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听前妻电话直播被她现任老公操

以下内容绝对真实,当天的事情我进行了录音,我是一边听着录音一边写下以下文字的。

先说说背景,我和前妻是初中、高中同学,算是青梅竹马了,大学虽然是异地,但因为家乡是一个地方,而且她的第一次给了我,寒暑假也天天腻歪在一起,不知做了多少次,所以我俩的感情特别好。

但是大学毕业以后,她为了有更好的发展,留在了当地,而我因为家族人脉都在本地所以回了家乡。

很老套的情节,爱情败给了距离。

当时我就觉得她早晚会离开我,所以非常反对她留在外地,我当时甚至提出她不回来就分手,她安慰我说她学的这个专业很需要经验和人脉,她想在那个城市奋斗几年,在自己的行业内积攒一些经验就回家乡,但我还是很反对。

於是她出於安慰我的目的,提出要和我领结婚证,领了证就真的是我的人了,但是先不办婚礼,她就在那里干三年,三年一满马上回来和我办婚礼,於是我就同意了。

当时我们大学刚毕业,因为上大学的时候需要迁户口,大学毕业了还需要把户口迁回原地,所以当时我俩的身份证、户口本都在自己手里,当时我俩谁也没告诉,包括父母也没告诉,就偷偷去领了结婚证,然后她就去了她应聘的公司。

但世事弄人,她工作不久,她公司有个小夥子追她(就是她现任的丈夫,后面用G代替)但因为刚入行,她还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结婚了,而且一个人孤身在异地,有时候会寂寞的。

一次同事聚会,因为大家都知道G喜欢我老婆,又不知道她已经领证结婚了,所以大家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她就半推半就答应先和G处处看。

G追我老婆很卖力,每天一朵花,隔三差五看个电影请她吃个饭啥的,她也挺纠结,一方面心里有我,不想耽误了G,但还很享受这种有人追求的感觉。

於是事情无可地挽回发生了:

一次她病了,人在病的时候是很脆弱的,当时G去她租房的地方去看她,她的室友很知趣的都出去了,屋里就剩他俩了,不知怎么就吻到一起了,在往后他俩就做了。

而且事情非常狗血,明明我俩做了N次,我把她各种姿势都插个遍,内射、口暴都有过(内射以后她吃药)而且我的JJ不算长但也不短——15厘米,绝不可能发生没捅破她处女摸的事情,但她和G做的那次竟然出血了!

她后来和我说真的不知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她那段时间大姨妈来的不准,那次受刺激就出了血,第二天他们又做了,这次却没有出血!

这真是造化弄人,G感动的不得了,以为捡到宝了(因为开始根本没打算做爱,完全是意外,所以也不可能像有些女的虽然早就破了处,但在新婚之前做处女膜修补术。第一次做出血,第二次没出血,也许这就是天意了),认准了我前妻就是他这辈子的人了,而我前妻当时还没想彻底和我分,结果又做了几次以后竟然怀孕了!

G高兴的不得了,立刻安排婚礼的事情,这回真的瞒不住了,她哭着把这事儿告诉了我,当时我也很纠结,一方面也想挽回,但另一方面虽然她的第一次给了我,但我心里还是接受不了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把孩子做了,那也是一条生命;留着,我真的当不了孩子的继父,后来我俩真的是含泪分的手。

她偷偷找个理由回到家乡和我办了离婚手续。因为当时我俩当时既没有孩子也没有共同财产,所以办的很顺利,而且因为领证的时候谁也没告诉,为了我俩将来的家庭,这个事情就作为我俩之间的秘密谁都没告诉。

虽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但反正到现在还没有泄露出去,G和我现在的媳妇儿都不知道我和她曾经正式结过婚。就这样,她变成了我的前妻。

事情过去很多年,我也结了婚,过的还算如意,她和G之间也是琐琐碎碎,但我和她还是谁也忘不了谁,她越发后悔当时没有和我在一起。

好了,本来就是说介绍一下背景,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现在开始说重点。

大概两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俩开始用微信聊天,当天我媳妇儿领着孩子回娘家了,她那面G出去和同事喝酒去了,孩子放在奶奶家,我俩於是就决定打电话聊,她还是怨我当时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承诺,如果我给她承诺,她宁愿把孩子打掉,也坚决和我在一起。

