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和姊姊同居的生活】【作者:不详】【完】

这是最近才发生的真实经验。我姊姊年纪28,大我3岁,是个OL,长相清秀,身材匀称,胸部有C-CUP以上,她算好学生型,从小到大乖巧听话,用功读书。

  从小我跟我姊感情就不错,大学毕业后,她先到台北工作,我到台北念大学的时候,因为没有宿舍住,就去投靠她。

  我们在板桥这边是租一层顶楼加盖的两房一卫的房子来分租金,这层楼只有我们这两房一卫,没有其他房客,房门基本上是不关的,除了睡觉以外。

  姊姊把比较大的房间让给我,电视也放在我这儿,姊常来我房间看电视吃东西,洗衣晒衣也都是在我房间外的窗外阳台,因此,我常有机会偷拿姊的贴身内衣裤来打手枪,那是因为姊的身材太诱人了,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我女友是大A小B的硬式罩杯胸罩,而我姊她的罩杯是36/ 80D。

  有天姊姊说她的电脑好像中毒了,什么不能开,什么怪怪的之类的,我打开电脑,说完姊姊就先去洗澡,我也开始检查,大致帮她更新防毒码扫毒之类的,从中抓出几个潜藏的病毒与木马程式删除隔离,重整后再开机没多久就用好了,嗯!还有点时间,无聊就点姊姊电脑里放置的一些资料夹,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女孩子果然很无聊,电脑里不是一堆看过不删除的转寄邮件,就是一些可爱的桌面图档跟励志文章。但后来开启其中一个资料夹后,吓了一跳,哇!意外发现里面竟全是姊姊的自拍裸照,心虚地赶快往浴室看过去,好险姊姊她还没出来,就趁机好好欣赏一下。

  除了各款各色的性感内衣与内裤照,还有数张精彩香艳露点,露毛的大胆自拍,裸照可能是姊姊男友与她自己拍的,不过没有性爱照与影片,我这才注意到她的皮肤白皙,身材火辣,尤其一双奶子圆浑诱人,因是自己亲姊姊开腿摸乳赤裸裸的骚样,让我如获至宝。

  我随身带着8GB随身碟,就取出插入USB插槽,赶紧将姊姊这个私密自拍资料夹偷偷快速复制存档下来,从那次后,看到姊姊都会联想她裸体的样子,虽然她还是如往常一样,乖巧有气质,但我总会多点邪恶的想法。

  之后,其实也没什么改变,我们还是规律上班下班的,有事才会跟姊姊连络,只是我在自慰时,常会将她的自拍裸照资料夹重复播放,拿她的小内裤或胸罩套在大龟头上,一边看一边打手枪,当作意淫性幻想的对象。

  有一天我晚上运动回家,流了满身汗,就跟姊说一声,要进去洗澡,冲个凉,结果冲一冲才发现原来洗发精用完了,就叫姊帮我拿进来,因为浴室是乾湿分离的那种,所以姊自己开门进来就把东西隔着浴帘递给我。

  洗完才发现,原来浴巾也忘了收,所以又麻烦姊姊,她也照旧地开门就拿进来,不过当时我正光着身,在小便……我们二个互看了几秒钟,我稍微把身子侧了一下,这样比较不会看到重要部位,我姊看到,也装着没事的样子,说:「喂!地都湿了啦!毛巾拿去,把身体擦一擦。」我接过来后,擦了擦就穿回内裤就出浴室,才一出浴室,姊就问我:「要不要喝可乐?」「当然好呀,搬了那么多东西。」

  我姊就说:「你还是喝健怡的啦,肚子那么大。」把可乐递过来,还顺便拍了拍我的肚子笑说:「小胖子,愈来愈胖!」其实我173公分也才68公斤,只是之前我很瘦,才60公斤,我就没好气地回她:「那有胖?!这样身材算标准的好吗。」后来我姊一直笑,还伸手抓我胸部说,胸部都快有B-cup罗,我就故意气她地回说:「对啦,快比你的胸部还大了,太平公主!」我姊听到马上挺胸缩小腹说:「太平公主?!!大头啦!你眼睛瞎了噢?!」故意抬头挺胸说:「那么大!你是没看到唷!」我马上睁大眼说:「那有?还是很平!!」我姊就说:「那是闷热到不行,刚脱下内衣好吗?!猪脑!我好歹也有C罩杯咧。」我装蒜回说:「C罩杯?!!真的假的?那有可能?来!让我摸看看,有没有那么大啊?!!」我姊听罢沉默没再回嘴,其实我知道她最近工作不顺心,又跟男友吵架,似乎对她的打击不小,只是她一直强忍住,没明显表现出来,但姊姊整天眼眶经常湿润,眼睛红红的。

