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爱对象 】【修订版】【作者:a787a568】【

上集

   (一)

  公事化做爱,久了就会变得单调。妻有一位朋友常来我家,她身材好、爱唱歌,他们夫妻时常来找我老婆聊天,久了很熟识,常常一起去唱歌、出去玩。

  老婆看我色迷迷的,又喜欢找她唱情歌,有一天问我:「喜欢小梅吗?」问得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婆说:「老实说,我会让你梦想完成。」停了好久,我才说:「真的吗?

  你不会生气?」老婆答道:「是真的,我不会生气。」那我就实说了:「我想和她做爱,干她。」老婆一脸错愕:「是真的想吗?你们男人都是贱骨头,抱着自己老婆又去想别的女人,想着人妻熟女,也不想想自己老婆也是人妻熟女。」老婆生气的说:

  「如果你老婆也是别人幻想做爱的对象,你会怎样?」我无言以对:「好,那算了,就当我没说。」我有点生气道:「也是你要我实说的。」老婆看我如此,就说:「那有机会我找小梅谈看看。」居然如此!当然要找老婆好好干一炮啦!我拉着老婆往房间走,抱着她一阵狂吻,一手脱衣、一手摸奶,好充实的感觉。

  老婆直说:「老公,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好好干我!」老二早就举旗了,老婆握着我的老二:「喔……好大……我要……老公……快干我……」我一插见底、整根没入,妮妮爽快地迎合着……我用力猛烈地干,不晓得为什麽今天我怎会这麽勇?怒涨的鸡巴不断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撞击妮妮屁股时一声一声「啪!啪!啪!」的肉声。

  「啊……呀……老公,干我……哦……哦……干我……哎……哎……哎……爽!操死我……干我……妮妮爱你干呀!」老婆好淫荡喔!抽插了两、三百下她就差点爽昏了。我的动作越来越猛,大力猛抽,干得妮妮淫水流了一大片。

  「老公……操死我……爽!啊……呀……啊……我是你的淫妻……老公……呀……啊……淫妻……妮妮想要你干……用力干我……老公的阴茎又硬又长……插得我很舒服……」「嗯……嗯……妮妮爱你干……好爽……嗯……嗯……哎……哎……哎……哎呀!又……又来了!老公用力干呀!爽死我了……啊……噢……噢……老公我爱你……爱死你的大鸡巴……噢……呀……」老婆一爽就乱叫:「射吧!啊……射死我吧!啊……呀……」我把暖暖的精液一大股一大股的射进老婆体内,实在好舒服(忘了告诉各位大大,我老婆叫妮妮)。我对高潮後的老婆说:「小梅的事你可不要忘记喔!」爽归爽,再次提醒总是要的。

  漫长的等待总是很长,希望老婆会给我好消息。有一天我问老婆:「小梅什麽时候可以给我?」老婆说:「你真的想要我就告诉她。你等着,我去找小梅唱歌,逮到机会我会试探她的。」老婆一去就是一天,我等得不耐烦,打她手机又不接,真令我心焦急如焚。

  到了晚上老婆才回家,看她面有喜色,应该有好消息。

  老婆问:「你真的想干小梅吗?」

  我马上答道:「那还用说,想很久了!怎样,有好消息吗?今天你怎麽去那麽久?」老婆嘟嚷着说:「还不是为了你!说了你不可以生气哦!」「好,我不生气,你说。」眼见有门,我连忙追问着,老婆却欲言又止。

  「那你们去了哪里?唱歌哪有可能唱那麽久?」老婆被我吵着问,只好和盘托出:「当我告诉小梅,你想找她做爱时,她开始很生气,但又想起大家都是这麽久的好朋友,就算了。小梅说:『朋友妻,不可戏。』我说:『朋友妻,偷偷骑,一次两次没关系。』

   (二)

  小梅说:『这是你说的,不可以後悔。你先给我老公干,我再给大哥干。』没办法,我这时倒变得骑虎难下,只好回答她:『好,就这样说定了。』小梅说:『那你现在到我家,我老公今天没上班,回去跟他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意思。』当我们去到她家,小梅老公正在客厅看电视,小梅一把拉着她老公就往房间走。大概十分钟後小梅出来笑嘻嘻的叫我进去:『我老公在房间等你。』我一时转不过来:『太快了吧?』小梅推着我往房间去:『快!快进去,老公後悔就麻烦了。』我只好无奈地往房间走,她老公早就在房间里等着我了,他一看到我马上抱着我摸奶,另一只手就伸往内裤里挖鸡迈,挖得我好难过,猛叫着:『不要……不要……小梅在外面,会让她看到……』『没关系,大家不是说好了麽?』小梅老公一边说,一边脱着我的裤子,我一路拒绝。但是我越反抗,他性趣就越高:『妮妮,我想干你很久了,有这麽好的机会我又怎会轻易放过呢?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能小梅老公心想着就在自己夫妻的床上干人家老婆一定很刺激,二话不说将我压在床上,亲我的嘴、摸我的奶,一只手不停挖着我的鸡迈。我不停挣扎反抗着:『不要这样……不要……要是给我老公知道就惨了……』可是这时哪由得我?还是男人的力气大,他用身体压着我,一边脱掉我的内裤,跟住就提着大鸡鸡插进我的鸡迈里了。人家那时下面还是乾乾的,他一插进来我就惨叫一声:『鸡巴好大喔……好痛……我不要……你这样偷偷干我……我老公知道准会打死我的……不要……不要啦……』小梅她老公却没有停下来,一直干一直干,丝毫不管我反应,『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操破你的臭鸡迈……』他一面干,还一面用粗语骂我。

  他的鸡巴好大,又插得很深,人家不一会就给他干到有反应了,下面不单涌出水来,还情不自禁地抱着他大叫:『喔……好爽……好舒服……小梅老公……干我……用力插……不要管我老公了……快……』还配合着他阳具的抽送自动挺动起下身。

  我就在小梅他们家的床上给她老公操到高潮了,『喔……喔……好爽……好舒服……干我……用力……喔……爽死了……喔……啊……我要上天了……』她老公仍然挺着直直的阳具,两手按住我张开的大腿,大鸡巴快速地在人家的鸡迈里抽插着。我一边丢精,一边迎凑着他的挺送,『哦……干死我了……喔……爽死了……喔……』的继续叫床。

  迷迷糊糊中只觉得他猛烈地挺动了几下,接着全身舒服的一抖,就在我里面射精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不断射入人家的鸡迈深处,烫得我忘了一切地紧紧搂住他,无比淫荡地撒娇着说:『亲哥哥……你好壮喔!射精了,阳具都没有软下来……还很硬呢!我还要……』这时我发现小梅正在房门外偷看着我和她老公的活春宫,她一定心想着,如果现在有男人干她,不管是谁,一定会给他的。我还隐约听到小梅在低声叫着:

  『老公,你还行吗?人家的鸡迈好痒……来干我嘛!小梅老公说不要,小梅说:『那我要……我要让妮妮她老公干,听说他很勇猛,一天可以干三次呢!』

   (三)

  妮妮回来後告诉我:「看来你要干小梅应该没问题了。只是人家为了你先给她老公了,我为你牺牲,你要好好疼我啊!」听完妮妮的叙述,我假装有点生气的说:「你去了一整天,原来是和小梅老公干炮!哼!那为什麽不给个电话我?手机也不接。」见老婆委曲得几乎要掉下眼泪了,我才搂着她说:「嘻嘻!我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你却当真。老实说,有爽吗?小梅老公是怎样干你的,是3P,还是一对一?

