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淫妇小兰之德国之旅】【原作者:SlutKathy

一个平平常常的晚上,我妈妈打来电话说她,我姨妈帕米拉还有姨妈的一个朋友克莱尔打算去德国汉堡度个长周末,如果我想去的话,她们可以带上我。我撂下电话就问了问我老公詹姆斯是否介意我跟我妈妈她们那帮欧巴桑团去德国玩儿几天。詹姆斯想了想,咧着嘴笑着说:“想换换口味吃‘德国泡菜’了吗?好吧,如果你保证回来以后有精彩的故事可以告诉我的话……”。我抱了抱他,笑着说:“那是当然的啦!”。我又给我妈妈打了回去,说了几句闲话然后问道:“我去是没问题啦,可你是知道我的啦。那个克莱尔会不会……嗯……有什么想法”。我妈在电话里笑的咯咯的说道:“别担心这个,我和你帕米拉姨妈有一次喝下午茶的时候把你在希腊的照片给她看过喽~”。“呃~那她会不会觉得我太骚了……”,我犹豫不决的说了一句。“当然啦,她觉得你就是个荡妇,但她倒觉得有什么”。“好吧,那就好”,我跟我妈约好了时间然后挂了电话。

  周五的时候,詹姆斯拉着我们一车的人去了机场,到了候机楼的时候詹姆斯和每个人握手作别,吻我的时候在我耳边低语道:“不把自己弄的脏脏的就别回来呦~”。飞机准点起飞,空姐给每个人上过饮料之后我啜饮着果汁,突然注意到边上两个男人正用眼睛瞄着我。我冲他们笑了笑,一只手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把自己的超短裙撩起了一点点。那边的男子笑了起来,冲着洗手间的方向努了下嘴,我略点了点头,以为没人能够注意到站起了身往洗手间走去。穿过我妈妈的座位时,妈妈站了起来为我腾地方,她小声的嬉笑着说道:“这就等不及了吗?”。我像偷吃糖果的小孩被抓到一样,冲她尴尬的笑了笑。

  走进厕所里以后我没把门锁上,很快,那俩男人就跟着我走了进来。飞机里的洗手间太小了,但我们谁都不在乎了。他们飞快的锁上了门,我的衣服也被他们剥了下来扔到了地板上。我使劲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好不被那些揉捏着我奶子和搓着我阴蒂的手指弄得叫出声来。我被他们抱起来坐在洗脸盆上,手撑着后面的镜子,硬硬的鸡巴捅了进来,随着飞机的颠簸不停的在我身体里进出着。要不是另外一个男人跟我接着吻,我肯定会叫的比发动机的噪音还响。很快,第一个男人就射进了我的小穴里,我被第二个男人把两条腿都举到了天花板上,他弯下腰,往我屁眼那儿吐了口口水,用龟头抹匀后慢慢的插了进来。我的奶子被第一个男人含在嘴里,不知道他俩谁的手指插进我的嘴里,我拼命的吮着那根手指,心里恨不得那是根粗粗的大鸡巴。

  两个人都射过之后,我跪在地板上把他们的鸡巴舔舐干净然后放回到他们的裤子里。他们蹩脚的英语让我知道他们是德国商人,现在正要回国去。我们三个人从洗手间里鱼贯而出,弄得汉莎的空姐目瞪口呆的;挨着洗手间坐着的那位女士看向我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但谁爽谁知道,我反正是不在乎。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的欧巴桑旅行团友们八卦的问着我刚才在洗手间里的各种细节,克莱尔甚至笑着问我爽到了没,还说下次再有这种事的时候她希望自己能亲眼目睹。我姨妈笑着对她说:“一定会的,我打赌我们回来之前你肯定能看到饱”。

  飞机落地后我们搭出租车来到了预定的酒店,那晚我们一直呆在酒店里,拆行李啦,吃饭啦,附近逛逛街什么的,因为旅途的疲惫大家很早就都睡下了。第二天的白天,我们一整天都在观光和购物,晚餐是在一个当地旅游手册推荐的饭馆吃的,之后我们又逛了几条酒吧街,大家随性的逛着街,结果不知怎么的就逛到了红灯区。街面两边的店铺不是成人用品店就是娼寮,再不然就是挂着裸女霓虹灯广告牌的脱衣舞俱乐部。街边上不停的有出来拉客的妓女把各种印着诱惑的裸女的,和性相关的广告彩页塞进我们的手里。

