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扑火【下】


(十三)思君

雪凝又苦苦守候近月了,卫云泽的行踪仍是渺茫,苏勇见她日见憔悴消瘦,实在是於心不忍,却又拿她没有办法。

「姑娘,人是铁饭是钢啊!你总是吃的这么少,身体怎么撑的下去。」苏勇满心担忧的说道,他允诺了王爷要好好照顾雪凝,他就一定会办到,即使王爷不曾托付他,看到雪凝对王爷如此痴心守候,他能不感动吗?

「我真的没有胃口。」

「是不是不合口味,我让厨子煮点你喜欢的饭菜。」说是这么说,现在还有粮食可吃已属不易,真要弄点特别的食物他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不,很合我的口味,只是我真的没什么胃口,活动量少吧!往后我的食量减半吧!反正我也吃的不多,军营内的将士们可比我更需要食物。」在苏勇的关照下,她所吃到的食物已经不知比其他将士们所吃到的精致几分了,而她这些日子以来也习惯了这样的伙食,只不过这几天食慾骤减,她也不知为何?

「是不是身体不适?前些日子我看姑娘的胃口还不错,怎么这几天…」「我也没觉得不舒服,只是不想吃而已,苏将军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我还要等王爷回来的。」「要真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说,千万别瞒我。」「嗯!多谢苏将军。」雪凝本欲往营外走去,不料身子一软,幸好苏勇发现的快,扶了雪凝一把,才没让雪凝晕倒在地上。

雪凝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直扑苏勇之鼻,天啦!他从未在女人身上得到这种感觉,难怪王爷如此宠爱她,苏勇抱起雪凝,走向床榻,如此温香暖玉,苏勇亦禁不住想一亲芳泽,当此念头萌生,苏勇当即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无耻!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放下雪凝,苏勇立刻冲出营帐,阻止自己再有邪念。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晕倒,苏勇甩甩头让自己恢复理智,找军医才是他应该做的。

「她怎么了?」苏勇在一旁忧心的问。

「这…」军医面有难色,可脉象确实无误。

「说呀!急死人了。」

「她有身孕了。」原来她是女人,难怪王爷要将她藏在这里,军医这才恍然大悟。

「啊!」苏勇开心的笑了,「你没看错?」

「苏将军是不信我的医术?」

「不不,真是太好了,王爷有后了。」苏勇兴奋的欢呼着。

「不过这位姑娘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理,才能保住胎儿。」「那你可要好好替叶姑娘调理调理。」苏勇叮咛着军医。

「属下定当全力以赴。」王爷生死未卜,就他所知王爷虽然有几名姬妾,不过尚未有子息传宗,如今这姑娘受王爷宠幸,怀有身孕,恐怕是王爷唯一的骨血,当然要竭心尽力了。

军医离去后,苏勇看着雪凝,欣喜万分,总算好人有好报,王爷有后了。

「苏将军,我…」不久之后雪凝缓缓苏醒。

「姑娘躺着就好,你方才晕倒了,我请军医替你看过了。」「晕倒?」「恭喜姑娘。」

「王爷回来了!」她有什么好值得贺喜的事呢?除非卫云泽回来了。

「王爷还没有消息。」

雪凝一听眼一垂,失望也在所难免了。

「你已经怀有王爷的骨肉了。」看她失望,苏勇还是赶紧把话说清楚吧!

「啊!将军是说我有身孕了?」

「没错,恭喜姑娘,不,我该称您一声夫人了。」雪凝摇摇头,「我充其量不过是王爷的一名姬妾,不配称夫人的。」「不,您怀有王爷的骨肉,将来母凭子贵,倘若王爷不测,卫王府就是这孩子的…」「别说了,王爷一定会回来的。」雪凝激动的说着。

「末将失言了,夫人好好休息,末将告退。」苏勇匆匆的离开了营帐。

雪凝轻轻的抚摸着还是平坦的小腹,「我有他的骨肉了。」,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本该恨他,却爱上了他,既然爱上了他,却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却已失去他,如今是上天的怜悯还是残忍,让这个孩子在这个时候出现,本来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如果卫云泽有何不测,她绝不苟活,可是却在这时怀了他的孩子,她能不替他留下这个血脉吗?

「你在哪?为什么还不回来呢?」她从不曾这么渴望他,却在他失去行踪开始,思念与日俱增。

※※※

在一个幽暗的黑洞里,就着一道曙光,卫云泽看清楚身旁打盹的人儿,「雪凝?」她怎么会在这?

「你可终於醒了。」女子说话了。

「雪凝你怎么会在这?」他又问了一次。

「我是雪凝吗?你看清楚。」

「眉儿?」是眉儿,他看清楚了,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还是你亲手葬的。」女子把他要说的话说完了。

「你?」

「师兄,我确实是眉儿。」眉儿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卫云泽半惊半喜,他仔仔细细看的清楚,她确实是眉儿,「你我为何会在这里,难道是我死了。」这才是正确答案,卫云泽似乎明白了。

眉儿看到卫云泽绝望的眼神,知道他是会错意了,「我们都还活着。」「活着?」卫云泽摸摸身上的伤,似乎都已经好了,「你救了我?」「这还用说吗?」「实在是太离奇了。」他觉得不可思议了。

「你以为匈奴那些笨家伙能抓得到你吗?是师父帮他们的。」「师父?」真是一头雾水了,因为连他的师父应该也是一个死人。

「噢!师父也没死,不过他要匈奴的一样东西,所以才答应帮他们。」眉儿解释道。

「什么东西?竟然让师父对自己的徒弟下手。」「为了一个夜光杯。」「夜光杯?」

「那不重要,汉将要败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力挽狂澜,你的伤已经痊癒了,你中的毒在你醒来时就确定完全清除了,你可以走了。」「走?那你呢?」「背叛师父,还有什么好下场呢?等死吧!」眉儿一副从容就义之态。

「和我一块走吧!如果师父要追究,我们一起向他老人家求情。」「你已经不爱我了吧!」眉儿突然转移话题。

卫云泽点头默认。

「她叫雪凝?」他醒来之后唤的第一个名子。

「嗯!」

「好好待她,还有,我没死,别恨风大哥了,他是无辜的。」眉儿从师父那得知师兄要杀风树凛的事,还有这后来所发生的事,她都知道了。

「你故意诈死?」

「不是,只是我命大,师父救了我。」眉儿看师兄是困惑了,「别想了,再想你的军队就全军覆灭了,师父应该已经得到夜光杯了,我该走了,师兄保重。」眉儿风一般的飘出山洞,一会就不见踪影了,卫云泽只好随后也走出山洞了。

