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愤怒的男人


已是淩晨两点多了,黑暗统治世界。大街上人车很少。这时候正是睡觉的时候,没事儿谁会野狗似的出来乱出溜呢?此时,一辆三迪从远处跑来,「滋」地一声,停在路边,温羊从车上下来了。

他今晚上夜班,本该早上下班。可开车开到半夜时,不知怎么的,忽然闹肚子。他们队长还不错,让他回去休息。温羊谦让几句后,这才换过衣服,离单位回来了。

他想到妻子时,心里就涌起一阵阵的暖流。妻子小美今年二十八岁,小他两岁。

二人的感情从学校就开始了。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技校,他们始终在一个班级。相爱之后,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小美是公认的漂亮,男人们意淫的对象。

上班后,更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在同一个单位,温羊常听到人们夸奖小美的话。

他心里总是美滋滋的。妻子是他的骄傲。结婚五年来,他们感情很好,从来没有红过脸。每次一有矛盾时,温羊也总是退让,时间长了,他都感觉自己成了小绵羊。现在单位谁都知道,他在家里是一个百依百顺的男人。有人笑他老实、窝囊,他不以为然,心说,假如没有爱的话,哪来的老实呢?为了爱,窝囊点就窝囊点吧。只要她是自己的女人。

结婚以来,虽然因为买房子的事儿,造得家里经济紧张,使小美经常发牢骚,但总的来说,她还是懂事儿的。跟他同甘共苦,面对现实,想法多挣钱。只是近http:// se52se。net/ 两月以来,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头,经常会发呆,经常在做事儿时走神。

有次装开水时,竟把自己的脚给烫了。问她好几回怎么了,小美总是有几分不安地说:「没什么,没什么,大概是没有睡好吧。」那眼神闪闪烁烁的,令温羊百思不解。

累了半夜的温羊,带着一身倦怠,向家里走去。他绕过路边的楼房,往里一折,就看见自家的窗子了。再走几步,窗子看得更清楚了。

本来嘛,天那么黑,是看不到的。只因为他家还亮着灯。这倒新鲜了,怎么这么晚了,小美还没有睡呢?明天还得上班呢。她是老白班。这个段的马段长可是严厉的。去晚了一点,他会扣工,还会骂你个狗血喷头。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温羊总比见了别人时笑脸更多一些。要知道,在他们这个段,百十号的人里,段长就是土皇帝。得罪了他,没你好果子吃。

走到正对自家窗子下边的位置,他停下步子,心跳都加快了。他仰望着,以闪烁着繁星的天空为背景,自家的窗子挺亮。别看挡着一屋红色的窗帘。在别人家窗子都是黑暗时,自家的窗子好亮呀,简直象宝石闪在石头之中。

那正是卧室的窗子。小美没有睡,在干什么呢?在看爱情连续剧,跟主角同喜同悲,还是在安静之中织毛衣呢?她的睡眠一直很好。晚上八点就睡的,躺下就着。今晚倒是挺非凡的。哦,难道说她知道我要回来,在等我吗?真是心有灵犀呀。我得慢点上楼,给她一个惊喜。然后扒掉衣服,干那好事儿。这么想着,温羊就满怀甜蜜地往门洞走去。

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正有一个男人代替他在小美的身上耕耘呢。他们用的是正常的姿势。二人象两只大白羊,重叠在床上。男人是个大胖子,快赶上猪了。压在小美身上,真叫人担心会将娇小的小美给压碎了。可是没有,在男人呼呼地操弄下,小美正舒适地发出呻吟,并扭肩摆臀地配合着,一双美目都眯成一条缝了。

男人气喘如牛,屁股上的肉不时游移着。屁股耸动,那根黑不溜鳅的玩意在多毛的小洞里进出着。每次抽到穴口,再猛地插入,总想插得深些。无奈胖人的家夥往往跟身上的肥肉成反比。人越胖,家夥事儿越短。所谓胖人长脚,瘦人长屌,是有道理的。

男人将棒子再度插个尽根,小美哦了一声。男人望着她被欲望烧红的俏脸,问道:「宝贝儿,你舒适吗?」小美抚摩着男人的背,哼道:「舒适,舒适得骨头都散了。」男人大为满足,加快速度,让肉棒更急地出入女人的腔道。能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他没想到的。既然有这个机会,那就得多多珍惜。不就是要钱嘛,要多少钱,吱声就是了。只要能多操操这个女人,花多少钱都行。