  小梅有看到她老公干你吗?她後来有加入吗?他的『懒叫』是长还是粗?有比我大吗?」我有点急了,一连串的追问着妮妮。

  「唉!干都干了,现在问这些有什麽用?是你自己愿意,我才去做的,你现在却後悔了!人家还不都是为了你,才作出如此牺牲呐!哼!」老婆也佯怒的娇嗔道。

  「糟了!小梅是看现场的,完了,完了,她准会传出去。妮妮,你怎麽不关门呢?」但想想这也难怪她,於是我话锋一转:「那小梅什麽时候愿意给我?」「你放心,她不会传出去的。为了堵住小梅的嘴,我要她今晚就来陪你。」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她老公愿意吗?」「都说叫你放心啦!我们已经讲好了,所以我才给他,不然你以为这麽容易就可以上到小梅喔?」果然没多久外面的电铃就响起,「我来开门。」我急着往大门走去。门一打开,「真的是你啊!小梅。」我高兴到心都快跳出来了。

  看她表情忸忸怩怩的,有点不好意思,手上还提着包宵夜,看来有得吃了,这算是暗示吗?

  我招呼着说「来,进来坐,妮妮在里面。」我忙对小梅打招呼。她们两个一见面就有说有笑的,我却不知道要说什麽好:「坐……看电视……你们今天去唱歌好玩吗?」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着的是:『妮妮骗我,这不是真的。小梅确实一向很少在晚上来我家,这麽说来就来……』我还在忐忑之间,就听到妮妮说:「好了,别发呆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你就好好陪小梅干炮吧!我出去一下。」「哇!是真的!我的梦想成真了!」我兴奋得忘形大叫。

  妮妮又说:「看你的猪哥样!讨厌!别有了新人忘旧人,只想干别人老婆,自己老婆怎样都没关系,好歹我也是人妻哎!」。

  看她彷佛有点生气了,二话不说就开门出去,临走前丢下一句:「开炮时记得告诉我,我要看现场。」就留下我和小梅两人,一时尴尬得无言以对。

  终於还是我打破沉默,问小梅:「要先洗澡吗?」「不用啦!我来前有洗。」「那要喝酒吗?这样比较有情调。」「好呀!来一杯。」平时跟小梅他们出去玩时她都有喝,今天气氛有点紧张,当然更需要用酒精来舒缓一下,小梅转眼就喝了一大杯。男人酒醉办不了事,我只喝了一小杯,就藉着酒意抱起小梅往房间走去。

  将她放在床上,当然先脱衣、脱裤,再摸奶,半推半就下,她很快就给我脱光了。『我要好好干你,今晚一定要干得你半死!』望着小梅赤溜溜的肉体,我心想着:『我要报复,嘿嘿……』我一边亲吻小梅,一边安慰着自己慢慢来,但硬得发痛的老二却让我无法再忍耐下去,一把提着大鸡巴就插进小梅的鸡迈里。只听小梅惨叫一声:「喔……鸡鸡好大……好痛啊……我不要……」我腰一挺,阴茎又再进入一截,小梅大叫着:「好胀啊!痛……」我不管她,继续挺进,阴茎进入一半便开始往外抽一些,然後再慢慢插入。

  抽送了一会,小梅有点习惯了,不再抗拒,腿渐渐张开了,淫水也流了出来,於是我推、推……大鸡巴也越来越多的进入小梅体内。

  当整支阴茎都插进了小梅的阴道里後,她的小穴给撑得开开的,阴唇紧紧裹住我的鸡巴。

  随着我的抽送节奏,小梅也叫床声连连:「啊……啊……干我……啊……啊……老公……用力……好爽啊!干死我了……啊……亲爱的……你的鸡鸡好大喔……难怪妮妮爱你……爱你干……呀……我要上天了……呀……呀……好老公……」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小梅也显得越来越淫荡,双手扶着我的腰尽情地叫:「喔……喔……爽……被你干得好爽……啊……爽啊……啊……干我……老公……小梅爱你干……喔……喔……喔……」看她在床上浪态百出,已经完全忘了现在是谁在干她,让我干得既畅快又过瘾,真是爽极了!

  干了一半时电话响起,只听妮妮说:「老公有爽吗?加油!」我答道:「好爽!我现在正在干小梅,不要吵。

  嗯,你在哪里?喂!喂……」妮妮没答话了,我正忙着插小梅的鸡迈,管他的,先干完再说。

  手机放到一边,我继续干着小梅,没想到妮妮却忘了关机,从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亲哥哥……好舒服……很硬……喔……喔……好爽……我还要……」妮妮在撒娇着。

  他妈的!这对狗男女,竟背着老公偷情。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更听不出那男人是谁,到底是谁在干妮妮呢?「喂!喂!喂……」我拿起手机连叫几声,还是没答话。

  我把手机放到耳边仔细听着,那显然是做爱的声音,难道妮妮一离家就立即找人干炮?那又是谁在干她呢?是小梅老公吗?

   (四)

  老二抽插着小梅的鸡迈,报复心理油然而生:『都是你!一定是你带坏我老婆,今天一定要好好干你,干死你!』我心想着,动作却没停,抱着小梅的腰用力插,支支到底:「干死你!小梅,我干死你!」小梅大叫:「喔……好爽……亲哥哥……我爱被你干……比我老公还行……爱你……喔……喔……用力……我要飞上天了……喔……喔……又泄了……亲哥哥……我爱你……我要你天天干我……不要再干妮妮了……」「她有人干,你放心,小梅一时说溜了嘴」。正说着,我又再狠狠一插。

  「干我……喔……喔……好爽……你是我亲哥哥……」小梅忘神乱叫,我听在心里酸溜溜的。小梅不知道泄了几次,我干得满身大汗,她却爽得半死,双重刺激下,一阵快感,我泄了,射出浓浓的一股精液。

  其实我早就想知道,小梅跟妮妮的秘密,但是又想不出办法让小梅说出来。她们两个一定有问题,小梅不可能这样容易上手,妮妮ㄝ不可能心甘情愿让小梅老公干。

  二个人同进同出,说是去唱歌,也不知道究竟到哪里鬼混,想要知道妮妮的事,只有问她最亲密的朋友——小梅。

  我问你「小梅,妮妮外面有男人吗?」小梅脸有难色看着我,不敢说。

  「我刚才跟你做爱时,妮妮手机没关,我有听到妮妮跟男人做爱的声音,但不知道对方是谁。

  她平常都跟谁出入呢?你们平常都去哪里?一定有固定的地方,你知道吗?她的男人是谁,」我一股劲地追问,看我这样冲动,小梅更不敢说了。

  我将心里的不快全部发泄在小梅身上,转身压着小梅,双手握着她的奶子用力捏,再次要干她,捏得她大叫:「不要……不要……我告诉你了,但不要说是我讲的。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真是的!我告诉你,平常我们都去小吴家聊天唱歌。」我问:「只有你们三个吗?还有谁?」「你自己过去看看就知道……可以放过我吗?」小梅痛到都快受不了。

  我说:「不行!今天不会放过你。」说着我就抱住小梅的头向下压,握着懒叫往她嘴巴送,要她吹箫吸老二,小梅有点不情愿地握着懒叫一进一出的吸,没多久懒叫又硬了很硬。

  我提着大懒叫,举起小梅双脚架在肩膀上就往她淫穴插,淫穴还是湿淋淋的,插起来很顺畅。

  插着插着,小梅又大叫起来:「喔……喔……好爽……亲哥哥……我爱给你干……不要停……插……插大力点……」「他妈的!浪女,你们两个在一起准没好事!」我边骂边放下小梅双脚,下床拉着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右手握着懒叫对准小梅的鸡迈就用力插,「哎唷!

