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天使的淫落番外-姜珉耿的初回忆


珉耿的POV :我叫姜珉耿,1990年8 月3 日出生在韩国京畿道。以前是一名脸赞,现在CCM 娱乐公司所属DAVICHI 组合的成员之一。

2009年年初,我们还是Mnet Media旗下的组合,但是随着CJ集团对旗下子公司的重组,加上我们组合并没有达到公司的预期。

在年初发现《8282》后,一位拿了不少,但是还是被转到了Mnet Media的子公司CCM 娱乐。

从那时开始,我们还不知道以后的一年是如此的难熬。

做为从总公司下放的组合,在CCM 娱乐并不是很受欢迎,因为CCM 娱乐正在培养自己公司的女团Tara,我和海莉Eonni 进入公司后也就是跑跑商演和电视台的节目,公司也一直没有给我们安排发片的计划。

发展的不顺,连家里的建筑公司都出了问题。次贷危机后,很多公司都开始节源开流和再发展,Abeoji的建筑公司从2007年次贷危机后,就苦苦支撑,最近终于陷于三角账务中,资金链有可能要断裂,公司面临破产的危机。

出道才没多久的我,也没有太多的积蓄,身边的亲故也都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看着家中,Abeoji和哥哥为了公司的事,到处奔波,一家人都过的有些压抑。

偶然中在公司看到Tara的居丽,我才想起最近听Abeoji说起,居丽Abeoji出的那件事,现在似乎没事了,感同身受下我找上她寻求解决之道。

以前在父辈们聚会上见过面,但是并不是太熟悉。

在我不断的哀求下,原本欲言又止的居丽才告诉我,她把自己卖给了一个老男人做情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如此吃惊的答案,难道我也要学居丽一样把自己卖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条路不好走!」居丽起身离开,而我依旧坐在沙发上沉思着。

我的POV :当我从李海莉的住所出来的,接到李智贤的电话,得知有关于姜珉耿的消息的时候,对这个消息有些感到吃惊。

虽然我早已开始对Davichi 这个组合下手,但也只是刚刚完成了对李海莉的攻略。

此时,我和李海莉正处于恋奸情热的时候,时刻都想着对方,想从对方身上得到满足。

回想起李海莉那丰腴的上身胸围,漂亮笔直的长腿,弹性的翘臀,和刚才床上的表现,差点就折返回去再干一炮。

在李海莉身上唯一的遗憾,就是她在成为练习生前就谈过男友,不是处女了。

不过考虑到她的年纪,这种事也在所难免,她现在的表现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如今,另外一位正主自己送上门来,就万万没有放过的道理。

从2007年那惊天一搏,我明显感到现在的历史和自己原本所处的世界有了明显的变化。

至少有一点不同是我最早知道,我现在所替换的李秀满膝下无子,与我来的世界的李秀满是有儿子,这点大不同。

原来,李秀满的妻子在第一次怀孕时流产,导致失去子宫受创失去了怀孕的能力。

所以,对哥哥的儿女们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

这也是李秀满和某短身之间的状况没有被人发现的根本原因。

这之后,我一直很小心的应付各种突变状况。

数天后,几天一直到处奔波的姜珉耿,一直都没有找到人帮忙,以往的好亲故不是没有能力,就是躲的远远的连和家里交好的李敏镐家,也在接了她的电话和消失的无影无踪。

昔日的好Oppa,在关键的时刻的退缩给姜珉耿,很大的打击。

一脸憔悴的姜珉耿坐在咖啡店的包间里,等着某个老男人的到来。

「哦,你来的真早。」我看着坐在沙发上沉思的姜珉耿,一脸的憔悴让人有些心疼。

姜珉耿起身迎客,弯腰谦卑道,「没有,才到。」落坐后的两人,一时陷入无声的沉寂中。

心焦的姜珉耿率先打破寂静,「李秀满理事,不知道居丽Eonni 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事?」「居丽和我说过,不过你要知道,你要的可不是一笔小数。」「这我知道。」姜珉耿的语气中有些急切。

「要知道在现在各银行都在银根紧缩的时候,能拿出这么一大笔的人不会很多,帮你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帮你?」姜珉耿听着我的反问,生怕借钱的告吹,一双玉手紧抓住我的双手,双目含泪的恳求道,「李秀满理事,你一定要帮帮我,这时候能帮我们家,就只有你呢!

