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怪异性交对象教科书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我出生、生长和上学的城市里成为一名小小的公务员。天天朝九晚五,闲时看看报纸,忙时赶赶文件,到也逍遥。


我母亲早逝,尽管爸爸很爱我,但他更爱他的生意,他的公司规模很大,所以我家里从来是人来人往,我高中的时候就向爸爸抗议,说家里太嘈杂,我无法专心学习。


于是爸爸帮我在城市近郊买了一栋小房子。当然条件一是每周回家陪他一到两天,(实际上最多是陪他几个小时,吃吃饭,看看电视),二是专心学习。


这样我很早就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空间。小房子虽然只有60平米,但是厨房、卫生间和洗澡的地方一应俱全,而且比较安静。在我精心布置之后,连做过建筑装修的爸爸也觉得蛮惬意的。


我上了大学后,阿爸更忙,常常几个月不见人影,我就更少回家,因为我的小窝离我上的大学很近,所以和一班大学里的狐朋狗友常常喝醉后跑到这来睡,或者大家寂寞也来这里喝酒,所以这里成了我和宿舍弟兄们的另一个据点。当然也少不了带女朋友来这里上床,当然也有弟兄带女朋友来过夜。


大学毕业后,不愿向爸爸一样去做生意,就考了公务员,在市府的一个处里做个科员。大概爸爸也觉得自己做生意太累,也没有反对我的决定。


爸爸几个月回来一趟,我就回家陪陪他,享享天伦,其他时间和上班之余,就躲在我的小窝自成「一统」,看看电视,上上网,偶尔给别人设计设计房间,学以致用,赚点小钱,省得向老爸伸手。

一、痴妇

一天晚上,和大学的一班损友小聚之后,大约快十一点钟才带着薄醉回家。

因为席间一帮家伙大讲自己最近的性经历,什么勾引OfficeLady,什么上大学的新鲜人了,讲的一个个飞沫四溅,而且唯恐别人不信,还把性交的过程都讲的十足十。尽管百分百觉得他们在吹牛,但是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性致勃勃」,急着想回家看看A片,泄泄火。

快到家的时候,猛然发现家门口蹲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登时吓得我酒醒了一半。

我走到近前,却发现原来是一个人埋头蹲在那里,「他」衣衫褴褛,身上还发出一股恶臭,分明是一个乞丐。我推推了「他」,「他」抬起了头。哦!居然是个她。

她瞪着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突然「嘿嘿」的笑起来。我猛然想起,今天早上,隔壁的大妈说最近我们这里有一个疯子在游荡,让我小心。这大概就是那个疯子吧。

我只好暗叫倒霉,闪开她,就向屋里走。她突然指着我手里拿着的我路上买来准备醒酒的苹果「喔握」的叫起来。我扔了一个苹果给她,她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她一定是饿了,我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想想自己家里冰箱里还有点吃的,就准备进屋给她拿出来,不料她趁我不注意,倒是老实不客气的跟进来。

我把两盘饺子在微波炉里热了热,放在桌子上示意她吃,她风卷残云似的将两盘饺子吞下了肚,还意犹未尽的看着我,我只好又进去给她拿了两个馒头,她又很快吃完了,终于很满足似的伸伸了伸懒腰,就地就要在大厅里睡觉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尽管知道推她出去她也不会冻死(想想看,她一定在外面度过了许多晚上),但是让我在这春寒料峭的晚上推她出去,我还是于心不忍,不过让她这样睡在我的客厅里,我这个屋子恐怕的大扫几天。我拉她起来,把她推到浴室旁边,示意她进去脱衣服,洗澡。

我推她进了浴室,然后过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个家伙居然会自己洗澡。到也不是疯的无可救药。我回来客厅,将她吃过的盘丢了出去,然后把她坐过的地方用拖把洗了洗,点了香,驱驱臭味。

我干完活,又开了电脑,看了两段A片,还是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这家伙还没洗完。我刚看完A片,「性致」有点高,想进去偷窥一下这个疯子出浴的模样。到了浴室门外,轻轻一推,门居然没插,(痴妇当然不会懂了插门了,但是不知懂不懂插穴,嘿嘿)我推开门一瞧,不由的哭笑不得。原来那个痴妇居然没脱衣服,又没开热水,(废话,你看过痴妇会开热水吗)正在淋着冷水,抱着头瑟瑟发抖。

