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扑火【上】



楔子

不在乎多少人在等我的拥抱,只迫切想拥有你的微笑自尊丢到墙角掏出所有的好,你还是不看你还是不要每一天都有梦在心里头死掉,我自己对自己大声咆哮人太忠于感觉就难好好思考,我痛的想哭却傻傻的笑爱到飞蛾扑火是种堕落,谁喜欢天天把折磨当享受可是为情奉献,让我觉得自己是骄傲的伟大的爱到飞蛾扑火是很伤痛,我只是相信人总会被感动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爱我,像我那么深的爱你为什么为什么这是王菲专辑里的歌曲,从我看到这首歌词时就莫名的爱上这首歌,当然在当时有一个事件是和这首歌有关的,不过这个事件我已记不太清楚了。

现在我要用我的方式来诠释这首歌。

(一)邂逅

或许卖身葬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还是在街上看见了,风树凛有些嗤之以鼻,「卖身葬父?这还要看她有没有这个价值。」价值?确实有的,当他看清楚臻首低垂的女子,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极了某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子,她就变的有价值了。

跪在地上的女子,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这名在她面前扔下一锭金元宝的男子,但是男子并未稍作停留,似乎根本不稀罕这个愿意卖身的女人,可是既然决定卖身葬父了,而人家也出了银两,她今后就是他的人了,女人把金元宝收进怀里,向风树凛追了去。

「公子,多谢您。」叶雪凝以感恩的眼神望着风树凛。

「区区小事。」风树凛只稍稍停留一会便又开始走动。

叶雪凝的脚步不若风树凛的大,仅能以小碎步紧紧跟上,「公子,您替奴出银子葬父,奴家以后就是您的人了。」「我不需要。」风树凛的话总是那么短,又冷漠。

好一张冷漠的脸,可叶雪凝看清楚他的面容了,是他!三年前救了她的人就是他,她等着这一天等了三年了,想不到会再遇见他,想不到他再一次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这一份恩情她一定要回报他。

「公子如果您不嫌弃无论为婢为奴,奴家都愿意,这是我唯一能报答您的。」都愿意,这三个字风树凛听进耳里了,他停下脚步,「那么以身相许呢?」风树凛擒着一抹邪佞的笑容问着,心里头有了个卑鄙的想法。

「以身相许?」是要她的身体吗?是这意思吗?当然不可能是要她的心喽!

叶雪凝暗笑自己的妄想,「只要是公子吩咐的事,奴家都愿意做。」「好,三天后到风府来找我。」风树凛抛下这句话之后,便潇洒离去。

(二)献身

三天后,叶雪凝依约来到风府,一路上在打听风府时,叶雪凝已经听到一些关于风府的消息,听说风府已经遭到官府查封,至于原因嘛!众说纷纭,叶雪凝决定先到风府一探究竟,也为了与那赠金的公子之约。

来到风府果然大门上被贴上了封条,叶雪凝一脸惊愕的呆立在门前,「怎么会这样?」是啊!怎么会这样,三天前那位风公子,应该是姓风没错吧!风公子还出手阔绰的赠她一锭金元宝,怎么今日府邸就遭官府查封,难道是得罪了官府,还是…,叶雪凝理不出头绪,只能向街坊打听,可是大家一听到是问风府的事都避之唯恐不及,连想问个明白都不可能,叶雪凝只能无奈的坐在风府门前。

「少爷,就是那个娘们,一直在打探风府的消息。」一个小厮对着他的主子说着。

「长的挺标致的嘛!死了一个霍眉儿,这会又送来一个美娇娘。」杨鉴露出一付色鬼的德性死盯着叶雪凝看。

叶雪凝察觉到来人,无助的心里突然有了希望,竟然有人敢接近风府了。

「请问二位公子,认识风家的人吗?」叶雪凝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走近杨鉴。

「姑娘与风家是什么关系?」杨鉴挑眉问道。

关系?叶雪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朋友。」

「朋友?」女人吧!「你不知道风树凛出事了吗?」原来他叫风树凛。

「出事?出了什么事?」叶雪凝担忧的追问着。

「看来姑娘是一点都不知情喽!」

叶雪凝摇摇头,焦急的问着,「您可以告诉我风公子他出了什么事吗?」看她担心的模样,肯定是他的女人没错了,「风树凛杀了人。」「杀人!不可能!」其实她也不认识他,只是直觉他不可能会杀人。

「罪证确凿,想抵赖都不行。」

「怎么会这样呢?」叶雪凝六神无主,喃喃自语着,「我都还没机会报答他,这该怎么办?」看到叶雪凝焦虑的神情,杨鉴心怀不轨,「姑娘,想救风树凛吗?」「公子,您有办法救风公子是吗?」这无疑是一线生机啊!她总算可以报答风树凛了。