只要你肯借钱,我还是处女,可以做你一辈子的情人。」「这事可不是小事?你想清楚没有!要是跟了我,你以后就不要想嫁人呢!」我把厉害关键和姜珉耿再一次讲清楚。

「我考虑过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的Abeoji. 」看着姜珉耿眼角流下的泪水,心软的我回应道,「那好吧,你先回去,我再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你Abeoji的事我会先看着办。」从咖啡店分手的日子里,姜珉耿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家中的情况转好。

直到某日,从Abeoji那里听说有个姓李的人愿意借贷的消息,姜珉耿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难得的好消息加上正好的休息,换了一身学生装的姜珉耿前往学校上课。

在学校上了一天的课,临近放学时,接到了某个即将改变自己命运的电话。

「放学了吗?」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我在校门口,等会你上我的车。」男人随之报出一串车牌号。

「好,我现在就过来。」姜珉耿飞快收拾起书包,向校门口走去。

一路上,姜珉耿和路过的同学打招呼,直到上了停在校门口的商务车为止。

看着启动后渐渐远行的车,和姜珉耿相熟的同学还以为是她家里派商务车来接她。

商务车里面对面坐着的两人,「听你Abeoji说了借贷的消息吗?」「嗯,听说了。」姜珉耿点了点头,「不时似乎还在谈。」「你最后考虑的怎么样?」「我确定,只要你帮我的Abeoji. 」「那我是不是该验一下货?」「嗯?」姜珉耿有些羞涩于我的问题。

「来坐过来。」姜珉耿起身准备坐在我的身边,但是被我手一拉坐到了我的怀中。

我双手紧搂住姜珉耿的腰身,低头嗅着她颈间的香气。

「好香啊」「啊……不要……痒。」姜珉耿有些不适应和我的近距离接触,摇晃着脖颈以避免我对她的嗅探。

我一手搂着姜珉耿的腰身,另一手在她裸露的大腿上扶摸着,皮肤的手感非常雪滑细腻,犹如婴儿般的皮肤。

果然,富家女就是有先天和后天的皮肤包养条件。

这皮肤的触感比之李海莉更是上了一层楼。

初次被男人这样抚摸的姜珉耿,从初时的鸡皮疙瘩直泛,到现在强忍着一种莫名的异样感。

慎拍自己一时没忍住,坏了Abeoji的事。

我沿着脖颈慢慢向上嗅探,直到她的耳边停留下来。

此时,姜珉耿的耳朵已是粉红一边,通红的耳垂吸引了我的眼神。

我轻咬这姜珉耿的耳垂,轻咬舔弄下,耳垂的敏感性让姜珉耿的双眼逐渐迷离。

姜珉耿心中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有些抗拒道,「李理事,不要这样。」没有理会姜珉耿求饶的我,将抚摸大腿的手一路向上摸去,停留在姜珉耿初具规模的胸上,隔着学生服的外套用力揉搓着。

我停止对姜珉耿耳垂的连番戏弄,亲吻起她性感、红润、柔软的樱唇上,姜珉耿从初时的抗拒很快就迷失在我的吻技之中。

深深的一串法式湿吻后,当我离开她的红唇时,姜珉耿只剩下小嘴微张喘气的力气。

在她的胸前挼搓一会后,感觉西装式的学生服外套实在是太厚了,逐动手解起外套的扣子。

被一番挑逗后,不堪玩弄的姜珉耿,早已情欲高涨,全身发软躺在我的怀里,一双媚眼春意傲然,勾人心魄。

没费什么事,我就将姜珉耿的学生服外套脱掉丢在一旁的位子上,又在她的衬衣胸口位置处上下几粒扣子全都解开。

将姜珉耿的胸罩往上一翻,一对雪白粉嫩的翘乳就落入了我的手中。

细腻柔滑的手感,令人爱不释手,一时我把玩的入迷起来。

直到姜珉耿的一声又一声高亢的娇呤和求饶声,「Ajeossi ……轻轻点……啊啊……疼……嗯哦」,将我从入迷的境地中引出来。

过足一番手瘾的我,松开了在姜珉耿胸前肆意的手,看着娇喘连连、春光外泄的她,格外性感诱人。

「好吧……今天,就到这。等那件事完成后,我再找你。」「嗯」姜珉耿娇羞的点了点头,沉静在自己此时异样复杂的心思里。

夜晚,姜珉耿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辗转难眠,下午在车上被男人狎玩着上半身,让她浑身都有说不出的异样,直到男人停手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下身湿了。