  我们挑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脱衣舞俱乐部,在门口付了入场费然后走了进去,售票员小姐看着我和这么一群欧巴桑来看这种表演,眼睛都惊讶的快努出来了。俱乐部里灯光昏暗,里面大概有10几个男人和一两个女的,台上是一个肌肉男爆操萝莉女的演出。我看了不到五分钟,身上就热的滚烫滚烫的了,我的双腿紧闭在一起,两条大腿蹭来蹭去的。当我意识到在这么暗的房间里根本没有人能看见我在干吗的时候,我的手插进了自己短裙里,开始自渎起来。或者是我的喘息声,或者是我骚穴散发出来的味道,总之哪,我身边突然凑上来一个40多不到50的男人。离得这么近,他当然能发现我在做什么啦,于是他的手慢慢的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当看到我没有喊叫或者拒绝时,他的手慢慢的伸到了我双腿中间,拨开了我自己的手指,开始玩弄起了我 的骚穴。我转过头凑到他唇边鼓励似的吻着他,他的另一只手隔着我的上衣捏住了我的奶头,开始揉捏起来,片刻之后更是伸进我上衣里面玩起了我的奶子。

  当他的手伸到我上衣背后的拉链处试图解开我的衣服时,我甚至配合的略微退后了一步让他更方便些。衣服随着他的动作从我肩膀上直接掉到了我的脚踝处。我身上现在只剩下早上换上的黑色小丁字裤了。我神魂颠倒,舒舒服服的闭着眼睛轻轻的发出鼻音享受着他插在我双腿之间的那只米达斯之手的玩弄,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妈妈、帕米拉姨妈和克莱尔,还有我们身边一大群人现在都不看台上了,反而正盯着我看的津津有味的。我身后的男人把我的丁字裤拉到了我的膝盖下面,光滑的屁股和剃的光溜溜的耻穴暴露在周围人的目光中。我的丁字裤被边上不知道哪个咸湿佬一下子就拽走了,差点把我拉个大跟头。

  我被那男人揽着肩膀转了半圈,现在所有的观众都能看到我们了。我的屁股压在他的腹股沟上,他的手从我身后伸到前面抚摸着我的骚穴。

  重重的德国口音英语在我身后评论道:“全剃掉了?我打赌你绝对是个骚娘们~”。

  我妈妈在边上评论道:“那是当然了,那张小嘴品尝过的鸡巴比你吃过的法棍面包还要多!”。

  我呻吟着,揉着自己的奶子,主动在他的手指上研磨着我的阴蒂,直到他在我身后继续说道:“想让我操你吗,骚货?快来求我!”。

  “是的~是的!操我吧,求您啦”,我呻吟着说道,感觉着高潮正在我阴蒂的顶端堆积着。

  “我会第一个操你,但不光是我——你要让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操你一边!我们要让你看看,吃猪肘的就是比吃鱼的强!还有你的朋友们,她们会在边上看着你被我们操出屎来!”,他说着把我推到了舞台上,我被推倒在了一个床垫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着,俱乐部里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我水汪汪的小穴的近景。

  “现在,手淫给我们看!”,他拉开裤链撸着自己的鸡巴命令道,“我得给小汉斯一点准备的时间!”。

  我躺在那张床垫上,闭着眼睛手淫着,就在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的时候,德国哥趴到了我身上,硬硬的鸡巴像他们的闪电战一样猛的插了进来。有了之前的前戏,我一下儿就被他操高潮了,我呜呜啊啊的呓语着,揉搓着自己的奶子,他的动作大开大阖,操的愈发凶狠起来。

  “喜欢这样吗?婊子!”。

  “啊~~~YES!YES!就这样!就这样操我~~~”,我疯狂的喊叫起来。

  几百下之后,就在射精之前他把鸡巴抽了出来,站起身对着我的身体喷射起来,精液划着弧线落在我肚子和奶子上。

  “谁下一个来操这个英国婊子?”,他一边撸着鸡巴一边喊着。

  我妈妈在台下拍着巴掌叫着好:“操她!操她!操翻我这个不知羞耻的女儿!她就在那儿躺着,腿举得高高的,她需要更多的鸡巴填满她下身的那个洞!”。

  第二个男人飞快的冲了上来,脱下裤子用他的鸡巴堵住了我下身的那张饥渴的嘴。我听见我妈妈起哄似的在台下喊着:“就这样!没错!狠狠的操她!”。几百次疯狂的抽插之后,他可爱的鸡巴把温暖的种子灌进了我的身体里。现在每个人都围了上来,无数条鸡巴对准了我。当第三根大屌操进我身体里时,两条腿跪在了我脑袋上面,一根鸡巴拱开了我的嘴,鸡巴的主人对我命令道:“快他妈给我嘬!你个贱货!”。我张开嘴,把他的分身含进嘴里用力的舔着,这时候我听见帕米拉姨妈在边上喊着“让她嘬!你不知道她多会含屌!”。

