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叫鸡皇帝


北宋时首都在汴京(今日河南开封)又叫东京。十分繁荣,在这时。就出现了大批妓院。即是文人叫的“秦楼楚馆、花街柳巷”,有妓院,就有名妓,她们的艳名,连皇帝也总到,心思思,并出现皇帝也叫鸡。

在妓女中。以迷倒宋徽宗赵佶的李师师最为出名,她不单止迷倒了皇帝,连当时不少才子如秦少游、周邦彦亦对她展开追求,不过,李师师是吊起来卖,自高身价。

宋徽宗后宫有佳丽三千,为什庆他还要“叫鸡”(召妓)呢?最主要是透过太监张迪而知道叫鸡的过庭。而赵佶这个皇帝,是在这晚后产生冶游的念头。

赵佶写完了书法,就去找一个叫淑妃的出火。

这们激妃年方二十,是大臣张景的女儿。

赵佶喝了些酒,他已经近五十岁,虽然是皇帝,但“起头”较慢是免不了。

淑妃对于赵佶,是十分拘谨的,她到底楚大家闺秀。

赵佶扒开了她的衣服。

因为她知道要被皇帝临幸,所以没有用胸兜等遮掩物,扯开裙子,就是一具裸体。

淑妃的体脂是瘦瘦的,她两个乳房十分细小,皇帝双掌就可以掌捏住。

淑妃的乳房细小,奶头亦不大,她的小腹平坦,腰肢娇幼,但明致是瘦骨瞬询,在肚跻下,淑妃的阴毛十分浓密,而她腋下的腋毛,亦十分浓密。

赵佶有点酒意,就压在淑妃的身上。

淑妃娇小,被赵佶压住,她的呼吸有点困难,不过。她不敢推开皇帝,亦不敢叫。

赵佶满是酒意,就吻落她的小口上。

淑妃有点抗拒,但她还是迎合着皇帝,她伸出舌尖,让赵佶吻着。

“淑妃…”他一边吻,手就按在她的小乳房上。

赵佶的手痰长,五指一抓,就抓住她的小乳房。

少女的乳房挺结实、坚挺的。皇帝大力地搓揉,淑妃觉得有点痛。赵佶擅办太大力了·她只是蹙了蹙眉,不敢呼痛,对于皇帝,她是要逆来顺受。赵佶一边吻,一边搓乳。他对于淑妃像木美人一样,已经见怪不怪,在后宫佳麓中,大部分表现均是一样。

他的嘴吻了她的小嘴一会,皇帝有些冲动了。

赵佶似乎嗅到一些体味。是由淑妃传出的,那是她的腋下。

淑妃在“临幸”前,已经洗过澡,不过,她等了皇帝半晚,腋下不免有点汗。

有汗渍自然有气味。

赵占就吻向她的腋窝。

“哎……”淑妃轻呼了一声。她对赵佶的鼻子、口唇在自己的腋毛上揩擦,有痕痒的感觉,不过她叫了一声,而就红起来,她是闲秀,在床上不能叫。

但赵佶的动作令她十分难受,他除了用鼻嗅之外,还用舌头去舐她的腋窝,这令她招架不来。

他舐在她的肉上,有点咸味,赵佶在挑情上是有一手的。

“女人喜欢被男人搂抱,抱着她吻,她的气往上冲,面孔就发热,这时可以向她呵气…接下来,她的乳房会变得更结实,鼻尖会冒出汗珠…接下来,她的舌头变得薄而滑…再下来,她的阴道有分泌,会弄湿大腿内侧和屁股…女人这时十分希望用肉棒插她,她的喉咙会干起来,不住吞口涎,这时就要将阳具插入…”赵佶一边而想一面观察淑妃的神情。

她还是半闭着双眼,面颊发红。但鼻尖上就有些汗珠冒出来。

赵佶舐她的脸窝,令淑妃的牝户开始有浮水冒出。??

“假如我的妃子能够叫出来,大声喘气,这是多么好…”赵佶想她叫床,但淑妃就拚命忍住不叫。

不过,她在赵佶挑情下,还是有反应,她的小腹很白然地扭动,好像对赵佶提出:“进来吧!”