这样的自己,让她很是不适应,想着想着下身就传来了瘙痒的感觉。

由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姜珉耿还是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回事,学着自己在电脑里偷看的小电影里的动作。

姜珉耿渐渐把手伸到自己的身下,一声轻呤「啊」无师自通的姜珉耿开始用手指在自己的蜜穴口研磨着。

良久之后,「啊」的娇呤,姜珉耿在床上弓起身子,达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忐忑中的日子特别难熬,姜珉耿每天都在关心男人什么时候能够完成对自己的承诺。

终于,在一个旁晚,Abeoji和哥哥带着笑意出现在家里,公司的危机终于过去了。

晚饭上,看着举杯庆祝的家人,姜珉耿心情复杂的想着,「Abeoji,你知道女儿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给公司找来资金,唉……接下来是我兑现自己承诺的时候。」之后的日子里,姜珉耿等着男人的电话,直到有一天午后,海莉Eonni 带她着出来。

起先,姜珉耿以为是李海莉看自己心情不好,带自己出来逛街散散心,可是当自己和李海莉来到江南区一栋两层楼的别墅时,心中不尽疑惑丛生。

姜珉耿指着眼前的房子,扭头回问的李海莉,「海莉Eonni ,这是你新买的房子吗?」「是也不是,你知道我们组合刚出道没多久,是买不起这样的房子,不过眼前的房子算是我们两个人的。」「两个人?」这样的回答,反而让姜珉耿更加疑惑。

李海莉推开门走了进去,「进来吧!」看着进屋的李海莉,姜珉耿跟着走了进去,转角后在客厅看见一个自己绝对想不到的人。

「你怎么在这?海莉Eonni ,这是什么回事?」「珉耿,你将要和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我就是什么关系。」「啊!」姜珉耿非常吃惊眼前的情况。

「只不过你还现在还没有成为,而我已经是了。」「这……」「Oppa、我等会还有事,我先走了。」李海莉向着男人说着告辞的话语,「珉耿,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话要说,晚上等我回来再说。」李海莉很快就离开了别墅,去办自己的事。

别墅里的两人,很快就陷入面对面的无语之境。

看着站在那里发呆的姜珉耿,男人拉过她的手,随即坐在沙发上,怀中搂抱着姜珉耿的娇躯。

慢慢的轻声细语的说起,「是不是有点吃惊,我和你海莉Eonni 认识的情况比较特别,而且你海莉Eonni 年初就已经是我的女人。」「哦」姜珉耿低声点头的回应道。

「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好了,你答应我的事呢?」我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我……我现在就……可以履行。」姜珉耿有些害怕的,回答时也是结结巴巴。

「那么……你先给我……」我边说边牵着她的手放在我微微鼓起的裤裆上。

「啊」姜珉耿第一次触摸到男性的隐秘处,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怕!来……先拉开拉链……对……就这样……一手握住……唉……对……另一手……」姜珉耿坐在我的身旁,在我的指导下一下又一下的做着动作,雪白纤细的手指握住我狰狞的巨棒,细腻的手掌不住的上下套弄。

「哦……就这样……快……手动的快……些……」我舒服的弓起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眼前美少女的手交。

姜珉耿快速套弄了十几分钟后,我觉得不过瘾,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来……用舌头。」「啊……脏……那」姜珉耿有些不情愿,手上的动作有些变慢。

「没事……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谁都这样……来……乖……低下头」我一边劝说一边往下按着她的头。

实在熬不过我的姜珉耿,慎拍事件再出波折,只好跪在我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第一次品尝了男人的雄伟之物。

虽然刚才已经见过了眼前男人的肉棒,但是现在跪在地上近距离观看的情况又有所不同。

肉棒的根部和阴囊处长满了杂乱的阴毛,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令她脸红心跳的味道,手里握着的男人的肉棒在不时套弄下,还能感觉到手中之物不断的涨大。

