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淫妇小兰之酒店应召女】【原作者:SlutKathyam

傍晚时分,我开着车拉着我老公詹姆斯和他的两个朋友戴夫和里克往家里开去,我们在外面开了一天的会,大家都精疲力竭的。车子在高速路上开了大概1个半小时左右的时候,戴夫说他渴的不行了,我们一定得停下来买点喝的,于是我们在下一个出口把车开下了高速路,然后在最近的镇子上找了个酒吧停了下来。镇子破败不堪,酒吧里也没看见有多少人的样子。进门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同样破破烂烂的酒吧居然比外面还要破败,木制的地板脏兮兮的,破旧的家具到处都是尘土,我简直都不知道该在哪儿下脚了,但不管怎样,反正我们就是来喝点东西而已嘛。

  我们在吧台前面找了几个还算凑合干净的吧凳坐了下来,每个人都点了自己想喝的东西,我注意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还坐着一个客人,他看到我在偷瞄他时,和善的冲我举杯致意的笑了笑。他看上去30多不到40岁的样子,一身发达的肌肉在T恤和紧身仔裤里绷的紧紧的,如果不是经常锻炼的话,那我会猜他是个伐木工人或者建筑工什么的。詹姆斯注意到了我在看他,于是笑着凑到我耳边说:“想什么哪,亲爱的?是不是想把他那根东西含在你下面的小嘴里了?”。他的声音并不低,于是里克和戴夫都笑了起来。我赌气般的回答道:“当然啦,他那身肌肉哪儿是你们几个死宅男能比的嘛”。

  酒吧里没放任何音乐,我猜我们说话的内容肯定是被那个肌肉帅哥听到了。他端着自己的啤酒杯跳下吧凳坐到了我的右边和我们聊起天来。交谈中我们知道了他叫亚当,我们也告诉了他我们刚去参加了一个会议,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亚当的视线从侧面顺着我的身子溜到我的超短裙和大腿上,我没好气的的说道:“喜欢看?那要不要凑过来看通透些?”。说完我干脆在吧凳上转过90度冲着他,还分开双腿挑衅似的对着他,我把自己的裙子聊起来了一点儿,让他刚好能看见我的小内裤。我老公和他的朋友们都笑了起来,亚当冲着詹姆斯询问的一挑眉毛,然后詹姆斯喝了口啤酒略点了点头。亚当放下手中的啤酒,手指一点都没耽误时间,直接顺着我内裤的缝隙插了进来抚摸着我的骚穴。

  他手指的皮肤很粗粝,但动作却很轻柔,我剃过阴毛的耻丘在他的手指爱抚下敏感的直起鸡皮疙瘩,当他的手试探着把一个指节插进我的小穴时,我的嘴唇和阴唇一样都轻微的张开了,嘴里吐出轻柔的呻吟声。里克坐在我的左边,手不老实的从后面绕过来搂着我的奶子轻轻的揉捏着我的奶头。酒保抬起头,惊愕的看见这一幕,然后脸上的惊讶慢慢变成了猥琐的笑容,他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说道:“嘿~这妞儿可真骚,我猜她下身肯定都湿透了就欠根鸡巴操进去了,对吧?”。戴夫笑着举起酒杯喝了口啤酒说道:“你猜对了!几个礼拜以前我们在我们镇的酒吧里把她剥了个光猪,然后酒吧里所有人——我是说所有人,就在台球桌上轮了她”。“上帝啊,她可真是个淫贱的荡妇……”,酒保目瞪口呆的评论道。“这算啥?”,里克继续补充道,“每个人操过她一遍,鸡巴都软了之后,我们只能用台球杆去操插她的骚屄和屁眼来满足她下面那两个洞啦”。

