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后母与继子】【作者:不详】【完】

我,蔡嘉颖,十九岁的惨绿少 年。虽然身为高 中三年级学生,逃学是家常便饭,成绩当然满江红。平时嗜好除了抽烟、喝酒之外,就是唱KTV和打撞球,仅此而已。

  「嘿!嘉颖,我们打球去…」我死党阿达从背后拍了我一把,他又在招兵买马了。

  「我今天不去了。家里老头子有事,我要早点回去。」我头也不回地回道。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罗!」阿达惊讶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嘉颖成了乖宝宝啊?」我没理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回到家,一推开门,爸爸(我私下叫他老头子)已经坐在客厅,身旁还坐了个女人。女人?家里从我妈为了生我,不幸死於血崩之后就没有了。十几个年头过去,老头子在外面养了多少女人,风花雪月也好,逢场作戏也罢。今天倒稀奇,居然第一次把女人带进家里。不过说实话,长相倒是挺年轻、标致的。

  「嘉颖,我今天不是要你早点回来吗?」爸爸劈头说道。

  「学校里有事,所以晚点。」我手放在沙发上,身体斜倚着厅墙壁。

  「有事?你会有什么好事?一天到晚不知在哪里鬼混!爸爸我出了好一笔钱让你进好高 中,你倒是念出个成绩来啊!」「哼!装什么好人,你想骂就让你继续骂啊!」我这么想着,然后开口说:「爸,您如果没别的事,我就上楼罗!」我不想跟他吵,吵起来只是“狗咬狗,一嘴毛”。

  「你给我站住!臭小子!」爸爸怒喝道。我也不回话,只是站在楼梯上,直盯着他们。

  「我已经和慧娴结婚了。」他指向身旁那女人。「以后她就是你妈。大家就在一起生活了。」「我妈早就死了!」我不以为然地回嘴道:「还好意思提我妈!是哪个人让身怀六甲的妻子度独自痛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生下我,却失血过多而死?这几年爸爸您在外面乱搞,没带回家,我也就装聋作哑,当作没这回事。这次想直接登堂入室,事前您问过我吗?」「混小子,你…」爸爸火冒三丈,作势要冲过来打我。

  「老公…你好好和孩子说嘛!」慧娴倒应了她名字,伸手死命拉住爸爸。

  「臭小子,我非得好好教你!过几个月你就有弟妹了,看你还这么混!」我对这女人登堂入室视而不见,之后照样晚归,继续游戏人生。

  原本以为爸爸新娶妻子后有所改变,结果还不是依然故我。这慧娴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想想才嫁过来没多久,丈夫就夜不归宿,这会不知在哪个情妇家留宿呢!呵!这就是报应。登堂入室又怎样,不过就多了个“妻子”的名分而已。

  然而,这慧娴是真够贤慧的。我早上刚不耐烦地离开温暖的被窝,下楼发现早饭早就准备好了。

  「嘉颖,吃完贩赶紧去上学。今天早点回来吃晚饭。」慧娴对我说道。她顶着六个月的身孕,在厨房忙进忙出,只因我对她说不喜欢家里有佣人这样的外人,她便辞退了家仆。她还说家就该是自己人的地方,所以一手承担所有家务。果然,我晚上回家,热腾腾的晚餐已经出现在桌子上了。爸爸依旧没有回过家,而我和她两人之间倒是相敬如宾,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几个月过去了,我发觉慧娴隆起的浑圆腹部,又大上好几圈。原本宽松的连身孕妇裙,现在穿在身上都绷得紧紧的,整个曲线都完整呈现出来。她颇爱乾净,家里上上下下擦得是一尘不染,就连地板也是趴在地上用手擦的。我好几次就看她挺着大肚子趴在地上,来回擦着地板,硕大的肚子都快要贴地了。

