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丢丢淫游记之那一夜


飞步凌云八千里,

多少年来无劲敌?

多少干戈化玉帛?

多少腐朽化神奇?

多少风流成千古?

多少楼台烟雨中?

讲诗论经雅意高,

寻幽探微破天疑。

花容月貌无双女,

娇花巧笑久寂寥。

嘉峪关上存故迹,

犹记当年猎色情。

当年情

丢丢淫游记之那一夜……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眼见天下好似太平,日本,北韩,美国,印度,意大利,泰国,就连中国的台湾,西藏却又是哪个不是蠢蠢欲动?战乱一起,遭殃的还不是老百姓,到时又是阴司新添枉死鬼,阳间少见少年人。正所谓是宁做太平狗,莫为乱世人。

乱世出英雄,战乱一起,救世主也一定会随之出现。

公元二千九年,美国黑市拳拳王唐龙也既是丢丢由于逃避泰国黑手党追杀来到日本。其实并非丢丢怕那泰国黑手党,只是丢丢已经答应师傅不会再和泰国萧家有任何瓜葛。

那一夜,故事开始了……

丢丢在酒馆巧遇一美貌女子。见那女子对丢丢很有好感,两人在酒馆内聊得甚欢。丢丢被那女子身上发出的似曾相识的气息吸引住了,于是在那少女酒里做了手脚。见他俩人调调嬉戏,已来到那少女住处门口。

话说当日,就在那少女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丢丢快步上前抓住了她的双肩。把那少女抱于怀里。由于丢丢身材生来矮小,这么一抱。头部正好埋在那少女胸部。只见那少女用力把丢丢推将开来。突然之间,丢丢只觉脸部一热,已受那少女一掌。这时丢丢心中一震,却是吃惊不少。莫非这小女子也是江湖中人?! 心中已起一计。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丢丢是何等人物,怎会受着小女子一掌?就算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也未曾如此狼狈过,在女子一举手一抬足之下已受一掌。心中已是不快。莫非最近疏于练功。丢丢抬起头来,睁大眼睛。不知这少女是何来历。这时丢丢终于看清这少女长相。那少女正是二十年华,好似貂婵再世,玉环附体,容姿端丽,清秀不可方物,兼带有一点不吃人间烟火的气质,确有沉鱼落雁之貌,怎么看也不像是舞刀动枪的江湖中人。只听那女子说道:[我不和你玩了,你也不看看你长的是什么德性,五短身材,像个肉球。我是有需要,但是我和我家狗做,也不会和你做呀,自己撒尿照照吧。] 听她这话,丢丢并不生气,世间女子莫过于此,变脸有比闪电,说变就变,全无预告。想半刻钟前还和你玩得不也乐夫,现在确……如此这般。这也莫非怪她,势利女子世间就多,又有谁可比我萍儿,一想起萍儿,心中却是一酸。话归正题,丢丢这时对她的话却是好像并未听到,还是睁大眼睛望着她,一脸无辜表情。心中却默默在数,一,二,三,倒。 只见那女子已经柔软的向一边倒去,确不是丢丢这个方向。丢丢好似并未移动脚步,确已右手托住她那殿部。这时他轻轻一个冷笑,踮起脚来,在她那俏皮的双唇上轻轻一舔。左手一扬,一颗小小的黑色药丸已送她口中。右手在她屁股上摸了又摸,捏了又捏,心中暗暗在想:[说女人是水做的,一点不错,这屁股怎么找不到一点骨头。] 丢丢左手又是一扬,并未碰到房门,房门已然关上。

话说那美貌女子被丢丢在酒馆种下了蒙汗药,现在昏倒在自家门口,丢丢又喂那少女一个黑色千泻转魂丹,好戏刚刚开始……丢丢托住那小女臀部入得厅来,将那少女放于地面,独自到那少女家的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并无可疑现象,于是又回到厅房来。慢慢蹲下,将那少女衣衫退去,感受着淡淡的女儿香,见到的是一双圆润,晶莹有致的玉峰,更难得的是乳头的颜色还是那么的嫩红,好像是未经人事,那里像得是有夫之妇?那嫩穴也是紧紧窄窄,粉嫩雪白。丢丢眼光在那少女身上停留片刻, 随既转开。 怎么回事? 难道如此尤物,却也吸引不了他。

