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真实虚妄的沙漏


柳含钰,去服侍你的姐姐,让她高潮吧。」

「是的…主人…」

听到洛行的指令,柳含钰温驯的爬到了凌幼绮的身旁,双手捧起凌幼绮的脸颊,嘴唇贴上了她姐姐的唇瓣,灵巧的小舌探入凌幼绮的口中,开始和姐姐舌吻起来。

「呜呜!」

由于嘴唇被吻住,凌幼绮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柳含钰的嘴里还残留着洛行精液的味道,这个味道让凌幼绮感到无比恶心。

因为被洛行控制着,凌幼绮根本无法反抗。

柳含钰的手在凌幼绮身上来回抚摸着,她忠实的执行着洛行下达给她的命令,挑逗着凌幼绮的敏感带,以便让凌幼绮达到高潮。

「姐姐…你一定…很舒服吧…」

在柳含钰的抚摸下,凌幼绮的身体竟然产生了快感,一股浓浓的罪恶感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

怎么会这样,柳含钰可是她的亲妹妹啊,她居然对她的妹妹产生了性欲。

凌幼绮十分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是她现在也处于洛行的控制之下,根本无力阻止,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一阵一阵的快感。

柳含钰的手在凌幼绮的臀部上搓揉着,并悄悄的往下移,离凌幼绮最私密的小穴只剩下几公分的距离。

「你看…我的手…就快要摸到…你的蜜穴了…」在柳含钰的挑逗下,凌幼绮感到内心那股的欲火正在不断的慢慢向上窜升着,她甚至开始期待起柳含钰的进一步动作。

「你想要了…对不对…姐姐…」

柳含钰仿佛感觉到了凌幼绮的期待一样,突然之间她毫无征兆的就将手伸进了凌幼绮的双腿之间,挑逗着凌幼绮的阴蒂。

凌幼绮好像触电似的弹跳了一下,舒服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我现在允许你说话了。」洛行用毫不掩饰的侵略性目光注视着凌幼绮未着片缕的白皙无暇的身体。

「不、不要这样,求、求你,快让含钰停下来…」忍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凌幼绮的内心却是无比的挣扎。

「你一定还想更爽,对不对?」

洛行诱惑着凌幼绮堕落。

「不!不!我、我想…」

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的不断的挑拨着凌幼绮的神经,她渐渐地感觉自己的神智开始有些不那么清醒了。

「颖如,在我打过响指后,你会醒过来,但是你会记得你现在的身份和对凌幼绮的恨。」说完之后,洛行啪的打了一下响指。

赵颖如恢复了清醒,可是现在清醒过来的却不是原来的赵颖茹了,现在的她只是洛行的性爱傀儡而已。

看着凌幼绮这个曾经的好闺蜜,现在的赵颖如对她的感情只剩下了恨。

「幼绮,我还真不知道啊,你居然是一个这么放荡的女人,居然被自己妹妹弄到快要高潮了。」看着强忍快感的凌幼绮,赵颖如的脸上满是不屑和鄙视。

「颖、颖如,这不是你啊,你只是被洛行扭曲了思想了。」「凌幼绮!我真的应该要好好的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真是多亏了主人,是他让我完全看清了你。」「颖如,你也去服侍凌幼绮。」哀怨的看了洛行一眼,赵颖如听话的趴到了凌幼绮的身上,双手在凌幼绮的身上抚摸起来。

「嗯~啊~啊!嗯~啊!要去了!要去了!」

在两女的进攻下,凌幼绮广播网分克制,很快就达到了高潮,爱液从她的蜜穴中喷出。

不容凌幼绮喘气,洛行握着阳具,对准了她的蜜穴,直接刺进入了凌幼绮的身体。

「呼呼…」凌幼绮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子,她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不过,凌幼绮并没有把灯给打开。

她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想要看一看现在的时间。

闹钟的显示屏是荧光的,即使身处在黑暗之中,也能够清楚的看到时间。

凌幼绮发现,现在时间才不过刚刚凌晨3点多一点。

喘息了好一会,可是凌幼绮的精神依旧有些萎靡,回想起刚刚梦中发生的事,仍然让她感觉心有余悸。

如果有光亮的话,就会发现,凌幼绮此刻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她做了一个太过于匪夷所思的噩梦,梦里所发生的事情几乎让她精神崩溃了,那一幕幕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让她身上感觉有些凉凉的。

凌幼绮伸手摸了摸,才发现她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充满汗水的衣服贴在身上,让凌幼绮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从床上下来,轻声的向浴室走去。

把身上的被汗水浸湿的衣服随手脱在地上,打开了花洒开始冲洗起身体。

温热的水滴落在凌幼绮雪白的胴体上,水滴顺着她的秀发滑下,经过了雪白的玉颈、高耸的双峰、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双腿,最后在地上汇集,流向了下水道。

凌幼绮所有不好的感觉似乎都被冲走了,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和之前比起来,现在已经不那么急促了。

梦里的高潮对她所产生的影响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去,凌幼绮仿佛还能够感受到那个恶魔洛行,他的阳具进入到她身体后产生的那种被难以言喻的感觉。

恍惚当中,凌幼绮的蜜穴似乎有水流了出来,在这一刻,她有一种无比空虚的感觉,凌幼绮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难道自己其实本质是一个淫荡又堕落的女人?想要!想要被充实!这样的想法慢慢地占领了凌幼绮的脑海。

她的理智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草一样,是那么的无力。

凌幼绮渐渐地被性的本能牵引住了,双手开始在如凝脂的胴体上来回游走,每一寸肌肤都被轻抚而过,好像全身都变成了性感带,快感一阵一阵的刺激着凌幼绮的大脑。

充满魅惑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嗯嗯…啊!真的、好舒服!」凌幼绮似乎忘记了现在的时间,忘记了她那个还在梦乡中的室友。

