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淫乱大家庭】【续】【作者:VT】【完】

PS:论坛已有此文,但只发到续之二

  淫乱大家庭(续)之三

  (搞什么?)友恭自是一头雾水。

  露华神秘地牵动嘴角:「很简单,今天二伯母一定会让你玩个够,只不过你要把我和你的事让家荣知道才行。」(这女人疯了,竟然要把自己苟且的事让儿子知道?虽然这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友恭当下糊涂了:「二伯母……这……」露华脸色一变,抓着他的话儿狠狠地往下一坐,肉棒瞬间回到温暖的蜜穴,她双眼直瞪眼前的友恭:「怎么样?你不是很喜欢干我?」露华性情情绪化的转变,很快获得决定性的成效,友恭哭丧着脸:「我……我知道了。」毕竟他还是个小孩子。

  眼见协议获得首肯,露华又转化为方才温驯的二伯母:「我就知道你好色,直想玩弄二伯母的身体,不过让你快活之后可不能骗我喔……」接着她又提臀滑脱肉棒:「你一定没试过用嘴吧?」二话不说,她伸出香舌轻轻地舔着沾满两人交合淫液的肉棒,顿住一会儿,两人四目交望,突然很快地将肉棒整根含进嘴里。突如其来的骤变,友恭不禁一阵哆嗦,阴茎又涨大不少。

  露华显然希望友恭满意自己的表现,不时故意发出「啧啧」的吸吮声音,并注意他生理上的反应,万一就这样让他缴了械岂不可惜?

  「唔……好舒服啊……」舌尖从根部仔细地滑过肉棒每一寸皮肤,来来回回更是着重在香菇帽沿,不消一会儿,友恭脸上扭曲得厉害。

  是时候了,少男总是定性不够,露华深黯此道,趁龟头酥麻难当之际最适合进入:「来吧!来干二伯母的骚穴吧,我也痒得紧呢!」露华挺起双股导引龟头前缘紧顶穴口,插入之前上下摩擦阴唇,直到淫液濡湿两人的性器,接着腰际缓缓下沉,友恭那坚硬的话儿随即撑开露华私处,一点一点的捣进成熟艳丽的淫穴之内,「啊……啊……进去了……」露华再度紮实地感到阴道被充满。

  年轻充满活力的阴茎果然比丈夫的要强得多,她感到友恭简直快顶到子宫,稍一畏惧,便抬臀滑送;里头空了又觉得需要,便解放腰部的力道深深地套进硬挺的阳具……这样数次,不自觉间抽送的速度渐渐快了起来。

  「喔喔……要命……这么爽……啊……二伯母……我快爽死了……」「不行啊……还没……」露华欲罢不能,不但未减缓,反而更使劲的坐上坐下,贴合时「噗吃、噗吃」的交响乐变成了进行曲,肥硕的臀部剧烈的摇晃,胸前浑圆的双乳肆无忌惮的摆动,友恭更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嘴里急促的呻吟:

  「啊啊……好爽好爽……快不行了……」

  「不行……还没……不可以……啊……啊……用力……」露华索性趴在友恭身上,性交的姿态像极了发情的母狗,不过底下的战况如火如荼,随时都会爆炸。

  「给我……我要你用力搞我……喔喔……」

  露华发了疯似的摇动肥臀,眼看友恭即将把持不住。

  「二伯母……喔……我……不……行……了……」友恭嘶喊着划下句点。

  露华腰间一颤,尽情地享受着年轻狂热的精液窜向子宫的快感。

  ************翌日午后,风声传得很快,果真是坏事传千里。露华在房里发呆,脑海还烙印着昨日的交欢残影,咚咚的脚步声自不远处奔向这里,不过来找她的并不是家荣。

  「丽英?怎么是你?」丽英伫在门前显得气急败坏:「二嫂,你……你说,是不是真的?」露华一副事不关己:「你已经知道了吧?知道了也好……」丽英箭步向前:「你……你怎么可以?」她几乎要将露华吞进肚里。

  「做了又怎么样?」没想到露华只是淡淡的回应。

  「什么?不怎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这简直是天大笑话,琼琳这下子可惨了!」「琼琳?关她什么事?」

  「哎呀!她自己肚子的种是谁的都不知道,怎会不关她的事?」原来从头到尾两人所想的完全是两回事,丽英显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你说……大嫂她怀孕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确实是天大的笑话,况且不知道是谁的?