赵佶的手仍按在她小巧的乳房上,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小乳房是丰满了少许,而她的奶头是发硬,凸起。

她被赵佶舔了片刻,就已经有反应,赵佶喜欢舔舐女人腋窝,那里具有咸咸的味道,经过啜女人的奶,啜不出东西来。

“淑妃,很难受是不是?”赵佶的口移离她的腋窝。

淑妃的面孔更红了,她娇羞地点了点头,跟着闭上眼。

赵佶对这个比自己细二十多年的妃子。有一股“征服”的快感。他这时再俯下头来,张嘴就含住她一颗奶头。

她的奶头像小红枣般,硬硬地凸起。

赵佶的舌头,舐在她的奶尖上。

“哎…呀…”淑妃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她很快就以为自己失仪,慌忙闭上眼。

她的娇躯不住发抖,这是她动情表示。

赵佶轻咬住她的奶头吮。

淑妃未生养过,但吮奶吸头带来的快感,令她的牝户特别是两日阴衫皮。产生一阵抖动。

她体内的淫水大量流出。

女人的淫汁是不竭的泉源,高大的北地胭脂和娇小的南国佳丽,同样流出大量做暖、带点滑滑的汁来。

淑妃的嘴有点干,她连连吞口水,这是她兴奋到顶点的反应,她的身在抖,牝户像抽筋似的赵佶一边吮,一边看她的神情他小腹下的阳具,开始有点硬。

赵佶的命根勃硬时有五寸多长,他是升平皇帝,大部分时问花在书画、女人身上。所以他的龟头是黑黑的淑妃的肉穴被她浓浓的阴毛所遮盖,赵佶要拨开她的毛毛,才可以看到她流水潺潺的洞口。

淑妃双眼观白,鼻尖冒出来的汗珠较以前多。

她的动作是任由赵佶摆布,但他只有七、八分硬。

他的肉棒并未完全勃硬,虽然可以插入,但不够硬,始终不够快感。

赵佶的手,扳开她两条大飕,他的手指将她长长的阴毛拨开,他一手指在她的阴唇顶揩了揩。

赵佶的手指扫过淑妃的阴核,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哟……”淑妃把牙齿紧咬。

他拨弄她的阴核,令她失神,她不敢大叫,只好把牙曲紧咬。

赵佶只见她牙关打战,又不作声,他这时淫心亦大动·于是握住“龙鞭”,就朝淑妃的牝户一挺。

“喔!”女人被男人挺入时,多少亦会低呼一声,她被皇帝的束西一挺而入,虽然淫水多,但仍是有些难受,因娇小女孩,阴道比较浅窄,而赵佶的东西入,所以把她撑得阴唇反开。

宋之时,认为女人的阴道共深八寸,第一寸的部位叫琴弦,而第二叫菱齿,其深二寸,第三称妥溪,深度是三寸,第四叫玄珠,深四寸,第五称毂实,深五寸,第六叫愈阙,六寸深,第七叫昆户,深七寸,第八叫北极,深八寸。

男人和女人交合,男的阳具不可以插办太深,插得深会伤害女的身烟,如插入五寸,到谷实位贸,就会伤女的肝,一插到底至“北极:”,就令女的脾受伤。所以抽插时,多数是九浅,到“妥溪”地方就算,一深最好到“玄珠”位置,这样就不会伤及女的内脏·赵佶的束西五寸多长,一下到底就伤淑妃的肝,所以他只入了四寸,就停了卜来。

淑妃不敢叫,只是大力搂住举帝不断颤。

赵佶跟随过道士修炼,道家认为:男人的阳具插入牝户内,应该停留一段时问不动,好让龟头吸纳女的淫水,达到采阴补阳的效果。

赵佶的阳具就浸在淑妃体内,他不动,好让自己吸收她的阴精,而她起初还可“适应”,但浸得久了,没有摩擦的快感,令得她忍不住扭动起屁股来。

她的屁股轻轻往上挺了几下,赵占忍不住淫笑起来:“你很想要是不是?”

这样的问题,令淑妃由脸红平颈,她是大臣之女,在皇帝面前颇示自己的娇态,她怕皇帝笑她“无家教”,自然羞得像偷喝了酒,马上连连摇头。

赵佶见她羞态可爱,而他的命根浸了这庆久,亦有九分硬,于是九浅一深,就直插着淑妃。

他起初还怜香惜玉,到后来,忍耐不住了,下下直到玄珠部位,令她双眼翻白,张开口只是喘气。

赵佶又插了进来,他突然感到龟头一阵麻酥:“朕要丢了……哎……哎……这就赏你吧!”