走了一天有些迷失方向,不过就在天黑前他辨清方位了。

※※※

李达接任元帅后,果然对匈奴展开如火如荼的攻击,奇怪的是,匈奴竟然没有以卫云泽来威胁他们,只有二种可能,一个是卫云泽已死,令一个就是他已经脱困,可是如果是后者,为何不见他归来呢?难道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雪凝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么强悍的一个男人会就这么死了,生见人死见屍,没见卫云泽之前,她绝不会放弃的。

李达的领军能力远比不上卫云泽,几次败阵,汉军已经兵败如山倒。

「夫人快走吧!我军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苏勇劝雪凝先行离去。

「不,没有见到王爷我绝不走。」

「王爷他…」苏勇认定卫云泽已死,却不忍说出之真相。

「他不会死的。」

「我也不信王爷会死,可是这么久了,王爷如果脱困一定会回来,他没有回来就表示…」苏勇话到嘴边,「夫人走吧!趁着匈奴还没攻陷,我会保护你离开这里的。」这是他对卫云泽的承诺。

「也许他就快回来了。」

「那就再等一晚吧!明天我就保护你离开。」看雪凝如此坚持,就让她再等一晚吧!可是早晚都要死心的。

「好吧!」

「夫人歇息吧!」苏勇也不再多说,默默离开营帐。

雪凝依旧站在营帐外等候卫云泽的身影,入夜了,陪伴她的却只有透骨的寒风,拉紧披风,雪凝抖擞精神继续等候。

「夫人,夜里风大,你还是进去吧!我来等就好了。」苏勇实在於心不忍。

「不,我要在这里等他。」雪凝倔强的说着。

「这样是不行的,你现在的身子,可不同一般,要格外小心才是,进去吧!

王爷若是回来了,我一定第一个通知你。」

「这…」

「就这样,进去吧!」

雪凝只好依从了,她的身影慢慢的隐没在营帐里。

大半夜过去了,还是无声无息,看来今夜希望又落空了,雪凝已经疲困的沉睡了。

※※※

梦里,雪凝紧紧的偎着卫云泽宽广的胸膛,好久没有这么舒适温暖的感觉了,好甜美的梦,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雪凝是如此的渴求着。

看着怀中人儿甜美的笑容,卫云泽真不想吵醒她,可是他好想念她,好想亲吻她,好想…好想和她一起洗个鸳鸯浴,卫云泽看见雪凝实在太高兴了,也顾不得一身的脏污,希望别把雪凝臭醒才好,想到这,卫云泽轻轻放下怀中的雪凝。

「别走,别走。」雪凝拼命喊着,「不要走啊!」「好,我不走,我在这陪你。」卫云泽拉起雪凝的手放在掌心里,轻轻的抚柔着,这才让雪凝安下心来,她继续的睡着。

多真实的感觉,她彷佛听到他的声音,触碰到他的感觉,握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可是无论如何她不敢睁开眼,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苏勇的几番欲言又止,都在在的暗示她,他已死的事实,她不相信,却只是不敢面对,她盼望奇蹟出现,可是那是多么的渺茫啊!不如就让她沉醉在这如梦似幻的梦境里吧!

千万不要连这小小心愿都夺走啊!

卫云泽心疼的看着雪凝,她瘦了,憔悴了,轻抚她的脸庞,雪凝的手立刻紧紧的按住他,「不要走,千万不要走。」雪凝不停的语呓着。

「雪凝,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看她睡的如此不安却又贪恋,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他回来了,他轻拍雪凝的脸颊,轻声唤着他朝思暮想的人儿,「雪凝。」「别吵我,我不能醒,醒了我就见不到他了,不要吵。」卫云泽既心疼又不舍,可看看自己一副狼狈的模样,他不想雪凝看了心疼,就让他再狠心一会,他轻轻的把雪凝的手拿开,取了墙上的便袍,便飞出帐外,真奔小溪,他得先弄乾净自己。

手中的温暖感觉没有了,雪凝失望的张开眼睛,果真是梦,可却是如此真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男人的味道,虽然不太好闻,可是却好像有着他的味道,难道是错觉吗?

「不见了?」雪凝眼尖的发现墙上的便袍不见了,她惊喜的冲出帐外。

「有鬼啊!」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士兵嘈杂声。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苏勇听到了士兵们的声音,冲出帐外,第一个想到的是雪凝的安危。

「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有人在溪边发现什么吧!」「河边?」「是啊!有人说是在河里发现…」王爷的鬼魂,苏勇不敢往下说,其实过了这么久,全营上下早认定卫云泽已经遭到不测了,只有雪凝一个人不肯面对而已。

「王爷的鬼魂?」雪凝从苏勇的迟疑中不难想出原因,「我要去看看。」「这么晚了,也许是歹徒或是敌人。」「你陪我一块去就不用怕了。」

「好吧!」反正他本来就要去查看的,如果真是王爷的鬼魂,他也要见上一见。

苏勇扶着雪凝向溪边走去,果然见到一个健壮的男子赤裸着身子在溪中。

「是鬼魂吗?」雪凝不信,「是王爷。」雪凝就要往前靠近。

「夫人。」苏勇拉住她。

「是他,我确定是他。」雪凝雀跃的说着。

「夫人。」苏勇也看见了,可是这代表什么?如果王爷真的回来了,为什么不去见雪凝,却跑到溪里洗澡,他不是,说不定只是附近的居民吧!

「苏将军,我一定要过去看看。」

「我先过去查看吧!」

「不,我要他第一个看见我。」

「这…」没有确定那人的身分,苏勇实在不放心。

「相信我,他就是王爷。」雪凝肯定的态度,让苏勇也有几分信服了。

雪凝推开扶着她的苏勇,一步步走向溪边。

(十四)重逢

当雪凝走近时,卫云泽已旋过身伸出双手迎接她。

「真的是你?」雪凝惊喜万分的看着他,「嗯!」卫云泽如煦的笑容,温暖了雪凝的冷凝以久的心。

「下来和我一块洗吧!」卫云泽走出水面向雪凝靠近。

「等等,你站着别动。」雪凝可紧张了,除了不远处的苏勇外,还不知附近又无兵士,卫云泽上身赤裸,不用想浸在水中的下半身想必也是赤裸的。

「怎么了?」卫云泽暂时先停住,就着月光看雪凝一脸尴尬,再往远处一看,苏勇站在那,他就明白了,「苏勇。」卫云泽大声一喝。

「果真是王爷!」听到熟悉的声音,苏勇十分振奋,便往王爷的方向奔去,「王爷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我平安无事,你下去吧!还有,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卫云泽的吩咐让在一旁的雪凝脸倏地一红,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不让人猜测他们在此做什么吗?