  没过多久,热热的精液就喷进了我的口腔里;接着是另外一根鸡巴插进了我嗓子里,噎的我直翻白眼。我看见刚操过我的两个男人用我的衣服擦拭着他们的下身,我想说不要,但射着精的鸡巴堵住了我的喉咙,精液不停的从嘴里呛了出来,顺着我的鼻孔和嘴角流到我的脸颊上。我替那个男人把他的分身和肉球舔干净的时候,第三根鸡巴插进了我的骚穴里。我被操了一会儿,然后摆成了小狗式,一个男人从后面操进了我屁股里,我的屁眼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他的鸡巴又太大了,要不是嘴里那根大屌堵住了我的喉咙,我肯定喊的惊天动地的,我敢肯定,我的屁眼被他操裂开了。

  肛交最初的不适感褪去后快感接踵而来,我趁着口交的空隙冲着后面的男人喊着:“啊~啊啊啊啊~~~用力操我,你个混蛋!用力操我的小屁眼!”。

  “我听到了,你个贱人!”,他啪的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放心吧,今晚有这么多人帮忙,你的屁眼有的忙咧~”。

  “你们听到这个贱人说什么啦,快去操她的屁股,你们所有的人!把她所有的洞都填上,让这荡妇尖叫起来!”,我听见克莱尔在边上喊着。

  男人们都激动起来,大多数时间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着我,偶尔有迫不及待的男人时会改成三个人一起操我。我的奶子挂在身下不停的左摇右晃,像活泼的小兔子一样。

  “啊~对!对!对!就这样!操我!使用我!我喜欢暴露!我喜欢被男人们操!我是个肮脏的小婊砸!”,接连不断的高潮中,我忘乎所以的大喊着。更多的男人们涌进了俱乐部,他们咬着我的奶子,扭着我的奶头转着圈,抽打着我的屁股和奶子。精液灌满了我身上所有的洞,而那些被我撸出来的精液像下雨一样喷洒在我身体上。我躺在精液润湿的床垫上,从头到脚好像洗着精液浴一样。当男人们终于尽兴的离开俱乐部后,妈妈和帕米拉姨妈把我从那张床垫上拉了起来。

  “你比专业女优演的还到位”,我妈妈一边拉着我一边评论道。

  克莱尔也在边上接道:“的确,至少比我看过的AV带劲多了!”。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我妈笑着调侃了一句。

  克莱尔眉飞色舞的继续评论道:“我最喜欢她被那帮男人们操屁眼时的表演——那种脸上肉欲和痛楚混杂着的表情真的是AV女优演不出来的”。

  “嘿!看看这个!”,我拿起自己的衣服冲她们嚷着,“这是黑色的好吗!这么多精斑,这哪儿还洗的下去!你们也不帮我看着点儿衣服!”。

  我只好拿着那件抹布一样的衣服走进厕所里,试着用水和纸巾擦掉上面的‘人身精华’。但去厕所放水的男人们却不时的打断了我——他们把我推倒在地砖上,然后一边往我身上尿尿一边说我是个婊子。我带着一身圣水和又被尿液泡了一遍的衣服走回了大厅,这下儿这衣服快彻底没法儿穿了……我的丁字裤也不见了,我把那件勉强还能叫做‘衣服’的玩意儿套在身上,打湿了的布料把我的屁股和奶头完完整整的透了出来。

  我们离开俱乐部之前,俱乐部经理叫住了我,还给了我张名片。他告诉我说如果我想下海的话,随时电话他都可以。我告诉他我其实是来旅游的,但如果我下次还来汉堡的话,我不介意来他这里赚点小钱顺便再爽一下。刚走出门的时候,一个男人叫住了我,他说他很喜欢我的表演,如果我有空的话,待会儿他在自家有个party,他希望我能来。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哪,我的欧巴桑旅行团团友们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还说这听起来挺有趣的。