他话未完,龟头就上下抖动,“龙涎”狂泄而出。

淑妃只是大力搂住皇帝,让他射个干净。

赵佶射了精,爬起来穿回衣服,而宫娥亦马上来到榻前,扶起淑妃,帮她穿回衣服,带她离开。

这样的交合,任凭皇帝做主动,妃嫔只是承受,玩多了自然没有快感。

过了二天,赵佶上完朝,就向他亲信的太监张迪问:“人说汴梁多美人,胜过宫内的木美人,只是躺在下边,战战兢兢,朕玩得不过瘾,你可以找个绝色,给朕试试民问的绝色吗?”

张迪这太监被赵佶信任,就是他有本事带皇帝去玩,他听到皇帝要玩,就想到带皇帝去“叫鸡”。

“皇上,汴京的美女,排第一的叫李师师,现时不少才子都在迫求她,好像秦少游,周邦彦都欲一亲香泽,不过李师师不颇接平凡的客人,皇上要玩,应该试一试李师师!”

赵佶有点心动:“这李师师美在哪里?”

“她不单是才女,还身段修长,腰肢纤幼,小脚细细,秦少游就填了多首词想打动她芳心。不过秦没有银子,李师师的妈妈看不起他!”

李师师的妈,就是鸨母,她叫李姥姥,有师师这么一株摇钱树,自然奇货可居。

赵佶亦感觉十分兴趣,就吩叫宫人拿大内的黄金、明珠交给张她:“你去替朕安排一下,但不要透露朕是天子,你说东京有一富商赵乙,仰慕李师师,要包她十天,你找她的妈安排好,朕就和你出宫!”

张迪拿了黄金、明珠,就去找李姥姥,她一见足足是一般人十年的收入,自然心动,就去和李师师说:“汴京富翁赵乙包你十天,我已经答允,你明天打扮一下,晚上我就叫他来。”

李师师眉一皱:“又是老头子?我不要!”

李姥姥陪上笑脸:“乖女呀,用人家十年的收入来找你陪十天,这人钱多到不得了,青楼名妓要的是银子,你想一想,见见这富豪,对你也有好处呀!”

李师师有点委曲地:“好,就见他一次,如果不合眼缘,我才不要和他来!”

李姥姥听到师师答应。马上回复张迪。

第二天晚上,赵佶带了大内高手二十多人,打扮成随从样子,他就换上商人服装,和张迪到镇安坊李家。

李姥姥见到赵佶的排场,已知他是多金之士,马上安排到一间豪华的房内,然后叫师师来见。

李师师经过打扮,画了眉,搽了胭脂,那白裹透红的皮肤,婀娜的体态,呼吸时胸部一起一伏,真令不少才子名士拜倒在大腿下。

赵佶一见李师师亦有惊艳的感觉:“李师师,果然名不虚传,美得很!”

李师师见赵佶上了年纪,心里有点不快:“老头子,又有胡须,一点不吸引!!”

她一生气,就称不舒服,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张迪吓了一跳,马上拉住李姥姥::“你怎搞的?”

李姥姥不想赵佶这么快得得手,亦陪笑::“师师有点不舒!”赵佶这时已经神魂颠倒,他站起起来“你们在这裹等着,我去看!”他马上走向李师师房,也不拍门就推们而入。

李师师吓了一跳:“你…你胆敢入我的房?”

她挥掌想打赵佶,但为他捉住手,赵佶跟着在她的粉脸上香了一口。

“你……你……”李师师

十分生气,她想再动手打赵佶。

“你可以磴朕吗?”赵佶见她的桌上有纸,有印盒,就从腰间掏了一颗玉印来,在纸上印了个朱印。

“呀!”李师师吓得呆住了。

纸上印的是“徽宗皇帝之玺”,这是皇帝的印。

李师师跪了下来:“你……你……”

赵佶扶起了她:“不要让外边的人知道。”

张迪见皇帝入了房。马上吩咐大内高手四面散开,他拉了李姥姥到楼下:“不要打扰!”