看来只好我上阵帮她洗了。我进屋后关了冷水,然后帮她脱了那身臭臭的衣服,扔到外面。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再进了浴室,开了热水,开始帮她洗澡。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没有什么欲念,那个痴妇身上一股怪味道,给她洗澡就象给我的猫洗澡一样自然。

一开始我到了半桶洗发香波在她头上,揉搓的半个小时,终于让她的头发没了异味。然后在她身上一顿猛搓,终于让她的皮肤露出了白肉。然后再赔上半瓶洗浴液,她身上也开始有一点香气了,然后赔上半袋牙膏,让她的口气也清新了起来。我也累得坐在了浴室旁边的凳子上。

当我坐下来仔细观察她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疯女人长的并不丑。她大概二十四、五岁,个子也不低,大概有1米60,身体也一流,浴后披散的头发显得蓬松而清爽,她的皮肤也许在污垢下呆的太久了,一旦拨去那层污泥,就显得白净晶莹,就象剥了壳的虾。

更特别的是她有一对大奶子,小小的乳头俏立在那里。大概是觉得热水舒服而又好玩,她在水龙头下笑着跳来跳去,象极了一个贪玩的女孩,丝毫看不出发疯的样子,而她的一对乳房也跟着摇来摆去,象小兔子一样,特别可爱。

我看着这一切,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了。想想刚才弟兄们的故事,想想刚才的A片,我的小弟弟顿时充血,站了起来。

于是我从凳子上站起来,抱住她,然后用双手开始抓着小兔子,开始轻轻的抚摸,然后逐渐加重力度,她先还是嘿嘿的笑,然而随着力道的加重,她开始有了反映,目光变得迷离,口中也开始发出呻吟。我的嘴开始亲吻她的脖子,然后向下,逐渐越过胸膛,停在她的乳房上。

我放开的她的乳房,双手环住她的后腰,然后由后腰滑过她的背,停在她的双臀上,轻轻的揉搓。而我的嘴也没闲着,轮流轻吮她的乳头。她的呻吟开始变大。

(我后来请教过有关的专家,他说发疯的人是不会有呻吟的反映的,尽管身体有反应,但表情一般反映不变。而智力发育不足的人才会有上述反映,换而言之,她是弱智。)我的嘴不再满足停留在她的乳房上了,开始滑过她的瘦腰、小腹,进入那片草地。她的草地郁郁葱葱,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双臀,来收索这片草地。

我拔开她旺盛的阴毛,终于看到里面的两片细肉。我用舌头轻轻舔动,同时用手猛按她两片阴唇上面的小肉豆。

她似乎受不了刺激,啊的叫了一声,身体向后靠在浴室的墙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用右手扶起她的一只腿,左手握住我的因为勃起而变得狰狞的金枪,缓缓推进她的阴道里。

她「啊」的一声,身体被扯的一仰一合。我猛的拔出我的阳具,同时扯动她的腿,使她的身子向我倾过来,然后再猛的一送,将阳具深深插入她的深处。这样反复拉动、抽拔,使她不由的哦喔怪声连天。

我这样抽动了大概二百余下,她突然啊的声,身体完全靠在我的身上,双手也搂住我的脖子,同时底下一股淫水浇在了我的阳具上,她泄了。

我放下她的腿,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我的阳具,然后把她抱到旁边的凳子上,然后将她的双腿卡在我的腰上,然后将仍旧金枪不倒的阴茎再次推进她的桃源洞口,然后轻轻的拉动,同时双手轻抚她的后背,用嘴唇不断亲吻她的脖子。

也许是我的抽动并不很快,她的喘息开始平稳了一些。可是随着我抽动的加快,她的喘息也越来越快。看着她的眼光越来越迷离,我的脑子也开始越来越迷糊,我只是觉得自己的阴茎的抽动在加快,自己的喘息在变粗,我的身体要爆炸了一样,我的眼里只看到我的阳具在她的阴道来回的抽动。