这个小美平时看着比谁都正经比谁都自爱,真是想不到呀,给她一万块钱,就可以随便操了。

什么正经,纯洁,高尚呀,都他妈的扯蛋。这女人就是个破鞋,还装鸡巴好人呢,去他妈的吧。鸡巴一插,也知道哼哼,跟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操操她,猛操她。谁知道以后还有多少次操的机会呀。

男人趴在她身上猛干着,干得奶子都颤颤的,跳跳的,使人发痒。于是,他两手抓住小美白桃似的奶子,又抓又捏的,还直画圈。对两粒小奶头更是不遗余力地拨弄,下边的肉棒仍然铿锵地有力地干着;干得泉水潺潺,流湿了下身。

男人一脸的淫笑,问道:「小美,怎么样,爽了没有?」小美哼哼唧唧地说:「爽呀,爽呀,怎么今天你的战斗力这么强呢?往常你可是十分锺就完事了。」她挺着屁股。

男人一边大力抽干,一边说道:「那是因为我平时没使出真本事,在逗你玩呀。今晚你就看我的本事吧。我一定操得你骚水流干,明天上不了班。」心说,幸好来之前吃了药了。还真他妈的管用,效果不赖呀,不亏是美国货。国外的东西就是质量好。

小美故意叫道:「那可不行,上不了班,段长会扣工的。」男人嘿嘿一笑,眼里射出自得之光,说道:「只要有我在,谁敢扣你工呀。

我就是段上的皇帝老子。谁他妈的敢支了毛,我让他土豆搬家——滚球子。」说着话,将家夥整个抽出来,看了一眼被插成圆洞的女阴以及粉肉、沾液,然后低头猛吸了一会儿,吸得小美大呼小叫时,才将家夥再度插进去。他将速度提到最快,狠不得操死这个女人。她叫自己发狂,她叫自己沉醉。自己第一次见到她,就想操她。操这样的女人才有成就感,才有骄傲感。自己家的那个黄脸婆简直不是女人,跟风干了的猪肉差不多。

小美娇喘着说:「你厉害,你牙子。那还不给温羊调一下工作,让他开个状况好一点的车。」男人的动作慢下来,亲了亲小美的奶头,说道:「小美呀,我刚给他提了工资,要是马上就给他好车,会引起别人的疑心的。饭不能一口全吃完,要一口一口的吃。你别急呀。」小美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可不管,我要你快些办事儿。」男人哼哈应付着,心说,我什么都满足你了,我的被利用价值就降低了。以后,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我还能经常操到你吗?想到这儿,他又凶狠起来。

男人气喘着,女人浪叫着,性器也滋滋地磨擦着,身下的床也有了强烈的意见。

狂欢的乐曲布满了整个房间,表现着原始性的粗野与狂妄,人性的贪婪与诡诈。

春色满屋,二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灵活得象一个球,伴着男人的淫笑,女人的贱笑。墙上还挂着结婚的大相框。相片里的温羊那么兴奋,暖和如羊。而小美婚纱如雪,依偎在丈夫怀里,眼波流转,桃腮泛红。高贵得象皇后,纯洁得象圣女。

那么高高在上,那么高不可攀。而床上被别人操得象婊子一样叫的就是她。

她也没想到,温羊此刻已经回家了,离她的大床越来越近。是的,温羊静静地上了楼,走到自己家的门前时,就隐隐听到了里边的欢愉声。他愣了一下。再一听,不错,淫靡的欢声。莫非小美在看成人光碟吗?她怎么这么大意呀,叫邻居听见多不好哇。万一给警察听到,万一碰到多事的警察,也许还会有麻烦呢。

他将钥匙静静插入锁孔,缓缓转动,尽量不发出声音。他还想着给小美一个惊喜呢。当他打开门,拔出钥匙,往里迈步时,里边的声音变大了。

这是必然的,门一打开,声音的阻碍就小了,他听得自然就清楚明白了。他听出来了,这哪里是电视的声音呢?那女声就是小美呀。她的浪叫他太熟悉了,熟悉得就象自己随时知道她天天戴什么样的胸罩,穿什么样的裤衩。

他猛地感到心好痛,象是被一根针扎进去了。显而易见,小美在叫床,叫得那么放荡,那么肆无忌惮,那么不要脸。是谁使她发出这种声音呢?那个男人是谁?是谁这么王八蛋?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流血。被心爱的女人伤害的滋味儿是多么苦呀,多么难受呀?

