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我的故事平凡又哀伤


大学毕业后,跟同学签到重庆一家单位工作,所以待在重庆有段时间。因为个性内向又有些不好的癖好,平时极少跟异性相处,基本都是跟几个哥们混在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在渝北盘溪租了套房子,房东鸡吧黑,一室一厅什么家具没有然居然破屋子收650元房租,那时候刚毕业不懂就像快点找个住的也不管这么多。就这样半年就在工作忙碌之中。

这年得知初中的学弟在重庆读书,所以有时候去他那边的外租房(其实就是教师宿舍,有些老师私自出租出去)小住一晚,喝个酒什么的,那老宿舍楼,晚上的时候就在楼道里游走,你绝没想到老师的周末时的内裤性感到有丁字裤,偷了两三条顺眼的,蕾丝边,开档都有,主要是其中一家,居然还有肉丝黑丝,注意,裆部都有个小洞洞。那阵子小半年,我常周末过去带上一小打啤酒找学弟投宿,第二天然后带回些充满私处香味的战利品回去yy。

三楼有个女老师是教什么招投标的,三十几了(我记得她属牛),身材蛮高的,长相还行,但胸部丰满,主要是双腿超美,她的表情蛮冰冷的所以看起来不好相处的样子,可能有点年纪加上有些孤高,导致一直没找到合适对象。有时在楼梯遇见,闻其身上的香味就让人浮想联翩,但我从未得到过她的私密物品。有次早上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她房门未关,注意到她上楼顶嗮被子,于是就走进里面,翻了下抽屉,找了条黑丝袜正打算闻一下,然后就发现到她已经站到们口了,她那时候样子就像看到什么恶心到想吐的表情,挡在门口然后很凶让我跟他去警卫室,因为争吵有些大声,我真的有点吓怕了,一直赔礼说对不起,求了很多话这女的越听越不耐烦,后来就直接打了警务室,让人过来。

当时我第一反应想跑,她早有觉察到,就说我见过你,你是不是跟二楼建筑系那个新生住一起,我听到就知道跑也是徒劳。心里面想,门警过来我肯定是完了,于是我就跪下求她,跟她说我的大学助学贷款还正在还,而且二哥大哥是辍学我才有机会读的高中跟大学,家里的老人收入微博还要还债,父亲在乡里大家都认识,公安局通报后不但工作没了可能家人以后也不认我了,之后我只能从楼顶跳下去不然没脸见人。(这些当然有些是谎话,但是当时真的头皮发麻,语无伦次拼命装可怜)就这样一直乞求,虽然没哭感觉当时绝对是吓得不知所措,但是这女的还是一面副冰冷不为所动的样子。后来保卫科的人来了,她先跟他们说她有一阵子经常丢东西,一直很恼火,今天看到我一个陌生的人在楼道房门附近晃荡,就以为是小偷于是马上报警,后来问清楚原来是过来看学弟的,是一场误会。她的善意让我意外感动。

保卫科的人还是觉得我可疑,问我:你住在二楼,跑来三楼干什么。我的脸麻了一下,(这时候我要是犹豫支支吾吾,铁定出事,时隔多年,我还是为当时临场反应庆幸不已),我说出来工作极少运动,来到学校就是为了可以去球场打球锻炼一下,想起前阵子打球认识的一位同学正好住三楼,所以上三楼来敲门约一下借个球什么的,没想到没人在家。(其实三楼哪有什么认识同学,我就是赌门警不会再细问下去)。后来我打电话叫学弟回来,证明我是过来留宿的,保卫科的人就离开了。女老师临走对我说,好自为之。我才松了口气,后来半年都没去那个学校,平静工作,偶尔约个女孩吃个饭,没事打打飞机。

人有时候就是贱,尤其是一个心里有恋物癖的人,长相普通,嘴巴比较笨,就体格还算可以,所以像我这种渣男基本上约女孩子都是帮餐厅买单就完事的命运。一个人寂寞久了就开始胡思乱想,尤其是被抓后反省这种癖好可能导致毁了人生,一怒烧掉了所有的战利品。我记得刚从老家清明回来大半个月的样子,重庆微凉,正是丰收丝袜的好时节,想来想去那间学校楼道里那些丁字裤和丝袜飘荡在脑海里让我夜不能寐。一个周末深夜,我克制不住又来到学校的生活区,经过上次事件我很担心让门警认出我,不然进去觉得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那天我还留意了一下,居然还是上次其中一位在场的中年人在值班。