突然,她的喘息变成了「啊、啊……」的大喊,那喊声里似乎充满了痛苦、绝望,又似乎是充满了欢欣、愉悦。她的喊声越来越大,盖过了哗哗的水声,好像洪荒之前原始的呐喊。

终于也不知是我抽动了几百下之后,她又是啊的惊天霹雳的一声大叫,软瘫在凳子上,下面又喷出浓浓一股淫水。我又抽动了几下,也忍不住了,脑袋一片混乱,身体前扑一下,同时喷出一股阳精,统统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我本来还想玩玩后进式,不过看看她的情况,如果不是我拼命抱着,她大概已经不能支撑的要摔下凳子了。于是抱起她,进了我的卧室,给她盖上被子。

也许她太累了,也许她许久没有在如此温暖的被窝里睡过了,她很快就睡着了。我也有些累,于是轻轻的靠着她的乳房,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睡到快九点才醒过来。醒来一看,她还在甜甜的睡着,一对小鼻子发出满足的鼾声。我揭开被子,她赤裸的身体有点可爱,又有点淫荡。我不愿打扰她的酣睡,于是轻轻的离开床,去准备早点。

到了十点多钟,这个可爱的痴妇才睡醒,大概是觉得冷,裹着被子就冲了出来,我赶忙找了一些自己的衣服,替她换上。我1米80,所以衣服宽宽大大,对她简直是袍子,当然她不会表示反对。只是见到吃的,她立即猛扑过去,看来是饿怕了,吃了五个馒头,一大盘菜,才满足的捧着肚子,停了下来。

二、孕妇秀秀

送走那个疯妇之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每天早九晚五,做一天公务员撞一天钟。忽忽之间,就打发了许多的无聊岁月,期间交了一个女友,不久双方都觉得很累,慢慢的也渐行渐远了。爸爸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好久不见人了。

一天下午,我在自己的小屋附近请两个朋友饮酒,在酒酣耳热之际,突听外面吵吵嚷嚷的。我出来一看,只见老板正在呵斥一个带着小孩的妇女,那个妇女鼓鼓囊囊还揣着什么东西。我和老板老乔关系不错(我是他的常客),就大喊他一句:「老乔,什么事,哥们儿正喝酒,败兴。」老乔不骂了,回头和我说:「小哥儿,一个讨饭的。」我正要顺便拿瓶酒,就走了过来,猛然间看到拿妇人眼底的羞涩、无奈和涌出的泪水,也看到她身后的小女孩害羞和对食物的渴望,动了恻隐之心,就说:

「给她碗饭吗,算在我账上。」老乔不言语了,我回来继续和哥们儿喝酒。

酒喝完了,我送走了摇摇晃晃的两家伙,自己也有点晃悠了。正要迈步往家走,突然一个浓重的乡音道:「小兄弟,谢谢你。」我吃了一惊,仔细一看是一个妇女在和我说话,我忙道:「您说什么?」她说:「谢谢你给我们付了刚才的饭钱,刚才孩子是饿极了,不然我不会低三下四的求人。」我笑了,忙道没关系。正要转身走,那妇女又急急忙忙的说:「小兄弟,我刚才向老板打听了,您一个人住,家里是不是需要找人帮忙,洗衣服、做饭都可以。」我这才仔细看了看那个妇女,尽管那身衣服很显得老气,她不过二十六、七岁,容貌称得上秀丽,最要紧刚才我认为她身上揣的什么东西原来并非如此,只是她怀了几个月的身孕。鼓鼓的,象揣了个大包裹。(我当时一来没注意,二来喝的有点过量,所以误会了。)看我打量她的肚子,她羞红了脸,身子向后缩了缩。

我笑着说:「即使我雇你,恐怕你也干不了什么活了吧。」她分辩道:「可以的,我自己会小心的。」我不知那天发了什么善心,叹了口气说:「好吧,我雇你了,不过给不起你高工资。」她长舒了一口气,「不要钱,我们娘俩儿只希望暂时有个栖身之所。」就这样,我的小屋多了两位客人。她们娘俩睡我隔壁的一间,我睡剩下的一间。后来经过慢慢的详谈,我才了解她们的悲惨身世。

那个怀孕的妇女叫甄秀,本来是一个河北山村的孩子,在当时还是她们那个村的才女,和他们村另外一个男伢子一起考上了县重点,被誉为她们村的「金童玉女」,而且两人不久就好上了,不过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县重点离考上大学还是有一大段距离,她们双双落榜了。