  男人们羞辱性的对话让我变得更加欲火焚身,又喝了几杯酒以后亚当提议道:“嘿~我说,既然大家都闲着,我知道一个地方离这里不算太远,我们去找点乐子怎么样?”。男人们叫着好结了账,簇拥着我上了车。因为戴夫和亚当执意要我坐在后座他俩中间,于是这回只好换成了我老公开车。我们开到了另外一个几乎同样破败的工业小镇,在一间眼瞅着都快垮掉了的快捷酒店门口停了下来。亚当一马当先走了进去,跟前台的服务员说要一个房间。当服务员看见有3个男人和1个女人但是只要一个房间的时候,他的脸上堆满了心照不宣的笑意。“20英镑到明天中午”,他说着从后面的背板上摘下了一把钥匙递给了我们。我们交了钱,一起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刚上行了几米,里克就按下了急停的按钮。电梯停在楼层中间,几个男人就把我的上衣和内衣、内裤都脱了下来,几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揉搓着,捏弄着我的奶子,掐着我的屁股。亚当按着我的肩膀让我跪在了他面前的地板上,我乖乖的拉开了他的裤链,然后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漂亮的一条8寸大屌!我迫不及待的把他的鸡巴吃进自己的嘴里,贪婪的吞吐起来,他的拉链头挂到了我下巴好几次,我把他的大屌深深的含进自己的嘴里,直到脸贴到他裤裆上,我的一只手伸进他裤子里轻轻的爱抚着他的那对肉球。亚当的一只手撑着电梯间的墙壁,另外一只手捧着我的后脑勺,嘴里爽的嘶嘶的吐着凉气。里克和戴夫蹲在我身边,一个用手指插着我的骚穴,另外一个揪着我的奶头左左右右的扭着;至于詹姆斯,他站在电梯间的一个角落里,满眼性奋的看着我们几个人的表演。

  我不停的吞吐起来,还绷紧嗓子的肌肉取悦着他;就在我以为在电梯里就能吃到我今天第一泡精液的时候,亚当却轻柔的把他的鸡巴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别急,小乖乖”,他笑着对我说道,“时间有的是,我们还有的玩儿哪”。亚当按了电钮让电梯又开动起来,当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的时候,他们拉着我,把我赤身裸体的拉到了走廊里。我身上除了高跟鞋以外什么都没有,公开暴露的刺激让我下身湿的都能滴出水来了。可惜的是我们在走廊里连一个人都没碰上就进了房间,我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被他们撂倒在了床上,男人们的衣服也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不见。詹姆斯说我是他带来的妞儿,所以他要第一个上我,其他人纷纷表示理解,于是我的双腿很快被他架在了肩膀上,我老公那根熟悉的鸡巴熟门熟路的插了进来。

  詹姆斯掐着我的奶子射进我身体里之后,马上就轮到里克了。他更喜欢小狗一样的背入式,所以我被他拉了起来,四肢着地跪在床上。他从后面操我的时候戴夫也等不及了,他主动爬到了床上跪在我面前让我给他嘬鸡巴。实话实说的讲,我其实更喜欢这两个人能换个位置,因为里克的鸡巴很长,我感觉每次替他口交都好像直接被他插进胃里一样,相反的,戴夫的鸡巴虽然没那么长但却挺粗的,能把我的骚屄撑的非常饱满。里克操了我的小穴一会儿就把他的鸡巴拔了出来,他在我后面跟我说我的屄被我老公干的有点松,所以想走我后门——我又能说什么哪?我的嘴正被戴夫那条胖海参堵着哪,我只能呜呜的哼哼了几声。

  亚当叫停了我们,然后主动躺倒在了床上,把我抱在怀里。当他的鸡巴插进我骚穴里以后,他抬起头冲着里克说道:“好啦,来吧。快把这骚货的屁眼儿也堵上!”。里克挺着他的鸡巴在我臀缝里蹭了几下,把我的淫水和詹姆斯的精液抹在了我屁眼上,然后慢慢的用他的龟头顶开我屁眼的括约肌,当他尽根而入的时候就开始爽的嘶嘶的吸着凉气操起了我的屁股。三个人合力操着我,持续不断的把快感泵进我的身体里。高潮即将在我身体里爆炸的前一刻,门突然被敲响了。詹姆斯诅咒了一句,然后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光着身子走到门口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吼道:“什么事!”。我透过眼角的余光看见门缝外,酒店前台的侍应生正脸上带着灿烂的笑看着我正被三根大屌塞得满满当当的身体。