自从上次事件后,学弟已经言谈中对我冷淡许多,感觉他对我让他澄清事件给他带来不爽,后来就极少联系了,所以这次真的蛮提心吊胆的。我来到以前寄宿的楼道,一楼不敢碰,上二楼没有发现丁字裤了,只得到条裤袜,蛮失望的,后来心一横,上来三楼,也没什么发现。经过那个女老师的门口时,一股报复的念头闪过,这个女老师衣服中规中矩的,都是裙子和白衬衣啊这些外衣,我把其中一条裙子取下来,然后用自己外套包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学校。

晚上很晚才回到住的地方,拿出这老师的裙子穿上丝袜想象把这老师按倒在床上用力抽插……过了一个多月吧,我发现又要需要一些新鲜的战利品,晚上的时候基本都是过了十二点那样,我又跑到宿舍扫楼,来到三楼的时候,身上还没什么战利品,本以为这次要空军了,谁想那个女老师房门门口挂着两条内裤,平时遇见着这种没有情趣的裤裤,我也就算了,可这是那个女老师的,想象之前她看我那种不屑的表情就气,就鬼使神差取下来,我一摘下来就听到铃铛声坠地的声音,当时就觉得不妙,赶紧撤。没走几步门就开了,然后那个女老师就开门追出来,手里拿着电筒也可能是手机没看清,一照就看到我提着她的小裤裤,当时她有点激动,狠狠扇了下我的头说你真是没救了。然后要拨打电话,说真的当时我想掐死她,我不知道我当时敢不敢这样做,至少我前两秒钟考虑的是反正这次逃不掉,不如干脆狠一点。

令我意外的是,她拨通之后又挂掉了,这时候有些宿舍的人经过,看到我们两个人在对峙(我悄悄收起战利品,免得……)她突然叫我上楼顶。然后开始谈,她问怎么回事,我说我有恋物癖,本身没什么恶意,也非常觉得羞愧,上次被发现后其实已经收敛了,最近想找东西发泄又没地方去,对这儿恋恋不忘,我说的支支吾吾的。她越听越不耐烦,开始骂我病到变态之类的,然后说你这种人最好通知保安科,不然总是偷楼里面的女性用品。谈到这里我虽然不清楚她在想什么,至少觉得她不像是想把我抓过去的样子,于是就开始求她,乱七八糟谈一些琐事,讲一些工作压力和还助学贷款的正面一点的事,又跟她诉苦找不到女朋友之类的,感觉她当时看我就像看一条鼻涕虫,虽然恶心也不至于需要踩死,保持距离观察一下还蛮有另类的趣味。

谈了几十分钟吧,她自己觉得聊不下去了,让我把内裤还给她,然后说她拍有照片,警告我别再来学校做这些恶心的事情,最后让我留下手机号码和公司名称地址,本来说要看身份证,拿了我钱包发现没有证件就把我的公交卡扣下来,因为这个里面可以查到身份信息,我也不敢说什么,她就让我走了。当晚郁闷死了,虽然还有点庆幸她放过我,接下来忐忑不安过了段日子,总之到七月八月吧总之是夏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开始没听懂是谁,后来骂了几句我就知道是谁了,这个女老师叫我到沙坪坝,电话也没细说,就说叫我过去就挂了。我当时一愣一愣的。

在一个西餐厅找到她,原来她三峡广场附近吃了个饭,刷卡密码输错多次被锁卡,然后我就帮她结账,我记得当天我还没吃饭呢,就饿着肚子陪她逛,她先漫不经心问了我最近的事,交没交女朋友之类的,然后就开始聊她,我本以为她只是个住破宿舍的小老师,没想到居然权利还蛮大,教课还兼行政,最近在选副院长,才30来岁就能评副院长真让我吃惊的。去年差点结婚,后来男的交际广了在外面偷吃,加上她也不是体贴人的那种柔弱性格,后来就分了,最近男的家里出了点事想跟她复合,其实就是想要点钱,她觉得实在太恶心没答应,这男的就天天去学校粘她,有点影响她的工作。