本来就此两人在家乡结婚、种田,也不失是一个好的选择。没想到,那伢子不甘寂寞,要出去闯荡,她只好含泪送别。不料,一年后便听到那伢子在某城市建筑工地上被凌空而下的混凝土砸成肉饼的消息。

两年后,她无奈的嫁给了一个同村的老师,本打算就此过一生,不料不到一年,村里学校整修院墙,一堵墙突然倒塌,她的丈夫被压在下面,当即断了气。

因为没有生育,她在婆家呆不下去,又回了家。从此之后村里人就传说她有「克夫命」,沾上就会倒霉。

两年后,她嫁到了离她家很远的一个矿区,丈夫是一个矿工,带着一个七岁大的女儿晶晶,就是她领着的那个小女孩。一年后,她有了身孕,正当她憧憬着未来生活的时候,她的丈夫在井下出了事,再没回来。

本来她可以领丈夫的抚恤金,但她丈夫的哥哥为了争这笔可观的抚恤金,派流氓骚扰她,还骂她是「克夫星」,她一气之下,去矿上一次领断了抚恤金,然后不敢回家,带着养女,怀着几个月的身孕,来这个城市投奔自己的一个姐妹。

可是,一下车,所有的钱都被人抢了个精光,按照姐妹的地址去又扑了个空。

她又不愿乞讨,所以,直到遇到我之前,她的养女秀秀实在饿得挺不住了,她才出言乞求。

我仍然记得她讲述到被称为「克夫」时的愤怒、哀惋和半信半疑。我忍不住劝慰她,「秀秀姐,你也是高中生,怎么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呢!」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兴奋、信任和被理解的一种复杂情绪。但是有时她还是忍不住问我:

「不会真的有克夫这么回事吧?」令我又好气又好笑。

我当然不会真的要秀秀帮我做事,不过她还是闲不住,我时常告诫她小心动了胎气,她总是不听。不久之后,我利用关系,把晶晶送进了附近的一所小学,对此秀秀感激涕零。

这样很快过了两个月,秀秀的肚子胀蓬蓬,大如鼓了,这个时候我想她拼命弯腰也看不到自己的脚趾了。别人觉得孕妇很丑,我却觉得孕妇是如此的性感迷人。这时我带秀秀去做孕前检查,发现胎儿已经八个月大了。我强迫她不要做一些粗活,否则后果自负,她说:「农村里的妇女谁不是生孩子的前几个小时还在地里干活。」我只能是哭笑不得。

一个晚上,单位聚餐,我喝多了点,回来倒头便睡。后来被一阵震雷惊醒,黑暗中突然发现窗前立着一个人影。我吓了一跳,小偷、鬼?我猛的拉开灯,大叫了一声。就看见一个人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我定睛一看,是秀秀姐。我忙一边去扶她,一边埋怨:「你上去干嘛?」秀秀说:「还不是见外面在下雨,你又不关窗,怕淋了你。」我一扶秀秀,登时觉得有些异样,刚才着急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大概是秀秀来的急,只穿了内衣,偏偏这套孕妇内衣是有点透视装的样子(她自己挑的,我当时还奇怪呢?),灯光下,秀秀身上的隐秘部位若隐若现,我甚至能看到薄纱下秀秀神秘地带黑色的毛发。最要命的是我扶的手不巧正抓在她半露的左乳房上。而她的脸上由于这两个月的滋养,已经变得白皙光洁,加上刚刚撒上的几点雨珠,伴上被我抓住乳房的娇羞,非常象一个刚刚云雨交欢过的少妇。

我的下体一下就立了起来。这时,上面不好意思的缩了手。看看秀秀没有反对的意思,我又把缩回的禄山之爪重新放回她的乳房上,而另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背,嘴也没有闲着,开始轻轻的啜吸她的耳垂。趁她意乱情迷之际,用手解开她的上衣,撩开她的下衣,然后让嘴唇轻轻滑过她的玉颈、酥胸、她的大肚子,最后向她的最敏感处进发。

秀秀眼神迷离,一边呻吟,一边小声叫着:「不要,不要。」我双手完全溜了下来,托着她的屁屁,而嘴唇在她的阴蒂、阴唇四处游走,秀秀好象快完全崩溃,我慢慢地站起来,嘴唇跟着向上滑到她的乳房,然后抱起她,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童稚的声音传来:「妈妈,我好害怕,打雷了,妈妈…我怕,陪晶晶睡觉,妈妈,你在哪儿?」秀秀好象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慌乱地说着:「不要,不要,阿海(我的名字)。」然后轻轻而又坚决的推开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到了那边的房间。