正说着她突然急切地和我说:「G回来了,先不聊了!」我后来知道她当时躺在里屋的床上和我聊天,聊的太投入了,G用钥匙开门进来她没听见,G都开门进客厅了她才发现,所以才这么急挂电话,结果越是着急越是出错,她并没有把电话挂死就把电话塞到枕头底下,出去搀扶已经喝多的G,我在电话那边就听见了,当时是我打给她的,她那面没挂断,我这面也不挂所以电话就一直是通着的。

我当时就是挺好奇,而且直觉告诉我,当天晚上他俩肯定会有一些事情,於是我就没有挂断电话,想听听他俩晚上都干些啥,反正我也不在乎那点话费。

当时G应该是喝多了,去卫生间好一个吐(当时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周围特别静,她电话是苹果效果很好,所以她那面我听的很清楚,而且一边听一边开始录音)。

然后我前妻帮G洗漱乾净,帮他脱了衣服扶他上床。

上床以后先寂静了十来分钟,当时我都想把电话挂了,突然听她说:「你干嘛,喝多了还不老实!」G没吱声,她接着「哎呀」「了一声,然后说,」亲就亲,别咬!「G是在咬她的乳头还是阴唇?然后就听见前妻的呼吸逐渐开始急促起来,但G始终没吱声,应该是更加用力的开始吸吮,但我始终听不出来他是在亲前妻的什么部位,大概亲了十来分钟,G终於说话了:「把腿分开。」前妻没有声音,应该是顺从地分开腿了,过了十来秒,前妻又轻轻「哎呀」了一声,应该是G插入了,前妻说:「慢点,水还没出来呢!」G说:「亲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水啊!」前妻说:「你一身酒味,我没兴趣所以才没有水。」G又不说话了,应该专心开心进行活塞运动了,而前妻除了插进去的时候哎呀了一声,再一直没动静,看来女性对喝多了醉猫真的没什么兴趣,就是单纯尽义务了。

就这么进行了五六分钟,前妻这才开始有点反应了,开始哼哼了,这时G说:

「翻过来,趴着。」

看来他俩刚才是传教士姿势,前妻没说话,应该是翻过身,趴在床上了,G说:「撅高点!」前妻还是没说话,应该是又把屁股撅了撅,然后就「哎呀」了一声,应该是G又插入了,这回前妻动情很快,呼吸开始急促,也发出有节奏的「嗯嗯」声。

以前我俩做的时候,前妻的叫声特别大,基本可以用呼天抢地来形容,看来当天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她那面没什么兴趣,我这面却硬的不行不行的,一想到曾经在我胯下千娇百媚的小美人现在正趴在床上,浑身赤裸,撅着大白屁股,让另一个人的jj任意抽插,我心里说不出来是酸楚还是刺激。

他俩就这样又干了五六分钟,G说:「喷里面啊?」前妻说:「戴套吧,这两天不行!」然后就是一阵翻抽屉的声音,看来他俩平时把套套放在床头柜里。然后G说:

「用嘴给我戴上。」

我真是日了狗了了,我和前妻在一起这么多次,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个技能呢,前妻说:「刚拔出来我才不用嘴戴呢!」G说那我去洗洗,前妻没吱声,应该是默许了,然后就是一阵忙乱的声音,应该是G去卫生间去洗JJ了。

然后听G说:「给我含含。」

每对夫妻之间做爱都有独特的词语,我和媳妇做爱最后我也会问她:「射里面啊!」他俩说「喷里面〃;我让我媳妇儿给我口一般说,」给我吸吸。「原来前妻给G口叫」含含「,这是题外话。

然后就没声音了,看来前妻口的技术进步了,没有什么声音,而当初她给我口的时候一直就像吃冰棒似的,啪叽啪叽的。

大概口了三四分钟,G说:「我喷你嘴里啊?」前妻应该立即就把他的JJ吐出来了,说:「滚蛋!」G又说,「那我给你做个面膜吧!」前妻说:「你到底做不做了?」

据我对前妻说话方式的理解,吞精、颜射他俩以前都做过,不过是当天她没兴趣。然后有没声音了,应该是前妻正用嘴给G戴套套,过了一会,G说:「别用手。」应该是套到JJ根部,用嘴不得劲,前妻想用手把套套套到根,G不让,让前妻必须用嘴套完,然后前妻发出很大的一声乾呕的声音,应该是G使劲把JJ往前妻的嘴里插,好把最后那部分套上,结果一下就深喉了,她才发出乾呕的声音。

