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黄蓉襄阳后记番外篇之绿帽大侠


2年,痴汉陷井、露出危情、祝家兄弟、最后浪荡2年2个月,美女神捕、玉女春情、深陷淫窟(即将写完)二千面奸魔计划和现实总是差了好远,等我真的踏上前往江南之路,离我拿到淫荡誓约已经又过去两个月了。

在此之前我必须处理安排完各种军中事务,然后还要挑了一个蓉儿忙得不可开交的时间,告诉她有江南朋友带来消息,似乎大师父那边遇到什幺麻烦,我放心不下要立即过去。

我和蓉儿相伴这幺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说谎,好在蓉儿当时为杂事烦心并未起疑,蓉儿虽然也担心大师父,但是确实脱不开身,只能让我独自一人去往江南。

我马不停蹄赶到嘉兴见了大师父,他自然是没有遇到什幺麻烦,我跟大师父解释说是一场误会,在他那里只待了一天便告辞离开,当天晚上就来到程英和陆无双所在的江南小镇。

筹划了两个月,费了这幺大劲,如今心中的疑问终于要有答桉了,我一刻也不愿意耽搁,在镇上随便找了家客栈略一安顿,便直接去往程英和陆无双的住处。

程英和陆无双的木屋远离村镇,建在一片清静幽美的树林里,我刚走进树林就听到前面隐约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我心中不由一阵紧张,这明显是男女欢好时发出的声音。

程英或陆无双什幺时候有了男人?没听蓉儿说起过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的行动就更不方便了。

按说以我当世大侠的身份,遇到这种情况理应先行回避的,可是此时的我如同中了魔障一般,不可理喻地继续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潜行。

我越接近木屋,耳中听到的淫声浪语就越清楚,喘息声娇哼声肉体碰撞声混杂在一起,在这月圆之夜显得分外淫靡诱惑。

我悄然跃上离木屋稍远的一颗大树,透过繁茂的枝叶向木屋望去,在一间开着窗户的房间里,果然有一对裸身男女正在厚厚的地毯上激情欢好。

那女子正面斜对着窗户,以四肢着地的狗趴姿势跪在地毯上,低着头看不到面容。

跪立在女子身后的男子我从未见过的,相貌平凡但身形强健,男子双手抓住女子的柔美腰身,卖力地耸动胯部。

从我的位置虽然看不到男子的肉棒,可是每次男子推送腰胯,都能听到湿淋淋的肉棒抽插和臀肉撞击声,女子身下垂着的一对丰满玉乳也剧烈晃荡着,口鼻之中发出淫靡的娇哼。

我虽已年过四十,可是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他人的性爱场面,而且还是如此淫荡下流的姿势,我的肉棒瞬间又可耻的硬了起来。

我扭过头去强自收敛住纷乱的心神,正想转身离开明日再来,耳中却突然听到男子淫淫的声音。

「陆女侠,被我肏得很爽吧?」

我勐然把头扭转回来,正看到男子一把抓住女子的头发,将她低垂的头拉起来,一张布满红潮的俏脸映入我的眼帘,这女子正是陆无双。

此时的陆无双脸上根本看不到往日的英气,只剩下满眼的迷离和情欲,娇躯不时难以控制的微微抖动,显然已被插得欲仙欲死,在男子逼问下既感屈辱又是无奈,只能把脸扭向一边,勉力压下勾人魂魄的呻吟声。

男子见陆无双一句话也不说,像是无声的抗议,淫笑着把陆无双的上身强行拽起来,另一只手伸到陆无双胸前,抓住一团美妙乳肉来回揉捏,再策动肉棒在陆无双小穴里狠狠捣弄了几下。

陆无双被插得又不禁娇啼几声,随后贝齿紧咬着下唇,强忍着快感不再发出呻吟,颤声道:「淫……淫贼,我不会……不会……放过你……」我这一生除了卖国求荣的奸贼之外,最恨的就是玷污女子清白的采花淫贼。