  好痛喔!你的懒叫很长……插到人家花心了……轻一点嘛……」小梅被我操得爽痛参半、又爱又恨。

  我像公狗干母狗般一直干着小梅,干到最後小梅也浪叫着:「喔……喔……喔……你干得我好爽……你的鸡巴大又长……比我老公强多了……轻一点……」用背入式交合最容易顶到花心,我干妮妮一向都是用这招,经常干得她浪叫连连,果然小梅也不例外,淫叫四起:「喔……喔……喔……亲哥哥……喔……喔……小梅爱你干……顶到了……顶到花心……我受不了……不要……不要再干我了……」小梅的淫叫声让我受不了,十万大军往前直冲,「我射!射!射死你……」狠狠一顶,我再次射精了,一股暖流激射往小梅花心,「好爽喔……亲哥哥……好爽……」小梅也丢了。我压着小梅,就像八爪鱼一样趴在床上,气喘如牛。

  休息一阵子後回过神,我问小梅:「小吴住哪里?我们去他那里看看好吗?

  看妮妮今天是不是又去了他家。」

  「不要!我不敢,妮妮会骂死我的,出卖朋友的事我不做。」小梅爽完後还是守口如瓶。

  「我早就怀疑你们俩狼狈为奸,互相掩护。穿好衣服,我们走!」我把小梅的奶罩、内裤扔给她,催促着她带我到妮妮和小吴通 奸之所,小梅无奈只好跟我走。

  我骑着机车,小梅坐上来指示方向,很快就到小吴家。「叮咚!叮咚……」我按着门铃,「来了!」答话的是女人声音。

  来开门的竟是妮妮!她边走边整理着衣服,看来是刚干完;小吴衣服没穿,坐在客厅。「是谁呀?」妮妮刚问着,一看到是我,她和小吴都一脸惊讶,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怎麽知道我来了这里?」妮妮问道。小梅不敢进来,站在门外,妮妮没看见,我拉着小梅说:「进来,怕什麽?」妮妮这时才看见小梅:「哦,原来是你出卖我!」我说:「够胆做就要够胆承认,不要怪别人。小梅是我逼她带路,不得已才来的。」小吴说:「我们正在看电视和聊天,你找我有什麽事吗?」我心想着:『抓奸要在床,现在他们衣服都穿好了,没办法告他们,只有诱导他们承认。』於是答道:「哦,我是来看看妮妮是否来了你这里,果然在这里就好。」妮妮说:「坐,我去拿冰水给大家喝。」她一言一动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东西放在哪里她都很清楚,不明底细的还以为她是这个家的主妇呢!

  我心想着:『装得好自然啊!不过早晚会让你露出马脚!』为了缓和气氛,让他们放松戒心,我便坐下来跟他们东聊西聊。

  小梅坐在小吴旁边,妮妮自然坐在我这里。小吴家有卡拉OK,两个女人想唱歌,我没意见,於是小吴起身打开卡拉OK,大家就你一首、我一首的唱得很高兴,一时气氛变得非常热络。

  我趁势提议喝点小酒助庆,大家没反对,小吴起身就去拿一瓶高粱出来,彼此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得半醉。我注意看妮妮和小吴,他们也没有特别举动,不知是我多心,还是由於我在这里,所以他们不敢。

  这时我提出不如玩玩游戏,小梅问我玩什麽,我说:「大家这麽熟,当然要玩不一样的、有情调的啦!小吴你有纸牌吗?我们来玩纸牌,输的脱衣服。」小梅说:「你们男人脱掉衣服很难看耶!真的要玩吗?」我答:「没关系,有输有赢,机会均等。」过没多久,二个女人便脱到剩下三角裤,我和小吴也只有一条内裤,再脱下去真的会难看,妮妮便说:「玩别的吧!这个不好玩。」我说:「那玩『瞎子摸像』,猜猜我是谁,这游戏很好玩。」小梅问:「这要怎样玩?」我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然後向小吴说:

  「你有领带吗?拿两条过来。」小吴进去房间拿领带,没多久就回来客厅,我对小梅和妮妮说:「你们一人一条,绑着眼睛,用嘴巴吸我和小吴的老二,猜猜是谁的,猜了错要处罚。

  一,摸奶;二,亲嘴;三,脱裤子,最後做爱看现场。做爱只能三分钟,完了再玩。」妮妮看着我说:「我跟别人做爱,你会接受吗?现场我没玩过,你们在看,我做不来。」我说:「没关系,又不会那麽倒楣,说不定是小梅和小吴做。你放心好了。」小吴倒饶有兴趣地说:「好!这个好玩!」我心想:『干!两个都不是你是老婆,干谁你都赚到了,当然叫好啦!可怜我为了钓鱼,牺牲好大。』想归想,我还是一本正经的宣布游戏规则:「女生先蒙上眼睛去吸男人的老二,每人吸三次,猜猜是谁的,猜错了要接受处罚:一,亲嘴;二,摸奶;三,脱裤摸鸡迈;四,做爱看现场,我再次叮咛着。

  最後被猜错的男人和猜错他的女人做爱,猜对的看现场。」小梅听完後一脸惊讶,直说不要,不敢玩:「亲嘴、摸奶尚可接受,还要现场做爱哎!不好吧?我们唱歌就好。」我无奈地摇摇手,其实我很放得开,只要大家讲好就好。

  又唱了一会,我拉着小梅往屋外走,她疑惑地说:「有事吗?」我问:「你为什麽不玩?」小梅说:「一定要这样玩吗?」我说:「是的,这样才刺激。」小梅想了一下,说:「我去跟妮妮商量,你等我一下。」只见她们低着头在小声嘀咕,时而点头,时有争吵……两人商量了约十几分钟,小梅起身说:「我问吴大哥好了,看他意思怎样再说,如果他没意见,就这样说定。」三个人商量了一回儿,小梅招手要我过去,我过去问小梅:「有结果了吗?」她说:「我们想再找一个人来可以吗?如果没问题,我们就照你意思玩。」我当然答应了,爽快地说:「好,就这麽办。」我假装不知道找谁,问她:「人去哪找?玩这种游戏倘若彼此不相熟,是玩不起来的。」我心想,好戏快上场了!