「只不过姑娘可要付出一些代价。」杨鉴嘴角微微上扬,色眯眯的看着叶雪凝细致的五官及姣好的身材,似乎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

叶雪凝当然感觉到杨鉴不怀好意的目光,「什么代价?」如果是要钱,那锭金子,她替父亲办了一场大法会之后,已经所剩不多了,又想来见恩人总不能穿太寒酸,把剩下的银两买了身上穿的这件翠绿色的衣裳,更是所剩无几,早知道就省点用。

看着她对着手里的荷包发呆,杨鉴觉得有些好笑,难道她以为用钱就能解救那蠢蛋吗?说到钱,那个蠢蛋还少来着吗?要不是他太不识相,又何致落到这步田地,可说到底不就为了一个女人吗?而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杀人凶手正是那个蠢蛋,「姑娘,你真的愿意为救风树凛而负出任何代价吗?」他十分好奇这个女人与风树凛的情有多深?

任何代价?她能付出什么代价呢?她唯一仅有的就只有她自己呀!叶雪凝点了点头。

「很好。」杨鉴满意的点点头。

很好是什么意思?

「你可知道我是谁?」叶雪凝摇摇头,「我就是可以救风树凛的人,我要以你来换他。」「我愿意替风公子担罪。」对!只要有人顶替罪名,他就会没事的,叶雪凝天真的以为。

「你胡说什么?风树凛可是罪证确凿,你怎么替他顶罪。」杨鉴嗤笑她的愚蠢,不过却也不为她的深情感动啊!

「那公子的意思是?」

「你陪我睡一晚,我就想办法放了他。」杨鉴终于露出淫邪的本性,他撩起叶雪凝的下巴,在她耳边轻声诉说这无耻的条件。

「公子,请自重。」叶雪凝一把挥掉他龌龊的手。

「看来你是不想救他喽!」杨鉴抑制住胸中的怒火说着。

「我要救他。」

「那么你好好考虑我提的建议吧!决定好了到县衙来找我,我叫杨鉴。」杨鉴说罢便迈开步伐,好像又遗漏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叶雪凝,「别想太久,二天后,风树凛就要问斩了,哈哈哈!」杨鉴是笑着离去的,因为叶雪凝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苍白的令他满意。

问斩?「不!」叶雪凝大声的喊着,「杨公子。」她毫不犹豫地追着杨鉴,杨鉴当然乐意停下来等她喽!「我答应,只要能救风公子,要我作什么我都答应。」「是吗?」杨鉴以怀疑的眼神看着叶雪凝。

「真的,只要能救风公子。」叶雪凝看出他的怀疑,再一次宣誓自己的决心。

「好,那你这就和我回去吧!」

「可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还要跟我谈条件?你说说看吧!」

「我能不能见风公子一面?」难道全凭这个人胡言乱语一番她就要相信吗?

「好。」杨鉴回答的干脆。

「多谢杨公子。」

※※※

在杨鉴的安排下,她得以到牢房探视风树凛,叶雪凝准备了酒菜前往。

「人在那。」狱卒向叶雪凝比了个方向,只见角落里蹲了一个人。

「多谢狱卒大哥,这点小意思您收下,我想与我家…官人说些体己话,还望大哥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独处。」叶雪凝把手里最后的一锭银子塞给狱卒。

「好吧!不过不能太久,一个时辰你就得走。」「多谢大哥。」狱卒替她打开牢房便走出牢房去,狱卒走了之后,叶雪凝走进牢房,她看到角落里蹲着的那个人,刚刚狱卒说那就是他,他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叶雪凝感到好心疼,三天前还是那么意气风发,现在却如此落魄,不过很快他就可以在回复到三天前的模样了。

「风公子。」叶雪凝开口唤他。

竟然有人如此称呼他,风树凛缓缓抬起头,「眉儿。」风树凛睁大的眼,一把抓住了她。

「风公子。」叶雪凝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手中的提篮差一点掉到地上。

「你不是眉儿,眉儿已经死了。」定睛一看,他看清楚了,她与眉儿确有几分相像,可她不是眉儿,风树凛绝望的再度跌坐在地上。

「风公子,我是叶雪凝,三天前你给了我一锭金元宝,让我可以葬了我爹,你要我三天后到风府找你,我去了,才知道你…」「走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我带了一些酒菜,你在这一定吃的不好,多少吃一点吧!」叶雪凝放下提篮,也蹲下来,把饭碗端到风树凛面前。