  “我只是来看看一切是否都还好”,他笑着说道,“我是说,我很抱歉,但有其他房间的客人电话到前台投诉你们声音太大了……”。

  “哦?这样啊”,詹姆斯干脆把门彻底打开了,“喏~现在你都看到了我们在干吗了吧。嗯~如果你想加入的话,我猜床上那个贱屄是不会介意的,对不对,亲爱的?”——再一次,我被堵住的嘴依旧只能呜呜的哼哼。

  “太好了!我是说求之不得”,侍应生飞快的侧着身挤进了屋子里,路过詹姆斯的时候还不忘跟他握了握手,“顺便说一句,我叫罗恩,很高兴认识大家”。

  我老公和其他四个男人轮流操了我两遍之后,精疲力竭的瘫倒在床上、坐在沙发上和茶几上。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舔着嘴唇,两只手指并拢在一起从小穴里挖出他们的精液然后吃进自己的嘴里,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揉捏着自己的阴蒂。

  “嘿~就这样就结束了吗?”,我在床上娇喘着问道,“你们这帮软脚虾……我还想要更多!”。

  “哦?真的吗……”,罗恩吸了口烟,吐出烟雾然后想了想说道,“伙计们,我有个好主意,既能满足这骚屄又能让大家赚点小钱,你们说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詹姆斯侧头看着他问道,“说来听听?”。

  “如你所见”,罗恩夹着香烟的手冲着房间一挥说道,“这种小破镇子哪儿有那么多客人住店?我们这里其实还可以按时收费,你懂的,为那些想花点钱找个妹子爽一下的人提供的钟点房。我有时候也会为那些饥渴的客人们做些‘中介’服务捞点外快嘛。除了钱以外,我觉得这浪货现在正需要我给她推荐客户哪……”。

  随着罗恩的手指指示的方向,几个男人的眼睛一起转向了我:我正用三根手指用力的操着自己的骚穴,另外一只手里拿着平时一直放在包包里的振动棒按在自己的阴蒂上。我意识到了他们都在看着我,于是腻声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快给我找几个男人来!”。他们又一起看向詹姆斯,我老公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点了点头。

  罗恩一屁股从写字台上蹦了下来,套上裤子然后捏捏我的奶子说道:“别急,宝贝儿。我去看看能不能给你找几根大香蕉回来~”。他出门以后大概十分钟不到就又回到了房间里,时间短的刚够詹姆斯、里克、戴夫和亚当穿好衣服上个厕所。“跟我来”,他短促的说了一声,招了招手。四个男人夹着裸体的我一路跟着罗恩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外面,精液一路上顺着我的骚屄和屁眼流到我大腿上,当我们在门口站住时,我感觉到粘稠的精液已经淌到我脚踝上了。罗恩敲了敲门,开门的男人明显被门外的一大群男人吓了一跳,但当他看见光着身子的我的时候,还是犹犹豫豫的打开了房门;屋里一共是两个男人。

  “嘿~搞什么飞机?”,那哥们儿一脸疑惑的问道,“我们只要了个妞儿,怎么跟过来一群汉子?”。

  “别废话啦,每15分钟10英镑,我向你保证物有所值,你可以对她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罗恩说着冲我一努嘴,“至于这几位,他们钱不够,所以只能跟边儿上看现场版过过干瘾”。

  开门的哥们儿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操!要不是够便宜,我他妈的才不想一边儿操屄一边儿被这么多人围观……”。

  他们交了10磅,然后脱下裤子当着我老公和他的朋友们还有侍应生罗恩,一前一后操起了我。当两个人换过两次位置,都射进我小穴时,十五分钟时间刚刚好。

  我还没来得及擦拭自己的身体,就又被他们架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门口。情景重现:开门、惊讶的男人、所谓没钱上场只能看现场表演的借口、每15分钟10英镑等等等等,但和上次不同的是,这回屋子里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那个女人则从自己的旅行箱里掏出一条足有12寸长的穿戴式假屌扣在自己胯间。女人让她的旅伴躺在床上,然后又命令我仰面躺倒他身上,男人很快就从后面操起了我的屁股,女旅客也用那根12寸的巨屌的硅胶龟头顶在了我的阴道口上。要不是之前已经被6个男人操过了,我估计那根硅胶垒球棒一定会撕裂我的阴道的。即使有了充分的润滑之后,它的插入过程依旧艰涩无比。