  小梅偷偷笑着说:「妮妮,你打给他。」妮妮却忸怩地说:「三八!你打就好。」「好,我打。」小梅倒乾脆,拿起手机就打:「喂!喂……江大哥,你有空吗?妮妮找你,要你过来小吴这里唱歌。

  只听对方答说嗯……多久会到……喔,十分钟,好,我们等你。

  妮妮的老公也在这里喔!喂……喂……小江,等你喔!」小梅好像故意提醒他,小梅放下电话说:「等一下小江就会到。」我大赞小梅办事得力,心里却有点纳闷:『干吗要提醒小江我在这里?』不过情况看来似乎朝着我预计的方向发展,好戏终於上场了……

   下集

   (五)

   「OK,」我说:「等小江到了後,我们就开始玩。」一会儿小江来了,嘻嘻哈哈的说:「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唱歌喔!」妮妮说:

  「我们玩游戏玩到一半等你来。」小梅说:「我们要玩游戏,你也参加吧!」接着指着我介绍道:「这是妮妮的老公。」「喔,你好!」小江问:「玩什麽?」我答道:「玩『瞎子摸象』,猜猜我是谁。」然後问小梅:「游戏要开始罗!你们有意见吗?」小梅满不在乎的说:

  「来就来!谁怕谁?」

  「好,那我们开始。」於是我一声令下,小吴、小江和我一起脱下裤子露出老二。三支懒叫都软垂垂的,毫无生气,但在我们自己的努力下,懒叫没多久都变得雄纠纠、直挺挺的了。

  「两位小姐,快看哪一支懒叫是谁的,有三分钟让你们摸、让你们看清楚……好,时间到了,两位小姐请用领带绑着自己的眼睛……妮妮,你先来。」在我的引领下,妮妮走过来先用嘴巴吸小吴的老二,看着自己老婆吸别人的老二吸得那样自然,我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妮妮吸得很用心,只见小吴的老二在妮妮嘴里一进一出的,他脸上也露出很舒服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妮妮走过来用嘴巴吸我的老二,但我看她没有吸小吴时用心。第三个是小江,妮妮用小嘴含着,细心地品味,还用手轻轻套动着。

  过一会儿,换小梅来,我们三个人互相调换位置,换小梅走过来用嘴巴吸小吴的老二。小梅很会吸,吸得小吴的老二硬翘翘的快要射精,小吴强忍……再换吸小江的老二,小江双手握着小梅的头,看起来很爽,最後是我。

  「好,停!」我问小梅:「第一支吸的是谁的老二?」小梅说:「是大哥你的。」「那第二支又是谁的?」「小吴的。第三支是小江的。」我们三个听後哈哈大笑,我说:「你惨了,小梅,你三个人都猜错,要接受我们三个人处罚。」说着,三个人同时往小梅走去……亲嘴。

  「妮妮,换你说。」

  「第一支是小江的,第二支是……大哥的。」还好没让我失望,自己老公的懒叫还认得。

  「第三支是小吴……」

  妮妮错了两个,只看小吴、小江就往妮妮走去亲她的嘴。第一次的结果是小梅输,认错了三个人,妮妮错两个。

  我说:「再来,这次是摸奶。」我们三个人互相调换了位置,这次妮妮猜错两个,是大哥和小吴。我先摸,自己的老婆常摸,所以就意思一下,再换小吴,小吴不只用手摸,还用嘴去吸奶头。

  小梅也猜错了两个,必须接受小吴、小江处罚。

  小吴、小江互看一眼,就往小梅走去摸她的奶。这次结果是打个平手。

  这是第三次了,输了的要被挖鸡迈。我们三个人又互相调换了位置,小梅先来,妮妮在後。这次小梅错了一个,是小吴;妮妮则三个人都猜错,自然必须接受被我们三个人挖鸡迈的惩罚,小梅被小吴挖得大叫:「好爽……轻一点,轻一点……爽……喔……喔……」这个女人发浪了。

  再来是妮妮,我看小吴很用心,轻轻地抚摸她的小穴,妮妮「嗯……嗯……嗯……」的叫着,身体轻扭。

  接下来换小江,只见小江一手抱着妮妮的腰,一手用中指插进妮妮的鸡迈里,妮妮叫着:「不要……不要……会痒……」最後是我,自己老婆,我点到即止,意思意思。

  三次计算下来,小梅:3+2+1=6,妮妮:2+2+3=7,是妮妮输了,必须接受处罚玩现场。「这次是干炮喔!妮妮你要小心。」我提醒着:「猜错一个是一对一,猜错两个是一对二玩3P,猜错三个是一对三玩4P。」我们三个人又互相调换位置,次序是小江、我、小吴。这次妮妮非常用心,细心含着我们的懒叫慢慢地吸,一支接一支地轮流摸,来回了两三次,看她那副蛮认真的样子,是太紧张吗?

  唉!妮妮这次错了两个,猜错的是小吴和小江,所以必须让小江、小吴干炮玩现场,我跟小梅在旁边看。

  小吴和小江互看一眼,一脸奸笑,看看我没反对就往妮妮走去,正准备向妮妮上下其手时,我连忙提醒着:「不可以内射!」小梅说:「妮妮,还是让我来和小吴、小江玩吧,你老公在这里不方便,我来就好。」呵呵,果然姐妹情深,有难就跳出来同当,不错!

  妮妮低头不语,小梅问妮妮:「可以吗?」妮妮说:「还好。」干!我心想:『你和小吴早就有一腿了,当然可以啦!难道跟小江也有一腿?是故意让我看着生气,还是故意要掩饰什麽……』於是在我的胡思乱想间,小吴已经开始拥吻着我的爱妻妮妮,两人亲密地唇舌交缠起来;小江就一只手挖着妮妮的鸡迈,一只手搓摸她的奶子,展开了现场的3P秀。

  第一次看到老婆被人玩,而且还是同时遭两个男人上下夹攻,当时心情不知是吃醋还是兴奋,总之很难形容,不过我还是接受了。

  看着妮妮双奶被小江用手使劲地捏着,嘴巴吸吮着她的乳头,下面的鸡迈又被小吴抠挖着,亵玩得妮妮渐入佳境,眼神迷离。

  我走出房外点上一根烟,站在门口看着妮妮帮小吴口交,一下拥吻、一下舔鸡巴……忙得不可开交,看样子我知道妮妮一定很爽。小吴抬头看看我,我故作大方的说:「愿赌服输。没关系,你们随便玩。」只见妮妮转过身来,一脸倩女幽魂的表情哀怨无奈,然後却和小吴又是一阵热吻。小江用手握着妮妮的奶子又捏又揉的,被他搞到已经变形了。我说:「三分钟,只有三分钟,你们自己好好把握。」讲完就紧张地拿起马头表计时。

   (六)愿赌服输

  妮妮望着小梅说:「两个干我一个,很丢脸,不要看!你去安慰我老公,让他干好吗?」我说:「不用,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一会儿就见小吴抱着妮妮放在床上,提着懒叫对着妮妮的鸡迈插进去,随着抽插的节奏,妮妮发出悦耳的淫声,小嘴含着小江的懒叫一进一出,喘息着说:

  「喔……喔……喔……小吴干我……好爽……嗯……嗯……」天啊!真是的,眼睁睁看小吴干妮妮,虽然有点变态,我还是强忍着。

  这时妮妮大叫:「嗯……喔……喔……喔……」小江说:「三分钟快到了,换我。」小吴满不愿意地把插在妮妮鸡迈里的懒叫拔出,刚离开,小江就握着他的懒叫对着妮妮被小吴操得满是淫水的鸡迈插进去。

  「喔……爽……用力……喔……我爱被你干……喔……」妮妮的淫声再起:

  「喔……干我……干死我……爽……喔……喔……喔……」当时我跟小梅都在外面看,看到心爱老婆被小吴和小江干得淫声四起,小梅却用吃醋的眼神看着他们做爱。我有点好奇,在心里想:『3P、4P,她们应该有玩过,要不然不会那样自然。

  她们一定有问题,背着我偷偷做……』这时妮妮的淫叫声打断了我的思考:「爽……喔……小吴干我……用力干……干得我好爽……」我一看,妮妮身上不知道何时又换了小吴。

  小梅情不自禁地握着我的懒叫,用猫儿叫春般的音调嗲嗲地说:「大哥,我要……我要你干我……鸡迈好痒……不要管你老婆……我早说过她有人干……你放心……现在你看到了,是小吴和小江干你老婆,我老公只有干过她一次。」我想着:『那手机传来的淫叫声到底是小吴在干妮妮呢,还是小江?』心里有点纳闷,为了要解开这个谜,看下去再说。