  “那好吧,几点?在哪儿?”,我随口问道。

  “明天晚上,大概七点半,哦,顺便说一句,我叫麦克”,他马上答道,“我是个电影制片人……”。

  我笑着看着他说道:“电影?什么电影?A片对吧?”。

  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吧,的确是……但是最好的A片!”。

  “我猜都猜到了!”,我笑的更厉害了。

  他告诉了我地方然后我们挥手作别。回酒店的路上,无数男人盯着我的身体,脸上带着猥琐的笑意。

  第二天白天我们又在汉堡逛了一整天,六点多的时候才回到酒店。我洗了个澡,给自己换了身性感的黑色长裙,裙子一侧的开气几乎开到了胯上边;裙子里面我穿了另外一件黑色的小丁字裤,还有跟裙子配着的黑色露趾高跟鞋,指甲上我涂了亮红色的指甲油、烟熏妆和红宝石色的唇膏,大家都说我光彩照人。出租车大概7点的时候倒了酒店,走出大堂的时候侍应生们纷纷盯着我的身体贪婪的看着,我装作纯真的看着他们,心里提醒着自己离店前一定要跟服务生们好好鬼混一次。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来到城郊的一栋占地好几英亩的大房子前,里面已经停了三十多辆车了——而且都是豪车!

  “天哪,看来拍A片真的是挺赚钱的……”,帕米拉姨妈评论道。我们付了车钱,顺着前门走了进去,豪宅里面甚至比从外面看还要奢华,各色人等都穿着贴身的晚礼服,大多数都是中年人,但也有几个年轻的;所有的女士都穿着漂亮的晚礼服裙,戴着价值不菲的首饰。麦克看到我们进来马上走到我们身前和我们打起了招呼:“哈喽,女士们,晚上好”。接着,他的手就搂到了我的腰间,吻了吻我的嘴唇说道:“你好,小兰,很高兴见到你”。当他的手摸到我屁股和大腿上的时候,我觉得一般的德国人应该没他那么自来熟……“房子很漂亮”,我礼节性的说了一句,“希望你的party和房子一样棒”。

  “那是当然啦,等着瞧吧”,麦克笑了笑说道,“想喝点什么还是跟我一起跳个舞?”。

  我选了跳舞,欧巴桑团员们在大厅里散开了,喝着香槟和红酒,吃着小吃。

  舞池里放着一曲活泼的舞曲,我们跳的很high;接下来的曲子变成了一首慢歌,麦克把我拉进他怀里,我们紧紧的搂在一起,在地板上转来转去的。他的腹股沟压在我身上,吻着我的脖子直到我的身体颤抖起来,我们侧着头吻在一起,他的舌头分开了我的牙齿和我湿吻起来。我的小穴蹭着他的腿,他的手顺着开气伸进我裙子里把玩着我的小穴。舞厅里有很多人,但大家对这种场景似乎都司空见惯似的没什么惊讶的表情。麦克的手隔着我的丁字裤按在我的阴蒂上慢慢的转着圈,当他感觉到我的淫水沁湿了丁字裤的布料时,他的一根手指慢慢的挑逗般的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插进了我湿漉漉的小穴里,把我弄得气喘吁吁的。

  “又想被操了,对不对?”,他随着舞曲带着我在舞池里晃动着,贴着我的耳朵跟我低语道。

  “上帝啊~是的……我都等不及了嘛”,我腻声说道。

  我们周围的人开始围着我们鼓起了掌,麦克冲着所有人夸张的行了一个鞠躬礼,然后一只手把我揽在怀里,另一只手从后面慢慢的把我裙子的拉链拉了下来。终于,我的裙子在重力的作用下从我的肩膀上滑脱到了地板上,他的那只手继续伸到我两腿之间,插进我丁字裤里把玩着我的骚穴,当我变得气喘吁吁起来时,麦克把我转了个身,低下头开始吸我的奶头。他的手从后面搂着我的腰支撑着我的身体,我的头向后仰去,当高潮来临时,我忘乎所以的大声呻吟起来。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的丁字裤被他拽了下俩,那一小块布料被他扔进了欢呼中的人群里。我不知怎么的就已经被他放躺在打过蜡的木地板上了,麦克跪在我身边,他已经改成用两根手指插我的屄了,手指像打桩一样从我的骚穴里带出汩汩的白沫。

