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采精药妻


(1)

广寒七十三年,清晨东昇旭日把整个黄玉山带出了黑暗之中。山中的雾气渐渐地退回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第一声鸟鸣之後,寂静逐渐被各式各样的鸟语所充斥,一日的生机开始於早晨的喧闹。这是神川大陆上有名的灵山,各式各样的奇兽灵鸟在这里都有出没,当然还包括这那些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各式灵药,什麽百年何首乌,百年灵芝,甚至还有一些千年雪参。这一切的一切便是我的师傅…怪医仙郭怀药选择这里的原因,当然世外灵山必有其独特之处否者这麽一块宝地怎会单单只有我师傅一人「占据」呢。黄玉山对於一般人来说它还有一个让人闻之唏嘘不已的别称--兽岭,这山中的奇兽没有八百也有一千而且其中的许多,甚至是先天高手来了也可能是羊入虎口,有来无回。不过这些对於师傅他老人家就不一样了,因为他呀,除了好医术外对於使毒也是颇有一番建树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师徒仆五人才能在这险恶之地安然的生活了十五年。

我叫郭吕是师傅的入门弟子,师门之中,我排第二,本是孤儿在机缘巧合之下被老师收入门下。我的资质一般在师傅门下学医十几年也只是初出茅庐的地步,这比起我那两位同门的师姐师妹来就……当真羞煞人了,我这水平顶死就是合格郎中,而她们几乎顶的上医圣啦!嗨要不是师傅对於师门传承很是不上心的话,我早就……不说也罢,不说也罢……「师弟……师弟……你在哪呢……」,密林之中突然传来宛如黄莺般悦耳的呼唤,就这般让我的失落的心涌现出一种强烈的期待,这也是我能够在这个环境中待到如今的唯一依托,师姐,我的师姐秦玥。今天我们两人被师傅派出来入林采药,刚走一半师姐不知为何让我一人先走,说是有事,有事?什麽事呢?我本想随她一起,可师姐突然脸一红,一声娇喝把我给喝了回来,她自己则白影一晃,消失在茂林之中。师姐也是师傅收养的,其实呢也就比我大一个月而已,不过我的师姐长的就似仙女一般,明眸如月,肌肤仿若玉脂一般,五官精致柔美,身段呢……不说了,现在就光想想,也让我身内一股慾火涌上,嗨,我自认相貌平凡,什麽本事也没有,能够有般艳福也让我幸福不已。呵呵,先前分开时师姐娇容羞涩的样子,真是……爽呀,光看着就……「哎哟,疼……」,我还在意淫,突然一阵香风传来,耳朵就传来一阵剧痛。

「好你个小吕子呀,叫你半天你不应,却在这里发呆,存心逗你师姐呢……」,师姐一边纤手捏着我的耳朵,一边出声狠狠地抱怨着。

「好了好了,我知错了,师姐你就饶了我吧」,我一边佯装很疼,一面求饶着。

也许是看在我诚心诚意的态度上,或者是其他的什麽,师姐空闲的纤手掩面笑了一下,便放开了我可可怜的耳朵。我则立马山道一般用手轻轻地揉着受伤的耳朵。

看见我这般模样,师姐可能感到做的有些过了便,走了过来温柔的帮我揉搓着耳朵。

「下次可别这麽逗师姐我了,知道了吗?」师姐专注的我红红的耳朵,语气温柔问我。

嗨,又一次被师姐打败了,就是斗不过她呀她就是我一辈子的克星呀。

「嗯,好的,师姐」

「呵呵,还是小吕子乖呀」接着便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一番闹剧之後,我们便一同四下寻视这那些师傅指定的药材。偌大一个密林之中,我们或屈身拾起地上的成熟掉落的药果,或上树采摘青涩的药材,忙碌着,不过能看着师姐那天仙般的身影,听着她柔美的声音,身体便觉着干劲十足,呵呵,老天对我真不错呀!

我们一直忙到午後,才凑齐了师傅要的药材,一同回到了我们位於山腰处的草屋。

(2)

师傅粗略检查了我们的劳动成果,便吩咐我将药材交给哑叔,他老人家自己则一头钻进药房之中。嗨,他老人家就是这样视药如命呀。我背起药材和师姐告别,走向哑叔住着的草屋,这个哑叔人如其民是个哑巴,长的瘦巴巴的看样子猥琐极了,每天就知道啊啊的叫着,手舞足蹈的不是道干嘛,他是师傅的老仆,据说跟了师傅至少三十年,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在我面前总是趾高气扬的,要不是有事我才不会理会他呢,不过很奇怪的事他也就在我面前是这个样子,哼!破哑巴!

