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与一个老女人的一次真实野战

原创,贵在真实。决无半点虚构
那次,应当08年的9月份的样子,我去四川雅安去出差,到了雅安大桥向沙湾的方向走吧,也就是河过来有一两里路的样子。如是有雅安的人,或是去过那儿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是那一个地方。因为我的方向感不是很好,我走到那有个公园的地方,问怎么去沙湾,开始是一个男的,说你打的过去呀,我心想打的过去,我还问你哟,又问了一个女的,她说就不远了的,走过去也不远,坐公车也可过去,她还问过去干什么呀,我是做什么的,我说了我在做生意,她说那你店里有多少人呀。要不要招人,我说招呀,我本也想招人,她说要招个什么样的,有什么条件,工资多少,他有个儿子在厂里上班,看行不行,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还留了名片,我说要不到公园去坐下说吧,坐下了,离得较远,不是那种骚妇。不过这女人的屁股看起来软软的,很想摸一把,因为本人的性欲比较强,稍有点的刺激就想要,我心想,在外地这种地方,有个人做爱多好呀,老女人还没试过呢。 对她虽有这种心,但也无丛下手呀,不过在聊的过程当中,我看到她时常口中念念有词,还做手势,我就问她是不是在练什么功呀,她说是呀。她说什么功挺好的。、
后来的交谈中,她说她还有个师傅,说是手一动,能把山都推倒了,我心想你就吹吧,说不好你倒是会倒在我的身下呢。
我又问她,像你这种功,我倒是了解不多,听说有种功是要男女做那种事才练的,有没有这种事呀,她告诉我,是有这么回事,那是藏秘的什么功,我也没兴趣了解,我就说,原来还真有这么回事呀,以前我只是听说,没想到还真有这种功,我问她会练这种功不。她说学的不是这种功,我又问她师傅会不会这种功,她说他会的,我问她有没有跟他师傅练过呀,她说练过,感觉很好的。我就知道那师傅那种人肯定会与她有关系的,既然她师傅练得,那我也就练得了。
我说,我也想学习下你们这种功,你教我练练好不好,就是男女那种事才行的那种功,开始还很含蓄,不敢提得太明白了,她还有些迟疑。她她说这也要看缘份的,到了这份上,我就开始胡吹了,到了最后她最终答应了下来,我们就开始找地方,她说去她师傅租的房子那吧,他不在的。我说还是不行。我们走到公园树比较密的一个地方,她说那就这里吧,我看了下周边,人虽不多,还是有人走动。我摸了几把她的奶,还是不敢做,毕竟让人发现了或让保安看到了这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我说还是不行,又找了几个地方都不满意,她说还是去她师傅那里,我那时也有点想要了,就跟着她走,我知道,到她住的那边,风险是很大的。万一当地民风彪悍,出了事是下不了台的。我也是只能跟着走,除非地势特别好,不然宁可不做的,她跟我说,你就说是去租房,弯了几个小巷子,到了她住的地方,一对老夫妻房东,我问他们租房的情况,他们也说了,我表示不满意,说上去看看吧,到了她的房间,我瞅了一眼,说还是算了,我们去别处吧,那又在楼上,木板楼,说是看房去个半天不下来,下面的人肯定知道上面在干什么,因为年纪相差太大,说夫妻也不像的,所以我不敢在那做的。
我本想找个旅馆住下,但转念一想,那不是要身份证吗,让别人看到与那么大的年纪的人做也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也没去了。我就说,那去山上吧,练功是讲灵气的,在房子里做有世俗之气干扰不好的。最后就去了山上, 妈的,山上就是山上,条件太差了,又不想跑太远。于是就找了个很多树的地方去了,那里倒是没人发现,不过那里的条件还真是太差了,又有石头泥巴的。也只要将就吧,早知道就让她带被子出来了。我拉了一泡尿,掏出我的小兄弟来,还是不太硬,她跪在地上,一口含着我的小兄弟就是吸,我也尽量调整自己,让它硬起来。我把她扶起来,摸了下她的胸,下垂的,好小的。又摸了下她的下身,有点水,软软的,毛不是很多了。我很难想象那个年纪了还会有水,忘了说她的年纪,大约有五十多了吧。然后她开始亲我的额头,想跟我亲嘴,我回避了。很饿的样子。最后把她裤子垫在地上,她原来在家又带了条裤子出来,我都没注意到。我就在她上面插,这样插着真不舒服。不过她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最后我跟她亲了嘴,嘴的咸咸的,我马上没有亲了。插了没几分钟我就射了。下面也不是很硬,草草的做完了爱,我觉得我能硬起来插进去射精就很不错了,因为有的环境对做爱的影响太大, 比如找小姐吧,不是在大宾馆的话,我做爱就是不行。如果是好的宾馆跟情人的话,那一晚来个三次每次来几次高潮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我跟我老婆最长的都做过100分钟,那次是看过表的。可我的心里一直还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名片还在她那里,做她后,我让她转过身去,我说练完这功后要收功,不然搞不好就走火入魔,趁她转身闭眼里,我迅速打开包拿出我的名片放在我的裤袋里。我先前也发贴说我这人还是很可以的,就是那方面需要得有点强烈。至于她包里有没有钱什么东西的,我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
后来她收功完了,穿好衣裤,打开包一看问我怎么名片不在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呀,她说可能是你师傅发功收走了吧。我对她这种回答都快忍笑不住了。我说是呀。这功事,要讲缘份的。走出树林,她缠着我的手,我抽出了手来,我说我们只是练功哟,不带其它的,练功走火入魔的有的就像神经病一样,她老跟着你你还不完了。我说过不了几天就是农历重阳,重阳,那是双阳,这天我们有缘会做的。我也害怕她缠着我,就给她点希望,不过我也不忍心骗人家的,我说这事只要心到就行了,也有可能我们那天用意念做爱。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那里苦苦等我呀。后面我要走了,她有些不舍,说再坐一会儿吧,我说算了,我就走了,正好有辆三轮过来,我坐上就走了。
经过这一次,也尝了老女人的味道,个人觉得,女人的逼,只有肥瘦之分,比如那人瘦一些,那人肥一些,这里的感觉稍有不同,至于几十岁的逼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跟老女人做爱,也没有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