  我也发觉慧娴最近有事没事,喜欢摸自己的肚子。就有一回,我看她气喘吁吁地走上楼,两手抱着肚子,一圈一圈地抚摸,过了半晌才离开。

  某天,慧娴趴在地上擦完地板,挺着大肚子,人都站不起来。站在她后方的我实在看不下去,就过去扶她一把。没想到此举让她颇高兴,眯眼直对我笑,我这才看清楚她肌肤吹弹可破,真是个美人胚子。我问道:「都怀孕这么久了,干嘛还趴地上?要是家里没其他人,你自己怎么起来?」她居然轻松写意,笑道:「没关系。家里万一真没人,就在地板上歇会,感觉舒服了,再自己起来。」「那…你肚子痛吗?」我鬼使神差地问出口。

  「不会常常痛。里头胎儿不动时就没事,我这不是还去买菜烧饭吗?」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慧娴皱起眉头,双手抱着大肚子在忍着痛。好奇心使然,我从后一把抱住她的腹部,果然感到腹中小家伙在跳动。慧娴这下痛糊涂了,居然抓住我的手,一圈圈抚摸她的肚子。虽然隔着衣服,还是能感觉她硕大的腹部挺柔软的。

  我的手突然用力,她支撑不住,倒在我怀里。摸到腹部某处硬硬的所在,我越发使劲,就是要她疼。我心道:「哈!痛吗?当年我妈可受过比这痛上百倍的苦楚,如今也该让你嚐嚐。」「哦~~好痛……」慧娴痛得话都说不清了。

  「呵~嗯!蛮软的。」我暗笑着,手上又是一捏。「不…不要这么用力…呀~」慧娴额头上冒出些许冷汗。

  我清楚感觉到手上愈发用力,肚子里的小家伙也用力蹬。两股力量不断在拉锯,只是苦了慧娴,她必须忍受两方的折磨。我想玩过头可大事不妙,於是放开触感良好的浑圆肚腹部,用手轻轻拍了拍,心道:「下次有机会再来吧!」慧娴如此这般倚在我怀中,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睁开双眼,眉头微张,羸弱地喊道:「嘉颖…」当晚,慧娴在厨房忙着。未几,她端了几盘热菜出来,就招呼我开饭。宽敞的餐厅里只有我们两人相对而坐,爸爸仍在外头消遥,一时间寂静无声。我浅嚐了几口,手艺还不错,虽比不上高级餐馆,却仍是美味可口的家常小品。我吃得差不多,放下碗筷,才发现对面的慧娴一口未动,倒是埋头抱着自己的大肚子不住抚摸。

  这回不用她提醒,抹了抹嘴,坐到她身旁椅子上。我一伸手,摸到了她的柔软腹部,听得她「嗯~」一声轻哼,好像挺舒服似的。我继续摸索,感受腹中小家伙有力的跳动。摸到上腹的衣襟,我突然凑近她耳边说:「湿了呢!」没料到她怀孕几个月,涨乳涨得那么厉害,浸湿了轻薄的衣衫。我隔着湿黏的布料,摸着肿胀的右乳,底下居然没穿胸罩。孕妇的胸部真比寻常女性丰满得多,而且弹性十足,比一般还软嫰。我摸到乳房根部,张手一挤,乳头簌簌流出乳白色液体,使得本来就湿透的前襟,一路湿到腹部,透过薄衫流到腹部,一道明显的湿痕滑过硕大而圆滚滚的肚子。

  慧娴听到我说的话,脸霎时变红,接着轻喘出声:「别…你别…」别?你明明很舒服,别什么。我贴着耳根,继续说道:「是不是涨得很不舒服?嗯?」我在另一个乳房上一捏,「这样很舒服,对不对?」慧娴明显动了情,她红透的脸庞,还有迷蒙的双眼,正似看非看地对着我。她一边「嗯…啊…」的哼喊着,一边又把我的头按向她雪浑圆的肚皮,整个人直靠向我的胸怀,还真是个勾人的妖精。

  我拉下慧娴身后孕妇裙的拉链,将她的双手由袖子抽出,裙子一溜烟滑到腹部,丰满的双乳和半个大肚子进入眼里。我轻吻了耳跟,低下头舔去从乳头流到肚皮的乳白色液体,在雪白、柔嫩浑圆腹部留下淡淡的湿痕。在餐厅吊灯橙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晶晶闪亮,耀眼动人。