  她继续用力的插入时,我的下身好像是正要被骆驼穿过的针眼一样。我难受的尖叫着骂那个女的是个婊子,但这除了让她更兴奋以外只换回了她抽在我脸上的两个大嘴巴。她狠狠的掐着我的奶头,直到我因为痛楚大声的尖叫起来。“现在!告诉我谁才是婊子!”,她疯狂的耸动着屁股用那根硅胶巨屌操着我问道,“你他妈的就喜欢这样被操!对不对?嗯?对不对!”。“对!我~我是婊子~我喜欢这样被操~啊~啊啊啊啊~~~~”,高潮来的又猛烈又迅疾,我忘乎所以的喊叫着。她俯下身用牙齿咬住我的奶头,上下两排牙齿用力的研磨着,我感觉自己的奶头几乎都快要被咬掉了。房间里围观的男人们变得寂静无声,不知道谁第一个带头拉开了裤链,他们纷纷自己打起了手枪。

  我不停的裸着身子被罗恩从一个房间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我不知道自己喝下了多少精液,但感觉从蜜壶和肠道里淌出来的精液都够洗一遍酒店的地毯了。一个使用过我身体的男人从他的行李里面掏出了黑板笔,在我身上写下了‘肉便器’然后把那根黑板笔送给了罗恩。于是后面的客人也纷纷在我身上写下脏话,比如‘精液厕所’、‘欠操骚屄’类似的话;更多的客人则是写什么的都有:在我脱过毛的耻丘上写下‘某某到此一游’,或者在我大腿上写下‘此屄已松,请用反面’等等。

  我脑子都被操的神志不清的时候,罗恩又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门前。这回开门的是三个男人,他们看见我的样子于是和罗恩商量道:“有没兴趣做笔交易?”。罗恩奇怪的答道:“哦?说来听听”。其中一个说道:“我们是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来的,他们住在临近的几间客房里,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愿意给你付个打包价,然后再另外花点钱包下酒店的自助餐厅,但前提是你得先把这屄收拾收拾——她身上的乱七八糟太多了!”。一番讨价还价后罗恩说好了300磅,三个男人冲出房门去叫他们的朋友,罗恩把我带进浴室,把淋浴的莲蓬头扭了下来,直接用莲蓬头下面的水管插进我小穴和屁眼里,用温水替我灌洗了三四次,又把香波递给我让我自己把头发上沾上的那些精液都洗掉了。

  当罗恩他们把我带进自助餐厅时,那里已经聚着大概20个男男女女了,每个人都盯着我赤裸的身体,眼睛里满是肉欲的火焰。“什么?这么多人?”,我叫道,“他们刚才说的是‘其他几个朋友’!”。“闭嘴,贱货!”,罗恩粗鲁的打断了我,“你的屄里有的是地方盛下这些人的精液,婊子!”。他从刚才那个似乎是领队的男人手里接过300磅,数过一遍之后把我推倒在了餐厅的地板上:“都是你们的啦,绅士们~请随意享用”。我侧眼望去,罗恩和我老公、里克、戴夫还有亚当正分着那笔钱。餐厅里坐着的男人们中的一个把一个空啤酒瓶扔到了我身边的地板上,然后命令我用那空瓶子插自己的穴。我捡起酒瓶,一边操着自己一边等着他们脱光衣服。“嘿,你!”,其中一个男人脱下内裤边撸边冲我说道,“转过来!用那瓶子操你自己屁眼!”。