当这一刻,他感到眼前发黑,骨头发软。他都想打开窗子,从这七楼上跳下去。他感到自己活着的意义都没有了。接着,他咬咬牙,忍受着耻辱的打击,愤怒的烧烤,背叛的折磨。他蹲下来,深吸了几口气。缓和一下情绪,然后才向卧室摸去。他很想知道,那个给自己带来奇耻大辱的男人是谁?听声音并不生疏。

走到中途,他又退了回来。犹豫一下,他向黑乎乎的厨房走去。蹑手蹑脚的,象一个小偷。而那淫声浪语、床上喧闹仍然持续着,多象出色的A片啊。

进了厨房,在黑暗之中胡乱的摸索,遗憾的是并没有摸到平时切菜砍肉的菜刀,倒是墙上挂的那把水果刀还在。温羊将水果刀揣进兜里,怀着不安与悲愤转身向卧室方向走去。他的本意是,一定不能便宜了奸夫,得好好教训他。万一打起来,一旦自己不是对手,可以用武器帮忙。王八好当气难消,今天的事儿不能善罢甘休。若是这件事整不明白,我温羊就是白活了。一想到妻子,他痛苦得都想撞墙。

好半天,他的脚步才挪到卧室门口。门里的画面已经变化了。他看到那男人站立在床前,而妻子蹲在地上,脑袋连点带摇的,鼻子还哼哼着。

白嫩的肉体在灯光下泛着美丽的光辉。屁股肉撑得紧紧的。两股屁股肉之间的低洼处一片阴影,是那么诱人,换了哪个男人都会起兴的。温羊强忍着,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失去理智。

那男人眯着眼睛,双手按着小美的头,说道:「宝贝儿呀,你真会舔呐,比上回的手艺更强了。好,接着舔,每个地方都要好好舔呐。你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小美将肉棒吐出来,望着口水闪闪的玩意,媚眼如丝,娇声说:「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的大鸡巴好好操我,让我浪起来。」男人哈哈大笑,说道:「小美呀,你可真骚呀,我好喜欢呐。」小美笑了两声,便手握家夥,伸出舌头去舔男人的蛋蛋。柔软的舌头扫过男人的软处。蛋蛋顽皮地一动一动的,象是故意逗她。小美也真体贴,又叫男人坐床上。她推高男人的大腿,温柔地舔起男人的肛门来。

男人大叫道:「宝贝呀,你可真要了我的命了。你真会玩呀。你比婊子更象婊子呀。」他全身颤抖着,无比激动。他玩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可是并没尝过这般滋味儿。

小美舔得更起劲儿了,抽空还说道:「马段长呀,我一定让你爽个够,让你爽得不想回家。」那条舌头无微不至地活动着,比服侍自己的丈夫更细心,更多情。

门口的温羊见了,几乎都不会动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的妻子这么般下贱,这么淫荡,连这么肮脏的事儿都肯做。他好妒忌,好伤心。小美在自己面前就这么没有放纵过、热情过。

二人的性生活都在是传统的路上走的。别说舔屁眼,让她亲一下龟头,她都会皱眉说:「你变态呀,好恶心呐。」可现在,她跟婊子有什么区别?她就是个婊子,是马段长的婊子。

那个男人就是马段长。温羊看着马段长脸上的横肉,联想到他在段里那横行霸道,不可一世的样子,不禁有点紧张了。他本想冲进去,一刀结果他。可是,现在,他又犹豫了。自己要是扎了他,会是个什么好果呢?家庭、名誉、工作、前途……屋里的段长哪里知道旁边还有最熟悉的观众呢?他啊啊地叫了数声,大喘着气,说道:「小美呀,不要再舔了,我受不了了。宝贝儿,让我操你吧。你的逼同样叫我着迷呀。」小美舔够屁股,又亲吻着男人的龟头,偶然还轻咬着,比吃冰棒还来劲儿。