李师师知道赵佶是皇帝。自然换过另一个面孔,她不觉得赵佶老了,反而觉得他十分有威仪。

“皇上,请宽衣!”她像人妻一样,替赵佶脱去外衣,她还按摩他按摩肩膊几下。

这些动作是赵佶在皇宫内所享受不到的,他十分惬意,就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她的腰十分幼,十分软,赵佶的手搂着时,可以感到她腰的幼。

李师师在身上关节位置搽上玫块花油,身上发出清香,赵佶又使出他的调情手法,就搂住李师师亲嘴。

李师师的反应十分热烈,她不像宫里的妃嫔,总是被动,她主动地,双手搂住他的颈,把舌头伸入他口腔内,李师师的舌显缠住赵佶舌头,互相纠缠一起。

李师师闭上眼睛,虽然赵佶簪边的须令她十分痒,她仍然忍住笑,她的胸贴着他的心房,赵佶可以感受她乳房的跃动。

他可以感到她的乳房又浑圆又大,虽然两人身上均有衣服。丰挺的乳房,在赵佶心口上压平的感觉,令他的手忍不住狂乱起来。

他右手按在她的左乳上。

“唔……你好坏……”李师师从鼻夹喷出声音,女人用鼻音时,十分引诱人,宫内的嫔妃,就不敢用这样骚、娇的声音。′“呀……”她略为挣扎,但手就按住赵佶的手。

他五指张开,抓住她软软的乳房。

她的奶子很大,不像淑妃的随手一捉,赵佶的手不能掌握,但他可以感到她的软肉温馨。

隔肴衣服的抚弄,赵佶感到不够快意,他挣开她的手,从她的衣襟伸了进去。

“唔……不要嘛……”李师师的鼻音又叫起来,她十分软,十分甜的声音,令赵佶亢奋。

他的手按在她的奶头上,赵估的指尖,可以搓弄她的奶尖及乳晕。

赵佶的手指,在她的奶头摸来摸去,她的奶尖是凹下的,但经他的手指撩拨后,她的奶头就开始凸起,有些发硬。

李师师是名妓,她的乳房不轻易给男人玩弄,而赵佶可以轻易直捣禁区,是他他做皇帝的缘故。

一个女人能够令皇帝迷恋,那是十分光荣的,皇帝召妓更加“名留青史”,所以。李师师任一边吻。一边抚摸。

赵佶一点也不急,有些男人模模柔柔几霞,自己就硬起来,急着要打洞,但赵佶却是慢条斯理。

爱抚女人就如同慢火煎鱼,要一下一下的来,李师师遇到对手了。

“皇上……”她的身子往后靠,在床上躺了下来,她的衣服被他扯开。

在烛光下,他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肌肤。

李师师十分白,和宫中妃嫔一样白,但讲到娇喘,就胜过赵佶的妃嫔。

赵佶压在她的身上,他的手扯开她的裙带。

裙子一拉开来,他见到她雪白、修长的大腿。

她身上除了一个胸兜外,就只有亵裤。

她两个大乳房,两颗凸起的奶头,清晰可见,赵佶吞了口涎沫:“果然是尤物!”

李师师就望看赵佶的下体。他那果已经隆起,有五、六分硬。

她的手指尖碰在他的肉囊上。

赵佶的呼吸急促起来,宫中的妃嫔就不敢碰他的身体。

李师师的手指,轻拈着他的阴蠹。在他两颗小丸子上轻轻地搓揉。

“噢……噢……”赵佶呻吟起来。

他从来未试过这种挑逗,她的指尖,校看他两粒春子,赵佶的阴囊,则慢俊地鼓起。

男人的肉囊,平时是扁扁的,只有欲火燃起,才会“鼓”起来,李师师自然明白这道理。

“师师……噢……”赵佶被她搓揉着睾丸,有点彻痛,亦有点快感,他的阴蠹有反应了。

不过,赵佶到底是上了坏纪,他要勃起并不是马上可办到。

李师师突然又做出令赵佶想不到的事来。

她突然推开他,跟着跪了下来。

“噢……噢……”赵佶口里发出欢愉呻吟。

他后宫里的妃子,都是拘谨,只忍受皇帝摆布,但李师师就不-样,她跪下来张开朱历,伸长舌尖,就舔在他的肉溃上。

“呀……呀……”赵佶乐得闭上眼。

她一下又一下的舐。令他每根血管都膨胀起来,而李师师除了舐,还用口轻咬他两颗小丸子。

这种刺激鎚赵佶以前未享受过。

“啧……啧……”李师师不断舐,不停轻咙,他的东西就勃硬了五、六分。

越占的手按住她的头。双足不断抖动。

李师师知道他十分受用。她又作出更挠逗的行动。

她突然张开小嘴。把他半硬半软的东西含在口腔内。

“噢……师师……呀……好……好……”赵佶连声音也变了。

她的舌头十分灵活。不止是舐,还轻轻地啜。

“喔……喔……”赵佶并不是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但是一个绝色美女,快慢有节奏地做,他就第一次尝到。