  我见犹怜,很想逗她开心,加上之前看过她的自拍裸照的缘故,知道姊姊的外表虽然文静乖巧,内心潜藏却有火热闷骚,淫荡狂野黑暗的一面。

  我大着胆子,趁势伸手去摸,顿时气氛就变得很不一样,我姊也变得有点害羞,说话小声了,回我说:「摸够没,怎样?有C-cup吧?」我就再伸出另一手,双手搓揉姊姊没穿胸罩,柔软Q弹的胸部,好爽!尤其揉捏到乳晕与奶头时。其实心里满紧张,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嗯,看不出还真的有C咧我帮你按摩,变大升级成更漂亮的D罩杯好吗?」就持续轻轻地揉她的胸部。

  从领口看到雪白的乳沟,姊有点害羞地说,「你当我三岁小孩唷,最好是按摩……能变大啦?!!」我就说:「试看看嘛……听说也会有效,」

  姊就回说:「哦!是哦?……试试罗……」

  感觉得出来姊姊是有点故意装傻,看得出她跟我一样也很紧张,但表面上又要装作没事的样子。

  「嗯……噢……啊……嗯……」姊姊被我玩奶子,忍不住眯眼发出呻吟。

  后来我有试着把手伸进T- Shit里,想直接触摸姊的身体,奶头,但她一直刻意闪躲,后来就转移话题焦点,说她肚子饿,待会洗过澡后想出去吃饭,我也只好作罢,附和她说,我也超饿的,接着我们就出去吃饭了。

  虽然没有床戏,但却是真实经验,像姊姊那年纪的轻熟女真的比较开放,毕竟不是处女,也有一些经验,女生会有点矜持,我不是处男,对性也不会有多大的好奇,但想到姊姊也会跟别的男生做爱或口交之类,把自己的姊姊当作一般的女人来引诱,真的有莫名的冲动跟兴奋。

  从上次的摸胸事件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能把姊姊上了该有多好?不过想归想,这种事如果是在小时候还有可能,现在都长大了,应该不太可能会发生,不过有空时就找她出去玩,毕竟她跟男友吵架,除了上班外,其余时间还蛮无聊空闲的。

  姊姊电脑终于被她给操挂掉了,在没买新的电脑前。她又急着要交公司的报告,所以都来我这边用电脑,可能夏天的关系,天气炎热,她都穿细肩带,清凉低胸的衣服。

  她在打字时,都能从旁边看到大部份的胸部与奶罩,有时还能看到奶头,看得我心痒痒的,当姊认真地在打报告时,我一刻不得闲地站在后方行注目礼。

  从姊姊脖子扫射下去,没有一处能逃过我的眼睛,嫩白肌肤、隆起的双峰,还有不时因使用滑鼠造成的晃动,以及挤压内衣而开出缝隙,让原本羞涩的粉红奶头乳晕若隐若现,一跃而出。

  当我正陶醉在视奸自己姊姊的快感时,我姊突然的一句话中断我邪恶的幻想。

  姊没好气地对我说:「喂!……老弟!你好像很闲吼!我打到手快断了,全身酸痛,没事做?快来帮我按按肩膀!」我没好气地回她说:「你老罗?打几个字就这里酸那里痛的,当人家弟弟真可怜,电脑都让给你用了,还要帮忙按摩。」我姊回过头来,吐舌头笑说:「你大头啦!老姊免费让你吃豆腐,还叫苦差事啊?别那么不知足好吗?」我就起身居高临下边按摩姊姊肩膀,边跟她斗嘴,不时还可看到从衣服上缘偷溜出来透气的乳晕,愈看愈想要,就把心一横,想说偷偷地把手愈按愈下面。