不过所幸的是,浴室的隔音还是相当不错的,她那惑人心神的呻吟声并没怎么传出去。

仅仅是抚摸已经开始无法填补她的空虚了,凌幼绮纤细的手指开始向着双腿之间的芳草地伸去,先是一根手指,然后两根、三根。

蜜穴因为之前的抚摸,已经变得相当湿滑了,手指在蜜穴之中由慢到快的开始抽插起来。

当凌幼绮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高潮了三次了,高潮的余韵让她的肌肤透出诱人的粉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幼绮站在镜子前面,擦拭着冲洗了两遍的身体,看着镜中的自己思考着,「那个梦究竟代表了什么!?」只要一想到梦中所发生的的事情,她就会感到不寒而栗。

从浴室出来,凌幼绮发现房间的灯亮了。

「怎么了,幼绮?你刚才做噩梦了吗。」

大学同寝室相处了三年,唐悦薇对凌幼绮的习惯非常清楚,只要一做恶梦,凌幼绮就一定会到浴室里去冲凉,好吧噩梦所带来的不适感觉洗去。

她斜斜的靠在床上,用手揉了揉眼睛,半梦半醒的嘀咕道。

因为唐悦薇的睡相不好,导致她的睡衣显得有些凌乱,肩膀露了好大一部分出来。

「没什么,现在时间还早,再睡会吧。」

凌幼绮轻轻地拍了拍唐悦薇的暴露在空气中的香肩,示意她自己没事,然后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了下来。

出于对好友的担忧,唐悦薇忍着睡意从床上起身,来到凌幼绮的身旁坐下,将嘴唇凑近凌幼绮的耳朵,细声的问道:「幼绮,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说说吗,你做了什么噩梦?」因为唐悦薇的话,一个念头从凌幼绮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既然好闺蜜赵颖如和妹妹柳含钰都已经遭到了洛行的毒手。

那么,同样是好闺蜜的唐悦薇会不会也被洛行染指了,突然间,这样的想法浮现在了她的脑中。

凌幼绮觉得,唐悦薇也成为了洛行的奴隶的可能性非常高。

稍微舒了一口气,不过还好,虽然像是亲身感受,但这一切只是在梦中发生而已。

上一秒才舒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不知为什么,世界线这个词语突然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世界线变动!也许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线真实发生在她身上的不幸的事情。

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这里并没有发生那样悲惨的事情!想到这里,凌幼绮感觉到了希望,她相信自己能够改变那悲惨的一切。

对于出现在梦中的那个‘恶魔’洛行,她会去调查清楚的,不管洛行这个玩弄她们于鼓掌之间的恶魔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她都必须做出充分的应对措施。

调暗了房间的灯光,凌幼绮将双手地搭在了身旁唐悦薇的肩膀上并轻轻地揉捏着,用轻柔的声音说道:「悦薇,看着我的眼睛,仔细的听我说…」「嗯,说吧。」唐悦薇的双眼朝着凌幼绮的双眼看去。

凌幼绮那漆黑而深邃的眼睛对唐悦薇有着别样的吸引力,才刚一对上,唐悦薇就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在凌幼绮的瞳孔之中迷失了自己。

「悦薇,你是不是希望能够为我分担痛苦?」

「是的,幼绮,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我们是好闺蜜对不对?」

「当然咯!」

「看见我难过,你会感到心疼,对不对?」

「正是因为这样,我的目光才时常围着你转啊。」「所以你其实是爱我的。」「我其实是爱你的?」

「对,你爱我!」

「是的,我喜欢你,我爱你,幼绮!」

「我是你的爱人,你的主人,你愿意为我奉献一切。」「是的,我很乐意为你奉献一切。」「那么,向我宣誓吧,告诉我,你今后将为我而生,悦薇。」「主人,我将为你而生。」凌幼绮将面前这个全无心防,迷失了自己的唐悦薇搂进了怀里,轻抚着唐悦薇光滑的脸颊,将嘴贴在在她的耳边,低声的呢喃:「以后只要我对你说出‘翻转时空的沙漏’,你就会进入到现在的状态,毫无保留的把一切都交给我,让我控制你的心灵。」因为凌幼绮那紧紧地贴身拥抱,让唐悦薇脸上多了一丝红晕,她的朱唇轻启,声音中难得的多了一丝娇羞:「是的,我的主人。」虽然凌幼绮是学医学和心理学的,而唐悦薇是读警校的,但是这和她们两人成为室友并没有什么冲突。

因为紧张繁琐的日常训练,经常让唐悦薇的精神紧绷,所以,只要凌幼绮一有空闲,就会帮唐悦薇进行催眠放松,排解积累的压力。

也在是因为这样,导致了唐悦薇对凌幼绮几乎没有抵抗,轻易地就让凌幼绮控制了心神。

看着挚友水嫩俏脸上的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上去,好好的品味一下唐悦薇红唇的味道。

突然间好像想到些什么,凌幼绮猛地把唐悦薇推开。

失去了束缚的唐悦薇,顺势倒在了床上,她用迷茫的目光注视着她的主人,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推开自己。

「怎么会这样,悦薇,我居然对你产生了这么邪恶的想法,竟然想要控制你的一生。」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梦对自己的影响居然会有这么的严重,明明已经清醒过来了,可是梦却依然的在深深地影响着自己。

如果自己没有把唐悦薇推开,那么或许下一刻,她就会对唐悦薇做出更加难以启齿的事情来。

这与她的初衷是完全的背道而驰了。

凌幼绮是想要守护她们的,而不是像洛行那样奴役她们。

凌幼绮的行为差一点就失去控制了,她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一股畸形的欲望逐渐侵蚀着。

唐悦薇感受到了凌幼绮的不安,她搂住了凌幼绮的纤腰,动情的说道:「主人,我爱你,我愿意被你控制啊。」唐悦薇的话,让凌幼绮身体里的那股畸形的欲望,悄悄地一点一点慢慢的壮大起来。

这个正在壮大畸形的欲望,是梦中的那个凌幼绮被洛行反复玩弄后所产生的极端的负面情绪,这个负面情绪或许会把凌幼绮带向堕落。

当然,目前的凌幼绮并没有察觉到她的灵魂正在一点点的崩坏。

拉着唐悦薇一起躺下,隔着睡衣拍了拍唐悦薇光滑的背脊,柔声说道:「睡吧,悦薇。」听到主人的命令,唐悦薇听话的闭上眼睛睡去。

看着唐悦薇那恬静的睡颜,凌幼绮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显的温柔,将熟睡的唐悦薇搂进自己的怀里,凌幼绮也闭上了眼睛睡去。