李师师的舌头,绕看他紫黑色的大头舔了几个圈,跟着就含着他的小光头,一下又一下的吮。

她温暖、湿濡的口腔,把他的肉捧呵了又呵,令这根“冰冷”

谢素秋呻吟加剧,赵佶的“兽性”就来了。

男人有征服感,多数的女人在棍下呻吟时,赵佶虽然是皇帝,他有需要时,可以晚晚找处女来开苞,但那些妃嫔,在皇帝临幸时,都吓得不敢呼叫,只识哑忍,连呼痛也吞下肚,赵佶玩起来时,就不知“味道”。

但谢素秋来自民问,在妓院久了,对叫床不觉得一回事,赵估自然有亢奋感。

“哎她……哎……”素秋被赵佶拉出半截又插回去的动作,弄得痛痛的,她下肢的“小口”,根本未适应皇帝的大肉棒!他一进一出,把她的热唇撑得反了开来,这样令她不断呻吟。

但很快,她的小口就流出不少“涎沫”来,将“隧道”变得湿滑一片,这时她的呻吟声才减轻了。

女人在“接棍”时,鼓怕重重的抽击,因会弄痛了嫩肉,特别是大力的一下就直挺到底,会将子宫顶得隐隐作痛,但如果在肉洞口浅浅地撩,那时痛楚就会减轻、消失。

赵佶大力的抽了十多二十下,把谢素秋插至蹙眉、张口呻吟,她的鼻尖、额角冒出了汗珠:“哎……不要……啊……”

她的手大力抓赵佶的肩膊,指尖直刺入皇帝的肉内。

赵佶有些微痛,他低笑:“美人,我轻一些,你舒不舒服?”

他改为九浅一深的在她“隧道”内轻撩。

谢素秋已经失神,她又点头又摇头,但呻吟声就慢下了,叫声没有那么晌:“哎她……”

她的眼角流出泪珠。

谢素秋伤心的是给开了苞,在床单上,教布着点点血渍,就似红梅一样,她流出来的处女血,就似白云上的梅花。

赵佶还是低头的插。

她的肉洞是紧窄的,把皇帝的阳物夹得紧紧,令他有一份快感,“处女就有这点好!”下面小口感到灼热赵佶的心情卜分畅快:“美人,舒不舒服?”

谢素秋红看面,她闭上眼,没有表示。

赵佶玩女人多了,他当然知道素秋这时开始渐人佳境。

她只感到下面的小口,有阵阵灼热感,但皇帝一出一入,她又有快感。

“哎……啊……”素秋的呻吟拖辩很长。

她开始“苦尽甘来”,下身开始扭动,配合赵佶的抽插。

赵佶慢下来的动作又快起。

他一加快,“小光头”受到的摩擦就加剧,那里是万千神经级密集之处,他一加快,赵佶虽然是床上老手,但亦感到阵阵甜蜜。

“喔!”赵佶怪叫了一声,他的小龙头一阵阵酥麻,龙种就直喷而出,浇在谢素秋的花心内。

她自然知道有异,赵佶上了年纪,射精已经乏力,不过他保养好,遗可以喷而不是流出来。

“哎呀……”谢素秋亦叫起来,她感受到有些暖暖、黏黏的液体射入肚子里,令她有点不舒服,浑身起了鸡皮。

赵佶打了几价冷颤,才射光他的种子,(在正史上,赵佶一共有三十一个儿子,三十四个女儿,一共六十五人,是最多子女的皇帝之一,可见他的精多量足!)赵佶射了一杯茶的时问,才射完最后一滴,他瘫伏在素秋的身杂上。

“好软……”赵佶的面颊贴在她坚挺的乳房上,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十分舒服。

谢素秋心里对皇帝是咒骂:“你这老不死,将来一定有报应!”