  「是啊,我刚刚才从友恭那听来,他也是听小刚说的,肯定错不了!」琼琳自丈夫阿辉远赴外乡以来,跟家里的男人几乎都上过床,包括自己亲生儿子也有一腿,现在肚子里是谁的种每个人都有可能,最重要的是,应该赶快人工流产,不然后果不堪。

  「我也是这样想,不过琼琳脑袋烧坏了,她想要生下来,连他儿子都赞成,这家人真的有问题,我看搞不好就是小刚的!」丽英滔滔不绝的说着,露华心有戚戚焉,不知怎么地,她突然羡慕起大嫂,她是多么的想怀有家荣的……「那就生下来吧!」露华无意识地喃喃自语。

  「什么?你也这么说?天哪……」

  「……」

  「这下非得让街坊邻居笑话,说我们这家人大搞乱伦,这可是天理不容的事啊!」丽英拉高声浪,一脸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露华:「你该不会……」露华摇摇头,尽管她希望这想法可以成真。

  「吓死我……我以为你也……喔!对了,家荣他……回来了吗?」露华不禁心想:「淫妇,勾引我儿子的人还有资格说别人……」「没看到人影,可能晚一点吧!」丽英脸上飘过一抹失望很快就消失,关於琼琳的话题就此打住,两人沉默一会儿各自离去。

  晚饭时间,一家人很难得都到齐,关於琼琳怀孕的事谁也没有提起,每个人若有所思,这顿饭很安静地便结束。

  稍晚时刻,露华、丽英、家荣、友恭两对母子在客厅看着电视,不久,琼琳也加入,她看起来跟平常没两样,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沉默,只有电视喧哗的声响飘荡四周,丽英倒是忍不住开口了:「大嫂,听说……你怀孕了?」「是啊,算算日子大概一个多月了。」琼琳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丽英见状便又追问下去:「那……你打算……?」「我想生下来。」

  「这不太好吧?万一大哥回来怎么对他交代?」「我还没想过,不过我已经决定。谁的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想生下来。」「我说三伯母……」家荣一副不屑的口吻:「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死小鬼,你说什么?」「唷,你跟我搞的时候没想过这点吗?」

  丽英心头一震,友恭脸色一变。

  「你说什么?你跟我妈……」这下糟了,丽英最不希望让友恭知道的事东窗事发,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变成了争论的焦点。

  「呆头,这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你妈可爱死我胯下的肉棒了,你没见过她欲仙欲死的样子吧?可是浪得很呢!」丽英满脸涨红吼着:「住口!」

  「三伯母你说是不是?」家荣无视其他人继续挑衅。

  「妈……原来你……」家荣一脸狰狞不禁大笑:「看你呆头的……」丽英不语,事到如今只有默认。

  「哼!你别得意,你妈的骚穴的滋味也不差!」友恭不服输地将了一军。

  这次该家荣一脸错愕:「你在胡说什么?」

  友恭往露华身上一靠,伸手轻佻地揽着她的肩膀状似亲密:「想不到吧?你应该嚐嚐你妈的骚味……呵呵……可来劲得很哪!」家荣怒不可歇,双眼冒火瞪着友恭:「放开你的脏手!」露华眼见儿子为着自己的贞节大动肝火,心里很是温暖,她从不曾见到家荣这么护着自己,眼里不禁泛着泪光,这孩子始终是爱妈妈的。

  「不相信?」友恭为了扳回一城下猛药,张手往露华胸前一握,硕大的奶子结实的落入手掌:「你这样玩过这么有弹性的大奶子吗?」家荣眼见友恭当着大家的面冒犯母亲,虽气得想杀人,但他却没有制止,当母亲乳房被其他男人侵犯时,他感到既奇怪又兴奋,这使他呆立原地半刻也动不了。而露华清楚地知道,这样下去儿子会更加恼怒,甚至为妈妈挺身而出,於是默默地配合友恭,现场只有丽英不知该如何自处。