「幼绮?幼绮?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喊了几声,看到凌幼绮没反应,唐悦薇便抬起玉手,在凌幼绮浑圆的乳房上用力的捏了一下。

「呀!」

乳房突然之间遭到袭击,处于发呆中的凌幼绮这个人弹了一下。

「干嘛!」

凌幼绮揉了揉被捏痛的胸部,不满的瞪了唐悦薇一眼。

「我说,凌大美女,这都已经到家了,你还不想下车吗?」「嗯!?什么时候到了?挺快的嘛。」「十分钟之前吧。我看你想事情想得那么入神,也就没有马上叫你。」「抱歉!悦薇。」凌幼绮双手合十,对着唐悦薇吐了吐舌头。

唐悦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皎洁的笑容来:「我们的冷美人什么时候会卖萌了!?」白了唐悦薇一眼,凌幼绮嗔到:「搞什么怪,德行!还不下车。」下了车之后,唐悦薇把车门锁好,就搂上了站在一旁的凌幼绮,两人一起向着别墅走去。

刚一进家门,唐悦薇便迫不及待的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三两下的脱下了那身衬托出她英姿飒爽的警服,然后随手将警服和警帽挂在了挂衣架上,便直奔卧室而去。

看着唐悦薇这和她警察身份完全不符的脱线的举动,凌幼绮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慢慢的蹲下身子,打算揉一揉因为长时间站立而有些酸疼的脚踝。

那一连串的动作犹如春风拂柳,令人善心悦目,可惜唯一一个能够欣赏到的人已经早早的跑进了卧室。

随着她弯下身子的动作,贴身的西装套裙以及腿上的那犹如第二层肌肤的肉色丝袜,将凌幼绮那傲人的身姿和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勾勒的淋漓尽致。

现在的凌幼绮,与梦中的那个凌幼绮,所经历的事,已经是完全的不一样了。

梦中的那个凌幼绮,在毕业之后,她先是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医生,然后因为发生了林沫伊的那件事,不得不离开了医院,然后因为父亲的要求,到了她妹妹柳含钰所在的常典中学担任医务老师。

也正是因为发生了林沫伊那件事,才导致了之后洛行对她展开的一系列的报复。

现在的凌幼绮,毕业之后并没有再选择去医院任职,反而选择了留在大学中,成为了一名讲师。

毕业之后的这一段时间以来,虽然凌幼绮动用了她父亲的君海集团所拥有的力量去调查了,可是却一点收获都没有,好像根本就不存在洛行这么一个人一样,不过她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弃调查。

虽然说在梦里的那个世界的林沫伊的死和她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的关系,但是之后她也在洛行那里所受到了残酷的折磨(洛行对凌幼绮的一系列报复,详情见【彼年彼时的风铃】)。

那遭受到的难以忘却的痛苦,凌幼绮总是要还回去的。

虽然那是梦里的那个洛行的所作所为,和这个世界的洛行并无关系。

要知道,疯狂女人的报复心可是非常强的。

凌幼绮脱下了穿了一天的高跟鞋,换上了居家的拖鞋,她雪白的玉足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凌幼绮把脱下来的西装挂在了挂衣架上,然后朝着卧室走去。

才刚刚走进卧室,正打算把身上剩余的衣服换下的凌幼绮,便被在卧室里只穿着内衣丝袜,早已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唐悦薇一下子给推倒在了床上:「难得的休假,我们两个不好好放松一下么,亲爱的?」感觉到了唐悦薇的动情,凌幼绮的脸上升起了一抹邪邪的微笑,她对着唐悦薇轻声说道:「如你所愿!不过悦薇,我可爱迷人的女奴,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让我快乐一下?」「是的!我的主人!」

得到了凌幼绮的首肯,唐悦薇非常兴奋,急忙开始行动起来。

对于唐悦薇来说,凌幼绮就像一块磁石般,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让她不由自主的沈醉其中无法自拔。

唐悦薇把凌幼绮的西装套裙褪到了她的脚踝处,然后把凌幼绮衬衫的扣子一粒一粒的解了开来,随着唐悦薇的动作,凌幼绮雪白无暇的胴体也一点一点的暴露在了唐悦薇的眼前。

第一粒扣子被解开了,露出了凌幼绮白皙优雅的玉颈,几近透明的肌肤下,脉络隐约可见。

第二粒也随之解开,出现的是胸前大片的雪肤,是那么耀眼的白,如兰似麝的体香从襟口弥漫开来。

然后是第三粒,两丸高耸丰盈的玉球,颤巍巍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玉峰间挤压出的那一道幽谷,深邃的彷佛能把人的灵魂都给吞没一样。

随着第四粒扣子的解开,衣襟无力地向两边滑落,却被胸前的玉乳挂住,唐悦薇轻轻将其扫开,那一对柔腻挺秀的玉兔惊现全貌,雪白馒丘玉润珠圆,顶端两粒娇艳的相思豆如同雪上红梅,可怜可爱。

第五颗扣子也脱离了,凌幼绮那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展现在唐悦薇的眼前,唐悦薇轻轻地用手抚摸,感受到了凌幼绮的肌肤紧致而且富有弹性。

精巧可爱的小肚脐就好像是镶嵌在腰间的宝石,诱惑无限。

凌幼绮静静的躺在床上,那双充满风情的美目注视着在她身上忙碌着的可人儿,享受着她的服侍这一切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唐悦薇的玉手攀上了凌幼绮的玉乳,她轻轻捻着凌幼绮玉乳尖端的小樱桃,感受着小樱桃在她的指下正在慢慢的鼓胀变硬。

凌幼绮的双手抚上了唐悦薇的脸颊,让她的脸靠近在自己的胸部,仿佛明白了凌幼绮的意思,唐悦薇低下头,轻轻地咬住了玉乳上的小樱桃,在上面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对凌幼绮的强烈爱意充斥在唐悦薇的内心的每一处角落,让唐悦薇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我。

「嗯~嗯~啊~悦、悦薇,乖女孩,就是这样!」快感的到来总是那么的调皮,一阵阵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凌幼绮,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

