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暗黑破坏淫神之野蛮的暴奸


大踏步走在阴暗潮湿的廊道中,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让我直皱眉头,在我这一生的战斗史中,虽然经历过比这恶劣百倍的环境,但这股邪恶的味道始终是令人不快。

狭长的走廊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转弯,战士的直觉告诉我,转角后面隐藏着危险。我握紧了手中的战斧,体内生出兴奋的感觉。从一出生起,战斗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只有在战斗中我才能找到乐趣。

我叫卡奥斯,是一个野蛮人。

终于来到了转角处,危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甚至嗅到了从黑暗罗格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深吸了一口气后,体内血液运行的速度立时加快,我猛地冲了出去。

“当……”

左手的盾牌轻松的挡住了一记标刺,持枪的黑暗罗格受到力量反震,踉跄后退,另外三个黑暗罗格却迅速结成了攻击阵势,三支长枪从三个刁钻的角度向我刺来。

我仰天一声长笑,一个扑步抢进,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两旁刺来的长枪,右手的战斧向上一撩便格开了当面的一枪,顺势向前猛力一挥,“噗哧”一声,硬生生将面前的黑暗罗格劈成了两半。

两片血淋淋的尸体在眼前分开,迎面就见那适才被我震退的黑暗罗格又挺着长枪向我冲刺过来。

我霍的转过身来,身后的两名黑暗罗格正急急收回长枪,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我当然不会给它们这个机会,手中的巨斧带着锐啸声划出一个大大的半弧,由右向左砍了出去。

“喀哧、喀哧”两声怪响,厚重锋利的斧刃似乎毫无阻碍的掠过两个黑暗罗格的身体,将它们活生生砍成了两截。与此同时后腰处传来一阵刺痛,我迅速一个旋身,锐利的枪尖贴着我的腰部划过,带出一丝疼痛。

转眼间已经与那个黑暗罗格再次正面相对,不同的是此时我与它近在咫尺,它的长枪对我再没有半点威胁。看着它那血肉模糊的脸上隐隐显出的茫然表情,我对着它咧嘴一笑,左手的盾牌毫不留情的向着面前的丑脸拍去。

一声闷响,隐隐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声音,最后的这个黑暗罗格总算完整的飞了出去,可惜当它撞到壁上再弹落下来时,还是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轻松的嘘了一声,我收起盾牌。腰上还略略感到一些疼痛,不过我很清楚,刚才的那一枪并没有对我造成实质的伤害。多年来经历无数次战斗锻炼出来的坚硬肌肤,决不是刚才那匆匆刺出,并且失了准头的一枪可以伤害得了的。

“快要到了吧。”我暗暗对自己说道,不记得已经到了塔楼的第几层,但是刚刚干掉的几个黑暗罗格力量明显要比以前遇上的强得多,应该是邪恶女伯爵的亲卫了。

暗黑破坏神的苏醒使得无比强大的黑暗力量来到了这个世界,还带来了无数的死亡。被杀害者的灵魂不但得不到安息,反而被黑暗力量所操控,成为帮助黑暗扩张的帮凶。盘踞在这个塔楼内的邪恶女伯爵,就是一个残害了无数生命,并操控了无数被害者灵魂的女魔头。而我,就是来消灭她的。

当然,我还没有那么高尚,傻到想凭借一己之力来拯救世界。我只是喜欢战斗,而且听说在女伯爵藏身的地方有不少的财宝和魔法装备,这些对于我这个冒险者来说可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再走了一段路,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暗门,那是通往另一层的入口,我将盾牌斜举在身前,向着入口走了过去。

眼前一黑,接着便来到了一个新的石室。并没有受到攻击,我放松了一下,向着前方走去。

才一踏出石室的门口,前方就出现了一群小恶魔,挥着手中的短刃,哇哇怪叫着向我冲来。我不由叹了口气,这些小东西真的是非常的讨厌,当然,最讨厌的还在后面。

我弯腰向着前面冲了过去,直杀入小恶魔群中。一把把短刃砍在我的身上,只感觉到轻微的刺痛,大概只能在我的皮肤上划出一条白痕。我手中的大斧随意的向周围砍出,一声声惨叫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个小恶魔被我砍飞,可是包围着我的人数丝毫不见减少,眼前依然是密密麻麻的恶魔群。

“该死的巫师究竟躲在哪里?”