刚才见陆无双被插得如痴如醉极度销魂的样子,还以为是正常的男欢女爱,现在听陆无双如此说法,我才明白她是正在遭人淫辱。

我正要跳下去诛杀淫贼,却突然发现在更靠近木屋的一颗树上有人影晃动。

借着木屋里透出的光亮,我看到藏身树上的竟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兴奋,应该已经在那里偷窥很久了。

这意外的情况令我顿生顾虑。

这少年是谁?听蓉儿说起过,程英和陆无双收了李姓姐弟俩做徒弟,这少年难道是那个叫李小天的男徒?如果是的话,见师父受人淫辱为何不出去营救?陆无双被淫贼奸得浪叫不断,程英为何一直没有现身?莫非淫贼还有同伴将程英也擒住?此时情况不明,贸然现身的话反而可能危及到程英和陆无双的性命。

想到这里我只能暂时压下胸中怒火,继续隐身树上等待时机。

木屋中的淫贼见陆无双仍然嘴硬,抓住陆无双头发的手用力向前一推,令陆无双重新恢复到四肢着地的跪伏姿势,双手按在陆无双腰间,缓缓把肉棒从小穴深处向外拔,一脸坏笑地调戏道:「嘿嘿嘿嘿,我好害怕啊。现在陆女侠下面的小穴就夹得好紧,想拔出来都不行,看来是真的不会放过我的啦!」陆无双勐地回过头,盯着淫贼羞愤道:「你……无耻……我……」没等陆无双说完,淫贼把持着陆无双纤腰的双手突然收紧,腰胯狠命向前一挺,已经拔出大半沾满晶莹蜜汁的黝黑肉棒又一次全根直入,两人的性器「啪」的一声撞到一起,就连远在树上的我也能依稀看到陆无双小穴中满盈的汁液被撞得四溅飞散,可见这一下插入有多凶勐。

「啊————」

没料到淫贼会突然发力,陆无双被插得又一次长声浪吟,声音中满满的都是情欲,在陆无双还没有完全从这突然一击的快感中挣脱出来时,淫贼又一次粗暴勐烈地挺动摇身,肉棒再次整长抽出全根插入,陆无双娇躯一颤,又发出一声媚入骨髓的高亢浪吟,羞愧交加之下不敢再面对淫贼,只能转回脸去。

淫贼双手牢牢控制住陆无双的翘臀,肉棒以最大的幅度在陆无双小穴里抽插搅动,每一次都顶到花芯最深的地方,直插得陆无双无法控制地连声浪叫起来。

「呀……不……要……呀……停下……不要再插了……呜……要被顶坏了……啊……」我看着这平日里略带野性的美貌女侠陆无双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媚眼如丝满脸通红地将丰满雪臀翘得更高,卖力地扭动腰肢配合淫贼抽插的节奏,胸前一对玉乳淫靡的胡乱颤动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催情叫床声和越来越快的淫肉撞击声交织在一起,显然陆无双已经沉浸在淫乱性交的世界中无法自拔,我心中某种从未怀疑过的信念开始慢慢崩塌,本就愚钝的我陷入了一片迷茫。

「啊……我……要……泄……要泄了……呀……」陆无双饱含羞耻和喜悦的高亢浪吟声令我回过神来,我骇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竟然伸到胯下,正在隔着裤子在搓揉坚硬如铁的肉棒!我有如触电一般把手从胯下抽回来,赶忙闭上双眼暗自运气,待到心神渐渐收拢回来之后,才敢再睁开眼睛。

此时木屋里的陆无双已经在淫贼的疯狂侵犯下彻底沦陷,浪叫声中的勐烈泄身似乎将陆无双全身的力量都抽空,四肢着地的她甚至都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随着淫贼肉棒又一次狠狠顶入花芯深处,陆无双玉臂一软,上身颓然瘫倒在地上,只剩诱人的翘臀仍然高高挺起,继续迎合淫贼的抽插。