  我把双腿高高抬了起来,然后用自己的肛门吞下了酒瓶的瓶颈,当我开始无意识的哼哼起来的时候我听见另外一个客人冲我又喊了起来:“贱货!你用错边了!自己攥着瓶颈,用粗的那头!”。有了之前那些男人们(还有那个戴着12寸假屌的婊子)的‘前期开发’,12盎司(335毫升——译者注)的啤酒瓶没多艰难就在我屁股里抽插起来。当我享受完一个小小的肛门高潮时,一群人已经把我围在中间了。他们扑了上来,没让我把那个啤酒瓶拔出来,就在硬硬的地板上把我摆出各种姿势操着我的骚穴。期间一些人把啤酒瓶拔出来过几次好操我的屁股,但当他们射完精之后一定会再把那个啤酒瓶塞回我屁眼里,好‘知道你的臭屁眼里到底能存贮多少我们的精华’。我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我只是享受的不停舔着那些杵进我嘴里的那些鸡巴和肉球,一些男人甚至转过身去,让我掰开他们的臀肉去舔他们的屁眼——虽然味道差了些,但用舌尖插进男人屁眼的同时感受着手里那根雄姿勃发的大屌还是挺爽的。

  操过我的男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下我淫荡的照片或者视频,很多人还把手机凑到我们身体的交合处去拍清晰的近景或者凑到我脸上拍下我崩坏的表情。一想到有多少人会看到我被一群男人轮奸的样子就让我变得又忐忑又性奋。罗恩也适时的蹦了出来,他向那些人们说操我是一回事,但拍照需要另外收费,于是他又小赚了一笔。人群中的女人们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欣赏着她们的同伴们操着我,嘴里不停的叫着‘对,对!就这样,操她!操这个烂货!’。言语的羞辱没什么,但当其中一个女人凑到我身后,把她的拳头插进我屄里的时候,我几乎吓得把嘴里的鸡巴咬断。我被拳交操的性奋的几乎哭了出来,在她整个腕子都消失在我阴唇间的时候,我尖叫着趴倒在了地面上。那女人兴奋的冲满屋的人喊道:“这婊子高潮啦!我能感觉得到!我操~她的骚屄就好像正在吃我的手一样!”。其他的女人们不时的往我身上吐口水,掐我的奶头和屁股。

  其中一个女人抽出一条男人的皮带,不停的抽打着我的屁股,但她的准头不好,好几次抽到了正在用拳头操我的女人的手腕上,让她尖叫着“打准点!打准点!”。很快,那个女人的另外一只手也攥成拳操进我屁眼里,我的下身彻底被填满了,但双拳抽插的快感依旧没能盖住屁股上的痛楚。我的屁股好像被火烫过一样,火辣辣的疼着——直到她们把我翻过来鞭打我奶头的时候,我才因为奶子的疼痛暂时忘掉了屁股的事。一个男人揪着我的头发喝道:“告诉我们你什么感受,你个贱屄!”。鞭打的疼痛和拳交的快感让我忘乎所以的大喊着:“我爱被虐!我要你们打我,操我!抽我的奶子、屄和屁眼!用你们最酷烈的手段折磨我!”。揪着我头发的男人冲他的朋友们一努嘴说道:“你们听到这位女士想要什么啦!”。

  我被他们拎到离地两尺的高度,两条腿几乎被劈成一字马。一个男人手里攥着皮带站到我两腿中间。他手里的皮带高高举起,然后带着风声抽到了我阴唇上,我不确定我是先听见的皮鞭的呼啸声还是先感受到的下身的剧痛。鞭打不停的落在我阴户和奶子上,我高声尖叫着,精液从我骚穴和屁眼里不停的被痉挛着的身体挤了出来滴到地板上。我觉得每个人其实都在怀疑我到底是因为痛苦在挣扎还是在享受受虐的愉悦。“这贱屄还挺爽的哪!让我给她加点料!”,一个女人示意男人们把我放到地板上,然后跨在我脸上尿了起来。当更多的女人在我身上放尿的时候,我透过她们圆滚滚的屁股看到了一个玻璃杯正在男人们的手里传递着。

  终于,当那个玻璃杯被递到我手上的时候,里面盛着的白花花黏腻腻的‘人造奶油’都快溢出来了。“喏~给你的”,一个男人带着一脸坏笑冲我说道,“大家都怕你渴,于是给你准备了点喝的~”。我端起杯子,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那些固定的精块粘在我的舌头上,我伸出舌头把杯子内壁上的精块也舔进嘴里,然后还意犹未尽的用手指把杯子刮了个干干净净。“好啦,喝完啦!”,我扔开杯子然后看着他们说道,“现在,谁想继续使用我?”。一个女人一口口水吐到我的脸上,其他的男人们也纷纷表示说他们最后一次操我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我身上肉洞都松松垮垮的不值一操了,但看完刚才女士们的圣水表演,他们也都想试试。

