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血疑(婚姻伦理题材)】【上篇】【完】

主要人物表:

  赵鹏:30岁 公务员

  柳昕:29岁 国企中层

  陶冶:43岁 国企高管

  徐锦:40岁 证券公司高级职员

  上篇:

  1、

  滨城 望海公寓:华灯初上,顶层的房间里,一个妙龄女郎正在倚窗静立,望着窗外如织的车流,若有所思。女郎的身材堪称完美,1米72的个子,高挑而匀称,高耸的乳房,浑圆的翘臀,修长结实的双腿,纤细的腰肢,勾勒出令人心动的曲线。女郎很漂亮,标准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挺拔的鼻梁、略有些厚的嘴唇,显得既妩媚又冷艳——和有“ 性感女神” 之称的演员莫小棋颇为神似——此时的女郎除了腰间围着件浴袍之外身无寸缕,露出大片大片白皙光洁的肌肤,脸颊、脖子、胸脯上的红晕尚未完全褪去,栗色的卷发随意地散在圆润的肩头。

  「昕昕,今晚留下来陪我吧?」

  忽然,一个同样裹着浴袍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轻手轻脚地走进屋里,这个男人40多岁年纪,高大结实,没有中年人常见的赘肉和啤酒肚,脸庞棱角分明,尤其是一双剑眉,更显得他英气勃勃。

  听了男人的话,女郎慢慢转过头来,脸上挂着戏谑地浅笑,缓缓说道:「刚才你都射了两次了,晚上还能硬起来么?」「昕昕,你?」

  男人气得一时语塞,呆立在门口,用又怜又恨的眼神无奈地盯着女郎,过了半响,才长叹一声,幽幽地说道:「昕昕,我们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对你是不是真心,你自己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绝不仅仅是为了上床!」看着男人一脸真诚的样子,女郎一时心软了下来,脸色转暖,正要安慰几句,却欲言又止,低下头,抿着嘴,沉思起来,足足过了五分钟,女郎才重新抬起头,又恢复了刚才那副冷漠、嘲弄的神情,冷冷地说道:「你不怕晚上你老婆查岗么?」「我什么时候怕过?!」男人恨恨地说道。

  「我怕,我怕我男朋友查岗!」

  女郎冷笑着说道,然后俯身从地毯上捡起衣物,径直走到卫生间,很快里面响起了喷头的水声。看着女郎决绝的样子,男人没说什么,失魂落魄地走进房间,颓然瘫倒在床上,女郎洗得很仔细,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换好衣服,穿着一条淡蓝色的修身裤,白色的紧身T恤,脸上也没有刻意修饰,只是略施粉黛,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显得既清爽又不失端庄,面无表情地倚在门口,缓缓说道:

  「陶冶,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了,我已经决定了和赵鹏正式交往了,也行很快就会和他结婚了,今后我们不能再做这种事情了。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但是我要的你给不了,所以今后我们除了上下级关系之外,就不要有其他关系了。」男人似乎早有心理准备,默默地听完女郎的话,然后点燃枝烟,深深吸了一口,才开口道:「昕昕,这几年委屈你了,但婚姻不是儿戏,你不能为了报复我,就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听了男人的话,女郎抬起头,盯着男人的眼睛问道:「陶冶,你说实话,这三年里我是不是变老了?」「昕昕,我可从来没觉得你老了,相反,我觉得你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气质,越来越有风韵。」男人一脸诚恳,可是换来的却是女郎的冷言冷语:「陶冶,我不是18岁的小姑娘,会把男人随便几句恭维当真。我有自知之明,我的所谓年轻貌美,都是靠那些光鲜的衣服和高级化妆品包装出来的。至于什么“ 风韵” ,无非是由于年纪大了、阅历多了的缘故!」听了女郎的话,男人也沉默了,整整三年了,他早已熟悉女郎身体每个细节,对于女郎身体哪怕最细微的变化,都有深切的感受:卸妆之后,女郎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碎的鱼尾纹,皮肤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细密紧致,脖子的肌肉也有些松弛,大腿和小腹上也开始有了些许赘肉,甚至,女郎的阴户也不那么粉嫩,阴道也不如三年前和他第一次做爱时那么紧窄……「陶冶,当初我和你在一起时,就知道你不会娶我,我也没奢望你会娶我。