我认为其实当晚应该是诉苦吧,她觉得讲给一个她瞧不起的人听,对于她这样事业心强的女人依旧有一股优势感,就像国王的苦闷不会讲给大臣听,但跟一个乞丐,却能把所有的郁闷都抒发出来,反正你就是渣渣,没资格同情我。

后来送到她宿舍楼下,就沉默了不知道说什么,当时一晚上饿死了,正好这个时候我肚子开始咕咕叫,她一听就笑了,我也没多想就说我还没吃饭,你上面有什么吃的,她愣了一下说只有水果。虽然不太情愿然她还是让我进她宿舍。上去她洗了两个苹果,我坐在小沙发上边吃边打量,其实当时我真的只是单纯看看她居室,没想到她观察到就说,你怎么还不改一改你那毛病。我当时没反应过来,过会才知道她意思怀疑我又在打她内衣物主意。当时我有点生气,就说今晚我没钱回去借你客厅睡一晚,(她今晚其实请几个同事吃西餐,后来吃完刷卡时候尴尬了,都是一个编制的同事拉不下脸开口,就让她们先走,自己一个人点杯咖啡打给朋友来帮结账,朋友不在主城说要晚点到,她无聊时看到我的号码就打算捉弄一下,没想到我真的过来帮她结账,好几大百差钱包都瘪了)。她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我一晚上饭没吃陪你到现在,就借个沙发睡一晚明天就走。后来说了不少话她才软下来,主要天在下雨,还蛮冷的,她开个玩笑搞成这样也不好意,也就不坚持了。

后来我就洗了个澡,还用了她备用的毛巾,独居女人的味道真是令人遐想呀。

等她洗完澡出来,我说我们喝个小酒吧,也算是相思风雨中了,就当陪我一顿晚餐,她也没拒绝,边喝边聊,喝兴起问我来过这边偷过几次女人内衣物,我也没打算隐瞒什么,跟她说我虽然以前常来,但在被抓前从来没偷过你的,她当然不信,跟我讲她很多内裤被偷过,后来都不敢晒外面了,都晾在小阳台上。后来把一些外衣放在外边就没被偷过了,没想到我这变态顺手也拿走了她一条裙子。她越想越气,就在晚上所有的衣物上设一条细线跟铃铛,内衣一旦被取下来铃铛就会掉下来,有动静后出来一看是我就更气,她虽然冷漠,但不至于心肠硬,觉得报警毁掉一个人又不太好,加上最近评副院长,怕一些人有心计的人可能会说三道四影响不好,所以就拉我上楼顶说教恐吓一番,小事化了。

后来渐渐说到她前男友的事,最近评副院长她压力很大,太年轻而且很多质疑声,有些年轻老师和资深的老师背后议论她不是靠实力,总之学校办公室政治也是有苦难言,所以这女人其实蛮有经济实力的,但不敢太张扬,住最差的宿舍,出门不买车代步,吃饭小心谨慎,不买名牌,总之非常小心。偏偏前男友最近常来学校找她,她有点担心这男的到时候闹不和连她的事业都毁掉。然后就慢慢聊,她整个人也没那么紧绷,人喝酒,又在放松状态,就不自然感觉拉近一点,我就不经意的向她慢慢靠拢,从偶尔碰一下她的手臂,到帮她看下手相之类的慢慢接近她,最接近那次我就把手扶住她的腰,还没准备更进一步就被推开了,她似乎又恢复冰冷,说你是想睡沙发还是出去淋雨。我一听,就变得规矩了。然后大家尴尬几秒钟她就说困了,拿了张毯子仍在沙发上就不理我了自己回房睡了。