丢丢站起身来,呆呆的望着西北方。他此时挂念的另有其人。萍儿,我要破戒了。你说得对:[丢丢只有性,无爱!世间并无可爱女子,都是为利为势。] 萍儿正是只闻其人,未见其身的百果洞洞主蓝若萍,据说蓝若萍也就是一美貌少女,具体貌美到哪里去,却也无人知晓,因为见到她的人并无一个能够活命。至于丢少侠是其爱徒,更是无人知晓。江湖中人,有点地位的人,只知道那丢肉团武功怪异,一出手,没得挡,没得避,更别说是还手了,一招致命。至于江湖上那些小角色就无从说起了。只听说过美国黑市拳拳霸唐龙,那其实正是丢丢。正当丢丢正在发呆之时,背後拳风已到,正是峨嵋派的一招仙女赏花,然後就是一招崑仑派的意游天地。正看那少女招数越出越快,变换了几十个门派的拳法,却不顾衣无遮体。丢肉团一时也看不出她是来自何门何派。只见那丢丢身形荒弗,如归如魅,却不像是一个身材短小肥胖的人可以做到的。他只是在厅中移动,并无还手。那少女却始终动不到他衣角。

丢丢轻巧地躲避着那少女的攻击,心中疑云丛丛:[却不知这女子是何门派,为何招招是拚命打法,却只功下盘。算罢,抓她下来再说,既然这女子要置我于死地,留她作甚?奸了再说。] 只见那女子正变换着各门派招数,却也是狠,准,毒。丢丢朗声道:[不玩了!] 话音刚落,那少女已动弹不得。丢丢再次将那少女放倒在地,问道:[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是谁指使的?] 那少女呸的一声,一口清痰已吐在丢丢左脸之上,丢丢却也不避不躲,坏坏的笑着,伸出舌头把那少女的口水舔入口中,说道:[真的不说么?] 那少女把头转开:[流氓,你还觉得我会说吗?今晚受你如此羞辱,我绝不偷生。]那丢丢大喝一声道:[那就休要怪我了,你这种贱女人,留着作甚?顺我,即先刺心;否则,四肢解尽,心犹不死。]

只见他那胯下物事已破裤而出,吓的那少女花容失色。只见那物,比常人大小略小,乌黑发亮,不明白无知世人为何追求超大物事,那简直是累赘而不灵活。当年西伯利亚训练营里的众多红毛鬼的大鞭,却那是对手。这好比武学中的用剑,有着异曲同工的道理。正所谓,剑短三分,易攻易守,已赢七分。也只有那些不懂武学之人才会用长竹竿去捅人。至于那些武学宗师呢,自然是不会用剑的了,正说谓:心中有剑,又何须用剑,剑由心发,百发百中。世间万物都可成剑,试问对手又哪知道剑从何方而来,又如何抵挡得了。 性交也是如此,最高境界乃是神交,却又何须用鞭呢。这是後话,丢丢武功虽强,却远远未到那个境界,或许他的师傅百果洞洞主蓝若萍懂得。

却说他那胯下神器:青筋暴胀,非金非银非铜非铁,非水非土非木,却也无法想像来自肉体。简直是鬼斧神工,精雕细琢,莫非正是东海定海神针。再看那神器上纹着的神龙:那龙头张大血口,正在龟头之上;龙身盘于神器之上。亢龙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驾风御雨,跃跃欲飞。确实是望而生畏。

