另一边的我和正在我身上上下其手的警员,我猜他们大多数人起码有一个礼拜别说碰过女人了,恐怕连见都没见到一个。

  随着那位警员揉捏我奶头的动作,我忍不住呻吟起来,他继续把我连衣裙的拉链往下拉着,直到整条裙子都都被他彻底的拉开来。我的奶子和剃的光溜溜的耻丘暴露在众人面前,另外一个警员一下儿把那件连体裙从我身上剥了下来,然后扔到了房间角落的地板上,现在我身上可只剩下那双高跟鞋了。拘役室里的犯人们冲我吹起了口哨,嘴里说着各种脏话,我感觉到一双大手伸到我双腿之间,两根(或者三根?)指头毫不怜惜的一下就捅进了我的骚穴里。“我操!兄弟们,这屄实在是太骚了!她居然都湿透了!”,手指的主人在我身边笑嘻嘻的和他的同事们评论着我,“别担心,美女,我们这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硬硬的大鸡巴!”。

  囚犯们开始骚动起来,他们冲警员们喊着:“还在等什么!快操她!快操她!”。另外一些人则喊着:“嘿~这不公平!你们爽完之后我们也要分一杯羹!”。我小穴里抽插着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四根,我朝着詹姆斯囚室的方向大声的呻吟着,用屁股向后顶着,研磨着警官的手直到他再也忍不住了为止。“跪下~你个骚货!”,他抽出手指抓着我的头发冲我吼道。我乖巧的跪了下来,主动把自己的屁股撅的高高的。我听见身后悉悉索索拉开裤链和解开皮带的声音,接着,一根粗壮的大屌猛的捅了进来。“天哪~太~太棒了……爽死了啦~~~”,我情不自禁的开始叫起了春,而身后的那根大屌随着我的鼓励开始不停的做起了活塞运动。警员的腹股沟啪啪的拍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开始不停的叫了起来:“哦~对!对!就这样操我~操我!”。“你个贱屄!婊子!”。“啊~~啊~~~~没错!没错!就这样~我就是贱屄、婊子、男人们的肉玩具!”。

  脏话让操我的男人变得更加暴虐,他的手伸到我身下掐住我的奶头不停的扭动起来。我尖叫着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高潮,小穴把他的鸡巴攥的紧紧的,爽爽的感觉让他‘耕耘’我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我觉得似乎没过多久,他就一阵满意的呻吟声中把大股大股的热精喷进了我的小穴里。让我不爽的是他鸡巴抽出来的太快了,快到最后几股精液都喷到了我屁股和后背上了。当另外一个警员接替了他的位置时,刚射完的警官绕到了我面前,挺着涂满了我自己淫水和他精液的鸡巴对准我的嘴说道:“快他妈给老子嘬,你个烂货!”。说完,那根鸡巴就蹭着我的牙齿塞进了我嘴里,淫水和精液被我嘴唇挡在了嘴外面,直到我替他舔干净他的鸡巴和那对肉球才顾得上把溢在嘴边的精水舔回自己嘴里。

  更多的警员听到了他们的兄弟在对讲机里的召唤,嬉笑着纷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等我在两位警官‘换岗’的间隙抬眼看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有十几个警官正站在后面排起了队了。一根又一根的鸡巴轮流操进了我已经被操到红肿了的阴道和屁眼里,为了‘惩罚’詹姆斯,我请求警官们让自己躺在了地板上,让叉开的双腿正对着詹姆斯的囚室,让他好好看看他老婆是怎么用下面的两个洞来取悦警察们的。大概一打或者一打半的警察使用过我之后,我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到处都挂满了精液了,头发也打着绺,下巴酸到不行,屁屁和小骚穴都像抹了一层辣椒一样热辣辣的。“都爽过了,嗯?”,我听见警官中间一个像是警长模样的人(脱光了衣服的时候,没了制服你只能靠猜的,对吧?)说道,“让我们试试新玩法——把她挂起来怎么样?”。在周围一圈叫好的声音中,有人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我的双手被铐到了一起,然后被警察们拴到了一个房顶上的铁链上。几个警察一起拽着那条铁链直到我的双脚只剩下大脚趾还能够到地面位置。

  那个裸体的警长从他脱到一把椅子上的腰带间卸下了一根警棍,不停的在另外一个手的掌心里敲打着,狞笑着走到了我的身边。“放心~我们是有素质的百姓卫士,我们不会用警械殴打无辜市民的”,他看到我眼中惊恐的表情笑着说道,“这是用来喂你下面的那张小嘴的……”。话音刚落,硬硬的警棍自下而上的捅进了我的骚穴里,我感觉到那东西一直顶到了我的花心,半是因为不适,半是因为淫贱的主动扭动起了腰,上上下下的研磨着那根警棍。在警棍的配合下,不知道哪天第几个高潮又淹没了我的意识,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警棍的抽插开始颤抖起来。“妈的,你是我见过的最骚的婊子!”,警长一边用警棍操着我一边骂道。“啊~~继续~继续操我~对~就这样~狠狠的操我这个婊子!”,我气喘吁吁含糊的喊道。“我听我手下的兄弟们说了,你喜欢被操,而且是公开凌辱和虐待,对不对?”,警长像审犯人一样审问道,“既然这样,谁再来给她后面再加一根!”。当第二根警棍从后面插进我屁眼的时候,更多的快感让我彻底语无伦次起来:“对~对~就这啊~~就这样~~~要丢了~要丢了~要~要~啊啊啊啊~~~~”。我脑袋一歪,在绝顶的高潮快感中晕了过去。