  「或许你想看看更辛辣的……」友恭掀开露华上衣露出未着胸罩的双乳,浑圆结实的成熟乳房立现,眼前的景象连琼琳都深受震撼。

  友恭接着欺身上前张嘴就舔弄乳头,露华应声轻呼,家荣僵在原地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纵然他跟母亲也有过交合的经验,但从来不知道看母亲跟别的男人苟且是这么令人兴奋异常,脑袋轰轰作响,他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妈妈的反应。

  露华先是轻蹙双眉,当友恭将手游移到双股之间,她轻启双唇断续地呻吟:

  「唔……喔……」

  丽英在一旁看得痴,身体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儿子在露华身上每个动作,彷佛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满涨的慾火开始燃烧原始的兽性。

  淫乱大家庭(续)之四、最终篇

  亲眼看着自己儿子玩弄二嫂下体,丽英下意识将手探进股间,才发觉自己阴户已经烫得厉害。

  家荣突然靠近她,粗鲁地将手窜进衣领内玩弄她毫不逊色的一双美乳,或许是报复也或许是情不自禁,他一边望着母亲跟友恭,手上也动作频频。而丽英恐怕已经迷乱不能自己,在儿子面前让别的男人侵犯同时注视儿子玩弄别的女人,她已经分不清身体里的火烫淫慾是因何而起。

  露华皱着眉头,她注意到家荣靠着丽英,他眼里火热的视线让她异常湿濡,有时凝视利过刀,特别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接下来妈妈淫荡的姿态将毫不掩饰映入眼帘,她根本放弃往后重拾母亲尊严的想法,既然已经坦裎相对,那就尽情的淫乱吧!

  「唔……很好……喔……那里重点……」露华紧压友恭在蜜穴上游移的手,使力地划圈。

  友恭不敢怠慢,现在家荣紧贴着妈妈,他不想输他。念头一转,索性把露华内裤用力扯开,黑亮浓密的阴毛让目不转睛的家荣感到刺眼,稍一顿首,他发现妈妈肉缝间溢出大量淫液,女人期望性交的预兆让他心急,不由得分说,双手往丽英身上一推,让她躺在沙发上,迫不及待地掀起裙摆,阴户隆起的部份同样湿漉一片,他竟然笑了:「淫妇,想要我的老二了吧?还是想要你儿子肏?」丽英并未因感到羞耻怒骂轻薄,相反地,这无疑是最上乘的催情剂,女人官能上不可抑制的狂野崩堤般涌起,家荣尝试过这女人兴头上何等的淫乱,他只想在她身上发泄对母亲既愤恨又高亢的情慾。

  两人的互动友恭莫不仔细留心,不过他也够忙的,中指挺进露华丰腴艳色的肉缝中,不消许久抽插,露华便多几分迷乱,口里直喊:「啊啊啊……啊……很舒服啊……」一边还空出手来拉下拉链,湿亮硬直的阳具直叫丽英看了忌妒露华不已。

  不过,友恭是故意亮出武器的,因为他想要妈妈看到,这象徵自己早已是男人的铁证。友恭轻易地就达到目的,丽英突地反应激昂,家荣岂有不知的道理,更是卖力使出浑身解数。

  四人微妙的互动,相互的刺激,相辅相成的互补作用,这奇妙的现象一旁的琼琳心里有数。她自始至终不发一语,只是冷眼旁观,当友恭举枪就上准备先驰得点之际,她突然大叫:「友恭等一下!」友恭一楞,她接着又说:「你会在二伯母里面射精吗?」友恭真的没想过,这下他迟疑了。

  「我想你应该去你妈那边……」

  露华明白了,在性交的当头妈妈也是女人,女人终究了解女人,琼琳这么一点,她想到那个邪恶又充满期待的念头,不禁满怀感激淌下泪。

  友恭箭在弦上,肉棒现在硬得发涨,不管是谁,只要是女人都行,即使是妈妈……他旋即转换目标,很快从家荣手上夺走妈妈的使用权,迸住呼吸,母子四眼相对,妈妈眼里透露出渴望的讯息,牙一咬,阴茎对准肉穴一使力,很顺利地挺进了妈妈的体内。