丢丢举起胯下神器,正欲向那玉穴插去……

那少女居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面无表情。丢丢也不理会那许多,举起那东海定海神针。在那玉穴外磨差了数下,已尽然插入那玉穴内。 只见此时那少女好似忍受着极大的痛楚,说来也是有几分道理。莫说这眼前女子有说不出的脱俗,清纯,就算是再淫荡的荡妇,在无任何调情,前戏的情况下,硬生生地将这刚阳之器插入眼前这轻触欲碎,含苞待放的玉穴之内,又岂有不痛之理?只见那丢肉团倚仗着他那胯下神器的无比威力,已在那玉穴内猛烈的抽插数下。随着那神器的一进一出,那玉穴紧跟着是一松一紧,彷佛要将那神器内的精华尽数吸出。那玉穴外已流出红色液体,那不是鲜血又是什么?处子?!玉女心经?!丢丢已无心恋战,硬生生地将那神针从那玉穴中抽出。心头上是疑云丛丛,丛丛疑云:[当今世上,除了师傅蓝若萍还有泰国公主萧玉娇,又有谁会有这上等心法?若非我这胯下神器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千锤百炼,这时已然命休矣。这少女到底是何方神圣?]

玉女心经其实是一部无上内功心法。江湖上有来历的人才有所耳闻,却是相传早已失传于中国大宋年间。其实世上仍有两人拥有这心法,正是百果洞洞主蓝若萍还有泰国公主萧玉娇。丢丢自小和蓝若萍在一起,自然知晓这部心法, 但玉女心经中的奥秘,丢丢其实也是只知一二。 玉女心经,顾名思义,首先是处女方可修炼,其次是凤年凤月凤日凤时出生的人才可修习,如此玉女,当然是可遇而不可求。蓝若萍自然修炼得,而萧玉娇玩过的男人何止成千,就不会去理会练什么心经什么玉女。丢丢心头吃惊,暗暗在想:[萍儿自然不会和这眼前女子有任何瓜葛。难道又是泰国萧家?不行,事情一定要把它搞清楚。] 于是丢丢问那少女道:[你是什么目的?假装在酒馆和我巧遇,勾引我来到你家。又在你家门口羞辱于我。]

再看那少女,果真不是江湖老手,几分吃惊,几分羞怒,尽显于色。那少女怒道:[你想知道什么我是决计不会说的,今天见你唐龙,我也并无准备活命。] 丢丢哈哈大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好!] 丢丢心内又是暗暗吃惊:[果然是有备而来,看她说话坚定的语气,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是绝计不会说出什么来的了。] 于是丢丢也不去理会她,坐在沙发上闭目养起神来,胯下神器却仍是昂立不倒。

再看那女子,面如白玉,两腮绯红,目似朗星,娇喘微微。秀发轻盈飘逸,双鬓轻落于肩。双峰娇嫩欲滴,玉穴粉嫩雪白如绵。那不是极品又是什么。如果是寻常男子,见此情此景,不冲过去大干她个三百回合,那便是太监。就算丢掉胯下阳具,那也是在所不惜的。丢丢如此定力,可谓天人。

过的一时一刻钟时间,丢丢张开眼,见那少女满脸粉红,樱唇微颤, 似要说什么话来。她看到丢丢正在望着自己,脸色又再红上一层。丢丢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那千泻转魂丹起的作用,又是什么?丢丢说道:[求我吧?] 那少女在极力的忍耐着,就是什么也不说。丢丢伸手抚摸着她的奶房,也不说话,就是笑嘻嘻的看着她,好像是在玩弄这一件千年难得的绝世珍品。丢丢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若俯首贴耳,摇尾而乞怜者,非我辈之志也。好一矜持女子,却是叫人心生敬意。但是对丢丢这种西伯利亚训练营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又怎么会懂得怜香惜玉?况且这女子要置他于死地,那是说什么也饶她不得的。丢丢正在等着看好戏呢。屎尿这东西怎么忍得了,该出来的还是要出来,性子再硬却也还是没有办法。那女子终于娇喘道:[你先让我上一下厕所吧?] 丢丢笑道:[去干什么呢?你不喜欢我抚摸你的奶房吗?] 那少女无语。再过一盏茶的时间,那少女眼眶已有泪珠打滚,楚楚可怜的看着丢丢,说道:[我要去解手。] 丢丢这下又假装恍然大悟道:[哦,这样呀?大解还是小解呢?] 试想一下, 当你憋着屎尿,都快要流出来的时候,还有人拉着你不让你去,和你瞎聊,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此时这少女受制于人,还有什么办法。少女轻声道:[大] 声音小得有如蚊子。 丢丢问道;[什么啊,我听不到,大声一点] 手还是不停的挑逗着她的奶头。少女又加大了声音道:[大解] 丢丢道:[哦,这样呀,你是在求我吗?那你知道我要听的是什么。说了就让你去泻个痛快]