G说,来自己坐上来,前妻还是没动静,过了一会儿她说:「你别动,进不去。」G说:「好,我不动,你自己扶进去。」

然后就听见我前妻轻轻地「哎呀」了一声,应该是她自己扶着G的JJ坐了进去,一想到那个曾经只属於我一个人的女人,刚才还在和我哭诉为什么我没有给她一个承诺,要和我一生一世在一起,现在却用手握着别人的JJ,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主动把那根JJ坐进自己的身体里,我就兴奋的不行不行的,当时我真的很硬,不管是和前妻还是现在的媳妇儿做爱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听到这里,之前无论是G亲吻我前妻还是传教士,还是前妻撅着屁股被G操,能听出来前妻都不是很情愿,最多就是哼哼几声,和我俩之前做爱的时,她那种呼天抢地的叫唤有天壤之别,但从这里开始,前妻基本开始主动了,叫的声音也开始由小至大了,G还在给她加油,说:「对,就这样,一下一下的,屁股抬高一点,使劲往下坐。」真是日了狗了,还让使劲往下坐,我当时就想,怎么不把你的JJ给坐断了啊!但这确实是让我前妻快速达到高潮的有效办法,之前我俩做爱的时候,她就喜欢在上面,把JJ坐进去以后,把屁股抬高,当龟头马上就要从阴道里出来的时候再用力坐下去,这样虽然频率不快,但一下是一下,每次都让JJ从阴道口一直顶到阴道的最深处,几下她就达到高潮了。

果然,不一会儿她就发出那种熟悉的声音,也不管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开始使劲地浪叫。

但是她的体力不太行,而且到了高潮以后就没劲了,果然没几下前妻就说:

「不行了,不行了,没劲了!」

之前我俩做的时候,这时我就叫她趴在我身上,我开始使劲,结果G更会省力气,说:「你别上下动,前后动就不费劲了!」看来G是一下都不想动啊,然后前妻安静了一小会儿,应该是趴在G的身上前后动呢,不一会儿她又开始浪叫,应该是又来感觉了,这时G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不一会就发出一阵低吼,应该是他射了。

大家以为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吧?别着急,后面还有彩蛋。

原来我和前妻做的时候,到这就真的结束了,但我听下去,发现这时候G的表现我确实该佩服他一下。一般来说男的射完以后,就会迅速进入「贤者模式」自己滚到一边就睡了,我表现能稍微好一点,一般是搂着前妻睡,但这时候就听见前妻说:|老公,我没劲了?「对,我的标点没有打错,是那种问话的语气,而且带着一点撒娇的意思,就听见G说:「好的,你别动,我给你收拾收拾。」不一会儿,又听见前妻开始娇喘,他俩这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又做上了,G不会有那么强吧,刚做完又硬了?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没猜到。

后来和前妻打电话我就专门问她,她才扭扭捏捏地承认了,她每次和G做完爱,都是G负责给她清理阴部,她还特别享受这种感觉,每次做完爱,就把大腿分开,把阴部露出来,等着G给她清理。

据我前妻说,G做的特别细心,每次都用湿巾仔细擦她的阴部,还会拽着她的两片阴唇仔细擦,并把阴蒂头给挤出来,仔细擦她的阴蒂,她的阴蒂特别敏感,一擦一哆嗦,所以我在电话里听见他俩刚做完爱,前妻又开始娇喘,就是他正用湿巾擦我前妻的阴蒂头呢。

然后就再没什么动静了,过了一会儿G开始打鼾了,我就把手机挂掉了,挂了我就后悔了,应该继续再听听,看看他俩早上起来会不会再打一炮。

后来问前妻,结果还真被我猜中了,第二天早上G起来,又拉着我前妻打了一炮,当时真不该这么早就把电话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