到了哑叔的屋子,可是他不在,於是我随便找了个空地一放,便转身要离开。一个倩影闪到了我的面前。

「师兄,原来你在这呀,呵呵,可找到你了」,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一张略显稚嫩的俏脸满是欣喜。

这个便是我的小师妹郭彤彤,今年刚满十七,比我和师姐小一岁,长的也是个美女胚子,不过就是小了点。嗨,一门上下两个女子都是貌美异常,可是男的却有事失准,要不像我一样平平常常,要麽就是哑叔般猥琐,师傅则苦瘦如柴貌似枯槁,真是很奇怪的搭配呀。

「师兄干嘛呢?是不是看见我就……」说着,师妹就扭捏起来。美目不断向我送来秋波。

我浑身一阵寒颤,呃……这个师妹呀,如果说师姐温婉淑女,那她呀,就是一只勾引人犯罪的玫瑰,而且她呀,没事就爱挑逗人。

「哎呦偶,小师妹,你呀,早长一年再说吧」,一句话就不信呛不死你。「哎……」,师妹叹了口气,双臂抱脸佯装伤心,装模作样地用怪调说:「伤煞小妹的心了,呜呜呜呜……」我一阵暴汗……

啊,啊……身後不知传来怪声,听声音很生气,回头一看,一个令人厌恶的身影从屋後蹒跚走来,嘴里啊啊乱叫着,枯瘦的手臂则胡乱挥舞着,见状小师妹马上躲到了我的身後,我回头看了一下她,我知道师妹她和我一样很讨厌这个老头。

虽然讨厌不过也得把师父交代的事办完呀,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挤出别哭还难看的笑容,走了过去。

「哑叔呀,这是师傅让您处理的药材」,说着我指了指那些药。

啊啊的叫了两声,点点了头,很不爽地看了看我和师妹,哑叔抱起那些药材向屋内走了过去。

交代完事,大爷我可不想再此地久留转身急步离开,师妹则紧跟着我离开了那个鸟地方。

路上小师妹突然神秘兮兮的说要我下午去一个地方找她说是有东西给我们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倩影一闪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拍了拍头虽然不知道这小妮子葫芦里买的什麽药,不过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3)

约定的地方是离我们的草屋不远的一株大树下,下午我到的时候她还没来。

我无聊的怕打着一旁垂下的树枝,脑子里思索着小师妹待会能拿出什麽稀奇的玩意,真是苦恼呀,我竟然会和一个小丫头一起胡闹。还在我胡乱猜测的时候一阵阵嘤嘤的笑声从树丛後飘了过来,我塔头望去那抹亮丽的身影渐渐清晰并先勾去了我的心神,那是我美丽的师姐,呃……秦玥师姐就是美的,身着白衣的她,那是一种脱尘超俗的美。原来小师妹把师姐也叫了过来,看来这回拿出来的东西,她相当看重呀。

「呃……小吕子你先到了呀,真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麽久……」,师姐手挽着小师妹道歉道。

不过师姐的声音就是好听呀,让人心脾清爽,我昏昏的摇了摇头出声,表示无碍的。我们寒暄了一小阵子便一起跟着小师妹来到不远处一颗不大显眼的大树前。一到这小师妹便欢快的小跑了过去,蹲在树下在齐膝的草丛中寻视了一会儿,突然乐呵呵的叫了一下,找到了!等不及拨开草丛,便招呼我们过去,师姐迷惑的看了看小师妹又看了看我,伸手拉了拉我便走了过去。

啊,仅仅是那麽一瞬间的触碰便又让我一阵恍惚,师姐的手好滑,好软,身旁飘过的阵阵处子体味,好香呀……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站到了小师妹的身後,这时师姐已经和小师妹一起蹲着仔细的打量着那个让小师妹如此在意的小草。

对!就是一株小草,只是这他奶奶的是啥玩意?师姐她们将它围在中间,仔细的检查着,我只能从两个靓影的缝隙中打量着它。通体浅蓝色晶莹剔透,因小师妹轻轻地触碰,细微摇晃着,闪烁着诡异的蓝光,就好像是用冰雕出来的一样,看起来很是吸引眼球。我和小师妹都是半斤八两药纲的东西知道的不多,可是这回师姐好像也不知道这是个什麽草。我们围在无名草旁,大眼对小眼,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个所以然。最後还是师姐提议让师傅看看兴许能搞明白。我这个师傅可是个药科全书呀!不过师父最近可忙着呢,他在山中一处寒洞发现了一株夜还果这几个月就快成熟了,这几日每夜都会去守候,生怕它有个闪失。想到这些,我们赶忙便收拾往回赶,想在师傅出门前回去。小师妹说是要自己采摘这株无名草,看来她很喜欢它,平时她可是很讨厌这些和泥土打交道的活的。见小师妹挖出无名草,小心翼翼地捧在双手中,我转身刚想走。突然听见身後,啊的一声惊叫,我马上回头。

哎呦,小祖宗呀!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我心里满是抱怨地和师姐又凑回到小师妹的身边,只见小师妹手中的无名草不知为何正在慢慢消融着,就好像冰一样,真是奇怪!这下我们都彻底的傻眼了。而小师妹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宝贝草慢慢『化掉』,焦急万分,泪水在眼眶里慢慢打起了转。师姐马上安慰起小师妹,同时从小师妹颤颤的双手中把无名草拿到了自己手中,可马上又生怪事,那株草刚被师姐拿好,转瞬间竟消失了……这下我蒙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