我艰难的一步步向前挺进,目光向着各个角落打量。每一群小恶魔都有一个恶魔巫师带领,这个巫师一般不会加入战斗,而是躲在远处不断的将被杀死的小恶魔复活。这些小恶魔虽然没什么攻击力,而且不堪一击,可是仗着恶魔巫师的复活,永远都消灭不掉。消灭它们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带领他们的恶魔巫师,否则只能被他们活活累死。

踏着一个个倒在脚下的尸体,我缓慢的前进着,终于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发现了我要找的家伙。手举一根冒着火光的法杖,那家伙正对着我这边念念有词。

似乎察觉到我已经发现他了,这个恶魔巫师一挥手中的法杖,一团火球从杖端喷出,向着我激射而来。

“好家伙!”

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快,仓促之下我只能一偏身,那团火球呼的一下击中了我的左肩。强烈的烧灼感由肩头传来,我知道伤势不重,但再多来几下也会受不了。

我猛地站定下来,随手击飞了身周的几个小恶魔。那个恶魔巫师已经再次挥杖,又射出几个火球。

看着火球向着我飞来,我大吼一声,突然双脚一顿,身子凌空飞跃而起。转眼间掠过脚下的恶魔群,迅速来到恶魔巫师的上方。人在空中,我将大斧对着下方的恶魔巫师,借着落势狠狠的劈了下去。

“过~空~斩!”

伴随着我的大喝声,恶魔巫师就此了账。我一转身,向着蜂拥而上的小恶魔们再次挥起了手中的大斧。

这次没有人帮你们复活了。

提着血淋淋的大斧,我又闯入了一间石室。嘿,地上居然满是闪亮的金币,看上去可着实不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敌人之后,我放下盾牌,蹲下身子去捡金币。

几枚金币入手,一股不安的感觉忽然掠过心头,一霎那间我想到一件事情:

室顶!

一道锐风就在这时从头顶传来,单从风声就可以听出,这是极具破坏力的一击。匆忙间我全力向前扑出,背上一阵剧痛,接着就有一种粘腻腻的感觉。

我在地上接连几个翻滚才站起身来,目光到处,只见原先停留处正站着一个女人。

漆黑的长发披散肩头,一身闪着幽幽蓝光的轻便盔甲包住一个曲线玲珑的身子。丰胸隆臀,细腰长腿,再加上一张妖艳的脸庞,与那些满脸血肉模糊的黑暗罗格不同,这女人竟是出乎意料的漂亮。

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见到这么一个美女,我微微一愣,随即想起适才那气势逼人的一击,不由心中一凛。

“你就是邪恶女伯爵?”

我上下打量着她,一边暗暗收紧肌肉,控制背部的伤势。

“身手不错啊,”这美女慢慢挥动着手中的小斧,上面还带着血迹,“能够进入这遗忘之塔,直入我的居所,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好说了。”

我漫应了一声,背上的伤口似乎仍在渗血,不过已经得到了控制。眼前只有速战速决,否则继续失血的话,即使以我的体质也绝对受不了。

在这一刹那我也明白了女伯爵站在那儿跟我说话的动机,心中一边暗骂,一边凝聚起力量。女伯爵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动向,目光一寒。

下一刻她已掠至我的身前,手中的小斧劈向我的颈侧。由于失去了盾牌,我只好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后才挥起手中的大斧,硬挡来斧。

“呼!”

大斧挡了个空,这女人显然不想和我比力气,手腕灵巧的一转,小斧便改变轨迹,斜斜劈向我的肋下。

“妈的!”

暗暗咒骂了一声,我不得不再退一步。这女人手法之灵巧出乎我的意料,要速战速决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

接下来的几下交锋,我吃亏在不敢大力动作,以免牵动背上的伤口,竟被逼得手忙脚乱。连退几步之后,还是被她在肩上再砍了一斧。

狼狈的退出老远,看着女伯爵脸上得意的笑容,我只觉得一股怒气从心中升起。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顾及伤口,而且必须使用高级战斗技能了。

“以勇者卡奥斯之名,祈求无上之神力,愤怒精灵之复苏。”

随着我的唱词,强大的力量由体内深处涌出。与此同时,我的思想被一股狂暴的意念所控制,我成为了狂战士。

“哇啊啊~~~”

雷鸣般的吼声由我的口中发出,女伯爵的笑容转化成惊恐之色,不自觉地向后退开,我已经对着她冲了上去。

面对着我疯狂的冲击,女伯爵急忙砍出几斧。我全然不做抵挡,任由斧刃在我的身上留下几处伤口。狂战士是丝毫不受疼痛与恐惧影响的战士,肉体与精神都是无懈可击的。

“当啷”一声,女伯爵的小斧终于被我击飞出手。她还来不及惊呼,已经被我扑倒在地上。

看着身下美妙的胴体,我的兽性丝毫不受控制的爆发而出。双手在女伯爵的身上一阵乱扯,将她那件轻便的盔甲生生扯脱。

“啊……”