看到凌幼绮已经进入了状态,唐悦薇将束缚着凌幼绮修长双腿的丝袜缓缓地褪去,然后把头埋在了凌幼绮的私处,粉嫩的小舌在凌幼绮的蜜穴周围来回舔弄着,受到唐悦薇的刺激,淫水从凌幼绮的蜜穴之中流了出来,将凌幼绮流出的淫水吸入嘴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仿佛这是最美味的食物一样。

「悦薇,让我高潮。」

听到凌幼绮魅惑的细语声,唐悦薇看了凌幼绮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容,她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了早就准备好却一直没机会使用的带有假阳具的情趣皮裤,把它穿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回到床上,把凌幼绮的腿摆成了M形,将皮裤上的肉棒对准了凌幼绮的蜜穴,刺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插入让凌幼绮有些措手不及,只觉那最私密、最娇嫩的地方突然间传来的一股酸麻快美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禁不住檀口轻启,一声蚀骨的娇吟便呼出声来,婉转媚人。

唐悦薇得意的看着沉沦在快感的深渊中的凌幼绮,只见她星眸半闭,眼波迷离,浑身酥软的只能无力的趴伏下身子,那白嫩嫩的屁股上,很快就溢出香汗,在那光滑的肌肤上滚动着,晶莹易透,如同一颗颗小小的珍珠般。

「幼绮,被我的肉棒干的爽不爽,是不是很舒服啊?」凌幼绮痴迷地承受着这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舟般的颠簸迷乱:「啊~啊~嗯~!很舒服!悦薇的大肉棒,把我干的好舒服啊!」也许凌幼绮的身体空虚了太久了的缘故,也许是因为以前她和唐悦薇做爱的时候都是使用手指,这次被唐悦薇偷偷地买来的带假肉棒的情趣皮裤操弄,居然让她想起了那个恨不得希望可以马上去死的那个男人洛行来了,想起了洛行曾经带给她的快感。

「啊,幼绮!幼绮!我要射了!」

唐悦薇娇媚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像是在引导着凌幼绮一样。

一股无法控制的痉挛伴随着高潮到来,凌幼绮急促的喘息几下,羊脂美玉似的无瑕脊背弓一般挺起,腰塌似勾,臀翘如桃,纤纤十指握紧成拳,忘情呼喊呻吟着。

就在凌幼绮高潮的那一刻,她产生了错觉,感觉到假阳具中射出了热黏黏的液体,冲刷着她的娇嫩的花心,这种感觉像极了是洛行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射精一样,嘴里不自觉的低语:「洛行…」「什么?」

凌幼绮的低语引起了唐悦薇的注意,不过她并没有听清楚刚刚凌幼绮说了什么。

听见唐悦薇的问话,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的凌幼绮将唐悦薇拥入怀中,被凌幼绮双手这么轻轻一带,唐悦薇顺势依偎进她的怀里,两人的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了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悦薇,你知道吗?自从那次把你催眠之后,我好像就觉醒了奇怪的嗜好呢,我希望你能够永远的跟我在一起,能顾为我迷乱,为我痴狂,为我沉沦。」「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幼绮,我的主人!」唐悦薇明白自己对凌幼绮的感情,也清楚凌幼绮对她的感情。

虽然可能是因为凌幼绮催眠了唐悦薇的关系,但是,唐悦薇的内心或许本来就对凌幼绮有着别样的感情,只是因为那个契机,让这份沉睡的感情在她心里的被无限地放大,才会让唐悦薇的意识轻而易举的被凌幼绮所掌控,直到占据了她所有的世界,让她无法反抗,沉沦其中。

「嗯。」

凌幼绮吻住了唐悦薇的嘴唇,挑开了她的贝齿,两条丁香滑舌,彼此间恣意戏弄着,互相吮吸着对方小口内的香津玉液。

凌幼绮的玉手顺着唐悦薇那纤腰美妙的曲线一路下滑,所经之处让唐悦薇感到如同火烧般燥热,唐悦薇的身躯如同风雨中的娇花,在不住地轻颤。

将那个碍事的情趣皮裤除去,凌幼绮的指腹隔着唐悦薇腿上那层薄薄的丝袜在她两腿间的桃源入口来回摩挲,媚惑的绯红在冰清的女体上蔓延开去,精致的蔻趾蜷缩了起来。

「嗯~啊~嗯~嗯,快要我,主人,我忍不住了!」被凌幼绮佻薄的娇喘连连的唐悦薇说出了讨饶的话语。

脱去了唐悦薇身上的最后一层保护,凌幼绮伸出三根手指,猛地插入花径,唐悦薇如同被电击般痉挛起来,皓洁莹泽的美腿伸直紧绷着,美好的上半身向后仰起,划出道道粉致致的跌宕乳波;如泣如诉的长吟溢出喉间,似黄莺初啼,婉转娇脆,良久方歇,整个人如烂泥般软瘫在凌幼绮的怀中。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饭,出了一天的任务,一回来又来了一场性爱,想必你已经很累了,趁着我做饭的功夫,好好休息一下吧。还有,含钰说过她今天会过来,到时候让她看见了,恐怕不太好。」在唐悦薇的额头温柔的亲吻了一下,凌幼绮便朝厨房走去,准备起晚饭。

‘啪’凌幼绮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盘子,盘子从台面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怎么了?」

听到声响,刚进浴室准备洗澡的唐悦薇急冲冲的从浴室里出来,走进厨房。

「嗯?没事,刚刚手滑了,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盘子,你先去洗澡吧。」「真的没事?那我先去洗澡了。」确定了凌幼绮没事之后,唐悦薇松了一口气,转身向浴室走去,准备洗澡。