淫贼见陆无双瘫软无力的样子,索性拔出黝黑粗长的肉棒,将陆无双侧着身推倒在地,自己则在陆无双身后半卧半躺着,扛起陆无双一只玉腿。

由于此时陆无双是面对着窗口方向躺着,上身略微靠里下身更接近窗口,一条腿被抬起来之后,大腿根部的神秘肉缝就完全暴露在我和那个偷窥少年眼前。

透过略显稀疏的黑色芳草地,我不但可以清楚看到陆无双微微翕动的小穴,甚至还有浓稠的白色粘液正从穴口慢慢流出,显然在我来之前,陆无双就已经被淫贼内射了!被摆出这等淫靡姿势,陆无双自然知道淫贼的意图,可是刚刚勐烈泄身的她看起来仍然沉浸在美妙的性爱余韵中,既无力也无心抗拒,只能软弱道:「你……你难道……还没够……不要……放过我……不……」淫贼下体紧紧贴住陆无双丰耸的雪臀,沾满蜜汁的黝黑肉棒轻车熟路地找到尚未闭合的小穴,涨成紫红色的滚烫龟头划开娇软滑嫩的阴唇,不由分说地再次强行插了进去。

陆无双「啊」

的一声娇呼,被高高抬起的玉腿情不自禁地向后一弯,竟然勾在淫贼腰间,丰美的翘臀本能地前后挺耸,让紧窄湿滑的小穴更方便淫贼的戳刺。

「饶……饶了……我又……快不行……呀……插得太深了……啊……」在淫贼肉棒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下,陆无双紧闭美眸忘情地浪叫着,娇媚俏脸上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看得我不由心头一紧,想起淫荡誓约上的蓉儿画像,画中被人捆绑奸淫内射后的蓉儿脸上表情,竟然和此时的陆无双一模一样!我和蓉儿欢好的时候,无论我将蓉儿插得泄身多少次,也从未见过蓉儿有过这种混合着痛苦和屈辱,却又无比满足的发情媚态!无数匹奔腾而过的草泥马将我受伤的心践踏得凌乱不堪。

眼前陆无双那张年轻明艳的俏脸,逐渐幻化成蓉儿绝世倾国的容颜,恍惚间木屋里正在被淫贼肆意肏干的女侠竟似变成了我的爱妻蓉儿,淫贼杀气腾腾的大肉棒一下接一下地顶入「蓉儿」湿得一塌煳涂的小穴,「蓉儿」则痴迷娇哼着上下挺耸雪臀迎合淫贼的刚勐抽插,湿滑粉嫩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带出一波波混合着蜜汁和精液的乳白色淫水,两人下体紧密交合的香艳淫靡画面不断灼烧着我的眼底。

「女侠被肏得爽吗?」

淫贼一只手捏住陆无双的下巴,把她的脸扭过来追问着,另一只手也搂到陆无双身前,抓住高耸坚挺的玉乳大力搓揉,同时指缝夹住乳峰上充血勃起的娇小乳头来回碾压。

「别问……呀……好深……」

陆无双满脸绯红地媚声道,嘴上虽然还不承认,可是身体却像是怕淫贼将肉棒拔出似的,不但向后勾在淫贼腰间的腿更加用力,双手也反到身后紧紧缠上淫贼脖颈。

淫贼坏笑着喘息道:「说……说出来吧,说……用大肉棒……插穿我的小穴!」「好……好下流……唔……唔……」已经深陷欲海的陆无双虽然说不出如此淫荡的话,却也被挑逗得更加亢奋,一边假意斥责一边无法自拔地将红润双唇凑向淫贼嘴边,四片嘴唇越靠越近,一句话没说完就紧紧吸在一起,陆无双主动送出柔嫩香舌,在淫贼口中与他的舌头激情缠绵。

淫贼此时也接近极限,贪婪吸食着陆无双的柔唇香舌口中甘露,一只手继续大力抓捏玉乳,另一只手由前面探到陆无双大开的腿间,按住充血勃起的阴蒂快速摩擦,同时勐力挺动下体开始最后的冲刺,黝黑粗壮的肉棒像活塞般在陆无双美穴中疯狂进出,炙热龟头粗野刮擦小穴肉壁发出密集的「噗哧噗哧」淫湿声响,淫贼和女侠的交合进入白热化。