「滚。」风树凛把饭碗打翻了,「一个将死之人,还需要酒菜吗?」「那么给奴家报恩的机会吧!」这才是她来看他的目的。

「报恩?你在说什么?」

「您不是要奴家以身相许吗?」叶雪凝边说边将外衣褪下,露出翠绿色的肚兜。

「你在干什么?」风树凛睁大了眼看着她怪异的举动。

「公子就快死了,我欠公子的金子恐怕没机会还了,可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人,所以在公子死之前我一定要偿还公子,我身上已无银两,只有这个身躯而已,请公子成全吧!」叶雪凝忍着羞意向风树凛靠去,但是风树凛却推开她。

「那一点银子对我来说是九牛一毛,你不用放在心上。」「不,如果我现在不还给你,我怕你变成鬼魂来找我那就不妙了。」叶雪凝瞎掰理由。

「笑话,我若变成厉鬼,要找的是害我的人,与你何干?」叶雪凝不再说话,直接以生涩动作开始脱起风树凛的衣衫。

「你再不住手,不要怪我对你…噢!──你干什么?」原来叶雪凝用手抓住了他已然勃起的下身。

「公子,求您要了奴家吧!」叶雪凝用她冰清玉洁的肌肤摩擦的风树凛被她解开的衣衫所裸露出来的结实胸膛。

风树凛抓起她的手,「你听着,我已经完了,你赶快离开这里吧!」风树凛再一次的推开她。

遭到风树凛的拒绝,叶雪凝由衷的佩服起他,温香暖玉入怀他竟然不为所动,可是她注定要失去清白之身的,在答应杨鉴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要把自已现给风树凛了,尽管风树凛一再的拒绝她,她也不会灰心。

「公子是不敢碰我吗?以为我是冰清玉洁的处子吗?公子,您把奴家想的太纯洁了。」为了达到目的叶雪凝不惜撒谎,她极尽可能得使出狐媚姿态,「公子,您的模样实在是迷人,要是能和您销魂一次,也不枉奴家跑这一趟了,公子,您就别装了,您也是想要奴家的是吧!」叶雪凝再一次抓住风树凛的命跟子,她是不经人事的处子,可是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清清楚楚的看见那几名淫徒落露出来的龌龊之物,要不是风树凛即时救了她,她那还有清白可言,今日将这纯洁身子给了风树凛也算是报偿了。

但是风树凛的命跟子在她眼里和那些淫徒的龌龊之物是不同的,叶雪凝知道位置,就在胯下,她隔着裤子抚摸着风树凛的命跟子,「公子,求您给奴家。」风树凛突然感到一阵嫌恶,可下身却因叶雪凝的碰触而不断胀大,心理的克制终究抵不住生理的慾望,风树凛一把将叶雪凝推到在地,「你要是吗?我就成全你。」风树凛俐落的脱光了全身,当风树凛坚挺的男性象徵展现在她面前时,她忍不住撇过眼去,羞于见到这样的画面,风树凛的眸光过闪过异样的眼神,害羞?

像她这样渴求男人的女人会害羞,装的吧!

风树凛也麻利的脱光了叶雪凝,她吹弹可破的乳胸在风树凛的揉捏下很快的烙手指的痕迹,风树凛并不想在这个女人身上温存太久,只迫切想解决身体胀痛的感觉,风树凛用膝盖顶开叶雪凝紧闭的双腿,炽热的慾望之源已然来到叶雪凝未曾让人探访过的神秘幽径,风树凛一个挺腰便进入了叶雪凝还未及准备好的甬道之中,吃痛的感觉令叶雪凝几乎晕死过去。

「啊!──」痛啊!叶雪凝咬着下唇忍受着风树凛粗暴的动作,她知道他一定是把她当成像妓女一般的女人了,她不在乎,为了就他都可以牺牲自己的贞洁了,这一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她更怕她如果尖叫出声,会将狱卒引来,只能咬住下唇让自己不叫出声。

「你是处子?」风树凛暂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一脸诧异的看着眉头紧皱的叶雪凝,叶雪凝的泪水在这时,不由自主的滑落,让风树凛感到一丝怜惜,「为什么骗我?」「怕你不肯要我?」「就这么想我要你吗?我是没有明天的人啊!」「我说过我不欠人。」叶雪凝倔强的说着。

「你真是一个固执的女人。」

「我已经不是处子了是吧!」

风树凛对她的问话感到诡异,「你以为刚才我做了什么,我已经破了你的身了。」他发现叶雪凝笑了,一种满足的笑容,「你笑什么?」「我能问公子你一个问题吗?」「男女交合是快乐的吗?」「啊?」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不快乐,为什么会有妓院呢?」「可是我…并不认为啊!」如果是称刚刚那种撕裂式的疼痛为快乐,那么大概只有男人能从中获得快乐吧!