江湖中人,讲的就是一个义字。这少女年纪虽小,却也是懂得。性命可以不要,卖主之事,却怎么也不可以做的。 要那少女说出来是谁指使她的,那又怎么可能?那少女已经不再答话,牙齿咬着下嘴唇,已渗出鲜血。想像一下,如此闭月羞花的大美人,要在一个相貌如此丑陋的肉团面前排泄,那是何等事情。到这时,那少女身上的穴道都解了有六成,就是手脚穴道还没解得。只见她已经轻微的扭动着纤腰,臀部微微颤动,说不出来的动人。丢丢笑眯眯的对着她的全身肆意轻薄,说不出的快意。 更甚的是,丢丢这时的手指已经在不停的挑逗她那紧闭着的菊肛。那少女精神已经接近崩溃,像她如此美貌女子,有是少得的修炼玉女真经的人选,平日只有宠爱她,服侍她的人。那又想过今天会有此事,遭人玩弄侮辱;咬舌自尽吗?其实说来她还没有求死的决心和勇气。她思前想後,都觉得今天自己解数难逃,两行热泪已如洪水般涌出。 丢丢正在玩弄她的菊肛,她一脸雨带梨花叫道:[不要,不要!] 这时她能表达的只有这些了。纤腰更扭动得厉害,臀部激烈颤动,大家都知道大雨就快降临了。

屎尿这东西叫人如何去忍,难不成从口中喷出么?憋得了一刻,却憋不了一时,少女在这个肥胖男人面前,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自尊可言。丢丢此时就是给她上厕所,她也是没有时间的了。只见她菊肛一开,赤褐色液体直射出来。连屎带尿,那是稀里哗啦。这时丢丢玩到性起,继续玩弄着她的菊肛,时而用手堵住肛口,玩得不也乐夫。丢丢乾脆随手在桌上抓来一个茶杯,把排泄物转满一茶杯,拿到她眼前说道:[这就是解药,喝不喝下去随你,我这千泻转魂丹,顾名思义,要的是千泻,不喝下解药,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丢丢说的是对,如果一个人这样无止境的拉肚子拉下去,自然是死路一条。

其实这千泻转魂丹也就是一般的泻药,美其名为[千泻转魂丹]。那药效可能也就是一般般,如果不是,那少女也不可能憋那么久。至于服下排泄物为解药,那更是他妈胡扯。但这时这少女还有心思去怀疑吗?她也知道唐龙在江湖上是那号人物,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事情,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服下排泄物,却不是一般的勇气,不过为了活命也只能这么做了。她内心这么想,嘴上却还是不饶人:[你……你这样欺负我,有朝一日,叫你这个淫贼落在我手上,将你千刀万剐,五马分屍] 双眼狠狠地盯着丢丢,眼光中带着几分怯意,几分怨恨,几分哀求。丢丢笑道:[喝是不喝?] 那少女在丢丢的淫威下,玉女的矜持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她只想尽快了结此事。 也不知道她何时自己解开的穴道,端起茶杯,已经一饮而尽。那种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过得不了多时,那少女的排泻也自然止住。丢丢再次问道:[你到底受谁指使?] 那少女脸带泪珠道:[不说] 语气已经远远没有先前的强硬了。这时丢丢眼露杀气,他已经玩够了,没有耐性再和这少女磨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眼前白光闪闪,少女那可爱诱人的乳房上面已经多了两道刀痕,鲜血快速渗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丢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少女自然也知道,丢丢出匕首的时候,也是他杀人的时候。丢丢却说道:[杀你简单] 左手又是摸着她的奶房道:[不过如果切一个这个下来,也是很好玩的]。少女当然知道唐龙是什么人物,说得到一般都是做的到的。死亡对她来说到也罢了,但是要把她引以为豪的双峰切下来一个,哪……这……她不敢再想像下去。再说了,现在她手脚是可以动的了,但是从刚刚的交手来看,她根本就不是丢丢的对手,说实在的,丢丢要杀她,就像踩死一只蟑螂一样简单。对丢丢来说,这少女身上已经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要摸的都摸过了,要看得也都看过了。