  当我轻碰到我姊的胸部上缘时,她轻轻地抖了一下,开玩笑似的口吻对我说:

  「喂!你……又想帮我把胸部变大了啊!?」

  我被她突来的一句吓出冷汗,冒着汗回她说:「嗯……啊!……是啊……变大点好看嘛!」姊一副不可置信地回说:「厚!你很色耶你……(边说边用手轻捏我手背)老姊的豆腐你也敢吃。」此时我的手还停留在姊姊的胸部处,我就壮着胆地回说:「你刚刚不是说有免费的豆腐吃咧!怎么还说我色。」当我们在为此事争论时,我那天兵的姊姊突然拿起桌上的巧克力说:「哇!

  还剩最后一个耶!」快速地往自己嘴里丢,还补上一句,「你这色鬼太胖,老姊我帮你吃掉它!」当我依依不舍把手离开姊姊的胸部,正想抓住她那握有巧克力的手时,冷不防地就被送进姊姊的嘴里了,当我在后悔自己没及时拦住它时,我姊还炫耀似地把巧克力吐出半个在嘴边,很机车的扮鬼脸对我说:「来啊?还有半颗分你吃唷!

  嘻嘻……」

  当下我就把嘴凑过去,除了巧克力的甜味,还有姊姊双唇的粉嫩感,我也趁势把舌头伸了进去,也听不清楚姊姊在说什么,只见她似乎想说什么,又因为舌吻的关系,只听见「吱吱唔唔」地声音,此时强行把舌头进入的快感,要比跟自己姊姊接吻来得刺激多。

  像到我这年纪,女朋友也交了不少个了,接吻的感受也早就尝过了,但此时强行地把舌头伸进姊姊的嘴里,搅动姊姊那微软的舌肉,不停地翻动它,此时我姊好像有点吓到了吧!

  只记得当时她好像皱着眉头,紧闭双眼,身体紧绷,任由我伸入胸罩里,抚摸她的双乳,揉捏两粒小奶头,舌头进攻她的嘴里。一阵爱抚激情后,我开始进攻她的下体,手慢慢伸进她的蓝色蕾丝内裤里摸索,姊姊她毛茸茸温热的私处已湿淋淋。

  摸到了花瓣毛穴,我的阴茎瞬间充血勃起,兴奋硬到不行!更将肉棒靠在姊姊漂亮的脸颊摩擦,期待姊姊帮我含鸟口交。不过姊姊脸左右闪躲不肯轻易就范。

  我开始拉下姊姊内裤。情况已失控,此刻,姊姊赶紧喊道:「停!停!」「啊!……不可以!不可以!不要这样啦!」「我们是姊弟啊!」

  紮着抵抗叫道:「不行!不!这里不行呐!……嗯……啊……」我却不理会姊姊的抵抗,转瞬间右手已将她的内裤扯脱到脚踝处,左手则揉搓压制着柔软的乳房,姊姊叫着:「不要!不要这样……不要!不可以啦!……噢!……」双手一直紧按着我脱内裤的手阻止,我准备握住阴茎对准姊姊的蜜穴。姊姊此时闭上眼睛,轻声呻吟着,似乎已放弃抵抗。

  此时龟头已接触她湿润的阴唇,一通莫名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们都吓了一跳,才停止了所有动作。而狼狈的姊姊,细肩带低胸衣服与蓝色花瓣刺绣胸罩均被强行往上拉开,停留在胸部一半处,露出了粉嫩的奶头。

  我姊马上把衣服跟内衣拉回穿好,接起了电话,此时房内只能说是一阵尴尬,而且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的尴尬,我姊短暂接完电话,用面纸稍擦拭下体,没说什么,收拾文件后就匆匆地离去。

  后来我们有一阵子很尴尬,直到有天她刚下班,身上还穿着上班OL套装,长发披肩,梳化着淡妆,这样的姊姊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我都看呆了!