风树凛因叶雪凝的话感到一丝的愧疚,「第一次都会痛的。」「是吗?往后难道就不会痛了吗?」「也许吧!」会不会再痛他不清楚,因为他不是女人,不过快乐肯定是少不了的,除非和他在一起过的女人都是假装的,「应该也是会快乐的。」「那么公子能让我感觉到快乐吗?」如果有,她希望是公子带给她的,她会将这一刻深刻印在脑海里,永世不忘。

看叶雪凝渴望的眼神,风树凛升起想让她感到满足的的念头,「你叫叶雪凝?」「是的,公子。」「雪凝,我可以这么喊你吗?」雪凝,听到他这么亲匿的唤她的名,叶雪凝的眼眶中泛起泪光,「公子。」「你可以唤我的名,风树凛,我叫风树凛。」「树凛。」叶雪凝轻轻的自口中喊出这个她惦记了三年的人。

(三)转机

风树凛恢复在叶雪凝身体里的动作,只不过那是轻轻的抽动,他轻轻的抽动身体,等待着叶雪凝的习惯,渐渐地他感觉到叶雪凝的甬道不再那么干涩后,才开始律动起来。

叶雪凝感受到风树凛的温柔,又感动的流下泪珠,一向坚强的她,此刻倒成了名符其实的泪人儿,痛苦已经慢慢的过去了,一阵阵的快感向她袭来,她终于明白原来男女交合竟是如此令人欢愉的飨宴,叶雪凝并没有呻吟出声,但是一阵阵的喘息声已足以撩起风树凛的每一个敏感的神经,也随着叶雪凝的娇喘也发出粗喘。

什么是天堂,叶雪凝和风树凛此刻就在天堂,能得此温香暖玉在怀,纵死有又有何憾,只可惜他不能给叶雪凝什么承诺了,「雪凝,你往后的日子怎么办?」他突然开始为叶雪凝而担忧,沦落到要卖身葬父,想必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往后?叶雪凝还想不到那上头,原本一切都没有问题的,如果进了风府就算当个ㄚ环也能温饱了,可现在呢?今晚她就要让那个禽兽来玷污她的身子了,她还有往后吗?即使风树凛脱困之后,她不洁的身子还能回到他身边吗?想到此,泪水又潺潺流下。

「怎么呢?别哭啊!」叶雪凝的泪水竟然能扯痛他的心。

「没事,我只是太感动了,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够了,能得到风树凛的一片情意,叶雪凝无怨无悔了,「你放心,你不是给了我一锭金元宝,我用的很省,做点小生意应该不成问题。」叶雪凝心虚的说着。

「啊!我想到了。」风树凛附上叶雪凝的耳边,「你记清楚了,在风府的花园里有一座假山,在假山里我藏了不少金银财宝,你找机会去取出来,那些金银财宝,你就是奢侈一点,三辈子都吃不完,记得喔!」说完之后,风树凛感觉到放心不少,至少她已经不愁吃穿了,「找个爱你的人嫁了吧!」听完风树凛的话,叶雪凝几乎已经泣不成声了,「树凛。」叶雪凝紧紧的抱住风树凛,此生除了你,我绝不嫁作他人妇,叶雪凝在心中默默立誓。

风树凛抱着叶雪凝做完最后的冲刺,本来要抽离她的身体,却因叶雪凝紧拥着他,而不得不将炽热的爱液射在她体内,「唉!」他叹息一声,希望不会因此种下命根才是,虽然他死了以后,风家就绝嗣了,但是他也不希望雪凝一个人孤单的扶养他的骨肉,听天由命吧!

风树凛离开了叶雪凝的身体,用自己唯一还算干净的衬衣替她将胯下的精液及血液擦干净,「穿上衣服吧!」「这件衣服可以送给我吗?」叶雪凝抓起风树凛用来替她擦身体的衬衣。

风树凛点点头,把衣服折叠好放在她手里。

二个人很快的穿好衣服,而狱卒也正好走了进来,「时辰到了,你该走了。」狱卒催促着叶雪凝。

风树凛给叶雪凝最后一个拥抱,叶雪凝踮起脚尖,在风树凛耳边轻轻说着,「你会没事的,不要忘了我,永远永远。」叶雪凝含着泪跑出了牢房。

「你说什么?雪凝。」风树凛想要追出去,无奈被脚上的重枷给绊住。

她说他会没事,这是什么意思?

※※※

「见过旧情人了,在牢房里待了那么久,这么难分难舍呀!你放心,我不会强留你的,过了今晚,你就可以离开了。」杨鉴无谓的说着。

「离开?」怎么可能?他只会要她一晚。

当然不可能,只不过她不是他能留的住的,除非他的脑袋变的和风树凛一样蠢,卫王爷要的女人他怎么能留的住呢?霍眉儿的死让卫王爷大发雷霆,他这条小命随时不保,眼前只是拿风树凛开刀,谁知往后他会有什么灾难,但是要是将叶雪凝送给卫王爷,她那酷似霍眉儿的容貌,应该可以平息卫王爷胸中的气愤吧!