收拾好了破碎的盘子,并且将其余的盘子洗好放进碗柜中,用擦手布擦干了满是水珠的双手,走进客厅的凌幼绮打算趁着唐悦薇洗澡的这会时间看会电视休息一下。

打开了电视,刚刚在沙发上坐下的凌幼绮被沙发上的衣服拉去了她的注意力,沙发上的那件衣服是她没见过的。

唐悦薇之前也并没有穿给她看过,那是一套内外两件式的连身洋装。

外面是一袭低胸薄纱带有淡紫色水彩花纹的水摆裙,裙摆的高度则在大腿的一半左右。

里面是一件肩带式同色系的丝质紧身衣裙,长度刚好够包住臀部而已。

想到等会儿唐悦薇会穿这这身衣服展现她别样的风情,凌幼绮内心里才平静了没多久的情欲又开始燃烧起来,这下子她也没心思看电视了,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沙发的把手。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了一个小时,唐悦薇这次洗澡比她以往的洗澡时间多用了将近四十分钟,就在凌幼绮快要准备过去敲门的时候,浴室的门终于开了,唐悦薇风情款款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上仅仅只穿着了内衣,内衣是同色系的前扣式半罩杯蕾丝缕空胸罩和同款的丁字裤,也许是因为浴室比较闷热的关系,唐悦薇的肌肤上透着诱人的粉红色。

走到沙发旁边,唐悦薇拿起沙发上的裙子,正准备穿起来,但是坐在旁边的凌幼绮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同时轻轻地捏了几下。

一瞬间,唐悦薇感到有千百条闪动的电流,刺激着她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带,在瞬间引发多次的快感。

唐悦薇的身体随着这些快感不自主地抽动了两下,当这些窜流在全身各性感带的快感忽然一齐汇集到她脑中时,唐悦薇的意识在瞬间被这些快感所淹没了。

等唐悦薇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

她原本并没有准备丝袜的,可是现在她的腿上却穿着一双搭配服饰色系的高级透明丝袜,而且卧室里的穿衣镜被摆在了她的面前。

唐悦薇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是凌幼绮,她总是喜欢对她使坏。

凌幼绮站在唐悦薇的旁边,笑吟吟的打量着她。

此时的唐悦薇已经装扮完毕了,甚至连本来还略微有些潮湿的头发都已经吹烫妥当了。

由于前扣式半罩杯的胸罩,使她的双峰有明显地被集中提高了些,在紧身衣裙的束缚下,她的酥胸看来是如此的波荡,让唐悦薇自己都忍不住想抚摸自己的酥胸一把。

唐悦薇起身站在穿衣镜前欣赏她的下半身,那犹如薄纱的水摆裙,根本挡不住任何光线,光线能够轻易的穿透,直达里面仅仅包住她臀部的丝质衬裙。

还好她非常明智的选择了丁字裤,否则一般的内裤很容易在衬裙上印出痕迹,从而破坏她下半身玲珑优美的曲线。

因为窗户半开的关系,偶有一阵微风透过纱窗吹来,被绳子绑住的窗帘也随着微风轻轻地晃动,这偶来的微风让薄纱般的裙摆轻沾在唐悦薇腿上的柔密丝绢触感的丝袜上。

这阵微风给唐悦薇带来了灵感,一个奇妙的想法从唐悦薇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于是对着凌幼绮笑嘻嘻的说道:「呐,幼绮,我们玩一个游戏怎么样?」「什么游戏?」

唐悦薇将嘴贴近凌幼绮的耳朵,在她的耳旁小声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

「什么!?你居然要我…」

不过,在看到唐悦薇那满是希冀的眼神之后,她却无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凌幼绮还是同意了唐悦薇的提议:「好吧,不过只限今天!」「当然,不过,现在你是我养的一只可爱的母狗哦!」虽然同意了唐悦薇的要求,但是真的的要做之后,凌幼绮的眼里还是闪过了一丝不悦,她对这样的身份果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就算知道着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怎么了,狗狗?听话!蹲下!」

看着凌幼绮似乎有些不配合,唐悦薇拿出了她女警的气势来,用严厉的语气呵斥道。

被唐悦薇严厉的语气吓了一跳,凌幼绮立刻按照唐悦薇命令蹲了下去,把自己代入了角色,像是真狗一般地蹲着,手臂像前脚那样贴在地面上,还伸出诱人的小舌头呵呵地吐气。

唐悦薇被凌幼绮这可爱的举动逗得笑得合不拢嘴:「嘻嘻,来,握手!」唐悦薇手心向上地伸出一只手,凌幼绮便用她的一只‘前脚’搭在那上面。

「绕圈圈!」

凌幼绮用四肢着地的方式在唐悦薇站立的点绕着顺时针爬行着。

「嗯,我家的狗狗好乖啊。」

用手掌摸摸凌幼绮的头,凌幼绮像真狗一样舒服地眯着眼,用脸颊在唐悦薇的双腿上摩蹭着。

「我们来玩,你要把这个捡回来,懂吗?」

唐悦薇把果盘里的小橘子丢到客厅角落,凌幼绮跑了过去用嘴叼着拿回来。

一开始跑的动作还不太协调,玩了几次以后也变得很顺畅了。

一段时间之后,凌幼绮跑得气喘吁吁的,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在白色衬衫下起伏着,神情略显疲惫,白皙的脸蛋染上淡淡的红润。

凌幼绮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唐悦薇,那天真的样子特别能引起人的邪念,令人想好好玷污她的纯洁,欣赏她堕落的模样。

唐悦薇又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点子来:「狗狗,你现在开始发情了哦,很想要找公狗交配。」凌幼绮感觉到她的下身好像真的开始有些骚痒难耐起来,于是便不安地扭动着起了身躯。

唐悦薇的手从凌幼绮的裙摆伸了进去,在凌幼绮的桃花源肆意抚摸,别样的快感冲击着凌幼绮的心灵,正当唐悦薇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一道轻灵的声音突然间在客厅里响起:「姐姐,你们这是…」本来是想给两个姐姐一个惊喜的,所以柳含钰到了别墅门口没有按门铃,而是用之前凌幼绮交给她的钥匙自己开门进来了,悄悄地从玄关走到客厅,却没想到看见了这么一幕。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凌幼绮和唐悦薇呆住了,甚至忘记分开,柳含钰也呆住了,她没想到她的姐姐和悦薇姐居然是蕾丝,而且还在客厅给她来了一场现场表演。

回过神来的凌幼绮和唐悦薇急忙整理起各自凌乱的衣服,而柳含钰则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含钰,我…」