  我拿起码表一看,时间还剩30秒。这时小江正亲着妮妮的小嘴,双手不停摸着奶;小吴则压着妮妮,懒叫插在她的鸡迈中做着活塞运动。

  只听小吴大叫:「喔……喔……我要泄了……」一阵快感爽得他浑身颤了好几下,随即射出浓浓的一大股精。

  妮妮双手推着小吴,说:「不……不要射在里面,我老公会生气。」我说:

  「干!都射进去了,现在才说有个屁用!」妮妮住了口,白了小吴一眼。

  我开始倒数计时:「30秒,20秒,10秒……停!」我大叫:「停!还动?」重新再玩,小梅说:「不玩了,没意思,大哥都不理人家!我看得很难受,鸡迈好痒。」我们三个立即同时说:「你输,我们三个一起干你好吗?浪女。」小梅说:「好,再来玩!」妮妮在旁边说:「想要被干,猜错就好。真是的!我不玩了,很累,休息一下。我叫大哥干你,我们三个人看现场。」我呆了一回儿说:「出卖老公,干小梅给你们看,才不要!我第一次做爱,旁边有人,我会不适应。大家都玩累了,休息一下,改天再说。」我有点生气,就带着老婆回家,小梅跟在後面一起走。

  只听小吴说:「慢走,有空常来。」我心想:『才不要常来呢!常来带老婆给你干,你老婆为什麽不给我干?』喔,对了,小吴应该有老婆,他的老婆是谁呢?回去问问妮妮或小梅,对各位大大总要有个交代。

  回到家,小梅先给我泡了杯茶,然後小梅、妮妮依序坐着,我问老婆:「我跟小梅做爱时,你去了哪里?打电话给我时跟谁在一起?」妮妮低头不语,久久才说是小吴,在小吴家。

  「那当时你是跟小吴正在打炮吗?」我继续问,妮妮「嗯」了一声。「你们现在关系如何?」我再追问,妮妮看了小梅一眼,又低下了头。

  小梅说:「我来讲好了。小吴和小江是我先认识的,妮妮爱唱歌,於是我就介绍给他们认识。小吴人好客,家里又有卡拉OK,我们俩就常到他家玩……」(以下是我跟小梅的对答)「那是谁先跟小吴发生关系?」「是我。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小吴看妮妮身材好、讲话又温柔,干炮一定很爽,一直想要干她,我怕妮妮将我的事说出去,让我老公知道,就和小吴设计妮妮给小吴干。

  那次我有在场,妮妮喝了一杯咖啡没有多久就想睡(小吴在咖啡里加了安眠药),我和小吴扶着妮妮往房间去,我走出来没多久就听妮妮叫着:『嗯……嗯嗯……不要……小吴不要……小梅在外面,会看到,告诉我老公就完了!』小吴说:『你放心,小梅我早就干过了,她不会说的。有一次还跟小江一起干她呢!是一前一後玩3P。小梅的事我会处理,你放心,这次还是小梅设计找你来的。我想干你很久了,让我干一次就好。』『嗯……不要……』妮妮哀求着,可是哪里由得她,小吴二话不说就提着懒叫往妮妮鸡迈插,『喔……喔……轻一点……会痛……』妮妮被他干得叫起来。

  小吴似乎妮妮越痛苦,他就觉得越爽,一边往深处捅,一边还说着:『只进去一半而已,你的鸡迈好紧啊……喔……』『轻一点好吗?还没湿,会痛……』妮妮哪里够小吴力气大,推推搡搡之下就让他把鸡巴慢慢插了进去,眼看今天劫数难逃,妮妮惟有求他温柔点。

  可能小吴也觉得妮妮下面乾乾的干起来不够爽,於是抽出懒叫,一手摸奶一手挖鸡迈,挖得妮妮大叫:『喔……喔……你好会弄……啊……好爽……』渐渐地开始有淫水流出来了。

  小吴看够湿了,便抽出手指,再提着懒叫往妮妮的鸡迈插,这次因为有大量淫水作润滑,插入得很顺利,一插就直捅到底,并撞中妮妮的花心,插得妮妮大声叫爽:『喔……喔……干我……好爽……喔……喔……』我见小吴终於把妮妮给上了,就走过去看,这时小吴压着妮妮,懒叫上下运动在鸡迈中抽插,双手握奶用力地捏。小吴看到我在旁边,更用力地干着妮妮,『喔……喔……喔……好爽……小吴干我……用力……喔……喔……』用不到十分钟妮妮就被小吴操到高潮,几乎爽昏过去了。

  妮妮丢精时鸡迈把小吴的懒叫夹得紧紧的,加上我又在旁观,双重刺激下,小吴抱紧妮妮的腰用力一挺,射出一大泡浓浓的精液,全都灌进妮妮的子宫里去了,还直说干得好爽……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事後妮妮怕你知道,刚好你又想找我干炮,於是我和妮妮商量後就设下这个局——妮妮给我老公干,我给你干。可没想到一通电话就被你发现了秘密,以後的事你都知道了。你不要责怪妮妮,整件事都是由我而起,对不起!你要我怎样补偿都没关系。」我说:「这是你说的,不可以赖哦!过几天我再找你喝咖啡。」这是後话,往後的进展我会在另一章再告诉各位。

  这时我再次问老婆:「妮妮我问你,打电话给我时,你在跟谁干炮?」「是小吴。你都知道了,还问?小吴本来是小梅的男人,我是小江的,因为小吴比较喜欢我,所以我们交换,我们平常都是四个一起出去玩的。」「小吴老婆是谁?」「是秀娟,她一直都在大陆,偶尔会回来住几天。」「然怪你们会那麽自由。唉……戴绿帽那麽久,到现在才知道真相,我的福利找谁要?」妮妮说:「找小梅要,这些都是她引起。」我看了小梅一眼,妮妮吵着要看现场,要我在她眼前干小梅,见小梅没有反对,我就牵着她的手往房间走。一走进屋内,我马上抱着小梅狂吻,小梅没站稳倒在床上,我顺势过去压着她,衣服一件一件脱,嘴巴吸奶,手则伸进两腿间挖淫穴,挖得小梅大叫:「大哥……不要……我不敢了……」「还说不敢?今天要好好干你一炮,为我老婆报无数炮之仇。」说着,我把自己也脱光了。

  小梅越是反抗,我性趣越高,我用两只手指插入她鸡迈里进进出出,直插得鸡迈湿淋淋的,「喔……喔……好爽……大哥……我要……我要丢了……我要你的懒叫……」这时妮妮进来,蹲下身握住我的懒叫就往嘴巴送,然後一进一出的吸,吸得懒叫涨得好大、涨得我好难过。

  妮妮问我:「老公,这样爽吗?」我说:「好爽!」随即将小梅双脚掰开,握着懒叫就插,一下便全根没入小梅的鸡迈内,干得小梅直叫:「好大喔……大哥……你的懒叫好大……插得我鸡迈好涨……」这时妮妮趴在小梅身上摸她的奶、亲她的嘴,我的活塞运动一进行就没有停过,一口气干了二百多下,干得小梅淫水直流,大呼过瘾:「喔……哎呦……我又要丢了呀……亲哥哥……干我……喔……喔……大力……大力干……」干得我汗流满身、气喘吁吁。

  妮妮不知何时也将衣服脱光,从後面抱着我说:「老公,我要你干我,不要只干小梅。」我说:「今天先将小梅干爽,改天再找小吴和他老婆秀娟到汽车旅馆好好玩。」话说着,腰却没停,仍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我问小梅:「爽吗?」小梅直说好爽:「大哥……我爱你干……不要停……喔……喔……好爽……我又丢了……喔……干我……喔……喔……大哥……鸡迈好痒……喔……亲哥哥……我爱你……喔……喔……干我……干我……」我把懒叫用力推进到小梅的鸡迈最深处,狠狠地桩捣了十几下,只感一股电流往脑冲,腰一酸、龟头一麻,「喔……好爽……我要射了……」随着喊声射出浓浓的一股精,直喷进小梅的子宫内,太爽了!