不过,反正她是风树凛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处女了,在送给卫王爷之前,他可要好好享用一番。

「你不会食言吧?」

「当然不会。」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他的话,卫王爷要杀的人,他就是向天借胆,也不敢放啊!可怜的叶雪凝还被蒙在鼓里呢?

「我命人备了水,你好好洗一洗,把身上沾惹的晦气洗掉吧!」「来人。」杨鉴吩咐丫环伺候叶雪凝沐浴更衣。

梳洗打扮过的叶雪凝,更加明艳动人,与那霍眉儿更加相像,如果不是他已知道她们其实是二个人,简直是几可乱真,相信卫王爷一定很满意他的杰作。

「想不到我的小美人装扮起来,这么美艳动人。」杨鉴轻佻的撩起叶雪凝的下颚,「你休息一会吧!晚上我再好好陪你。」杨鉴春风满面的走出厢房。

叶雪凝望着镜中的自己,她几乎认不出镜中人就是她自己了,「这是我吗?」她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叶雪凝已经死了,此刻起世上再无此人。」※※※「卫王爷,您来了,奴才有失远迎,真是罪该万死!」杨鉴一付小人谄媚之态,真是令人做恶。

「听说你找到风树凛的一名小妾,可有此事?」想不到消息这么快就走漏了,「小的不敢隐瞒,却有此事。」到嘴的鸭子恐怕要飞了。

「姿色如何?」

「不过是一般庸脂俗粉。」杨鉴私心隐瞒。

「庸脂俗粉?」卫王爷对杨鉴的话全然不信,凭他对风树凛的认识,真要是庸脂俗粉,他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我能见见这位庸脂俗粉吗?」如果真的是,他到是想看看他的口味何时变了,既然变了口味,为何不肯将霍眉儿让与他?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杨鉴唯唯诺诺道,「我这就去带她来见您。」「慢着,你府里的下人都是吃闲饭的,这等小事,要你亲自去做?」「是,是,杨三,去把那个娘们带来。」杨鉴只有捶胸顿足了。

杨三也就是杨鉴身边的小厮,遵照主人的吩咐将叶雪凝带到大厅上。

「眉儿!」卫王爷一见到叶雪凝的反应和风树凛一样,惊讶的直盯着她瞧。

眉儿?她究竟是谁?这个疑问一直存在叶雪凝心中。

「王爷,她不是霍姑娘,只是有几分相似罢了。」杨鉴在一旁解释。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是。」卫王爷推开一旁碍眼的杨鉴,趋步来到叶雪凝面前,「请问姑娘芳名?」望着眼前这位气宇轩昂,仪表不凡的男子,叶雪凝感受到他与杨鉴不同对待方式,「奴家只是一个孤女,没名没姓。」「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没名没姓呢?」卫王爷的笑容宛如和煦的春风。

「那就叫小奴吧!我是风公子收留的一名ㄚ环。」「小奴!」卫王爷端注了叶雪凝好一会,「实在太像了。」「小奴姑娘,随我回府吧!」卫王爷欲牵起叶雪凝的手,却让叶雪凝给闪开。

「这位公子,素昧平生,我为什么要和你回去?」「为什么?因为我要你啊!」叶雪凝对这个男人的好印象因他轻浮举止而大失所望,叶雪凝没有回答他,只是臻首低垂,若有所思。

「难道你想留在这里?」卫王爷瞪了杨鉴一眼,「有人威胁你吗?」「不,是奴家自愿留下来的。」为了救风树凛,她必须这么做。

「你…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不肯和我走。」卫王爷依旧面带笑容,「我和风公子是…好友,风公子遭逢此劫,我也甚感难过,你既是他的人,我当然要善尽照顾的义务,姑娘你说是吧!」为了拐回叶雪凝,卫王爷撒下漫天大谎。

「好友?公子您说您是风公子的好友?」看杨鉴对他必恭必敬的样子,以及他的穿着,想必不是普通人,与其相信杨鉴,倒不如冀望他,不对,有些不对劲,如果他真能救风树凛,风树凛就不会被问斩了,「我不相信。」「嗯?不相信?为什么?」这个女人翻脸也翻的太快了吧!前一刻还十分雀跃,下一刻就怀疑起他来。