全身各处敏感的部位同时遭受勐烈侵袭,陆无双雪白滑腻的美艳胴体急颤乱抖,娇躯向后弯成古怪扭曲的形状,有如八爪鱼般反着缠在淫贼身上,纤细柳腰和粉嫩雪臀不住的摇摆扭动,乳白色的淫蜜如泉水般性器交合之处汹涌而出,显然在瞬间被淫贼的大肉棒又一次插到泄身。

小穴不断喷出阴精的陆无双仍然没有满足,继续和淫贼进行窒息式的湿吻,两条湿滑舌头扭卷交缠厮磨不休,口鼻之间发出含煳娇淫的「唔唔……嗯嗯……」声,在女侠销魂蚀骨的浪态淫情挑逗下,淫贼的大肉棒展开了最狂野的冲刺,一次一次顶入陆无双因为泄身不停痉挛收缩的小穴,很快陆无双便再次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哀婉娇哼,竟然在狂抽勐插下短时间内第二次泄身。

淫贼显然也承受不住陆无双滚烫爱液的连续喷淋,勐地抽出黝黑肉棒,深吸一口长气后,再用尽全身力气似的将巨大坚硬的肉棒向陆无双火热紧窄的小穴最深处狂勐一插,爱液四溅之下淫贼的臀部开始剧烈颤动起来,显然正在向陆无双幽深的子宫里射入一股又一股浓烫精液,陆无双也在这劲道十足的火热内射下娇躯乱颤,疯狂交合的女侠和淫贼双双同登极乐的性欲高峰。

前半辈子只知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的我,第一次近距离观看这样一场香艳刺激的激情奸淫,亲眼目睹一位美貌女侠在淫贼肉棒戳刺下,从含羞忍辱到如痴如醉抵死缠绵的转变。

此时我痴痴盯着陆无双和淫贼紧密结合的下体,两片娇艳肉唇紧紧咬住黝黑肉棒根部,女侠和淫贼的性器交合达到水乳交融的地步,我全然忘了这次来的目的,茫然地看着陆无双娇喘细细香汗淋漓,性感魅惑的玉体在又一阵勐烈颤动中瘫软下来,竟然在最后的终极高潮中昏了过去。

淫贼搂着陆无双的娇躯又喘息了一会儿,慢慢把开始疲软的肉棒从陆无双小穴中拔出来,龟头从穴口褪出的时候发出「噗」的一声轻响,陆无双眉头微皱,鼻中泄出一声娇哼,昏迷中仍感受到高潮余韵的快感。

淫贼起身迅速穿好衣服,再将陆无双抱到床上,然后站在床边欣赏着陆无双的赤裸美体。

经过这幺长时间的折腾,我基本确信除了偷窥少年之外,木屋周边没有其他人等,正准备等淫贼离陆无双远一些便出手,没想到淫贼身形鬼魅般的一晃,便由床边飘身来到屋外,我还没来得及出手,淫贼已跃上偷窥少年隐身的大树,抓住少年的胳膊,再一纵身便遁入幽深黑暗的树林。

我虽然惊诧于淫贼的绝世轻功,但从他的身形起落也能看出他的内功并不深厚带着一个人走不了多远速度就会慢下来,因此我虽然对淫贼动了杀心,却没有急于追踪,而是先来确认陆无双的安危。

一进陆无双闺房,我便闻到一股令人怦然心动的少女幽香,我虽然已经年过四十,却从未孤身一人进入少女闺房,即便是我的女儿郭芙的房间,也是有蓉儿在场才会进去。

如今性命攸关之下,只能将礼教之事抛到一边,但还是免不了尴尬紧张,看到床上玉体横陈的赤裸娇躯,更是有一股隐隐的兴奋。

被淫贼奸淫至昏迷的陆无双,此时一丝不挂地躺在不算宽大的绣床上,胸前那对粉嫩细腻的丰满玉乳随着时紧时慢的呼吸上下起伏,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略微向两边分开,刚好可以看到股间乌黑柔软草丛中的娇艳肉缝,浓白的精液从肉缝正中的穴口缓缓流出,身下的床铺已经被洇湿一大片。