其实我不是那种没胆鬼,躺在沙发满脑子就想干她,真的一睡下去就睡不着满脑子想怎么办,尤其是小房间里面那股独居女人的香味,让你浮想联翩。以前听人说女人愿意跟你同一屋檐下说明她还信任你,只要信任就不会太过拒绝你,尤其是三十岁的女人,还是老师。我以前没对女孩子想太多,这晚我分析她到底跟我有没有可能。然后我就躺下来想,从生理需求方面看,首先她是老师,不可能有很多跑友,加上圈子小,本身性生活选择上会有局限性,况且最近评管理层,就更加需要注意形象,虽然我不清楚她身边有多少爱慕者,但从交谈旁敲侧击推断,对方跟她还处于普通朋友的关系,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比较乏善可陈。可为什么之前那么好的气氛就拒绝呢,当时我真的超郁闷的。翻来覆去睡到半夜,精虫上脑,我偷偷起来开她房间的门,艹!居然反锁了,当时心里那种冰冷凄凉,看来真把我当渣男防了,之前还以为故意留个门让我有机会进去,然后可以一亲芳泽……!

下身憋着一股怒气没处发,只好乖乖回去躺下,半夜她起来上一趟厕所,我兴奋得不行,以为有戏,结果真的是纯上厕所,回去又把门给锁上了,所以一晚上睡不好,又饿又睡眠不足,第二天起来起来她就让我赶紧回去。当时身上就十来块钱零钱,吃个早餐,公交车一做到家时候身上就剩6块钱,真够狼狈的。

回家当晚以我的劣根性,直接拿起她以前的裙子,想像着她的样子撸一管子洪水,不然堵着一口气心中不忿。那阵子虽然很失落,但是我还是经常给她联系,那时还没微信,她也不给我她qq,电话几乎不接,我只好每天发一两条短信关心一下,就这样过了个把月吧,有天她发短信过来让我过去下,也是什么没多说,就说让我到汉渝路车站等她。碰面时她说今晚帮她个忙,前男友今晚约她吃饭,她最近院里面领导审核基本通过了,这时候不希望出什么岔子,偏偏他前男友要约她出来谈一下,她有点担心,所以让我帮她充一下男友,而且希望我强势一点,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订了一家西餐厅吃饭,这样见面对方就不敢闹太大声。

她前男友来的时候蛮意外的,气质谈吐都很斯文,而且一表人才,反而让我有点不太好意思。这男的蛮能聊的,我只能郁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一下,最后讲到感情的事情上,超级令人意外,这男的居然先道歉,然后说一些祝福的话,我俩当时懵了,后来他解释他妈前些日子因为大病,不记得什么病了,总之要动手术,手术前需要对身体调理一段时间,之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父母很满意女老师这个准儿媳妇,夸她家教好人又端庄,老人家也不清楚自己儿子出去花心,儿子也不敢跟他们说这件事,怕大病手术前影响心态,所以那阵子希望复合让老人家开心一下。后来他妈手术成功了,脱离危险,所以今天过来表示歉意。虽然女老师表面极力显得镇静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但我想她应该是气炸了,果不其然,走的时候让那男的买单。

出去的时候一路上她没什么话,都是我在说,我怀疑她是不是受打击了。她在餐厅跟我解释过,说那男的都认识她的圈子,所以不方便请她认识的男性。其实我更认为是,她是拿我来气那个男的(意思就是,本姑娘选个渣男也不愿意跟你复合)女人被追求的时候哪怕对方自己看不上,但心态上还是窃喜的,可一旦发现人家没把她当回事,应该受伤不小吧,而且平心而论她前男友算是给人印象属于非常不错那种,而且之前这男的向她借钱原来也是为了筹资为母治病,算是有孝心的人,总之比我好一大截。

后来到了她宿舍楼底,我越想越气,说今晚想找个人陪我喝点酒,她愣了下,忙说上面没酒了,我说我去买,你在家等我,也没等她回答,我就去外面便利店买了两打啤酒。到她门口敲门的时候,她说太晚了不太愿意开门让我回去,我说一个男人夜里在外面敲一个淑女的房门的确不合适,可能会被左邻右舍说闲话,所以你就更应该开门了以示坦荡。她应该是见我难缠吵到隔壁没办法就只好让我进去。