「还不下去。」看苏勇还楞在那,卫云泽下起逐客令了。

「是是,末将这就告退。」苏勇识相的离开岸边,同时也把在溪边巡视的士兵一块带走了。

苏勇一走,雪凝不顾一切的投向卫云泽的怀抱,卫云泽却先一步跃出水面一个旋身抱起雪凝,「不怕衣服弄湿?」雪凝欣喜的摇摇头,「只要能再见到你,我…」说着说着,雪凝梨花带泪的哭泣起来。

「别哭,别哭,看到你时我就知道了。」卫云泽万般怜惜的将雪凝拥在怀里,俯首亲吻去她面颊上的泪水,顺着面颊往下滑移至唇,一记深情的吻缠绕着二个人,彷佛只有他二人存在,雪凝的手紧紧的搂住卫云泽的颈子,轻轻的向下滑移,「你不冷吗?」雪凝这才想起,卫云泽应该是全裸的吧!原本就因情潮而泛红的脸颊,如今更显红润。

「不冷,如果你陪我一块洗就更好了?」卫云泽轻轻解开雪凝的衣襟。

「这不好吧!」雪凝纤纤玉手按住卫云泽继续解衣的手。

「不用害臊,不会有人过来的。」卫云泽轻轻推开雪凝阻碍的手,继续脱着她的衣服,就在雪凝半推半就下被脱的一丝不挂,雪凝羞的只能将头埋在卫云泽的胸怀里,卫云泽抱着怀中的雪凝慢慢的走向溪中,「我会冷。」其实只是雪凝的心理作用,卫云泽以真气温暖雪凝,所以雪凝是感觉不到寒意的,「真的会冷?」卫云泽戏谑的询问雪凝。

「嗯!」雪凝这才注意到已经抚上她的酥胸的大手,「你好坏。」雪凝娇嗔道。

「冷不冷?」卫云泽用手捞了一点溪水,泼洒在雪凝身上。

突来的冷水让雪凝还是打了一个冷颤,「不要啦!」她娇嗔道。

「先适应一下嘛!」卫云泽安抚雪凝,然后就把她放到水里了。

「啊!」雪凝尖叫一声,逗的卫云泽哈哈大笑。

「还笑。」雪凝嘟起小嘴道。

「不会冷吧!」逗是逗的开心了,不过卫云泽还是怕雪凝真会冷。

「我好冷。」雪凝故意抖着身子道。

「真的啊!」卫云泽赶紧将雪凝抱在怀里,「还冷吗?」看到卫云泽这样呵护她,雪凝噗哧笑出声来,「回来了怎么不来看我?」「看了,你睡的太沉了,叫都叫不醒。」卫云泽抚着雪凝的脸道。

「我果然没猜错,你是回来过。」

「想趁你熟睡洗个澡,结果让他们把你给吵醒了。」「他们说有鬼,我猜就是你。」「所以你就来了。」

雪凝点点头。

「你在梦里说的都是真的?」卫云泽想起雪凝握着他的手不忍他离开的情景。

「我说什么了?」雪凝对自己在梦里说的话当然是有印象了,难道都让他听见了。

「真舍不得我?」雪凝说的并不多,但一声声“不要走”已蕴含了无限情意。

「我…」雪凝凝视着卫云泽,她许过什么?只要卫云泽一回来,她一定会告诉他,她是爱他的,「吾今生挚爱唯伊人尔。」雪凝重复了一遍,苏勇转述卫云泽的话。

「你呢?」卫云泽托起雪凝的下颚,看着她的眼眸问着。

雪凝注视着卫云泽深情的眼眸半晌,她没有回答,但是她覆在卫云泽唇上温热的吻,已经说明一切。

雪凝不是第一次主动亲吻他,但是他知道这一回雪凝是真心的,他用他最深情的吻回应雪凝,雪凝细滑的肌肤让卫云泽再也按耐不住生理上的冲动,放开了眷恋的唇,卫云泽沿着雪凝的颈子往下滑移到胸前,再度含住她的乳尖,雪凝松软无力摊倒在卫云泽的怀里,回味这令人心跳脸红的碰触,曾经她是那么的厌恶这种接触,可此刻她却是陶醉在这温柔乡里。

腹间传来一个坚实的压力,那是男性特有的象徵,象徵着一种占有的慾望,雪凝十分清楚接下卫云泽所要做的,但是雪凝该让他继续吗?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允许他这么做吗?可是她不想令他失望,她犹豫不决,「噢!──」雪凝一声不自主的呻吟,似乎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卫云泽已经提起她的一双玉腿架在他的熊腰二侧,那坚挺的慾望已经挺入雪凝的花径之中,正欲奋力冲刺,「不行。」雪凝一声疾呼。

「怎么?不喜欢?」卫云泽缓下速度,甚至是静止了动作,即使以往他都不怎么勉强她,除了那一次的疯狂之外,此刻的他又怎能有丝毫勉强。

「我…」雪凝支支吾吾着,她羞於启口,虽然那不是一件会令他在卫云泽面前感到羞耻的事,但是她就无法启口。

「不是那个吧!」卫云泽猜想是女孩家每个月来的麻烦事,他并没有留意到,要真是那…「不是。」雪凝看卫云泽一脸尴尬,大概知晓他猜什么了,立刻否认。

「那就好。」卫云泽松了一口气,「那为什么?」可他还是不明白雪凝为何阻止。

「唉呀!」雪凝把头埋入他的胸怀里,「我…有了。」羞答答地说着。

「有了?有什么?」这一句没来由的有了,卫云泽真是一头雾水,也难怪他从来没有这种经验嘛!

「我有身孕了。」雪凝乾脆讲明了,省得含含糊糊更显尴尬。

「你说你有身孕了!」卫云泽一个惊喜,全身一震,还在雪凝体内的分身也跟着一雀跃顶到了雪凝的花心,「噢!──」一个喘息声伴随着呻吟而出,「你别激动啊!」雪凝连忙提醒他,「所以…我们不能…不能…」「噢!」卫云泽短促的一个发声,「不能在这做了,不舒服的,我们回营帐去。」说罢卫云泽就要迈步离去,可是不对劲啊!他怎么不放她下来就要走了,「你放我下来啊!」雪凝惊呼。

「我就这么抱你回去。」

「你是可以抱我回去,可你不能就这么…这么…」雪凝怎么说,说他该拔出他的那话儿。

「哈哈哈。」卫云泽一阵狂笑,「害臊啊!」一提劲便登上岸,却让雪凝娇喘连连,他怎么能这么狂放啊!上岸后,卫云泽脚一勾,散落地上的衣物全抛进手里,他先替雪凝披上袍子,以免她春光外泄,然后才把袍子披在肩上,「忍一会,一会就到了。」话落,雪凝还不懂他说忍什么,又一股劲得一阵快感袭来,因为卫云泽又提气振起轻功飞向营帐,期间不过一眨眼功夫,可雪凝终於明白他要她忍什么了,她确实得忍住,才让不呻吟出声,要不,要是让士兵们听见,岂不是羞死人了。

直到回到营帐,卫云泽将她放在床榻上,才稍稍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但随即又再次挺进她的花穴中,「我有身孕了你还…」雪凝娇嗔道。