  罗恩站了出来,他说餐厅刚才已经被那些女人们弄脏了,他可不想挣这点小钱然后还得整个把餐厅擦一遍。他把我拉了起来,走到酒店天井堆垃圾的角落里,然后把几个黑色的大垃圾袋铺在地上又让我躺了上去。“就跟这儿吧”,罗恩说着男人们就嬉笑着围了上来,每个人掏出鸡巴对准了我的身体,“来吧,给这个贱货来一个恰如其身份的洗礼吧,我知道她就喜欢这调调!”。黄色的热流淅沥沥打在我身上,冲刷着我身上的那些精斑,男人们戏谑的用他们的尿液对着我的奶头和下身直喷。“张开嘴,你个贱货!”,其中一个男人冲我吼道。我乖乖的把嘴打开,无数股圣水灌进我嘴里,我大口的吞咽着咸咸的热啤酒,一边自己不停的手淫着。当所有人都排干他们的膀胱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一个小水洼里了,胃也喝的鼓鼓的。

  “嘿~骚屄,你家在哪儿?”,罗恩向我问道。我正处于性事后的半失神状态,根本没注意到他在说什么。他一把薅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用力的捏着我的奶头直到我尖叫起来。“地址!你他妈的地址是什么!老子在问你话哪!”,他不耐烦的冲我吼着。我尖叫着断断续续的说完了我家的地址,他才满意的松开了掐着我奶头的手:“很好,我记住了。我会把你当肉便器的照片和视频都寄给你老公的,这样他就能知道每个人都爱使用他的婊子老婆!”。我喃喃的说着:“他已经知道了,而且他非但一点儿不讨厌还挺喜欢看哪”。罗恩接着絮絮叨叨的说着我是他店里来过的最骚的娘们,他打算把我的视频存起来,给那些来他酒店嫖妓的人免费观赏。

  “我打赌你会喜欢的,想想吧,数以百计的人会看见你一丝不挂的被男人们操,被他们鞭打和虐待,用圣水浇灌你的身体……”,亚当在边上笑着评论道。罗恩和我老公詹姆斯分完了那笔钱,然后罗恩回到店里,关上了天井的门。詹姆斯和他的朋友们围在我身边,詹姆斯对我说道:“宝贝儿,你可是被弄得一团糟……我知道你喜欢被轮奸,但是这次绝对是你一次性接待过最多男人的一回”。亚当看看天色已晚,于是和詹姆斯他们握手告别,临走前他还谢谢了我,说非常喜欢使用我,而且看着别人糟蹋我的过程也很过瘾。我趴在垃圾堆里累的有气无力的跟他说了声谢谢。

  詹姆斯、里克和戴夫拖着赤身裸体的我往我们的车边上走去。路上,里克捡起浇花的水喉把我里里外外冲了个干净——不得不说,带着水压的水喉插进骚穴和屁眼里灌水的过程,我还是挺享受的。到了车边的时候,詹姆斯先从后备箱里掏出一条破毯子披在我身上才让我坐上了后座。詹姆斯开着车,我被里克和戴夫夹在中间,一路上里克都在叨叨着我的小穴有多神奇,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拳交如何如何的。于是一路上他的拳头一直插在我的屄里;开在我们身边的司机不少人都透过车窗玻璃看见赤身裸体的我被里克的拳头操出高潮时的样子。至于戴夫,他说他操我实在是操的太累了,他跟边上看看就好了,车里的三个男人都一致认为我绝对够格当一个热辣的贱货妓女。

  没过几天,罗恩的邮件就寄到了我家,詹姆斯看着那卷录影带和照片和我做了好几次爱。他还把那些照片和录影带都拷贝了,然后寄给了里克和戴夫;几天后,他告诉我说他认识的一个朋友要举办个男子餐会,他会带着那些录影带去放给大家看。至于我,他打算直接带我过去,我觉得在那个可怜的新郎结婚前给他最后一点甜头吃吃也算是积德行善了嘛。

  字节数:17044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