  ‘啪’的一声和屁股上的剧痛让我醒了过来,眼睛睁开时我看到警员们正围在我身边,手里拎着自己的皮带轮流的抽打着我的屁股和奶子。皮革在我身上带出一道道红印和火辣辣的痛楚。但和以往一样,痛楚很快就和快感交织在一起,然后变成了更猛烈的快感。我在他们的鞭打中不停的哭叫和高潮着,直到自己的小便都飙了出来,顺着我的双腿在脚下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洼,围观的警员和犯人们轰笑着,叫着好,鼓着掌。当警察们终于玩够了(或者打到没力气了?)的时候,警长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说道:“好啦,已经太晚了,下班的时间都过了。至于你,女士——有什么保释犯人的事情只好明天再说喽~~~”。他打着手势让另外一个警员打开了所有囚室的隔间,然后把犯人们都轰进了一个最大的囚室,然后把我从天花板上解了下来,推了进去;但可怜的詹姆斯仍旧被留在他的小囚室里。

  “好啦”,警长环顾四周满意的说道,“为了公民福祉着想,我们可不会让他们的鸡巴硬硬的撅一宿哪——哪怕是对犯人来说这也太不人道了”。他说完锁上了囚室的门,在所有囚犯的感谢声中摆摆手,带着警察们离开了拘役室。犯人们脱衣服的速度像变魔术一样,我很快就被打横放躺在了肮脏的地板上,第一个过来上我的是一个健壮的黑哥,他的鸡巴简直就像根黑色的棒球棒一样硕大!他的双手抓着我的两个脚踝把我的双腿几乎拉成一字马,让我的两片阴唇像花瓣一样绽放着操了进来——即使刚被十多个男人操过,他的鸡巴插进我的身体里依旧像是胖狗钻洞一样艰难。随着他一下下的撞击,我像雌兽一样叫唤着。黑哥身边的一个狱友看着我们的样子纷纷抱怨着:“妈的,真特么不该让他第一个上,他上过的屄松的都能套在大本钟上了……”。抱怨的话让其他人,甚至那个黑哥都笑了起来:“嘿,哥们儿,天赋异禀不是我的错,好吗……再说了,这骚屄还有嘴和屁眼儿可以用的嘛~~~”。黑人在性事上的确很强,我被他操了快半个小时才成功的把他的万子千孙榨进我的身体里,我是说,嘴里——他在射精前的最后一刻把他那根肉做的撞门锤拔了出来,然后硬捅进我嘴里射了出来,我替他舔干净后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脱臼了。

  接下来的一整晚,我都没能睡成觉,犯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轮流过来操我。每时每刻,我的屁眼、骚穴和嘴里都插着2根以上的鸡巴。到最后我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瘫软在地上任由他们施为。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每个人的子孙袋都被我榨干了,我用自己的嘴替每个人都把进了牢房就没洗过的鸡巴舔的干干净净之后,他们把我拖到囚室的一角,然后轮流在我身上放尿。第二天早上警员们回到拘役室的时候,我已经累的彻底动不了了,只能躺在男人们的圣水中哼哼。警官把我拉出囚室,然后把我的衣服扔给了我又把詹姆斯也放了出来。

  我们离开前,一个警员对詹姆斯说道:“哥们儿,你老婆真是淫贱的没边了……”。

  詹姆斯耸耸肩说道:“我知道,但我爱她,而且,我喜欢她这样”。

  “好吧,既然你老婆已经付过‘保释费’了,我们也没道理把你继续留在这儿了”,警官笑着对詹姆斯说道。

  詹姆斯扶着我沿着楼梯走进大厅里,一清早还没有什么前来办事的市民。

  “嘿~小妞儿”,衣着整齐的警长把我们车的钥匙扔给我,笑着对我说道,“欢迎随时来我们这里和大家……嗯~~~沟通……我是说,在你需要的时候”。

  “再说吧”,我笑着回应道,“谁知道哪~也许下次我想跟消防队员们联谊也说不定哦”。

  詹姆斯和我走到泊车区取到了自己的车开回了家。一进家门我就被可怜的詹姆斯按倒在地板上爽爽的操了一发。毕竟,我可怜的老公可是昨晚警局里唯一一个‘鸡巴硬硬的撅了一宿’的犯人啊。

  字节数:1006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