  「喔喔……嗯哼……」丽英不禁发出对儿子的欢呼,母亲的角色已经抛在脑后。

  家荣眼见错失眼前美肉,只好转往露华的身上,露华无不全心全意期待这一刻,儿子终究还是回到自己身边了。家荣面色温和,凝视母亲冶艳的半身裸体,他第一次感到竟是那么的美,这是过去不曾注意到的,光滑柔细的肌肤光泽迫使他不敢直视母亲,直到露华为他解开裤裆,阴茎回到母亲温暖湿润的嘴里。

  曾经深爱妈妈的熟悉情感再度浮现脑海,那份忌妒爸爸占有妈妈的变态爱恋占满了他的思绪,这一刻,他不禁双手爱怜地抚着露华的脸庞,母子终於四目相接,一切的一切在这一瞬间获得释怀。

  琼琳欣然微笑,剩下的就交给他们自己了,被波及勾起的慾火恐怕要找小刚消一消,她悄然起身离开。

  「喔……好儿子……妈妈好舒服啊……嗯嗯……好棒……」友恭听着妈妈尽情的淫叫,身心受到鼓舞,肉棒一次比一次更深入蜜穴,弄得丽英弓起双腿好让儿子可以每一次挺进更深入。露华温柔地舔着儿子的肉棒,大概也难耐丽英不断的销魂浪叫,於是结束口交往沙发上一躺,家荣拨开妈妈双腿,成熟欲滴的阴唇照人,茂盛丛生的阴毛强烈衬托皮肤更加白皙,脑中一片晕眩,他现在要代替父亲进入这片花园,肉棒顶着妈妈的私处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进入,他停了下来:「妈妈……」噗啧一声肉棍整根捣入阴道,露华身体一颤,眼泪都快流下来:「啊……」母子终於结合在一起,不只是露华,对家荣来说更别有一番感动。

  「喔……家荣……我的儿子……」

  家荣静止不动,只为了端详妈妈被充满那一刻的忘魂表情。

  「现在……好好的插我……用力地干妈妈……」妈妈一声令下,家荣随即摇动下体,曾经是自己来到这世间的地方,现在是重温母子情的源头。奈何,小时候妈妈跟爸爸性交的画面不断涌现,愤恨很快掩盖了火热的慾念,他只是一味地抽插,露华并不阻止,她知道奉献自己的身体是挽回儿子的唯一途径。

  「嗯……嗯……喔……家荣……妈妈湿透了……底下淹水了……」露华指甲不自觉地陷进家荣手臂。

  「啊啊……好儿子干我的穴……用力……唔……」丽英和露华唱起双簧,就看友恭额头冒着斗大的汗珠,双手紧握母亲丰满的双乳,底下间不容缓在妈妈淫穴挺进挺出,少年一骨脑儿冲锋陷阵,妩媚妖艳的成熟女体,让他欲罢不能。

  「喔喔……要死了……你这奸淫妈妈的坏儿子……好爽……喔喔……」丽英发狂地叫起来。

  一旁的露华越来越压抑即将崩溃的情慾,不肯轻易在儿子面前放荡呻吟,这女人这时反而矜持起来。乱伦并不可怕,怕的是让儿子认为自己人尽可夫,这么做,起码让家荣清楚地知道现在插的是谁。

  家荣喘息声不断,他发现妈妈在压抑着什么:「妈妈……我要你叫……给我叫……」家荣将露华的双腿架上双肩,由前而后改为由上而下,露华几乎失魂:「唔……唔……喔……」「你喜欢儿子肏你,这样骚穴才会爽,对不对?叫啊!我要听到你叫……」家荣拼了命地狂抽猛送。