   (七)

  彼此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多月,妮妮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会告诉我,找我一起出去。当然我也原谅了她,原谅她一时无聊贪玩。小梅夫妻时常来我家泡茶聊天,有时也会相约到小吴家唱歌,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

  中秋日,台北是台风天,妮妮和我在家闲聊:「老公,好久没有找小梅夫妇到小吴家唱歌了。我们出去走走,秋天到了,我们去泡汤好吗?」我说:「小梅夫妇没问题,小吴单男比较麻烦,他老婆什麽时候从大陆回来?」「听说下个星期就回来了。」妮妮答道:「小吴老婆很漂亮,身材好,皮肤嫩,是标准的美人妻,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喔!」我心想:『哼!小骚货,乖了这麽久,终於又蠢蠢欲动了。但小吴老婆——秀娟引起我极大兴趣,小吴呀!该是你回馈的时候了。』报复心理油然而生,於是对老婆说:「好啊!那麽就找小吴夫妻一起去泡汤吧!」妮妮答道:「嗯,现在我去找小吴,商讨一下怎麽跟秀娟说。」「不用了,随缘就好。」「你不是很想干他老婆吗?」「是如此没错,问题是他老婆给我干一趟,你不知道又要再失身几次,不划算。」「那我先找小梅给你止痒,等秀娟回来再说。」我心想:『这骚货其实是自己鸡迈痒,藉机说要设计小梅给我而已,真是狼狈为奸!』顺口答她:「也好,先暖暖身。」妮妮高兴地望着我说:「那我马上去约小梅过来。」「不用亲自去了,打电话就好。」妮妮只好拿起手机拨给小梅:「小梅喔?有空吗?我老公想请你喝咖啡……也好,那我们到小吴家唱歌吧!」小梅说:「好,就在小吴家相等。」於是我和妮妮骑着机车来到小吴家,开门的是小梅,原来她早就待在小吴家了。小梅看到我们就很高兴的说:「小吴听到你们要来,出去买水果了,很快就回来。」一会儿後小吴回来了,见到我们说:「今天怎麽有空?」我说:「台风天放假,妮妮找小梅说要来你家唱歌,没骚扰你吧?」「没,没……大家都这麽熟了,还客气什麽?你们先坐坐,我去放歌。」妮妮和小梅拿着水果往厨房走去,说:「我们去切水果,你们先唱歌。」我说:「等你们来再唱,我跟小吴先聊会天。」接着我问小吴:「小梅常来吗?」「嗯……没事她会打电话给我,到我家唱歌。」小吴顿了一顿答道。

  「那妮妮呢?」

  「偶尔有来,一般都会约小梅一起来的。」

  「喔……是这样。」我说:「妮妮有告诉你吗?听说你老婆要回来台湾,想约你们夫妻俩一起到内湾泡温泉。」小吴说:「好呀!我老婆秀娟回来一定告诉你,也是该我回馈的时候了。」「你有勇气告诉她实情吗?」「放心,我会告诉她……嗯,是说服她。我自己一个人在台湾满寂寞的,都是妮妮和小梅她们过来陪我,这一切秀娟都知道并默许的,所以你要上她应该没问题。」我说:「谢谢啦!那就等你佳音了。」小吴说:「别客气,包在我身上。」「唱完歌有好节目吗?你安排吧,我会附和。」「那我就直说了,你想再干小梅吗?」「是想再干她,只要有机会。」「好,我来安排,但你不可以生气喔!」我会意着说:「好!可是就随缘进行,不可强求,妮妮若不要,你不可以用强。」「你放心,」小吴说:「我去跟小梅讲,你等我。」看他们在厨房里窃窃私语,只听妮妮高兴拍手叫好:「我要看!」小梅说:

  「你们在旁边看,我会不好意思。」

  妮妮说:「少来了!你哈我老公很久,以为我不知道麽?上次干得匆忙,这次你们就好好地玩,我们不会打扰。」小吴说:

  「就这样,我房间借你们。歌不用唱了,我跟妮妮在客厅看电视。」於是小梅一出来,我就牵着她的手往房间走去,小梅转身说:「妮妮,你老公借我一下。」妮妮答:「好,快去吧!爽要叫出声。」小梅今天有刻意打扮过,身上的香水味闻起来很香,抱着她很舒服。衣服没脱我的手就往小梅的酥胸摸去,握着奶子一阵搓揉,搞得小梅「嗯……嗯……」叫个不停。

  我右手也不客气地往鸡迈挖,「喔……喔……爽……插进去!大哥,插进去!我要……」小梅爽得自己衣服一件一件脱,最後只剩三角裤,我顺手拉下它。

  小梅抱着我亲吻,我边吻边将手指在鸡迈里抽动,插得小梅身体轻扭,直叫好爽:「喔……亲哥哥……干我……嗯……嗯……嗯……」不知何时小吴和我老婆已来到房门口,他从後面抱着妮妮,一只手在妮妮的奶子上游走,摸得妮妮直说:「不要……看就好……」小吴还是抱着妮妮,不过手就规矩一点,两人站在那看我和小梅演春宫。

  这时小梅躺在床上,我压住她的身体,手指还是插进鸡迈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嗯……嗯……大哥干我……我要懒叫,不要指头……」小梅张开双腿,手抓着我的懒叫拼命往自己的鸡迈塞。

  真是骚货,就这麽用指头挖几下便湿淋淋了。我把手指拔出来,顺着小梅的拉力就把懒叫往她的鸡迈插进去,阴道里淫水很多,插起来很顺很爽,直操得小梅大叫:「喔……爽……亲哥哥……小梅爱你干……喔……喔……喔……大懒叫干到鸡迈心了……喔……喔……我要上天了……好爽……嗯……喔……喔……」这个小淫妇,真要好好干她一炮!

  这时妮妮看得心花怒放,自己揉摸着鸡迈,脸上一副想让人干的淫荡样,小吴一看机不可失,牵着妮妮手去摸他的懒叫,妮妮说:「小吴,你的懒叫又长又硬,给你干一定很爽,难怪小梅老往你家跑。」小吴乾脆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抱着妮妮的头往下压,把懒叫插进妮妮嘴巴里进进出出,口里直喊爽:「喔……妮妮你很会舔懒叫……我们也去相干好吗?」妮妮点点头,於是小吴便抱起妮妮过来放在我们旁边,一张大床刚好两个男人干两个女人。

  不几下,小吴就把妮妮和他自己的衣服都脱清光了,大床上四个人都赤条条的。看着小吴握着硬梆梆的大懒叫就往妮妮的鸡迈插,我兴奋到不得了,就在身旁,小吴开始干我老婆妮妮了!