她热情如火,动作熟练,尽情地表现着女人的风骚跟性感。一只手还在男人的身上乱摸着。

段长催促道:「宝贝儿呀,听话呀,咱们接着干。干完我好走,万一你男人回来可不好玩了。」小美放开肉棒,问道:「你还怕他吗?他不就是你手下的一条狗吗?」段长还算清醒,说道:「小宝贝儿呀,他是我手下的一条狗不假,可是狗急了也跳墙呀。咱们偷着干干就得,可别叫他知道了。」小美蛮不在乎,说道:「知道又怎么样?他可是老实人,一棒子都打不出屁来。给他个女人,他都不敢干。」段长坐起来,摇手道:「你这么说,是你并不了解男人。一个男人,不管怎么老实,假如受到刺激,情绪冲动之下,可以由一只羊变成大灰狼的。」小美说道:「我不信。不干够了,可不行走呀。」段长嘿嘿笑着,说道:「好了,小美呀,咱们玩命操吧。我最喜欢操你了。

来,摆个姿势吧。」

小美问道:「怎么操?」

段长捏捏她的奶子,说道:「当然是狗操的姿势了。」小美嗔道:「不好,那么难看。」段长脸一板,说道:「那有什么难看的。你就是狗操的吗?」说着话,下了床,使劲拍拍小美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脆响。小美在段长的命令下,双手扶床,弯下腰,屁股翘起老高。两个洞口暴露无遗。圆润而滚圆的屁股,白得象雪。菊花紧凑,是一圈褐色的皱肉,纹路虽淡,却很清楚。

此时,这里也闪着水光了。再看那个风流穴,薄薄嫩嫩的花瓣张开了,淫水潺潺,打湿了卷曲的绒毛。在毛上下坠未落,如同蛛丝般具有粘性。

温羊在门口看得清楚,心在发抖,悲痛欲绝。他想不到,怎么也想不到。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会是这样。这个人背叛了他,不止是肉体。

段长弯下腰,仔细观察着小美的下体,赞叹道:「小美呀,你的玩意真的很不错,是一流的呀。我好喜欢呀。」小美摇着屁股叫道:「喜欢就操吧。」

段长答应一声,但他还是亲吻一番。两手抓弄屁股,口舌针对腚沟,大展才能,把小美舔得淫水飞流,浪叫不止:「爽死了,爽死我了,亲爱的,我要不行了。」段长擡起头,舔了舔自己湿湿的嘴唇,说道:「小美,你马上就知道我的厉害了。」说着话,直起腰,手握肉棒,照准骚穴,一下插到底了。小美被插得身体一耸,啊了一声,说道:「真好呀,真好,马上就不痒了。」段长笑道:「你这个婊子,就是欠操呀。」说着话,抱着小美的腰,呼呼地干起来,每一下都干得很有气势。干得小美连喊带叫,连扭带摇,尽情表达着自己的舒爽。

温羊痛苦得把嘴唇都咬出血了。他受不了了,鼓足勇气冲了进去。这使段长大惊,笑声都僵住了。小美一转头,发现是自己的男人,惊叫出声:「温羊,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亮天才回来吗?」温羊瞅着被肉棒充实的撅着屁股的小美,咬牙切齿地说:「要是亮天回来,怎么能看到这场好戏呢?」小美紧张地说:「段长,你快起来。」

段长到底是老江湖,见过大世面,按着小美,说道:「怕什么呀,小美,反正他都看到了。咱们还没有干完呢。让你男人看看,你有多么骚,多么浪,多象一个婊子。」说着话,挺着肉棒,继续抽插着,有意刺得慢些,让温羊多感受那扑滋扑滋声。

温羊离得近,亲眼看到段长的骄横与狂妄,亲眼看到段长的黑鸡巴插着妻子的嫩穴。这个一直属于自己的嫩穴,此刻却插着别的男人的东西。那鸡巴一出一进的,插得好来劲儿。这是人家向他的挑战,对他的淩辱。