赵佶过了好一会才起身,他送了五千两银子,派出护卫送素秋回妓院。

“万点街花搬……”赵佶看着床上点点血边,那是谢素秋的处女血!照《封神榜》所言,这可以骊邪的!“他用手摸较那些已经干洞的血边,心里无限快感:”做皇帝太好了,“赵佶沉迷在书法、女人身上时,北方的金人就准备南仗。

北方的金兵有大批骑兵,冲锋陷阵时,那股雷霆万钧气势,宋兵不能抵敌,宋人丧失燕云十六州,缺乏大草原,天气、水草不利养马,宋朝只有少数骑兵,和金人对抗时,就算穿上重欢甲胄,亦阻不了骑兵的践踏。

赵佶对于理政是疏懒,亦因和平太久,宋兵战斗力不强谢素秋给赵佶开了苞后不到十天,金兵分二路南侵。

金兵分二路,一路由斡离带领,由东面侵入宋境,另一路由粘罕率领,由西路攻入。

”金兵渡河来了!“汴京大为惊惶,当时的大臣李纲主张召集勤王的兵一战,但李邦彦主张求和。

赵佶这个皇帝亦六神无主,他在睡不着时,突然想到逃避。

”我把皇位传给儿子赵恒,由他做皇帝伤脑筋好了,我做太上皇,写写书画,不用再操心!“赵佶主意一定,就把皇位让给兄子赵桓,即位为钦宗,把年鲈改为靖康。

赵佶这时已经无洗玩女人,李师师、谢素秋都被他抛到脑后!他成了太上皇,要深宵离开林平宫自然有困难。

赵桓和父亲一样是没有甚么能力,他即位后!对战或和亦拿不定主意。

粘罕再次领军南下,围住汴京。

汴京有高高城墙·本来可以阻挡骑兵,宋朝守卫京城的是禁军,战斗力比地方军队弦,若然死守,再等动王的地方军队赶到,金兵可能会退。

但这时自号”道君“的赵佶却想往南逃走,这样军心自然动摇,金兵终于攻破了汴京。

”杀呀!“金将粘罕冲入城,宋钦宗先被擒住。

金兵一入禁宫,就大肆奸淫。

宋钦宗赵桓的妻子,皇后梁氏,不过是三十岁,但就被金兵抓住。

”沙!“的数声,宋皇后的衣服给撕破,她尖叫起来。

抓住她的金兵有六、七个,有人抓住她的手,有人捉着她的脚,把她以大字形的抬起。

粘罕这个统帅露出淫笑:一”又白又滑,好呀!“宋后不断尖叫饮泣,但她动弹不得。

粘罕解去身上的甲胄、裤子。

有金兵忍不住了,有人伸手就去抢宋后的乳房。

”畜生!“她尖叫,但金兵听不懂。

”你们可以玩一玩,但要打洞却由我先来!“粘罕这个将领对部下十分爱护。

宫门外又拥入五、六个金兵:”抓到宋皇帝的皇后了?“他们扑过来,有人就捧着宋后的粉脸去咬她的小嘴,有人就搓她的乳房,有人就捉翁她的小脚,剥掉她的鞋、袜,去咬她的小脚。

”哎……哎呀……“宋钦宗的皇后怎敌得过十多名孔武有力的金兵,起初她遭挣扎,但很快就气力不继。

粘罕还在解盔甲、脱裤子:”好不好玩?“”很清……很嫩滑的皮肤……“一个金兵咬义宋后的脚趾。

”这女的奶子不大,但很结实,不像我们妇女,又淋又松……“一个金兵的手摸着宋后奶头。

抬起宋后手脚的金兵,有份出力但没有得玩,有人就叫:”快玩,等一会到我们,“粘罕这时已脱下裤子,露出服下那根又黑又粗的阳具来,他一面看部下摸乳、咬脚,一边淫笑:”你们不看看南蛮子的皇后的秘穴?“”哈……哈……“有金兵拔出小刀,就去割她的下裳。