  「呀……呀……呀……喔……喔……小吴……我爱你干……喔……喔……」妮妮旁若无人地叫春,小吴拼了命似的不停用力操着她的鸡迈,大床另一边的春宫比我这边还要激烈,十分钟不到小吴就把我老婆操上了高潮,「啊……啊……我要丢了……喔……喔……」妮妮抱着小吴的屁股不断挺耸着自己的下身。

  在淫糜画面的刺激下,我更卖力地干着小梅,操得小梅一阵乱叫:「嗯……嗯……喔……喔……大哥干我……干得我好爽……大力……再大力……喔……干死我了……啊……啊……」我向小吴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抽出懒叫再交换干——我干妮妮,小吴干小梅。想着老婆这麽爱操穴,我干得更用力了,下下都插到底:「干死你!干死你这个荡妇!」「喔……喔……老公……我爱给你干……插大力一点……喔……喔……我又要丢了……」妮妮爽得乱喊乱扭,小吴给她的高潮余韵未退,我又把她推往另一个巅峰。

  房间里小梅、妮妮的淫叫声延绵不断,「喔……喔……嗯……嗯……」在这双重刺激下,我和小吴几乎同时射精了,我射在妮妮脸上,小吴则射在小梅的鸡迈里。

  一阵大战完毕,彼此都累了,我和妮妮穿好衣服就跟他们道别回家,回头看时,两个淫虫还赤裸身体互相抱着睡觉。妮妮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老公,我们去逛街、看电影好麽?」我亲了她一下:「嗯,好!」

   (完)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某日赋闲在家,大约三点多时妮妮回来高兴地说:

  「秀娟回来了喔!还带了些礼物要送我们,小吴问我们有没空过去他家坐坐。」「你没事老往他家跑,这样我吃亏很大耶!」我不以为然道。

  「没有啦!是小吴打电话来告诉我的。要找小梅一起去吗?」「不用了,何况你不是要找他们夫妻泡汤麽?刚回来告诉她不好吧?让小吴自己去跟她说。」「那好,我们走。」小吴离我家很近,骑机车不用三分钟。到了小吴家,妮妮去按门铃,来开门是一位小姐,长得很漂亮,穿戴打扮入时,身着一件粉红色低胸洋装,裙子刚好到膝盖,留着长发,恰好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形。

  小吴在里面说:「来了啊?快进来坐!你们没见过吧?这是我老婆,常在大陆,甚少回台,所以认识她的人很少。」又指着我们介绍:「这是大哥夫妻。」「喔,久仰大名。我不在家时小吴都是你们在照顾,谢谢!」小吴老婆客气地招呼着我们:「我从大陆买了一些衣服回来,不知道你太太是否喜欢?」秀娟牵着妮妮边说边走:「我们到房间挑看看,是否有你喜欢的衣服。」妮妮望望我,看我的意思,我说:「人家秀娟一番好意,你就进去看看嘛!

  我跟小吴在这里看电视聊天。」

  她们进去後,我说:「小吴你真有福气,娶到个这麽漂亮的老婆。」小吴回道:「是漂亮,但是很娇,有时候找她干炮还要看她心情;就算上马了,就叫你快一点。不像你太太妮妮,身材保养得这麽好,皮肤细,胸又挺,个性温柔,干起来还会『嗯……嗯……』的叫,这才爽。」「你老婆是缺少调教,等如未开发的沙漠,我看你很少用吧?」「是少用,她长期在大陆,想干也没办法。至於她在大陆是否有人照顾,那就不知道了。」「她没有跟你聊过吗?」「有是有,只知道有一位上司对她蛮好的,常常照顾她。」「那就是有人照顾罗!难怪你找她干炮,她配合不来。找机会让我试看看,妮妮都给你用了,秀娟也应该让我干一次吧?」「好!我会给你制造机会的。」一回儿妮妮出来了,她穿一件细肩低胸小可爱,配一件短裙,很好看。小吴色迷迷地看着她,低声对我说:「哇!你老婆真美,真想现在就干她一炮。」秀娟说:「你太太身材真是好,穿什麽衣服都好看。」妮妮说:「哪有?你才漂亮呢!胸部又大又挺,腰又细。」我心想:『这两位女人真是脱光光看光光,也好,有机会我会好好干她。』妮妮对小吴说:「我跟你太太讲好明天去泡温泉,你们应该没意见吧?」小吴看看我,然後说:「当然好!」妮妮接着说:「晚了,我们要回家了。秀娟,谢谢你送衣服给我,明天我们再来找你们。拜拜!」隔日妮妮很早就起了床,衣服一件一件挑,穿好就照照镜子,不满意就脱下来再换;穿高跟鞋也一样,试了两三双。

  「老婆,你今天看起来很漂亮,像是去会情人一样。」我调侃道。

  「还不是为了你!我跟小吴讲好了今天要设计秀娟给你干,不用点心打扮怎麽可以?费话少说,走!去小吴家。」来到小吴家,小吴早就开着休旅车在门口等我们,看到我们就很高兴的说:

  「来来来,快上来坐。」我和妮妮打开车门,进去坐下,只见秀娟今天穿得很漂亮,头发有烫过,看起来充满熟女味道,显得更有媚力,很想现在就把她抱起来亲吻。

  小吴说:「我们今天到礁溪泡温泉,走雪山隧道。」小吴夫妻坐前面,我和妮妮坐後面,小吴时常回头来看我们,并说:「到坪林休息站,换你开车。」我说:「好。」心想:『这小子又不知道打什麽坏主意了,看来昨天他应该有和秀娟干炮,商量好了,要不然不会这样高兴。』一路上大夥有说有笑,秀娟笑咪咪的说:「你们夫妻很恩爱,真让人羡慕,不像我们,两地相思,一年见面没几次。」我说:「这样才好,小别胜新婚,不像我们天天见面,时常吵架。」很快便到了坪林休息站,小吴说:「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然後他去买了咖啡,一人一瓶。我进驾驶座开车,秀娟没注意,开门进来才发现是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坐在我旁边,妮妮只好跟小吴坐後面。

  秀娟帮我开了咖啡,递给我,意有所指的说:「开车要用心,注意前面,要什麽就告诉我,我拿给你。」我只好回应着:「嗯……好。」我从後视镜看见小吴和妮妮本来坐得好好的,不知道何时小吴的手已经放在妮妮的大腿上游走着了,妮妮一面拨开他的手,一面指着前面提醒小吴我在看,小吴却没管妮妮反对,一只手强行插进妮妮的鸡迈里挖,妮妮用手按住他的手,身体扭动着说:「不要搞嘛……快到了……」我看着这对奸夫淫妇在後面挪挪搡搡的,心想:『妈的,当我和秀娟是瞎子呀?一背转身就偷情,两人果然早就有一腿!』到了礁溪温泉饭店,我问小吴:「开一间房还是两间?」秀娟抢着说:「两间。」我看了小吴一眼,就对柜台小姐说:「两间,开隔壁。」房间在7楼,我们由电梯出来时,小吴在我耳边轻声说:「等我好消息。」我暗地说:「干!你还没跟秀娟讲好?」小吴、秀娟进入房间715,我和妮妮则走进716。我去放温泉水,妮妮脱下衣服对我说:「我看呀,你今天干我就好,没见秀娟的态度吗?你对她想都别想。」没多久小吴来电问我:「开始玩了吗?」我说:「还没。」电话那头传来秀娟的声音:「我做不来,你们玩就好。」小吴急急地说:「喂!喂……大哥你等我……」我心想:『小吴究竟是跟秀娟说玩4P呢,还是交换干?管他的,先跟妮妮泡汤,看他们讨论成怎样再说。』妮妮脱得一件不剩走去泡汤,她的身材确实不错,个性又温柔,干嘛我一直想要干人家老婆才爽?归根究底还是我让她变成荡妇的,到头来还得默默承受。