「有了身孕,我就不能碰你了吗?」卫云泽看着雪凝发问道。

「我不知道。」雪凝云英未嫁,再说也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这回事,她只凭自己臆测。

「明儿个,我问军医看看。」卫云泽说的多么理所当然。

「还问他,那…我…」雪凝已经语无伦次了,「不要问。」雪凝绯红的双颊已分不出是情潮还是羞赧了。

「说笑的,别怕,我会温柔一点的,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嘛!」卫云泽哄着雪凝,「刚刚我看见他对我笑呢?」「谁对你笑?」雪凝一脸疑惑。

「咱们的孩子啊!」

「你胡说,他还没出生了,怎么对你笑。」

「我还同他说话呢。」卫云泽继续逗弄雪凝。

雪凝觉得奇怪极了,他到底在说什么?忍不住摸摸他的额头,「你没事吧!」「我没事。」看着雪凝慢慢垂下玉手,脸上的表情好像,没事就好,卫云泽便偷偷的开始动了起来,说是偷偷的,可只要他一动,雪凝还会不知吗?

一声声的细声娇喘伴着粗声低吟,二个分离多时的爱侣,终於在翻云覆雨中,得到满足,「雪凝,我好爱你。」卫云泽以往是不可能把爱挂在嘴上的,可历经生死,他明白了适时的表达自己的爱意是必须的。

「我也爱你。」雪凝受到卫云泽的诱导,也不由自主的诉说对他的情意,卫云泽狂喜的俯身抱住雪凝,但仍小心翼翼的撑着自己伟岸的身躯,别说雪凝还有身孕,就是没有也经不住他的压力啊!一个深情的吻再一次落在雪凝的唇上,他在心里发誓,他一定会爱雪凝一生一世。

卫云泽一声低吼,在雪凝的花径里,洒下甘露。

「你还好吧!」卫云泽不知道在自己纵慾的同时是否伤到了雪凝。

「嗯!」雪凝羞答答的颔首。

「我会克制自己的。」其实在得知雪凝有孕的当时,他确实有想停止的念头,但是一闪即逝,因为他实在太想念雪凝的柔情了,如今得到快慰了,才得静下心好好想想,他真的想去问问军医啊!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做才好。

「睡吧!你一定累了吧!」雪凝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的诉说着,柔夷轻抚上他的胸膛,卫云泽立刻将之握住,雪凝睁大眼蒙懂的看着他。

「你这么摸我,我会受不了的。」卫云泽解释道,惹的雪凝羞涩的收回手背转身去,卫云泽从雪凝身后环住她,把手放在雪凝仍然平坦的小腹上,「真是不可思议,这里头有我们的孩子。」「是啊!」

「雪凝,等我凯旋班师,我就娶你。」

「娶我?」雪凝的语气里满是惊讶。

「对,娶你。」卫云泽强而有力的承诺。

雪凝转过身看着卫云泽,「你要娶我?」她似乎还不相信卫云泽所说的话。

「你不信我会娶你?」

「我…」

「我不是始乱终弃的的男人,至少对你不是。」卫云泽突然想起王府里那些日夜守候他的女人,心头有些不忍,不过从今尔后,他只有雪凝。

「我以为你只是要我做你的妾?」

「妾?不,你是我的王妃,我卫王府的王妃。」「可是,雪凝是不洁的身子。」他不是她唯一的男人,在他之前她已经给了另一个男人她的清白。

「雪凝,不要这么想,只要你心里只有我,你就是最纯洁的女人。」心里只有他?雪凝低垂眼眸扪心自问,她的心里是否只有他?答案是肯定的,风树凛已经不存在她心里了,在这一个多月以来,风树凛已经走出她的心里了,「我的心里只有你。」雪凝很认真的回答。

「那就够了。」卫云泽紧紧的抱着雪凝。

(十五)画眉

翌日清晨,当雪凝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温柔的眼眸,卫云泽已手肘撑着头,十分专注的看着雪凝。

「你还没起床?」

「等你一块起床。」

「我这就起床了。」说着雪凝便要起身。

「不急,想睡就多睡一会。」

「那怎么行,我不起床你就不起床对吧!」雪凝张着慧黠的眼看着卫云泽。

「睡的好吗?」

「嗯!」雪凝点点头,「起床吧!」雪凝正坐起身,卫云泽也随后起身。

意似到自己一丝未挂,雪凝拧起被子遮在胸前,此举惹来卫云泽一阵嘻笑,「呵呵呵。」「笑什么?」雪凝翘起小嘴问道。

卫云泽转头拾起枕边的一件珍珠白的肚兜,一手扯掉雪凝拧在手里的被子,「你?」雪凝一声惊呼,卫云泽立即用吻消了她的音,同时也将肚兜覆在她胸前,并将细绳绕过她的颈子,在颈后系好,如此体贴的动作,雪凝感动的环住他的颈,二人又开始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吻结束后,卫云泽轻轻挽起雪凝乌黑的秀发,在手里细细的抚摸着,他突然伸出手自床边的几台上取来一把梳子,认真的替雪凝梳起发来,「想梳什么样的头?」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却让雪凝轻笑出声。

「是不是我想梳什么样的头都行?」雪凝笑问。

「呵呵。」他可不是专门替女人梳头的ㄚ环,不过他偶尔也看王府里的姬妾梳理头发,换个几个花样应该不成问题吧!「你说说看。」「就梳你喜欢的发式。」雪凝随口说说,她不信他真能梳出个女人家的发式出来。

「好。」他答的自信的很,双手也开始梳理起,让他给弄乱的发丝。

虽然费了不少时间,不过结果却是令人惊艳的,「梳好了,你瞧瞧。」卫云泽取来一把铜镜交到雪凝手上,雪凝揽镜一看,这不是她待在王府后,每天由ㄚ环替她梳的发式,她爱素雅所以即使卫云泽送她不少珠钗金饰她都未曾用过,她只爱用一只设计精细典雅的玉钗簪在盘在头上的发髻,而卫云泽正是以此方式梳理她的秀发,令她惊讶的是,原本扮作男装而使用男性发簪,可此刻簪在发髻里的竟是她平日里用的那一支,「这?」雪凝指着玉簪问道。

「喜欢吗?样式有点不一样,不细看看不出来对吧!」卫云泽得意的说着。

雪凝本想取下一看,却让他即时阻止,「梳这头挺花时间的,你别弄乱了。」他说的事实话,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如此简单的发式却足足花了他半个时辰,也亏雪凝有耐性由着他弄。

雪凝莞尔一笑,打消了取下玉簪的念头,「你替我梳这样的头,那我穿什么好呢?」自从离开王府,她一直是作男装打扮的,虽身携带的除了贴身衣物外,也都是男装,难道让她身着男装却梳个女子发式,雪凝疑惑的看着他。