女伯爵发出惊惧交集的喊叫,手脚乱舞,死命的挣扎着。然而在我庞大无匹的力量面前,她的挣扎没有任何意义。

她的双手不住击打在我的身上,甚至用力去拉扯我的伤口。可惜我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察觉到伤口鲜血的流出,我变得更加兴奋。

“吼……”

女伯爵身上的衣物在挣扎中终于完全被我扯下,一个丰满性感的成熟肉体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一对圆滑饱满的乳房在盔甲的束缚下仍然显得高挺,这一解开束缚更是不得了,随着她身体的挣动在胸前颤巍巍的直晃荡,两颗紫红色的乳头接触到室内阴湿的空气,微微的硬起。

她的皮肤光滑细致,听说是一直用鲜血沐浴的关系。纤细而有力的腰肢正在拼命的扭动,一个圆滚滚的臀部也随着左摇右晃。

我双手分抓她两条紧并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一分。女伯爵一声哀呼,腿间的神秘之处已向我完全打开。在稀疏的毛发遮掩下,两片粉嘟嘟的肉唇紧紧夹合着,只露出中央的一线鲜红。随着女伯爵双腿向两旁分开,肉唇也微微的张开,露出了一颗小小的突起。

说实在的,我可没有心思去仔细欣赏眼前的景象,既然已经打开了门户,那就不必再等了。将女伯爵的大腿用膝盖压住,我解开了下着。

“啊~~~”

激烈挣扎中的女伯爵再次发出惊叫,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根大得出乎她想象的巨大肉棒。充分勃起的棒身上缠绕着虬结的青筋,顶端的龟头大得赛过她的拳头。

“粗若儿臂?”

开玩笑,小孩子能有这么粗的手臂?

在女伯爵的惊叫声中,我挺着这根巨棒,对着她略略张开的肉洞顶了过去。

“不要~~求~~求你~~。”

面对如此巨大的威胁,这女魔头终于向我发出软弱的哀求,可惜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这都是她自找的。

巨大的龟头顶开了两片肉唇,向肉洞中陷入,才进入少许便感觉到极大的阻力。

我用力将女伯爵的两腿分成近乎一条直线,不管三七二十一向下猛力一挺。

“……”

这次没有尖叫了,巨棒在我以狂战士之力猛力一挺之下,根本无视于任何阻力一刺到底。这种冲击力就算是族中那些几乎和我一样强壮的女战士也受不了,更别说眼前这个女伯爵了。肉棒插入,她立时便昏了过去。

“嘿哟,嘿哟…”

我只是忠实于自己的欲望,对于她的反应根本毫不在意。我紧紧压着身下的肉体然后开始一上一下的提动臀部,巨棒像打桩一样一下下对着肉洞抽插着。

相对紧小得不成比例的肉洞哪堪如此巨物。肉壁紧紧的包着棒身,承受着剧烈的摩擦。没有几下,棒身上已经沾上了鲜红的血迹,随着粗大的棒身抽出,女伯爵肉洞内的阴肉被卷带翻出,一丝丝鲜血滴落在石室的地上……就在这狂暴的冲击下,女伯爵渐渐苏醒过来,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看来她的体质还是非常不错的,在以往的经验中,很多女人都是直接被我奸至断气的。

可惜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只能令她更加痛苦。

“呼哧,呼哧…”

我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女伯爵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睛。眼中再见不到初见面时的阴狠与自信,满是痛苦与哀求之色。

“唔…”

她的小口微微张开,还来不及说话,我一伸手,将她的嘴巴牢牢的按住。女伯爵双手攀住我的手臂摇撼,可惜纹丝不动。石室内充斥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低吼以及微弱的闷哼之声。除此之外,便是激烈的肉体碰撞声。再过了一会儿,又响起几声骨骼断裂声…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从狂乱中恢复了清醒,面前横陈着一具凄惨的肉体。

手臂与大腿都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大大分开的大腿间,一个肉洞不合比例的开着,粘稠的鲜血犹自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原本光滑细嫩的娇躯上满是可怕的伤痕。苍白的脸上,一对无神的眸子空洞的张开着,已是全无生气。

女伯爵被我活活奸死了。

我并不意外,这本就是必然的结果。就在同时我感觉到身上的伤痛,不觉咧了咧嘴。没有关系了,已经消灭了女伯爵,再在她这里搜索一番后就可以用回程卷轴返回营地,阿卡拉自然会帮我把身上的伤治好。

我强撑着站起身来,开始收获自己的战利品。今后,还有更多的战斗在等着我,不过我并不在乎。因为,我是一个野蛮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