  我忍不住在雪白的肚子上嘬了两口,这下慧娴更为兴奋,嘴里哼得更大声:「嗯…嗯…」为了证实这点,我又在嘬了两下,用牙齿轻轻咬住,放开前用舌尖舔过;又对着湿亮处轻轻吹气。慧娴火热的腹部受到凉风,身体竟然不自觉地颤抖,人整个蹭到我怀里。这时,我抱住浑圆肚子,让她直接坐在我大腿上。

  我停下手上所有动作,将头靠近雪白的颈侧,亲吻着,啃咬着。慧娴因为我突然停顿,感到很不舒服,她挺着大肚子在我怀里不断扭动,弄得我顿时热血沸腾。我贴着涨得通红的耳朵,轻声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慧娴妈妈?」慧娴完全没料到我会喊她妈妈,更想不到是在如此情境下。她抬头望了一眼,看出我眼里挑逗的意思,便伸手拉开我长裤拉链,拨弄我勃起的阳物,又捧起肚子在那磨蹭。这样摩擦使我都要磨出火了。慧娴也早已激情难耐,双臂勾着我的脖子,娇声喘息着:「进…来…嘉颖…嗯~~快进来…」她说着,抬起笨重的身体,撩起裙子,蕾丝内裤裤裆往侧边一拉,将我的阳物对准她的裸露幽穴口蹭着。我受不了这般引诱,下身一挺,「噗」一声,便直抵她火热湿润的深处。

  慧娴对这下身突如其来的异物,不禁失声尖叫:「啊~~」因怀孕而紧致异常的甬道,滚烫而湿润,我也不禁呻吟出声。巨根进进出出,紧密贴合,感受着肉穴的火热。此刻,慧娴一手托住腹底,一手扶腰,随着我的进退,摇摆自己以迎合我的动作。雪白的硕大腹部贴着我的腹肌,随两人猛烈撞击一抖一抖的,也逐渐兴奋充血而变得粉红。

  我挪出手,不停使劲地揉捏腹部,感觉到胎儿隔着羊水在踢动。摊开手掌,放在涨红的柔软肚子上,用力一压,摸到了胎儿。我揉捏它,让它在羊水里左右晃动。慧娴喊得更大声:「喔~嗯…舒服~哦…嘉…嘉颖…再…再用些力……」她如此迷乱癫狂,连我也不清楚她究竟指的是哪里。

  我下身继续猛烈冲刺,密切迎合,慧娴火热的肚皮摩擦着我。她「啊~~」一声轻呼,使我们俩迷失在极乐的巅峰……慧娴毕竟是有孕之人,她全身无力,瘫软在我怀里享受极乐的余韵,尚未回神。她雪白的肚皮透着红晕,两颊绯红,带着些许香汗,眼睛雾蒙蒙的。这样的慧娴,散发说不出的魅力。我看得心动不已,一把从她胳膊下抱起。慧娴就这样被我提在怀里,向楼上卧房走去。抱着她一步步上楼,失神的可人儿此刻却娇喘连连,原来我故意把巨根留在她湿润的源泉。我搂着她的身躯,一步一颠地走着,阳物随着步伐和两人身体的颤动摩擦内壁,没多久功夫又硬了起来,幽穴再度湿了。

  「你这么想吗?」我把脸贴在惠珍耳边,轻声调戏道。她早就说不出话,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稍带责怪地看了我一眼。我看着她微微开阖的双唇,身下故意用力一刺,使得她开口只带出一声娇喘。

  凭藉楼梯上的颠簸,体内的肉刃一下下地侵犯湿热的小穴。慧娴躺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攀着我的肩膀,催促着我。我抱着慧娴,感受阳物在她体内越来越热、越来越硬,恨不得直接把她按倒在楼梯上。好不容易上了楼,一脚踹开了卧室门,我们两人扑到在床上,展开一场全新的战役。

  「嗯…呀…啊…」「呼…呼…喝…」

  此时夜正深……

  我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隔天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日上三竿。我心想还好今天是星期日,否则又要多一笔旷课纪录了。一下楼,就看见慧娴又在厨房忙碌。她身穿浅褐色连身裙,衣装整齐,心知昨晚结束后,她有起身打理过。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忍不住冲上去,从背后猛然抱住她。慧娴显然被吓住了。「嘉…嘉颖…?」我贴着她的后背,厮磨着她的粉颈,一时再无作为。