「这有何难。」卫云泽跨下床,在衣箱里取出他当时刻意带的一套女装,「这不是!」卫云泽展开衣裳给雪凝看。

一件鹅黄色的丝绸衣裳,映入雪凝眼中,雪凝惊喜的看着这件衣裳,在王府中众多的绫罗之中,她最中意的就是这件,雪凝本来要冲下床的,当她一离开掩身的床褥,下身尽泄春光,惹来卫云泽的注视,她赶紧抓过枕旁的亵裤穿上,才敢从卫云泽手里接过这鹅黄色的丝绸衣裳。

着装完毕,卫云泽的眼里净是赞叹之意,看了月余男子装扮的雪凝,如今换回女装,值令他爱不释手,他又在衣箱里取出一个小锦盒。

「这是什么?」雪凝好奇的看着他手里的锦盒。

「打开看看。」卫云泽将锦盒交给雪凝。

雪凝迫不及待的敞开锦盒,「胭脂!」雪凝惊讶的看着卫云泽。

「虽然你不用涂胭脂就足以倾倒世人,不过女人总是爱美的。」卫云泽用手描绘着她的黛眉,「你坐下。」卫云泽把雪凝手里的锦盒摊开放在几台上,自锦盒中取出一支眉笔,正欲替雪凝画眉。

「你要做什么?」雪凝对他的举动感到讶异。

「你说呢?」卫云泽微笑着,眉笔已经绘上雪凝的眉,他轻轻的描绘着雪凝的眉型,不需修饰,雪凝原有的眉型就很好看的,只是再锦上添花罢了,画好一边,再换到另一边,须臾,卫云泽像是欣赏一幅画一般,用心观赏着眼前这幅美人图。

看着卫云泽几近痴傻的模样,雪凝笑逐颜开,微微噘起嘴,「还有这呢?」雪凝指着唇道。

「噢!」卫云泽抚身吻上她的唇,「嗯,不是这样啦!」他会错意了,雪凝不舍的推开他,「画完眉,是不是该点朱唇?」雪凝忙道。

看着雪凝绯红的脸颊,看来是不用抹腮红了,卫云泽取来一张胭脂片轻轻放入雪凝口中,雪凝轻轻一抿,粉嫩的唇变成了娇艳欲滴的红唇,雪凝取出胭脂片,「好看吗?」她问他。

「好看极了。」卫云泽稍稍退了二步,好把雪凝整个纳入眼里,「真是完美无暇。」尽管明白这是卫云泽“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获得赞美,哪有不开心的,雪凝眉开眼笑,卫云泽更是心花怒放,「真希望能早点和你拜堂成亲。」其实以他们的关系而言,拜不拜堂只是一个形式,可是卫云泽希望能给雪凝一个正式的名份,来表达他对雪凝真挚的情意。

「时候不早了,你是不是该…」望进卫云泽深情的眸里,雪凝含羞的转移话题,却又让他洪亮的声音给阻了话。

「用完膳再说。」卫云泽披上外袍,走出营帐。

看到卫云泽披衣的动作,雪凝这才惊觉方才卫云泽全是赤裸的站在眼前,可她却已习惯了,天啦!雪凝突然感到羞愧无比。

须臾,随着卫云泽再度进帐,下兵送进早膳,说是早膳,可以时辰和菜色来看,无疑是午膳了,下兵离去后,卫云泽便要雪凝坐下,「饿了吧!」「还好。」「午膳就一起解决了,下午我会让人送点心给你,晚膳我就不和你共用了。」「你忙你的。」「我或许会离开个一二日,自己多保重,我也会让军医照料你的。」「好,自己小心。」「我会的,你…」

「等你说完饭菜都凉了。」卫云泽一句句的叮咛与关怀,雪凝铭感在心,这一回他是志在必得了,想必此番离开定是要给敌军一个迎头痛击,雪凝只是一介女流,用兵作战她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放心,让他无后顾之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话落便专心的吃起饭来,方才遇到苏勇,苏勇把雪凝胃口不好的事告诉他了,看雪凝胃口这么好,卫云泽便放心了。

用完膳后,卫云泽着装完毕后,便依依不舍的和雪凝道别,「多吃点,为了我,也为咱们的宝宝。」卫云泽叮咛道。

「宝宝?」从卫云泽口里听到这么可爱的话,真是让雪凝感到窝心,「你放心。」「那就好,等我好消息。」

「嗯!」

卫云泽本来要一吻雪凝樱唇的,不过怕沾染到胭脂,便改亲雪凝的额头,微云泽含笑离去。

※※※

卫云泽出敌致胜连溃匈奴,终於不负众望赢得胜利凯旋而归。

因顾虑到雪凝的身体,回程时特地替她准备了马车,而卫云泽身为元帅,仍旧和将士们一同骑马行进,但是他对雪凝无微不至的照顾,莫不令将士们对王爷另眼相看,想不到向来凶猛威武的大元帅,会是一个细心体贴的好男人,让将士们想起故乡的妻子,情人,更巴不得早一点能回到家乡,因此加快了军队行进的速度。

不过旬日,凯旋而归的大军已经回到洛阳了,皇上亲临城下迎接凯旋归来的大军,回到朝堂后,各各论功行赏,卫云泽这个大功臣自然少不了封赏,不过他向皇上讨了一道圣旨,御旨赐婚。

回到封邑,卫云泽首要之务就是他和雪凝的大婚仪式。

※※※

「他竟然活着回来了。」风树凛是唯一不替卫云泽凯旋归来感到高兴的人。

「听说卫王爷要大婚了。」风府总管道。

「什么时候?」

「十五。」

「十五,再过五天,那不快点准备就来不及了。」「来不及。」总管不明白主子是什么意思?

「发落下去,十五日,风府要要办喜事。」

「什么喜事。」

「婚事。」风树凛的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他一定要抢回属於他的。

(十六)终曲

人逢喜事精神爽,卫云泽每天都笑脸迎人的,特别是见到雪凝的时候,但由於雪凝害喜的厉害,卫云泽问过大夫,初期不宜行房,所以晚上卫云泽只能安分的抱着雪凝。

「难为你了。」雪凝柔声道。

「辛苦的人是你啊!听ㄚ环说你又吐了几回。」卫云泽心疼的说着,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雪凝微微垄起的小腹。

雪凝的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是我身体弱,没办法的。」「我会请大夫多开些补药给你的,你可要多吃些,嗯?」「嗯,我尽量。」「睡吧!明天一天够你累的。」虽然婚事他都已经打点好了,不过还是有些礼俗难免。