盯着眼前的肉棒看了几秒后,姜珉耿最终还是伸出了舌头,舔在了我的冠状沟上。

「好……对……舔的仔细点。」我低着头,看着姜珉耿像舔一根冰棒一样舔着我的肉棒,浓浓的征服感不住在心中的升起。

「别光舔,也要嘴巴含含。」姜珉耿依照我的吩咐,张开樱桃般的小嘴,一点一点吞没着我粗长的肉棒。

她的舌尖在我的龟头上打着转,舌头在我的肉棒缠绕着,带着香味的口水润滑着我的肉棒。

吞含后又不断用小嘴套弄着我的肉棒,许久后拿出湿滑的肉棒又沿着根部从下到上的舔着。

来回这样几个往返,令我的舒爽的都出了一身热汗。

「Ajeossi ,我的嘴都酸了。你……」「哦……那现在……我们就去楼上卧室吧。」我抱起姜珉耿转眼就来到了二楼的主卧,将她扔在了主卧那张能睡四五个人的大床上。

随即我也跟着上床,一会功夫便将姜珉耿剥的跟一只赤裸的小白羊一样。

「来,珉耿。」我一边说一边比划,叫姜珉耿摆好姿势。

姜珉耿双腿弯曲,两手抱住膝弯,任由我涨的硕大粗长的肉棒缓缓抵在她的潮湿的蜜穴口上,直到渐渐没入她娇嫩的处女穴中。

随着床单被一滴滴血滴染红,姜珉耿告别了自己的少女生涯。

轻微的疼痛感让她的脸色显得有些哀怨,但是我没有理会,依旧在她初次破处后,仍然娇嫩的蜜穴里快速进出。

「Ajeossi ……轻……轻点……呃嗯……我疼……啊啊」姜珉耿发现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呻呤,我放慢了速度,低头亲吻起她的脸暇、红唇和胸,双手挼搓一对细嫩的美乳。

适应后的姜珉耿,渐渐主动的配合起我来,小腰也主动轻缓的扭动着。

我心里想着,看来这外表清纯的姜珉耿一经开发,果然是一个少有的人间尤物。

姜珉耿在我的上下其手,娇喘连连,呻呤声也变了一个调子,变得越发勾人心魄。

「啊啊……哈啊哈哈……嗯……哦哦……呃呃噢」眼前姜珉耿的脸变得娇艳欲滴,更令我性欲高涨,攻势逐渐迅猛。

主卧内,激烈的肉搏声,响亮的娇喘声,在经过近一个小时后,终于恢复了宁静。

此时,经过刚才长时间不停变换着不同姿势的性爱后,姜珉耿犹如一滩烂泥一样趴伏在我的胸前,全身都遗留了不少性爱后的痕迹。

第一次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对姜珉耿来说是有遗憾的。

但是前面长时间又激烈的性爱,让刚破处的姜珉耿依旧在回味着高潮,似乎有些食髓知味想再尝试一次。

「Ajeossi ……你好厉害,人家全身都快被你弄散架了。」听着来自美少女的夸赞,我轻抚她胸前的椒乳,「喜欢,等会大叔再让尝一尝几个新姿势。」「啊……不要……人家……现在下面还在痛。」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就这样在主卧内渡过。

旁晚,李海莉归来后,我有事提前离开了别墅。

夜晚,姜珉耿和李海莉两人一起睡在主卧内聊了很多关于我的话题,或她们自己的话题。

姜珉耿的POV :实在没有办法的我,只能选择了下策中的下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老男人喜新并不压旧。

那晚,我和海莉Eonni 结成了统一阵线,来维系自己在男人身边的地位。

很快我和海莉Eonni 的新专辑已经进入选歌阶段,顺利的话2010年上半年就能发片。

之后的几年,他给我安排了电视剧的角色,让我进行转型。

陆续的出了不少迷你和正规专辑,不过由于和金光洙社长的积怨,我们还是在他的安排下换了一家公司。

后来我知道他很有钱,时常在我们空闲带着我和海莉Eonni 出国旅行。

Abeoji的公司也在他的帮助下,发展的越来越好,中型的建筑公司有向大型公司转变。

我早就知道,像我这种家庭出身的女性,早晚都是要为家族的发展而牺牲,就像哥哥的婚姻一样,我将来也会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嫁过去。

然后,看着老公在外面养女人,自己却还要默不作声。

现在,我却做了一个老男人的情妇,也不知道两种情况,哪种更差。

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来说,在父辈们的世界见过太多了,男人们总是喜兴厌旧。

至少多年的相处,让我知道他不会有厌倦我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