  他突然冲我大声的喊道:“骚货,告诉大家你想让我操你!”。

  我想都没想就也大声的喊道:“请操我~求您了~~~”。

  “你想让我当着这些人把我珍贵的鸡巴操进你一文不值的身体里,是不是,荡妇?”,他冲着我继续喊道。

  “是的~就在这儿,当着所有人!把您的宝贝分身操进我贱贱的屄里”,我被他指奸到气喘吁吁的答道。

  “那就先他妈过来给你最爱的棒棒涂涂油!”,他说着把裤裆凑到了我嘴边上,我跪起身主动凑了上去,拉开拉链把他的小鸟从鸟窝里掏出来又放到了自己嘴里。

  当麦克的鸡巴在舞厅的水晶灯下闪着亮晶晶的水光时,他继续命令道:“现在,在地板上像小狗那样跪好——脸对着所有客人!”。

  我飞快的在地板上跪好,像是他听话的小母狗一样;他的鸡巴从后面一下儿贯穿了我的阴道,呻吟声被他的鸡巴从我嘴里不停的操了出来。我的奶子随着他的抽插开始前后左右的甩动起来,因为撅着屁股趴伏着的姿势,奶头不停的在地板上蹭来蹭去的。

  他在众人的掌声和叫好声中不停的操着我,我眼前的男男女女们脸上都是嬉笑的表情,不时有人走到我边上,抓着我的奶子玩儿上两把。当麦克闷哼着把精液射进我屄里后,他拽着我的头发,粗暴的把我的嘴拉到了他的屌边,让我给他清理干净了才放开了手。“好了,女士们,先生们~~谁想下一个上来用用我们的party贱屄?”。随着他的一声喊,我的身体消失在扑上来的人群中,一分钟都不到,我的嘴和骚穴就都被填满了,边上还有人用鸡巴抽打着我的奶子,逼我给他们打飞机。人群里鸡巴最长的那家伙整条大屌都插进了我嗓子里,我觉得他的龟头都操进我胃里了,他的那对多毛的肉球不停的撞着我的下巴。但没多久我就适应了他的尺寸,开始主动吞吐起来;我的喉咙可比下身的小穴紧窄多了,没过多久大股的浓精就喷进了我嗓子里。一条鸡巴刚从我嘴里抽出来就马上插进去另外一根,操着我屄的那家伙射出来之前,我起码喝到了三泡咸涩的浓精。

  “天哪~太爽了!快把我身上的洞都填满!”,高潮来临的时候我不停的喊了起来,“啊~啊啊啊~~~高~高潮了啦~~~~”。快感刚刚褪去,另外一条鸡巴就又操了进来,我发现当有人同时操我屁眼和骚穴的时候高潮来的最快。越来越多的鸡巴操进了我身体里,有一次甚至两个人一上一下的同时插进我的阴道里,这让我爽的差点把大厅里的水晶酒杯都震碎。所有人都毫不吝啬的把精液射进我身体里或者喷洒在我头发和脸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嘬了多少根鸡巴,但我的下巴已经酸的不行了。我喜欢那些鸡巴插进我喉咙里,喜欢把他们的两个肉球一起含进嘴里用舌头蹭,喜欢掰开他们的屁股然后用自己的舌头去舔他们的屁眼,喜欢用舌头插进他们的肛门里同时替他们打飞机。

  整个儿party的全过程里,我都光着身子,真的像小母狗一样在大厅里爬来爬去的,然后凑到每个男宾的身边抬着头问他们:“先生,想操我一下吗?”。一些人会笑着插我的穴或者屁眼,另外一些人只会狠狠的在我屁股上打一巴掌然后冲我喝到‘滚开’。女宾们则喜欢捏我的奶头,听我尖叫或者踢我的屁股。到了最后的时候,我和一个女侍应生被要求做压轴的表演——他们让她把手握成拳头然后操我已经变得松松垮垮的小穴。拳交带来的高潮让我喊的嗓子都哑了。但当她的另一只手也握成拳塞进我屁眼里,两只手同进同出的开始操我的时候,我记得自己在高潮中不停的尖叫了一两分钟,然后浑身的肌肉都松弛了下来,意识飘到云端之前我只记得自己的潮吹和喷尿把腿都弄湿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躺在酒店自己的床上了,妈妈和帕米拉姨妈抱怨说要是没有克莱尔的话,她们真的没办法把一滩泥一样的我拖回到出租车上。我浑身的肌肉都酸疼的抱怨着,直到回到英国好几天以后我才休息回来。

  字节数:15062

  【完】

  

   =600) window.open("https://attach.s8bbs./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floor(700 * (800 / this.wid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