「累的人是你。」

「那我们都睡吧!」卫云泽替二人拉好被褥,轻拥着雪凝入睡。

雪凝依偎在他的怀里,既温暖又安全,很快的也入睡了。

※※※

雪凝睡的沉,当她醒来已经晌午了,ㄚ环小双已经在一旁守候多时。

「小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雪凝也警觉到好像睡了很久的感觉。

「禀王妃,已是晌午了。」小双恭敬的回答。

「晌午了,我睡了这么久,你刚刚叫我什么?」雪凝突然对小双对她的称呼感到奇怪。

「王妃啊!今天就是您和王爷大婚的日子,今后您就是卫王妃了。」小双开心的说着。

「王妃…」雪凝浅浅一笑,她想都没想过,竟然有一天她会变成一个王妃,人的际遇实在是太奇妙了。

「王妃,您肚子饿了吧!奴婢准备了一点点心您先用着,我这就去传膳。」「嗯!谢谢你。」「您别那么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小双。」雪凝轻轻唤着她。

「奴婢在。」小双恭敬的回答着。

「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奴婢了,我看你就像妹妹一样,你口口声声奴婢,我好不习惯。」「可是…」

「这里就咱们俩,不用那么拘谨。」

「是,王妃,奴婢,不,小双这就替您传膳去。」雪凝微笑点头,小双便走出房去。

「想不到你是这么善良温存的人?」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耳里,雪凝的视线立刻移到窗边,来人的模样让她吓了一跳,「你…」雪凝一脸惊讶,不过还算镇定,并没有因此而喊叫。

「难怪师兄会认错人。」想到在山洞时,师兄一见她喊的却是雪凝,原来真的如此相像。

「认错人?」刚开始时,他确实把她当成眉儿,难道她就是眉儿,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雪凝心头一颤,不可能,如果她是鬼魂,大白天的怎敢现身,雪凝稳住自己的情绪,「你就是眉儿?」「你知道我?」

「我怎会不知道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有今日。」雪凝曾经很想知道眉儿的事,可是卫云泽对她的宠,让她忘了很多事,忘了很多人,风树凛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淡很淡了,她想过了,也许她对风树凛有的只是恩情,就算有可能成为爱情,但是在尚未成形前,卫云泽狂热的爱已经进驻她的心里,现在在她的心里只有卫云泽一个人了。

「想不到我这么伟大。」眉儿嘻笑道,她是由窗户进来的,跳下窗台,她走到雪凝的面前,「你叫雪凝?」眉儿再一次确认。

「是的。」

「看你春光满面的,你是真的爱师兄了?」

「师兄?」

「就是你的夫君啊!他是我的师兄。」

「那么你爱的是谁呢?」这是雪凝一直想知道的,风树凛和卫云泽为了她反目,而她究竟心系何人?

「我爱的是风大哥。」眉儿答的很乾脆,但是语气里却透着些许无奈。

「真的吗?」她的无奈令雪凝起疑。

「唉!」眉儿坐了下来,「我和师兄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他一直是我的偶像。」眉儿开始诉说过往的事,而雪凝也认真的听着,「可是不知何时起,他变了,花天酒地,荒淫无度,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眉儿惋惜道。

「是从出征以后吧!」雪凝想起苏勇的话。

「出征?」雪凝的话让眉儿认真的回忆,好像确实如此,五年前师兄随军远征,负伤而回,从之后就开始了他颓废的日子,每出征一次,他就越荒淫,终於,她再也看不下去了,而向来洁身自爱的风树凛,虽然有点自命清高,却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更何况他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师兄二年前再次远征,偏偏在此时,她练功差点走火入魔,幸好是风树凛即时相救,还耗去大半功力替眉儿疗伤,使得原本与师兄在武艺上不相上下的他,再也追不上师兄了,不过却因此让她突然对风树凛而倾心,可是灾难就开始了。

师兄受不了这个变故,他的挚友竟然趁隙夺走他的最爱,情何以堪?师兄夜闯风府,故意要在风树凛面前侵占她的清白…『师兄,你别这样,眉儿不爱你了,你不能这么对我』眉儿拼命的挣紮着,她不是师兄的对手,却只能任由师兄疯狂的撕裂她的衣裳,任她的身躯赤裸的暴露在师兄眼里,师兄疯狂的样子令她恐惧,这不是她所认识的师兄,师兄即使花天酒地,纵情淫慾,可对她始终是发乎情止乎理。

眉儿终於明白了,正因为不愿伤害眉儿,师兄把过多的精力消磨在烟花酒楼,可她却毫不珍惜,任由自己背叛师兄,爱上风树凛,眉儿突然淌下热泪,「我对不起师兄。」「你怎么了?」雪凝见她流泪,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往事,心里头觉得难过。」雪凝递给她一条手绢,她擦擦眼泪,再次回到记忆里…『卫云泽你这卑鄙小人。』风树凛听到眉儿的叫喊声,冲进眉儿房里,就见眉儿衣衫不整,卫云泽也不见得整齐多少,更不堪入目的是,卫云泽已经破了眉儿的身,当时仍在她的身体里。

『风大哥。』眉儿看着风树凛悲凄的哭喊着。

『眉儿本来就是我的,你趁人之危夺走眉儿,我只是来要回属於我的。』卫云泽愤慨的说着。

『眉儿爱的是我。』对此风树凛感到一丝愧疚,但是感情的事,难断对错。

『可她现在此我的人了。』卫云泽得意的说着,眉儿羞愧的推开了他,拉住被褥遮掩裸露的身躯。

『我杀了你。』气愤当头,风树凛拔剑一刺,眉儿心一慌,当即推开卫云泽,挡下了这一剑。

『眉儿。』二个男人同时惊呼。

『傻眉儿,你忘了师兄是刀枪不入的吗?』卫云泽抱着眉儿哭诉着。

风树凛当场愣住了,他竟然一剑刺伤了眉儿,而这一剑命中要害。

『师兄,我…想和风大哥说──几句话,请你──成──全。』眉儿自知伤重不久於世了。

『我答应你。』卫云泽打起精神,放开了眉儿,瞪了一眼风树凛便下床离去。

『眉儿。』卫云泽一离开,风树凛就抱住眉儿。

『风大哥──,眉儿──福薄,不能──』眉儿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气绝了。

眉儿的思绪回到现实,「告诉我,你真心爱师兄吗?」眉儿要亲口听雪凝说。

「是的,我爱王爷。」雪凝坦承她对卫云泽的爱。

眉儿露出欣慰的笑容,「那就好。」

「你为何…你不是已经死了。」雪凝还是提出她的疑问。

「说来话长,将来有机会再告诉你,眼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告诉你。」「什么事?」

眉儿在雪凝耳边诉说一个计划。

※※※

卫王府和风府同时举行婚礼,这件事在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当然卫云泽也有所闻,他最担心的是旧事重演,本想加强画眉轩的守备,但是以风树凛的武功除了他,还有谁能敌呢?说不定是他和眉儿重逢了,刻意挑了相同日子杀杀他的锐气而已,他却在这心慌意乱,岂不是让风树凛笑话了,低笑一声,还是去看看雪凝吧!