”哎……哎呀……“皇后吓得尖叫。

女人在这个时候,想自杀没有工具,要”生存“就得给十多个身腥口臭、粗暴有力的大汉污辱,身值一样不好受。

金兵的刀挑起她的破衣服。

她毛茸茸的牝户露了出来,因她给人抬起,黑毛中粉红色的嫩口大哄。

金兵把头俯下去。

”哎……你……“宋后吓得昏了过去,那兵蹲在地上,不停用舌头去舐,粘罕看得哈哈大笑:”手足抬高一点,我来了……“四个金兵将宋后的身裂,抬到配合粘罕的高度,他握着那根竖起的黑柴·就朝宋后走近……”呀……呀……“在一阵剧痛下,宋后醒转过来:”你……你……“粘罕没有理会她:”臭婊子,我利害吗?“他一连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宋后只是哭泣,她不能反抗,亦没有气力挣扎。

宋后的头发凌乱,粉脸满是被咬历印、岁印。

粘罕强奸了宋后,后来叫人画成《尝后图》,这幅尝尝宋朝皇后的滋味的春宫画,曾流传一时。

粘罕十分刺激,他站在宋后前,插到百多下就射了精。

”你们来吧!“粘罕一边笑一边抽回裤子·他还要赶到其他宫殿,看看士兵抢掠了多少战利品。

大宋的禁兵一溃而散,很多百姓往城外逃。

李师师亦在人潮中。

金兵从束、北门攻入城后,南门的宋军就开了城门往南逃!赵佶的第九个儿子赵桓,在残兵保护下亦往南走。

金兵大斗抢掠,才令赵桓可以逃脱。

赵佶的女儿中,赵雅就最先给金兵抓到。

她是赵佶的小女儿,刚好十六岁,这位宫主平日颇为任性,但此刻被金兵三个百夫长抓住,有人用刀割开她的衣服。

”不要……救命……来人……哎……“赵雅尖叫。

但宫女已经逃的逃,想抵抗的宋兵亦死得亦七七八八。

一个金兵抓住赵雅的头,将她按下,再用腿夹住她头:”踪下!“他抽出兵刃,贴在她的颈上。

赵雅在刀锋下不敢不从,宋朝皇室大多是贪生怕死之辈,金兵侵入汴京后,皇公、贵族死难不多。

赵雅的身子俯伏下来,她的屁股竖起。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掩遮许几乎全裸的身辍。

这位宫住养尊处优,身材十分丰满,两只奶子垂下来时,像两只笋子一样,左右摇晃,十分诱人。

一个金兵走到她身后,脱下裤子,露出红彤彤的阳其,他兜起她的版肢。

”哎……你做甚么?“越宫主的头被夹,两手又被金兵所抓,看不到屁股后的动作。

那金兵不管她是否有身份,将那根大肉棒,就从她的肉绰刺入……”哎咆……“金兵的黑柴一挺入,赵雅就惨叫起来。

她是处女,赵佶对民间女郎开封多了,但这次他疼爱的仅女就给乱兵”开封“。

”呀……“宋公主痛叫呻吟,但金兵并没有怜香惜玉,他一插入到底,马上租暴抽送。

”哎……痛死了……哎咆……“赵雅在哭叫,她的大腿问流下一丝丝鲜血。

那金兵粗鲁的插了三、四十下,就连连打冷颤:”玩……玩完了……“赵雅已经痛得晕了过去。

”来,到我玩!“夹住赵雅头的金兵放开手,她就像一团泥的瘫在地上。

另一个金兵抽回裤子:”把她放到桌上,等别的人来玩!“”这女人的奶子好大,又够淋,又够饮,真好玩!“一悯金兵把赵雅抱起,放在桌上,另一个金兵马上解开裤子。

赵佶在部分禁军保护下,想从小门离开皇宫,他宠幸过的淑妃亦想艰从。

淑妃的脚细走不快,赵佶被一个高大的禁兵抗着,很快就抛离她。

”太上皇……“淑妃哭叫。

她落后下来,追上来的金兵很快就擒者她。

”美女!“金兵一拥而上,把她按在园中草地上。

”把她的衣服剥下来,缚住她!“捉住淑妃的是一个千夫长,他拔出佩刀,淑妃吓得晕了过去。

金兵有十多人,他们见到美女,有人就吞口水大叫,但亦有金兵赚奸过宋室的宫女、王妃,一时三刻不能再做”硬汉“,就往前直追。

留下来对淑妃奸淫的,有七、八个金兵,她很快就给金兵刽破衣服,躺在草地上像头小白羔羊一样。

她的身子在赵佶玩弄后,已变伶十分成熟,两个小乳房大了,浑圆饱满,牝户责起,加上疏密有致的黑毛,雪白的大腿、细小的玉足,令那千夫长按捺不住:”我来!“叮他脱下甲胄,就压在淑妃的裸体。