那少女还在犹豫中,[说是不说] 丢丢喝道。少女这一惊非同小可,那生怕丢丢真得会……忙道:[是……是萧公主叫我来取你胯下神物的,刚刚在门口,看你如此好骗,本想先羞辱你一番,再去取你神器,谁知道公子果然不是徒有虚名] 此时她对丢丢说话的语气已经是十分恭敬。

丢丢倒坐在沙发上,思绪万千:[真得是她,萧玉娇。娇儿啊,娇儿,你果然是面若桃花,心如蛇蠍。我丢丢不愿意加入你萧家,你就要赶尽杀绝。现在居然出动到萧家玉女。若不是面前这女孩的玉女心经还不到火候,我这胯下之物,命已修已。] 其实这玉女真经就是这样,练到有火候,与其说是玉女,还不如说是石女。任何阳物是活着进,短着出。其实这少女已练到一定层次,只是大家都低估了丢丢的实力。萧玉娇知道要取丢丢性命,谈何容易,所以才出动玉女,要用那玉女的美貌,以玉穴断他神物。其实玉女真经的真正威力,可能也就丢丢的师傅知道,如果玉女真经真的只是可以用玉女的阴穴来对敌,那可不是贻笑大方。丢丢一开始觉得那少女身上发出来的气息是那样的熟悉,其实也就是她练了玉女心经的缘故。觉得她可能并非凡物,所以才在酒馆一开始就下蒙汗药,生怕对自己不利。

丢丢没有想到的是:要萧家出动玉女来杀人,那是什么地位。正所谓爱之越深,恨之越切。萧玉娇誓要杀唐龙而後快,其间这个是很大的一个原由。

再说那少女,名叫宋青青,她虽不姓萧。但在泰国萧家的地位可想而知。萧家上下奉为仙女,就连大魔女萧玉娇也是对她疼爱有加。宋青青活了十六个春秋,平日只有宠爱她,服侍她的人,今天受此莫大调戏,叫她如何见人。

丢丢还是在沉思中,因为还有很多很多他想不明白的地方。却听到宋青青柔和到可以叫任何一个男子即刻去死的声音说道:[唐公子,你收留我吧。我宋青青愿意留在公子身边,永远服侍公子。公子以後就是我的主人] 如此一个单纯少女,在受到今晚这样的淫辱以後,要不就杀了那男人,要不是爱上他,再者就是自杀。 要不叫她如何接受这个事实?丢丢当然明白其间道理:[她已不再是玉女,背叛萧家,以萧公主做事的心狠手辣,还会留她么?她如果不留在自己身边,也就是死路一条。但是要一个我自己没有感情的女人留在我身边,那是多大的一件烦事。再者……] 丢丢还在寻思……转眼间,丢丢已感觉到自己胯下神器已给宋青青捧在手中。只见她:小嘴一张,绦舌一卷,带着丝丝水珠,竟将丢丢阳物含于口中,从先端到根部,细意品味,手法虽生疏却也温柔之极。

眼看美人之举,耳听允吸之声,身感激情之意,温热缭绕,轻咬打圈,试问热血男子那个人受得了?给宋青青一阵吞吐,突觉一道暖流直透下身,精关一松,热烘烘的生命之源随着他的闷哼声迸流而出,又如急电疾射。宋青青早有准备,一见他神器异常颤动,既置于口中,力握剑身,一滴不漏的吞服入肚,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那一夜,她做了比做玉女快乐万倍的事情……

字节数:1391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