  这几年和你一起,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要是没你暗中帮我,我也不可能成为公司最年轻的中层,我们就是各取所需,你喜欢我的身体,我想靠你上位。所以,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我也从来没有恨过你。但是,现在我已经29岁了,我也需要稳定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你不能给我,我只好去找能给我的男人。赵鹏他工作好,家境好,性格好,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所以我决定认真地和他交往。我虽然不是好女人,但我还想当个好妻子,所以,我今后不会再和你上床了。」看着刚才还趴在他腿间吸吮他鸡巴,大声浪叫着让他射进小逼里的女郎,转眼之间,就说出如此理智得近乎于冷酷的话,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甘地追问道:「难道你就真没爱过我?」女郎惨然一笑:「爱?爱情对于我这样一个奔三的大龄剩女来说,太奢侈了!

  我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就算只为他们,我也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地和你混下去了!所以我必须趁着我还没有年老色衰之前,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女郎说完,拿起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刚走进电梯,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犹豫一下,按下接听键,话筒里立刻传来一个男人兴奋的声音:「昕昕,我想你了,一起吃宵夜吧!」2、

  初夏滨城的夜晚,多少还是有几分凉意的,和白天的熙熙攘攘、人潮涌动相比,最繁华的滨江大道也安静了不少。步行街口,赵鹏正和柳昕相对而立。柳昕穿着一条紧身的七分裤和紧身的白色T恤,勾勒出凸凹有致的曲线。赵鹏看得不禁有些痴了,下体更是不可抑制地变得坚硬。

  「昕昕,要不……要不……要不你去我家坐一会儿……你看看喜不喜欢?

  那……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把它卖了再按你的意思换一套……」赵鹏期期艾艾地说道——他刚和柳昕交往了3个月,由于柳昕一直很忙,算上相亲那次和今晚,两人也不过只见了6次,自然没什么亲密行为。

  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局促又期待的样子,柳昕忍不住笑了一下,稍一犹豫之后,就点了点头。赵鹏喜出望外,赶紧叫了辆出租车,牵着柳昕的手坐了进去。

  赵鹏的家在“ 江岸雅居” ,离滨江大道并不远,毗邻滨江,闹中取静,是滨城有名的“ 高尚社区”。令柳昕有些意外的是,赵鹏虽然是一个人住,可是足有120平的房间里收拾得却非常整洁,屋里没有太多的家具,南北通透的客厅里只摆着一个黑色的真皮长沙发,墙上挂着51寸液晶电视,而主卧室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一个电脑桌,次卧则完全空着,书房里则是一面墙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书籍。

  「昕昕,我家还可以吧?」

  赵鹏和柳昕并坐在沙发上,笑着问道。

  「你家真干净!」

  柳昕由衷地称赞道。

  「我不像你工作那样忙,我空闲时间很多,收拾屋子也算是锻炼身体了!」赵鹏笑着答道。

  「不过,你家里为什么家具这样少?」

  柳昕忍不住问道。

  「我现在一个人住,不需要那么多家具,留着今后结婚时再添置吧。再说买家具,总得考虑我未来媳妇的意见吧?」赵鹏说完,眼神里多了几分暧昧。

  柳昕脸上微微一红,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低下头。

  「昕昕,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但我确实很喜欢你,我和你交往,就是奔着结婚的。你可能觉得我有些唐突,但我觉得我们都不年轻了,如果彼此都感觉不错,就没必要再“ 端着” 了。」赵鹏鼓起勇气,说道。

  柳昕仍然沉默,耳边却回响起来第一次和陶冶做爱之后,陶冶对她说的话:

  「昕昕,我不想骗你,当初要不是我妻子帮我,我可能连大学都读不下来,更谈不上拥有今天的一切了,所以我不能和她离婚。但我保证,除了婚姻,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昕昕,你不说话就算答应了?」