金兵的千夫长张嘴咬养淑妃的奶头,一手擅着她的奶子,大口就又吮又啜,把淑妃尖叫连连:”哎……救……命……“她想挣扎,但金兵的千夫长的”黑柴“就强行插了进去。

”喔!“淑妃被这粗暴的插入,下龙似拟裂般的痛,但金兵的阳其已插入抽送起来。

在幽外有宫殿,一个宋兵”禁卫军“,在瓦面上张弓搭箭:瞄准正在抽送的金兵千夫长。

他脱了甲胄,身上没有防御,那宋兵一简就射向他的后心。

”呀!“金兵千夫长抽了百多下,正在快活之际,背后中箭直页心脏,他口啗鲜血,惨叫倒下。

”呀……“淑妃在痛楚之际,又见到一个死人偶在自己身上,她吓到晕过去。

”有宋兵!“金兵马上退开,抽出兵刃:”杀他!在屋上!“他们撇下淑妃及死了的千夫长,追逐宋兵去了。

赵佶在逃出小门后不久,以为可以脱险,但一队金兵的骑兵发现了他们。

”有个穿龙袍的,可能是宋人的皇帝!“为首的骑兵人叫。

宋徽宗赵佶被禁兵护到一角,宋军转身和骑兵对抗,他们英勇的刺倒三、四个骑兵,但未军得二十人,金兵却有五、六十百人,很多就全部战死。

赵佶躲在一角,他想逃,但双足不停发抖,根本从不起气力,在脚软下,他只好决定投降:”我是大宋道君太上皇,不要杀我!“赵佶给金兵捉住,他们把这位太上皇缠起,放到马上,押回金兵大营。

粘罕奸淫完宋饮宗的皇后后,回到大营,先接收了钦宗这皇帝,再总闻捉到徽宗,不禁哈哈大笑:”好了,大宋江山是我们的了!“赵佶、赵桓两父子就垂头丧气,面如死灰。

他们的女人、女儿,几乎全部给金兵奸淫过,钦宗的皇后,共遭十多人轮奸,她事后连行路也不能。

赵雅在给四五个金兵奸过后,她投井自一尽。

淑妃被吓至心神失常疯了,金兵以为她是宫女,没有捉走她。

淑妃赤裸身子,在宫殿中乱走乱万,最后掉落池中没死。

赵佶的太上皇后虽然五十岁,也难逃被奸污的命运,但她被奸后,在寝宫自缢毙命。

金兵纵泄过后,将宋皇室的王妃、公主、王子等三千多人当奴隶般带走。

汴梁紧华的妓院区,金兵较低级的士兵,亦在这里大肆奸里,李师师的鸨母被乱兵一刀砍下头来。

李师师只能带着一点积蓄银子,从南门逃了出来,她后来流浪到南方,嫁了给一位商人,晚景不算好。

野史记载:李师师是在汴梁城破时,给金兵所杀,这是不确实的,她并没有死,但她的妓院,不少妓女给金兵杀掉。

谢素秋则比较幸运,她在给赵佶开了苞后,不甘被辱,带了银两离开汴梁,走到杭州去,好避开金兵的魔掌。

赵佶这价”叫鸡皇帝“,和儿子赵桓给帝到东北,他给金主封了做”昏德公“,但其实是做奴隶,和儿子被分配到去照顾马匹,喂草,梳毛,清理马粪,赵占自然再无”鸡“叫,他被金兵捉到北方,还生存好些年才病死,算是高寿皇帝。

赵佶的第九惆儿子赵构,逃到长几南岸,那时李绸、宗泽等名臣,已经召集了数以十万的动王大军,他们未能赶至汴京,却接到赵构,于是拥立了他,赵构成为南宋的皇帝。

赵构的南宋,后来和蒙古人联手,反过来消灭了金,宋军攻入金京后,报复汴京之辱,大将盂烘带领军士将金朝皇帝的皇后到宫主,一共数以百计,全部轮奸,还给成图,成为有名的舂宫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