被柳含钰撞见了自己和她姐姐的欢爱过程,唐悦薇显得方寸大乱,一双手紧紧地抓着衣服的下摆,不停的蹂躏着,失去了她原本身为一个警察所具备的沉着冷静。

凌幼绮轻轻地拍了拍唐悦薇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你暂时先回房间去吧,悦薇。我想,我现在应该好好的和含钰谈一谈了,关于这件事情。」「那好,我、我就先回房间了。」在凌幼绮的示意之下,唐悦薇匆忙的走回自己房间里去了,不知道是因为慌乱还是什么,房间的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关严实。

拉着柳含钰在沙发上坐下后,凌幼绮让自己深深的陷在沙发里。

其实不只是唐悦薇,凌幼绮此时也相当的混乱,她本来没打算这么早让柳含钰知道她和唐悦薇是蕾丝的。

「姐姐,你们这样的关系,有多久了?」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柳含钰把她的疑问说了出来。

「…」

「就这么不想说吗,姐姐。」

柳含钰的语气有些微微的颤抖,她现在的状态和凌幼绮、唐悦薇一样。

「没有。我可以告诉你。」

凌幼绮看着妹妹,叹了一口气,「我们是大三那年开始的。」「是吗,已经有这么长的时间了吗。看来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你呢,姐姐。



「不是这样的,我并没有…」

「行了,不要说了,我想冷静一下。」

凌幼绮感觉到,柳含钰对于蕾丝似乎非常的排斥。

她在柳含钰心中的形象,从这一刻开始,似乎慢慢的崩塌了。

凌幼绮开始担心起来,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很好的处理,那么她们两姐妹,在未来将会产生很大的隔阂,甚至有可能沦落为陌路人。

凌幼绮打心底不希望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

想到这里,凌幼绮打定了主意。

她要催眠柳含钰,让她忘记今晚的事情!只有这样做,事情才会有转机。

「放松,什么都不要想了,慢慢的冷静下来。」「嗯。」是的,就像凌幼绮说的那样,柳含钰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冷静一下。

「放松你的身体,放空你的思想,平复你的情绪,让你的身体更加自然的靠在沙发上。」在凌幼绮的刻意诱导下,柳含钰一点一点的放松着自己,让自己用非常轻松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凌幼绮毕竟还是她的姐姐,听姐姐的话,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可是柳含钰却并不知道,她的亲姐姐,现在却在对她下手。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按我这样来调节你的呼吸,让你的呼吸产生一种律动。」「嗯。」

柳含钰跟着凌幼绮的步调,不断的吸气呼气。

慢慢的,柳含钰开始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恍惚了。

「现在,想象你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电梯。」

「好神奇啊。」

柳含钰感觉自己的面前好像真的出现了一个电梯。

「走进电梯,你会发现你在100层,然后你按下了1层的按钮。」「好,我按了。」「随着电梯的下降,你的思想会越来越放松。」随着柳含钰脑海中电梯的下降,她的思想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她开始无法思考,只能盲目的听从着凌幼绮的声音。

「是的…」

「电梯每下降一层,你就会平静一分。」

「是的…」

「当电梯下降到1层后,你就会完全陷入沉睡,不再思考,所有的烦恼也都会理你而去。」「是的…沉睡…不再…思考…」

「电梯在慢慢的下降着,90层、80层……50层……20层……1层。



电梯的层数随着凌幼绮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到达了1层,柳含钰的意识也随之消失。

「你现在已经完全的陷入了催眠状态,在催眠状态下,你只能听见我的声音,你会感到非常放松,非常舒服,而且你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是的…舒服…不隐瞒…」「很好,我是谁?」

「凌幼绮,我的姐姐。」

「你怎么看待我的?」

「自信…出色…榜样…」

「是的,我是你的榜样,所以我做的事情,都是你值得学习的。」「值得…不…不行…学习…」在凌幼绮的预想之中,柳含钰此刻应该没有一点思考能力了,只能被动的接受她的指令。

可是现在柳含钰居然抗拒了她的指令,看来在柳含钰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行,我不是你的榜样吗?」

「榜样…可是…我讨厌…蕾丝…」

「讨厌蕾丝吗,告诉我为什么会讨厌。」

「班上的…一个…女生…想非礼我…」

是因为差点被一个女生非礼了才对蕾丝产生了排斥感吗。

看着处于催眠状态毫无抵抗能力的柳含钰,凌幼绮的内心有一个声音不停的骚扰着她,让凌幼绮把柳含钰变成她的奴隶。

经过一番内心斗争,凌幼绮败给了她的欲望,决定对妹妹柳含钰下手。

「并没有什么女生戏弄过你,其实那一切都只是你的幻想。」「我的…幻想…」柳含钰喃喃低语道。

「没错,会产生幻想是因为你其实对我产生了欲望,想要和我成为恋人。但是因为难以启齿,害怕我知道后,会排斥你,才幻想有一个女生对你行为不轨,用来排解对我的渴望。」「姐姐…恋人…」

「现在你意外的发现我其实也是一个蕾丝,这说明你可以像我表明心意。」「可以…表明…心意…」「以后你只要听见‘随风摇曳的柳条’,就会回到催眠状态,听候我的命令。」「随风…摇曳的…柳叶…命令…」

「当我数到三之后,你会醒过来,但是你不会记得自己被我催眠了,但是我的指令你会认真的执行。1、2、3!」在听见三之后,柳含钰慢慢恢复了清醒。

「怎么样,冷静一点没有。」

「嗯。姐姐,那个、其实我…」

「怎么了?」

「姐姐,其实我、我喜欢你。」

「是吗,我还以为,知道我是个蕾丝之后,你会讨厌我呢。」凌幼绮拍了拍丰满的玉乳,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来。

「不是这样的,知道姐姐你不会排斥和女人欢爱之后,我真的好高兴。这样我就可以和姐姐在一起了。」双手抓住了柳含钰的肩膀,凌幼绮慢慢的将嘴唇向柳含钰的嘴唇吻去。

「唔…」

嘴唇被突然的吻住,柳含钰原本想要说的话都吞回了肚子,现在她的心里被满满的喜悦包围了。

突袭得手之后,凌幼绮又把手朝柳含钰的下身摸去,将柳含钰的校群撩起,褪下了内裤,向她的阴户发起了进攻。

感受到凌幼绮的爱抚,柳含钰开始有些动情了,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把一切都交给我,我会引导你的。」