温羊的头上蹦起青筯了。段长毫无顾忌,一边拍着小美的白嫩的屁股,继续插着小穴,一边说道:「我说小温子呀,你都看到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吧,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不会打个奔儿的。」温羊眼睛都要冒血了,叫道:「我不要钱。」段长笑道:「不要钱,要什么呢?想干点好活儿是吧,那也好办。我给你调动就是了。只要小美经常让我操操,我什么事儿都答应你。」温羊的目光盯着二人性器的结合处,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当男人的尊严跟妻子的清白。」段长哈哈一笑,猛插了几下,说道:「你怎么这么傻呢?别人要是有你这样的老婆,一定得乐死。你没听过嘛,男人要想日子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温羊叫道:「马段长,我要是干了你老婆,你会有什么感想?」段长笑道:「那我还巴不得呢。你去干吧,多少年都没有别的男人干她了,她正骚得很呢。」温羊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叫道:「姓马的,你简直是个大王八。」段长嘿嘿冷笑,将湿淋淋的肉棒抽出来,看看被干得发红的小穴,然后嗖地又刺进去,刺得好快,跟疯了一样儿。小美回过头,叫道:「段长,不要干了,不要干了。我男人看着呢。」段长猛干了数十下,扑扑地射了,全射到小美的穴里,一脸的满足,感慨道:

「操逼真好呀,操你老婆更好。」

然后扭头对温羊说:「小温子,你都看到了,咱们俩谁是大王八。你就安心当你的王八吧,当王八有什么不好的。这样的又骚货,会让你当一辈子王八的。

不过你可以靠吃软饭活着了,还能活得挺滋润的。

哈哈,活王八。「说着,他大笑起来,布满了对温羊的污辱与鄙视。小美这时坐到床上,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

温羊再也忍不住了,忽然掏出刀,打开刀刃,照段长的身上就是一刀。刺得真狠,刀刃全没。一声惨叫过后,鲜血沿刀口渗了出来。

段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带着那把刀。

温羊害怕了,身体一软,便坐到地上了,脸色苍白。刚才刺人的勇气全都没了。

小美过来了,惊叫道:「温羊,你怎么能这样?杀人是要偿命的。」她光着腚望着呻吟着的段长。这个刚刚操过她的男人。

温羊的目光一看到小美绒毛上的淫水,气恼之极。他猛地在地上跳起来,左右开弓,两个大耳光,痛骂道:「臭婊子,烂婊子,不要脸的贱货。我打死你。

我哪点对不起你,你给我戴帽子。」说着话,又一脚将小美给踢倒了。

小美的脸上出现清楚的指印。她坐起来,痛苦地说:「我不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嘛?想日子过得好些。」她望着这个从不敢反抗自己的男人。

温羊冲上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骂道:「放你的狗屁,为了家也用不着当婊子。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呀?发情的母狗呀。」说着话,又是一顿暴打,打得小美满地翻滚,呻吟不绝。

小美被打得鼻青脸肿,全身疼痛。当温羊打累了时,又坐到地上大喘气。当他的目光扫到段长肥胖的肉体上,他惊异的发现,段长的肥肚子不再起伏了。

这个发现使温羊心一凉,慌了手脚。温羊跑上去,一摸鼻孔,失声叫道:「他没气了,他没有气了,这可怎么办。」说着话,全身颤抖着坐到地上。

小美还算头脑清楚,指指温羊,说道:「不能叫他死呀,死了咱们都完了。

快,快送他去医院。」

温羊慌张地回答道:「对对对,医院医院。」说着话,就要抱起段长。

小美提醒道:「给他穿上衣服,不然不好看。」这个时候,她又想起人应该要脸了。

于是,夫妻二人一起动手,给不死不活的段长穿上衣服,然后以赶火车的速度将他送往医院。这个过程时间很短,可是在夫妻二人的感觉上,都是漫长而难难的。出了这事儿,谁的心情都不会好了。尤其是小美,想不到自己的发财之道会造成流血事件。看来,老实男人也有一旦发威,也有一种锐不可挡的力量。

几个月后,这出悲剧终于有了结局。马段长并没有死,一瘸一拐的他含泪掏了两万块钱给温羊,算是精神补偿费。同时还保证以后再不碰小美一下。幸好没有影响前途,他还是段长。

而温羊跟小美并没离婚,打过闹过之后,还是夫妻。

他不是个强者,缺少骨气,离不开小美。他还当他的司机,在段长手底下工作。

只是段长给换了新车,更加挣钱了。

而小美照常上班,照样是在人前昂着头,一本正经,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象跟从前一样,是金逼银逼,男人休想靠近。

要说有什么不同,只是一样,三人都成为名人了。尽管他们守口如瓶,但纸里包不住火。这丑闻还是闹得满城风雨,世人尽知。走到哪里,都有人熟悉他们。

尤其是小美,背地里有人叫她潘金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