  「干嘛?!没看过你老姊啊?……」姊姊回头笑骂道。

  我才惊醒回神。

  「今天好热喔!我要先洗澡!」

  最让我惊奇的,就是姊姊一边走,一边从套装下面脱掉她的黑蕾丝小内裤,扔在她房间床上。她回头娇媚地对我勾魂地一笑,然后走进浴室。

  天啊,姊姊她从来不会这样!

  姊姊一进浴室我迫不及待地贴上门缝欣赏里面美丽的景象。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亢奋!这可不是任何A片能够相比的。

  看着她上衣钮扣一个个解开,我的心脏也跳到了喉咙。白嫩颈长的脖子下瘦削,但不失圆润的肩膀,在几丝黑发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性感。

  脱下了衣服后,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毫无暇疵、曲线优美的背部,让我简直不敢正视!接着姊姊转过身来的景象更让我崩溃。

  隔着薄薄的胸罩,青春的挺拔完全掩饰不住像似破衣而出。

  姊姊解开了胸罩扣子但不愧是36C的,坚挺撑住了罩杯不让它掉下。我的眼睛也死死瞪住罩杯下两点突起,终于姊姊拿走了烦人的胸罩。我从未见过这么完美的乳峰,饱满、圆润、挺拔,那是一种使任何男人都起淫心的曲线。那是一个轻熟女的酥胸,雪白的两座山峰上两点鲜红蓓蕾像要勾走我的魂。

  可是姊姊脱掉裙子时裸露的臀部更使人喷血。光滑圆浑的屁股充满弹性不但结实而且柔软、光滑,在适当的地方膨大,收缩尽管我努力尝试、控制,还是无法把目光从迷人的臀部处离开。

  姊姊冲水抹上肥皂正在沐浴的样子令我的喉头不禁为之一紧。

  水流过姊姊的乳沟平坦的小腹勾勒出纤弱的蜂腰,最后汇集在神秘的三角洲,我的眼光也随即自姊姊均匀修长的双腿移到了私处。只见整齐的阴毛覆盖在浅紫色阴唇,的上下画着一道让人心醉神迷的裂线。

  正当我的老二翘得快断时眼前出现了无法想像的事。

  姊姊将莲蓬头放在私处,并把手指伸进阴唇拨弄着阴核。大量的温水冲洗着耻毛,阴核充血发胀起来。姊姊的身体变得无法自抑,双脚向外张开,以左手手指左右撑开肉缝,露出中间的敏感部位。然后让莲蓬头靠近那儿,缓缓上下移动。

  「嗯……唔……」姊姊拚命绞住高亢的喘息声。手指伸缩的速度愈来愈快。

  「唔……」姊姊突然弯下身,双腿大大张开,全身泛红。一向为红色的乳头,这时也变得接近暗红。我忍不住打开门冲了进去。

  「姊……」

  「弟!你怎么?……」

  我忘情的伸出手,将姊拥入怀里,双手握住姊的双乳,轻轻揉捏着,「姊……我好想要你……我受不了了……」姊贴近我,献上自己娇艳欲滴的唇儿,贴上我的唇。

  我一手搂着姊的腰,一手揉着姊的双乳,忘情的吻她,汲取她的香泽汁液。

  「嗯……」

  姊的手抓住我的阴茎,轻柔的爱抚着。我的感官神经被挑起与女友都不曾有过的情慾狂涛!

  我低头含住姊的乳头,用舌头挑逗着。

  「啊!……弟!喔!……好舒服……唔……姊的奶奶……好舒服……」我含住姊含羞的乳头,轻咬、含吮……把她吸得直打哆嗦。

  「哦……弟……你好坏!」姊抱着我的头,极力挺胸,恨不得我有两张嘴,同时含吮她两颗蓓蕾。

  姊拉开我的拉链,伸手探入我的内裤,掏出我的大肉棒,厮磨着……「唔……弟……好舒服……好痒……」我也不甘示弱,右手按摩着姊的阴蒂,接着手指插入姊的阴道中,缓缓抽插着。