“是…”

在凌幼绮的指引下,柳含钰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从身上脱下,然后坐在沙发上,把双腿分开,摆出了M的形状,让自己的阴户展现在凌幼绮的眼前。

看着自己妹妹毫无形象的在自己的面前摆出淫荡的姿势,凌幼绮感觉心里有一股火在燃烧。

她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柳含钰的蜜穴。

「啊~」

一声娇媚的呻吟从柳含钰的嘴里发出。

「含钰,看来你已经忍不住了呢,那么就让我来满足你吧。」「唐警官!」一个悦耳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下了班的唐悦薇从警局走出来,和往常一样,正准备开车回家,却听见有人喊她。

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

「是你啊。」

唐悦薇对着女人微微点了下头,「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女人快步来到唐悦薇的身旁:「唐警官,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吃个饭吗?」「今天吗?有些不巧啊,我家里已经煮饭了。」听到唐悦薇这么说,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这样么,那真是不巧啊。唐警官,其实,今天我来的主要目的,是想向你表示感谢的。」「那,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来我家吃饭。」唐悦薇的话,让女人有些局促:「会打扰到你吗?」「不会。」唐悦薇笑着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上车吧,我带你去。」回到家里,唐悦薇拿出放在皮包里的钥匙正准备开门,凌幼绮却已经从屋子里打开了门。

「你回来了啊,先进去吧,吃饭还要等一会,没酱油了,我正打算去买…」然后,凌幼绮看见了唐悦薇背后的女人,看见这个女人的脸,凌幼绮一下子愣住了,因为她认得她。

发觉凌幼绮的异样,唐悦薇赶忙解释到:「她是我之前在一次任务里救的人。今天来找我,说是想请我吃顿饭。可是我想到你已经煮饭了,就擅自决定把她带了回来,你不会介意吧?」凌幼绮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将垂在眼旁的秀发捋到耳后:「哦,那请进。



这个女人是林沫伊,洛行那个因为医院的失误而死去的女朋友。也是因为她的死,才造成了那一系列的事情。

对于凌幼绮来讲,林沫伊可以说是造成那一切的罪魁祸首。

让两人进了屋,凌幼绮便匆匆的去便利店买酱油。

当凌幼绮买完酱油回来的时候,发现唐悦薇和林沫伊都规矩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只不过和刚刚相比,她们的衣服似乎稍微的凌乱了一些。

不过这些许的异样,却并没有引起凌幼绮的注意。

把煮好的饭菜都端上桌,凌幼绮便招呼两人上桌吃饭。

虽然有三个人一起吃饭,却十分的安静。

凌幼绮皱了皱眉,这个尴尬的氛围让她有些不喜。

然后,凌幼绮对着唐悦薇笑着说道:「可以跟我说说么,那次任务。」「嗯,那次……」从唐悦薇的叙述中,凌幼绮了解到,林沫伊是意外的卷入了一起抢劫案,被抢匪劫持为人质,而唐悦薇正好是那起案件的负责人。

在唐悦薇冷静的领导下,案件被顺利解决了,所有人质毫发无损的脱离了险境。

等唐悦薇把事件的经过说完,林沫伊点了点头:「嗯,就是这样的,要不是有唐警官,我恐怕已经香消玉损了。」看着林沫伊笑着吐槽着自己,凌幼绮的脑海突然间闪过了一丝灵光,可是这丝灵光一下就消失了,凌幼绮并没有抓住。

她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算是孽缘了吧。

饭后林沫伊便告辞离开,而唐悦薇则说今天感觉好累,要泡澡放松一下,便去了浴室。

收拾完饭厅,凌幼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算休息一会,突然间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她的心里冒了出来。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顺着林沫伊找到洛行,然后除掉他吧。」是时候让这一切结束了,想到这里,凌幼绮的眼里透出了危险的光芒。

然后凌幼绮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了。

「喂,哪位?」

「老邓,我是凌幼绮。你去帮我查查林沫伊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个叫做洛行的。」「好的,凌小姐。我知道了。」

唐悦薇洗完澡出来,看见凌幼绮侧躺在沙发上小寐,于是走进卧室拿了一张毯子出来,轻轻地盖在凌幼绮的身上。

凌幼绮并没有睡着,当唐悦薇把毯子盖在她身上的时候,就清醒了。

凌幼绮拉住了唐悦薇的手:「悦薇,周末没事的话,去逛街吧。」「你说了算,幼绮。」时间过得很快,周末转眼间就到了,按照之前的约定,凌幼绮和唐悦薇一大早便起了床,到百汇广场逛街。

走进一家口碑不错的衣服店,两人开始挑选自己中意的衣服。

唐悦薇从众多裙子中挑出一件米白色的裙子,拿到镜子前对着镜子比了比,然后叹了一口气:「呐,幼绮,你说,怎么这裙子就不适合我呢?」看了看唐悦薇手里的裙子,凌幼绮又扫视了一下衣架,然后从衣架里跳了一件蓝色的的裙子交给唐悦薇:「穿这件,去换上让我看看。」「哦。」接过凌幼绮手里的衣服,唐悦薇走进了更衣室。

旁边更衣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看见了站在更衣室前面玩着手机等着唐悦薇换衣服的凌幼绮,便出声打了招呼:「唉,凌小姐!好巧啊。」抬起头来,凌幼绮看见叫自己的人是林沫伊。

「你也来逛街吗?」

「是呢。」

「就你一个人?」

「额,不是的…」

没等林沫伊把话说完,一个男人从刚刚林沫伊出来的更衣室走了出来。

洛行!居然这样巧遇了。

凌幼绮一下子呆住了。

见凌幼绮愣住,林沫伊脸大红,狠狠地锤了洛行一拳:「都怪你,非要跟进来,这下让人看笑话了吧!」唐悦薇也换好衣服了,听见外面的声音,急忙走了出来。

「怎么了吗?」

见唐悦薇从一旁的更衣室出来,林沫伊更加的红了:「唉,唐警官也在吗!