  「嘉颖?」她把手覆在我手上,轻柔抚摸,语气温和地问道:「怎么了?」听她如此问,我身上有股热流开始向下涌去。我环抱在她便便大腹上的双手任意搓弄,带股蛮劲,又带着没来由的怨气,想发泄在她肚子上。刚开始,慧娴只是轻哼:「嗯……」后来却成了一声高过一声的淫叫:「哦…嗯…用…用力…揉…」她挺着肚子,软倒在我身上,身躯还在不住扭动。我一手从腋下环抱住她,一手从腹部慢慢向下移,掀起裙摆。揉捏浑圆的肚子,再向下深入内裤,早已经湿成一片、泛滥成灾。我顺手把内裤拉到膝部,扶住后腰,让肚子顶着流理台,从背后「哧」地一声,顺利进入极乐之地。

  前后的律动,原始的奔发,癫狂迷乱……

  我感绝慧娴肚子随身体摆动,一下又一下撞击着流理台。「噢~嗯…嘉…嗯~~」雪白的肚皮在台边与身体间来回挤压,我发现这没有使慧娴减慢速度,也没造成她任何不适,反而更刺激她走向幽望深处。两人一阵迷乱,最后都不知是怎么睡到床上的。

  隔天星期一清早,我匆匆穿好衣服直奔学校。经过整天疲劳轰炸,我回到家,慧娴已经家门边迎接:「回来啦!嘉颖。」此时慧娴变回了那个贤妻良母。

  「嗯…」我有气无力回道。

  「我已经放好洗澡水,你去洗洗澡,洗完就能吃晚饭了。」她仍然是思虑周到。

  我浸泡在浴缸里,回忆着这段日子以来,这个名义上的母亲所带来的感受。爸爸把人家娶进门却不搭理,用意何在?她不发一与,莫非与爸爸串通好?也不可能。那是…?

  想了许久,却得不出半点结果。我越想越闷,乾脆跳出浴缸,擦乾身上的水,披起浴袍走出浴室。 走出来,直觉不大对劲。等环视房内一周,原来慧娴不在。不会吧!她绝不会在晚饭时间随便出门啊!

  这房子有很多为人不知的地方,比如说:右方的玻璃门正好看到房子的后门;厨房的通风口正对车库通道; 而我房间窗户,正通向后面小道。这时,我就从窗户看到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正是惠珍和一个陌生男人。

  果然是个招人的妖精!若不是临时起意,我也看不到如此精彩的一幕。只见男人压着惠珍,在墙上一阵乱吻,真是水准一点水也没有!不知是否怕我看见,慧娴极力退却,两人还为此出现争吵。可惜离得太远,听不清楚内容。一会,两人商谈妥当,男人才讪讪离去。至於我呢?在慧娴回来之前,只能再去洗个澡了…这段时间,当我在思索爸爸究竟在搞什么的时候,某天他倒意外地回家,关心他怀孕的老婆和儿子了。爸爸直接进了卧房,没多久,他又拎着一只黑皮包离去。前后来去匆匆,颇为奇怪。问起爸爸,他搪塞出差。但我心理明白,他会去出差才真见鬼哩!

  当晚,夜深人静,慧娴推开我的房门。她身上一袭黑色蕾丝碎花睡衣,性感而撩人,高耸的双峰,浑圆而硕大的腹部,重得越来越向下,重得她快托不住了。迷人飘逸的长发滑过她脸庞,此刻,我恨不得就地上了她。

  我不知她葫芦理卖什么药,只是注视她的一举一动,静待她开口,正所谓“以不变应万变”。慧娴终於受不了我的视线,她缓缓走向我,蠕动双唇,吐露出几个音节:「嘉…颖…」她的语气怯懦,像只受惊的兔子。

  「哦!慧娴妈妈,你想我了?」我装作不在乎地说着,一边揉上她圆滚滚的肚子。「还是说我『爸爸』没有满足你?」我刻意在爸爸上加重音。「又或是…他嫌弃你,根本没碰你?」我极力刺激她,试图探探口风。

  「不…」慧娴摇摇头,眼眶含着泪,一眨一眨的。旁人看到这副样子,哪有不又怜又爱的?