  赵鹏趁热打铁,靠近柳昕,轻轻揽住柳昕的肩膀,小声说道。柳昕身体微微一颤,还是没出声。

  「昕昕,我是真喜欢你的,这三个月,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赵鹏一边贴着柳昕耳边呢喃着,一边轻柔但坚决地扳过柳昕的头,狠狠地吻上柳昕的唇,柳昕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温顺地张开嘴,让赵鹏吮住她的舌尖……得到默许的赵鹏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把柳昕抱起来,走到主卧室,直接扔到大床上,一边疯狂地在柳昕脸上、脖子上、嘴唇上亲吻,一边迫不及待地去解柳昕的腰带。柳昕既不反抗,也不配合,只是静静地躺在哪里,任由赵鹏手忙脚乱地把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褪到脚下,紧着又迅速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压在她的身上。黑暗之中,欲火焚身的赵鹏来不及做什么前戏,只是摸索着分开柳昕的一双长腿,半跪在柳昕腿间,扶着早已坚硬异常的阳物,慢慢撑开柳昕肥厚饱满的阴唇。令他意外的是,柳昕的肉唇边缘居然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滑腻异常,阳物没费一点力气,轻而易举地就深入到柳昕温暖的肉穴之中,被松紧适中的腔肉紧紧地包裹起来,让他顿时通体舒爽。

  赵鹏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过于亢奋的情绪,然后把柳昕两腿丰腴修长的大腿夹在腋下,挺着阳物奋力肏弄起来。和讲究技巧、节奏分明的陶冶相比,看似文弱的赵鹏抽插要强有力得多,下下直捣柳昕的花心,柳昕仍然没说话,并没有给赵鹏热烈的回应,甚至没有呻吟,只是紧紧搂住赵鹏的后背,抬高屁股,让赵鹏的阳物更加顺畅地进入自己的肉穴之中。

  「叽咕叽咕叽咕……」

  赵鹏的阳物如同打桩机般,狠狠地冲击着柳昕泥泞不堪的肉穴,每次都带出大股大股清凉的淫液。柳昕两条腿紧紧缠住赵鹏的腰,皱着眉头,承受着比陶冶猛烈得多的抽插,下体那种既酥麻又肿胀的感觉,让她几乎发疯,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受到鼓励的赵鹏,肏弄得更加卖力,紧紧压住柳昕的圆臀,用尽全身力气向柳昕肉穴深处发起冲刺。突然柳昕浑身发抖,长吟一声,肉穴里的腔肉剧烈地抽搐起来,如同千万只小嘴,紧紧吸吮着赵鹏的龟头。赵鹏再也无法控制射意,也大叫一声,身体猛然一挺,阳物直接顶在柳昕的花心处,龟头跳动着喷发出一股股积蓄已久的浓精。

  「赵鹏,没想到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在床上居然这么厉害!」激情过后,柳昕一脸满足,依偎在赵鹏的臂弯里,小声说道。赵鹏也异常满足——能够征服这样一个大美女,极大地满足了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

  「昕昕,过些天我们两家父母见一面,把我们两个的事情定下来?」赵鹏咬着柳昕的耳垂柔声说道。

  「我听你的!」

  柳昕把头埋在赵鹏的臂弯里,小声说道,全然一副娇羞的小女人模样。

  「昕昕,你今晚别走了……」

  赵鹏有些意犹未尽,俯身在柳昕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就要去掀柳昕的T恤。

  「赵鹏,你累不累?」

  看见赵鹏像贪吃的小孩子一样在他身上摸索,柳昕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推开赵鹏,坐起来。