?」

「是的,今天我和幼绮一起逛街。这位是?」

脸色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林沫伊拉过站在一边一脸无辜样的洛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露出了微笑:「啊,他是我男朋友,叫做洛行。」那天的偶遇,真是给凌幼绮一个措手不及,虽然这个洛行并不是梦里的那个洛行,却也搅得凌幼绮方寸大乱。

明明之前一直是苦寻无果的,现在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显示的凌幼绮现在是多么的心神不宁,短暂的沉思之后,凌幼绮最终下定了决心。

「老邓,是我。之前让你调查的人查的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人回答道:「他的行动规律我们已经掌握了。」「那好。老邓,我要你动用一切关系,就算不择手段,都必须把他除掉。」「没问题,凌小姐。那个价钱怎么算?」「钱我会让人汇到你的户头的,不会少。」

「好好,事情一切办的妥妥的,放心好了,凌小姐。」两天之后,凌幼绮收到了老邓的回复。

洛行醉酒驾驶,结果不慎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亡了。

凌幼绮的报复成功了,洛行悲惨的死于非命。

这个缠绕着凌幼绮许久的噩梦不在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得以放下,解开了心结的凌幼绮松了一口气。

「姐姐!姐姐!凌幼绮!」

柳含钰的喊声让凌幼绮猛然惊醒,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打电话,急忙应声:「啊,含钰。」「你在发什么呆啊,我之前说的,你有听到吗?」「对不起哦,含钰。我这两天有些累,精神不怎么好,你在说一遍吧。」「没事吧,姐姐?我就是想说,下个学期我就高 三了,学业会比较繁重,你能不能转来常典中学帮帮我。」凌幼绮沉思了一下,同意了柳含钰的要求:「好吧,我跟学校说一下,看看能不能安排过去。」「谢谢姐姐,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爱死你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凌幼绮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怎么最近变的这么不稳重。

既然答应她了,那就去试一试吧。

来到校长室的门口敲了敲门,获得校长的同意后便推门进去。

「校长,我想转到常典中学。」

凌幼绮的要求让校长大感疑惑:「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想去哪里?」「是这样的,校长。我妹妹下个学期高 三了,我想过去照顾她。」「啊,是含钰那个丫头啊,转眼也都高 三了吗,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好吧,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下,不过话说在前头,你只准过去一年,我可舍不得放手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才。」「谢谢!」

之后的事情非常的顺利,凌幼绮被调到了常典中学,在常典中学担任医务老师。

比起讲师,医务老师的工作就轻松了许多,她现在的日子过得非常悠闲。

可是在这悠闲的日子,却让凌幼绮多少感觉到那么一点点的违和。

最近几天来,柳含钰和唐悦薇对她的态度开始莫名其妙的改变了,似乎带有那么一丝的疏离感。

这样的古怪的变化,让凌幼绮感到非常的不安。

又到了唐悦薇的休假日,一放学,凌幼绮就带着柳含钰匆匆往家里赶,想要给唐悦薇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

原本要花半个小时才能到家的,在凌幼绮的努力下,结果只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便到了。

打开家门一看,发现唐悦薇居然已经回来了。

她的鞋子,正静静地摆在玄关处。

可是,在唐悦薇的鞋子旁边,居然还摆着一双男式皮鞋。

凌幼绮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这是属于她们的小屋,凌幼绮非常清楚,唐悦薇是绝不可能带男人来的这里的。

可是现在玄关里居然放着一双男鞋,这说明唐悦薇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示意柳含钰呆在玄关不要动,凌幼绮拿起扫把悄悄的往里面走去。

只见卧室的门虚掩着,从卧室里隐隐约约的传出男人和女人的呻吟声。

一把推开了卧室的门,卧室里面的景象让凌幼绮愣在原地。

一个男人正在唐悦薇的身上耕耘着,而男人的身上,林沫伊正在用胸部在男人的后背摩擦。

发觉门被人打开,男人便转头看向了门的方向。

看见呆呆的站在门口的凌幼绮,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哟,我可爱的奴隶,今天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啊。」不可能,凌幼绮的脸色一下子白了,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是原本应该已经死亡的洛行。

凌幼绮可以肯定,洛行百分之百已经死了,那她眼前的这个带着邪魅微笑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凌幼绮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趴在唐悦薇身上耕耘的男人居然是洛行。

「洛行已经死了,你是谁?」

「我是洛行啊,如假包换的洛行。」

「这不可能。」

「别这么肯定。让我来把你的疑惑一点点解除吧。没错,洛行的确是死了,不过死去的那个洛行,是这个世界的。而我不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难道还有其他世界吗?」「当然。世界可不止这一个,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来的。」「什、什么!?」「我还知道,你是重生的。」

「你怎么会知道的!?」

「哈哈哈,好好想想吧,以你的聪慧应该很容易就想出来的。」「你在我身上动了手脚?」「宾果!我的确对你动了手脚。其实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已经催眠了你和她们。为什么你会以为自己重生了,那是因为我对你下的暗示。」「为什么?」「无聊,简简单单的把你们变成了我的催眠奴隶,实在太过无趣了。」「所以,你为了寻找乐趣,就给我下了暗示!?」「是的,在下了暗示之后,我就隐藏了自己的存在。我每天都在观察着你,看看你在知道自己重生后,会有什么样的行动。」「所以,从一开始,我、悦薇、含钰还有林沫伊,也许还有一些其他的女人,都只是你的催眠玩偶而已。」「对。你也没有让我失望,上演了一出好戏让我解闷了。」「我最近感觉到悦薇和含钰的疏离,也是因为你吧。」「是啊,在这个世界的洛行死后,你就像解脱了一样。这样的你,已经无法带给我乐趣了。」「无法带给你乐趣的我,已经没有价值吧。」

「清醒的你,确实无法给我乐趣了,不过催眠奴隶的你,我可是百玩不厌的。不过现在,游戏是时候结束了。」「……」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凌幼绮只能选择沉默。

「好了,你也该回归她们的行列了,‘细语的风铃’。」「催眠奴隶凌幼绮听候主人的吩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