来到画眉轩,他站在窗外,看见小双正替雪凝梳妆,那是他的雪凝啊!好端端的坐在那呢?哪会有什么事呢?是他多虑了,再说,几经波折,雪凝才有今日的幸福,即使是风树凛也不忍心破坏吧!卫云泽放下一颗心,忍下想见雪凝的心,往大厅而去。

不过卫云泽还是料错了,当雪凝穿戴好凤冠霞披,雪凝嚷着肚子饿,小双便离开了画眉轩替她取点心,没多久风树凛就来了。

「雪凝,我来救你了。」风树凛说的冠冕堂皇,但是当他从传言里得知卫云泽和雪凝是如何恩爱,一把怒火便熊熊燃烧着,为免不必要的枝节发生,风树凛还是决定先打昏雪凝再带她离去。

※※※

风树凛得意的抱着雪凝回到风府,将她安置在新房里,到了吉时,顺利的和新娘子拜了天地。

但是有一个疑问在风树凛心里,新娘子能与他拜堂,表示她已醒,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曾被他带走吗?却为何一点反抗都没有,难道传言是假,雪凝没有变心,想到这,风树凛感到一丝愧疚及一丝欣喜,他怎么能怀疑雪凝的志节呢?

风树凛自嘲一笑,拿起喜秤掀起喜帕。

新娘子眉开眼笑的看着他,那笑的感觉,让风树凛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心里闪过一个名子,“眉儿”,但是不可能,眉儿已经…死了。

新娘子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只是笑,却不开口,让风树凛更加迷惑,照说她是雪凝,这是无庸置疑的,可是感觉上她却不是,他想开口唤她,“眉儿”,但是如果她是雪凝,岂不是太伤人心了,风树凛犹豫不决,罢了,不论她是谁,她就是他的新娘子。

风树凛替新娘子摘下凤冠,新娘子仍旧张着慧黠双眼盯着他看,「眉儿。」风树凛赌上一赌,这么俏皮的一双眼,除了眉儿,不作第二人想。

「我是雪凝,难道你的心里只有眉儿吗?」新娘子的笑脸一瞬间垮下了。

风树凛充满信心的回答,「你是眉儿。」

「眉儿已经死了,我是雪凝。」新娘子依旧坚持。

「你是怪我不该娶雪凝?」

「我怪你不该惦着眉儿。」

这二个人各说各话,不过心里头却是清楚无比。

「我是惦着眉儿,我只爱她。」

「你既爱她,为何娶我?」

「我娶雪凝,是为了照顾她。」

「哦!可是师…王爷爱我,他自会照顾我,你这样抢了我来有何意义呢?」师,是师兄吧!眉儿向来惯称卫云泽为师兄,心一急难免露出破绽,风树凛更加确认她是眉儿无虞。

「卫云泽真的爱你吗?」风树凛就将计就计了。

「是的,不然今日的大婚因何而来?」

「不过是为了报复我。」风树凛不以为然道。

「哦!你真这么认为?」

「他爱的是眉儿,不会是雪凝。」

新娘子摇摇头,「在他的心里,雪凝已经取代眉儿的地位了。」她戚戚然的说着。

「在我的心里,眉儿还是眉儿。」

「是吗?那我算什么?」眉儿的心里不能说不感动,但是还是得假装雪凝的不悦。

「你?」风树凛露出带着喜悦又无奈的笑容,喜的是眉儿重现,无奈的是她要捉弄他,风树凛摇摇头,「你要怎样才肯饶了我?」「什么怎样?」「你要装到几时啊!我的眉儿。」

「说了我是雪凝。」眉儿噘着嘴道。

「要我验明正身吗?」

「验明正身?」眉儿疑惑的看着他。

风树凛在眉儿身旁坐下,把手伸到眉儿的小腹上方,如果他没记错,那一剑就是刺在这。

眉儿的身体微微一颤,风树凛的手正好不偏不倚放在那一寸长的伤口上,「风大哥。」眉儿终於按耐不住,扑进风树凛的怀里。

「眉儿。」风树凛失而复得,紧紧的搂住眉儿,「没想到你安然无恙,我真是太高兴了。」风树凛喜极而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这不是好端端的,你怎么哭了?」风树凛的泪让眉儿有些无措。

「我是喜极而泣啊!我以为我失去你了。」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眉儿。」

「风大哥。」眉儿轻轻的吻上风树凛,风树凛也回以炽热的深吻。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风树凛好奇的问。

眉儿微微一笑,「是师父救了我。」

「你的师父?」风树凛感到十分讶异,「她不是已经死了?」眉儿摇摇头,「师父是诈死的,只是我和师兄都不知情罢了,她成功的欺骗了每一个人。」「可是那一剑…」但是眉儿的死,风树凛回想当日情景,那一剑刺的可不浅啊!

「就差一点,师父说要是在差一点,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可是卫云泽葬了你的…」「我师父向来精灵,行事古怪,这还难不倒她,她假扮道士,在王府偷走我,在卫家墓园里的只不过是一副空棺罢了。」「原来如此,枉我在墓前流了那么多泪。」「风大哥真想我躺在那吗?」听到风树凛的埋怨,眉儿真是又气又好笑,一张小嘴噘的可高呢。

「当然不想,我只想你躺在这。」话落,风树凛将眉儿拥进他的胸怀里。

「想不到你也这么坏。」眉儿嘴上不依,心里头可是欢喜的很。

「从今以后,我只对你坏了。」说着说着,风树凛的二只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风树凛一只大手穿入眉儿的霞披里,往外一挑,眉儿身上的霞披让风树凛顺着肩慢慢的滑落,而风树凛自己的喜袍,也以另一只手俐落的褪去。

「风大哥。」眉儿发出软绵细语。

「眉儿,叫我的名子。」风树凛低声道,风树凛的唇从眉儿的下巴一直往下游移。

「树…凛,凛。」眉儿在风树凛的舌尖的挑弄下,酥软的只能发出无力的嘤咛。

「眉。」风树凛灵活的舌尖隔着大红色的肚兜轻舔着眉儿的乳尖,敏感的乳尖因受到刺激而渐渐挺立,风树凛突然离开眉儿的胸前,婉转来到颈后,二条红色的丝带结在眉儿颈后,他用牙齿咬住一端轻轻一扯,丝带便松开了,失去依附的肚兜,顺着眉儿细致滑嫩肌肤渐渐地滑落,眉儿本能的伸手去阻止,却不及已然回到胸前的风树凛的唇即时含住她的乳尖。

「唔!──」眉儿一声轻吟。

风树凛将肚兜移开放在床边,恣意吸吮着眉儿诱人的果实,嚐尽滋味后,他的唇再度向下移动,滑下耸立的乳峰,他停在一个一寸长的伤疤上,心疼的亲吻着这个几乎要了眉儿性命的伤口,「还疼吗?」眉儿摇摇头道,「不疼了。」「我太冲动了。」风树凛深深的自责着。