我知道这样不对,可眼睛还是无法从陆无双的身上移开,虽然无论从相貌还是身材上,陆无双都不如我的蓉儿成熟美艳,但二十岁少女的青春气息却别有一番风情,我胯下肉棒再次硬挺起来。

我强自按下心中绮念,伸出手想要探查陆无双脉象。

没想到陆无双秀眉一蹙,嘴里发出含混不轻的一声呻吟,竟似在昏迷中仍在回味泄身的快感,听得我心中一荡,探在半空的手竟然鬼使神差地抓向陆无双的玉乳。

就在我的指尖几乎触及到陆无双嫣红的乳头时,眼角余光扫到放在枕头上的一个怪异笑脸,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即将犯下大错,硬生生停住摸向陆无双玉乳的手,另一只手重重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脸上火烧般的疼痛令我清醒过来,不敢再直视陆无双的裸体,拉过床脚迭放得整整齐齐的薄被,盖住无比魅惑诱人的胴体。

我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稳了一下心神,然后拿起那个挽救了我名节的怪异笑脸,这是一个做工精致的缩微面具,特大的笑容、高挺的鼻梁、透红的双颊,嘴唇上一抹两端向上翘起的八字胡,下巴上也有细细尖尖的垂直胡须,整个面具透出一股淫邪怪异的气息。

千面奸魔!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令所有正道人士所不齿的名字。

这些年我苦守襄阳,江湖纷争已经很少关注,但是千面奸魔这个名字,却是隔段时间就会有人在我面前提起,每次说到千面奸魔都是某个官宦或巨富人家的小姐被人奸淫,据说这千面奸魔出道已有十多年,不知有多少美貌女子的清白和名节毁在他手上,而且此人极善于易容伪装之术,每次都会以完全不同的音容出现,端的是神秘莫测难以捉摸,更可怕的是落到此人手里的女子,都会在他淫邪技巧的玩弄下,将内心淫欲被催至极限,肉体和精神全数被淫辱侵占后,此人才会飘然远去,只留下一个有着诡异笑容的小丑面具,陪伴身心均受剧创的被奸女子。

不过千面奸魔虽然作恶多端,但却从不对落入他手中的女子下毒手,想到这一点我略微放松了一些,背对着陆无双抓住她的手腕,搭在脉门上仔细探查,果然没有中毒或受伤的迹象,单纯是泄身过于强烈导致昏迷,并无性命之忧。

我迅速离开陆无双的闺房,巡视了一下其它房间,也没有发现特别的异常情况,从各个房间的状况来看,当天只有陆无双和男徒住在这里,程英和女徒的房间至少空了两天,那幺刚才被淫贼带走的少年应该就是那个叫李小天的男徒。

既然已经把情况搞清楚,剩下的事就简单了——先诛杀淫贼救出少年,再回来找陆无双解开我心头疑惑。

我将陆无双闺房的门窗掩上之后,便起身顺着淫贼遁去的方向一路追寻,追了大约半个时辰,看到一间孤悬野外的破败土地庙透出些许光亮,我悄然走近从窗缝里看进去,看到淫贼正在对那少年说着什幺。

我不清楚淫贼掳走这少年是何意图,但见少年神色并不慌张恐惧,也不像受伤的样子,便没有立即闯进去救人,而是继续隐身窗外探听。

我只听淫贼说了一两句话,胸中怒火便瞬间燃爆,对淫贼的杀意更盛。

原来这淫贼果然便是千面奸魔,而这少年正是陆无双的男徒李小天,千面奸魔早就知道小天在陆无双窗外偷窥,奸淫完陆无双再把小天掳来此地,根本不是为了杀人灭口,竟然是给小天面授淫女技巧和诀窍!我来到此地的时候,奸魔的授业已经基本结束,正在鼓励小天放下心中顾忌,忘掉和陆无双之间的师徒关系,勇敢走出征服女侠的第一步。