进屋喝酒的时候她才发现我买了两打,有点生气说我是不是打算在这里喝醉不走,她脾气不好的时候我不太敢忤逆她,就说喝完就走,保证不醉。然后我俩就开始边喝边聊,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因为喝了点酒她放开了礼貌性的克制直接回我:真好笑,你一个偷内裤的小变态跟我谈什么心事。当时听到有点生气的,很想把她按倒就扒开的衣服就……,不过我还是笑笑过去了。本来她就打算喝一瓶,结果越聊越开,可能是因为受打击,也可能是是因为审核通过再没有人给她找麻烦了,人显得有点放松,就问我一些难堪的问题,问我那些偷来的女性衣物用来干嘛,有没有被抓过,没女友是不是常去找小姐,专门问一些令我不好意思回答的问题看我难堪,看来她对我这人印象真是不太好。

酒快喝完时,她好像突然变得清醒起来问我:你是不是在等我喝醉,我说不是,今晚只想找个人陪陪而已。她说酒快喝完了,也谈差不多了,你回去吧。我说这么晚了,你居然放心我一个人独自走夜路。这句话蛮有效果的,虽然她没笑,但我觉得她至少没有那么排斥我了。后来我就死活赖在她家洗了个澡仔细把酒味去掉,等她也洗完了,我就帮她拿着吹风机吹头发。有几个角度正好看到乳沟,当时觉得苦了这么久终于有点回报。

平心而论,她不是那种漂亮的女人,放在人群中,你一眼看过去还不太好找到她。但是她那种教师独有的气质,让你觉得她跟许多花枝招展的女人很不一样。

讲话条理清晰,迅速切入重点,我常常讲一堆话她听不耐烦一句话就概括掉了,令我尴尬只好笑笑。这就是那种有点冷傲的态度,让我迷恋她的因素之一;第二就是她裹实感很强的胸部,不是很大那种,但是你会觉得掌握住它俩会让你很有成就感;最重的一点就是她有一双笔直的美腿,我不喜欢腿弯的,也不喜欢腿太纤瘦那种,我喜欢有张力有点圆润但不会肥腻的腿,关键的她的足部很好看,在厅里面穿拖鞋喝酒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那白嫩的美足,由于保养不错又加上缺少阳光照射的缘故看起来晶莹剔透,脚趾甲干净,也没涂什么指甲油,干净的让人血脉喷张好想吮吸几口。

夜深最后她要睡觉了,就回卧室,出来的时候拿了上次那张的小毛毯,我表情绿了,虽然没入冬,但晚上还是有点冷的。我说这样明天会感冒,她说那你去外边旅馆睡呗,我有点生气说每次你有事我想都不想就跑来,我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你让我来我就来,现在天冷了你却叫我滚出去。我说的语气有点重,她可能第一次见我发脾气,以前我被她酸都笑笑就过了,这次反应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当时我一怒直接闯进到她卧室里,坐在她床沿,她可能有点吓到,也不知道怎么办,也不愿意过来。我说我今年才25岁,刚毕业一年多的学生,你做为老师快当副院长的人还怕起一个小屁孩睡在你旁边呀。我不知道这句话效果对她有什么影响,她听后犹豫了一下直接推开我,上床然后侧身就不理我了。当时我高兴得差点晕过去,表面上装模作样斯文地钻进她的被窝。

开始都很规矩,手脚不太敢做什么动作,明明下半身涨得难受死了,却偏偏不敢太靠近怕她生气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我知道她闭着眼也睡不着,就找几个话题聊,她也没理我就装睡。我实在没办法,就隔着她的睡衣轻轻搂住她的小腹。她有点不高兴赶紧说:「我明天终审,需要面对校领导做一点答辩,你能不能不要影响我休息」,我一听就乐了,原来你还怕,就更贴紧闻着她发丝说,明天你一定过,楚院长大美女!她挣扎开说你懂个铲铲,我搂紧告诉她:你当不上,我负责,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她一听更不屑了,说你负责,你能负什么责,去把领导的内裤偷了让他们光屁股?!