  「乖,听话,我明天早上还有个会,就不陪你了。我反正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以后日子长着呢,不差这一晚!」柳昕一边给赵鹏擦去额头的汗水,一边拍着赵鹏的肩膀柔声说道。看着柳昕一下子又从“ 小女人” 变回“ 御姐” ,赵鹏有些哭笑不得,只好无奈地松开怀抱,看着柳昕拿着衣服进到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柳昕赤裸着身体,又一次沐浴在温暖的水流之下。从上大学开始,她的身边就一直不缺男人,但像今天这样如此激烈的性爱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毕竟,这三年她只有陶冶一个男人,又是在国企那样的环境,两人平时都是谨小慎微,一个月也没几次机会在一起。她只觉得下体胀疼,浑身无力,阴道口的嫩肉和大小阴唇,都被连番激烈地肏弄搞得红肿起来,浊白的精液混着淫水还在断断续续地从肉穴深处淌出,顺着大腿慢慢流在地砖上。

  「好在今天是安全期!」

  看着地板上的精液被水流冲散,柳昕暗自想道,多少有些庆幸……深夜,赵鹏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还在回味着刚才的一幕。

  赵鹏是三个月前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柳昕,对于之前的一年一直在相亲的他来说,原本没奢望会在相亲时遇到什么美女。因此,当赵鹏那天见到一身套裙,五官明艳,身材惹火、气质端庄的柳昕时,不由得眼前一亮。柳昕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事业有成,不到30岁,就已经是滨城一家大型国企的行政部主管了。

  相比于从小家境优越,无论是学业还是工作、生活都一路顺风顺水的赵鹏来说,出身小县城的普通人家的柳昕独立而有主见,举止有度,办事得体,是个典型的“ 大女人” ,虽然比他小一岁,在他面前却更像是一个大姐姐,有时还会迁就他的孩子气。只是柳昕的态度,让赵鹏有些把握不住:这三个月以来,柳昕对他一直若即若离,而今晚却又“ 顺利” 地和他滚了床单,如此快速的转变,多少让他有些疑惑。

  「毕竟是相亲认识的,哪来那么多“ 一见钟情” ,也许前一阵昕昕没想好,还在考察我。今天,我总算是通过“ 考察期” 了!」想到这里,赵鹏有些释然了。

  3、

  望海公寓里,陶冶躺在床上,闷闷不乐,这三年和柳昕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回现在他眼前。

  4年前,他从S市的总公司调到滨城的分公司当一把手,在面试助理时,一眼就看中了柳昕。那时的柳昕才25岁,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和现在相比,少了几分成熟妩媚,却多了几分青春靓丽,于是他立刻拍板,把这个履历平平,二本毕业的姑娘招了进来。之前的陶冶虽然有些逢场作戏的事情,但自问不是个好色的男人,可是这回却被柳昕深深的吸引,而柳昕似乎对他也很有好感。于是一年之后,在一次出差中,陶冶和柳昕就你情我愿地发生了关系。

  那是在一个度假中心,柳昕陪他参加一个“ 研讨会” ,一次晚宴之后,喝了些红酒的陶冶叫柳昕去他的房间送一份讲话稿。很快,柳昕就轻轻推门进来,还穿着晚宴时的大红色的拖地长裙,领口开得很低,隐约露出深邃的乳沟,脸上妆容精致,乌黑的长发挽成高高的发髻,整齐地盘在头上,显得既高贵又性感,坐在客厅的陶冶再也按捺不住,在柳昕给他递文件时,一下子握住她的手。

  「小柳,我喜欢你,你今晚真漂亮!」

  柳昕似乎早有预料,丝毫没有慌乱,只是抽出手来,淡淡地说道:「陶总,你是不是想玩我?」说完,柳昕扬了扬眉,迎着陶冶灼热的目光,挑衅似地盯着他。

  陶冶的欲火一下子就被激发起来,他一把就把柳昕搂过来,按在宽大的沙发上,摆成跪伏的姿势,掀起柳昕的长裙,只见里面只有一件红色的丁字裤,细细的带子紧紧勒住白皙的臀肉上,显得异常诱人。

  陶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连忙脱下裤子,按住柳昕瓷实的臀肉,把丁字裤拨到一边,对准臀缝间粉嫩的肉唇,狠狠顶进去,柳昕闷哼一声,一只手扶着沙发靠背,一只手捂住嘴,撅着着圆臀,任由陶冶肏弄……「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很快响起淫靡的肉体撞击声音,陶冶无意控制射意,抽插得频率越来越快。