  她靠在我怀里,说道:「嘉颖…他…他没碰我,你…别…」「别什么?」我顺手揉捏她的肚子。近来她的肚子不仅越长越大,而且越来越靠下,把小腹撑得异常凸出。「嗯…」她的喘息印证了她起伏不已的情绪,我顺手一带,两人就翻滚在床上。

  「嗯…哼…」慧娴蜷缩成一团,紧紧抱住肚子,依在我怀里。双手不住揉抚硕大的肚子,两条腿抵在大腹底部,「嗯…」一会儿功夫,脸上就一层薄汗,脸颊上黏着发梢,痛苦表情更是诱人。

  我一手按在她肚子上,一手掀起睡衣,扒开蕾丝内裤,探向蜜穴深处。「动得这么厉害,我家小弟弟要出世了吧?」我感到腹部强烈收缩,剧烈颤动着。慧娴紧咬下唇,痛得连口都开不了。她头垂在一边,无力地摇了摇。

  在蜜穴深处,明显感受到她肚子里小家伙踢动,带来甬道的收缩,吸吮着我的手指。我被牵引着不断往深处探去,越到里面,越感觉到肚子里传来的抖动。我手指的动作,让她面泛潮红,嘴里发出:「嗯…」的呻吟。

  这下可激励我抽出手指,直接挺身而入。迎合着她肚子里的颤动,一进一出,搅和着她的肚子。慧娴表情更是诱人,紧咬双唇,偶尔漏出一两声呻吟,眉头紧锁又脸色潮红,表情忽而忍着剧痛,忽而极乐癫狂,摇摆在极乐和地狱两端。到最后,她直喊「哦…嗯…嗯…」,我都不清楚她是舒服还是难受。

  受不了连续两次激烈运动,慧娴在巅峰时昏厥过去。我无聊地揉捏她的腹部。想不到慧娴虽然昏了过去,她的肚子依然在颤动,而且越发猛烈。摸着雪白而近乎透明的肚皮,不似往常柔软有弹性,反而是硬邦邦的,而且还在激烈收缩。

  对着发硬的浑圆腹部,我双手用力地按捏,触到肚子里不安分的小家伙。不知是我用力过度,还是肚子里胎儿踹动,亦或两者兼有,反正慧娴慢慢被痛醒。「呜~~」在她出声之前,被我摀住了嘴。

  在月光照射之下,可看到有两道移动的身影正靠近这房子,而且身上都闪烁金属光泽,八成有带武器。我来不及对慧娴解释这一切,先要她收好家里的细软,我则把房门紧锁上,悄悄打开窗户。完成这一切,两人躲藏在衣柜里。

  「磅!」房门应声被踹开,我脑子中闪过无数念头:这帮人究竟是为了爸爸而来,还是为了我怀里瑟瑟发抖的慧娴而来?爸爸今天回家收拾东西,是早知道有今晚这状况?还是他知道了自己与惠珍的关系,派人来“清场”的?

  来人看到布置得一片狼藉的房间内,对衣柜只扫了一眼,没有多加注意。几人便匆匆离开,估计是追「逃离」的我们。等了大半天,不见有人回来,也不见转角处的暗哨,我才放心地走了出来。一直没出声的慧娴,此刻却萎顿在地,站不起身。

  「该死…」我咒骂出声。该不是现在要生了吧?

  「嘉颖…」她恐怕已经明白此刻情形,哭出了声。

  我架住慧娴肩膀,让她勉强站起来,她把全身重量全都靠在我身上。我问道:「肚子很痛吗?」她紧咬双唇,摇了摇头。「之前用力过度,恐怕是伤到了。」动了胎气?无论如何,我扶起她,注定要背着她逃命了。这时一个不慎,恐怕两人命就没了。

  隔天傍晚,我提着水和食物,在乡间小路上急行。左弯右拐,才在一间小屋门前停下。轻叩三下,过了会儿,门才缓缓打开,开门的正是挺着肚子,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慧娴。我快速闪进屋,锁上门。