我一听她这话就来气,手就开始在她下面隔着内裤游走,她当时吓一跳拼命抓住我的手说别闹,我加强了下力道,她挣扎了几下见抵不过我的力气就用手抓住被子。(你们不会知道当时我有多兴奋,两个月没打飞机,而且这女神睡在我身旁,我还抚摸她最私密的地方)一阵抚摸等到感觉她的内裤有一股黏黏的液体出来后,我觉得我快爆发了,拉开被子,就把她睡衣扒开,看她那两双滚圆的乳房就这样左右蹦出来,微微颤抖,我非常清楚当时她惊恐的表情,估计没想过我这么无礼粗暴,我看着两个圆润的双峰,我一口含下去,拼命的吮吸,这就是我期待已久奶子味道,乳圈的颜色浅浅的小一圈,虽然不是粉色但,但是看起像两颗成熟的果实,当时双手大力揉捻。感叹这就是梦寐已久的女老师,我苦忍了这么久受了这多委屈,就为了享有这个触感。

我留意她似乎没什么强烈反应,只是呼吸不怎么匀称,手使劲顶住我的头想要远离她的胸部,这让我更兴奋,我伏下身去从腹部一直吻到内裤,舔到一点那种女性私处的粘液,头一下炸开了,用手去脱她的内裤,她这次反应很大,紧紧拽住不给拉下来,推开我,突然坐起来,很认真瞪着我,她的眼睛配合眉毛很有英气,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说你先关灯。我以为她在装清纯就说我想欣赏一下你的美感。她把被子扯过来遮住胸部说,你要么关灯要么滚出去。我感觉她这次是认真的,我事后觉得理解,她是那种什么事都希望主动权掌握在手中,不喜欢被动,所以她一旦被牵着走就会条件式的反抗一下,要回一些主动权,而且还有一点,她应该是对男人有一些标准的女人,黑漆漆的看不见,至少不会那么失望。

当时没想到上面这么多,只是无奈就去把灯关了。麻痹,关了灯感觉兴奋度就降了几百个等级,虽然奶子还是那个令人舒畅的手感,但视线几乎一片漆黑,本来我是想边蹂躏变欣赏这个平时骄傲的面孔到底会变成怎样子。后来好不容易拉开她的手才把内裤脱下来,把她脚抬起来放到肩上,就开始把脸侵入那片森林溪流之中,我舌尖深入小穴里面像动物喝水一样舔舐发出一些不堪的声音,鼻子抵在她裆部被她的阴毛上混着热气弄得有点痒痒的,她在本能上还是不停微微推开我的脑袋,但明显没之前那么用力了。我的技巧不太好,只是平时看岛国片子学来的笨拙经验完全不足以让一个女人兴奋起来。后来我鼻头碰到一个微微凸起的东西,我才想起有个地方忘记了,于是又用舌尖卷着她的阴帝,然后含住大力吸允,这时我发现我的头被她用力按下去,有几次我越是吸的厉害就越被压得厉害,身体也开始有点起伏,于是就开始猛攻这个点,刚开始还有点反应到后来渐渐似乎适应这种刺激感,她又变得平静下去。

那时候我看过一篇关于g点的文章,写得很详细,但是印象模糊加上临场发挥似乎很混乱,把手指伸进她小穴大概两个字节位置,找到一篇粗糙不平的地带,然后就开始抽动,她突然受不了刺激喊了一小声出来,马上又被她咬牙忍住,我本来就是要听这个女人的浪叫,怎么肯松手,就一直在哪里抽动,过程太刺激了,她双手紧紧抓握我的手腕,把头向后仰,借着外面的灯光,我终于看到她张开的小口,只是拼死忍住不发出声音,就这样我大概连续持续抽动两分钟手指就酸的不行,手腕仿佛要抽筋,不得不停下来。这时候停下来她突然问我你怎么了,我跟她讲手很酸,缓一下。

这时发感觉她的小穴有暖暖的东西流到我的手指缝中,我打算下床开灯看一下,她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就问你要干嘛,我说我想开一下灯,她有点怒意说你想死就开灯。我听了拿不准这话是什么程度,就回到她身边背过去,舔了下手指,味道有点呛,正常人应该是咽不下的,以前听说有人专门品尝这些东西,我当时在想这些人怎么吃得下。