  「唉——」

  忽然,陶冶长叹一声,按住柳昕瓷实的臀肉,畅快淋漓地在柳昕的肉穴深处喷射起来……陶冶刚射完,柳昕就立刻起身,用纸巾擦拭干净下体的秽物,补好妆,出了房间,临走时,还意味深长地对陶冶说道:「陶总,我还得下楼应酬,你不要锁门,我晚点再来陪你。」陶冶一直等到半夜,忽然听到房门轻轻地被推开,柳昕轻手轻脚地进到卧室,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身上还穿着晚上那条红色长裙。

  「陶总,我来了!」

  柳昕说着,伸手绕到背后,拉开拉链,慢慢把长裙褪到脚下,里面竟然是一丝不挂,粉嫩的乳头骄傲地凸起着,修长笔直的腿间,微隆饱满的阴户上覆盖着一层修剪整齐油黑发亮的毛丛。陶冶看得血脉贲张,近乎于粗暴地把柳昕狠狠地按在床上,疯狂肏弄了起来,足足干了大半宿,把乳交、口爆这些从不敢用在妻子身上的花样都统统玩了一遍,直到天蒙蒙亮时,才在柳昕的求饶声中,在她的嘴里第3次射出早已变得稀薄的精液……在那之后,柳昕就成了陶冶的地下情人。为了避嫌,陶冶招聘了新助理,而把柳昕调到了行政部,又在暗中提携她,让柳昕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就成了公司里最年轻的中层。而这三年里,陶冶也眼看着柳昕越来越成熟,行事越来越干练,公司上下都对她的能力交口称赞。然而陶冶也越来越感到,柳昕虽然对他的仍然是百依百顺,随叫随到,但却在刻意地疏远他,直到今天,终于弃他而去,想到这里,陶冶不禁有些失落。

  「女人可以把男人当成踏板,但不能把男人当成饭碗!」陶冶忽然想起,一次做爱之后,他和柳昕开玩笑说要包养她时,柳昕对他说的话。

  「看来,我就是柳昕的踏板……」

  陶冶自嘲地说道,不由得苦笑起来,正在这是,门铃响了起来。

  陶冶起身开门,一下子愣住了,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中等身材、一身名牌、气质高雅的中年女子,手里还拖着一个拉杆箱。

  「徐锦,你怎么来了?」

  陶冶吓了一跳,站在面前的居然是他的妻子。他这几年和徐锦一直分居两地,除了假期外,一个月才回一次家,不过徐锦一向识大体,从不抱怨,像今天这样的“ 突然袭击” ,更是第一次。

  「我是你老婆,不能来么?」

  徐锦笑道。

  「你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陶冶惊出一身冷汗,但还是强作镇定,一边把箱子接过来,一边嗔怪地把妻子拉进屋。

  「我来查岗,看看你乖不乖?」

  徐锦跟在陶冶的身后,笑得异常灿烂。

  深夜,陶冶赤身裸体、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腿间的阳物无力地耷拉着,身旁的徐锦也一丝不挂,满脸委屈,几乎要哭出来。

  「锦儿,对不起,我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虽然妻子的身材保持得非常好,乳房依然饱满,大腿依然丰腴,甚至连肉穴也还是松紧适中,虽然今晚妻子一反以往的矜持,异常主动,甚至还替他口交了半天,可是陶冶毕竟已经40多岁了,下午连续两次的射精让他力不从心,再也无法满足妻子,无论妻子怎样努力,阳物始终绵软无力。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而且……而且我们都一个月没做过了……你是不是对我身体失去兴趣了?」徐锦带着哭腔说道。

  妻子的哭诉,让陶冶更加无地自容,只能反复徒劳地说着对不起。

  「我TMD真够贱的,千里送逼,人家还不稀罕!」一向文雅的妻子罕见地爆了粗口,狠狠地说道。

  「陶冶,我知道你工作忙,我来这里真不是想给你添乱,更不是来查岗,我……我……我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大夫说我这一阵治疗效果不错,让我趁着排卵期再和你试一次。」徐锦一边说一边哭,这让陶冶心里更加难受。