「如果公子真是风公子的好友,为什么不搭救风公子呢?」「唉!风…兄犯的是杀人罪呀!更何况罪证确凿,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其实卫王爷巴不得把他碎屍万段,罪证确凿,叶雪凝不断的听到这几个字,难道她上当了,杨鉴真有本事可以救风树凛?叶雪凝也开始怀疑了,她望了杨鉴一眼,只见他心虚的低下头去,叶雪凝心下一沉,那风树凛不是没救了。

扑咚一声,叶雪凝跪倒在卫王爷面前,他是一位王爷,刚刚杨鉴是这么称呼他的,「王爷求求您就就我家公子吧!」「小奴姑娘,快快请起。」卫王爷被她的举动一惊,连忙扶起她。

「王爷要是不答应,小奴就长跪不起。」

「哦!」卫王爷脸上的笑容顿失,又是一个痴情女子,可笑的是痴情的对象都是他,一把无名火袭上卫王爷的胸口,「你认为我能救他?」叶雪凝低着头,并不知道卫王爷此刻的脸上已是霜雪凝结,她点点头。

卫王爷配合着叶雪凝蹲下身子,「做我的女人,我就放了他。」不知怎地,他说的话就比杨鉴的话来的可靠,当然他是王爷,叶雪凝轻笑出声,她头一回觉得自己这么有价值,用她的身体就可以解救一个罪证确凿的死刑犯。

慢着,如果真是罪证确凿,又怎能说放就放呢?莫非是他要他死,叶雪凝突然跌坐在地,卫王爷即时扥住她,「你怎么了?」「王爷刚刚不是说风公子是罪证确凿吗?怎么你说放就放?」卫王爷抱起她,「你想知道吗?」叶雪凝根本挣脱不了的怀抱,只能无奈的由他摆布。

「本王想杀谁就杀谁,想放谁就放谁,你听明白了吗?」卫王爷狂妄的语气回荡在耳边,叶雪凝明白了,他就是想要致风树凛于死地的人。

卫王爷俯身在叶雪凝唇上轻轻一吻,「我想要谁就要谁,你懂吗?」那个家伙竟然抢走他要的女人,他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不过他暂时打消杀他的念头了,为了怀里的这个女人,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对风树凛有什么样的意义,是不是足以像他伤他一样深。

(四)替身

卫云泽,也就是卫王爷,他并非真正的皇亲国戚,不过他的父亲却是替国家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他的父亲被封为卫王,所以其父过世之后,自然由其袭爵。

卫云泽将叶雪凝带回到王府,安置在画眉轩里。

画眉轩,叶雪凝望着拱门上的石雕字,「眉」,她很自然的联想到眉儿,在二个男人口里听到的名子。

「今后,这里就是你的住所。」卫云泽说着,顺便放下她。

「眉儿是谁?」叶雪凝脱口而出。

「你。」卫云则看着叶雪凝道。

「我?」

「没错,从此刻起你就是眉儿,眉儿就是你。」他得不到眉儿,那么就让这个长的像眉儿的人来取代眉儿吧!

「我毕竟不是眉儿。」

「我说你是你就是。」

霸道,他想杀人就杀人,想放人就放人,想要她就要她,现在还要她当眉儿,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只要你遵守诺言,我就是眉儿。」

卫云泽的嘴角扬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你不只长的像她,连个性都像,要不是我亲手埋葬了她,我会真的以为你就是眉儿。」「眉儿死了?」叶雪凝感到惊讶。

「是的,她死了。」卫云泽的眼底闪过一抹哀凄,「你休息吧!」眉儿是他心里的痛,他需要找一个地方好好疗伤。

叶雪凝在卫云泽离开后,进入了画眉轩。

画眉轩里有一幅女子画像,画像里的人像她,但她知道不是她,应该就是眉儿。

眉儿,不只长的像,连个性都像,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似乎风树凛和这个王爷都与她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而自己莫名其妙的陷入这个漩涡,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当夜幕低垂,叶雪凝倚在窗边望着天边的一轮湾月,听到一个沉稳的步伐逐渐靠近,该来的还是要来,「唉!」叶雪凝叹息一声。

「为何叹气?」一阵悦耳的男声传入耳里,是卫云泽。

「怨叹命运。」

「怨命?」卫云泽在桌前坐下,「你的命不好?」「我一出生就没了娘,你说我的命是不是很不好。」「没了娘还有爹啊!你的亲人呢?」「我一向是与我爹相依为命的但是他在五天前过世了。」「节哀顺变。」叶雪凝默默不语,也不知为何竟然会向他说这些。

「你放心,你住在这里,我会照顾你。」

「为什么?」

「你过来。」

叶雪凝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过去。

「因为你是眉儿。」卫云泽抚上她的面颊。

「我不是…」

「不要戳破我的小小心愿。」卫云泽几近哀求的眼神看着叶雪凝。

「人不能活在过去,你说她死了就是死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叶雪凝的话惹脑了卫云泽,一把把她推倒在地,「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吗?」看到叶雪凝一脸惊惶的倒在地上,卫云泽连忙将她扶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眉儿。」「我…」算了他爱当她是眉儿,就是吧!叶雪凝不再和他辩驳,也许因为眉儿的缘故,她可以免于被凌虐吧!