  露华终於放弃:「啊啊啊……干我……干我……」「说……想要我射进去,对不对?」「哼哼……不要问……你不要问……」

  「你喜欢……这样……」家荣往妈妈肥臀使劲一拍:「对不对?你……这样让我好兴奋……」露华臀肉强烈颤动,痛之间融入快感:「嗯……嗯……痛……」「你喜欢吗?那么……」手掌再度拍击在露华白嫩的臀部,又是『啪』的一声。

  「喔……家荣……救我……快救我……喔……妈妈要融化了……啊……不要再搞了……」露华完全释放,双手紧紧框着家荣,似哭似叫的嘶喊:「想呐……我想要你全部……喔……全部……都射给我……快……」家荣疯狂地快马加鞭,已经濒临溃堤。说时迟那时快,友恭倏地仰头嘶叫,两人几乎同时:「啊啊……」儿子纷纷将精液笔直射进母亲的体内,露华及丽英似承受不了,也呼喊着:

  「喔……喔……」

  经过激烈的性交,四人都精疲力尽,家荣瘫痪在露华胸前,嘴唇不断蠕动:

  「妈妈……妈……」过去叛逆骇人的家荣不再,在露华眼前,他只是个爱恋母亲的孩子,她抚摸他的脸庞,此时肉缝精液潺潺流出,她心满意足地随着儿子昏睡过去。

  ************经过一年,琼琳、露华及丽英三人各产下一女,不幸的是,爷爷奶奶不久相继去世,而小刚的父亲自离开后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家。火旺跟淑倩在露华怀孕期间双双搬离老家,日夜交欢荒淫无度的生活让火旺提早结束了人生;淑倩最后落得变成风尘女郎的下场,金生还去捧场数次。

  家荣自那晚之后完全变个人样,重拾荒废的学业,成绩斐然,不变的是仍一心一意要取代父亲,成为妈妈的男人;露华眼里只有这个儿子,丈夫及女儿的不幸,并未让她感到太大的悲伤,当家荣完成学业那年,也就是他们母子脱离这个大家族之时。

  友恭却取代了家荣变成头痛人物,丽英任他予取予求,两人有时一晚数次交欢,终於弄得金生恼火,父子激烈扭打下,友恭不慎误杀父亲,目前仍待在看守所不断上诉中。自此,丽英难耐空闺寂寞,带着幼女跟水电工阿全同居,过不了多久,阿全性 虐待小女儿被丽英发觉,愤而携子离开。

  而小刚,在母亲生下小女儿后,双双迁移到大城市,从此没消没息。至此,这个大家族正式宣告破裂。

  ************某一年的秋天,一个头发灰白的男人驻足在这空荡废弃的广大庭院前,良久不发一语,偶而抬头望着倚靠屋旁的老树,残叶落在脚前,他轻声叹息。站得累了,便在门前短阶坐着歇息,他的眼里透露深重的落寞,只是望着片地杂乱的庭院,破碎屋瓦垂檐,叹息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一位标致窈窕的少女经过身旁,好奇之下不禁停下脚步:「老先生,你还好吗?」这年届老年的男人缓缓仰起沉思的脸,眼神突地骤变,良久不能出声。他端详着眼前的少女,身段皎好,皮肤白皙出落大方,长发及肩宛如那人:「琼……琼琳?」少女微微一震:「你认识我妈?」

  当真是认错了人,不过……慢着!

  「你说……琼琳……是你妈?」

  这就对了……像极了……奇妙的是,隐约中少女的脸孔也像极了某个人……「是啊,你们认识吗?难怪你会在这里……」他并未理会她,只是这熟悉的脸孔……除了琼琳的特徵,好像……好像……「老先生,你是不是认识我妈呀?」少女不禁皱起眉头。

  啊!是了……这张脸……更……更像小刚!他心里冲击不已,不自觉喃喃念着:「小刚……」「咦?你也认识我爸?」

  爸爸……天哪……她叫他爸爸……天哪……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沧桑的脸更加死沉吓人,他沉重地站起身,将手放进大衣口袋,淡淡地说:「你叫什么名字?」「莉媛。」

  「莉媛,我并不认识你父母。」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原地,当下只有少女一脸茫然动也不动。

  【完】

  字节数:1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