  他和徐锦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唯一遗憾的是,徐锦始终没能怀孕,两人去检查,竟然是徐锦的问题——输卵管不通——按说不是很难治疗,但到处求医问药却始终没能怀上。出身农村的陶冶,深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影响,自然希望能有个孩子,但为了不让妻子伤心,只能一再说他不在乎有没有孩子。而且,无论是对父母,还是对其他人,甚至在柳昕面前,他都说是由于他的问题,和徐锦才没有孩子的。然而,不能给陶冶生孩子,还是成了徐锦的一块心病。

  看到又勾起了徐锦的伤心事,陶冶赶紧柔声安慰,说道:「锦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为了我们陶家。我向你保证,过几个月,我就向总部申请调回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生孩子还不是早晚的事情!」「真的?」徐锦果然破涕为笑。

  「可是,会不会影响你的前途?」

  徐锦很快又担忧起来。

  「不会的,总公司刚刚出台新规定,分公司的一把手实行轮岗制,我这时候主动要求调和总部,他们欢迎还来不及,而且马副总就要退休了,我这时候回总部还有机会争取一下副总的位置。」陶冶轻轻抚摸着妻子的头发,缓缓说道。

  在陶冶的抚慰下,妻子总算渐渐进入梦乡。看着身边已经不再年轻的妻子,陶冶百位杂陈:徐锦是陶冶在S市财经大学小3届的学妹,父亲是S市的副书记,虽然不算很漂亮,但气质出众,举手投足中透露出良好的家教。而陶冶则是从贫困山区考出来的,只能靠助学贷款读书,靠做家教挣生活费。虽然陶冶高大帅气,性格沉稳,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但谁也没想到,像小公主一样骄傲的徐锦竟然会喜欢上他这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而且还不顾少女的矜持,主动追求起陶冶来。

  在徐锦热烈的攻势面前,从没谈过恋爱的陶冶很快就“ 就范”。虽然陶冶并不太喜欢徐锦强势的性格,也不太喜欢她经常耍大小姐脾气,但他不得不承认,徐锦所做的一切,让他无比感动。徐家不同意和他谈恋爱,徐锦就以死相逼,迫使父母只能默许。徐锦给他买衣服,经常请他吃大餐,甚至还不顾他的反对替他交学费。

  毕业时,徐锦软磨硬泡,求着一向为人正直、为官清廉的父亲把他安排进入了S市一家大型央企。工作之后,徐锦不厌其烦地教他如何搭配衣服,教他社交礼仪,教他如何应酬,把他从一个土里土气的山里孩子变成举止有度的优雅男人。两人订婚时,他的父亲生病,徐锦又托人安排到S市最好的一家医院最好的病房治疗,还日夜守候在病床前服侍起居,一点没有娇小姐的架子……所以,虽然陶冶的能力早已得到认可,不必再靠已经退居二线的岳父的庇护,但是却始终对徐锦感激有加。正因为这样,这几年他在徐锦面前,总觉得自惭形秽,抬不起头来。如今柳昕离他而去,陶冶虽然不舍,却又觉得有股莫名的解脱感,浑身轻松——正是在刚才,徐锦的眼泪让他下定决心:离开滨城这个让他纠结的地方,放弃分公司老总这样独当一面的权势,回到S市,安安稳稳的和徐锦过日子,哪怕因此影响前途也在所不惜。

  4、

  三个月后,农历七夕,在滨城的友谊宾馆里,柳昕和赵鹏的婚礼隆重举行。

  友谊宾馆是市政府招待客人首选之地,低调中透露着贵气,今天更是高朋满座。

  赵鹏已经去世的祖父是滨城的老领导,父亲是滨城人民银行的党委书记,母亲则是滨城市医院的副院长,在滨城人脉很广,方方面面都来捧场,和那些喧闹、俗气的婚礼不同,从典礼到婚宴,每个环节都组织得井然有序,虽然并不奢华,但却让人感到异常舒服。