可她错了,他真的把她当成眉儿抱上了床,雨点般的细吻开始落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是鼻子,再来就是唇了,叶雪凝在卫云泽的吻到唇上前把脸转到一旁,「别这样。」「你是我的,早该是我的了。」卫云泽开始脱起叶雪凝的衣裳。

「不,我不是你的。」叶雪凝大声的喊着。

「你是我的。」卫云泽回应她。

「眉儿不爱你,你不能这么对眉儿。」叶雪凝试图利用眉儿来达到阻止他的目的。

「你说什么?」卫云泽像突然被吓醒似的,整个人弹了起来,「眉儿不爱你,你不能这么对眉儿。」这句话像符咒似的在卫云泽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卫云泽握紧拳头,朝墙壁捶去,直到流出鲜血。

叶雪凝吓呆了,疯了,难道他疯了不成,「王爷,您何苦如此伤害自己呢?」叶雪凝跑下床前去阻止。

「眉儿从来没有爱过我,从来没有。」卫云泽悲伤的哭泣着。

他为眉儿落泪,昂长之躯,为一女子如此,眉儿呀!眉儿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啊!

叶雪凝不知该说什么?如果她没有遇见风树凛,没有把自己交给风树凛,也许她会愿意成为他的眉儿,可是一切都太迟了,他只能看着他伤心流泪,她无计可施。

「小奴,对不起,我失态了。」小奴,他喊她小奴,不当她是眉儿了?叶雪凝惊愕住了,而卫云泽也离开了画眉轩。

叶雪凝一头雾水,不过失身的危机暂时解除了。

(五)自由

卫云泽遵守承诺释放了风树凛,风树凛离开牢笼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回风府,看到门上的封条,风树凛愤怒的将其撕毁,进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卧室。

「不见了!」风树凛疯狂的喊着,随即又在诺大的风府中穿梭着,似乎在找寻什么,最后他夺门而出再度回到县衙。

他要找一个人。

「不是放了你,又来自投罗网?」杨鉴道。

「你把人藏到哪去了?」风树凛愤怒的问道。

「什么人?」

「眉儿。」

「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找什么?」

风树凛抓起杨鉴的衣襟,「少说废话,眉儿呢?」「有话好说嘛!被卫王爷带走了。」风树凛扔下他便直冲卫王府,不顾守卫的拦阻,直闯进卫王府。

「王爷,他硬闯进来,属下拦不住。」王府总管怯诺的说着。

「下去吧!」

「眉儿呢?」这是风树凛到这的唯一目的。

「你是问哪一个?」卫云泽一语双关。

「哪一个?难道还有第二个吗?」嗯?第二个,他想起了叶雪凝,难道她也在这,「我问的是眉儿。」「葬了。」「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她师兄,就凭我是她的未婚夫。」卫云泽大声的说着。

「你不配。」

「你配?你别忘了眉儿是怎么死的。」卫云泽挑起了风树凛的痛处。

「是你害死她的,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

「是吗?如果不是你,我和眉儿早成亲了。」

「眉儿爱的人是我,不是你。」这是卫云泽心中最大的痛。

「说这些都太迟了,眉儿刺下那一剑的同时,你我都失去她了。」心里的痛被触痛了,卫云泽反而冷静起来,「真想见她?」「你把她葬在哪?」「卫家墓园。」风树凛本来还要说什么的,可是说了又如何?于事无补啊!「麻烦你带我去给她上柱香吧!」「随我来吧!」来到卫家墓园,卫云泽在一个新坟前停下,墓碑上刻的是,「卫云泽之妻霍眉儿」。

风树凛什么也没说,只在坟前跪地一拜,深深一叩,他悲恸不已,卫云泽悄然离去。

卫云泽回到王府,又来到画眉轩,叶雪凝倚着窗,观赏着花园里的花团锦簇。

「小奴姑娘。」卫云泽没有再喊她眉儿了。

「王爷。」叶雪凝欲起身向他请安,毕竟他是一位王爷。

「无需多礼。」卫云泽出言阻止她。

「王爷有事吗?」

「我已经放了风树凛了。」

「真的,多谢王爷。」为此,叶雪凝非向卫云泽行个大礼不可,卫云泽只好接受再将她缠扶起来。

「想回风府吗?」

回?她根本就不属于风府啊!虽然她几乎要进入风府了,可是她如何见他,她羞于见他,虽然她的身子只属于他一人,可是她怎么回去呢?他还会记得她吗?