我自己有点羞愧,想想自己一直觉得是在帮助别人,结果不经意之间差一点上了这个怀孕的少妇。第二天,我趁晶晶不在的时候向秀秀道了歉,秀秀当时羞红了脸,此后几天彼此十分的尴尬。

尴尬直到两星期后才被打破,我那时刚出差回来,按了门铃,许久没人应,我以为秀秀姐出去了,就用钥匙开了门。哪知一进门就见她急急忙忙的说着「来了,来了」的从浴室里出来。我登时一饱眼福了。

秀秀比那天穿着更暴露,一双玉乳都没有遮掩,全身只有挺起的大肚子和水帘洞部分遮有寸缕,浴后的身体显得尤为秀丽。鼓鼓的肚子显示着一个母亲的骄傲。

她看见了我,大叫一声,飞快向自己的卧室冲去。不料脚下一滑,向地上摔去,我一个箭步,从后面抱住她,不过由于冲力太大,我们还是摔在地上,秀秀有我做垫子,没有什么,我可惨了,两个人的冲力加到我一个人身上,我顿时眼前一黑。

秀秀也顾不上羞涩,慌忙抱起我,我身强力壮,其实只是痛了一下就没事了,现在有一个美人抱着,我乐的享受,而且趁机大饱眼福。

她把我抱上床,我哈哈一笑,亲了亲她露在外面的乳房,她慌忙捂着自己的乳房,大叫:「啊!色狼!」然后转回头找衣服。

我就说:「怎么这样出来迎接我?」

「你不是说明天回来吗?我以为是晶晶。」

「工作完成了,想你了,所以提早回来了。」

秀秀突然严肃的和我说:「小海,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你还是不要……不要……」我看到秀秀还在往上套衣服,我猛得抱住她,一边说:「秀秀姐,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接受我,你就不可原谅。我喜欢你,我也不相信这些,我也不在乎这些。」一边从后面抱住秀秀,解开了她的上衣,然后一只手轻揉她的乳房,一手开始扯开她的浴巾。

秀秀刚开始还在挣扎,听完我的话,便停止了挣扎,任由我扯开浴巾。我轻轻的把秀秀的脸转过来,看到了她那满是泪水的脸,我吓坏了,呆住了。秀秀突然抱住我,疯狂的吻我。我这才明白过来,开始回吻她。

很快我们俩就一丝不挂了。我们拼命的接吻,直到双方都泪流满面。然后我开始向下,亲吻她的乳房、胸膛,她的大肚子,然后是芳草地。不一会儿,秀秀就双眼迷离,下面潮水澎湃了。

我知道孕妇比较适宜侧面的性交姿势,所以就在秀秀的后面躺好,然后抬起秀秀的左腿,将我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阴茎捅入秀秀的阴道。刚进去,她「啊」了一声,接着刚刚细微的呻吟声开始变得大声,我赶紧亲吻她那满是泪水的脸,她也转回头回吻我。

我立即感觉到挺进了秀秀紧闭的密室里面,狭窄、温暖。我开始在后面变化节奏,阴茎插入的频率时紧时松,秀秀的「啊……啊……」呻吟的也随着节奏时而高亢,时而低沉。

我插了几百下,想换个姿势,于是就抱起秀秀,让她坐在我上面,秀秀见要换女上式,有点害羞,我轻声在她耳边淫笑说:「这个姿势你比较容易控制,你也比较容易享受。」秀秀站起来,迎面对着我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她的妹妹包住我的大棍,然后我从后面轻抚她的腰,伴随着秀秀的一起一落。她每一次落下,就正好将秀唇奉上,还一边说爱死你。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秀秀起伏的频率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叫声也越来越高亢,我知道她要快到高潮了,也赶紧加快向上顶的速度。果然,伴随着秀秀一声大叫,她最后一次坐下,我的阴茎深深的插入她的底部。秀秀的阴精喷泄而出,浇在我的大棍上,然后整个人软瘫下来。我也趁势往上一顶,一股阳精射入了她的子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