  「我出去的时候,有人来过吗?」我问道。

  「没有…」慧娴扑进我怀中,哭道:「可是我好担心你,嘉颖…」我揉着她的肚子,轻拍她后背,说道:「好了,没事了。我不是回来了吗?」把食物递给她,我还是叮嘱道:「记得别生火。」明火是最引人注目的。这十多天来,我和惠慧娴就躲在这乡间小屋里。两人白天不敢出门,只在傍晚才出去补给生活必须品。两人相依为命,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一直想,这次那夥人想灭了我。有人搅了爸爸的老巢,自然不会放过他道上的势力。若不是爸爸对头干的…那可比想像的更麻烦。

  「当啷~」声响从厨房传来。我顺手拿起木棍,贴着墙慢慢移向厨房。踹开厨房门,看到的只有瘫在地上的慧娴和身边的碎盘子。我蹲下身,扶起她的上半身。

  「嘉颖,没事。是我不小心打碎盘子。」慧娴一边说着,一边费力托起日益沉重的大腹。

  我撩起她散乱的鬓发,说道:「你当初怎么这么傻?不该跟着我亡命天涯。」她肚子越来越不方便,尤其这几日越发沉重、疼痛。我们都知道,现今不可能去医院,而在这里生产是九死一生的事。当初她如果自己避风头,现今不会这么糟。慧娴勾着我的脖子,埋在颈侧低低地说道:「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无论如何也不分开。」「呜…呜……嗯…哦~~」此刻的她迷乱癫狂,抬起上半身,随着我一起摇摆。

  「嗯…嗯……哦…哦~~~」她的气息越来越沉重,口里喃喃的只剩下单音。

  重重一击,她和我同时泄了。傍晚到黑夜,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两人只是进行着原始的运动。她这次下身出水出得厉害,而我在她温暖的包裹里,也不想抽出来,看着她在月光下失神的表情,在她体内的阳具又热了起来,我不等她清醒,又干了起来。

  昏睡中,慧娴拧着眉毛,良久才恢复意识。「嘉颖?」我抓住她的手,按在她依旧在颤动的肚子上。「听我说,胎儿马上要出世了。你听到吗?」慧娴无力摇摇头。「我再没力气生它了……」「听话,用力!就一次,把它生下来!」我忍不住吻了她失去血色的嘴唇。

  我在她大肚子上摸索着,找到了这家伙的背脊,喊道:「用力…」慧娴听到我的话,抬起腿来用力生,我在她肚子外,推着孩子向下对准产道。肚子里的小家伙本来就在折腾,可找不到门道。

  「哦……呀……」或许是我太用力了,又或许是肚子里婴儿蹬得太厉害,慧娴马上惨叫出声,而后是长时间的喘息:「呼……呼……」隔着肚皮,我推着婴儿的头强行进入产道,痛得她一下子昏了过去。

  「慧娴……用力!」我再次拍醒她。

  看着她的小腹剧烈膨胀,婴儿正一点点进入产道,开始最后一个产程。这是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孩子一点一点向下,她腹中羊水没多少了,所以孩子向下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我只能搂着她的肩膀,揉捏她的腹部,不敢用力刺激她。

  时间一分一秒滑过,黑夜到了黎明。「用力……我看到头了!」慧娴用尽身上最后几分力气,「噗嗤」一声婴儿的头滑了出来。之后便顺利许多,托着胎儿的背,把它从产道里拖出来。婴儿清脆的哭声迎来了第一道曙光。

  黑道易帜,一代一代交替,如今是新人辈出的世道。 在东郊有一幢极为豪华的别墅,它的主人正是如今黑道龙头老大。书房门外,手下毕恭毕敬地站直行礼:「夫人,您来了。先生吩咐了,您来了直接进去就好了。」小心翼翼地为她打开了这道房门。

  埋头书案的人头也不抬,便说道:「你来啦……」隔着书桌,两人便热吻起来。火热激荡,热情四射。男人把手一扫,把女人按在桌子上。

  「你轻点…嘉颖」这简直是欲拒还休的邀请。

  「嗯……哦……」吻至最深处的男人,突然跳起来。「慧娴,我忘了。你现在怀孕了,有没有压到你?」女人直接送上自己的唇,「我想要……」

  字节数:16723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