  那晚之后,柳昕和赵鹏的关系就突飞猛进,经常在赵鹏的新房里留宿,两家父母很快也见了面,然后赵家就开始热火朝天地筹备起婚事来。赵鹏的父母,对对柳昕这个准儿媳非常满意,听说柳家经济条件一般,就爽快地承担了全部家具、家电的费用,不用柳家花一分钱,赵鹏的母亲还送给了柳昕一辆宝莱当作见面礼。

  不过,他们之所以这么快结婚,却是因为一个“ 意外” ——柳昕怀孕了。

  那是一个半月前的事情,这一阵总感觉浑身无力的柳昕去医院检查身体,没想到医生居然告诉她,她怀孕了。

  「恭喜你,你怀孕了,怀孕6周!」

  「医生,怎么可能,6周前应当是安全期呀?」柳昕迅速地算了下日子,6周前正好是她和赵鹏第一次做爱的日子,不禁吓了一跳。

  「姑娘,你不知道安全期也不是绝对地安全么?」慈眉善目地老大夫摇摇头,说道。

  「医生请问能确定是哪天怀上的么?」

  柳昕愣了半响,忽然问道。

  「那可没办法完全确定。」

  老大夫微笑着说道。

  柳昕心事重重地出了医院,坐在自己崭新的宝莱里,沉思了半响:「那几天每天都和赵鹏做,都没采取措施,可是和陶冶就那天下午做了两次,而且陶冶以前说过他结婚这么多年都没孩子,是由于他的问题,这样看孩子应当是赵鹏的……」想到这里,柳昕立刻给赵鹏打了电话,约他晚上吃饭……那晚吃完饭,赵鹏果然又让柳昕去他家,柳昕微笑:「赵鹏,我去你家里可以,不过我们恐怕做不了什么了。」「昕昕,怎么了?」

  赵鹏一脸疑惑。

  「赵鹏,我怀孕了!」

  柳昕沉默半响,突然说道。

  「真的?」

  出乎柳昕意料,赵鹏居然兴奋得蹦了起来。

  「太好了,我妈前几天还说,让我们快点结婚,结完婚就要小孩。」「可是,可是我们还没结婚呢!」柳昕红着脸小声说道。

  「那还不简单,明天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赵鹏依然兴奋。

  「可是……可是……你家里人会不会认为我不检点,所以才会未婚先孕?」柳昕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

  「昕昕,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们是自由恋爱,你情我愿,又不是偷人,怀孕了有什么丢人的!你放心,我家人很开明的,不会有其他想法的,我现在就带你回我父母家!」赵鹏开心地说道,不由分说,就把柳昕推上车。

  果然,赵鹏父母一听说如此喜讯,也是大为高兴,赵母拉着柳昕的手,连连说道:「小柳呀,孩子是上天的惠赐,一定要生下来。你不要有顾虑,孩子生下来我给你带,不影响你们小两口过二人世界。」赵父则一本正经地对赵鹏说道:「赵鹏,你是男人,男人就得有担当,你明天给我去小柳家取得人家父母的同意,然后就去民政局和小柳登记!」于是第二天,赵鹏就带着柳昕来到柳家。柳昕的父母听说女儿未婚先孕,一点没有高兴的模样,根本没给赵鹏好脸色,直到赵鹏一再赌咒发誓后,才勉强点头同意两人的婚事。赵鹏走后,柳母拉着柳昕的手,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昕昕呀,赵鹏是个好小伙子,我和你爸对他很满意。不过,我们虽然是小门小户,但也是正经人家,要是一听说你怀孕就忙不迭地答应婚事,肯定要让他们家看轻我们,到时候受委屈的还是你。」「妈,您放心,赵鹏和他父母对我都很好,我一定好好和他过日子」柳昕说着眼圈也红了。