  「啊!弟!……唔……嗯……」姊分开腿,配合我手指的动作。

  我看着娇俏可人的姊姊,在我怀中晃着丰满柔软的双乳,眼光迷离,享受着我的魔手带给她的欢愉。

  「姊?……」我努力控制着体内爆发欲出的情慾,不想伤了姊,迟疑着,不想冲破世俗伦常。

  「姊,我爱你!」

  姊的眼中闪着情潮及爱慾,深情的告白让她心头小鹿乱撞。

  「我们是姊弟……可是……我……」

  姊吻上我,急切的舌吻让我知道姊姊的坚定。

  说着就握着我的手向她的小穴摸去,当我手指触碰到她的两片花瓣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她压倒在浴室地上,舔着她的乳房。

  「弟!爱我……」姊摸着我早已青筋暴涨的大鸡巴。

  「弟,要对我温柔一点……」

  我着了魔般的将大龟头缓缓抵住姊姊诱人的小穴口,我一点一点地慢慢插进去。

  「啊……」姊姊露出痛苦的表情。

  「弟!要了我吧……」于是我用力将大龟头干进姊的小鸡掰。

  「啊……」姊一声娇呼,对我来说却是天崩地裂一般的强烈震撼。我干了我亲姊姊,我的大鸡巴整根插进亲姊姊的小鸡掰了。

  我一边亲吻着姊柔软的乳房,一边向外抽出一点,再插入,往复了几次,终于把大龟头插到花心了。

  「啊……弟……天啊……」大龟头抵到了姊的子宫,一股被贯穿的痛楚,让姊娇躯轻颤。她紧紧地搂住我,小嘴儿向我索吻。

  我体贴的停下来,深吻着姊,一手揉着姊的阴蒂,用大龟头轻轻地刺着姊的子宫深处,小穴不断分泌出淫水,滋润着我的大肉棒,我知道姊姊小鸡掰已经适应了。

  「姊,弟要来了……」我缓缓抽动着。

  「唔……弟……我爱你……用力干我!……」

  「痛吗?」

  「一点点……我的肚子好涨……弟……你的好大……啊!……」「你要我停下来嘛?」「不要……」姊含情脉脉的盯着我的双眸,激情通红的双颊,美极了!

  「用力爱我!弟!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

  「姊,我也爱你!」

  我抛开顾忌,我们早已忘掉了一切,忘掉了压在身下的是我的亲生姊姊,忘掉了与她之间的血缘。忘掉伦常,忘掉廉耻,姊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回应我的吻,不停的吸着我的舌头,我们现在要相干,要做爱,要性交,要交配,我们只剩兽慾本能而已。

  我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什么伦理道德、乱伦禁忌,全抛在脑后了,我们脑海中只有慾望,我渐渐加快速度在姊的身上驰骋。

  「嗯!好……舒服喔……唔……哦……嗯……」「姊……我干的你爽不爽?……」「嗯……舒服……爽……爽死了……弟……你好会干穴……」随着我俩的律动,随着我得大肉棒干着她小鸡掰的噗嗤声响,姊的淫叫声如浪潮般,那如泣如诉的声音如春晓翠啼,杜鹃泣血般的婉转动人。

  「啊……好!弟……好幸福……真的……好爽……好舒服……」「哪里舒服?」我的鸡巴又快速地重重顶到了底。

  「那里……」

  「那里是哪里?」我停住动作。

  「是……」姊梦呓般地回答:「是……下面!小……小穴,姊的小穴……」「要说小鸡掰……说!……说弟弟用力干我的小鸡掰……快说……」「嗯……」「弟弟……唔……用力……用力干小鸡掰……」听见了姊姊幽怨动人的呻吟,我的鸡巴更加疯狂地操乾姊的小穴。

  「嗯……哦……好美……好美……啊……我好舒服好爽……」「嗯……哦……哦……乖姊姊……我也好舒服……」姊的小穴流出好多淫水,淫水愈多,淫叫声也愈来愈大声。

  我让姊姊翻身,让她趴在墙上,抱着她的翘臀从后面开始操她,并加快了速度,姊的小穴好紧,每次抽插都会传来一股热流让我从头爽到脚,这种爽度是和女友有过多年性经验的我未曾享受过的。

  「哦……用力啊……弟……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啊……好奇怪……啊……嗯……啊……」姊的小穴里柔软、湿热的皱褶嫩肉不停的蠕动着挤压我的大肉棒,让我需要更用力的将肉棒往里顶。