我摸着她的小穴已经润滑得一塌糊涂,就开始叫兄弟上场,那天喝了酒,热水洗了澡后其实头皮更加发麻,感觉jj的敏感度下降了很多,就把她的修长圆润的大腿扒开,用jj在她阴户门前拨弄几下,看到她身体受不了刺激颤抖几下,心中有种得逞的快感的。刚插进去时开始还比较温柔轻轻的找到节奏,后来不知怎么的一想到黑灯的事就有点恼火,就开始激烈的干起来,这女的也是能忍耐,有几次叫出声来又半途忍了下去,所以狂干那几分钟就只听到半声的娇喘,每次都在期待听到完整连续的呻吟声就都被她生生忍住,超级郁闷,越想越气。后来腰酸了,干不动只好躺下来休息下,真够失败的。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都在想,怎么开口舔一下她的晶莹剔透的脚丫,真的想不出好的理由。她休息了一下,见我没动静以为我发泄过了,就扣上睡衣打算出去洗澡,我一看说我还没完呢,她说你又要怎样,我说不如坐在我上边。她接着把睡衣全扣好后,就站上来,在我裆部附近来回挥手似乎找不到我的jj,我见她把衣服穿好了兴趣大减,就伸手进去准备揉一下,她巴了一下我的脸,有一点点痛,然后说你再乱摸我去洗澡了。我说你穿了衣服下面硬不起来,你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她估计这时有点受不了我这种轻浮捉弄她的态度,就说: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行我就去洗澡。一,二,三!然后就想下床,我急死了赶紧拉她回来哄几句软话,赶紧撸几下兄弟让他清醒点,然后让她骑在上面。

然后就看她在我腹部上下起伏摆动,后来我被她弄得有感觉了,忍不住就问她,你是不是不觉得舒服,她说什么意思,我说你都不叫的,哪有人做爱不吭声的,她很认真的对我说,求求你以后去找那些会吭声人。我被她说的一时接不上话,她可能也觉得语气有点酸,也有点不好意思。最后感觉要来的时候,我把她翻过来,正常位抽插内射入库。

完事后,等我洗完澡,盖上被子靠近她时,她才跟我讲,现在多晚了,老房子隔音不好吵到其他人,不太好。赶紧睡,不要再闹。我其实蛮单纯的,听她这样说心情好了许多,我就搂着她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我起得早,下去买好早餐打包放在她门口的鞋柜上,给她留了短信就走了。我知道早上如果她起床了就会催我走,不如自己提前离开留个好印象。

(说明:以上亲热时刻是纯描写,跟事实有出入,为了增添情趣和可读性进行一些夸张的修饰,本人技巧平凡,持久一般,跟各位是比不了的。我阅读了趣事板块,里面说亲密的场景不要写的太露骨,对一些性器官不要有直白的描叙,要留有空间。我还是忍不住描写了一两段,还有一个细节,最开始被抓的时候她不知道我是在偷她丝袜,那时她只以为我是小偷,第二次被抓真的是评副院长这事救了我,后来我跟她聊到,她说如果第一次就知道我有这种恋物癖就报警不会帮我的,第二其实更加生气,要不是那阵子在审核不希望多出事端,叫保卫科来也是铁定的事。所以真的有点幸运。

其实,跟这女人亲密比较中肯的描述是,那晚她先打电话问附近旅馆确定有房间,就想赶我出去住,我当时有点失落就说:每次你有事我想都不想就跑来,我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你让我来我就来,现在天冷了你却叫我滚出去,她说没这个意思,她是老师,深夜带陌生男子进房不太适合,我说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做什么违法的事,而且今天你是不是拿我来气那个男的,她可能被说中心思,赶紧否认,后来磨不过我,而且天气真的冷就一起睡,她捂住衣服难脱得要死不说,还骗我今天来月经,后来见我动手动脚知道抵不过,又求我出去买避孕套,总之过程一大堆很墨迹的事情,要真写实很难写。接下来场景大致跟上面描写一样,做爱忍住不叫,不准开灯,什么数一二三,都是让我无语的话,总之加前戏搞了不到二十分钟,最后准备睡觉了我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做,后悔死我了,以后再写出来吧)。

字节数:2050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