「想不想?」卫云泽看出来她的犹豫不决。

叶雪凝低头不语。

「留下来,做我的小奴吧!」

「你的小奴?」

「是啊!你不喜欢做眉儿无妨,做你自己就好了。」卫云泽温和的说着。

叶雪凝仍是一脸为难,「您肯让奴家离开这吗?」「我尊重你的意愿。」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叶雪凝心里,卫王爷曾经霸道的将她自县衙带走,现在又说要放了她,她觉得似乎有些反常。

「不相信我会让你走?」卫云泽看出她脸上的疑惑。

「王爷真让小奴走?」叶雪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光彩。

看着叶雪凝闪着光芒的眼神,却教卫云泽感到心痛,为什么这二个女人都因离开他而感到开心,他真的那么一无可取吗?「你走吧!」卫云泽叹了口气,离开了画眉轩。

叶雪凝终于展开笑颜,可以离开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除了身上敝体的衣裳外,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她的,随着卫云泽离去的脚步,她离开了卫王府。

可是天下之大,何处是儿家呢?去找风树凛吗?不,她已经不欠他什么了,她用自己的身体偿还了,她已自由之身了。

(六)执着

风树凛想起卫云泽的暗示:「你是问哪一个?」难道叶雪凝真在卫王府,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风树凛回到卫王府,竟真的看见叶雪凝自卫王府中走出。

叶雪凝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趁着卫云泽还未反悔之前,她必须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的步履十分匆忙,风树凛偷偷的跟在后头。离开了卫王府的范围后,叶雪凝才放慢她的脚步,在一个石阶前,她坐了下来稍稍歇歇腿,她要思索一下今后该何去何从。

「雪凝。」风树凛现身在她面前。

「是你!」叶雪凝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叶雪凝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是应该到风府来吗!」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

「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是这样吗?」风树凛也在石阶上坐下。

「是的。」叶雪凝垂下臻首,「我的身子已经给了你,不欠你了。」叶雪凝怯怯的说着。

「既然你都说给了我,又怎能随意离开呢?」风树凛搂住她的肩道。

叶雪凝抬起头凝望着他,未发一语。

「我欠你的,该还你。」

「公子,你说什么?」

风树凛抬起叶雪凝的下颚,「我会给你一个名分。」「公子是说要娶奴家?」风树凛点点头。

「为什么?」叶雪凝凝视着风树凛问道。

「为什么?」风树凛轻笑出声,「你为什么这么问,质疑我的诚意吗?」「只因为我给了你我的身子吗?」「这个原因还不够吗?」叶雪凝垂下眼皮,她奢望什么?要风树凛说因为爱她所以要娶她,不,他的心里或许只有那个叫眉儿的女子,而她可能只是一个替代品,如果真是这样,她不愿做那个替代品,她不愿意成为眉儿的替身。

风树凛俯身吻住叶雪凝,没想到叶雪凝竟然躲掉他的吻,「看着我。」风树凛感到一阵难堪,再次将叶雪凝的下颚箍制住,「为什么拒绝我?」「因为…」叶雪凝欲言又止。

「说啊!」

「你不爱我。」

风树凛一笑放开了她,「你说的没错,我是不爱你。」「既然不爱我,为何要娶我?」「我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我不要你负责。」叶雪凝倔强的说着。

「不要我负责,一个女人没了清白,你这一生就完了。」「只要我不嫁人,又有何差别呢?」「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依靠吗?那你又为何执意要给我呢?」「我…」当时只是想反正要让别人糟蹋自己,倒不如把宝贵的贞操给了他,可现在他真要娶她,她反而不知所措,也许她应该庆幸,风树凛不是一个薄幸之人,但她就是无法容忍他心里想着别人,多可笑的执着啊!

「说啊!」风树凛灼灼的目光逼视着她,叶雪凝仍是选择逃避,「唉!」风树凛轻叹一声,将叶雪凝再度搂在怀里,「我会试着去爱你。」「我会试着去爱你。」听到这句话,叶雪凝还能再挣扎吗?她只能点点头。

得到叶雪凝的首肯,风树凛有一些兴奋,原想俯首给叶雪凝一记热吻的,但由于叶雪凝的矜持回避,也想到自己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沐浴净身了,便作罢。

「走吧!我们回家。」风树凛站起身牵着叶雪凝的手,往风府行去。

「雪凝,原来她叫雪凝。」一直尾随他们而来的卫云泽,在他们离去后,现身在石阶上,「你要娶她,下辈子吧!」卫云泽望着远去的人影冷笑着。

字节数:27384

【完】