  柳昕还在回忆前一阵发生的事情,不经意间婚礼已经到了证婚环节,男方的证婚人是滨城的市长,柳家亲属自然脸上有光,个个面带喜色,等市长发表完热情洋溢地讲话后,女方的证婚人就出了场:「现在有请女方证婚人,XX集团滨城分公司总经理陶冶先生!」陶冶从容不迫地走上典礼台,先朝市长礼貌地点了点头,又冲赵鹏和柳昕微笑一下,然后站在台中间,开始讲话:「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很荣幸地担任新娘柳昕同志的证婚人。柳昕曾经是我的助理,可以说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从一个刚出校门不久、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到成熟干练的我公司最年轻的中层干部,一步一个脚印,不断增长才干,历练经验,这其中,固然有组织培养的因素,但主要是靠着她个人的不懈努力……」「我在床上是够努力的……」

  柳昕站在台上,看着眼前这个风度翩翩、受人尊重的成功人士,忽然想起他赤身裸体,满头大汗压在她身上奋力“ 耕耘” 时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滑稽。她知道,陶冶即将调回总部,无论以前他们如何亲密,无论他们之间是交易是男盗女娼还是真爱,今后也将注定相忘于江湖……晚上,新房里「昕昕,你穿婚纱的样子真漂亮!」客厅里,赵鹏坐在沙发上牵着柳昕的手。

  「是么?那我再给你穿一次!」

  柳昕娇笑道,进到卧室,不一会儿,就穿着婚纱回到客厅。纯白的婚纱紧紧贴在柳昕高挑的身体上,愈发显得曲线毕露,大约是怀孕的缘故,柳昕的腰肢显得有些丰腴,却一点也不臃肿,反而显得更加有风韵。

  「昕昕,你别诱惑我了,我怕我忍不住惊吓到咱们的小宝宝……」赵鹏的阳物迅速地变大,可是一想到柳昕还怀着孕,只能强自忍住。

  「憋不住了?」

  柳昕笑着朝赵鹏的腿间指指。

  「憋不住也得憋呀!」

  赵鹏叹口气,一脸委屈的样子。

  「那我看看憋坏了没有,我生完宝宝以后还要用呢!」柳昕笑着蹲下,解开赵鹏的皮带,从内裤里把他勃起的阳物掏出来。

  「昕昕,你别……」

  赵鹏挣扎着想推开柳昕,却被柳昕一把按住。

  「你别乱动,马上就让你舒服……」

  柳昕抬起头,优雅地把头发挽起来,盘在头上,然后低下头张开嘴一下子就含住赵鹏的龟头。

  「啊——」

  龟头被温暖紧张的口腔包裹住,赵鹏爽得叫出声来。柳昕笑笑,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吸吮起阳物来,她的技巧非常娴熟,时而在舔吸马眼,时而吮弄卵子,很快,赵鹏的阳物就更加膨胀。

  「嗯——」

  随着赵鹏一声呻吟,马眼跳动着喷发出一股股精液,柳昕非但没躲闪,反而更加卖力地吸吮起来,双手还来回搓弄着赵鹏的睾丸,让他射得更加尽兴,直到赵鹏颤抖着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松开小嘴,站起身来,骑坐在赵鹏大腿上,就在赵鹏的眼前,把精液一小口一小口地咽进肚子里……「怎么样……小逼爽不爽……爽不爽……」「啊啊啊……你轻点……下面都肿了……」

  几乎就在同时,望海公寓里,陶冶也跪在徐锦的身后,按着徐锦圆润的屁股,奋力猛肏着。今晚他的鸡巴格外给力,足足搞了一个小时,把徐锦干得高潮迭起,连连求饶。一想到上午他眼睁睁看着柳昕被那个叫赵鹏的小子娶走,自己还得若无其事地给她当证婚人,陶冶就异常失落。

  「柳昕现在一定也撅着屁股让那小子猛肏呢……」陶冶看着被自己干得披头散发、呻吟不已的妻子,忽然想起柳昕以前和他在一起时大声浪叫的样子,不禁觉得索然无味,挺着鸡巴又狠狠地插了几下,然后就把精液全数喷在徐锦的阴道深处。

  字节数:22957

  【上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