  我走进SPA屋,全身舒服地享受SPA乐趣,妮妮说:「老公,来一起泡温泉喔!」我说:「好,来了……」一走进汤池我就抱着妮妮亲吻,摸着奶子说:「老婆你好漂亮哎!」妮妮一手握着我的懒叫轻轻套弄着,一边说:「老公,你今天老二好硬哦!想要干秀娟吗?可是看来小吴可能摆不平秀娟耶,今天干我就好。」我说:「好!」一手就往妮妮的鸡迈插入,妮妮呼道:「轻一点……」忽然电话响起,只听小吴轻声说:「大哥,十分钟後你过来,我门没锁。」我看妮妮一眼,说:「是小吴打来,要我等一下过去。」妮妮对我说:「那我们先干一炮,你哈秀娟很久了,等一下才会持久。」我回道:「不用,你帮我吸硬就好。」妮妮说:「今天你定要好好干小吴老婆。」我答道:「好,老公今天一定替你报仇!」约十分钟後,我用大毛巾包着下身往715房走去,门没锁,我轻轻推开,听到秀娟的叫床声:「嗯……嗯……老公好爽……喔……喔……喔……呀……哎唷……老公……轻一点……顶到花心了……嗯……嗯……」就看秀娟翘着屁股趴在床上,眼睛用领带绑着,小吴正用狗爬式从後干着她。

  小吴看到我,用手轻摇示意要我轻声,我慢慢走过去,来到小吴旁边停下,一边用手套动着老二,使懒叫变得更坚硬。小吴这时用力插了几下,「噗」的一声拔出老二,示意让我插入。

  我当时一点都没考虑,握着懒叫就往秀娟的鸡迈插进去,顶得秀娟「喔」一声叫了出来:「懒叫好大……喔……喔……好爽……老公干我……嗯……嗯……用力干……」我心想:『秀娟不知道换人了吗?但她又嚷着「懒叫好大」,分明知道现在干她的鸡巴与刚才那根不同,但又不见她反对。管她的!操完才算,总之现在好好干她一炮就对了。』这时小吴走了出去,门轻轻关好,应该是去716房找妮妮干炮了。我心想着隔壁房间的情景,活塞动作却没停下,一直在秀娟的鸡迈里用力干。

  只听秀娟叫着:「喔……喔……老公……好爽……干我……用力……嗯……嗯……呀……我要丢了……快一点……大力些……爱你……公……干我……喔……干死我……喔……喔……我丢了……」听得我好爽。

  趁秀娟高潮我把她翻过来压在床上再干,这样才会插得深。「喔……喔……好爽……老公你今天好猛……我爱你干……」秀娟在我身下不停地淫叫着,我心想,秀娟真的不知道换人干了吗?还是故意装不知道?我很好奇,就把她眼睛上的领带解开。

  秀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怎麽是你?小吴到哪里去了?」跟着就用手推开我,双脚用力踢,口里喊着:「大哥不要……不要干我……不要……」我身体往下压,懒叫更用力地插着她的鸡迈,而且抽动得更凶猛。

  秀娟推不开我,只能「喔……呀……喔……嗯……喔……」的叫:「大哥不要干我……喔……呀……喔……好爽……」从秀娟变了调的声线及由挣扎逐渐转为迎合,我知道她开始干出味道来了,於是我说:「秀娟,懒叫已经插在你鸡迈里,干都干了,何况你也让我干得很爽不是吗?还丢了两次。现在你先生应该也在716房干着我老婆,你让我干,只是公平交换而已。」秀娟听我这样说,可能也想通了,便不再作无谓纠缠,松开手脚躺在床上让我干,「嗯……嗯……喔……嗯……呀……喔……大哥干我……喔……用力干死我……喔……你的懒叫大又长……干得我好爽喔……啊……我又要丢了……」放松心情又叫了起来。

  受到刺激的我腿一麻,用力挺着老二插到最深,喘着气问:「喔……我要射了……秀娟,我要射在哪里?」秀娟说:「射在我鸡迈……我的鸡迈需要大哥爱它……」话音未落,一股浓精就射进秀娟的鸡迈里。

  秀娟双手抱着我的腰,呻吟着说:「大哥不要停……用力干我……我又要丢了……喔……喔……呀……呀……大哥……好爽……从来没有这样爽过……」我干得很累了,也搂着秀娟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

  过了一会儿,秀娟起身推开我说:「我们到716房看他们在干什麽。」我说好,用大毛巾围着下半身就与秀娟往隔壁走去。到了门口,我说:「轻一点,门没锁。」然後轻轻推开,两个头探进去看,只见小吴压着妮妮,懒叫插在妮妮的鸡迈里,正上下运动用力干,妮妮叫着:「小吴干我……喔……嗯……喔……干我……好爽……嗯……嗯……」秀娟轻声对我说:「第一次看老公干别人,很刺激,难怪有人会偷情。」我问:「要加入吗?」秀娟说:「光看就很爽,不用了。」我抱着秀娟,一边摸她的奶,一边看着老婆让人干,不知道是爽还是……床上的妮妮越叫越大声:「小吴干我……喔……喔……我要丢了……嗯……喔……嗯……喔……」小吴一把揪起妮妮双腿架在他肩上,跟着又再用力插、用力干,妮妮高潮中涌出的淫水被他的懒叫一股股地掏出来,沿着妮妮腿缝流到床上一大滩。

  我走过去摸着妮妮的脸问她:「有爽吗?」妮妮喘着说:「好……好爽……小吴干……干得我好爽……」一面说,一面伸手握住我的懒叫就往小嘴送。

  小吴用力插妮妮一下,妮妮也用力吸我一下,吸得我的懒叫又硬起来。

  秀娟望着我「吃吃」的笑着,也走到床边蹲下来抚摸妮妮的奶,妮妮哪堪被我们三人这样折腾,眼看又快要高潮了。这时小吴干得更加用力,「啪啪」之声不绝於耳,操得妮妮的淫水溅到他满小腹都是。

  妮妮淫叫着:「好爽……干我……小吴……用力操……喔……喔……喔……嗯……嗯……」小吴受不了这样刺激,射精了,「噗噗噗」全部射进妮妮的鸡迈里。

  小吴功成身退,我立即顶替他的位置,握着懒叫又插进妮妮阴道,「亲哥哥你来了……干我……喔……喔……好爽……老公……用力干……我又要丢了……喔……喔……嗯……嗯……」抽插不到三十下妮妮已经丢了出来,摊在床上不断喘气。

  此时秀娟吻着妮妮的奶子,一手抠挖着自己的鸡迈,两个女人的急促呼吸声此起彼落。看到这种情形,我忍不住也射精了,射进妮妮那满是小吴精液的鸡迈里。喔!太爽了!

  见妮妮像死了一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秀娟看着小吴说:「我们回房间洗个澡,休息一下。」两人就回去他们房里了。我抱着妮妮倒头就睡,等到柜台小姐打电话来通知我们才起床。

  在回台北的路上,我不停赞美秀娟身材好、皮肤细,非常有女人味,声音轻柔,做爱配合度高,跟她干炮很爽……秀娟说:「少来了!你太太才好。

  听我老公讲,妮妮和小梅时常陪他玩,还有3P、4P,有机会我也想试试。老公,可以吗?」小吴说:「当然可以,下次找小梅老公一起出来玩6P。」一路上四人有说有笑,很快就返到台北。到台北後我们便各自回家,後话不提。

  【全文完】 字节:42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