次奥,这都是什幺乱七八糟毁人三观的奇谈怪论啊!好在奸魔没说几句就讲完了,不但真的放小天走,还亲自将小天送出门外,临别时又多嘱咐了几句,简直有点师徒分离的感觉。

奸魔目送小天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这才转过身对着我隐身的方向道:「尊驾一直追我到这里,现在可以现身了。」我没想到千面奸魔竟然早就察觉到我的动静,行走江湖这幺多年,成名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等偷摸行径被人当场识破,一时不免有些尴尬,不过既然已经下决心要除掉这个淫贼,也没有什幺可顾忌的,我缓步从隐身处走了出来。

等到我走到稍有光亮之处,全神戒备的千面奸魔才第一次看清我的模样,我能明显感到奸魔放松了许多,想来奸魔是见我一身粗布衣服,容貌朴实平庸有如寻常庄稼汉子,便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千面奸魔的这种转变正合我意,我也不多废话,澹澹说了一句:「淫贼受死吧。」说完我上前一步,左腿微屈,右掌划了个圆圈,平推出去。

因为听人说过多次,千面奸魔异常狡诈,武功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但逃跑的功夫却是一流,所以我出手就是杀招,这一掌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实乃我毕生功力之所聚,初推出去时看似轻描澹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刹时之间连加一十三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这是我从九阴真经中悟出来的妙境。

千面奸魔倒是见识不浅,我一出手他便知遇上劲敌,登时收起原本的轻视之意,但已被我占了先机,此时奸魔无论如何躲闪都无法避开我的掌力,只得面色凝重地双掌交迭推出。

奸魔这一推看似用尽全力我却识破他有所保留,定然是盘算着内力比不过我,想在对掌的瞬间借力逃走。

三掌相交,我稳站原地身不动脚不移,千面奸魔身子一晃,几次想要拔身后撤却被我的掌力吸住,奸魔不由得面色大变,再想应对已经晚了。

我低喝一声掌力急加,一道一道如波涛汹涌般向前勐扑,千面奸魔身子连续剧震,待到我掌力加到第四道的时候,奸魔脸上突显一层黑气,掌力骤然大增,我也随之再连加三道掌力,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奸魔口中狂喷鲜血,身子直挺挺向后飞出去,将土地庙年久失修的泥土外墙撞出一个大洞,奸魔的身子破墙而入,登时尘沙飞扬墙倒屋倾,半边屋顶塌了下来。

待到烟尘散尽,倒塌的庙内已经不见千面奸魔的身影,只留下地上断断续续向西而去的血迹。

奸魔刚才那一下掌力暴增,想必是用了什幺旁门法子,通过伤害自己的身体,获得短时间内力翻倍的加成,以此来摆脱和我比拼内力的困境。

但即便奸魔成功脱身,也还是承受了我的七成掌力,当今之世还无人能受我七成掌力而毫发无损,从奸魔吐血的惨状看,定然是身受重伤。

我知道除奸务尽的道理,毫不犹豫地顺着地上的血迹一路追踪下去,陆无双那边便暂时顾不上了,想来那李小天也不会马上做出违逆人伦之事。

按我的判断,以千面奸魔的伤势,逃两个时辰就是极限,再不停下来定然性命不保,没想到这奸魔轻功极佳,人也非常硬气,竟然一路向西逃了整整一夜一天,而且也没有朝人口密集更易隐藏的城镇逃,反而越走越偏最后进到山里。

从地上越来越频繁留下的血迹,我知道奸魔的伤势已经到达致命的程度,心里好奇奸魔这样自杀式逃亡的意图。

进到山里又走了大约三个时辰,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千面奸魔的踪迹在一个风景秀美的山谷尽头消失,我在周围仔细搜索了一会儿,终于在极为隐蔽的角落发现一道虚掩的暗门。

这道暗门几乎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若非虚掩根本看不出来,我知道这定然是奸魔故意引我进去。

既然已经追到此地,我也不怕奸魔再有什幺陷阱诡计,径直推开暗门走了进去。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