「不怪你,实在是当时的情况太难堪了。」眉儿想到当日所受的侮辱,不禁流下泪来。

「眉儿。」看到眉儿落泪,风树凛的心便揪着疼,他伸手去拭眉儿的泪。

「凛,你会嫌弃我吗?我已经不是完碧之身了。」风树凛急急摇头,「不论你变成怎样,都是我爱的眉儿。」风树凛紧紧的抱住眉儿。

「听师父说,你和师兄在抢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指的就是雪凝。

「是的。」风树凛坦承不讳。

「你能忘了眉儿娶别人?」

「不能。」

「可是…」却是不争的事实啊!如果她真死了,屍骨都未寒,他却已要娶别人,眉儿想到这,不能说没有一点难过的,虽然她已经知道,雪凝对他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替代她的人。

「我…对不起你。」风树凛不知该如何解释,她会信吗?

「我见过她。」

是该见过,要不然她不会被他当成雪凝给带了回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先回答我,为何娶雪凝?」「为了你啊!」

「胡说。」眉儿当然知道原因,只不过想听风树凛说清楚。

女人心真是难捉摸,醋劲一来,要是不解释清楚,恐怕会没完没了了,风树凛轻喙了一下眉儿翘的老高的小嘴,「我招就是了。」「嗯,我洗耳恭听。」「事情发生的三天前,我在大街看到一个卖身葬父的女人,本以为又是骗人的把戏,却意外发现那个女人竟然长的和你一模一样。」「哦!」确实是很像,眉儿也不得不承认。

「所以一时心软就赏了她一锭金子。」

「嗯!人长的美就是有这好处。」

眉儿确实美,不过从她口里说出这样的话,却令风树凛莞尔一笑,「是是,人是挺美的。」「你笑我?」眉儿听出他的嘲弄之意。

「不敢。」

「然后呢?」眉儿回到话题上。

「那个女人说要跟着我,为婢为奴都好。」

「那好啊!」眉儿在一旁搭腔。

「好?」刚才谁莫名其妙吃起醋来,竟然回的这么顺。

「是啊!我就要她以身相许了。」风树凛故意逗眉儿。

「你…」眉儿果然睁着杏眼瞪着他。

「骗你的,其实我当时是想利用她来骗你师兄。」这就是当时他起的卑鄙的念头。

「你当我师兄是蠢蛋吗?」

「反正试了就知道,只是…唉!」风树凛长叹一声,「人算不如天算。」「师兄先下手为强了。」眉儿也感叹道。

「幸好你没事了。」这是最值得庆幸的。

「听说雪凝为了救你和杨监达成协议。」这是师父要去搭救风树凛时发现的秘密。

「哦!竟有此事。」风树凛一脸诧异。

「你不知情?」

风树凛摇摇头。

「你也知道杨监天性好色,雪凝落到他手里会有什么好下场,我想他是拿你来作诱饵了。」经眉儿一说,他才恍然大悟,不经人事的雪凝,坚持要与他交合,就因为明知要失身於杨监,所以宁可献身於他,那一日,雪凝临走前说,『你会没事的…』原来她要用自己来救他,为了一个陌生人,雪凝竟然要用女人最宝贵的贞操来救他,而他今日却差点坏了她的幸福,如果真如传言,卫云泽和雪凝恩爱无比,那么他岂不是破坏她幸福的刽子手。

看到风树凛眉头紧蹙,眉儿正要开口,「你在王府见过雪凝是不是?」风树凛先她一步开口了。

「嗯。」眉儿点点头。

「她和你师兄?」

眉儿明白他要问的了,「我问过雪凝,她是真爱师兄的,我想师兄也是爱她的。」在照顾师兄的那段日子里,在师兄口中喃喃念着的就是雪凝,如果不是爱,又怎会心心挂念着她呢?

「那就好了。」风树凛欣慰的说着。

「真是可惜了。」眉儿故意叹息一声。

「可惜什么?」风树凛倒感到不解了。

「今日的洞房花烛,不正是为雪凝而办的。」

「你这醋吃的可大喔!」

「谁说我吃醋啊!」

「嗯,一屋子酸味。」

「哪有啊?」眉儿还真嗅嗅呢,看着风树凛憋笑的模样才知上了当,「你真是可恶。」「我才刚要可恶呢。」风树凛坚实的男性象徵已灼热的顶在眉儿花穴入口。

「你…」眉儿羞怯的看着风树凛的硕大,「我怕…」「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风树凛轻声细语着,慢慢地将他的坚实慢慢送入眉儿的花穴之中。

「不要啊!」眉儿嘴里抗拒着,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反抗。

风树凛以十分缓慢的速度进入眉儿的身体,他的舌尖再一次回到眉儿丰盈的乳峰上,在眉儿一声声的娇吟中,风树凛的坚实已经抵达花径深处了。

「凛。」眉儿深深的体会到风树凛的温柔,渐渐地开始配合着风树凛的律动而扭动身子。

「眉儿,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爱你的。」风树凛倾诉着他的誓言及爱意。

「凛,眉儿也一样,眉儿爱你,生生世世…」

※※※

在卫王府的画眉轩外,一对新人卿卿我我的坐在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谈情说爱?不该是在床上翻云覆雨吗?

「王爷,委屈你了。」雪凝愧疚的说着。

「王妃,辛苦你了。」卫云泽面带笑容说着。

「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啊!」

「我知道。」

「可是我却只能坐在这陪你聊天。」

「来日方长,大夫说再过一二个月就没关系了。」「你竟然问大夫这种事?」雪凝双颊一片绯红。

「问清楚点,才不会伤到你呀!」

「你真是。」对於卫云泽的体贴雪凝只有欣然接受了。

卫云泽紧紧的搂着雪凝,「今晚的月色真美。」卫云泽仰望着夜空。

「是啊!不知道眉儿和风大哥怎样了?」

「嗯?眉儿,你…」

「这是秘密,我和眉儿的秘密。」

「呵呵。」雪凝不用说,卫云泽大概也猜到几分,眉儿一定会回来找风树凛的,他料想的没错,风树凛就是故意和他同一天成亲,也好,也许他又可以找回往日的情谊了。

雪凝看着卫云泽笑着,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这一次她真正的拥有幸福了。

【后记】

扑火的结局是美满的,相信跌破很多人的眼镜吧!不过也许你们早已料到这样的结局。

柔情似水的女人,男人爱;柔情似水的男人,女人更爱,可是这样的男子又有多少呢?

心得留给你们来写吧!如果你们真的喜欢这个故事,就把你们的心得写下来吧!算是对淫心真挚的支持,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支持与鼓励。

字节数:4011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