  我不顾一切地疯狂抽插着,每一次都整根没入,再整根抽出,双手紧紧抓住姊的双乳。同时他也将臀部往下压,让肉棒每次都深深的抵住姊的子宫口,抱着姊的丰满的小屁股大力揉搓,让抵住姊花心的龟头用力的旋转摩擦。

  在我的狂抽猛插之下,姊的蜜穴里的嫩肉激烈的蠕动收缩着,紧紧的将我的大肉棒包裹住。

  「姊……我要射了……我要射给你……」

  「啊……不行!不能射进去……会怀孕……弟快拔出来……」我把大肉棒从姊姊体内拔了出来,将一股股的精液狂喷到姊的美背上。我们气喘吁吁的抱在一起,我心疼的爱抚着姊姊的长发,帮助她平复那尚未退却的激情。

  与我姊弟乱伦做爱的姊,对从我的大肉棒里激射出来的精液,又感到娇羞又好奇不已。

  「这就是你的……那个吗……」姊脸红着用手指沾了一点浓稠的精液,放在鼻下闻了闻。

  『好浓的味道,弟可能好久都没有……我会不会为弟弟生孩子呢?』姊脸红红的的胡思乱想着,脸上却渐渐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姊,喜欢吗?」

  「嗯……」

  「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当然要!可是我们做爱是乱伦。」

  「我只知道我爱你,姊什么都不要求。」

  「你早就知道我一直拿你的内裤打手枪,今天就是要勾引我,对不对?」「也许是吧……我……弟……我也好喜欢你……」姊姊害羞地缩在我怀里。

  我双手伸到姊姊腋下把她抱了起来,将她完全搂入怀里。看着心爱的姊姊笑起来的模样感觉像是我的女友!

  「弟刚刚把那个全射在我身上时,看到弟兴奋的样子就感到好幸福,平时都觉得弟是那么沉稳,难得看到你这么激动的样子。」听到姊姊这么说,我不禁有种哑然失笑的感觉,这算什么,被姊姊调戏了?

  我忍不住封吻了姊姊的小嘴儿。

  「嗯……啊……哦……弟……啊……」

  「嗯……弟……嗯……你又硬了?」姊姊手上摸到我又充血硬起的大鸡巴,惊讶地问。

  「嗯……可是我不想你太累……」

  「不会!只要弟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干……」于是浴室里又响起「啪啪啪」的干穴淫乐。

  「姊……嗯……弟干的好吗?舒服吗?啊……大肉棒插得爽吗……」「嗯……弟……好舒服……啊……你的……好爽啊……嗯……怎么会……啊……」「姊……啊……你的小穴好嫩好紧……嗯……好爽……啊……嗯,就是这样,就是这个节奏,对!挺腰……好!这下……插的够深……感受到了吗?姊……扭一下屁股……哦……这样会更舒服的……」姊乖乖地配合着我的抽动,扭着她的小屁股动了起来。不久,她就发现小蜜穴里的快感果然增加了,被小穴里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全身酥麻不已,情不自禁双手紧抱着我的腰,浑圆结实的屁股迎合着我不断地抽插。

  「弟……啊……好爽……啊……啊……好美……啊……」我知道姊姊快高潮了,于是他将姊的双脚往上推,同时往下压下身子,开始更用力地干。

  「哦……嘉儿……嗯……我要射了……啊……弟要射给你了……嗯……里面还是外面?」「啊……太舒服了……啊……我要……啊……忍不住了……啊……啊……射给我……射进里面……」姊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双腿紧紧的勾在我的腰间,准备着承受我精浆的射击,蜜穴里嫩肉的褶皱更像造反似的蠕动着,让我的大肉棒也跟着颤抖。

  「姊……啊……弟要射给你了……啊……」

  我将姊整个人抱起来,让她身体贴在磁砖上,大龟头狠狠地抽插姊姊的小鸡掰,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后,大龟头顶住姊姊的子宫颈口,「滋滋……」大量的浓稠灼热的精液全射进姊姊的蜜穴深处。

  字节数:1692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